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四十三章 冥界之花

    “小胖,你惹事了?”周维清才周到宿舍楼门前,就碰到急匆匆跑出来的上官冰儿。

    一看到他,周维清心中的郁闷才算消解了几分,满面笑容的道:“就是几个收保护费的,让我揍了一顿。”

    上官冰儿秀眉微皱,“小胖,我们是来学习的。不要随便惹事。”

    周维清呵呵一笑,搂住他的腰,道:“那人家惹到我的头上,咱也不不能怕事不是么?没事的放心吧,我有分寸。不过,说起来这学院里真够乱的,我怕影响你的修理,不如,我们出去租个房子住吧。怎么样?”

    上官冰儿拍掉他的收,“你想得美。我回宿舍了,还要和新室友们认识一下。哦,对了,大黄和二黄怎么办?我们住在学院里,它们才是最大的问题,总不能总是让它们在戒指里,会闷坏的。”

    周维清嘿嘿笑道:“所以说,在外面租个房子才是王道啊!”

    上官冰儿犹豫了一下,道:“可是,学院不是说不让随便离开么?”

    周维清道:“交给我好了,总有办法的。我去问问。这所谓的规矩都是为了赚钱,否则,就不会区分贵族和平民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学院里真不适合我们修炼,宿舍区太乱了,回头我们还是住到外面去吧,大不了分房睡。”说出分房睡那几个字的事后哦,他是一脸的幽怨。

    上官冰儿俏脸一红,但一想到大黄和二黄那两个可爱的大家伙,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

    正像周维清说的那样,他去新生报到处一打听,就得到准确的答案。出学院不是不行,在外面住也没人拦着,但是,宿舍费必须要照交,同时,还要花钱买进出学院的出入证,一张可以用一年的出入证价格高达一万金币。周维清一边心里骂着学院棺材底下伸手死要钱,一边咬牙买了两个出入证,当然,他可不会将这个价格告诉上官冰儿,省的她心疼。他也是不得不买这出入证,一个是为了可能来的性福,另外,以后制作了凝形卷轴出去卖也是要出门的,当然,以后他是不会再制作初级凝形卷轴了,凝形卷轴这东西,越高级的效果越好,利润也同时越大。

    初级凝形卷轴之所以价格便宜,只有几万金币就能买一套一千张的,就是因为他的成功率不高,哪怕是一千张卷轴,也未必能够成功,更关键的是,这一千张卷轴凝形起来要近三年的时间,除非是实在没办法,否则谁愿意用这种成功率低而且凝形物品效果还差的凝形卷轴呢?

    但中级凝形卷轴就不一样了,首先,中级凝形卷轴是一百张一份。成功率是千分之三,也就是说,用一百张卷轴,有百分之三十的机会能凝形成功,不但时间少,而且成功率也比初级凝形卷轴那万分之一可靠多,价格也要高的多了。至少是十万金币一套,用的材料又少,利润空间相当可观。

    近两年凝形卷轴格外稀缺,价格也比两年前要高的多了,像周维清当初凝形的霸王弓这种带有镶嵌孔的大师级卷轴,现在在拍卖场的起拍价都要五十万金币,远不是当初那二、三十万金币就能购买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体珠师的日子比意珠师要难过的多。很多四、五珠级别的体珠师能有一到两个凝形武器就很不错了。

    在御珠师的世界中,天珠师毫无疑问,就出于金字塔上方的,而体珠师和意珠师孰优孰劣始终都是御珠师世界中最大的争论话题之一。一直以来,意珠师都占据着领先的地位,一个是因为意珠师数量要比体珠师稀少,而且破坏力也更强。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凝形比拓印更加困难。

    拓印宫的存在,为意珠师提供了最好的修炼场所,只要实力够运气好再加上有钱,培养出一名优秀的意珠师并不困难。而体珠师就要难得多了,凝形卷轴稀缺,想要遇到适合自己的凝形卷轴就更加困难,在没有多项凝形能力的情况下,体珠师又怎么能和意珠师媲美呢?而实际上,如果体珠师能够拥有强力的凝形装备,尤其是凝形套装一类的凝形装备,那么,他们的实力一点都不会比意珠师差。

    周维清拿着通行证出了学院,就近一打听,还别说,他运气不错,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出租的院子。这个院子大概有三百多平方,一个院子里有七、八间房,家具用品一应俱全,也算是八成新。租金一个月50个金币。要知道,这个地段在城里已经是相当好了,这个租金也十分可观,但和学院的费用相比,却又便宜的多,可见这些高等学院是多么昂贵了。

    平民学员受到歧视也正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要不是为了招揽人才,翡丽帝国有硬性规定,恐怕根本就不会招收平民学员。

    周维清毫不犹豫的向房主下了定金就跑回了学院,地方搞定了,他要带冰儿来看看,而且也确实应该把大黄二黄放出来了。

    他并不知道,今日他与/浪那一战,在平民学员的圈子里已经产生了轰动效果。平民学员算上他们这一届新生,一共有一百六十多人,要知道,虽然他们的人数和贵族学员相比要少的多,但这些平民学员可都是御珠师。在天5帝国,整个国家的御珠师加起来都没这么多,当然。这些平民学员的修为相对较低。平民守护神/浪被打败,已经令周维清一时间名声鹊起,还未开学,他就已经出名了。

    “站住,女生宿舍能随便乱闯么”周维清走进宿舍楼,刚要去找冰儿,却被一位年约五旬的大妈挡住了。之前他和冰儿刚来的时候,这位大妈还没在。

    “呃,我找人”周维清露出一个自认为最老实的笑容

    那大妈瞥了他一眼,“找人?每个男生过来都这么说。自已喊。进去是不可能的。”

    周维清深刻觉得,自己在外面租个房实在是太对了,无奈之下,只得高声大喊“冰儿,你老公来找你了。”

    他这嗓门可不小,别说女生宿舍这边,就算是一楼男生宿舍那边都能听到,一些平民学员探出头来,一看是他,男生宿舍那边顿时一片寂静。

    时间不长,冰儿已经红着脸冲了出来,快步跑到周维清面前,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死小胖,你乱子喊什么?”

    周维清憨憨的一笑,“我又没喊错,大妈,这位就是我老婆,以后还请你多照顾照顾。”

    那位大妈很不近人情的哼了一下,冰儿拉着他扭头就跑,实在是怕这家伙说出什么丢人的话来。

    两人才走到楼门口,周维清就听到那位大妈嘟囔了一句,“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周维清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扑倒在地,上官冰儿自然也是听到了,噗哧一笑,“小胖,你叫我干什么?”

    周维清嘿嘿笑道,“我们的爱剿已经搞定了,这是通行证,给你,有这玩意儿,以后我们就可以随便进出学院不受限制”一边说着,他将自己卖的两个通行证给了上官冰儿一个。

    “你已经找到住的地方了?”上官冰儿惊讶的问道

    周维清一脸的得意,“那是当然,你老公出马,那还有办不成的事么?走,我带你去看看新房去,订金都交了,但总要我的美女老婆最后拍板才好确定租下来嘛”

    感受到周维清火热的目光,上官冰儿在他头上敲了一下,低声道,“那我们说好了,分房睡哦,要不你就自己带着大黄二黄去住那里。”

    周维清毫不犹豫的立刻点头,“没问题,我是正经人,人送外号诚实可靠小郎君,一尘不染美少年。绝对不会做偷看美女洗澡,半夜悄悄溜到你房间的那种事的”

    上官冰冰儿哼了一声,“不会最好,要是被我抓到一次,我就立即就搬回宿舍来。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上刚买的生活用品。”

    周维清一拍脑门,道“对了,亲爱的冰儿老婆给我买的甜蜜棉被我也要拿上。”

    上官冰儿俏脸一红,心里却是甜丝丝的,“就你会说话”

    两人重新进入宿舍,那位大妈依旧坐在一楼女生宿舍门口,看到两人又回来了,顿时一脸警惕的看着周维清,“小子,怎么?你要打击报复?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敢碰老娘一根手指,老娘立刻大喊非礼。”

    周维清顿时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位牛叉无比的大妈,“大妈,你是我亲妈还不行吗我哪敢碰您啊,我保证离得您这远远的。”说完,一溜烟就跑回自己宿舍去了。

    推开宿舍门,周维清顿时感觉到宿舍内的气氛有些怪异,他这一进门,宿舍里的其他七个人目光瞬间就都落在了他身上。

    大块头马群看着周维清的目光尤为怪异,但却卸下了伪装,而寇锐看着他的目光则最是灼热。嗖的一下,从自己的上铺跳了下来。

    “老大,我想做你的小弟,以后就跟你混了。”寇锐十分直接的说道。

    周维清愣了一下,“为什么?之前不是为了摆平乌龙么?那个藏浪不是号称要保护平民学员么?你还跟我混什么?那家伙没事吧?”

    寇锐道:“你走了以后他就醒了,受伤不算太重。他走的时候也没说什么。或许他们那些人说的是真的,藏浪一直在保护不愿意被贵族收买的平民学员。但那时对他们来说。而我却只看到当有人上门来收保护费的时候,我们宿舍只有你挺身而出。你是空间系天珠师,空间平移动这个技能我还认得,三珠级别,还有凝形技能。我们平民本来就弱势,所以我愿意在学院生活这段时间就跟你混了。我相信,如果是同样的情愿,你一定会比藏浪做的更好”

    周维清呵呵一笑,“好,那我以后就罩你。我喜欢聪明人。”一边说着,他从床上抱起自己的被褥,“不过我以后不会住在宿舍这边,明天上学再见吧。”

    寇锐一愣,“老大,你要出去住?”

    周维清点了点头,“我已经租了房子,寇锐,你是体珠师还是意珠师?”

    寇锐有些落寞的苦笑道:“我是体珠师”

    两珠,但没凝形装备,敏捷与协调各一半。最鸡肋的体珠师之一,没什么攻击手段,否则的话,之前我也冲上去和他们拼了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鸡肋不鸡肋的,只是修炼的路线不同而已。先不多说了,我要去安顿住的地方,回头开始上学后,我们聊聊。”说着,他向宿舍外走去,从始至终,宿舍内的其它六人都没有开口对他说一句话,除了马群之外的另外五人看着周维清的目光都明显有些畏惧,更多的却是犹豫。

    当周维清出来的时候,上官冰儿已经在宿舍楼门口等他了,两人凭借通行证出了学院,步行数分钟,穿过一条小路,就到了周维清之前看好的房子。

    才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有争吵声。

    “不行,小姐,这真的不行。我已经收了人家订金,就算你给的钱多,我也不能不守信用,对吧。”

    另一个声音响起,“房东大叔,你看我就孤身女子一人,你好意思赶我走么?大不了,我出双倍价钱就是了。”这个声音说不出来的魅惑,声音绵软,还带着几分意,可内中却似乎包含了一缕清冷,十分奇特但却也是十分诱惑人的那种感觉。

    “这个……”

    “两倍也不行。先来后到懂不懂?”周维清一推门就已经走了进去。

    房东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此时正是一脸的为难,而在他面前,正站着一位白裙少女。

    看到这名少女,周维清明显愣了一下。心中暗道:这不是冥昱的妹妹么?她不回家主,跑这里租什么房子?

    没错,那正在和房东大叔讨价还价的,正是冥花。

    冥花看到周维清,也明显的愣了一下,再看看他身边的上官冰儿,嘴角处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周维清偷瞄了冥花那宛如成熟水蜜桃一般的身材一眼,背对着上官冰儿悄悄的吞了一口口水。这妞身材真是火辣。

    冥花看上去二十多岁的样子,和上官冰儿相比,她的美是那种完全释放出去动人心魄的美感。和上官冰儿的青纯秀美完全是两种感觉。

    “就是你们要租这里?”冥花眼中闪烁着勾魂夺魄班的魅惑,微笑着柔声道:“让给我好不好?”

    周维清被她看的一阵失神,险些就答应了,腰间却骤然一通,被上官冰儿狠狠的掐了一把,“不行,这一是我们先租的,小胖,付租金吧。”上官冰儿难得强硬一次,冥花的美让他感受到了很强的压力。

    冥花微微一笑,看着一脸猪哥相在那里大吞口水的周维清,声音却更加柔媚了几分,“真的不能让给我么?”一边说着,心中却暗想,哥哥还说这个家伙危险,本事倒是有几分,但是看这德行,也不怎么样嘛。

    “不让。老婆说不让当然不能让。”就在冥花心中对周维清开始有些轻蔑的时候,突然间,前一刻还一副色咪咪样子的他瞬间收起了脸上的**,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前一刻他还是色鬼,那么,这后一刻他却变成了正人君子,这变脸变的简直比翻书还快。

    冥花微微一愣,但她脸上神色并未流露出太多变化,冥界之花可不是白叫的,“那我要是就赖这不走了呢?”

    “呃……”周维清扭头看向上官冰儿,一脸的为难。他虽然喜欢美女,但毫无疑问,上官冰儿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所以才变脸那么快。此时看着冥花那一副我就赖在这里了,你们看着办的样子

    上官冰儿很看不惯冥花那妩媚的样子,沉声道:“这位小姐,请你自重。如果你不肯走的话,那我们就只好请你出去了。”一边说着,他抬起自己的右手,绿光闪耀,三枚龙石种非翡翠珠悄然浮现。

    冥花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又是一名三珠级别的天珠师?这一届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平民新生素质真是不错啊!就算是翡丽帝国天珠学院的新生也未必有三珠级别的吧。

    那位房东大叔一看到上官冰儿亮出的体珠,顿时脸色有些发白,那纯白的体珠难道就是天珠师?天珠师他可得罪不起。之前的一丝犹豫顿时消失不见,正当他想要开口劝走冥花嗣,却看到冥花竟然也抬起了右手,同样是光芒一闪,在她的右手手腕处,出现了四枚乳白色雾状的糯种翡翠。纯粹的糯种。纯粹的糯种代表的是柔韧。

    这一下。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顿时都流露出了惊讶之色,上官冰儿脱口而出,道:“下位天尊?”

    冥花悄脸上的柔媚带几分羞涩,那样子,绝对是我见尤怜,人家总要自卫么?

    “自慰……”周维清鼻子一热,险些喷出鼻血来,看着冥花的脸色顿时变得怪异起来。

    冥花俏脸一红,这次是真的脸红了,以她的阅历怎么会听不出周维清话语中的意思,“你才十牛岁,小小年纪,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真亏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肯跟你。算了,老娘也不跟你装了,这个院子我租定了。有本事,打赢我,我就让地方,不然的话,这院子就是我的了。”

    那位房东大叔此时早已经退的远远的,双方都是天珠师,他还有什么可说的,退避三舍才是正途。

    周维清听了冥花的话,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我十六岁?”

    冥花冷哼一声,“知道就是知道。少废话,想要租这房子先打赢我再说。你不是很能打么?”

    周维清一阵无语,“美女,你讲不讲理?”

    冥花笑了,笑得那叫一个动人心魄,“跟女人讲理,亏你想得出来。”

    一边说着,她就那么袅袅婷婷的向周维清走了过来,那纤细的腰支如同风摆芭蕉一般,柔软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折断似的。

    周维清贪婪的扫了一眼她那丰满的身材,挺起胸膛,做出一副很是豪爽的样子,“打就打,难道我还怕你不成?冰儿,你山开一些”

    上管冰儿轻嗯一声,向旁边退开,虽然之前他还警告周维清不要惹事,可是,正像周维清所说,人家都惹上门了,还是如此蛮不讲理,她虽然心地善良但也绝不迂腐。而且,从冥哗释放出的天珠来看,恐怕自己并不是她的对手,但周维清就不一样了。上官冰儿很清楚,当她的小胖突破到三珠之后,她就已经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了,可以说,拥有六属性变石猫眼意珠以及那变态的邪魔右腿的周维清,在同级别是无敌的,冥花虽然有四珠修为,但两人对上,她还真未必能赢得了周维清。天弓营之所以早了半年放两人出来,是因为他们自问已经没什么可交给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的了。

    眼看着,冥花就那么娇柔无限的走到了周维清身前五码之内,周维清口中喃喃的道:“三十五寸半,这绝对是个准确数字,介于四号罩杯到五号罩杯之间,真挺啊!”

    冥花脸上的娇柔魅笑诧然僵硬,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周维清在说的是什么,一丝森然寒光从眼底一闪而没。前一刻还极为诱人的风骚美人,下一刻却已是杀气凛然,冰冷的气息瞬间就锁定了周维清的身体,

    右手悄无声息的向周维清咽喉处扣来。

    周维清的反击绝对是直接而有效的,无比的有效,双手同时探出,成爪形,狠狠的抓了过去。

    要知道,他的身高足有一米九,而冥花的身高不过一米七左右,身高臂长的优势毫无疑问,因此,在冥花抓到他之前,他的手一定会先抓到冥花,而且是抓到那三十五寸半……

    双方刚一交手,周维清就用出了木恩所传的绝学,抓囧奶龙爪手。

    “无耻。”冥花俏脸通红,她虽然看似风骚,可却实实在在的是个黄花闺女,她那表面的魅惑遇到了周维清发自骨子里的无赖行径,终究还是技差一筹。

    但是,冥花的反应却是无与伦比的,只见她的身体在前冲的过程中突然扭曲起来,轻轻一侧,宛如一条灵巧的水蛇,几乎是擦着周维清的双臂,从中央突入,这一下冲刺快如闪电,而她的手眼看就要到周维清的咽喉的位置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冥花的脸色却微微一变,原本抓向周维清咽喉的手爪骤然下拍。砰的一声闷响,冥花的身体已经腾空而起。

    原来,当冥花从中宫切入的同时,周维清的右退已经悄无声息提起,同时上身微微后仰,如果冥花继续向前的话,那么,她的小腹就会和周维清的膝盖进行一次全方位的亲密接触。用人体最柔软地方之一的小腹去撞击最坚硬部位的膝盖,这显然是极不划算的。但冥花的反映和身体的柔韧性配合的无比默契,在如此近的距离内部能再次改变攻击方式。身体上窜的同时,她的膝盖也点向了周维清的额头。

    这就是柔韧属性天珠师最大的攻击特点,身体无处不是武器。毫无疑问,纯力量型的周维清在身体柔韧灵巧上是不可能与冥花相比的,但是,他的身体坚韧程度也绝非一般的力量型天珠师所能媲美的。眼看冥花的膝盖当头压来。周维清嘿嘿一笑,不闪不避,反而是一记头槌,直接撞向冥花的膝盖。

    砰的一声轻响,冥花冲起的身体瞬间在空中完成了一个前空翻,右腿蹬在周维清的背心上,身体前冲,瞬间拉开十几码的距离。

    周维清被她蹬的向前趔趄了几步,咧嘴一笑,晃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美女,是要给哥按摩么?好爽。”

    刚才冥花那一脚,正好蹬在他命门穴上,可以说是认穴极准,她乃是下位体尊,四珠修为,就算体珠增幅的是柔韧,在力量上也比一般人强大的多。按照冥花设想,自己这一脚起码也要让周维清全身麻木的动弹不得。

    但是,当她那一脚蹬在周维清背上的时候却觉出了不对,就像是踏在了铁板上一般,自己脚上释放的天力仿佛被瞬间分散了似的,再加上她另一条腿的膝盖被周维清额头一撞,剧烈的疼痛也影响了她的发挥。这一次交手看上去是她占了便宜,可其实却是吃了亏的。

    此时,那被周维清撞中的膝盖处,不断传来钻心疼痛,很难继续发力。而周维清却像是没事儿人一般,还反过来调笑他。

    “果然有两下子,难怪我哥会看重你了。”冥花冷冷的说道。

    周维清顿时装出一副我很怕的样子,“看中我?千万不要啊!我可不喜欢男人,我只喜欢我家冰儿。”

    “你……”冥花被他气的脸色一阵发青,左手抬起,一道绿光闪过,落在她的膝盖上,顿时,前一刻还有些不敢落地的右腿瞬间就恢复了正常。

    这一幕看的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瞳孔同时收缩,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生命属性意珠。”

    原来周维清以为冥花的意珠属性和她哥哥一样,会是光明属性的。但很显然,他猜错了。这冥花拥有的,竟然是四大上位属性中,最为少见的生命属性。要知道,所有拥有生命属性的天珠师,都像至宝一般,任何势力都想得到。在战场上,有这么一位生命属性天珠师存在,可以说,会让所有伙伴的生存能力提升数倍。

    就在周维清吃惊叫出她属性的时候,冥花已经再次动了,这一次,她的速度明显增加,右手一抬,掌握中已经多了一根尖刺,不仅如此,在她的右手手腕上的四枚糯种翡翠体珠竟然全都亮了起来。光晕流转之下,她的右臂被闪耀着淡绿色光彩和植物花纹的铠甲完全包覆起来,与那手握的三尺长尖刺浑然一体。同时出现的还有胸铠、肩铠、护腰和右腿铠甲,加上右臂铠。竟是覆盖了身体的五个部位。

    这一次,周维清更加震惊了,骇然道:“凝形套装。”毫无疑问,冥花身上所出现的体珠凝形装备,正是套装。而且,她这身套装起码也是六件套级别的。四珠覆盖了身体大部分,估计再有两件,这身套装就能齐备了。比起风宇的那身套装都要好。

    仔细辨认就能发现,她那四枚体珠分别凝形的是手中尖刺武器,胸铠、护腰一体,右臂铠肩铠一体,以及右腿一体。就差没有左臂铠、肩铠和左腿铠甲,如果还有头盔的话,那么,这身体珠凝形套就将是七件套。

    要知道,这种凝形套装至少也是要宗师级以上的凝形师才能制作卷轴,而且,想要制作出这么一套凝形卷轴,起码要五年到十年全力以赴。这种凝形装备已经不能用简单的价值去衡量。尤其是,从已经上身的铠甲就能够看出来,这身凝形套装与冥花本身是极为搭配的,铠甲全部呈现为细密的鳞甲状,绝不会影响到她柔韧的行动。而且,在胸口,肩膀,手腕等处,都能看到镶嵌孔的存在。

    骤然见到一套如此高端的凝形套装,确实有点将周维清吓到了,尽管冥花这身套装目前还不齐全,但也同样能够发挥出一定的套装效果。

    冥花套装上身,速度、力量全部大幅度增强,就像一道绿色闪电般,瞬间就到了周维清面前,身体柔软的一个扭转,尖刺已经直指周维清右侧的太阳穴。同时揉身而上,穿有甲的右腿直接顶向周维清下体。攻击之狠辣令人叹为观止。

    本来冥花的修为就要比周维清高,此时有了体珠凝形套装的她就不是周维清简单的近战所能对付的了。他没法应付冥花那无所不在的攻击。

    银光一闪,空间平移已经用了出来,瞬间拉开了与冥花之间的距离,同时右腿横扫而出。

    冥花冷哼一声,“知道你的右腿有古怪。”他根本就不和周维清正面硬碰,就像是一团年糕一般,悄然粘向周维清,可一旦被她粘上,那滋味儿绝不好受。

    远处的上官冰儿此时已经极为紧张,手中已经握上了划风送她的那张弓,一旦发现不妙,她会在第一时间援助周维清。

    冥花的速度、力量同时大涨,而且她手中那根尖刺带给周维清极大的威胁,哪怕拥有不死神罡护体,周维清也绝对不敢让她那根尖刺刺中自己的身体。

    被逼无奈,周维清果断的抬起左手,瞬间下挥,撕拉一声,空气一声撕裂,强烈的吸扯力与那恐怖的黑色裂痕瞬间拉开了他与冥花之间的距离。

    冥花瞳孔略微一收缩,她的攻势虽然被挡住,但是和藏浪比起来,她应对这空间割裂技能就要巧妙的多了。身体猛然向下一倒,全身体珠凝形套装散发出一曾浓郁的绿色光彩,竟然抵消了大部分空间割裂的吸力,就那么贴地朝着周维清滑了过去。尖刺上撩,刺向周维清大腿。

    这妞也太难缠了。束手束脚的感觉令周维清也有些怒了。他的空间割裂是不能连续释放的,这个技能虽然强大,但对天力的消耗也是极天,使用一次至少也要过十秒之后才能使用第二次。而空间平移则是三秒能用一次。眼看着要闪躲不过冥花的攻击,无奈之下,周维清只能再次用出了空间平移技能,身体闪电般横移,这才算是化险为夷。

    “我倒要看看,你这空间平移是不是能够无限制使用。”冥花就像一个绿色的精灵,周维清闪躲的虽快,但她的攻击也一点都不满。仿佛是一条毒蛇般认准目标就决不放弃,一定要缠上去将其杀死。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