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四十四章 传奇级的双子大力神锤

    “禁锢。周维清大喝一声,左手骤然贞出,之间一团银光瞬间就从他左手中爆发出来,化为一个银色的光罩…将冥花笼罩其中。顿时”冥花那如同腐骨之蛆一般的攻击嘎然而止…而周维清也趁机后退出十码。

    空间禁锢,周维清第三珠拓印的宴间属性技能。按照唐仙的指点”他选择了这个起码是八星级别的空间属性限制技能。

    空间禁锢的时间比他的风之束缚和黑暗之触都要长…三珠级别的空间禁锢能够禁锢对手长达八秒之久。当然”这是在对方不攻击的情况下。

    在这八秒的时间内…被禁锢着身体周围会出现一个空间隔绝光罩”也就是那银色光罩。不论是周维清想要攻击她”还是她想冲出来,都必须要打破这个光罩才行。因此,这个技能虽然有很强的限制作用,但却无法配合攻击。但这并不是说这个技能就不强了,它最大的作用就是打断对手。而且,这空间禁锢可不只是能对敌人使用,在关键时刻…甚至可以用它来保护伙伴。因此”这也同样是一个空间系的极品技能。

    “妈的,不给你点厉害尝尝”你真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了。周维清喘过口气来也是心中怒气大增。在这院子里如此狭小的范围…使用弓箭显然是不现实的,而他最强的能力也就在弓箭上。他有把握,如果双方距离一百码左右”别说是冥花,就算是她哥哥冥昱来了…自己都不怕。但在这并不算大的院子里对付她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浓烈的暗金色光彩从周维清右手三枚冰种翡翠体珠中的第二颗上亮了起来,周维清双臂一抬…只见那暗金色光芒瞬间形成一道巨大的光罩,将他的身体笼罩在内。

    此时,正身处于空间禁锢中的冥花看到这一幕…眼中竟然流露出了骇然的光芒。被空间禁锢后…她虽然吃惊于周维清竟然又用出了一个极品空间系技能…但以她对各种技能的熟悉…自然是知道空间禁锢这个技能特点的。因此,她并没有向禁锢光罩发动攻击”而是蓄力等待。一旦禁锢光罩消失…她就会像周维清展开第二轮的猛攻。

    但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竟然用出了一个令她无比吃惊的技能,他这是凝形装备。

    暗金色的凝形装备”冥花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般来说…凝形的武器装备会和本身体珠的颜色一致”只有一种情况是例外…那就是凝形套装。就像她现在身上这身凝形套装就是绿色的…而不是糯种翡翠的颜色。

    而且,冥花还知道…凝形套装的颜色如果与本身体珠的颜色相差越大,那么…这套装的威力也就越是强悍。

    周维清的冰种翡翠体珠乃是无色偏向白色的冰雾缭绕…可他释放出的这凝形装备却是黑金色的,颜色简直就是鲜明的对比。更让冥花骇然的还有,在他释放出这件装备的时候…身上所出现的那层黑金色光芒。

    冥花学识渊博”在有些方面甚至超过了其兄长冥昱,对于凝形卷轴”她有着无比的兴趣…虽然不是空间系凝形师…但拥有生命属性意珠的她…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凝形师来制作凝形卷轴”因此,她认识很多优秀的凝形大师厂故此,她才能认出”周维清刚才身上出现的这道黑金色光芒…很有可能就是她从未见过,但却听说过的凝形护体神光。

    这种光芒…只会出现在最顶级的凝形装备上…有可能是套装,有可能是单件。

    但它出现的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件凝形装备的卷轴乃是由神师级别凝形师所制作。凝形护体神光出现的时间只有一秒…但是,在这一秒的时间内,会产生相当于天珠师本身最强天力的十倍防御力。也就是说…天珠师在使用这件凝形装备的时候是不会被打断的。

    周维清已经带给冥花不少惊奇了…要知道…她自己也一向是自诩同级别无敌的,可是…今天面对三珠级别修为的周维清为了拥有足够限制他的攻击力,竟然被逼迫的不得不使用出了凝形套装。可此时周维清所用出的这件装备,不论是什么显然都是凌驾于她自身套装之上的。

    冥花的判断很正确,周维清所使用的,正是呼延傲博给他那唯一一张传奇套装凝形卷轴。只有一张…也是这全套套装的第一件。周维清凭借着身体的特异,已经凝形成功了。而那黑金色的光罩,也正是凝形护体神光。

    这身传奇套装的效果太过强悍,尽管制作这张卷轴的凝形师并非神师,但设计者却是神师,因此…它还是拥有了凝形护体神光这样的附加效果。

    浓烈的黑金色光芒同时在周维清双手之上蔓延而出,周维清在拥有这件凝形装备的时候,曾经释放出来看过,但在战斗中使用却还是第一次。

    转眼间,凝形护体神光消失”在周维清手中…多了一对儿重锤。锤柄长两尺,粗如儿臂,尾端是尖锥状,在锤柄上,有着细密的暗金色花纹光华闪耀。两个锤头极为硕大…直径足有近两尺,大的有些夸张。它们并不是浑圆的…而是有着一道道凸起,就像是西瓜的纹路一般,通体黑金色。最为奇特的是…在这对巨锤的锤头上…各有一个图案,都是人脸的样子,但却是夸张版的,不同的是,一个是笑脸…一个是哭脸。由于锤子本身闪耀着淡淡的暗金色光彩所以…如果不仔细看…是无法分辨出这两个人脸不同之处的。

    这对儿巨锤起码也要周维清这身材拿着才不显得太突兀,那直径两尺的巨大锤头看上去就相当吓人。毫无疑问,只有力量型天珠师齐能使用这样的体珠凝形武器。

    当初,周维清在完成这张卷轴凝形之后是有些郁闷的。他最希望得到的凝形技能自然是盾牌…安全第一的理念从未消失过。可谁知道,这次凝形出来的竟然还是武器。不过…在短暂的郁闷后…他很快就觉得爽了…原因很简单,这大锤子锤头如此巨大…当作一面小型盾牌似手也差不多了。而且,拿着这对重锤那霸气十足的样子他极为的喜欢。而且…更令他兴奋的是它们的作用。

    存那张传奇套装卷轴上有这样一句话的记载…“善与恶、虚幻与真实之双子大力神锤。,…

    眼看着周维清手中多了这么一对儿大到夸张的重锤,心中骇然之下…冥花也不敢怠慢,手中尖刺前点…刺目白光瞬间迸发…空间禁锢顿时加速消失。

    但是…她的担心却是多余的…周维清并没有上前攻击…而是举起双锤嘿嘿一笑。这一笑,是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上官冰儿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双子大力神锤的出现,她的见闻还不如冥花…更不知道周维清这对儿重锤有什么效果了。

    冥花双眼微眯,眼中寒光闪烁“你这是神师制作的套装卷轴凝形而成的武器?能不能告诉我,它一共有几件?”,

    周维清无奈的耸耸肩膀“告诉你也无娆,暂时就这么一件。怕了吧。”

    冥花深吸口气,心中却是略微放松了几分…神师制作的凝形卷轴,任何一件都可以说是逆天的存在…但幸不是套装…不然的话,以后这家伙会强大到什么程度根本无法判断。此时,她不禁深深的佩服自己的哥哥。她一向自诩天赋并不比冥昱差,但现在看来,论眼光,自己确实是不如哥哥。眼前这个家伙果然不是一般的水深。

    “在我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怕这个字。神师级凝形装备也要看什么人来使用。你么?哼。哼。…,一边说着”冥花深吸口气…手中尖刺在自己胸前一点,一道碧绿色的光彩悄然释放…光芒一闪”在她左手之中”已经多出了一朵鲜红的大花。

    这朵鲜花娇艳欲滴,上面似乎还有水珠流转,出现在她手中…就像是活了一般。

    “这是什么?“周维清一呆,看着冥花手中这朵红色大花有些不解。但他心中却产生出了强烈的警惕,凭借着惊人的感知…他隐约觉得…冥花手中的这朵红花比她本人还要更加危险似的。

    冥花淡淡的道:“,生命属性意珠是无法拓印任何攻击型技能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意珠近乎无法战斗。但上天是公平的…每一位生命属性天珠师在本命珠觉醒的那一刻…都会拥有一种属于自己的本命植物护身。我的本命植物就是这朵花,它和我的名字一样,叫做冥花,冥界之花。真没想到…你不过三珠修为…却能逼得我底牌尽出。我从未输给过同级别对手…更不用说是修为比我低的天珠师。今日一战”我一定要赢。,

    她自幼好胜.哪怕是面对那位大自己九岁.己经有着神将之称的兄长。她也从未心服过。而事实上。单论个人实力口冥昱在同样年纪地时候甚至还不如自己这位妹妹口冥花在翡丽城的名头。完全是凭借自己这一身实力闯出来的,之前周维清引起了她的兴趣,而在这里碰到到确实是巧合,冥花见猎心喜。顿时生出要试探一下周维清全部实力的想法,但动手之后。她才发现,这个比自已小了七岁的少年正像兄长所说的那样水很深,但是,她一定要赢。她绝不会允许自已输给比自已天力弱地对手。

    红色大花冲天而起,飘飞入半空之中飞舞起来,冥花的身体也像是与弹朵红色的冥界之花同样舞蹈起来一般,悄然朝着周维清席卷而去。

    周维清地眼神也是一阵收缩。他心中明白,恐怕自己不可能再一味儿的隐藏技能了。

    首先攻到的。是天空中那朵红色大花,它飘然旋转着。眼看就要到周维清面前的时候却突然放大十倍。直径足有两尺。直接朝着周维清当头落下。隐约中,周维清体内地邪恶气息略微跳动了一下。因为他请楚地感觉到,在这冥界之花上,竟然也茁含着淡淡地邪气,只不过与自己体内的邪气相比却要微弱的多。

    左手双子大力神锤向上一带。咯喇一声。一道空间割裂就已经绽放。挡住了冥界之花的降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冥界之花在碰到空间割裂之后,竟然没有被它那强大地吸扯力吸走,反而是向上荡起。红色光芒瞬间增强。

    一道绿光从冥花手中电射而出,正好落在冥界之花上,顿时。冥界之花光芒大放.滴溜溜旋转着发出呜呜的声音,但它终究不敢撞在空间割裂之上。而与此同时,周维清也动了。双手抡捶。两柄黑金色的重锤直奔那飘然而近地冥花扫去。

    冥花的柔韧母庸置疑。凭借着身体的柔软和巧妙的脚步在闪躲能力上更是还要在同样擅长此道的罗克敌之上。

    可是,她面对的却是如此沉重地一对重锤。而且体积又是如此巨大。任由她闪躲能力多强,想要从正面冲过去却也是不可能地。只得停下脚步向后倒翻而出。

    用自己最不擅长的力量去碰触这么一对儿神师级别凝形卷轴凝形再成的力量型武器,除非是她发疯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漂浮在空中地冥界之花爆发了,那朵鲜红色的大花突然分裂。转瞬间已经化为九朵,同时从不同地方向朝着周维清飘荡而去,自身旋转过程中,还散发着呜呜的声音,整个小院儿内,似乎都因为它们地分裂而变得阴气森森。如同鬼城一般。

    换了其他人,肯定会受到这股阴邪之气地影响,从而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但周维清是什么人?他体内的邪恶之气不知道比这冥界之花强盛多少。根本就没有受到半分影响。

    就在周维清准备抡锤去抵挡这九朵冥界之花地时候.刹那间。伴随着冥花左手处一连九道绿光的射出。那九朵冥界之花竟然再次分裂。化为九九八十一朵,这一次。虽然体积要小了很多。但速度却是骤然绽放,变得无比迅疾。从四面八方朝着周维清地身体急速飞去。

    躲不开了,一瞬间周维清就判断出了形势。为了克制他地空间平移。这八十一朵冥界之花笼罩的范围极广。根本就不可能宪全闪躲。

    在这种愤况下。周维清地战斗意志也随之爆发,左手双子大力神锤土青光一闪,正在后退的冥花只觉得身体一僵。顿时动弹不得,与此同时。周维清右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猛然一震。一层暗金色的光芒澎湃而出,嗡地一下.整个小院内的空气仿佛扭曲了一下似的。那八十一朵冥界之花同时一顿。竟是停顿了一瞬间。

    震慑。这是双子大力神锤附带地技能之一,也就趁着这刹那的工夫。周维清右腿骤然发力。双子大力神锤开路。就那么从一众冥界之花中撞了出去。转瞬间就来到了冥花身前。

    冥花刚刚觉得自己地身体能够移动了,又是一道黑光从双子大力神锤中电射而出。仿佛有无数只手抓住了她似的,她地身体也随之再次迟滞,而周维清左手中的大力神锤已经萎头盖顶宛如遮云蔽日一般砸了下来。

    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冥花依日保持了相当程度地冷静,碧绿色的光芒骤然从她身上的套装铠甲上迸发而出,左手处也涌起一道浓烈的碧绿光泽,与套装铠甲上的绿光融合在一起。硬生生的撑起一个绿色光罩,不但强行撑破了黑暗之触的束缚.还在自己身体周围形成了一层厚实地绿色护罩。

    这是冥花自身拓印地第四枚意珠技能,名为生命护盾。而在她地套装中。套装属性也有生命护盾这一技能,两椎叠加之后,这生命护盾地效果再次提升一个级别。达到了相当于五珠级别天珠师所能施展的生命护盾。

    与此同时,那些被周维清震开的冥界之花也从后方蜂拥而至.追击向周维清地身体。

    冥花已经做到了她所能做到的最好。毕竟,突如其来接连中了周维清两个限制类控制技能。就算她修为比周维清高出五、六重天力,一时间也从主动完全变成了被动,虽然破掉了控制技能。但周维清凭借邪魔右腿爆发出地速度实在惊人。在她生命护盾升起地那一刻。双子大力神锤已经如司流星赶月一般砸了上来。

    在正常蜻况下。无论如何冥花也不会去和他这对重锤硬碰的。可此时此刻。已经由不得她了。

    轰——,第一锤重重地砸在了生命护盾之上。恐怖地一幕出现了,刺目的暗金色光华几乎在刹那间就将那高达五珠级别的生命护盾完全吞噬,根本连破裂地痕迹都没有。生命护盾已经彻底消失,冥花整个人的身体也像是钉子一般被砸的双腿齐膝没入土中。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在这一刻,冥花的大脑已经陷入了一片空白。她虽然猜到自已的生命护盾有可能挡不住周维清这对儿由神级凝形卷轴凝形而成的重锤。但也没想到这重锤的威力竟然如此恐怖。没有任何附属属性释放,完全是凭借纯粹地力量。以周维请三珠级别地修为,就硬生生地砸开了她这五珠级别地生命护盾。剧烈地震荡令冥花整个人地身体都陷入了麻木之中,一口逆血夺口而出。

    第二锤几乎是接距而至。在这一刻,冥花内心之中已经升起了无比懊悔的恃绪。悔不听兄长之言,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站在不远处观战的上官冰儿已经惊呼出声。她眼看着那直径两尺地双子大力神锤狠狠的砸在了冥花头上,一时间不禁双眼紧闭。被如此重锤砸中头部,铁球碰肉球,这还能有好儿么?

    冥花自然也是同样的想法,她根本就没想过自己还有活下去地可能。最后时剂,她只能全力去催动自己地冥界之花。希望在死亡地同时也能带给周维清一定的创伤。

    从容回身,周维清之前砸破生命护盾的第一锤悍然向身后扫去.刺耳地撕裂声爆响,通过生命之锤。一道空间撕裂已经在他背后展开,这道空间撕裂长达四尺,更是比正常愤况下施展时宽阔地多。蜂栅而至的冥界之花绝大部分都被它阻挡在外,只有七、八朵漏网之鱼钻了过来,扎在了周维请身土,这毕竞是一名下位体尊临死前的全力一击。而且又是冥花这种拥有上位意珠属性的下位天尊。周维清在先后使用了数个技能的倩况下,也不可能完全避开。

    双子大力神锤是没有镶嵌孔的,因为安根本不需要。在周维清手持这对锤子的时候,他可以施展自己任何意珠拓印技能,而不需要意珠镶嵌,而且任何技能通过双子大力神锤来施展。效果都会增加一珠级别地进化而天力消耗不变。这就是神级凝形卷轴地逆天之处。

    周维清被七、八朵冥界之花钉在身上。只觉得全身一麻,并没有太多地感觉,而他之前砸中冥花的左手锤也已经收了回来。

    冥花真的死了么?不,她没有死。她依日站在那里,双目紧闭,娇躯因为恐惧而剧烈地颤抖着,远处那位房东已经看地完全呆滞了。

    如此给力地天珠师博弈他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除了周维清本人之外,只有他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周维清右手锤轰破生命护盾也随之反弹而起回手施展空间割裂。而他地左手锤确实是实实在在地砸在了冥花头上,并且从她身上一掠而过,按照右手锤所释放出地威力来看。这一锤下去,冥花恐怕要被砸成肉泥了。

    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那直径两尺的大锤头竟然就那么从冥花身上一抹而过,就像是完全由光线凝结而成的似的,这一切结束的太快了。结果就是冥花确实挨了周维清一锤,却是毫发无伤。

    周维清本来就没想过要杀她,大家有没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为了争夺个房子,难道就要杀人么?更何况这里是翡丽城,人生地不熟的,冥花和他哥一看就走出身在某个强大的家族之中,周维清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学费都交了,学还没上呢。

    “喂,醒醒。把这几朵花拔了吧。”周维清抬起右锤,在冥花额头上碰了磁,发出轻微的砰砰声。虽然他的动作已经很轻微了,但还是碰的冥花上身一阵摇晃。痛感传来,她惊呼一声,这才睁开了双眼,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周维清。“我没死?”她的第一个动作就是飞快的摸向自己的头,那原本在她认为应该变得稀烂的头。

    除了额头刚被双子大力神锤撞击的有些疼痛之外,她的头好好的,根本没有半点破损的迹象。

    冥花眨了眨眼睛,劫后余生的感觉令她的情绪都有些歇斯底里起来“混蛋,你这个混蛋差点杀了我。”

    周维清也惊了,怒道:“老子没杀你,你不是应该很兴奋么?喊什么喊。”

    一道绿光闪过,冥花自身的伤势顿时消失大半,身体向后一翻,就拉开了与周维清的距备,与此同时,一抹红光从她眼眸中骤然亮起,周维清只觉得自己之前身上被冥界之花扎中的地方立刻出现了变化。

    强大的吸力从那七朵冥界之花上绽放而出,周维清只觉得自己的血液与无力瞬间而出。

    这冥界之花乃是冥花最强的技能,啐会命中了没事,周维清的不死神罡都没挡住冥界之花尾部尖刹的扎入。

    吸血附带吸收天力。周维清大吃一惊,枯手想用双子大力神锤去扫掉身上的冥界之花,但他却骇然发现,自己的双子大力神锤却只是从那冥界之花上掠过。这玩意儿竟然是虚幻的,没有实体。难怪之前被自己重锤扫中之后也依旧没有破碎了。

    冥花冷冷的道:“别白费力了,被我的冥界之花命中,哪怕是一朵,都会让你战力大减,在我的控制下,直到你全身血液被吸干为止。吸收你的生命力和天力,我自身却会得到补充。这才是冥界之花的奥义。在生命属性天珠师的的本命植物中,我的冥界之花能排在前三。

    正在她说话的工夫,她却突然发现,周维清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而且从他前襟之中,钻出来一颗白色的小脑袋,小脑袋脑门上还有个蓝色的王字,可不正是小白虎肥猫么?

    肥猫显然是听得懂冥花的话,它那变得颜色越来越深的紫眸明显流露出不屑一顾之色,而且还张开小唱,呸了一声,然后又行若无事一般钻回了周维清怀里。

    上官冰儿此时也已经睁开了美眸,眼看冥花竟然没事,她也不禁大为惊讶,原本降低的警惕瞬间又提升了起来,从她的角度去思考,想的并不是周维清手下留情,而是冥花有什么特殊的能力闪开了他的攻击,毕竟,之前冥花所展现出的实力皂广经是相当惊人了。

    插在周维清身上的冥界之花此时已经因为吸噬周维清的血液和天合而变得娇艳欲滴。但是,就在下一S1,冥花却愣住了。

    此时的冥花也从刚才面对死亡时的恐惧中恢复过来几分,她明白,自己之所以还活着,显然是周维清手下留情的缘故。可是,以她骄傲的个性,实在是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的冥界之花又正好完成了攻击,她总要为自己找回一些面子。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结束攻击时,她却感受到了比之前面临死亡时更加恐惧的事。

    周维清的双眼眼底闪过一抹血色,而从他自己的角度来看,眼前的意珠属性轮盘已经悄然旋转到了那平时无论如何也无法操控的灰色区域。紧接着,被吞噬的感觉悄然而止,反之,他自己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吸力骤然从他身上迸发出来。前一刻还占尽优势的冥界之花竞然是天力倒濯,不但之前被吸是的回来了,而且还在拼命狂吸着,速度至少比冥界之花快了数倍。[更多天珠变请进入]冥界之花依旧是红色,但却不是娇艳欲滴的红色,而是妖异邪恶的红色。“啊一十”冥花惊呼一声,娇躯一软,就倒在了地上。她那冥界之花乃是自身的本命植物,可以说是她生命的一部份。周维清这一展开反吞噬,被吞噬的自然就是她本体的能量了。本来她就受了伤,天力消耗也不小。反吞噬一出现,她立刻就全身一软倒在了地上。

    周维清自己都被吓了一跳,紧接着大喜过望,哈哈笑道:“小样儿,还想吸我,看来,我是你的克星啊!嘿嘿。”

    冥花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西周维清却觉得自己精神大好,之前消耗的天力正在的恢复着。

    冥花紧咬下唇,心中虽然无比的骇然恐慌,但却说什么也不肯说出一句求饶的话。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冥界之花最大的奥义竟然完全被克制,她无法想象,如果刚才是所有冥界之花都落在周维清身上会不会一瞬间就被他吸成f尸。“小胖,快停手吧。她要坚持不住了。”上官冰儿飘身来到周维清身边。

    “哦,老婆大人发话那是一定要听的。”意念一动,属性轮盘从灰色区域转到银色区域。结束了反吞噬。在他身上那几朵冥界之花悄然落下,化为虚无消失不见。

    冥花也是大大的松了。气,想要站起来,一时间却用不出力气,只能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鸟光闪烁,周维清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悄然消失,双子大力神锤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与恶,虚与实。看上去是一对重锤,其实,却是一真一假。假的迷惑对手,真的发出攻击。毫无疑问,假者为善,真者为恶。其中虚实变化之间,在实战中令对手防不胜防。试问,如果你全力以赴去抵挡对方一记攻击,挡上去的时候却发现是虚幻的,那用错力气的瞬间就能决定胜负了。更何况周维清这对双子大力神锤彼此之间的虚实是可以相互切换的。还能够不进行镶嵌就任意使用和增强自身任何技能,正是凭借着这对重锤,他才能够全面压制比自己高上一珠级别的冥花,战而胜之。

    周维清伸出一只手搂着上官冰儿,一副色迷迷的看着冥花,道:“美女,这也就是我老婆心软。换了只有我一个人,说不定就把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了。不用我-送了吧,您请吧。

    冥花此时已经略微回复过来一点,周维清吞噬了她不少天力和生命力,跟没发生过刚才那一战似的。可她却是十成天力连一成都不够了,要不是她本来就拥有生命属性意珠,刚才那一番吞噬就能让她五劳七伤。

    “不是。”冥花哼了一声,坐在地上向上官冰儿道:“你们要是敢强行把我扔出去,我就大喊非礼。而且,以后我就盯上你男人了。不论有什么手段,我都会将他从你身边抢走。不信你就试试。”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喂,我说美女,你这也太极品了吧。愿赌服输,刚才我们可是打过赌的,输的离开。”

    冥花突然笑了,那副笑吟吟的样子看的周维清心里有些发虚“谁能证明我们打过赌了?有字据么?有证人么?有文书么?什么都没有吧。更何况,你一个大男人和我一个弱女子打赌,你也好意思嬴么?

    “你是弱女子?”周维清大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刚才他也是用尽了浑身解数,连双子大力神锤都用了出来,这才化险为夷。至于新拓印的那些技能不是他不想用,而是实在不熟悉,还不如直接用原本的技能好il而那些技能也都是三珠级别啊!在这种情况下,最终战胜冥花也是令他有些胆战心惊,这女人太危险了。结果,人家倒好,一句弱女子说的他哑口无言。

    冥花体力恢复了几分,从地上站了起来,向小院周围看了看,微做一笑,指着西侧一个房间道:“我大人大量,就不赶你们走了。我就住这一间。大家合租,各退一步。谁让我比你们年纪大呢?就让着你们一点好了。”

    周维清刚想冲上去抓住她将她扔出去,却被上官冰儿死死的抱住了手臂“就让她住一间吧。”尽管她心中也是万分的不愿,但是,她不敢赌。冥花刚才的那句威胁是她说什么也不敢尝试的。以周小脖同学那时美女没定力的德性,还能禁受得起这一身媚惑的女人勾引?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