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四十五章 学院立威

    “亲爱的老婆,你真要让她住一间?那大黄、二黄岂不是要被他看到了?”周维清忍不住向上官冰儿说道。

    上官冰儿道:“看到就看到吧,你以为贵族家庭中圈养天兽的还少么?”

    周维清眼珠一转,嘿嘿笑道:“你不是怕了她的威胁吧?你对你老公就那么没信心么?”

    上官冰儿哼了一声,从怀中掏出一块儿手绢,“擦擦你的口水吧,哼。我去挑选房间了。

    “呃……”周维清接过手涌,“冰儿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那边正是入自己选中房间的冥花微做一笑,“解释什么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要不要来我房间坐坐啊?你刚才弄的人家好痛。

    “回头再跟你算账,想住也行,那个房东大叔,找她要钱。

    一边说着,周维清已经冲过去找上官冰儿了。

    上官冰儿选了间正房,这小院不知道比他们的宿舍强了多少,家具、用具一应俱全,起码都是八成新的。

    “冰儿,你不会真生气了吧?这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就是看看。其实我没啥想法的。”周维清跟在她身边,看着她挑选房间也不理会自己,不禁心中有些忐忑。

    上官冰儿停下脚步,转过务来看着周维清那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小胖,我和你商量点事。

    “啊?”周维清看着上官冰儿那一脸徽笑的样子,心里这叫一个没底,老老实实的道:“你说。”

    上官冰儿轻叹一声,道:“我娘说,找一个优秀的男人做丈夫,就要有心理准备。优秀的男人,永远都不会缺少女人喜欢。堵不如疏,如果一味的阻止你,可能就会重复她当年的覆辙。我只想你答应我,不论你喜欢上了哪个女孩子,都要经过我的同意,否则的话,你就不要让我知道。可以么?”

    周维清眼睛连眨,他突然觉得心中很疼,看着面前的上官冰儿,充满了心疼的感觉。张开双臂,小心翼翼的将她搂入自己怀中,然后再慢慢抱紧。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玄1,他心中突然产生出一种上官冰儿会离开他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刚←在他心中出现,随之带来的就是强烈的恐慌感。

    上官冰儿也反手搂住他,依偎在他怀中,柔声道:“小胖,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感情上的事谁也说不清楚。我只要求你不要骗我,不要瞒着我。”

    周维清喃喃地道:“冰儿,我不骗你,绝不骗你。我也不知道k^后会怎么样,真的,我真不知道。可我刚才一想到你有可能会离开我的时候,我心里就特别的害怕,甚至比怕死还要害怕。冰儿,要是我以后真的犯了什么错,你可以打我、骂我,让我怎样都行,就是不要离开我,好么?”

    尽管周维清平时总是精灵古怪的,可这一剌他的真情流露却真的让上官冰儿心中极为感动。如果在这时候,他说出一些保证不会喜欢剔的女人之类的话,上官冰儿或许只会一笑置之甚至会有些失望,但此时此刻,听着他的话,上官冰儿知道,这是没有任何水分,完全发自他内心的。

    “嗯。”轻轻的答应一声,这时候,上官冰儿只觉得全身都轻松了许多,在她离开家之前,母亲与她的谈话曾经令她心中压抑了许久,刚见到周维清的时候因为久别重逢的欣喜还未曾想的太多。之后几夭的游玩儿也让她淡忘了一些。可随着冥花的出现,引燃了她内心的危机感,这才爆发出来,但却被周维清运真挚的话语完全化解,无形之中,两人的心彼此又靠近了许多。

    周维清抱着上官冰儿亲热了许久,直到自己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才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开,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在她红唇上轻吻一下。

    上官冰儿俏脸微红,但却并未如何反对,只是他还想继续的时候才被拦住。

    “冰儿,要不,我们都住这间吧,好不好?大不了我打地铺。只要能时刻看着你就好。”周维清心情刚刚平复下来就再次活络了起来。一想到要是能够搂着上官冰儿那香喷喷、软绵绵的娇躯睡觉,他就心痒难搔。

    “不行。”上官冰儿抬手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你住别的房间。我会让大黄、二黄看门的。我还不了解你那无赖劲头么?得寸进尺这个词用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恐怕用不了几夭你就会想办法爬到床上来。快去选你自己的房间吧,我要收拾一下了。”

    这缩与说大不大,但说小却也不小,周维清无奈之下,选择了与上官冰儿相邻的一个房间,接下来,一整天的时间,两人将小院子里外打3-J「2?干净。这也就是他们是夭珠师,而且都有风属性增加速度的能力,否则的话,一天的工夫绝对干不了这么多。

    冥花进了她那个房间后,始终都没有出来,门紧闭着。对于这一点,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到不奇怪,毕竟,她之前受伤不轻,而且还被周维清吞噬了一定的生命力,

    大黄、二黄终于解放了,它们住的地方,就是上官冰儿那个房间,那间正房面积最大,分里外套间,这两个大家伙自然是睡在外间,充当守门的角色。

    两只小冰魄天熊现在已经到了成长的关键时刻,成年期的它们是宗级夭兽,天兽也有属于自己的修炼方法。而冰魄天熊的修炼方式具体是什么周维清不知道,反正他看到的就是这两个胖乎乎的家伙没事儿就睡觉,吃饭都很少。而它们的实力却在一夭夭成长,对比自己修炼那不死神功的痛苦,周维清运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

    住进这小院后,最令周维清奇异的还是另一件事,当他晚上开始修炼的时候,平时始终腻在他身边的小白虎肥猫竟然蹿了出去,自己在房间中找了张椅子跳了上去,不再依偎着和他睡了。

    这一下,周维清反劁是有些不适应了,每天搂着这么个毛茸茸软乎乎的小家伙给自己暖被窝他都习惯了。可这次肥猫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算周维清主动要抱它一起睡它都不干,非要挣脱出来自己跑到椅子上去,弄的周维清很是无奈,也就不了了之了。

    清晨。

    “肥猫,你不和我去上学吗?”周维清疑惑的看着趴在那里,一副儆洋洋样子的小白虎。

    肥猫立刻摇摇头,对于它能够听憧自己的话,周维清一点都不奇怪,大黄、二黄也能听憧个六、七分呢。

    周维清走过去摸摸肥猫的额头,“你不是发烧了吧?腻了哥两年多,你这就想不负责任了?难道你想跑掉不成?不行,就算你不和我去上学,我也要拿个铁链把你拴住,省的你跑了。

    在一起时间长了,肯定是有感情的,要是肥猫真走了,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肥弯$瞪视着他,一头的黑线,嗖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来,再跳上桌子,一只胖乎乎的虎爪在周维清喝水的杯子里蘸了蘸,然后竟然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字。“我不是,我要在这里安静的修炼。”

    周维清无比震惊的看着她,“天塌了,地陷了,老虎也会孚字了。我没看错吧。肥猫,要不咱出去卖艺P巳,肯定能赚不少钱。

    肥猫瞥了他一眼,用小虎爪又在桌上写了两个字,然后跳回自己椅子上继续睡觉去了。周维清凑近了一看,只见那两个字写的是,“白痴。

    最终周维清还是和上官冰儿两人去上学了,他们是的时候,冥花也已经不在了。将小白虎肥猫留在院子里他倒是不担心,先不说还有大黄、二黄这两个修为达到尊级天兽境界的大家伙看家呢。单是肥猫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级别却经常搞出灵异事件的小家伙也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

    今天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正式开学的日子,学院里明显要热闹的多了,不论是新生、老生,都穿着校服,络绎不绝的是入学院之中。

    上午的开学典礼是针对全学院全部四个年级学员的,所有学员来到学院后,都直接前往教学楼一层礼堂参加开学典礼。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自然也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

    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不愧是翡丽城学院界三大巨头之一,一层大礼堂,足以同时容纳三千人参加。而实际上,整个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学员总数也没达到三千这个数字。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十进入礼堂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倒不是因为周维清昨天击败盛浪的消息已经弄的学院人尽皆知了,毕竟,就算是知道,也未必见过他。之所以引人注意实在是因为上官冰儿太过漂亮了。尤其是她还穿着一身布衣平民校服。

    一时间,闪着色光的眼神络绎不绝的投射过来,学院中大部分都是贵族子弟,其中不乏一些大家族后裔。看到平民新生中出了上官冰儿这么一位绝色美女,他们没有觊觎之心那才是怪了呢。对他们来说,平民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是强抢回去都没人敢说什么。至于上年冰儿身边的周维清,直接就被他们自行忽略了。

    周维清自然感受得到不少日光落在上官冰儿身上,心中自豪感油然而生,暗暗腹诽,看得见,吃不到,急死你们。

    周维清很清楚,从自己和上官冰儿考入学院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不得不惹事,有上官冰儿在,就算他不主动去惹事,也自然会有人来招惹他。他从未跟上官冰儿说过这些,但在自己心中却早已做好了准备。否则的话,他也不会那么急于去拓印宫将自己三珠大部分属性的技能全部拓印完成了。平民与贵族之间的矛盾再加上上官冰儿的清丽无双,毫无疑问,他们的生活绝不会平静。而周维清的想法也很简单,来呗,谁想动我老婆,我就揍谁,把他们都打疼了,自然就清净了。

    当然,他也绝不是鲁莽。首先,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在学员之中要说找到能打赢他的人,那还真不容易。尤其是昨天击败了拥有体珠凝形套装的冥花之后,更是给他增添了不少信心。周维清绝不相信,在学员之中能有多少像冥花那么强力的存在。更何况,他真正的底牌,冥花都没看到。他可是一名弓箭手,而不是战士。

    其次,这里毕竟是学院,只要自己还是这挂着皇家名头的学院中一名学员,就没有任何贵族真的敢大张旗鼓的调动家族势力来学院中针对自己。这可是翡丽帝国首都,帝王脚下,因此,他相信,自己所要面对的,就只是学院中这些学员而已。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在前排找到了一年级平民新生标识的区域,走过去坐了下来。平民新生中,女学员很少,昨天收拾小院子的时候周维清就听上官冰儿说了,全部才只有六名女学员。而男学员这边的数量是二十三名,整个一年级平民新生的总数就是二十九人,这么少的数量自然也都是一个班级的了。这开学典礼上也算是直接完成了分班。

    “周维清。”他们这边才刚坐下,周维清就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扭头看时,他看到的却是数颗光头,为首的正式昨天与他一战的臧浪。看上去他似乎很正常,就像是昨天没受过伤似的。“有事?”周维清坐着没动,只是略微挑了挑眉毛。臧浪沉声道:“开学典礼结束之后,上午是没课的。我想和你谈谈。

    臧浪这一主动找上周维清,顿时引起了周围平民学员们的注意,在学院中,平民学员只占十分之一的数量,一共加起来男女都算上还不到二百人。而减浪很明显是这些平民学员中最有名的一个。再加上听说过昨天发生的事,他这一主动找上周维清自然引人瞩目。“好。”周维清答应一本,就转回76光,没有多看减浪一眼。臧浪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带着几个小弟回自己的位置去了。”我靠,这新生好肩,对减浪竟然还爱答不理的?”

    “你知道什么?听说昨天戒浪和个平民新生一战,败了,而且还受伤了。估计就是那小子吧。你别看他不起眼,可厉粤的很,据说也是三珠级别的天珠师,实力比臧浪还强呢。”“小声点吧。反正这些都和咱们没关系。”

    周维清的听力好得很,附近平民学员们的话他自然都听得到,正在这时,一只柔嫩的小手滑入他掌握之中。周维清扭头看去,看到的是上官冰儿温柔的微笑。

    这是自己注定要呵护一声的女孩儿,周维清轻轻的拍了拍上官冰儿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不过却说什么也不肯放开了。上官冰儿轻轻的挣了一下,被他抓着不放,只得俏脸微红的从了。

    “你就是周维清?”正在这时,又一个叫着周维清名字的声音出现了,这一次,连周维清自己都有些惊讶了。他之前预想的自己所要面临的麻烦肯定是以上官冰儿为主的,却没想到找上门来的竟然都是找自己的。难道说,自己的魃力比冰儿还大了?也是,最近好像又帅了。一想到这里,周维清心倩顿时心情大好,扭头看去。

    这次叫他的人就站在他这一排旁边的过道中,一共来了三个人,都穿着贵族式的华丽校服,为首的一人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长得倒也正常,只是眼带有些发青,脸色显得有些苍白,身材瘦长就像个麻杆。让周罹清未形容的话,这就是一个比醉流氓罗克敌玩女人还多的家伙,明显的酒色过度。在他身后站着的两名贵族学员身材就要彪悍的多了,但却碉显是以前面这人为首的。

    “我就是周维清。”周维清微笑着回答着,嘴角处弯成一个好看的弧线,那优雅的样子让周围的平民学员们不禁有些疑惑到底-谁才是贵族学员了。“周维清,还不赶快起来,你小子运气好。听说你昨天击败了减浪,我们大哥看上你了。踉我过去一趟吧。”

    这麻杆虽然是在向周维清说话,但目光却直勾勾的落在了上官冰儿身上,喉结还上下耸动了几下,那赤果果的目光是丝毫不加以修饰的。“哦?敢问,你老大是哪位?”周维清依旧是一脸优雅的笑容,不动声色的问道。

    麻杆有些不耐的道:“问什么问,去了就知道了。赶快松开你的脏手,这位美女的手也是你能握的么?你赶快去,我今天就屈尊降贵坐你们平民区这里了。”

    这一下,连上官冰儿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了。她虽然不愿意惹事,天性善良,但别忘记,她也是杀过人工过战场的。被一个色狼如此明目张胆的盯着看,而且这个色狼还不是周维清,她的脸色能好才怪。

    周维清露出一脸恍然的神色,道:“我知道了,你老大姓王对不对?”麻杆一愣“不对不对,我老大姓叶。”

    周维清十分执着的摇头道:“不,不,你老大一定姓王,在家排行老八,而你就是他一不小心从屁股下面滚出来的一个球状物。”

    麻杆被他说的云山雾罩的有些摸不着头脑,坐在周维清周围的平民学员们,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那人高马大的马群,这家伙噗哧一声就笑了出来。麻杆疑惑的道:“小子,你脑袋有毛病吧?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周维清正色道:“这位学长,你听说过一种叫王八的动物么?”这一下,周围不少人都明白过来,吭哧吭哧的笑声络绎不绝,偏偏那麻杆不知道是不是精虫上脑竟然还没明白过来。麻杆点于点头,道:“听说过啊!”周维清认真的道:“我刚才说的,就是一只王八和他下的蛋的故事。

    这一下,麻杆后面那两位都听明白了,左边那位赶忙道:“他骂老大王八。”右边那位道:“王八屁股下面滚出来的球状物,可不就是王八蛋么?他说你是王八蛋啊!”

    “什么?你敢骂我?”麻杆急了,向身后两名贵族学员道:“你们还等什么?把他揪出来啊!他骂老大是王八,还说我是老大的儿子,老大不会放过他的。”

    站在他后面那两名人高马大的贵族学员却没有行动,左边那位喃喃的道:“楼哥,这小子据说是上位体师,三珠修为的天珠师,我们也打不过啊!大哥让你过来好像只是让你请他过去一叙而已。”

    “叙你个头啊!他都把老大骂成王八了,还有什么好叙的。小子,你等着,你死定了。叶家麾下的,释给我站起来。”最后一声是喊出来的,而且是朝着旁边平民学员那群老生们喊出来的。

    那边百余位平民学员们都很沉就,许多人脸上都流露出了愤愤之色,但却谁也没有吭声。橘,浪坐在那里,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却是目不斜视。

    “老子叫你们出来,你们都死啦?难道我们叶家白供你们凝形、拓印的?都滚出来,不然的话,后果你们知道。”麻杆青年叶楼无比嚣张的大喊着。

    此时,会场内基本上都是学员,也有几位老师,可他们就算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一看是叶楼也假装没听见。十几个人缓缓从平民学员老生那边站了起来,从各自的座位处走出。

    周维清耳边传来寇锐的声音,他正好坐在周维清后面一排,一探头就能和他说话“老大,我昨天打听过了。贵族学员中也分三六九等,在学院中最有势力的是叶家,叶家族长现在是当朝宰相,公爵爵位。势力很大。叶家有不少子弟都在学院中。”

    “贵族学员会从平民学员中挑选优秀者加入自己家族,为他们提供凝形卷轴和拓印意珠的钱。而他们也必须为这些贵族卖命,其实和签约拓印宫没什么区别。这些人应该就是被叶家收买的。在平民学员中,起码有百分之八十都是选择了依附贵族或者是投奔拓印宫。叶家因为在咱们学院势力最大,因此他们笼络的也大都是平民学员中最优秀的。”

    “谢了,兄弟。”周维清回首一笑,对寇锐好感大增。他显然是怕自己吃亏,所以才特意的去打探的这些消息。

    此时,那十几名平民学员已经走到了叶楼身边,叶楼不屑的看着他们,“老子叫你们,默默唧唧的干什么?都是吃干饭的么?这小子骂我大哥是王八,还不赶快收拾他。”

    那十几名平民学员中,有几人眼中流露出了羞辱的神色,低头不语,有几人的目光看向周维清,还有几人怒视叶楼。

    其中,站在最前面,一名年纪看上去和臧浪差不多的学员轻叹一声,向周维清道:“对不起了,学弟,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请你了出来一下好么?”

    周维清站起身,点了点头,道:“好。”一边说着,他松开了上官冰儿的手,就要独自走出去。

    “我和你一起。”上官冰儿也站了起来,俏脸面沉如水,她第一次觉得,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想要好好学习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方有十几个人,他怎能让周维清一个人去面对?

    周维清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经自走了出去

    “老大,还有我。什么东西,为了菱形、扣印就成了贵族的走

    狗,还有什么可对不起的。”窥锐眼中流露着义愤填要之色,从自己的

    位置上走了出来。

    除了窥锐之外,竟然还有两个人也从平民新生中走出,一个是满脸

    笑容的马群,另一个则是一名身材中等,看上去有些冷漠的年轻人。

    叶楼冷笑一声,“现在的新生还真是胆子不小啊!正好,今天就让

    你们这些新生知道知道在菲丽皇家军事学院的规矩。丁晨,顺便打,

    打的他们生活不能自理,我看还有谁敢叫嚣。”

    刚才叫周维清出来的那名平民学员就是叶楼口中的丁辰,眼看着周

    维清走了出来,微微叹息一声,“学弟,你向楼少爷认个错吧。我听说你昨天击败了胀浪,以你的天赋,叶家大少爷不会为难你的。”

    周维清微微一笑,优雅的抚平身上校服的波走,淡然道:-用不着

    说这些,你刚才不是说了么,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知道么,在我

    眼中,你还不如他。作为一个男人,连自己的腰杆都挺不直,你算什么东西。“

    丁辰脸色一变:"学弟,做人不要太过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

    处,你也是御珠师,应该知道我们御珠师成长有那么困难。”

    周维清道-我只知道,我自己有手有脚,我需要钱,可以自己凭

    借努力去赚,而不是给贵族当狗。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当狗,就不要在我

    面前人模人样的装大头菜。“

    他这句话,顿时让那十几名投靠叶家的平民学员脸上都流露出了愤怒

    之色,本来他们当着这么多学员的面中还有些忐忑,此时却不禁生

    起同仇敌忾之意。一个个纷纷释放出了自己的本命珠。

    “说得好,都已经当了狗,还有什么可装的。”马群在一旁帮腔道。他看了周维清一眼,道:“我可不是帮你,我是看不惯这些贵族的做派。凭什么平民学员就要因为钱被这些贵族奴役?老子第一个表态,绝不屈服于任何贵族。”

    周维清微微一笑,“算你还是个男人,没白长那么大个。”

    叶楼怒道:“丁辰,你还等什么?”

    那丁辰深吸口气,眼中寒光一闪,一步跨出,一拳就朝着周维清当胸打来。他的动作很简单,但却像是千锤百炼一般,速度奇快,势大力沉。在他右手腕上,三颗冰种翡翠毅然出现,竟然也是纯力量体珠,而且和周维清一样,都是三珠级别的天珠师。能被叶家开中,而且还是这些叶家挑选的平民学员中的领头者,他的实力自然不差。

    周维清同样是一拳轰出,体内十二大死穴同时疯狂运转起来,天力澎湃而出。他之所以从座位上走出来,本身就是有目的的。

    轰的一声爆鸣,周维清屹然不动,丁辰却蹬蹬蹬向后退出三步才勉强站稳,他的脸色顿时变了。

    要知道,丁辰的天力修为已经达到了天神力第二重,比周维清还要高出两重,但是,肉体的力量他却差了不止一筹。此时他只觉得自己的右拳竟然已经完全麻木了。面对同样三珠的对手,双方同样是纯力量体珠,在没有使用凝形能力的情况下竟然结果如此,又怎能不令他震惊呢?但是,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周维清一券将他轰退之后,人就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经就在丁辰面前,他的右腿,就像是巨斧一般轰然下劈。没有任何犹豫,周维清就用出了空间平移,开学典礼就要开始了,他要立威,就要在最短时间内取得效果。

    空间平移根本不能用速度去衡量,相当于丁辰后退的过程中,就已经看到周维清的腿在自己面前。别说他还不擅长速度,就算是擅长也未必能躲闪的开。只得双臂同时向上交叉架起,挡向周维清的右腿。“丁辰完了。”坐在平民学员中的臧浪叹息一声,摇了摇头。他曾深刻体会过周维清那条右腿的力量,在他看来,那应该是一个极度增强力量的体珠凝形友能,而那份力量的恐怖绝不是丁辰能够承受的住的。

    轰……咔家……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礼堂。丁辰整个人已经被砸倒在地,正像臧浪所说的那样,他完了。试图架住周维清右腿的双臂被瞬间劈断,同时被劈断的还有他的肩膀以及五根肋骨。如果不是周维清手下留情,那么,就是他的头被劈碎了。刹那间,以周维清为中心,方圆五十米内鸦雀无声。之前还叫嚣的很凶的叶楼就像是鸡被卡住了脖子一般脸色苍白的看着这一幕。

    谁也没想到在力量的比拼中丁辰会输的这么惨,更没想到周维清下

    手会如此之狠。这一脚,几乎相当于把丁辰已经废掉了。大口大口的鲜血不断从丁辰口中喷出,他倒在地上的身体更是痉挛抽搐着。

    那些和丁辰一同站出来的平民学员们,此时此刻竟是没有一个敢再向周维清发动攻击的。

    之前,新生中与马群一同走出来的那名冷峻青年也是瞳孔一阵收缩。

    上官冰儿在周维清右腿与丁辰双臂接触的那一瞬间就已经闭上了双眼。和他的小胖右腿比拼力气,怎会有好结果?在天弓营的时候,哪怕是七珠级别的体珠师划风都不会和周维清右腿正面碰撞。他那右腿的力量是不能用正常御珠师的力量来衡量的。昨天冥花那种尽量不和他硬拼的战斗方式才是对付周维清最好的办法。

    看着倒在地上的丁辰,周维清严重没有半分同情,“亏你还是个天珠师。王!八!蛋他家给你的待遇很好吧。卖身爽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身上有黑暗封印,你只是一个奴隶。以后不要让我在学院里再看到你,否则,就算是你的骨头好了,我也依旧会将其打断。愿意当狗不是你的错,但在我面前叫嚣,就是你的不对了。”

    说道这里,他扭头看向和丁辰一起走出来的平民学员,“一群愿意当狗的软骨头,揍你们都脏了我的脚。”

    一边说着,他身形一闪,空间平移再现,这一次,他却是出现在叶楼面前。叶楼大吃一惊,脸色苍白的向后跌退,一屁股就坐倒在地,颤声道:“你,你要做什么?”在他眼中此时全身戾气十足的周维清就像是个瘟神一般。

    周维清微微一笑,蹲下身体,在他那苍白的脸上拍了拍,“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回去告诉你老大,下次换个好点的蛋过来,别再找个像你这种长条的。你可以滚了。”叶楼本来还想在说些狠话,但看着周维清那一脸微笑的样子,确实怎么也说不出出来,带着两名贵族学员连滚带爬的跑了。

    周维清从新站直身体,向新生平民班的二十多人淡淡道:“高级平民我管不着,但是,今后我要在这个班生活几年,如果你们之中,谁投靠了鬼族,自己滚出去,不要让我在班里看到,否则,丁辰就是你们的下场。”

    “你凭什么?”站在马群身边的冷峻少年沉声喝到。“你有什么权利决定别人的命运?如何选择,是我们自己的事。学院是你说的算的?就算是依附贵族,也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