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四十六章 不要臣服,我养你们

    “凭什么?周维清看着那名冷峻少年六淡淡的道!就凭我的拳头比你们硬。就凭以后这个班我说了算。至少在未来的四年中,不论是谁,都不得投靠贵族和拓印宫。四年之后毕业了,大家各奔东西,你们愿意怎样,我管不着。”

    一边说着,他缓步朝着那冷峻少年走过去,冷峻少年目光灼灼的盯视着他的眼睛一步不让,在他身边的马群也皱起了眉头。周维清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嚣张。就算是寇锐,此时脸色也十分难看。而另一边的老生们,就像是看个疯子一般的看着周维清。

    上官冰儿一把拉住周维清的手臂,“小胖,你这是怎么了?大家都是同学,你别这样。”

    “正是因为大家都是同学,我才必须要这样做。,…周维清的目光冷冷的从新生平民班的学员们身上扫过,他看到了畏惧的、愤懑的、胆战心惊的各种眼神,“作为一个人,首先要挺起自己的脊梁,如果连脊梁都挺不直,还谈什么成为强者?你们可听说过在御珠师的世界中有哪位强者是被人奴役的么?我要教你们一个道理,做人,要挺起腰板,挺直你们的脊梁。所以,我不允许我的同班同学被别人奴役,我不愿意看到你们矮人一头。…,

    尽管被上官冰儿拉着,他却依旧走到了那名冷峻少年的面前,那冷峻少年也是强人,面对周维清如此之盛的气势竟是分毫不让,没有后退半步。

    周维清一直走到距离他仅有一尺的地方才站定,“你刚才问我,凭什么,是么?那,我现在告诉你。,

    一边说着,他抬起手,在自己胸口处的储物项链上一抹,一张储值卡已经到了他掌握之中。他将这张储值卡递到那冷峻少年面前,“这张卡里面,至少还有四十万金币。从今天开始,平民一班所有学员需要去拓印宫拓印技能的钱,全从这里面出。如果不够的话”我会继续存入。我不用你们向我臣服,未来四年,我养你们。我只要你们挺起脊梁和我一起做一个人而不是给人做狗。”

    此言一出,周围能听到的学员顿时全场哗然,那些老生们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家伙脑子进水了,竟然自己拿钱给一个班的平民学员拓印技能。还不需要人家付出任何代价,这不是脑子有水是什么?

    而新生平民班的学员们此时却都愣住了,他们看着周维清的目光全都发生了变化…哪怕眼前这个家伙是个疯子,在他们眼中也绝对是一个可爱的疯子。如果可能的话,谁愿意臣服别人?尤其是还要以不得被划的黑暗封印为代价。

    那冷峻少年下意识的接过周维清手中的储值卡,原本倔强和不忿的目光也变得有些发愣,“你应该知道,意珠拓印还不是最困难的,体珠凝形才是最大的问题。现在哪怕是初级凝形卷轴的价格都要五到十万金币。四十万金币远远不够。而且,就算你有钱,都未必买得到那么多凝形卷轴。…,

    周维清淡然一笑,“我说了,我养你们。寇锐。”

    “嗯?,…寇锐听到周维清突然叫自己,快步走了过去,“老大,你叫我。”

    周维清拍拍他的存膀,“信我么?,…

    寇锐看着周维清的目光,脱口而出,道:“信。既然我已经选择了…就不会后悔。我爹说…人这一辈子总有几次机会,抓住了就不要轻易放手。

    我相信跟你混是我的机会。”

    周维清哈哈一笑,“我也深信这一点。帮我拿着口,…一边说着,他再次在储物项链上抹过,一张纸出现在他手中,他让寇锐拉住其中两个角,让上官冰儿拉住另外两个角,将这一张特殊的方形纸悬空拉平。

    转头向那冷峻青年,“认识这个是什么吗?,…“这是?凝形纸?”,那冷峻青年吃了一惊。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看着。”一边说着,他手腕一翻…众人根本没看清楚他手中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根笔和一个小瓶。拧开瓶盖,用手中凝形笔在瓶子里蘸上一点凝形液,周维清深吸口气,这一刻,他的目光变得无比锐利,瞳孔收缩,精神完全集中在面前的凝形纸之上。

    此时,叶楼那家伙又回来了,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七、八名学院老师。丁辰的伤可不轻,他完全可以拿这个来做文章。老大没参加开学典礼,回去要是让他知道了,自己就惨了。自己收拾不了周维清,学院老师们总可以吧。先以他打人为由将他开除了,再慢慢炮制这小子。

    看到倒在地上的丁辰,立刻有两名老师快步上静为他诊治,其他人则朝着周维清击过来六正在叶楼要口的时候,却被带队的一名年约五旬的老师拦住了,他目光惊讶的看着被寇锐和上官冰儿拽着的凝形纸,“等一下。看看他要干什么口他手中的是凝形笔,这是凝形纸。还是空白的凝形纸,难道他……,…

    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动了,他的动作并不快,相反,十分舒缓。此时此刻,仿佛外界的事情再与他无关,更像是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手中凝形笔稳稳的落下,带着淡银色光晕的凝形液悄然流转,一道光纹稳定的勾画在了那悬空的凝形纸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周维清的动作吸引了,很多学员都已经站了起来,远处的学员虽然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但因为之前的动静和此时怪异的寂静也有不少凑过来的。

    此时此刻的周维清,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特殊的节奏,每一笔勾画而出,都在凝形纸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道痕迹,伴随着他的勾勒,一面小圆盾的图形缓缓跃然于纸上,奇异的纹路有序排列,整个过程虽然不快,但却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他的动作没有半分停顿,每一笔却又像是循着天地至理的轨迹而行。

    周维清凝神在凝形纸上,而上官冰儿的目光却完全落在他的脸上,都说认真的男人是最帅的,在这一刻上官冰儿深刻的感受到了这一点。与此同时,在她心中也隐隐明白了一些刚才周维清所做着一切的深意。是啊!我的小胖从来都不是一个莽撞的人,他又怎么会无的放矢呢?

    终于,当周维清最后一笔将那圆盾图案的边缘勾勒完毕时,灿烂的金色光芒骤然绽放,凝形卷轴特有的气息瞬间绽放开来。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在场的众人却无不深刻的记住了那一幕发生的一切。

    凝形卷轴虽然稀缺,但在座的御珠师数量也不少,终究还是有一部分人使用过凝形卷轴的。但是,亲眼看到凝形卷轴制作过程的却绝对是凤毛麟角。但就算他们没见过,也总是听说过。

    当那一道金光闪过的时候,傻子都知道周维清这张凝形卷轴是制作成功的。

    周维清从寇锐和上官冰儿手中拿起卷轴,再次转身看向那冷峻少年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脸惊佩的神色,原本的冷意已是冰消瓦解。

    “意珠拓印、体珠凝形,我的同学们,你们还缺什么?我是一名中级凝形师。我说过,我养你们,不求回报。凝形卷轴也是一样。我是一名平民,但我相信,凭借着我制作凝形卷轴的水平,我有说这话的资格。你们愿意和我一起挺直脊梁度过未来的四年么?不让任何人欺负我们。”

    制作了一张凝形卷轴后的周维清,没有半分疲态,反而是精神奕奕。他的目光中充满了自信。眼神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愿意。”寇锐永远都是第一个支持周维清的人,子于上官冰儿,她根本不需要开口。

    “我叫言哲惜,我也愿意。”第二个开口的正式那冷峻少年。

    “有这种免费凝形、拓印的事,不愿意的是傻子。嘿嘿。”不用看,一听这语气周维清就知道是马群那家伙开口了。

    新生平民班的学员们一个个站了起来,不论他们原本是什么性格,当周维清拿着那制作成功的凝形卷轴,问出那句:你们愿意和我一起挺直脊梁度过未来四年么这句话的时候,他们的血液就被点燃了。

    没有人愿意被奴役,更何况是在如此强有力后盾的支持下。任何一名凝形师,都会有不知道多少人希望追随,更何况,眼前这个人是他们的同学,更是愿意没有任何代价的帮助他们。在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可能还有第二个选择。

    “愿意,我们愿意口,一个接一个激昂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彼此之间全都是刚刚认识平民新生们的心朝着一个方向凝聚,而这个凝聚的中心,正是那手持凝形卷轴的周维清。

    此时此刻,叶楼己经完全傻住了,凝形师,这小子竟然是个凝形师?不论他有多么自负、嚣张,也深刻的知道一名凝形师的意义有多么重大。翡丽城最著名的三大学院加起来,在学员中恐怕也找不到第二名凝形师了。更何况周维清自称还是一名中级凝形师。

    叶楼能力不行…眼力却还是有的,他知道周维清没有夸张。

    之前凝形纸都是悬在空中没有放在桌子上…而且还未曾经过任何设计图稿就这么信手完成。普通的中级凝形师都未必能做得到。

    不容易才缓过口气来,在那激昂的“愿意”声中,这小子悄悄的溜了,他知道自己今天这事儿办砸了…回去恐怕日子不过。但就算如此…他也要第一时间将这事儿告并老大,否则的话…只能会更加的凄惨。

    “啪啪啪……”鼓掌声响起,周维清回身看去…看到的是那被叶楼引来一众身穿黑色教师袍的老师们…鼓掌的正是为首那位年约五旬的老师。他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眼中的欣赏。

    “称叫什么名字?”这位老师微笑着问道…尽管他在微笑…但周维清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以他敏锐的感知…立刻就判断出,这个人估计自己对付不了。

    “老师您,我叫周维清。“周维清老老实实的说道,他脸上之前的慷慨激昂在这一刻竟是荡然无存吧那憨厚老实的样子任谁看起来都完全无法和之前一脚重创丁辰的那个嚣张小子相提并论。这脸色变得,简直比翻书还快。

    周维清聪明的很…他自然知道什么时候面对什么人应该怎么做。和学院老师对抗…那不是找不自在么,先不说自己有没有这份实力…他今后还要在这学院之中学习…为了上官冰儿和自己,老师也是不能得罪的。揍了学员,那怎么说也是学员之间的事,如果对老师也嚣张…那就是犯上了…就算他再有本事,恐怕学院也不会容忍。

    那位年约五旬的老师微微一笑…道:“没想到这一届的平民新生人才如此之多…中级凝形师…很,你很,不过……,…”

    他刚说道不过这两个字,却看到周维清的脸色变了…变得悲愤异常,几乎是用哽咽的声音说道:“老师,您来的正。我正要向老师们汇报…您可要为我们这些弱小的新生们做主啊!我们这些新生学员才刚刚入学…就遭遇了老学员的责难…他们刚才那么多人要打我一个。还有那些贵族学员…说我要是不肯被他们收服…学院就没我立足之地…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用不了一时三刻就让我从学院滚出去。我为了自卫…不小心打了一位学长,这一点上我错了吧可是…如果我不动手的话,恐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了。老师,我只想在学院学习,为了学院的荣耀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咱们皇家学院还是各位老师们做主吧…你们可一定要保护我们这些弱小的平民新生啊!不然的话,以后哪还有平民学员愿意加入到咱们皇家学院中来呢?”

    周维清这番话说的是声泪俱下…当然,真的眼泪是没有的…只是这家伙不断的用衣袖在眼睛上擦着…谁能看得清他是否真的哭了。

    什么叫两面三刀?什么叫倒打一耙?周维清当着众多学员的面演绎了一牟炉火纯青。

    周围至少有上百人看到了之前发生的全过程,可就算是他们,也完全无法将之前那嚣张的不像样子的家伙和眼前这个声泪俱下就像柔弱小绵羊一般的“弱小”平民学员相提并论。当着这么多人瞬间变脸,指鹿为马,这种事可不是谁都能做得出来的。脸皮不是厚到一定程度能说得出这番话么?

    上官冰儿都脸红了,低着头不敢去看周维清…也就是她心地善良…才不会说出我不认识这家伙之类的话。

    周围的学员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心中几乎是同时产生了四个字:这样也行?

    可惜,学员们知道的…老师们未必知道,他们看到的,只是周维清制作凝形卷轴…慷慨激昂的对新生平民学员们说…我养你们,不让任何人欺负我们这番话。坦白说…在老师之中,大多数都是平民出身,只有学院高层才是以贵族为主。再加上周维清展现出在凝形卷轴制作方面惊才绝艳的天才手段,以及叶楼往日的风评,一时间,这些老师们到对周维清的话信了八成。

    周维清刚才这番声泪俱下的控诉可不是随口说说的…他这番话很厉害,不但是控诉了贵族学员和高年级学员对他施加的“恶行,“而且还主动承认了错误…态度还是那么的城恳。老师们教导学生的时候经常都会说…犯错不可怕,要知错能改,主动承认错误就是学生。周维清现在表现的,可不正是一名知错能改的学生么?而且在老师们眼中…他更是为了自保情有可原的。最后更是以一个弱势者的地位请求学院保护自己。

    最关键的是,周维清说的也不全是谎言,之前确实是叶楼主动挑衅并且让人来打他,如果不是他实力强悍的话,被揍的也必然是他。因此…他这番话最妙的地方就是,没人能反驳他。跟着木恩在天弓营学了两年,那可不是白学的。和两年多前相比,现在的周小胖可是成熟了很多…用木恩的话就是…这小子已经从一个普通无赖向一个高级无赖转化着。

    听着周维清的话…为首那位年约五旬的老师顿时脸色一沉…目光威棱四射的从周围学员们脸上扫过…尤其是在那些刚刚和丁辰一起出来的高年级平民学员们身上多停留了一下。

    “问题很严重啊!现在的贵族学员对平民学员欺压竟然已经到了如此程度。连刚刚进入学院的新学员都不放过。你们还有做学长的觉悟么?你们几个,立刻给我回去反省,每个人交一份深刻检讨。然后站在学院广囧场中罚站…没有我的允许…不得离开。”

    那些和丁辰一起出来的平民学员心中这个憋屈啊!可他们却丝毫不敢反驳这位老师的话,一个个灰溜溜的走了。

    那中年老师沉声道:“此风不可长…看来,学院要进行一次整风运动了。否则的话,以后哪还有精英愿意到我们学院来学习?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这件事等到开学典礼结束之后,学院自然会有所处理。”

    这中年人严肃的样子…令众多学员…尤其是熟悉他的高年级学员们一个个噤若寒蝉,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敢吭声。

    周维清也准备回去的时候…却被他叫住了,和之前的严厉不同,此时,这位气度沉凝的老师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上前几步…拍了拍周维清的肩膀,道:“年轻人要有胆魄,不能因为一时的挫折就心灰意冷。要越挫越勇。放心吧,你的事情我会记在心上…这里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不是任何人的后花园。学院会保护每一位学员的安全。不过,在学院斗殴是不被允许的,刚才那位被你误伤学员的医药费你必须要承担。”

    这位老师这番话…险些令周围掉了一地眼珠子,啥?心灰意冷、越挫越勇?一脚就差点踢死一名上位天师的这个暴力家伙还要越挫越勇?而且…这怎么就变成误伤了?那可是近乎残废的重伤…这就赔偿点再药费就算完事了?一点处分竟然都没有,还像这叫周维清的无耻家伙受了多大委屈似的。一时间,周围的学员们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周维清却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谢谢您…老师,您的处置实在是太公正了。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一定会全部承担。丁辰学长也是被人指使的,错不在他,医药费、营养费都由我来出吧。老师,能否请问一下您的名讳…来到学院之后,今天见到您…才让我有种身为学员一份子…回家了一般的感觉。

    那中年老师听了周维清的话…脸上的笑容不禁扩大了几分…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我叫萧逝,是学院教导主任。以后如果受了什么委屈尽管来找我,我的办公室在主教学楼三层西侧。”

    “多谢萧老师,有您这样公平公正的老师保护,我在学院终于能学习了。今后一定为学院争光,争取成为一名优秀学员。”

    萧逝哈哈一笑…道:“了,回你座位去吧。开学典礼要开始了。”周维清没有一句话是直接恭维他…但每句话却都会无形的暗捧一把…这么优秀而且还如此乖巧的学员…哪个老师会不喜欢?

    萧逝哈哈一笑,道!“好了,回你座位去吧n开学典礼结束了。’’周维清没有一句话是直接恭维他,但每句话却都会无形的暗捧一把,这么优秀而且还如此乖巧的学员,哪个老师会不喜欢?

    周维清回了自己的座位前站在那里,萧逝也带着一众老师走了。面对周围一众学员们带着几分鄙视又有着佩服的目光,他跟没事人似的’‘,我要做班长’大家没意见吧?我说过的话算数,未来四年后毕业的时候’从我们班出去的每一名学员都会有完整的体珠凝形装备和意珠拓印技能。嗯多得到我的帮助,你们就努力修炼,争取给自己多练出几珠来。还是那句话,我对你们没有任何诉求,四年之后,各走各的。”

    平民新生学员中,大多数人还有些云山霎罩的,重创丁辰这事儿这么容易就过去了?学院竟然都没追究?而在这些学员中,一些聪明人却都看出了同维清的不凡,这家伙或许是个疯子,但却是个有理智的疯子。不论他这么做是为什么,但至少对大家都有好处。

    在这种情况下,谁会反对舟做班长?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出现,‘,想当班长’你经过我的同意了么?”

    这个声音娇柔动听,还带着浓浓的魅惑,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是下意识的被吸引过去。

    从来到礼堂之后,一直在搞风搞雨的周维清始终有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可是,当他看到这声音发出的主人时’脸色却变了’而且变得很难看。

    冥花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从她的俏脸上已经很难看出昨天受伤的痕迹了,俏脸红润,鲜艳欲滴’眼波流转,那叫一个动人心魄。但这还不是周维清色变的原因,他之所以脸色变得难看,是因为此时的冥花,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长袍’象征着老师身份的黑色长袍。看着他的目光中更带着几分戏诸之色。

    ‘,呦’我们的凝形师先生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要当班长么?”

    周维清苦笑着问道:‘,不会这么巧,你正好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吧。’”

    冥花一脸柔媚微笑的道:‘,真不好意思’就是这么巧,我恰好是在新生平民班任职。各位同学大家好’我叫冥花’以后,我就是咱们平民一班的班主任。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学习军事知识,争取将来都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统帅。”

    当周维清看到冥花那一身黑色教师袍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可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任他再狡猾,也怎么都想不到如此年轻的冥花竟然会是老师而不是学员,而且还是自己这个班的老师。这以后的日子还能好过的了?昨天可刚揍了人家一顿,还险些致命。

    无奈之下,周维清只能灰溜溜的坐下,脑海中念头连转,想着对策。

    可谁知道’冥花话锦一转,在吸引着除了周维清之外绝大多数学员注意的情况下微笑道:‘,刚才周维清同学的表现我都看到了。我认为他说的很对,作为一个人,首先要有骨气,要挺直自己的脊梁。不论刚才他的其他行为是否正确,至少他做到了让我们班更加有凝聚力。所以’我认为让他暂代班长之位也并非不可。当然,之后开学典礼结束之后,我们还要进行统一选举’以示公正。’,

    听了她的话,周维清也不禁大为惊讶,他很奇怪为什么冥花没有趁机打压自己。

    冥花已经径自走到前排的座位处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而另一边,平民学员高年级几个班看到冥花的出现时,一个个就像是看到鬼了一般。

    盛浪脸部肌肉再次抽搐起来,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看来,没有贵族能从这些平民新生中拉走任何一人了。冥界之花再加上那个变态的小子,以后学院恐怕要热闹了。”

    经过之前这一番闹剧后,开学典礼终于要开始了。周维清赫然看到,那位教导主任萧逝已经走上了主席台,从礼堂侧门那边的贵宾厅那边,也走进来几个人。加上萧逝,一共是四位。

    最吸引周维清注意的,是哪位端坐在主位上的人。此人身材修长,也穿着一身黑色教师袍。与众不同的是,她的教师袍上有着一道道金线作为装饰,一头黑色长发卷起,用一个金环整齐梳拢在脑后’白暂而绝色的容颜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胸口正中偏上一点的位置’赫然是一枚巴掌大小的翡丽帝国国徽”金色十字盾剑徽章,不同的是,在这么金色徽章正中,多了一枚耀眼夺目的星光红宝石。

    虽然从台下到台上,距离不近,但周维清却分明能感觉到那无形的雍容华贵扑面而至。那份由内而外,完全是自然而然展现出来的高贵,是他从未在任何人身上见到过的。哪怕是天弓帝国皇室之中,他也没见过有人能和眼前这看上去不过……,力,v,Q,““a一一一n二十六、七岁年纪的女子相比。

    除了这位女子之外,其他三人中,就属萧逝年纪最小,另外两位都是头发花白的老者,他们身上的黑色教师袍也都有金边装饰,但却少了那枚金色十字盾剑徽章,而他们身上的威严之势更是只能成为那少女高贵的陪衬而已。

    伴随着这几人的到来,整个礼堂内顿时安静了下来,萧逝坐在最靠边的位置上,沉声道:“开学典礼现在开始’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来为我们新一学年揭开序幕的采彩院长,刑天意副院长和曾逊副院长。’”

    顿时,掌声如雷动,瞬间想起。坐在主席台上的三位院长也同时起身,微微领首示意。

    院长?那耙妞竟然真是院长?虽然周维清之前也隐约猜到了一点’可当事实真的呈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却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堂堂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竟然会用这么一名年轻美女作为院长’虽然这事儿他很赞成’可是’这却明显有些不靠谱啊!难道说’这其中有什么奥秘不成?

    正在周维清心中无比疑惑的时候’寇锐的声音在他耳边低低的响起’‘,老大’我们这院长可是一位大能。我打听过了,她能作为我们军事学院的院长,凭借的全是真才实学。你不要看她表面柔弱,可实际上,在翡丽帝**界却走出了名的铁娘子’帝**部副统帅。这还是因为她自身是女性的缘故。而且,采彩院长还是当今翡丽帝国皇帝陛下唯一的妹妹,今年已经三十五岁,却是至今未婚。

    据传’她和帝国神将冥昱将军是情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还没有结果。”

    听了寇锐的话’周维清不禁呵耳一笑,‘,你倒真是个包打听啊”

    寇锐嘿嘿笑道:‘,我原来在中等军事学院学习的时候,本就是偏重于情报学。战争以情报和侦查为先,优秀的情报是克敌制胜的法宝。”

    周维清笑道:‘,将来我要是能当将军,那你就是我的情报官。”

    他们在下面低声聊着,开学典礼已经正式开始,其实这所谓的开学典礼,就是几位学院首脑们讲话”总结学院的成就,来年的展望。听了几句’周维清就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了,整个开学典礼中,他唯一记得的就是采彩院长的声音很好听。而坐在他身边的上官冰儿却听的十分认真,这次能考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她十分珍惜,有了当初做营长时束手束脚的记忆,更让她对军事知识无比渴求。

    就在这边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召开着开学典礼的时候,在距离学院不远的地方,翡丽帝国拓印宫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一名女子站在拓印宫前,默默的注视着前方高大的建筑,虽然她只是站在那里,但在她身体周围却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气息,能够吸引周围一切生物的注意。那是一种能令春风解冻’让人无法产生出任何邪念的气息。仿佛只要看着她就像是在面对明媚的阳光一般。

    这个女子以轻纱蒙面,遮盖住了自己的容颜,看不出多大年纪。但她却有着一头与众不同的白发。那可不是老迈后没有任何光泽的白发苍苍,每一根白发都像是有了生命一般,闪耀着莹润的光泽,仿佛是白玉拉丝而成一般。在她的额头两侧,各有一缕深蓝色的长发,为原本一身白色的她更增添了几分生动。

    她的眼眸是深紫色的,目光柔和但却依旧动人心魄,仿佛天地之间的所有光彩全部被她一个人所吸收了似的。修长的娇躯没有半分人间烟火气息,缓步前行,踏上了拓印宫的台阶。

    她才刚刚踏上拓印宫的台阶,立刻就被金甲护卫们注意到了,但他们却都是犹豫了一下,才分出四人迎了上来。此时此刻’他们心中都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要检查这个白发女子的本命珠简直就是个笑话,这位肯定是天珠师。

    没等他冉开口,那白发女子已经露出了自己的右手,纤细修长的五指晶莹别透,一圈淡淡的白色光晕闪耀,在她那皓白而纤细的手腕上,六枚冰雾缭绕的纯冰种体珠已经悄然浮现。

    金甲武士们的瞳孔骤然收缩,极为恭敬的道:‘,尊敬的上位天尊阁下,请进。”

    白发女子只是微微领首,并没有说话,似乎只是一步跨出,就已经越过那四名金甲护卫走进拓印宫中。

    继续求月票、最近几天都是两更,大家别着急。昨天和一些书友们商量了一下,月底或者下月初’将会酝酿一次不封顶的大爆发……,汗,我现在心里觉得还有点发虚呢。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