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四十七章 神秘白发少女

    直到那白发女子消失,金甲护卫们的神志才逐渐清醒。

    “你们责得出她的年纪么?”

    “看不出。上位天尊啊!久没见过这么强大的天珠师会到我们拓印宫来进行拓印了。她为什么不直接去万兽帝国寻找合适的天兽拓印呢?,

    “天知道口我猜,这位上位天尊的意珠应该是光明属牲口她就像太阳一样夺目。,

    白发女子走入拓印宫后,脚步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步入了空间属性拓印的那扇大门…她每一步跨出…似乎都会自然而然的飘出十几米,就像是没有实体一般…转瞬间已经来到了拓印分级的地方。

    两名守护在这里的拓印宫御珠师刚刚站起身想要询问她拓印什么级别天兽时…白发女子左手轻轻一挥…一道淡淡的白光闪过…那两名御珠师的身体已经悄然软倒在座位上。白光一闪,她的身体已经没入在那开辟不久…只是禁锢着唯一一只王级天兽银皇天隼的甫道之中。

    几乎就在下一瞬间…她已经来到了银皇天隼面前。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气息…处于强制封印中的银皇天隼骤然抬头…当它看到这白发女子的时候,不禁吱吱的叫了起来…全身银白色的羽毛乍起…白色的瞳孔中流露着极为激动的光彩。

    白发女子左手抬起,浓浓的乳白色光晕流转而出…悄然席卷在了银皇天隼身上,当这乳白色的光芒与银皇天隼额头和双翼上的黑色印记接触的刹那,银皇天隼顿时全身剧烈的颤抖起来。

    突然间…那乳白色的光芒骤然变成了金色,那三个黑色印记顿时在这金光中如同冰雪般消融。

    银皇天隼全身剧震…双翼猛然睁开…无比恐怖的气势瞬间爆发…刺耳的金属破碎声中,它身上的锁链已经是寸寸碎裂。一声压抑了不知多久的厉啸骤然从它口中尖锐响起。

    白发女子面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紫眸中没有出现任何情绪波动,左手中指轻弹,一道金光已经悄然落在了那银皇天隼的额头上。顿时…银皇天隼的身体笼罩上了一层浓浓的金光…而它所释放出的恐怖气息也在瞬间就产生了几何倍数增强的效果。原本还有些虚弱的眼神骤然变得凌厉了起来…而在它的额头上,也多出了一个金色的印记。

    白发女子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十分柔和悦耳、绵软动人…但却没有半分情绪波动。

    “救你脱离苦海…今后你即为雪神所属,跟我走吧。,…

    银皇天隼连连点头,厉啸声也随之嘎然而止,这原本充满了戾气的强大王级天兽竟是变得无比乖巧,双翼一展…就已经落在了白发女子肩头之上。淡淡的白色光芒笼罩之中…白发女子已是飘然而起…化为一团浓浓的白光闪电般朝拓印宫外而去。

    就在银皇天隼发出厉啸的那一刻,整个拓印宫全都被震动了,十余股极为强大的气息骤然暴起,全部朝着这边而来。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正看到一团白光从拓印宫中飘飞而出,顿时,这十余股散发着强大气势的主人在极度的惊怒之中飞快的围了上来。

    一声充满暴戾的长啸声响起吧银光电闪,刺耳的撕裂声仿佛要将整个拓印宫吞噬一般…光芒闪耀之中…周围已经是一片漆黑…下一刻…银光与白光同时大放。当那阻挡了全部攻击的漆黑悄然消失之时。原本的白色与银色身影已是踪迹皆无。

    当一众拓印宫强者脸色铁青的来到之前囚禁银皇天隼的石室时,看到的是墙上所留下一行秀的金色小字。

    “王级天兽岂是尔等所能奴役?它已回归雪神山怀抱,再有凯觎…尔等皆覆灭之。,

    所有拓印宫的强者们在看过了这番话之后吧都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寒战…异口同声的说道:“雪——神——贼山——

    翡丽皇家军事学院。

    “小胖…醒醒。开学典礼结束了。”上官冰儿轻轻的推了雅身边的周维清。

    “啊?结束了?嗯…老师们的发言太令人振聋发聩了。”周维清这家伙眼睛还没睁开…嘴里就已经说出来了。听的他身边那些看到这家伙睡觉睡的都流口水的众位学员心中一阵抽搐。

    周维清睁眼一看,主席台上的几位学院领导已经都不见了…学员们也都各自站起身纷纷离去。

    “振聋发聩么?,…冥花戏谈的声音传入周维清耳中,令他彻底清醒过来,“平民一班所属…跟我回教室。”

    随着冥花一声令下…一众学员们跟随着她一起向礼堂外走去。

    冥花有意无意的看了周维清一眼,两人目光相对…周维清眉毛动了动,而冥花则是一脸动人的微笑,丝毫看不出昨天他们才经历了一场大战。

    平民一班的教宴也在主教学楼一层…出礼堂没多远就到了。

    教室中足有四十个座位,只是坐他们二十九名学员自然是绰掉有余,班里就属马群和周维清两人身材高…自然坐在了后面。本来周维清想让上官冰儿和他坐一起的…但上官冰儿说什么也不同意,理由很简单,要是和你坐一起,你难免会动手动脚的…还能学习么?

    冥花站在上面的讲台上,此时…她脸上笑容收敛…倒是有几分老师的模样…只是,她实在是太诱人了…男学员看着她的目光一个单纯的都没有。他们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在平民班竟然也是一种幸福。至少那些贵族班恐怕没有冥花这种级别的美女做老师吧。

    冥花道:“大家,我叫冥花。今后四年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其他的我不想多说什么…论天赋我们班的平民学员要比那些贵族学员的多。在今后学院的任何考核中,我们的目标也自然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第一。课程从明天开始…这是课表…大家分发下去。,她手腕一翻,一叠纸就已经出现在掌握之中…显然,她也是储物项链之类的空间类宝物。

    将课表交给前排的学员分发了下去。

    周维清坐在后面…自然是最后接到裸表的…拿在手中一看…他就不禁有些头疼…主要课程有大陆历史课、大陆地理课、情报学课、战例分析裸、战术课、个人军事素养课、沙盘使用课、战争模拟课等等十余种课程。每天都是上、下午各两节课。一直到下午快傍晚的时候才结束。一周只有一天休息。课程安排可以说是相当紧凑。对于周维清这种没上过初级军事学院的人来说完全是两眼一摸黑。

    冥花见课程表已经发完,继续道:“上课不许迟到、不许早退。学习成绩每个月会有一次测试,年底有考核。不能通过年终考核者将被直接退学。下午大家可以去教务处领取你们的教材,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大家都可以来问我。我主要教授情报学、战例分析、个人军事素养这三门课程。,…

    坐在周维清身边的马群一听这话…立刻兴奋的道:“老师…那在个人军事素养课程上…是不是可以和您进行实战切磋?这要是有什么身体接触之类的,老师也不会怪我们吧。”

    冥花微微一笑,笑容中明显流露出几分邪异的气息,“当然不会。不过…和我切磋的话…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你叫马样是吧…听说你是纯防御型天珠师。,…

    马样立刻挺起胸膛,“是的…老师。我的天力已经修炼到了天精力第七重…快要进阶两珠境界了。,…

    冥花点了点头…道:“很。明天就有一堂个人军事素养裸。我不介意和你进行实战切磋。,吧

    马样大喜过望,虽然冥花是老师…但这里是军事学院…他可不认为冥花这娇滴滴的大美女实力会比他强多少,就算强一些也没什么…他对自己的防御力很有信心,被这大美女老师打上几下,那也是一种享受啊!万一要是一不山s摸到,哦…不…碰到老师…那可就赚大了。

    周维清有些怜悯的看了马群一眼,当然…他是不会提醒他的。和冥花切磋,恐怕这小子要有千疮百孔的觉悟了。

    冥花的目光从马群转移到周维清身上,“刚才在学院礼堂中的时候,周维清同学说要做我们班的班长,并且为我们班所有学员提供拓印所需要的经费和凝形卷轴。我很欣慰我们班能有一位如此大公无私的学员。对于周维清同学担任班长一职,大家有没有意见?,

    毫无疑问…全票通过。周维清看着冥花的目光不禁流露出几分得意之色。

    冥花此时一点也没展现出昨天她和周维清战斗时的个性,就像是一位再正常不过的老师,“既然如此,周维清从现在开始就是我们班的班长了。寇锐,我看过你的入学考核试卷…在战例分析上,你那份以收集情报…多方骚扰的战斗方式很有新意。相信你一定对这方面有所造诣。就由你来收集全班同学所需要拓印和凝形的资料,然后交给班长。,吧

    “寇锐点头答应。在看讨周维清当众制作凝形卷轴的那一幕之后…他对周维清已经有些盲目的崇拜了。

    冥花道:“下面大家轮流起身…做一下自我介绍…也让同学之间彼此认识一下。…,

    介绍从前排开始…这一次…周维清听的很认真,第一个站起的就是寇锐…因为他个子比较矮小,所以坐在了前面。

    “大家…我叫寇锐…十七岁…毕业于欧登城中级军事学院,主修情报学。中位体师…体珠属性…敏捷与协调各一半口,…

    接下来的每一名学员都是这样介绍着自己,到了言哲惜那里,他的介绍尤其引起周维清的注意,“言哲惜…十七岁,中位天师…体珠属性耐力。…,按照天珠师的规矩…他没有说出自己的意珠属性。

    耐力属性?对于这个属性周维清还是有所了解的…但纯粹的耐力体珠他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拥有耐力属性的御珠师…持续战斗能力极强,而且一般都是性格坚忍之辈。木恩曾经对他说过…拥有耐力属性的对手最难缠。必须要尽早将其彻底打垮。

    周维清是最后一个进行自我介绍的…轮到他了…缓缓站起身,感受着其他学员的注目礼,他优雅的一笑…“我叫周维清…上位天师,体珠属性力量…意珠属性空间…这个大家都知道了…也就没什么隐瞒的。实话实说,我没学过什么军事知识…但我却知道凝聚力的重要。既然我做了这个班长…我就希望四年之后,我们班能够成为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一个班。”

    其花微笑鼓掌,“我也希望如此…了,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可以去休息了。班长,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说完…她当先向教室外走去。

    马群一脸嫉妒的向周维清道:“班长大人…冥花老师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怎么说,我也长得不比你差啊”…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傻大个吧明天你要和她切磋…自求多福吧。你可以去打听一下什么叫冥界之花。…,说着,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这才朝外走去。经过上官冰儿身边的时候,看着她明显有些担忧的眼神微笑道:“放心…我知道怎么处理。你先回家。”

    “嗯。,上官冰儿轻声答应,俏脸却红了起来吧她只觉得周维清的叮嘱真的像是一个丈夫在叮嘱自己的妻子似的。这种感觉让她虽然有些羞涩…但更多的却是甜蜜。

    冥花站在教室门口等到周维清出来后,才走在前面。周维清跟在她身后…看着她那纤细的小腰肢在前面扭啊扭的带动着如同熟透水蜜桃一般的丰满翘臀…不禁暗吞口水。他这今年纪本就**极其强盛,虽然有上官冰儿在身边但却是看得见吃不到…再加上冥花的诱惑力又实在是强大…一时间不禁目光有些呆滞。

    眼看走到上楼的楼梯处,冥花突然停下脚步…回身看向一脸猪哥相的周维清,扑哧一笑,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看什么看?想不想摸一下?,…

    她的声音优柔婉转…就像是在周维清心头轻轻挠了一下似的,周维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冲口而出“想。,…

    冥花微笑道:“让我看看你的变石意珠,我会考虑的哦。,…

    听到变石两个字,周维清顿时清醒过来,心下凛然,貌似一头雾水的道:“什么变石?,吧

    冥花白了他一眼…微嗔道:“你就装吧。,吧说完吧她再次起步…向楼上走去。

    在冥花的带领下,两人一直来到教学楼四层…这里都是老师的办公室。冥花走到靠里面一些的一间,打开门,将周维清让了进来。

    办公室不大…只有二十平方米左右…房间内摆放着几盆绿色植物…显得生机盎然。只有一张办公桌…显然…这是冥花一个人的办公室。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作为翡丽帝国最高学府之一…老师们的待遇是极的。

    冥花示意周维清在自己办公桌前的沙发处坐下,自己则靠在办公桌上,有些轻佻的道:“我们大公无私的班长,昨天的帐怎么算?,吧

    周维清装傻道:“什么帐?我这人从来不欠钱。,…

    冥花哼了一声…“你昨天打的人家那么疼…难道就这么算了么?房租还是人家教的呢口,…她的声音软绵绵的…说不出的动听。不过…周维清虽然很容易色迷心窍,但因为有了之前的警惕…心中分外小心。

    “冥花老师…那可是您主动找上门的。可不能怪我…而且…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啊!不然的话,恐怕我们的班主任就要换一位了。,…

    冥花淡然一笑…道:“周维清…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让我看看你的变石意珠…我保你未来四年在学院可以安稳度过。否则的话,以我在学院的地位…想要让你不得安稳还是很容易的。别看你得到萧逝主任的认可,我只需要将你拥有邪恶属牲的事说出去。拓印宫不会放过你…也没有人能保的了你。,…

    听到邪恶属性四个字…周维清心头狂震…表面上不动声色…但脸色也沉了下来…淡淡的道:“冥花老师…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冥花似乎已是智珠在握,悠然一笑…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水…道:“你真不明白么?别告诉我你没有邪恶属性。如果没有邪恶属性的话…你昨天凭什么对我的冥界之花反吞噬?你不但有,而且你的邪恶属性之强…乃是我生平仅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甚至能够施展可控邪魔变,我说的没错吧。周维清同学。,吧

    噌的一下,周维清猛然站起身…在这一刹那…他身上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强大杀机…尤其是浓郁的血光从眼底一闪而过…那凶厉之气令冥花险些拿不稳手中水杯,脸色也顿时变得苍白了几分。

    “我警告你…周维清…不要乱来。这里是学院,在我办公室周围,全都是学院的老师…比你实力强的比比皆是。你要是敢在这里向我动手…那么…你就死定了。”冥花此时心中也有些忐忑,刚才那一瞬间周维清所绽放出的暴戾之气太吓人了。

    戾气一闪而没…周维清的神色已经回复了正常…微微一笑…看着冥花道:“老师,我想您是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我该走了。你刚才说,不让我在这里对你动手…那是不是在告诉我,等回到我们同居的家时再向你动手呢?,…

    其花冷笑一声,“你敢走出这里一步,我立刻就公布你拥有邪恶属性的事,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向我动手么?”

    周维清轻叹一声,优雅的道:“有的时候…不要太自以为是。很多东西…并非像你表面看到的那样。哎…迫于老师的淫威…看来我只能让您看看我的意珠是什么了。你不是很想着么?那你就看了。”

    一边说着…他缓缓拉起自己左手手腕上的衣袖…露出了手腕,天力微微运转…天珠伴随着一道白光闪过已经从手腕处浮现而出。

    这一次…轮到冥花的脸色变了…一共三枚金绿猫眼意珠闪耀着夺目光彩悄然出现在周维清左手手腕之上,空间系的特有气息扑面而至。

    “不可能。,冥花几乎是失声惊呼。她对自己的判断有着绝对的自信…却怎么也想不到,周维清的意珠竟然真的是三枚空间系天珠师的金绿猫眼。

    周维清微笑道:“所以我说老师您太自以为走了。啦…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不打扰您了。如果晚上老师摸到我房间去的话,我可不会放弃这么一道美味大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老师…您还是处*女吧。处*女装**,啧啧,终究还不是那么像啊!告辞了。,…

    说完这句话,周维清转身椎门而去…但当他走出去之后,脸上的神色却有些凝重了。冥花竟然猜到了他有邪恶属性,甚至猜到了他拥有可控性的邪魔变…这个威胁实在太大…自己是不是应该将她杀了灭口呢?

    而周维清出去之后…冥花的俏脸已经气得一片苍白…猛然一甩手,将杯子摔的粉碎。咬牙切齿的道:“周维清…你这个混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半天,冥花急促的呼吸才渐渐平复下来…眼中重现清明之后,她流露出了深思之色。

    “不对…他决不可能没有邪恶属性。而且,昨天他最后攻击我的时候,分明还使用过其他限制类技能…那明显也不是属于空间属性的。我乃是下位天尊,对于这一点怎么可能判断错误呢?一定是有什么我没有想到的,或者是他有什么能够掩饰自己真正意珠的能力或者是特殊物品。一定是这样。

    周维清…我一定会查出你真正的属性…你等着吧。…,

    第二更来了。嗯,我们这个月,因为是新书…而且已经是第一,我们的目标就定在月票红口张上吧。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嘿嘿。

    我和群里的书友们商量了一下,下个月春节…起点是没什么活动的。咱们自己槁一个,让我用爆发来酬谢兄弟姐妹们一年来的支持。也算是给大家送上一份春节礼物。到时候…我们将会以更新换月票…无上限的形式进行。具体的要等过几天宣布。汗,我其实心里很忐忑,已经想了…如果当天爆发不出大家月票砸出的章节…也会在后续一段时间内逐步还清,相信大家也能理解的。嘿嘿。等着2月,号我送给大家的春节礼物吧。

    自言自语的说道这里,冥花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邪气,她骤然一惊,赶忙收摄心神,那股邪气才渐渐淡化。

    “究竟有什么办法能让这家伙就范呢?”冥花渐渐陷入了沉思之中。

    另一边…周维清一边走下楼内心也在挣扎。上官冰儿曾经告诉过他,邪恶属性的拥有者,尤其是拥有邪魔变的天珠师…被大陆各国拓印宫所不容…一旦暴露…那么,就算能够侥幸活下来…恐怕以后也将没有立足之地。甚至不能回去天弓帝国。这一辈子也只能隐藏在暗处了。

    不行,绝对不行。他虽然能说胸怀大志,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让天弓帝国强大起来…让每一位天弓帝国的子民能够以自己身为天弓帝国的一员而自豪。异狂出品。气死盗版网站

    用力的深吸口气,周维清在心中告诉自己,面对如此严重的危机…绝不能心慈手软…哪怕冥花是冥昱的亲妹妹…也绝不能放过她。一定要趁着她没确定自己确实拥有邪恶属性…从而将这件事告并其他人之前将这个危机抚杀在摇篮之中。

    浓烈的杀机从周维清心中一闪而没…他虽然不想杀女人…[异狂感冒了,起晚了]更不愿意杀一个像冥花这样的美女。但关系到自己和自己祖国的未来,甚至是上官冰儿的安危…当机立断,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今天晚上,只要冥花敢回来住,就一定要将这件事彻底了结。不然的话,自己今后必定会寝食难安。

    “周维清。,正在这时,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将他从思绪中惊醒。

    周维清抬头看时,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回到了教学楼一层,贼浪正站在楼梯口那里看着他。

    “我们谈谈。”臧浪的目光略微有些黯淡。

    “有话就直说吧。”周维清此时因为冥花的关系心情本就不太,并不想和他过多纠缠。

    臧浪道:“你和我刚来学院的时候很像…只不过那时候的我远不如你现在这么强大…更不像你这样能够拥有凝形师的本事。你知道么?如果有的选择的话…其实没有一个人愿意被人奴役。但是,身为御珠师,如果不能凝形、拓印的话…永远也不可能出头。因此,很多从小受苦太多吧意志不坚定的平民学员就会选择投靠贵族或者是拓印宫,从而尽早的提升自身实力崭露头角。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却放弃了将来的自由…不论有什么成就…都是属于自己雇主的。所以,我虽然不齿于他们的行为…可是,我却没法阻止他们的选择。因为我没有帮助他们的能力。”

    周维清淡淡的道:“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臧浪道:“我没有的能力,你却有。周维清,当你展现出凝形师身份的时候…或许你并没有注意到…所有的平民学员们看着你的目光都是无比火热的。我这次来,是代表那些没有臣服于贵族的平民学员高年级老生们来的。我们一共有四十四个人。只要你愿意像帮助你们班学员那样帮助我们…那么…我们所有人可以像你效忠。,吧

    周维清笑了…看着臧浪的眼神很有几分戏谑…“向我效忠?臧浪学长…你不是在说笑吧口我凭什么相信你们会向我效忠?你们这么选择…无非就是因为我无法限制你们罢了,没有封印的束缚…那还不是你们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么?你知不知道养活四十多名御珠师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每年至少都不会低于五百万金币,就算是我的祖国天弓帝国都养不起你们包括天珠师在内的这么多人。而如此巨大的代价换来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承诺式效忠而已。你真当我是疯子么?,

    臧浪愣了一下…怒道:“周维清,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

    周维清不屑的哼了一声,“人格?这东西多少钱一斤?我愿意做的事…不论多难,不论付出多少代价吧我都会尽一切努力去做,但是,我不愿意做的事…也绝对没有人能够逼迫我去做。我养活我们班的学员们,那是因为我不希望看到我身边的人去向贵族臣服。而你这一句。头上的承诺能有什么意义?想得到我的帮助不是不行…但我也要你们接受我的封印,你们敢么?如果那样的话…又和臣服于贵族有什么区别?,吧

    臧浪深吸口气…光头上隐隐有青筋跳动…双拳攥的紧紧的…瞪视着周维清。

    周维清从楼梯上走下来…来到他身边,“我知道,你想说…只有我们平民学员拧成一股绳…才能和贵族学员们相抗衡。但是…我真的没有相信你的理由。只凭你空口白牙就要让我付出数以千万计的金币…这显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学长,你说是么?你太自以为走了。”mm旧

    臧浪攥紧的双拳缓缓放松…原本狞厉的眼神也逐渐变得茫然起来…不断的做着深呼吸…尽可能平复自己的心情。

    “那你有什么条件?,臧浪沉声道。

    周维清悠然道:“每个人的想法都会随着年龄而改变…承诺永远比不上约束更来的靠谱。你们一共四十四人,我要的…是四十四个有封印制约的追随者。臧浪学长,我不是个人…但我却绝对是一个护短的人。也不怕告诉你…我还不到十七岁就已经是一名中级凝形师了,在从学院毕业之前…我至少能成为一名高级凝形师。十年内…我必定会晋级凝形大师…凝形宗师。将来能不能成为一位神师我不知道…但是…我有七成把握。同样是封印,追随一名未来的神师,能得到的处相信不用我多说了吧。你们也不用急着做决定…我在学员还要几年的时间。如果毕业之前,我没有达到高级凝形师的水平,你就当我今天满嘴放屁了。,

    臧浪犹豫了…原因很简单…就因为神师那两个字。[据说连盗版网站都是等复制贴吧的文字。]

    在大陆的历史上,每一位神师级凝形师都是叱咤风云纵横天下无人敢拂逆的传奇人物。而追随在神师身边的…无不是实力强大无比的天珠师。周维清虽然没有明说…但他也很清楚,如果将来的周维清真的成为了一名神师…那时候,就算是天宗级别的天珠师都未必有资格成为他的追随者了,正是因为现在他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在这个时候他们这些御珠师…包括体珠师和意珠师在内…才有选择追随的资格。而一旦将来的周维清真的成为了神师…那么,毫无疑问,他的追随者也必定能够成为一代强者。

    “周维清…如果只是追随你一个人的话…那么…所需要的封印必须由你个人来施展。空间系技能中虽然也有一些封印技能,但却极其稀少。就算我们选择追随你,你又如何来完成封印呢?,…

    周维清抬起手…拍了拍臧浪的肩膀…“我既然这么说了…自然就能做到。你考虑吧。…,说完这句话…他大步而去口而就在同一时刻,臧浪心中却已经翻起涛天波浪。

    原因很简单…现在的他…已经无法移动了…强烈的束缚感传遍全身,那充满黑暗阴冷的感觉令他皮肤表面浮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像被十余道无影无形的绳子紧紧捆住了似的。

    身为一名天珠师,臧浪当然明白这是什么…黑暗…这分明是黑暗属性的束缚技能啊!他不是一存空间系天珠师么?这黑暗属性,难道,难道他的意珠是多重属性的?

    在这一刹那…臧浪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咳,无视我吧,我想念酒神吧务组]周维清离去时玩味的笑容深深的烙印在他脑海之中。

    周维清向自己班里走去…开学典礼已经结束…没什么事情了,他要带上官冰儿回家…同时也要思考一下如何对付冥花。

    其实…刚才他和臧浪所说的一切,都是临时起意的。按照他原本的计划…是要不断去影响那些平民学员…逐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今天受到了冥花的刺激之后,周维清深刻的感觉到自己向前迈进的步伐不能太慢。

    在开学典礼上,他所作的一切看似疯狂,但其实却都是有其深意的。他重创丁辰,是实力的展现,也是一种震慑…告诉平民学员也告诉贵族学员们…他究竟有多么强大…对待敌人更不会手下留情。这样一来,不但能给他们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同时也能大幅度的减少那些敢于打上官冰儿主意的人。

    之后,他以极其嚣张的态度要求一班新生不得向贵族臣服…那时…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只是迫于他的实力,敢开口反对的只有言哲惜一个人而已。而之后周维清毫不犹豫展现出自己凝形师的实力,这才是最重要的一步。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