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四十八章 求求你,放开我

    每一名御珠师都明白凝形师代表着什么,周维清拿出四十五万舍币用来给同班同学拓印,这走进一步舟收买人心。再加上煽情的挺直脊梁那一段,在短短时间内,他已经充分得到了同班同学们的认可。接下来’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断的潜移默化,本班学员们就会逐渐对他产生依赖感。四年的时间还很长,他有无数办法去让这些身边的人彻底接受自己这个领导者的存在。

    天弓帝国太弱小了,在见识了翡丽帝国的强大之后,周维清更是深刻的明白这一点。嗯要强国,先要有人才。整今天弓帝国的御珠师才有几人?能够考上这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平民学员每一个都有着真才实学,他们不只是御珠师,更是军事人才。如果能够尽可能的招收这样的人才为己用,那么,就将为自己将来帮助天弓帝国变得强盛奠定了足够的基础。

    周维清相信,当初父亲也同样是这样想的,只是,父亲虽然强大,但却没有足够吸引御珠师的条件。但他却不一样,他现在已经是一名凝形师,更是呼延傲博老师口中的天才凝形师,有着这个身份’他相信自己就完全有了吸引人才的能力。在这到处都是人才的翡丽皇家军事学院,要只是简单的学习四年,那就太亏了。一个人的能力再强也是有限的,就像周大元帅,身为中位天宗,更是优秀的军事家’现在的天弓帝国仍旧岌岌可危。

    正是因为心中有着远大的理想,之前面对冥花的威胁后,周维清心中才会产生强烈的杀机。计划是理想化的,每时每刻都会因为外界的影响而产生变化。他要做的就是必须尽可能的去解决这些外界因素。

    而其花带给他的危机感也让他在面对盛浪的时候失去了怀柔的耐心,直接抛出了最直接的条件。他不能等到自己将来成为神师的时候再去招揽人才,那太晚了。一个国家的强大是要逐步发展的,成为神师天知道要多长时间,天弓帝国现在面对百达帝国支持的克雷西帝国强势压迫,等不了那么久。

    至于盛浪和那些高年级平民学员是否会就范,周维清也没有把握,因此,他更要表现的强势,在学院中展现出自己的能力。尤其是在凝形师方面的能力,想要这些人才追随,他就必须有足够让人家追随的魅力才行。

    回到教室,周维清惊讶的发现,所有学员都没走,都留在教室中。正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上官冰儿身边也围着几名女学员。

    见到周维清回来,教室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周维清心中一动,也不客气’直接走上了讲台的位置。

    双手按在讲台上,“我说几句,然后大家再去休息吧。”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落在周维清身上,原本站着的学员们也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今天周维清所展现的实力和凝形师身份给他们带来的冲击还有以后免费拓印、凝形的狂热还没有消化’绝大多数学员对于他都有些仰望的感觉。

    周维清面带微笑,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大男孩儿一般,‘稍后大家在寇锐那里登记的时候,一定要写清楚你们的天力等级”意珠师的话,需要拓印的直接去言哲惜那里申请,由他进行把关’然后每周末学院放假的时候大家统一去,由他付钱。后续的钱我会卖凝形卷轴赚到,这一点大家不需要担心。体珠师的话,在登记的时候,还要注明你们的体珠是什么属性,还有你们想要发展的方向以及凝形武器的愿望是什么’这样我才能根据你们自身的情况为你们度身定做凝形卷轴’从而达到最好的效果。”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明显看到下面众多学员听到度身定做时,不少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体珠师的数量远比意珠师要多,这些平民学员们对凝形卷轴都要仰望’更不用说是度身定做了。就算是那些臣服于贵族和拓印宫的天珠师,也没有几个能享受这待遇的啊!

    周维清微笑道:“我还有个建议。如果是一个凝形技能都没有的体珠师,可以先申请一份凝形卷轴,让自己有一件装备傍身,如果是已经有了一个凝形装备的同学,大家最好选择等待一段时间,努力修炼天力。大概在两年内,我应该能够提升到高级凝形师的层次。

    那时候,我应该就可以开始尝试制作带有镶嵌孔的凝形卷轴以及凝形套装了。镶嵌孔凝形卷轴只适合天珠师,而凝形套装却可以由普通体珠师来使用。”

    如果说刚才这些学员们眼中的目米是狂热,那么,这一刻就是呆滞了。带镶嵌纯的凝形卷轴?凝形套装?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传说了,别说是见过,就算是想都没想过啊!

    眼看自己想要达到的效果已经有了,周维清微笑道:‘好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当然’如果大家不想等的话’也可以直接进行凝形。我可以保证凝形成功率,一套凝形卷轴不成,咱们就来第二套。冰儿,请你站起来一下。”

    上官冰儿听到周维清叫自己,不禁愣了一下,这时候她当然不能给自己男人拆台,下意识的站起身。

    周维清脸上笑容一收,正色道:“各位同学,现在,我郑重的向你们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上官冰儿小姐乃是我老婆,以后,男同学们就不要有任何想法了。否则的话’嘿嘿。”

    ‘小胖,你在说什么呀。’’上官冰儿先是一愣’紧接着俏脸大红’扭头就向教室外跑去。

    寇锐起哄的喊道:“大嫂。’’学员们已是一片钱笑之声。

    周维清那脸皮可不是一般厚,跟没事人似的,向众人挥挥手,这才追着上官冰儿去了。他州一走,寇锐身边就已经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谁不想赶快登记一下。哪怕是言哲惜和马群这样的天珠师都不能免俗。

    同维清一直追到学院门口才追到上官冰儿,“冰儿,你慢点跑啊!等等允”

    上官冰儿扭过头,俏脸通红的嗔道:‘你刚才都在说些什么啊!你让我以后怎么和同学们相处啊”

    周维清嘿嘿笑道:‘谁让你长得那么迷人,我这不是在宣誓主囗权么?”,

    上官冰儿没好气的道:‘什么叫宣誓主囗权?难道我是你的物品么?”

    周维清瞬间摇头,“不,不’当然不走了。我的意思是’宣誓你对我的主囗权,我是你的小胖啊!你看,我长得这么帅,温柔又善良’憨厚又可爱,还能做卷轴。这要是别的美女看上我’你说我是从还是不从呢?我这一宣誓主囗权,让大家都知道我是你的人了,谁要是想打我主意也要先和你比比吧。

    这一比’她们还不自惭形秽的遁了?我这是为了你着想啊!”,

    看着他那一脸无耻的样子,上官冰儿不禁噗哧一下,忍不住笑了,‘还温柔又善良呢。我看,不知道多少人把你当成洪水猛兽呢。”

    眼看她已经不生气了,周维清立刻凑了上去,揽住她的小蛮腰嘿嘿笑道:‘只要我亲亲冰儿不把我当成洪水猛兽就行了。”

    上官冰儿正色道:‘小胖,你跟我说说,你今天这么做’是不是为了要这些同学们以后帮助我们天弓帝国?”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现在说这些还言之过早。你只要知道你老公我的目标是很远大的就行了。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你就踏踏实实上学就走了。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处理。坦白说,今天一看那课程表我就头大,一点基础都没有,我看我也学不了多好了。以后可就靠你了,考囗试什么的,记得让我抄抄。”

    上官冰儿眉头一皱,“小胖’这样可不行。要不,我帮你补习一些基础军事知识吧。’,

    周维清连连摇头,“不信,我哪有这工夫。要养护这一班学员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制作凝形卷轴加上修炼,几乎就要占据我所有的业余时间了。至于学习,上课能学到多少就是多少吧。’,

    上官冰儿有些焦急的道:‘可是,你以后还要继承周元帅的衣钵,统帅咱们天弓帝国的军队啊!”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冰儿,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作为一名统帅,并不一定要军事知识如何过硬。只要能够有能力指挥一批拥有优秀军事才能的人就足够了。”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她虽然觉得周维清的话是歪理,但却似乎也有几分道理似的。在天弓营这两年’周维清的变化很大。不只是身材变得魁梧挺拔了’原来经常外露的无赖样也已经逐渐收敛。表面看去’他有的时候似乎很嚣张,但她却知道,小胖真实的情绪完全内敛于内,虽然只有不到十七岁,但心思却比成年人还要深沉许多。

    回到住处,上官冰儿出去买菜了,她自幼跟随母亲,做饭那是毫无问题。既然在外面住’这做饭的任务她毫不犹豫的承担了。而周维清则一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他那四十多万金币都给言哲惜负责保存了,手头没钱怎么行?从呼延傲博那里带出来的凝形液、凝形纸都还有一些。其中包括一些调制好的中级凝形液’他准备先制作几套中级凝形卷轴拿出去换点钱再说。毕竟,以后继续制作凝形卷轴所需的各种材料都必须他自己拿钱来买。而从中级凝形卷轴开始,就不需要一千张了’只要一百张就可以,当然,中级凝形卷轴这一百张加起来也不是一定能够成功的。但一旦成功,凝形装备的品质要比初级卷轴好得多,而成功率也终究要比初级凝形卷轴高上一些。

    四年内成为一名高级凝形卑,周维清一点都不夸张。以他现在的修为,足以支持他制作高级凝形卷轴。

    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多加锻炼凝形卷轴的设计以及凝形液的调配,只要能够设计出高级凝形卷轴’他就能制作出来。有着时间属性的辅助,只要有充足的实践经验,用不了多久’他就能真正成为一名高级凝形师。银光、青光加上无色的时间魔力交替在周维清手中闪烁,一张张中级凝形卷轴以普通凝形师无法想象的速度不断从周维清手中诞生,就算是呼延傲博,在制作中级凝形卷轴的速度上也不敢说比周维清快。毕竟,有着时间属性的节奏调节”周维清现在制作卷轴的成功率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

    中午吃完饭后,整个一下午的时间,周维清几乎全部投入在凝形卷轴的制作上面了。至于修炼天力,他根本没有任何担心’不死神功的特性摆在那里,他在制作凝形卷轴时不断使用天力,保持身上开启的十二大死穴不停运转,自然而然的就能完成修炼过程了。自从气海穴开通之后,虽然天神力境界后提升一级需要舟天力比以前多的多,但周维清却依旧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在不断进步。尼猫一直趴在房间的椅子上继续着它那习惯性的睡眠,沐浴在从窗外照入的阳光之中,偶尔看上它一眼,周维清都会嫉妒这家伙的睡觉能力。

    一直忙到太阳落山,周维清面前已经整齐的摆放着六套中级凝形卷轴,而他带来的凝形纸、凝形液这一下也用的差不多了。再想继续制作,就需要去购买新的材料才行。

    满意的伸个懒腰,周维清捶捶自己的胸口哈哈一笑,自言自语的道:‘,我真是个天才。这六套卷轴留一套给班里那些家伙凝形”也好安他们的心,剩余的都卖了换材料。不过几十个人而已,他们修炼的速度怎能比得上我制代凝形卷轴的速度。嘿嘿。”

    将六套卷轴收入自己的储物项链之中’周维清盘膝坐在那里修炼一会儿,不是为了修炼天力’而是为了休息一下下午所消耗的心神。

    此时,已经快到晚饭的时间了,冥花还没有回来。周维清的计划是今天晚上要去找她好好谈谈。他已经想清楚了’为了自己和上官冰儿的安全’他和冥花之间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冥花接受自己拓印在第二枚变石猫眼意珠上的黑暗封印,成为自己的追随者。另一个,就只能是辣手摧花了。

    他现在已经没有半分犹豫’在这种事情上绝不能冒险,否则的话,很可能就是毁灭性的灾难降临。

    和上官冰儿吃过晚饭之后,周维清以自己制作凝形卷轴后要恢复为由,早早的回了房间。上官冰儿不疑有他’也回房修炼了。她的修炼一向很刻苦,虽然没有周维清变态的不死神功修炼那么快,但自幼修炼的她,功底十分扎实。

    回房后,周维清继续恢复精神,同时将自己的天力调整到最佳状态。他现在只是希望今晚冥花会回到这里来住,否则的话,他的计划就无法顺利实行了。

    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与依旧喧闹的翡丽城相比,周维清他们租住的小院显得格外安静。

    随着时间的推移,状态已经恢复到鞍峰的周维清渐渐有些皱眉’他并不是没有耐心。在天弓营两年多,其中一项亮练就是耐心,但他却知道,如果今天冥花一直都不回来的话’那就意味着事情又将有所变化’而且肯定是对自己有不好影响的变化。他已经开始犹豫,要不要让上官冰儿先搬到学院里面去住。万一自己拥有邪魔变的事情暴露后,要如何来应对。

    正在这时,外面院门传来声音,周维清耳朵微微一动,脸上神色顿时平静下来,嘴角处浮现出一丝微笑。冥花,终究还是回来了。

    是的,正是冥花回来了,她走进院子后’看了一眼周维清居住的房间,这才回屋去了。只是周维清看不到的是,此时的冥花,眼眸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光,那分明是智珠在握的样子。

    伴随着冥花房间的门关闭,院子里又变得安静下来,而外面的天也变得越来越黑了。

    回来就好,周维清现在一点都不着急,他虽然要和冥花做个了断,但却绝不希望上官冰儿知道。而且,现在这个时候外面城市里还热闹的很,要等到夜深人静一些的时候再行动也不迟。

    在意念催动下,周维清体表的十二大死穴开始加速运转,吸收着空气中的天地元力补充自身,充盈的天力以气海穴为根基,辐射在体内每一处角落,每当那如同水银般的天力流转到已经成功贯通的死穴时,都会在气旋的作用下瞬间加速,从而更快的运转。而死穴形成的气旋得到天力的融入’就像是得到了润滑剂一般,旋转的更加迅疾也更加平顺。

    周维清每一次呼吸都格外绵长’深得吸气棉棉,呼气微微的奥义,每一次呼吸,天力都能够在他体内运转一周。不死神功带给他危险与痛苦的同时,收益也完全是成正比的。现在他这不死神功的第二篇已经修炼到了最后一处穴位,只要再贯通尾同穴,那么,他这第二篇就算是完成了。

    时间,就在修炼中悄然度过,能够隐约看到,在周维清的皮肤表面有一层淡淡的白色光晕流转。这是天力进入到天神力境界后的特殊表现。如果能够修炼到天神力最巅峰的状态’那么,只要一进入修炼状态,天神力就会自行散发于体外形成兰圈白色光晕。当然,距离那样的境界,周维清还差了许多。

    夜色弥漫,翡丽城也随着夜色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正在修炼中的周维清突然惊醒。这完全是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自发的警觉。明亮的目光从他眼中一闪而过,宛如虚空生电一般,令房间内都闪亮了一下。锐利的目光直接落在侧面的一扇窗户上,而那扇窗户,正悄无声息的打开了。

    嗖的一下’一道身影就从那开启的窗户缝中钻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淡雅的香气。

    ‘,这么晚了还在修炼,果然是每一个成功的背后都有其艰辛。,’这进来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冥花。

    此时的冥花,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更加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勾勒出来,不论是胸前的呼之欲出,还是她身上那一道道优美的弧线’无不充满了惊心动魄的魅惑。

    但是,冥花却惊讶的发现,白日里还总是一副色迷迷样子看着自己的周维清,此时端坐在那里’看向自己的目光竟然格外清明,在清明中还带着几分清冷。此时此刻,他的气质似乎又变得和白天不一样了,不再嚣张、不再好色,反而有种智者般的感觉。虽然只是一身布衣,但坐在那里,他就是这个房间中一切的中心。

    冥花当然不知道,这是周维清修炼不死神功的一种玄奥,他前一刻还处于修炼状态,尚未解脱出来。冥花对他当然有诱惑力,但是,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的周小胖同学无比怕死,就算是面前的冥花再漂亮十倍,只要威胁到他舟生命安全,那么,在他眼中也就只能是一具红粉骷髅而已。尤其是,他没想到冥花竟然会主动来找自己,此时的警惕已经处于最高境地,又岂会轻易被魅惑。

    ‘,这么晚了,老师来找我有事么?’,不论是周维清还是冥花,都刻意放低了自己的声音,再加上他们本身天力的掩饰,就算是在外面贴着门偷听也不可能听到里面的动静。

    冥花有些幽怨的白了他一眼’‘,人家这么晚了来找你,你就这态度么?’”

    周维清淡然道:“老师有话直说吧,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可谈的。你今天污蔑我的事我都没有跟你计较呢。”

    冥花嘴角处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真的是污蔑么?我不和你争。有没者兴趣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完我的故事,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会对你身上的邪气那么敏感了。“

    周维清眉毛微微一动,“在这里?”

    冥花耸耸肩膀每:“如果你不想被你那小女朋友知道我们共处一室的话,不如换个地方好了。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跟我来。”

    周维清笑了,原本色迷迷的样子重现,老实不客气的从冥花身上重要部位扫过一眼“那还等什么,才美女相邀,焉有不从之理。”

    冥花向他勾勾手指,轻笑道:“那就来吧。”一边说着,她翻身手撑在窗台上!蹭,整个人巳轻蹿了出去。

    周维清一步跨出也无声无息的来到窗前,跟在冥花之后枫身而出。在他穿身出窗的同时,天珠就已经释放了出来,同时也将自己的感知提升到最为敏锐的状态。

    他当然想得到,冥花敢来主动找自己一定是有所凭借的,但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耍迎难而上,这件事精根本没才回避的可能。

    就在两人的身影悄然消失时,房旬内,趴在椅子上睡着的肥猫缓缓睁开了眼睛,深半色的眼蝉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光晕。

    冥花出了小院后立刻加速,她虽然不是速度型天珠师,但身体协调能力极强,再加上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骤然加速起来也是相当惊人的。四珠级别的天力足以卜她在速度上达到相当惊人的程度。

    周维清不紧不梗的跟在她后面,虽然他的天力修为不如冥花,但他的意珠属性中却嗜风系这种能加速的手段,因此,哪怕是不使用古腿提速,他也能轻而易举的跟上宴花。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白藉丽撼东门的方向而去。一会儿的工夫,东城门已然在望。

    眼看着快到东城门的时候,宴花突然停下了脚步,等周维清追到自己身边。

    “还要出城?“周菲请眼合深意的问道“你不是耍杀人灭。吧。”

    冥花轻笑道:“你又不知道我什么秘密,我为什么要杀你灭口呢?就算是耍灭口,也是你灭我的口才对吧。我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

    周维清看着那高达百米的城墙,耸耸肩膀,道:“我可没有翻墙出去还不被发现的能力。“

    宴花哄味一笑,道:“既然带你来了,怎能让你翻墙呢?跟我来吧。”一边说着,她闪身钻入旁边的一条小胡同,三拐两既之下,带周维清进了一间不起眼的民居。

    民居院乎内静悄悄的,宴花轻风熟路的走入房间,这里空无一人,她在里间掀起床板,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穴,向周维清挥了挥了下手之后,就先钻了进去。

    周维清心中一动,毫不犹豫的瞬间加速跟在她身后。天知道这地道中有没危险,唯嗜紧贴着她,才能在危险出现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如果宴花才同伴的恬,自己只耍抓她在手至少能做个人质。

    因此,周菲请一钻入地递之中,立刻就释放出了自己的天力,锁定在冥花身上,左手向煎方虚腔,只耍冥花本什么不轨的行动,他的枝能就会在第一时间落在她身上。

    而冥花却像是根本没嗜感觉到身后周诈请的动柞一般,快速在这阴染的地道中穿行。整个她道内空气通畅,但却一片漆黑,没嗜半点光亮,可莫花就像是能看到一切似的,煎行速度飞快。

    大约走了顿饭的工夫,宴花突然停了下来,周诈蒲哪知莲她会突然停住,他跟的又紧,顿时横了上去。

    冥花感应到周诈请贴上来,她下意识的转过身,想用手撑住周维清的胸。,以免他拉在自己身上。就像周维清所说的那样,别看她表面上像一朵交际花,可实际上她还是真正的黄花大闺女呢。

    但是,冥花这一转身却让周维清族会了,他此时本来就是处于高度警惕状态,冥花突然回身,还用手朝着他胸靠探过来,在这种精况下,周维清怎会任由她碰到自己。

    在黑暗中,最不起眼的颠色自然是黑色,黑暗之融,没嗜半分犹豫的已经作用在冥花身上,月时周维清双手一抬,就将冥花探向自己的手拈开了。而此时,他又处于并行的状慈,在做出这一系列下意识的反应之后,转果就是,他的身体直腰横在了冥花身上。

    周维清只觉得首光线触自己身体的是两团极具弹牲的软肉?而后才是一个香啧啧的娇躯。撞在冥花身卜绝对是一件性事。周维清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把楼住她的娇躯。而且不知道是这家伙完全下意识的激动还是碰巧,他这一搂,一把正好抓在冥花的翘臀之上。两人来了一个无缝隙亲面接触。

    天力全力催动,周维清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天力灌入冥花体内,冥花的天力比他修为高,黑暗之触只能限制住她短暂的时间,周维清自然是在第一时间控制住对手。

    只是,他这谨入天力的实在不是地方,宴花只觉得自己想臀一紧,巳轻被一只大手抓住了,紧腰着,一股浓郁的天力充满段略性的就从那羞人的部位涌入自己体内,被周维清抓住的半个臀部顿时陷入一阵麻痹之中,她只觉得自己身体一软,本想捉聚起来抗柜黑暗的天力竟然就那么诣散了。

    嗅呻一声,宴花巳轻倒在周维清杯中,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她心中顿时升起愤怒静羞恼“你干什么?”

    这句恬可不是冥花一个人说的,而是她和周诈讨几芋异。同声的说出。

    周维清的另一只手也是毫不客气的楼了上去,幸好这只手比较正常,是捏在冥花的脖乎上。而且,他这么一撞,感觉到冥花身后就是墙壁,此时他是将宴花完奎顶在墙壁上的。为了完全制住冥花,这家伙还抬起自己的邪愿右腿,用膝盖顶在宴花的小旗上。这样一来,只要冥花敢嗜所异动,他就能在瞬间将她击苑。

    在这漆黑的地道中,两人的姿势卖在是不太雅观,宴花身体被黑暗之触束缚的倍硬在那里,而周维清则是整个身体紧贴着人家,一只手捏住人索的后颈,另一只手抓在冥花的翘臀上,妄腿还顶着她的刁、腹。从制敌的角度来说固然没错,但这个样乎却今冥花羞愤欲死。

    此时此刻,周维清肚海中仿佛又想起了木思的敖导:“当你的敌人是女人时,千万别跟她客气的就白那些她会害羞的耍害处括架,这样一来,就算那女人再厉害,十成修为也去了五戍。再说了,才便宜不占王八蛋口不膜白不拱嘛。”

    一想到那句不棋白不棋,周菲请就未灾不客气的在宴花那挺翘的臀部上栋捏了两把,气得冥花眼泪险些下来。

    “放开我。”冥花几乎是低吼着说造口周维清完个能够感受到她此时的羞急绝不是装出来的。

    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周维清此时巳轻醒悟过来,冥花未必是要对自己不利。这一醒悟不要紧,手中的触感和身体上的全面接触立刻就让他个身兽血沸腾。哪怕是上官冰儿的小屏股在他者记忆的状态下那也是没敢膜过的。这冥花比冰儿还耍丰满一些,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这一把挨上去,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淡雅的香气加上身体的全面接融,自己的膝盖还顶在人家小旗上,险些今他把持不住就想来个霸王硬上弓。

    不放,你耍干什么?我跟你说,你可别有歪心思,我已经是才老婆的人了。”心中一边暗夹着,嘴上他可是不会才半分吃亏的力

    冥花听了他这恬,险些气得晕过去,她现在连自己引周菲请出来的目的都妆要忘记了,只想将这家伙碎尸万段。

    混蛋,放开我。只有你才会动歪心思。”冥花咬牙切齿的说道。

    “真的,你不骗我?”周维清疑底的问道,手上则是毫不客气的又捏了两把。步耽误一会儿工夫这便宜不就能多占一点么,所以他一点都不急。

    “真的,不骗你,出口就在这上面。”冥花快哭了,她只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要融化了似的。

    还从未有一个男人如此近距离的亲密接触,而且还是这样异常紧密的接触。

    “你耍是骗我怎么办?、,周诈请貌似一脸警惕的问道。

    “你……,求求你,放开我。”冥花哀求道,在这样紧密的接触下,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火烧一般。终于忍不住软语相求。她知道周维清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万一这混蛋真的动了坏心,在这里坏了自己的清白,那将是永远无法挽回的啊!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