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四十九章 让冥花做你的小妾

    见冥花如此哀求,周维清不禁心中一软,首先放下了顶在她小腹处的膝盖,最后又爱不释手的在那丰满的翘臀上捏了一把后才飞速后跃开。他可不想被冥花来个撩阴腿之类的绝招放倒。

    周维清这一退开,冥花几乎是立刻贴着墙就软倒了下去,大口大。的喘息着。

    虽然是在黑暗之中,但周维清却隐隐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温度骤降,浓郁的杀机犹如实质一般嗖嗖嗖的从自己身边掠过。

    “你不是说到出口了么,怎么还不出去啊?,…论装傻充愣的水平…周维清绝对不比任何人差。

    用力的深吸口气,冥花勉强扶着墙站了起来,牙齿咬的咯咯响,但她终究还是忍耐下来了。右手在墙壁上一拍,伴随着扎扎声响,头顶上方一米处露出了一个洞口,外面星光照入,顿时给漆黑的地道内增添了几分光彩。

    周维清清楚的看到,此时的冥花,俏脸红的就像熟透的苹果一般…只是看着自己的眼神那可是有点不敢恭维。

    经过短暂的调整之后,冥花此时已经恢复过来一些了,右手在墙壁上一撑,脚尖点地,直接跳了上去。

    周维清不敢怠慢,跟在她身后同时出了地道。

    一出地道,一股带着水汽的清新空气顿时扑面而来。呈现在他们面前的竟是一片碧波荡漾。

    一望无际的湖水在星月之光的照耀下轻轻波动着,波光粼粼,份外动人。

    如此大湖吧只有翡丽城外的翡丽湖而已,毫无疑问,现在他们已经出了东门身在城外了。

    翡丽湖坐落于翡丽城东不过数百米外,翡丽城护城河的河水都是由这座大湖引入的,出了城只需要穿过湖边的树林就能到达湖边。此时夜深人静,静悄悄的,夜风吹袭带着湿润的空气,令周维清的神径也随之舒爽了几分。

    和他的心旷神怡相比,此时的冥花恨不得立刻就杀了他。同样是清风吹拂,可她却觉得两股潺潺吧一丝冰凉的感触从身下传来。

    “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也不用这么盯着我看吧口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周维清走到湖边一块大石头处坐了下来。

    “我真想立刻就将你这混蛋碎尸万段。…,冥花恨恨的说道。哪怕是昨天被周维清险些吸干了生命力和天力,她都没像现在这么恨这家伙。

    周维清一脸无奈的道:“事急从权,为了我的安全着想,你突然转过身,还用手推我,我总会有些反应的。谁让你不先出声提醒一下吧那能怪我么?何况,不就是身体轻微的接触了一下么?不用这么大反应吧。”

    轻微的接触了一下?那叫轻微接触?此时此刻冥花被他抓过的臀肉还一阵阵酥麻呢,起码揉了几十下,这还叫轻微接触?就别说俩人身体紧贴了。

    “周维清,你是我见过最无耻的人。”冥花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周维清哈哈一笑,“谢您夸奖,你不是第一个说这话的人,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赶快说正事吧…说完了我还要回去睡觉呢。…,他表面上轻松自如,可实际上,他却已经将自身感知提升到了极限”默默的感受着周围有没有什么变化。冥花既然敢于单独引他出来,必定是有所准备的。要么就是真的没有恶意,要么就是有什么计划,甚至可能是埋伏。

    幸,在他的仔细探查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周维清才算踏实了几分。单凭一个冥花…还不足以对他构成太大的威胁。

    冥花不容易才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一脸冷冰冰的道:“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隐藏了自己的意珠属性。但我可以肯定,你绝不只是拥有空间一个属牲而已。你用不着反驳…先听我把话说完口,…

    “在天珠师的世界中,有一部分特殊的存在。他们在天珠先天觉醒或者是后天进阶时,自身意珠属性会出现异变。产生出一种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属性。因为对这种属性的畏惧。普通御珠师就将这种气质冰冷的属性称之为邪恶。但是,这种属性邪固然是邪,但恶却未必。尤其是,它的出现是突然的,是不以人的意志为改变的。因此,用邪恶来形容,对拥有这种属性的天珠师本就不公平。我称他们为邪珠师。”

    周维清道:“你说的是那些邪恶天珠师吧。他们可是被大陆各国拓印宫通辑的。据听说,每一名邪珠师在觉醒的时候都会有祭品。而且很多人的祭品都是他们自己的亲人。从而使得他们性格大变,为祸大陆。怎么到了你嘴里,像他们还挺冤枉似的。…,

    冥花眼神一寒,“本来就是冤枉的。你不过是道听途说而已。根本不知道他们被通辑的真正原因。不错,你说的这种情况真实存在,但那已经是几千年以前的事情了。只有第一代邪珠师在出现的时候,才会有虐杀亲人这种情况。而邪珠师本身是有可能代代相传的。因此,他们对自己的后代即将觉醒本命珠和每一次进阶之时都会格外注意。为他们专门挑选未来的丈夫或是妻子,当他们出现需要祭品的时候,直接将挑选的人送到他们面前,并且在最后救下这些被选者的性命。根本就谈不到什么邪恶,心牲也不会产生什么改变。”

    “哦?还有这说法。我怎么听你的意思,像这邪珠师觉醒并不只是在第一次本命珠觉醒的时候啊!和我听到的版本不一样啊”…周维清疑惑的问道。

    冥花不屑的哼了一声,“那是你孤陋寡闻罢了。只有第一代邪珠师是肯定会在第一颗本命珠觉醒的时候出现自身邪属性觉醒的。而他们的后代却并非如此。因为,他们后代的邪属性血脉毕竟不如先辈那么浓郁,因此,需要更多的天力和气血成长后才有觉醒的可能。越早觉醒的邪属性作用也就越大。”

    如果到了六珠境界还没有货醒的话,那么,就算未来觉醒了,概不可能施展邪珠师最强大的技能邪魔变了。拓印宫之所以在大陆通辑所有的邪珠师,也正是因为邪魔变的原因。邪魔变能够令一名天珠师的实力在短时间内至少提升一倍。而绝大多数天珠师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他们唯恐邪珠师发展起来取代自己,所以才找了那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每当发现邪珠师的时候,就会对他们进行全面的打击。以至于几千年来,真正传承下来的邪珠师数量很少。

    而新觉醒的邪珠师大都被扼杀在了初期。为了生存,这些传承下来的邪珠师们,就团结起来,建立了一个组织,名叫天邪教。”

    周维清听她的话听的很认真毫无疑问,冥花对于邪珠师的解释要比上官冰儿详细的多,也真实的多。当然,她对邪珠师的美化也不能尽信。

    “那这么说,你就是邪珠师的后代,也就是天邪教的成员了?,周维清依旧是一脸微笑的说道。冥花想从他脸上的神色看出些什么,但却始终无果。

    冥花点了点头,沉声道:“我既然对你说出了这些,就没打算再隐瞒什么。我就是邪珠师的后代,只不过,我的邪属性还没有觉醒罢了。你的邪属性是觉醒的,应该能够从我的冥界之花上感受到些许邪属性的气息吧。,…

    周维清一脸茫然的道:“什么就拥有邪属性了?谁告诉你我拥有邪属性了?没有啊!”

    冥花冷笑道:“还不承认么?如果你没有邪属性”能够抵抗得住我的冥界之花,能够化解掉我冥界之花的吸血技能而且还施展反吞噬?你不但邪属性早已觉醒”而且,还拥有着邪属性觉醒后先天最强大的技能吞噬。当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你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来使用吞噬技能吧。毕竟,你才只有三珠修为而已。”

    同维清淡淡的道:“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不论我有没有邪属性,和你有什么关系?,…

    冥花见他不在反驳,立刻道:“为了生存。我刚才说了,我们这些邪珠师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和拓印宫对抚,你是第一代觉醒的邪珠师,将来你的邪属性必定能够成长到与三大圣属性相抗衡的地步。只有第一代邪珠师的邪属性才能达到圣属性的层次。天邪教需要你的加广、。”

    “哦?那天邪教能给我什么处呢?”,周维清笑眯眯的说道。

    冥花以为他心动了,神色明显放松了几分,“处当然很多,譬如,邪属性的修炼方法,拓印方法,邪属性的运用。本教可以让你参阅天邪圣典。只有如此,你才能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邪魔变,让自身实力最完美的发挥出来。”

    “就这些?,…周维清轻轻的摇了摇头,显得很不满意似的。

    冥花微怒道:“你还想要什么?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本教也会尽可能的保护你,援助你。甚至,只要你同意加入天邪教,我、我可以嫁给你。”她终于还是咬牙说出了自己的底牌。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道:“可是,我已经有老婆了啊!难道你愿意做小?”

    “你……”,冥花恨不得撕烂他那张嘴。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第一代邪珠师,拥有最纯正的邪恶属性,她怎么会愿意嫁给他?周维萧不论是长相还是那混蛋样子都令她无比厌恶。但为了天邪教,她不的不付出努力。

    眼看冥花气得要爆发”周维清从石头上站起身,道:“那么,在得到这些的同时,我需要付出什么呢?你们就那么信任我么?”,

    冥花咬牙切齿的道:“当然是有限制的。只要你接受了教主的洗礼,就是我们中的一份子了。”

    周维清恍然道:“洗礼?我懂了,就是跟黑暗封印差不多的东西吧。甚至比黑暗封印还厉害的一种封印”对吧。”

    冥花没有吭声,她甚至不愿再和这家伙多说一句话。要不是任务在身,她绝不像再和眼前这可恶的混蛋打任何交道。

    “老师,您的意我心领了。可惜啊!我并不是您所说的什么第一代邪珠师,我也没有邪恶属性。您也看到了,我的意珠乃是金绿猫眼,标准的空间系天珠师。而且,我还是一名凝形师。困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周维清伸了个懒腰,做出转身欲走的样子。

    “你……”,冥花终于暴走了浓烈的天力从她体内骤然迸发,她那套凝形套装瞬间上身。

    周维清猛然回过头来,他的眼神突然变得无比冰冷,被他那森寒的目米一看,冥花才没有直接扑上来。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性。我可以当做今天什么帮没听到过。你也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我们还能相安无事。冥花,你们邪珠师不容易,我能理解,但是,不要逼我杀你。”

    在听了刚才冥花那番话之后再加上之前的亲热多少令他有些心里发虚,周维清打消了要杀她的念头,他确实是一名邪珠师,他也想学习邪属性的运用。但是,他绝不会让任何封印类的限制性技能落在自己身上。那样,他将再也没有了自由。只能任凭天邪教驱使。这是他绝不愿意看到的事。因此,他用自己的方法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冥花。

    冥花冷冷的道:“知道了我们这么多秘密,你就想一走了之么?如果我暴露了,那么,死的就不是我一个人。我们也不会冒险。既然我今天对你说出了这些,你就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你在威胁我?,…周维清淡淡的说道。

    其花冷哼一声,“就是威胁。周维清,你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条,加入天邪教,和我们站在同一战壕,得到教主洗礼。那么,今后我们就是伙伴。否则的话,今天你只能成为一具尸体。”

    “就凭你么?”,周维清眼中冷光电闪,刚刚压抑下去的杀机再次奔涌而出。冥花如此纠缠不清,就算他对天邪教有些同情,也不会再对她留手。

    “凭她一个人当然不行。但是,如果是我呢?”一个低沉却十分有底气的声音突然响起。而且就是近在咫尺的响起。黑影一闪,冥花身边已经多了一人。

    这一下,周维清的脸色顿时变了,要知道,他之前一直将自己的感知开启到最大程度,在拥有黑暗属性、邪属性以及身体融合黑珠之后。他的感知能力比同级别御珠师要强大的多。可他却根本没有发现半分此人的踪迹。这只能证明一件事,这个人的修为远在他之上。

    站在冥花身边这个人,身高和周维清差不多,肩宽背阔,一头黑发静静的披散在肩膀上。

    身上的黑色长袍十分朴素。但是,周维清却依旧一眼就认出了他的身份。因为,他的相貌和冥昱太像了。至少有七分以上的想象,冥花也有几分与他相似。

    “你是冥昱的父亲?,…周维清沉声问道。

    黑衣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叫冥武。也是翡丽帝**部前任副统帅。直到冥昱晋升为军团长之后,我才辞去职务,成为一名预备役军官。在翡丽帝国,同一家人不能同时担任军团长以上的要职。周维清小朋友,我想,现在我们应该可以谈谈了。”

    尽管冥武并没有释放出他的本命珠,而且甚至没有带给周维清半分有威胁的感觉,可是,此时周维清背后却已是一片凉飕飕的。他万万没想到,只不过是见到冥花的第二天,她就如此果决的请来了这么一位强看来对付自己口预判的错误也令他现在陷入了极度的危机之中。

    冥武见他不开口,微笑着说道:“昨天花花向我说了你的情况,我很惊讶。毕竟,第一代邪珠师已经有多年未曾出现过了。尤其是她今天中午回去后告诉我你还是一名凝形师。就更引起了我对你的兴趣。除了表面的身份之外,我也是天邪教在翡丽帝国的负责人。如果你肯加入天邪教,那么,我保证,将来你一定能够突破九珠,进阶到更高的境界。甚至有成为下一代天邪教教主的可能。我知道你不想被封印,但是,你要明白,有付出才能有得到。甚至,我可以答应,让冥花做你的小妾。…,

    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能给出的条件我都已经说了。如果你拒绝,那么,没有别的可能。为了本教在翡丽帝国的安全,我必须要将你永远的留在这里。如何权衡取舍,我相信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何选择。”

    一边说着,冥武缓缓自己的左手,白光闪耀,一共九颗晶莹别透的冰种翡翠悄然浮现,他赫然是一位比周大元帅还要强大,修为高达九珠境界的上位天宗。

    面对九珠级别的冥武,上位天宗,周维清会咋样?他会加入天邪教么?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