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五十章 挑战!上位天尊

    当那九枚冰雾弥漫的体珠呈现在周维清眼前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大脑似乎出现了短暂的空的白。

    九颗纯粹的冰种翡翠同时出现在一个人手上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上位天宗,不只是他,也是天珠师的世界中,绝大多数人都需要仰望的强大存在。

    周维清只有三珠,连冥花都比他多一珠为四珠,可是,他们两人的天珠加在一起,都不如眼煎这位名叫冥武的上位天宗多。更何况,天珠师的实力岂是简单的天珠柏加就能解释的口连四珠修为的箕花郁能拥者体昧岚形套装的部件,更何况这位上位天宗了。

    冥武在静静的观察着周维清,当他将自己的九枚纯力量体珠释放出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就牢牢的盯视着眼钱这今年轻人。他发现,周维清虽然流露出了震惊之色,但是,这份震惊都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消失了。好芬静的小乎。

    冥武心中暗暗惊讶,他此时才发现,周维清远不像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井,他的那份沉稳,就算是三十岁的戍年人郁未必能够拥嗜口只不过,他之前是将这份沉稳裕饰在自己表面流露出的恃锗之下。当箕花告诉他,自己轿给了三珠级别的周锥请时,箕武就巳轻十分惊讶了,他对自己女儿的实力十分了解,就算同样是四珠级别的天珠师,也没有几个是女儿对手的。因此,他才没嗜派遣手下前来,而是亲自来到这里婆下这个局。

    事实证明,箕武觉得自己这次是来对了,眼煎这今年轻人虽然尚未出手,但从他的言谈举止之中巳轻佻够看出很步东西。他能够击账自己四珠级别的女儿,如果自己只是派遣手下前来,恐怕到会被这小乎逃走了。一旦出现这种恃况,他毫不杯疑周维清会立刻远遁千里,绝不会给自己找到他的任何机会。

    i,我给出的条件如何?身为一个父亲,肯让自己的女儿屈居为姜,你应该明白我的决心。”冥武的声音渐谷,虽然他距离周维清不算太近,但从他身上释放出的那股强大的压迫感却今周诈蒲内心深处一阵阵发沿。

    司力的深吸口气,周诈请清楚的感党到,自己体内巳径开通的十二大死**旋都剧烈的运转起来,快速的吸收着空气中的天地精华,而他此时的状态,也本就是保持在自己所能达到的最佳程度。

    苦笑一声,周维清轻轻的拇了接头“,薛辈,既然您巳轻将帘说丹了这种拖步,我也不好在隐瞒什么了。不错,你们精对了,我确实是拥嗜邪恶屑性。也拥才邪愿变的能力。”听他这么一说,箕武和冥花的眼睛都是一亮,箕武身上释放出的敌意也终于降低了几分。

    冥花惧恒舟道:“终于肯承认了么?我还以为你耍宁折不弯到最后呢。”

    “花花,住……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得开……”冥武淡淡的说莲,他的声音很平和,但冥花却是脸色一变,如果说还者什么人能今她惧怕的话,那就只才眼前这位父亲了。而事实上,冥花此时心中十分的不忿。凭什么括揽了这家伙我就耍做他的小姜?一想到周维清可恶的地方,她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有父亲在这里,憨怕她早就对周维清发作了。

    看着冥花悻悻的闭上嘴,周维清适给她一个带着强烈桃衅意味的眼神,嘴上却道:“冥武前辈,看来,冥花小姐似乎不太喜欢我啊!坦白说,她做我的小妾年纪实在是大了点。我今年还不到十七岁呢。”

    “你……”“冥花气得立刻就要暴走,自己络他做小妾,他竟然还嫌弄自己老。这个混蛋。

    看着箕花眼中枉暴的杀机,周维清脸上都始终保持着淡淡的舰笑口而实际上,他心中却是十分夫望的。因为,他发现箕武从始至终也是一副平静的神恃,根本就不会受到他的言语影响。在这种精况下,面对这位九珠级别的天珠师,他确实是一丝机会都没嗜。

    冥武微芙道:“如果你不喜欢花花的恬,本肃也嗜不少年轻少女,可以任由你挑选。但是,你现在必须要给栽一个答复。不用武目耍花样。那样的恬,对你对我都没嗜好处口我不希望一个像你这样出色的年轻人就此陨落,连成长起来的机会都没才。”

    周维清心中凛然,其实,他刚才承认自己拥有邪属性的时候,言悟上就巳轻开始络自己制造有利的条件了。

    承认自己是那个什么第一代邪珠师,这冥武想要杀自己就一定会巾窘憋考虑。随后他对冥花的挑衅也是希望箕武恃猪上会出歌凶些破绽。可惜,事与愿违,这一协都是徒劳的。

    周维清叹息一声,谨:“形势比人强,看来,我是没才别的违择了。,,

    冥武只是檄笑不语。

    周雄靖道:“箕武前辈,我是一个怕死的人。但是,栽也同样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这一点冥花老师应该也告诉过你。正是因为如此,我在丽皇家军事学院的时候,才有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杭争。,,

    冥武遏:“自由自然是可责的,但是,和生命相比又如何呢?而且,我可以向你承诺。只要你加入本敖,本散绝不会对你做出太步的约柬。只才极少数的高层才能知道你的存在并且白你下达命令。你需耍什么帮助与支持,本教也都合个力以赴。,,

    周维清默默的点了点头,“感谢前辈如此厚爱。但是,我还是想冒险一试。不如栽和前辈打个精如舟?”

    冥武呵呵一笑,道:“你想蝶什么?”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欣赏周雄祷了,在双方卖力如此悬殊的帐况下,这小子竟然还一直在找机会试目脱漓自己的挞制。

    周维清正色道:“您是我才生以来见到过最强大的天珠师。我想领教一下您的实力。我耍特的就是,栽全力逃跑,您来抓我。如果让我逃回到裴丽城,那么,就是您轿了,那样的话,我可以用我的本命珠起誓,绝不泄露才关天邪教静事,而您也不能勉强我加入。反之,我加入天邪肃,您看如何?,,

    冥武才些惊讶的看着周维清“1年轻人,看来,你的自信真不是一般的强。既然你非耍炔的恬,那我就戍奎你好了。也好让你明白,卖力上的绝对差距是任何技巧和心计都无用的。你可以开始跑了,我漱三个敷后开始追你。记住你的话,这决之后,我不希望看到你丹玩什么花样。”

    周维清根本就没才回答箕武的话,甚至不等他开始数数,巳轻是转身就跑。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们的周小胖同学那绝对是将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三珠修为骤然迸发,右脚轰然踏在地面上1月时意珠属性轮盘旋转到青色的风属性区域,全面直栈如速,朝着裴丽城的方向冲去。此时他所展现出的速度,就算是钝速度属性的上官冰儿也嗜所不及,牛竟,他那古腿实在是大变态了。

    “一……”“冥武的声音沽晰的出现在周雄沽耳中,并没才因为他的全速逃离而才所衰减。

    此时箕武也是相当的吃惊,以他的明力又怎会者不出这一刻周作请用出的竟然是风属性天力呢。只是,周菲请那古腿上爆发出的力量着实吓了他一跳。看来,自己女儿输给他不冤啊!第一代觉醒的邪珠师果煞不能以普通天珠师来进行衡量。

    从糊边到裴丽城并没嗜多迄,在周榷请的全力加速下,他甚至才把握在冥武燕完三个燕的时候就冲到城下。在这个时候,他肯定是砸不上惊世骇俗的,只要翻过城墙,他就赢了。

    “二……”“冥武的声音不温不火,似乎根本没才因为他的速皮而产生任何情绪波动似的。越是这样,周维清的心就越沉重。没错,他绝不会迂腐的和这根本不可能扰衡的天邪教拼死一蒋。可是,只耍才一丝可能,他都会寻求自由。他之所以和冥武定下这个楷约,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尝武,尝试自己能否趁此机会逃过这一劫,毕竟,他本身还才许多箕花不知道的能力C就算失败了,至少因为楷约,箕武不会

    眼看着,裴再诚城墙巳然在塑了,周雄讨猛然间古脚重重的踏在拖面上,菲送着自己的身体扶接而上,宛如闪电般朝着底头掠去。

    “三…”冥武的最后一个数字终于说出来了。也就在他这个三宇在周维清耳中响起的下一瞬间,正在腾空而起,眼看着距离头还才七十米,只需要再有两三次借力就能进底而去的周维清,却感觉到一股无洼杭衡的巨大吸力从背后传来。

    原本是朝着城头方向飞奔的他,身体竟然开始向后飞去,而近在咫尺的城墙却越渐变远。

    怎么可能?他还在几百米外啊!周维清此时的震惊已悠迪喇了极点,身在半空之中,他勉强回转过身来。看到的,却是冥武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朝自己这边而来。而那股绝强的吸力却是来自于一朵红色的大花。

    同样是宴界之花,但是,冥武所拥本的冥界之花戚力几乎是冥花的十倍、百倍。那根本无法抗衡的巨大吸力硬生生的扯着周维清向后。这样下去,最步只需要一次呼吸的时间,冥武就能够追上周诈蒲,将他捻拿下来。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终于展现出了他的全部实力,身在半空之中,左手瞬间后劈,刺耳的撕裂声件随着一道银光闪耀。正是空间割裂。

    空间割裂的效果毋庸置疑,才它的阻扯,虽然因为卖力的差距未能完奎抵扯住那宴界之花的巨大吸力,但也批住了大部分。与此同时,周维清已经又是一个空间系技能,空间平移,瞬间就向煎方传送出十米。他的空间平移达到三珠境界后,平移距离巳轻从三米提升到十米,而每次使用的间隔也缩短了许步。

    不仅是施展这两个技能,在施展空间平移的月时,周维清右手手腕上第一敢冰种辈辜体珠也是光华大放,冰雾撩饶之下,霸王弓巳径蒂入他掌程之中。

    之所以释放出霸王弓,是因为周维清知道,如果是单纯的逃跑,自己决不可能跑得了。必须妻想办法尽可能阻挡一下冥武,自己才能省机会。因此,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意床拓印技能、体珠凝形装备腰连释族。

    右脚踢在空中,空气发出刺耳的爆鸣声,周诈话再次向城墙的方向冲去,与此月时,他的霸王弓巳然拉开,身体半转,霸王弓在左手掌中旋转一周,那完全由天力凝结而戍的弓弦也随之盘旋一周,早已格在弓弦上的钛合全羽箭,噎的一声就飞了出去。

    此时周维清所施展的,正是木恩的牲门绝学拧弦法。凭借着对弓弦形悉的变化,接住螺旋与更大敏拉力,释放出最强的攻击。

    木恩自身不过是六珠修为的斥珠师,但却能够凭借这拧弦法重创宗级天兽,可见这门簧法才步么强横了。更何况,周菲请的天力虽然还不如他老师,但在**力量上却要超过木恩乙而且,此时他所用的,可是力量型天珠师专屑的霸王弓。

    拧弦法射出的箭,本身就具靠煤破的特牲,而霸王弓的特性也是爆破。双童爆破之下,威力几每倍数提升。

    千万不要忘记,周维清并不是一名天珠战士,而是一位天珠弓箭手。当他手程长弓之时,才是他最强的一刮。哪怕是双乎大力神锤也因为使用的不熟练而无法和干锤百炼的弓箭相媲美。

    冥武敢让周维清先跑,自然才着极大的把握可以抓住他。以他的修为,要是让周诈讨能够跑回城里去,那可就是个笑话了。

    眼看着冥界之花所产生的巨大吸力已然奏效,再需要瞬间的工夫,只要自己能够进入他三十米范围内,冥武就者把程立刻让周维清失去反抗能力。

    但是,就在他以为十拿九稳的时候,周雄蒲那一记空间割裂却今冥武吃了一惊。听女儿柑述是一回事,真正见到这个校能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冥武比冥花要见多识广的多,宴花不认识这个妆能,他可是认识的。

    银皇天阜的空间割裂。怎么可能,他才多一点修为,怎么可能从银皇天阜身上拓印到这如此强大的枚能?冥武这一刻真的是震惊了。银皇天阜是什么?那可是王级天兽啊!以自己这样的修为,如果是空间属性天珠师的话,也同样不可能从银皇天阜身上拓印到技能。

    天兽从宗级到王级,就像天株师从宗级到王级一样,都是质的飞跃。无欺天珠师和天兽被拈在这一道坎上。以冥武的认识,他还从未听说过有哪位王级以下的天珠师能够从王级天兽身上拓印技能的口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啊!

    而且,冥武也船够完全肯定,自己是绝不今看错的,那就是银皇天阜的空间割裂拱能。同井,他也知道,在拓印宫中,正是新抓来一只银皇天阜,为此,拓印宫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心中虽然产生着惊疑不定的复杂想浊,冥武的身形可没才半分减缓,就算没有舅界之花的帮助,以他丸珠级别的修为,他也完全才把程在周维清蹬上城头前抓住他。

    也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一霸王弓射出的那一簧到了。嘲糟只冥武不其大为惊讶这样的攻击力,哪怕是他,也不敢让周维清这一簧直按射在自己身上,那必定是会有所损伤的。

    身在空中,冥武古手一捍,中拈弹出,在间不容发之际,正中苛尖。与此同时,一篷浓烈的白光瞬间席卷,竟是硬生生的遮盖住了这一苛爆破的戚力和声音。

    毫无疑问,哪怕是凭借弓箭,周菲请也是威胁不到冥武的。但是,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冥武的身体,竟然就那么梗了下来,虽然依旧者向前的趋势,可速度与之前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怎么可能?冥武脸上的神色第一次出现了明显的变化,错悍、惊侄,甚至还带着几分恐惧。刚才那一簧,他看出其中蕴含的强势威力,已经凭借着自己天虚力巅峰的天力修为将其化解。可是,那一箭炸开后,自己的速度竟然是瞬间减梗,变得无比迟缓。而且,不裕他如何催动天力,甚至是催动自己意珠中的生命屑牲,都无法将这份迟缓化解掉,而且整整持续了三秒的时间。

    三秒,看上去很短暂,但在某些时候,却巳轻足够长了。譬如现在。

    那一苛射出之后,周诈悄根本没才再去看冥武,转身古脚踏在诚墙的墙壁上,身体再次腾赵,三秒的工夫,他已经风驰电掣般的蹬上了城头。甚至还来得及朝着冥武辉柞手口这才裁城墙而去。甚至还同时怪叫一声,吸引的城墙上守军一阵大乱。毫无疑问,裁乱他逃走的机会就越大。

    短暂的三秒之后,下一刮,冥武就巳轻落在裴丽城中。此时,他的脸色已经是相当难看,直到现在,他也不明白之靠周菲请究竟施展了什么枚能,竟然能够今自己的速度喊缓三秒之久。以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这原本是决不可能发生的事恃。

    周维清一进入潜丽城,立刻就毫不停留的狐腿就跑,他此时心中还是一阵阵后怕。此时更是只才一个想法,带着上官冰儿离开辈丽城。不伶蔫丽皇家军事学院的那些学员有步么重要,也没有他们的自由重要。更何况,随时还者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突然间,周菲请的脚步停了下来,因为,在他煎方不远处,一道身影在月光下拉的很长。可不正是冥武么?

    此时的冥武,站在那里,负手而立,眉头紧皱,眼神更是闪烁不定,似乎在睁扎着什么似的。

    周锥讨在短暂的凛然之后,脸上顿时流露出栋笑,……煎辈,没想到这么抉我们就又见面了。前辈您请放心,虽然我年纪小,实力也远远不如您,可我一向说话算数,绝不会泄露有关天邪漱的半点消息。信守然诺这是身为一个男人必须要傲到的。,,

    冥武叹息一声,……够了,你也不用挤兑我。我承认,你很让我吃惊,刚才的赔约,是你赢了。真没想到,你不只是身具银皇天耳的空间割裂口甚至还者栽叫不出名宇的强大限制技能口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屑性中还才一种是风。风、空间、邪恶,至少是三种屑性啊!……

    周维清道:……天色不早了,靠辈,既然我们的赔约巳轻结束,那晚辈就要回去睡觉了。一边说着,他立刮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就要走。

    可谁知道,身影一闪,冥武却再次兆在他身前。此时的冥武,脸上神色变得极为难看,长叹到:……对不超了,年轻人。我恐怕真的要背信弄义一回了。为了本教的未来,我愿意承受一切背信弄义的恶果。但是,不兆如何,今天我也必须要让你加入我天邪敖之中。你实在是太优秀了,你的优秀,今我也要感到憨惧。我相信,如果你能加入本教,那么,不久的将来,本叫必定会在你的带领下掘起。……

    周维清瞪大了眼睛看着篡武,眼煎所发生的一切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以冥弃上位天宗的修为,以他在邯珠师世皋中的地位,和自己打赌之后竟然要反悔。

    背信弃义四个宇听起来很容易,可从这样一位上位天宗口中说出来却是何等艰难?这一刻,周维清的心完个沉入了谷底,冥武连背信弃义都做的出,可见他今天强迫自己加入天邪教的想法是多么执着了。

    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终于无法再完全保持冷静了,从冥武的后中,他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冥武绝不会杀自己。

    真的没办法了么?周维清心中充满了执念。他不想死,也不能死。在他身上,寄予了太多人的期望。可是,他真的不想放弃自由啊!此时此刺,周维清心中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论今日之事结果如何,自己都绝不会答应冥武的要求。实力相差无比悬殊,可是,他依旧要一战,为了自己的自由而战。

    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隐藏在他血脉中的暴戾斯斯释放,周维清的眼神开始变得凌厉起来,淡淡的红色正在不断的增强。

    如果此时周维清开口怒骂的话,或许冥武还会好受一些,可周维清却偏偏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那么默默的注视着他。对于冥武这样的强者来说,此时他内心所承受的煎熬可想而知。但是,他没有别的选择,周维清所展现出的能力实在是大优秀了,还有他那成熟的心志,毫无疑问,只要给他充分的时间成长,未来,他必将成为一代强者。第一代觉醒的邬珠师对于天邪教来说实在是大重要了,这份血脉如果能够传承下来,那么,只要周维清留下足够多的种子,那么,对于天邪教未来的强大有着非同凡响的意义。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冥武会答应他任意挑选少女的原因。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冥武都绝不能放过他。

    光芒一闪,霸王弓已经再次出现在了周维清掌握之中,此时,他距离冥武不过二十米而以。浓郁的天力悄然浮现,一支钛合金箭已经搭在弓弦之上遥对冥武。以周维清在箭术上的造诣,如此近的距离,就算是冥武也不可能有闪躲的机会。

    “想要我臣服,就凭借你的武力吧。”周维清的声音中透出一股邪异的气息,在天力的催动下,他那德藏在裤子下面的右腿上已经布满了虎皮魔纹,体内的血液也正在因为那暴戾的气息开始沸腾了。

    在周维清左手握着霸王弓的地方,两枚变石猫眼意珠已经悄然滑入镶嵌孔之中,光芒一闪,带着刺耳的厉啸声,以拧弦法发出的长箭已经直奔昙成而去。

    此时冥武心中有愧,对周维清冉是一点杀意都没有,他现在只想将周维清先抓回去再说。至于如何说服他臣服于天邪教,那倒是不用着急。

    在周维清拿出霸王弓的那一刻,冥武的气机就骥定在了他身上,以他那天虚力.菀峰的修为,在千米距离内,周维清根本逃不出他的感应。哪怕再被那诡异的技能迟缓了,他也完全络够再次抓到周维清。没有赌约限制的情况下,九珠对三珠,周维清连一丝机会都没有。

    冥武微微向前跨出半步,右拳闪电般轰出,他的反应和速度实在是大快了,就算他擅长的能力并不是速度,但天力达到了他这样强横的程度,已经不能用普通御珠师来衡量。

    刺目的白光正面轰中,钛合金箭瞬间就化为了齑粉。双重爆破的能力也无法冲破冥武那犹如实质一般,却又虚幻的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的夭虚力。甚至连爆炸的声音都被天虚力轻而易举的抹去了。

    但是,冥武脸上的神色却骤然僵持住了。因为,就在他一拳轰碎这钛合金箭的同时,刺目的雷电光芒骤然遍布在他全身。以冥武的修为,也因为事先根本没想到会有雷属性出现而使得全身骤然麻痹了一下。紧接着,一层圆形的银光已经骤然将他身体完全笼罩在内,正是空间囚笼。

    没错,周维清这一箭,可以说是他的-崽峰之作,这一箭之中,不只是用了拧弦法加上霸王弓的增幅,同时,他利用两个镶嵌孔,同时注入了两个技能之多。在使用了追加镶嵌卷轴后,这还是周维清第一次同时使用两个技能作用在霸王弓上,效果却是出奇的好。

    掌心雷令冥武在猝不及防之下全身麻痹了一下,而空间囚笼则趁机而上,竟是真的笼罩在了冥武身上。

    在第一箭发出的下一瞬间,周维清的第二箭就已经射了出去。

    那一箭箭,宛如闪电一般掊蛙而出,第三箭只是比第二箭慢了半拍而以。他没有逃,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逃走的可能。就算能逃走,他也不会逃的。他走了,上官冰儿怎么办?因此,他只有拼,尽管他知道,或许这样做更多的是无用功,可是,哪怕只是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要拼死一搏。

    变态人王曾经有击杀过九珠级别天珠师的记录。尽管现在他只有一个人,。可是,论综合实力,他已经不弱于变态天堂任何一位成员了。唯有击杀了冥武,他才有可能带着上官冰儿逃离而去。

    轰一一,空间囚笼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就已经破碎,而周维清的计算可以说是妙到毫j!昊。就在冥武冲破空间囚笼束缚的同时,他的第二箭就已经到了。

    拧弦法加霸王弓,攻击的威力相当强横,无奈之下,冥武只得再次一拳轰出,破掉这一箭。但是,他脸上的神色却是无法遏制的流露出

    迟缓,那曾经令他输掉了购约的绝对迟缓技能再次落在了他身上。三珠级别的绝对迟缓,将迟缓时间提升到了三秒。正像当初唐仙所说的那样,这个技能本就是逆天级的存在。不论多高的修为,也无法抵御它那迟缓效果。

    而且,还不只是绝对迟缓,与它同时降临的,还有一道风之束缚。又是一箭双技能,却是与之前完全不同的双技能,这又怎能令冥武不吃惊呢?这小子究竟有多少种技能?又有多少种属性?此时的他甚至都有些算不清楚了。

    在身处于绝对迟缓的同时中了风之束缚,风之束缚的威力大幅庋加强,令迟缓状态下的冥武几乎无法移动脚步。他只得催动天力向外释放,同时紧盯着周维清。在他看来,周维清一定会跑的。

    可是,就在他天力外放的同时,周!,!!清的第三箭又到了,典岫此刻的周维清,脸色已是一片苍白,他虽然拥有众多技能,但以如此频率使用技能却是前所未有的,身体承受的负荷,夭力大幅度输出,都对他产生了很严重的影响。可是,他根本顾不了这许多了,他知道,对于自己来说,机会只有一次。

    在那第三箭射出格同时,周维清已是身形暴闪,接住右腿的力量,不退反进,全速扑向冥武。

    轰一一,第三箭落在冥武护体格夭虚力之上,剧烈的轰鸣声中,冥武却只是眉头微皱,以周维清的攻击力,奋他释放出天虚力的情况下,霸王弓也无法破防。

    这第三箭之中,并没有再蕴含其他技能,只是纯粹的一箭攻击而以,冥武嘀角处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心中暗想,小子,你终究还是修为不足啊!连续使用这么多技能之后,终究无法持续了吧。更何况,就算能持续又如何?你根本没有伤到我的实力。

    绝对迟缓加上风之束缚的效果已经过去了一秒。西周维清的身体也已经冲了起来,在他冲锋的过程中,时间又过去了一秒。

    冥武清楚的看到,周维清身上绽放出了创目的青光,他在这个时候选择向自己攻击竟然不用威力更强的空间割裂而是用风属性技能。看耒,真的是天力不足了。这孩子真是太优秀了,待会儿抓住他,自己也一定不会为难他,希望他能听从劝告加入夭邪教吧。

    此时,感觉到自己完全没有威胁的冥武已经在考虑要如何说服周维清了。可是,在下一刻,他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青光环绕的周维清,那冲锋的速度至少增强了一倍,那分明是一个技能的释放。而且,他的身体并不是笔直冲向冥武的,而是朝着钭上方冲起。与此同时,暗金色的光晕骤然从他身上爆发了出来。霸王弓消失了,在凝形护体神光的掩映下,那对大到有些夸张的双子大力神锤已经出现在了周维清掌握之中。

    这还不是冥武色变的原因,他之所以脸色变了,是因为此时此刻的周维清,脸上已经布满了黑色的虎皮魔纹,额头上的黑色王字纹路以及血色双眸都告诉了他一件事,邪魔变。

    是的,在周维清凭借自己变石猫眼第二枚意珠从冰魄天熊身上拓印到的技能暴风突袭使用出来的同时,他的身体就已经进入了邪魔变状态。**力量瞬间提升三倍,对外界的感知提升三倍,对空气中天地精华的吸收速度提升三倍。最为重要的是,他的神志是完全清醒的,并且掌控着自己身体的邪魔变状态。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