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五十一章 北域第一峰,天儿

    他竟然掌握了自住施展邪魔变的能力?这才是箕武大惊失涩的真正原因。毫无疑问,任何一名身处于邪魔变状态的邪珠师,都是极为危险的。哪怕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巨大也不例外口尤其是,当周维清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悍然举起的时候,冥武就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判断有误。他的天力竟然还足以支持接下来所使用的技能。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召唤的出这件神师级凝形武器呢?

    此时此刻,周维清施加在冥武身上的绝对迟缓还有最后一秒,而他手中原本暗金色的双子大力神锤在向下砸去的同时,却已经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青色与银色,两种奇异的色泽同时出现在双子大力神锤之上,将这件神师级凝形武器渲染的无比明亮。毫无疑问’周维清已经在这双子大力神锤之上,施加了其他技能。而这一击,也是他从成为天珠师那一天起到目前为止最强的一击,也是今日一战最后的一击。为了营造这一击的机会,当他那双子大力神锤轰下去的时候,他体内的天力就已经被完全抽空了。

    在这一瞬间,冥武心中竟然产生出了一丝恐慌,但是,他毕竟是一位修为高达九珠级别的上位天宗啊!刹那间’一股浓郁的天力波动骤然从他身上绽放’紧接着,一套通体灿金色的甲胄已经悄然出现在他身上。

    绝对迟缓能够减缓冥武的速度、技能的使用,但却无法阻止他天力的输出和凝形装备的使用。哪怕是加上风之束缚也一样不行。

    冥武身上这套金色铠甲,是由八个部分组成的,毫无疑问,从他刚刻成为天珠师的那时候开始,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身凝形套装。头盔、胸铠、肩铠、护腰、四肢,全部八个部分,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金色的甲胄上,有着鲜红的血色冥界之花魔纹,令这身凝形套装显得更加瑰丽。

    冥武自身的能力与套装融为一体,身为凝形师的周维清明白这是凝形套装集齐的标志,竟是全套的甲胄,而且是覆盖全身的甲胄。这一身凝形套装所用到的卷轴,绝对是宗师级凝形卑才能制作出来的。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让周维清去思考更多的时间’他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的用自己**的力量配合双子大力神锤发出自己这全部威能的一击。就在周维清绝对迟缓结束的那一瞬间’他的双子大力神锤左手锤也已经到了冥武头顶。

    冥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哪怕是绝对迟缓刚刚结束,他的手竟是后发先至,瞬间向上撩起。

    当这身凝形套装铠甲出现在冥武身上的时候,与之同时发生变化的就是冥武所释放出的天力。原本白色的天力竟然完全变成了金色。冥武轰向双子大力神锤的这一拳,更是金光暴闪,充满了无比恐怖的力量威压。

    冥武嘴角处已经流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小子计算终究还是差了一点,慢了那么一瞬间啊!否则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带给自己一点麻烦。

    在他看来,周维清计算失误了’没能在自己身处于绝对迟缓的状态下轰中自己的身体。但是,他这一抹笑容刚刚浮现出来,却骤然凝固在了脸上。

    那带着强烈金光的拳头与周维清左手的大力神锤悍然轰击在一起,可结果却是,冥武的右手从那大力神锤上一掠而过,那么强横的一拳,竟是完全轰击在了空气之中。而与此同时,周维清的第二锤就已经到了他头顶。

    用错力的感觉哪怕是冥武这种级别的强者也承受不起,那么强横的一拳轰击在空处极度难受,以至于他整个身体都迟滞了一下。幸好’冥武本就不想杀死周维清,因此”刚才他那一拳并非全力轰出,还是有所保留的。

    在这种情况下’才没有直接受伤。可是,周维清的右手锤却已经到了他的头顶。

    周维清的计算怎么会出错呢?尤其是在眼前这生死存亡的关头下。他根本就是给冥武以迷惑。甚至之前那三箭射出所有的技能释放都是迷惑冥武的烟雾弹。他的目的,就是要冥武以为自己的天力已经不足和对时间判断的失误。

    在天弓营之中’除了箭法之外,周维清和木恩以及一众天弓营强者们学到最多的就是对人性的把握。

    天弓营强者们之所以能够多次击杀实力远超自己的对手,最主要的原因就在这里了。只要是人’就有人的固定思维方式,至少是有一个思维方式的范围。凭借着对人性的把握,周维清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一步步将冥武逼入到他最想看到的境地。唯一可惜的就是,冥武心存厚道,那蠢起的一辜并未仓力以赴,否则的话,周淮清的把握就更大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从后方不远处出现,来舟不是别人,正是冥花。她所看到的,就是周维清暴起挥锤,自己老爹用错力,周维清那重锤已经到了老爹头顶的这一幕。

    冥花只觉得自己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自己九珠级别的父亲在面对只有三珠级别的周维清时竟然还用出了体珠凝形套装,而且竟然还处于如此劣势地位。这怎么可能?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冥武分明已经没有任何躲闪空间的情况下,他身为上位天宗的强横能力完全爆发了。

    猛然一个凤点头,冥武瞬间低头,与此同时,身体强行扭转’在那右拳用错力的情况下,竟然还是尽可能的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同时挺肩侧身,以自己抬起的右臂、右肩来承受这一锤,却是避过了头部要害。

    换子普通的凝形武器,身穿凝形套装的冥武根本连躲都不会躲。可眼前的周维清却不一样,他手中的这对重锤可是神师级的凝形武器,而且他还处于邪魔变状态,更是使用了技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冥武也绝对不会冒险,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砰一一,’第一锤是虚的,这第二锤可是实实在在的。轰的一下,狠狠的砸在了冥武的右肩膀上。

    远处的冥花根本来不及救援,捂着嘴,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她整个人已经完伞呆滞了。

    当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狠狠砸在冥武肩头的时候,冥武身上的凝形套装铠甲绽放出一层浓烈的金色光芒,试图阻挡大力神锤的攻击。但是,双子大力神锤上青银色的光彩却迸发出刺耳的爆鸣声。竟是硬生生的撕开了这层金光的防御,使得双子大力神锤实实在在的砸在了冥武右肩之上。

    轰然巨响声中,冥武整个人竟然被硬生生的砸在地面上,甚至于他的身体都嵌入到了地面那坚硬的石板之中,大地直径十米范围内,街道上铺着的石板完全龟裂,更有甚者最边缘区域碎石四散纷飞。冥武身上所绽放的金光也一下就黯淡了下来。

    但是,作为主攻者,周维清的情况也并不好。一锤轰击在冥武身上后,强烈的反震力也将他带起。身在空中,他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就因为没有天力支持而消失了。身体狠狠的撞击在后面的墙壁上,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哪怕有不死神功的支持,周维清这次天力的透支也实在是太厉害了。他州才这最后一锤之中,瘟会了相当恐怖的破坏力。那可不只是双子大力神锤自己的威力。

    冰魄天熊的暴风突袭,能够瞬间令速度提升一倍,推动着周维清的身体冲入空中,同时,这个技能还有一个效果,那就是将**力量也瞬间提升一倍发动攻击。当初,天弓营众人就曾经在这暴风突袭下吃了大亏。正是因为如此”周维清才从两只小冰熊身上拓印了这个技能。这突然加速并且增强力量的能力,如果用的好,绝对是极佳的辅助技能。

    同时,周维清在之前就已经引动自己的情绪,面对冥武强大的压迫力,并且他一直想着自己要和冰儿生离死别的情况下。终于成功引动了邪魔变。力量再次暴增三倍。同时也尽可能的将自己所能使用的天力全部调动起来。

    这还不算完,双子大力神锤本身没有任何镶嵌孔,但作为神师级别的凝形装备,它有着能够带给任何天珠师本身技能增幅的能力。这个增幅又是一倍。

    暴风突袭的加速没有被增幅,但那力量翻倍却被成功增幅了’邪魔变是增幅不了的,但是,周维清却用自己最后的天力释放了两个技能作用在双子大力神锤上进行增幅。这两个技能全都是从银皇天隼身上拓印而来,一个就是空间割裂,而另外一个则是风系的银皇翼斩。这才是双子大力神锤由暗金色化为青、银色的真正原因。

    而当空间割裂与银皇翼斩这两个技能融合在一起的时候,辎稃劝}了王级夭兽银皇天耳所拥有的最强技能,银皇割裂斩。

    周维清施展的银皇割裂斩当然不能和银皇天耳相比,换了银皇天隼,这一击正面命中就能重创冥武。但是,双子大力神锤的翻倍增幅却将这银皇割裂斩的未能大幅度提升。更别说双子大力神锤本身就有着力量增幅一倍的效果。

    单纯是力量上的增幅,周维清这一击,就已经达到了他正常情况下的十倍,他吸收了那枚黑珠之后,本来力量就不能用正常力量型天珠师进行衡量。更何况是增幅十倍呢?再加上银皇割裂斩这恐怖的技能作用在拥有破封属性附加的双子大力神锤之上。这一击,哪怕冥武是上位夭宗,也是吃了大亏。

    如果不是第一拳用错力,冥武必定能够挡住这一击,毕竟,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远了。怎奈何这双子大力神锤虚虚实实,极其诡异。一拳用错力,周维清的锤子就已经到了他身上。能够避开头部「冥武已经做到了极限。

    “爸爸一一”冥花疾呼一声,已经是朝着战场这边扑了过来。

    周!.!!清根本没有做出任何试图想要逃走的举动,因为他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身体的严重透支,仓他连邪魔变都无法维持住了,身上的虎皮魔纹正在褪去,由此可见,刚才那一击他倾尽了多少心力。

    强烈的疲倦感侵袭着周维清的身体和大脑,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完全掏空了,全身软绵绵的,瘫倒在地上,一丝力气也用不出来。

    终究还是不行,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巨大了。当那一锤砸在冥武身上的时候,周维清就已经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杀死他的。那八件套的体珠凝形套装防御力以及冥武的天力实在是大过于强横了。

    此时,他心中只是一片悲哀,真的还是不行么?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啊!难道,自己就真的要加入到那天邪教之中不成?

    轰的一声爆鸣,一道金色身影十分狼狈的从地上跃起,可不正是冥武。他现在的样子早已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一身体珠凝形套装铠甲虽然依旧穿在身上,但光芒却暗淡了许多,尤其是右肩部位的甲胄「竟然已经完全塌陷了,还出现了道道裂痕。他的右臂软软的垂在身边。周维清这一锤虽然没能要了他的命,但却砸碎了他的右肩肩胛骨。要不是双方无力修为差距实在太大,就算是没砸中头部,这一去也能让冥武吃不了兜着走。

    冥武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九珠对三珠,自己竟然受了如此严重的伤势,这根本是无法想象的。

    左手抬起,一道柔和而浓郁的绿光已经楚罩在右肩之上,他的意珠属性乃是生命与邪恶。但是,就算是他这样级别的生命属性天珠师,想要恢复右肩的伤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做到的。在双子大力神锤的轰击下,他右肩膀的骨骼碎裂成了几十块儿。那可不是简单愈合就能恢复过来的。

    “小子,你太狠号飞竟然砸碎了我的右肩。

    如果不是我闪的快,恐怕碎的就是我的脑袋了。”冥武冷冷的向周维清说道。

    眼看父亲竟然受了重创,冥花的眼睛都有些红了,“我杀了你。”怒吼一声,就朝着周维清冲来。

    但是,她却被冥武拦住了,冥武用左手抓住了女儿,在这个时倭,他竟然芙了,看的全身酸软,疲倦欲死的周维清不禁一愣。

    “你笑什么?”周维清很是疑惑的问道。

    冥武微笑道:“是我太过轻敌了,本以为不用任何技能和凝形装备,也能轻易的擒下你,却没想到,被你这小子算计了。受了伤还可以治疗,但如果错过了你这样的天才,那么,我一定会后悔终生的。我未曾信守然诺,你轰碎我的肩膀,我们算是一笔勾销了。我也不会和你计较。毕竟,我们持会成为伙伴。你是聪明人,其他的不用我多说了。

    右肩被轰碎,冥武本也是极其暴怒,可是,他是什么人?当世强者。转念一想,他已是心情大好。周维清越是出色,岂不是对天邪教越有利么?不论他的天赋多么惊人,此时的周维清还远远没有强大起来。如果之前自己是全神应对的话,甚至不会给他任何出手的机会。只要让他承受了天邪教的洗礼,成为天邪教的一份子,那么,自己受这点伤又算什么?说不定,在自己引荐之下,他能够成为下一任的教主呢。

    他看中的不只是周维清在天珠师方面的潜力,更加看中的是他这份心智,毫无疑问,他能够给自己以重创完全是经过他那近乎完美的判断和控制方才做到的。哪怕是在那最后一击降临在自己身上之前的任何时刻,都未曾让自己感受到过任何威胁的存在。能够做到这一点,这时何等智慧?

    周维清嘴唇抿的紧紧地,他的十二大死穴依旧在尽忠职守的吸收着空气中的天地元力补充着他那被抽空的身体。可是,此时他的心情却是无比糟糕。

    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有种黔驴技穷的感觉,身体的疲惫和透支后的眩晕感正在变得越来越强烈。他是多想从这之中挣脱出来啊!可是,却怎么也无法做到。付出了全部努力,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冥花眼中的愤怒也渐渐的淡化了,反而有些愕然,因为她发现,在这一刻,她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周维清。此时的周维清,脸上没有了色迷迷的样子,也没有了任何其他表情。眼神平静而黯淡,沉静的就像一杯平静的水。脸上的苍白,充分显现着他现在的虚弱,可是,处于这种状态中的他,也像是摘掉了所有伪装的面具一般,有一种慑人的魃力,令冥花的眼神不自觉的被他所吸引。

    “我没有输,但我也还是输了。”周维清淡淡的说道,他抬起手扶

    着身边的墙壁,在身体那么虚弱的情况下,依旧缓缓的站了起来。

    冥武充满欣赏的看着他,“是的,你没有输给我。我一直认为「我的儿子已经是当今世上最优秀的年轻天才了,可看到你之后,我才明白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如果将来有一天你的实力强过我,大可以杀死我以报复今日我的背信弃义,但是,不论如何,我今天都不可能放过你。放过你这样的天才,也就相当于放过了令本教崛起的机会。

    “背信弃义,这就是天邪教所为么?自诩非邪,却终究是邪。正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悄然响起,这声音在空气中回荡,虚无拽缈,竟是听不出从哪个方向传来。

    冥武脸色一变,“什么人?”以他的修为,竟然并未发现有人接近,而时方在明知道他身份和实力的情况下依然敢开口,证明对方有应对他的能力。

    在问出这三个字的同时,不论是冥武、紫花父女,还是周维清,三人的目光仿佛都受到了一种特殊力量的牵引,朝着街道的一端看去。

    在这寂静的黑夜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道带着几分虚无的白色身影悄然出现在那里。白,近乎于纯粹硌白色。白色长裙,白色长发,还有着那白哲精致到极点的五官,唯有额头两侧的两短暗蓝色发丝和她那一双深紫色的眼眸,才为她增添了几分色彩。

    那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子,周维清看的呆了,或许,上官冰儿的相貌并不逊色与她,可是,这女子身上却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独特气质和他所见过的任何女孩子都不一样。

    冥武那么强横的实力和沉秸的心志,在见到这白衣少女之后,也不禁是呆了一呆,目光完全被吸引。而冥花更是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似乎并未看到她。何迈出步伐,人却已经到了近前,在她的右手手腕上,周维清赫然看到了六枚冰种翡翠休珠。

    上体天尊。

    她是什么人?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周维清有种熟悉的感觉,但他又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见过这个女子。可从她刚才的话谆来看,似乎竟是来帮自己的。周维清没有吭声,对于他来说,现在最好的选择无疑就是静观其变。

    除了那六枚冰种翡翠体珠之外,这白衣少女竟然毫不掩饰她左手上的意珠,而出现在她左手寻腕上的,竟然是和周维清一模一样,在夜晚闪耀着玫瑰红色并且有光痕流转的变石猫眼。

    “你是什么人?”冥武再次沉声问道。

    白衣少女用她那清冷的声音淡淡的道:“北域第一峰。”

    听到这五个字,冥武顿时脸色大变,脱口而出道:“雪神山?”

    白衣少女淡淡的道:“知道就好。你们可以走了。他是我们雪神山看中的人。”她的声音清冷动听,却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寒意。

    冥武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沉声道:“这位姑娘,你们北域第一峰与我们西域第一邪像来井水不犯河水,而且还偶有合作。请姑娘不要让我为难。”

    白衣少女冷哼一声,“你还没有让我为难的资格。这话让巫行天来跟我说还差不多。”

    冥花冷声道:“好大的口气,你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么?”正所谓红颜相妒,在短暂的自惭形秽之后,她看着白衣少女的目光顿时有些嫉妒和羡慕起来。

    但是,冥武在听了这少女的话之后,脸色却是再次一变,“敢问姑娘贵姓高名?”

    白衣少女淡然道:“我叫天儿。”

    听到天儿这两个字,冥武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了,眉头紧皱,陷入沉思之中。

    天儿不徐不疾的道:“这个人,是我们雪神山早就看中的,你的实力比我强,但你现在身受重创。父女联手也未必能赢我。而且,如果你敢对我出手,那么,西域第一邪必将不复存在。”

    一边说着,她悄然抬起左手,朝着身边的周维清拍去。

    此时的周维清可以说是五劳七伤,怎么可能闪躲的开,他只是看到金光一闪,一股暖融融的感觉已经传遍全身,紧接着,他就已经昏了过去。

    “神圣。”当冥武看到天儿手上闪耀的金色光华时,他终于下定了决心,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他既然是雪神山看中的人,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还请天儿姑娘让他保守今日所知道的一切。”

    看到天儿微微颔首之后,冥武充满不甘的看了周维清一眼后,这才扯着女儿腾身而起,转眼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直目送着他们离去,那名叫天儿的白衣少女眼中冷光闪烁,银光一闪,在她肩头已经多了一只体型不大的小鸟,可不正是那险些令拓印宫天翻地覆的银皇天隼么。如果刚才冥武敢对雪神山有丝毫不敬,那么,天儿绝不会任由他这样离去。

    转身来到周维清身边,天儿眼中的平静和清冷竟是突然消失了,没好气的抬脚在周维清屁股上踢了几下,然后才一把将他抓起来,用力的揪了揪他的耳朵,“哼,你这个坏家伙,要不是我来的及时,你就完蛋了。实力还远远不足,就不自量力的到处惹事,竟然还惹上了天邪教。简直是个大傻蛋。”一边说着,她忍不住又在周维清屁股上踢了两脚后才算作罢。

    银皇天隼有些疑惑的看着天儿,天儿扭头道:“小银,你带着我的信物去雪神山吧。你的气息在这里太明显了,那拓印宫不会善罢甘休的,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被找到了很麻烦。你到了雪神山,我父亲自然会关照你。不过,你要记住,不得再滥杀无辜,听到没有?”

    “吱吱。”银皇天隼低鸣两声,化为一道流光腾身而起,转眼间冲入天际消失不见了。

    目送着银皇天隼离去之后,天儿才提着周维清腾身而起,悄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另一边,冥武铁青着脸带着女儿回到府邸之中,第一时间先处理了自己肩头的伤势。就算他是生命属性意珠师,这骨骼破碎也不是立刻就能恢复的。在冥花的帮助下将那碎裂成一块块的肩胛骨拼好,然后再以治疗技能施加其上。就算如此,想要完全恢复也起码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爸,您刚才为什么不出手。那个什么天儿不过是六珠级别修为,就算您受伤了,实力也远在她之上啊!”在帮父亲处理完伤处之后,冥花终于忍不住问道。

    冥武苦笑着摇了摇头,道:“要是那么简单就好了。凭实力的话,或许我在受伤后也能战胜她,但却决不可能将她留下。北域第一峰,雪神山,你以为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么?一个不好,就会给本教带来灭顶之灾。”

    冥花疑惑的道:“他们是北域第一峰,可我们也是西域第一邪,算是当今五大圣地齐名的存在,难道我们还怕了他们不成?”

    冥武道:“齐名?那只是表面上的齐名而以。真正知道内幕的人,从来都没把我们西域第一邪放在眼中。在五大圣地之中,我们本就是敬陪末座的。而雪神山的整体实力却绝对是五大圣地之冠。你也大了,有些事情也可以告诉你了。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万兽帝国能够凭借一国之力几乎和整个大陆其他所有国家抗衡?就是因为他们背后有雪神山的支持。仅凭雪神山,就震慑着其他几大圣地不敢轻易cha手到战争之中。”

    “刚才那个名叫天儿的少女,施展了三大圣属性中的神圣属性。而且,她的意珠还是变石猫眼。再加上她名字中的天字,证明她乃是雪神山一脉的皇族。雪神皇的女儿。据说,雪神皇就只有一个女儿。我们要是动了她,别说是伤了她,就算是抢下了周维清结下大仇。恐怕也会带来灭顶之灾。”

    听了父亲的解释,冥花才算是明白了其中一些内幕,“爸,我不甘心。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却是功亏一篑。而且,周维清分明就拥有邪属性,还是第一代的邪珠师。本就应该是归属于我们天邪教的。”

    冥武淡然道:“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之前,我面对周维清的时候不是也背信弃义不遵守赌约么?就是因为我的实力比他强。而雪神山和我们天邪教的实力对比,跟我和周维清的实力对比也差不多了。我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真就这么算了么?”冥花一想到自己在地道中被周维清猥亵了的过程,就恨得牙痒痒。

    冥武叹息一声,“不算了又如何?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你主动去接近他,如果将来能借他的血脉生下孩子,也是第二代邪珠师,对于本教也是大好事。而且,这个年轻人太过危险。我们已经与之交恶,既然因为雪神山的关系无法将其收归旗下,也绝不能再让彼此的关系恶化下去。而你是他的班主任,这个缓和矛盾的任务就只能交给你去做了。就算他不加入我们天邪教,也绝不能让他成为我们的敌人。”

    冥花十分不满的道:“爸,我不干。他就那么好么?值得您连女儿都赔上了。”

    冥武怒哼一声,“你这丫头平时也是聪明绝顶,怎么面对周维清之后却变得如此愚钝了?他的能力如何你看不出么?你再找一万个三珠级别的天珠师来,也别想伤到我。可他却做到了。从与他的交手过程来看,这小子至少拥有风、雷、空间、邪恶四大属性。毫无疑问,他的意珠真正形态也是变石猫眼。而且,他很可能还有一种我所未知的属性。以他的修为竟然能够令我迟缓三秒的时间,这是何等强悍的技能?而且,纵观他所使用的所有意珠拓印技能,没有一个低于八星评价的。再加上神师级凝形装备的存在,他的成长潜力还用我说么?本来我还怀疑为什么他小小年纪竟然会拥有如此成就,现在看来,一切已经明朗了。竟是雪神山在他背后支持。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雪神皇的这个女儿,有可能是看上这小子了。不论你心中怎么想,在学院都必须尽一切可能和他修好,明白了么?”

    冥花委屈的撅起了嘴,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至于她心中对周维清是什么想法,那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

    当周维清从沉睡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暖融融的,说不出的束缚。睁开双眼,他先是愣了愣,然后眨了眨眼睛再翻身坐起。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就在租住那小院中属于自己的房间内,而且就躺在床上。

    房间中很安静,外面的天色已经蒙蒙亮了,肥猫依旧趴在它原本的地方大睡特睡,似乎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似的。

    “难不成,我昨天晚上是在做梦?”周维清疑惑的自言自语说了一句。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小胖,准备起床了。今天第一天上课可不能迟到。我先去给你做早饭。”上官冰儿温柔的声音传了进来,令周维清心中一阵温馨。

    “知道了,我这就起。”周维清答应一声。

    凝神内视,他发现,自己的天力此时十分充盈,可是,他却完全可以肯定,昨晚所经历的一切绝不是幻觉。他身上还穿着昨晚出去时的衣服,而且这衣服上还带有一些因为紧贴冥花而残留的淡淡香气。

    昨晚那白衣少女究竟是谁?什么北域第一峰、西域第一邪的,这又是怎么回事?听那叫天儿的白衣少女和冥武交谈,西域第一邪指的应该就是天邪教了,显然,天邪教的主要势力应该都是集中在大陆西边,也就是以百达帝国和翡丽帝国为主的这边。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