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五十二章 叶泡泡与考试

    对于天邪教,通过与冥武父女的交谈,周维清已经算是明白了。些。可是,那所谓的北域第一峰雪神山又是什么地方呢?

    毫无疑问,既然自己能够平安无事的被送回到住处,那么,肯定是那白衣少女救了自己。以她六珠的实力难道打嬴了九珠境界的冥武不成?变石猫眼,她的意珠竟然也是变石猫眼。

    不自觉的,周维清脑海中回想起了那白衣少女清冷绝色的容颜,用力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昨天那白衣服的小妞,屁股好像挺翘的。还没等我仔细观察就把我弄晕了。真是可惜。这雪神山来的妞不知道为什么要救我。

    他并没有注意到,旁边不远趴在那里的肥猫在听了他的话之后「身体轻轻的动了一下。

    思索片刻之后,周维清唱角处渐渐流露出一丝笑容,他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把握,有些事情,只要想通了其中关键就不是什么问题。

    很简单,那雪神山的天儿既然将他送了回来,而不是带走,那就证明了一个问题,她不但击退或者是吓退了冥武父女,而且,还能保证自己在这翡丽城中不会受到报复。否则的话,她既然是帮自己,又怎会还把自己扔回到火坑里呢?

    想通了这一点,周维清自然再无烦恼,至于那雪神山少女为什么要帮他,他并没有多做思考。既然人家没有和他交谈,他也乐得清闲,那妞虽然漂亮,可万一目的和天邪教一样,岂不是得不偿失么?正所谓难得糊涂,周维清才不会去自寻烦恼呢。

    翻身下地,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周帷清直接跑了出去洗漱一番。等他来到小院中的客厅时,香喷喷的早饭已经摆在那里了。

    早饭很简单,几个煮熟的鸡蛋,一大碗稀饭,一盘馒头,腌黄瓜做咸菜,还有几个水果。

    上官冰儿忙活完了,正好看他进来,“快吃吧,吃完了咱们上学去。

    周维清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她身边,喜色竟是用了空中平移来到上官冰儿一把将她抱住,在她的惊呼声中用力的亲了她粉颊一口。

    “讨厌,小胖。”得手之后,周维清已经丝毫飞快逃离,不给上官冰儿报复的机会。看着她那气鼓鼓的样子,再看着这一桌热腾腾的早饭,周维清眼中、心中尽是一片满足。

    “小胖,你就坏吧。哼。明天你再这样,就不给你做早饭了。

    上官冰儿没好气的说道。

    周维清嘿嘿一笑,一把抓起个馒头,道:“宝贝冰儿,你舍得?

    不就是亲一下么,老公亲老婆,天经地义。

    上官本儿瞪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坐在那里开始吃早点。

    周维清突然道:“冰儿,我给你诛个故事吧,好不好?算是赔礼如何?”

    上官冰儿一边吃着早饭一边疑惑的看向他,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花样。

    周维清把玩着手中的馒头,嘿嘿笑道:“从前有一个猜谜游戏,有一个人负责主持,另外两个人进行游戏。主持的那个人会拿着一样东西让进行游戏的两个人中之一去看,这个人再用肢体动作和语言向另一个人形容,只是不能说出这东西以及和着东西有关的字。与他一起进行游戏的人就要通过他的语言引导和肢体动作来猜测这东西是什么,猜中了,就嬴了。

    上官冰儿已经被周维清的话吸引了,一边吃一边听着他说。

    周维清拿着手中圆圆的馒头,笑道:“这次,进行游戏的是一对夫妻。主持人拿出一个馒头,让妻子看,然后由妻子形容丈夫猜。妻子就用双手比划出一个圆形,对丈夫说,圆圆的、白白的,昨天晚上你刚吃过的。冰儿,你猜那丈夫猜中了没有?”

    上官冰儿道:“一定是猜中了吧。他妻子都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符合这几个条件的一定就是馒头了。

    周维清一本正经的道:“不,那丈夫猜错了。他听了妻子的话之后,猜的是:咪咪。

    上官冰儿先是一愣,紧接着,刚刚喝入嘴里的一口粥就喷了出来,俏脸涨的通红。尤其是看着周维清在那里一边猥琐的捏着手里的馒头一边向自己胸前飘来的目光,这才明白这家伙竟是在调戏自己。

    “美女喷粥,这可不太美观啊!万一呛到了怎么办。慢点慢点。”周维清笑容满面的说着,同时开始了他的早餐大扫荡行动。

    直到两人走到翡丽皇家军事学院门口的时候,上官冰儿还撅着唢不理周维清,却被周维清这家伙死皮赖脸的拉着手。

    **,今天就要上课了。你可要好好学习啊!”周维清拉着她,堂而皇之的向学院内走去,上官冰儿想要挣脱出来,却怎么也做不到。

    “我要好好学习?难道你就不用了么?”上官冰儿没好气的说道。

    周维清嘿嘿笑道:“我不一样,我只需要做你们这些指挥者幕后的黑手就足够了。”他表面虽然轻松,可实际上,心里却也是压力重重。冥花毕竟是他们的班主任,他也猜不到今天冥花会怎么对他。

    一边说着话,两人已经走进了学院,才十进门,迎面却被人挡住

    了。

    挡住他们的是十多名学员,而且都是一水的贵族学员,身穿华服的他们,大有几分高高在上之势。

    为首者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看到这个人,周维清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这名二十多岁的青年相貌十分普通,绝对属于那种放在人堆里挑不出来的。但是,在他身后的那些贵族学员们一个个却是极为恭敬的样子。这青年的目光很平和,平和的挑不出一丝下次,面色红润,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阳光男孩儿一般。换个场合,绝对不会有人从他身上能感受到任何威胁的存在。

    昨天在开学典礼JL灰溜溜走了的叶楼此时就站在这青年身边,上身略微前探,一副讨好的样子。

    “你就是周维清学弟么?”那为首的青年向周维清微微一笑,他的

    声音就像他的眼神一样那么平和圆润。

    周维清颔首道:“没错,我就是周维清。你又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经过诈晚的事,周帷清觉得自己应该收敛一些,毕竟这里是翡丽帝国首都,自己所无法抗拒的力量还是有不少的。小心驶得万年船,毕竟,在这里不是自己一人,还有冰儿。

    “周学弟你娟。我叫叶泡泡,是学院三年级的学员。今天前来,是特意为了昨日舍弟的得罪来向你道歉的。”一边说着,他微微向周维清躬身致意。

    叶泡泡?这个名字对于周!,清来说自然是陌生的,但毫无疑问,他就是昨天叶楼口中的老大了。按照周维清的猜测,这个叶泡泡恐怕也是整个贵族学员之中领袖级的存在。

    “学长不必如此-,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周维清也同样是一脸微笑,此时的他,也完全看不出昨天在开学典礼JL砰-嚣张的样子。

    叶泡泡微笑道:“我这名字或许你会觉得有点怪。学弟昨天在开学典礼的表现,可以说是惊才绝艳。我今日来,一是为了致歉,另一个,也是为工认识一下学弟。听说学弟还是一位优秀的中级凝形师。如果以后学弟有什么凝形卷轴想买的话,我愿意出比市场价高出百分之二十的价格收购。钱不是问题。

    这个叶泡泡很不简单啊!周维清不动声色的道:“那可正好了,我这里还有几分凝形卷轴。如果学长有兴趣的话,就拿去好了。

    有钱为什么不赚?更何况人家是来示好的,自己还要在学院混下去,根本就没必要和这叶泡泡闹翻。更重要的是,这叶泡泡和那叶楼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虽然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但至少目前他的表现并不招人讨厌。

    想到这里,周维清从自己的储物手镯中拿出了昨天刚刚制-作完成的中级凝形卷轴。

    眼看着周维清从储存项链中拿出一个又一个装有凝形卷轴的盒子,叶泡泡也不禁十分意外。他也没想到周维清竟然会如此容易的就相信了他。要知道,从昨天开学共礼上发生的一切来看,双方本应该是矛盾对立的双方而以。正想周维清想的那样,他今天是来示好的。

    叶泡泡从周维清手中接过一共五个木盒,打开其中之一,只看了一眼,他立刻就露出惊喜之色。

    “中级凝形卷轴。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学长果然是好眼力,正是中级凝形卷轴。我手头也就这五份了,正想卖掉来换取点买制作卷轴材料的钱,如果学长出价合适,倒是可以卖给你一份到两份,可由学长先行挑选。拓印宫和学院也都想向我收购呢。总要给他们留一些,这不是钱的问题。学长懂的。

    叶泡泡点了点头,微笑道:“既然如此,我选两份也就是抄了。说起来,学院那边,学弟还真的要留上一些。为了学弟,咱们学院可谓是煞费苦心啊!我还未见过学院为了哪个学员如此大动干戈呢。

    周维清惊讶的道:“大动干戈?”

    叶泡泡点了点头,道:“看样子,学弟可能还不知道吧。昨天开学典礼结束之后,学院将我和其他一些曾经收服过平民学员的人都找去教训了一通,并且严正警告我们不得作出任何对你不利的举动,否则的话,将会被毫不客气的从学院中清除出去。据我所知,以前还从未有过如此先例呢。学弟可以说的JL是第一位了。可见学院对你是何等重视。

    周维清肯将中级凝形卷轴卖给他,叶泡泡这是投桃报李,告诉他一些信息。他和叶楼完全不同。目光要长远的多。当他昨天听叶楼讲述了当时的过程以及后来被学院教导处找去谈话之后,他就知道,这个名叫周维清的学弟已经是动不得的,谁动了他,那就等着倒霉吧。既然不能动,就要尽可能的与之修好,不能与其交恶。这才能达到利益最大化。他的想法和冥武一模一样。原本他还有些担心,但现在看来,这周维清也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自然是容易的很。

    听了叶泡泡的话,周维清不禁大为惊讶,他也没想到,昨天那位萧逝教导主任竟然会如此看重他,还为了他警告了这些贵族学员的首脑。这份人情不可谓不大。当着叶泡泡,他当然不能表露出自己心中的本意,只是微笑道:“这都是老师们的厚爱。真是愧不敢当啊!

    叶泡泡微笑道:“我们也不能总是堵在学院门口,不多说了。这五份我选两份,目前中级凝形卷轴的市面价格大概在十五万到二十万金币。这两份学弟肯让给我,已经令我受宠若惊。我一共出四十五万金币。学弟看可以么?”

    四十五万金币?果然是越高级的凝形卷轴越值钱啊!周维清也是心

    只是两份中级凝形卷轴的收益就顶上了他之前卖了十份初

    中吃了一惊-,只是级凝形卷轴的。而且,中级凝形卷轴是百张一套,制作凝形液的材料虽然珍贵一些,但和初级凝形卷轴相比,还是节省了许多的。

    “学长这个价格出的高了,给我四十万金币就行。”周维清呵呵笑道,心中大是满意。少了一个敌人,还赚了一笔钱,他怎能不高兴呢?

    叶泡泡正色道:“那怎么行,不能让学弟吃亏。我还想下次再和学弟交易呢。未来学弟成为更加强大的凝形师后不要忘记我就行了。虽说我给出的价格略高于市场价,但现在凝形卷轴基本都是有价无市的局面。这价钱绝对算不上有乒高。学弟就不用跟我客气了。

    一边说着,他让旁边的其他贵族学院帮他拿着五个盒子,快速的从其中选了两个后,有些不舍的将其他三个木盒交还给周维清。同时给了他一张储值卡。

    “我这储值卡在籁丽帝国境内全部通用。里面有五十万金币,学弟可以随时去查账使用。多余的五万金币,就算是我为咱们下次令作支付的定金,学弟也不用找给我了。

    周维清收起凝形卷轴和储值卡,呵呵笑道:“既然如此,小弟就不客气了。等我下一批凝形卷轴制作出来以后,如果有富余的,一定给学长留一份。

    两人又客气了几句后,叶泡泡带着人满意的走了。周维清一直目送着他离去后,才向身边的上官冰儿低声问道:“冰儿,你觉得如何?”

    上官冰儿气还未消呢,哼了一声,道:"两个虚伪的家伙,你们根本就是在比着谁更虚伪。”她自然是看得出周维清和叶泡泡双方虚与委蛇的样子。尤其是看到周维清驾轻就熟,在这方面竟然丝毫不逊色对方时,她也不禁大为惊讶。在她原本认为,自己的小胖虽然嘴上坏了点,但其实还是很单纯的,现在看来,两年天弓营的熏陶,貌似小胖真是成长了不少。正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实际上可一点都没觉得周维清心机深沉,只是觉得沉稳而以。这样的男人才更让人有安全感,至少不容易吃亏。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你说的对,这本来就是一场虚伪的游戏。只是没想到昨天那位教导主任竟然对我这么好。看来,现在大陆上的凝形师可不是一般的稀缺啊!亲爱的冰儿老婆,你老公我现在可是个香饽饽。

    “走啦,上课要迟到了。记

    将就省着点花。如果可能的话,等我们回国的时候要带回去些找。上官冰儿没好气的一扯他,两人这才走入主教学楼,来到了班上。

    此时,大多数学员都已经到了,一看到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进来,顿时都露出了善意的微笑,为数不多的几位女学员看着周维清更是眼中放光。至于上官冰儿却是没有几人敢多看的。似乎他们已经完全懂得了什么是非礼勿视。

    寇锐嬴了上来,笑道:“老大。

    周维清道:“叫我名字吧。什么老大、老二的,弄的跟黑社会似的。

    寇锐连连摇头,道:“那怎么行,既然说了要跟你混,就要遵守规则嘛。老大,你才来学院一天,现在就已经成了风云人物。你听说了么?昨天开学典礼之后,学院把那些贵族学员中的领军人物都叫去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让他们收敛一些,并且严令他们不得做任何对你不利的事。现在别说是咱们学院,就算是天珠师学院和宫廷学院那边,都听说咱们学院多了你这各一位凝形师学员呢。

    周维清呵呵笑道:“你这家伙,到真是个情报专家。昨天让你统计的都掐定了么?”

    寇锐快速的拿出一叠纸递给周!,茯清,道:“全都登记完毕。咱们全班二十九名学员,除了你们四位天珠师之外,剩余的二十五人中,有十九名体珠师,六名意珠师,所有情况我都登记好了。每个人一页纸,详细记录了大家的情况。

    周维清对寇锐是越来越有好感了,这家伙虽然在御珠师方面的天赋一般,但搞起情报工作来却是一把好手,更为重要的是,对于自己安排的事,他都能办的妥妥当当。有这么个好帮手在,他自然能够轻松很多。正像他对上官冰儿所说的那样,他不要做一个人才,而是要做一个管理人才的人。事必躬亲只能累死。

    抬手在储物项链上一抹,一个装有凝形卷轴的木盒就已经到了周维清手中,他将木盒递给寇锐,道:“这个给你,你还没有凝形装备,回去先将这个凝形了。

    “啊?”寇锐愣了一下,全班所有学员的再-光也下意识的都集中在了他身上。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这些平民学员们之所以还很是收敛,最关键的问题就在于他们还没真正见到周维清给他们凝形卷轴。此时眼看着周维清拿出一个木盒子,连言哲惜和马群两人的目光都在瞬间变得灼热起来,更不用说其他人了。绝大多数平民学员可是连且.都没见过凝形卷轴的。

    周维清向寇锐挤了挤眼睛,笑道:“皇上还不差饿兵呢,你是第一个帮我的人,自然也应该第一个得到回报。我仔细考虑了一下你目前的情况。你是体珠师,敏捷和协调各一丰,其实这是一个很好的搭配,唯一的缺陷就在于攻击力不足。而所有体珠凝形装备中,攻击力最强,并且最适合搭配你这种属性的,无疑就是弓了。因此,我给你的这份凝形卷轴就是弓。我起名为霸弓。

    一边说着,他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一张卷轴递给寇锐看。

    同时,右手一抬,在浓郁的冰雾之中,霸王弓已经梢-然出现在他

    掌握之中。

    “这霸弓和我的霸王弓样子是一样的,唯一缺少的,就是镶嵌孔。而拥有镶嵌孔的凝形装备只有天珠师才能使用。这霸弓我根据你的情况改良了一下,原本的力量属性我进行了削弱,降低了它一些攻击力,但它本身的特性是爆破,有这一点,攻击效果也是足够了。在降低攻击输出的同时,我也减弱了拉力增加了射速。如果运用的好,应该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体珠凝形装备了。

    听了他的话,寇锐的目光已经变得无比狂热,甚至连双手都已经有些颤抖起来了。他从未想过,自己竞然如此轻易就能得到一件凝形装备。而且这件凝形装备还是为自己度身定做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当他接过这份凝形卷轴的时候,已经是激动的完全说不出话来。而整个平民一班中也是鸦雀无声。

    周维清当着众人的面来向寇锐讲解自然就是说给他们听的只是在这全时候谁还会在乎这些呢?寇锐的例子已经在眼前,此时此刻,再没有人对周维清有半分怀疑了。

    马群悔的肠子都青了,本来这第一全投靠的应该是我啊!他虽然是一名天珠师,但出身于平民家庭的他,最计厌的就是被限制自由,因此,他所有的修炼都是依靠自己。好不容易才凑够钱给自己的意珠拓印了一全石化皮肤的枝能。但凝形卷轴却是太贵了,说什么也买不起。眼前的周维清,根本不需要他进行臣服什么的,只是队全在学院的老大就能轻而易举得到凝形装备,这是多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却被自己就那么放过了,还有些得罪了这位老大,以后能不能得到凝形装备都是问题。

    正在群情激鼻,看着周维清够目光充满灼热之时,教室门开。手格着一大摞纸的冥花从外面走了进来。

    与昨天的娇媚相比,今天她的神色明显偏冷。当她一眼看到周菲清的时候,身体分明略微颤抖了一下。继续向讲台处走去。

    周维清脸色一板,向学员们说道:“同学们,要上课了,大家都回座位做好吧。你们放心,你们的事我都会为你们一一办妥。不会让你们等太长时间的。”

    说完这句话,他主动走向了冥花,很是尽到了一全班长应尽的义务,接过了冥花手中那一大叠纸。

    此时,他距离冥花只有一尺而以,嘴唇嗡动,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向冥花说道:“小妻老师,你好啊!“

    冥花的身体瞬间就僵住了,狠狠的瞪了周维清一眼,此时此刻,她只觉得心中火往上撞,啡天晚上父亲的叮嘱已经忘的荡然无存,平日里的冷静也是无法菲特,恶狠狠的瞪着他,咬牙切齿的道:“再敢废话,老娘就跟你拼全鱼死冈破。“

    周维清也没想到她的反应竟然这么大,嘿嘿一笑,却是不再说什么,把那叠纸放在讲台上就要转身回座位。

    “站住。班长,把这份卷子发下去。壶全人一份。我们考试。”

    “考试?”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舅花,喃喃地道:“不会是要考军事知识吧?”

    冥花冷声道:“我们是军事学院,不考竿事知识考什么?新生开学捎底测验。知道你们在军事方面的真实水平才能因材施教。亏你还考取了本学院,难道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看着周维清有些僵硬的脸色,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突然有种很好的预感。能在言语上打击一下这家伙可不容易。

    周维清脸上肌肉抽桔了一下,心中暗道,我这才刚建立起点威信,这考试要是弄全最低分,还怎么当班长啊!看着冥花,他第一次觉得,这女人还真不能得罪口顿时陪笑着道:“美女老师,身为班长,我一定要帮您分担一点工作压力,要不,我帮您监考吧。”

    冥花哼了一声“,少废话,发卷子去。”一边说着,她已经在讲台后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理都不理周维清。之前心中的愤怒却是荡然无存,看着周维清那一脸郁闷的样子她就知道,自己恐怕是抓住这家伙痛肺了。刚才还叫我小妻老师,这就变成美女老师了?哼,走着瞧。

    周维清无奈的把卷子发了下去,然后走回自己的位置。

    冥花严肃的道:“好了,每全人都拿到你们的卷子了吧。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上课。课表上写的是班会,下面大家各自答卷,进行一次兢一测试口试卷涵盖各方面军事知识,我希望同学们队真对待口这份成绩我将会记录在紊。成绩最差的两人,将宜责打扫班级卫生一周。包桔教室旁边的厕所。现在开始吧。如果谁敢作弊、交头接耳的,立刻以零分计算。如果零分多了,那么,打扫卫生的任务就一周周的延续下去。“

    这一听要考试,内心抽搐的可不只是周维清一全人,这不,他旁边那位,与他同样坐在最后一排的马群同学此时也是眉角不断的跳动着,神色更是无比的古怪。

    “周老大。”马群帖帖的向周维清叫了一声。

    周维清正郁闷呢,没好气的道:“干啥?“

    马群吞咽了。唾液,道:“周老大,以后我也队你当老大了。这次是真的,绝不反恃。你能不能先帮兄弟过了眼前这关?”

    周维清一愣“,你没学过竿事知识么?”

    马群拖拖头“,以前的初等军事学院也上过,不过上课的时候不是泡妞就是睡觉了。这考笔试我娜会儿啊!我是凭借天珠师的身份免试入学的,入学考试我也没考那军事素养啊

    周维清很队真的看着他,道:“对不起了,你远卜弟我还真收不了,他妈的,你不会难道我就会么?你好歹还上过初等竿事学院,我却连上都没上过呢。“

    马群狗眼睛顿时直了,“不会吧,老大。你……”

    周维清眉头紧皱“我又不是无所不能的口你自求多辐吧。”他正说着话,却看到坐在前排的上官冰儿正回身看向自己,美眸中分明带着几分担忧。

    考试不行不能丢面子,周维清立刻一脸笑容的看向她,拐出一副我能应付的棋样。

    “考试开始。再有交头接耳者,零分讣处。”冥花从讲台后站起身,走了出来,此时的她,可是一点魁惑的样子都没有了,美眸中威棱四射,分明就是一副严师的样子口渍厉的目光四下扫射,每一名学员似乎都能感觉到她是在看自己似的。

    考就考。周维清无奈的从书桌里拿出一根笔就开始写了起来,反正所有专业知识他一兆不会,不会还不能瞎写么?对着这份试卷,他来了全笔走龙蛇,完全按照自己心中所想的去答卷,那奋笔疾书的样子,简直比班里最优秀的学员写的好要快。

    冥花本来是朝着周维清这方向走过来的,打算看看他的笑话,但突然看到他竟然开始奋笔疾书,根本没有抄袭他人的意思,她不禁也愣住了。

    毕竟,在之前与周维清的接触中,周菲请让她看到了太多的奇迹,天知道这家伙还有没有更多的本事。要说他军事理论知识优秀,也绝不是没有这全可能的。牛竟,他可是被自己哥哥那眼高于顶的家伙看中过的。

    这份试卷足有八页,考试时间是整整一上牛,周维清越写越觉得有感觉,他虽然不知道什么军事知识,但在天弓营中耳濡目染之下,也有一套自己的处事方法。写起来那叫一全畅快淋漓口看的旁边的马群一阵阵的发呆,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之前周维清是在骗他的,可他全子高大,拆头价价的瞥了那么一小下,顿时心里抽桔的更厉害了。

    这周老大就是牛义,根本就不会,这写的还那么带劲。我刚才看到了什么?他在军事桩演上写了什么要送几全美女给对方军事主官,让人家拈到腿软无法指挥之类的。这也叫战术?服了,这下真是服了。

    冥花终究还是溜达到了周维清身边,拐出一副严厉监考的样子,眼神却是不经意的飘向了周维清的试卷。

    当她第一眼看到周维清答题的内容时,差点笑了出来。这家伙写的这都是什么东西啊!连最简单的几全军事知识名词解释写的都是驴唇不对马嘴,可他偏偏还写的十分带劲似的,那副奋笔疾书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优等生一般。

    但是,随着她继续向下看,冥花眼底原本的一丝笑意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凝重之色。

    没错,周维清在那些基础的军事知识理讣上,可以说是一窍不通,甚至达到了连名词解释都不会的强悍地步。但是,当她看到周维清的战例分析以及实战棋拟答题时,却是极度的震惊了。

    不论是她的父亲冥武还是兄长冥昱,都是翡丽帝园一代名将,从小耳濡目染、家学渊源,今冥花在军事方面的造诣迄超常人。若非身为女性太过不利,恐怕她也早就追随兄长从戎去了。她的眼光,甚至比学院中大多数专业的老师都要高的多。而在成为老师之前,她也是翡丽皇家竿事学院最优秀的毕业生,牛业考试成绩甚至还要超过宴昱,这才被学院留下。

    冥花发现,周维清在军事知识上虽然可以说是一窍不通,但是,在战略、战术,尤其是大局观上,却是惊人的强力。几道战例分析、实战演练的大题,他几乎全都能一针见血的指出最关键的问题所在,而他的解决方法更是无比的天马行空。自己的哥哥在军界已经被称之为狂人了,但要和他这答卷上所写的内容相比,这称号恐怕要拱手让人才是。

    无封顶爆发加更第一章,劲票了,说话算数,立刻兑现爆发的第一更。大家继续砸,看你们能砸出几章来。嘿嘿。砸多少月票,咱就更新多少章。来吧来吧,砸吧,我努力码字去。看你们能不能把我榨千。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