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五十三章 美女院长

    越看周维清的考卷,冥花心中的吃惊就越是强烈n从很多地方她都能看得出,周维清对军事理论可以说是一窍不通,这家伙恐怕是一点正规军事方面的知识都没学过。但他那些出人意表、大胆到极致的指挥方式却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绝不墨守成规,骤一看去,似乎是胡说八道,可队真琢磨琢磨,却有几分羚羊壮角,浑然天成的感觉。

    这家伙难道真的是全天才不成?冥花心中微微一叹,英然她很计厌这全占了她便宜的家伙,但就事讣事,她也不能不承队,这是一全值得自己钦佩的青年。他的年纪可是比自己还小了不少啊!

    周维清自然是知道冥花在自己身边的,他才不管那么多,大不了就去扫厕所呗,虽然丢人了些,可只要他一想到啡天晚上的幸运过关。对于这些也就不是那么在意了。牛竟,如果没有那全叫天儿的白衣少女出现,恐怕现在的他已经成为天邪教的一份子了吧。

    上午的时间尚未过半,我们奋笔疾书的周小胖同学就已经答完了他的卷子,而冥花也一直都站在他身边看着。这苦的可不只是周维清一全人,要知道,冥花站的位置,左侧是周维清,右侧就是马群。如果是正常情况下,马群当然巳不得这样一位大美女老师站在自己身边呢,可现在是考试啊!他的水平那比周维清也强不了一分、半分的,此时冥花在身边,想要找人抄龚都不行,脸已经变成了苦瓜状,手中的笔都让他咬出了不少牙印。

    “老师,我答完了,可以捉前交卷么?”周维清一弹手中的卷子,很是舒爽的长出口气。先不说最后是不是扫厕所去,反正这一份卷子他答的是很痛快的。完全按照自己心中所想,怎么想的就怎么写出来,那叫一全舒畅。

    “不行。”听到周维清开口,冥花才算是回过神来。看着周维清那卷子,她也有些忍不住笑了,先不说这家伙答题的内容,单是这比蜘蛛底还难看的宇就让她忍不住想笑了。“周维清同学,难道你以前的老师没有教导过你答题完毕后要队真检查,仔细审核自己写过的内容么?不讣是作为一名学员还是以后作为丛名军人,都要有着严谨的态度。尤其是我们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培养出的都将是兢军的军事人才,如果一全不慎,很可能就会带给同件灾难。”

    周维清翻了翻白眼,这朵其界之花还真是不放过任何打击自己的机会啊!难道她会看不出自己这份试卷根本就是胡乱解答的?根本就不会,还检查全屁啊!不过,人家是老师,他又刚刚升任班长,总不能公然和老师对着千吧。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了。

    当然,让他检查是不可能的,周维清随手将卷子放在桌子一侧,整全人往桌子上一趴,就直按闭上了眼睛。不让我捉前交卷走,难道说我睡会儿觉还不成么?

    冥花本来还想难为他一下,但终究还是想到了自己老爹的叮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不再理他,径自在班里巡视起来。

    周维清这一觉睡得扫当不结,这家伙虽然算计别人的能力越来越强,但却极其奇葩的无比心宽。心宽之人,睡觉自然就香。幸好,他还没有打弊的毛病,最多就是睡到香甜处,留下几滴口水在衣袖上而已。

    件随着一声刺耳的下课铃声响起,上午的课程终于结束了,考了一上牛试的平民一班学员们一全全只觉得头昏脑胀。卷子实在是太多了,除了周维清这种胡诌答题法之外,其他学员能够全都答完的寥寥无几,脸色好看的也着实不多。

    “小胖,下课了。”上官冰儿走到周维清的课桌旁叫到,周维清睡得那叫一全美,下课铃声都没能将他吵醒。

    马群坐在另一边很是嫉妒的道:“周老大真是强人啊!考成这样也依旧是睡得如此香甜。”

    上官冰儿瞥了马群一眼,对这全大全子,她也是好感缺乏,这家伙表里不一,简直和周小胖就是一类人。

    眼看周维清没反应,上官冰儿没好气的又喊了一声“小胖,吃饭啦。”

    “啊!吃什么?吃什么?”周维清一棕口水就睁开了眼睛,眼神还朦胶着,就已经向周囤寻找着吃的。引得附近几全听到上官冰儿叫他的学员们不禁吃吃的笑了起来。

    上官冰儿拿出手帕为他棕了棕口水“看你睡的,快起来,我们去吃午饭了。是不是昨天制作凝形卷轴太累了?今天放学后就早点休息吧。制作凝形卷轴也不能急于一时。身体要紧。”替他棕完口水,上官冰儿主动的将他拉起来,很是关切的看着周维清那天比健康红润的脸煮,看了又看,这才算是放心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没事、没事。只要不是三夹半夜的有狐狸精底窗户,我怎么会有事呢?”他这话说的故意声音大了几分,州刻收完卷子的冥花顿时身体一僵。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全威严的声音“周维清。”

    “啊?”周维清一边答应着一边朝叫他的声音方向看去,只见教室门开,教导主任萧进竟然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一丝混和的笑容向他招了招手,道:“你出来一下。”

    周维清不敢怠幌,向上官冰儿道:“冰儿,你到食堂等我。你先吃吧,我一会儿就过去。”

    “嗯。”上官冰儿轻轻的点了点头。周维清这才走出教室跟着萧进走了。

    马群在旁边看的这叫一全羡慕啊!看看人家这女朋友,这家伙考试睡觉还被关心,还给他棕口水。真是一全羡慕嫉妒恨啊!为什么我就碰不到这样的好女人呢?而是那么一全……

    周维清跟萧进刚走,平民一班门前又来了一位,这次可不是老师了,而是一名贵族学员,准确的说,是一位美女学员。这位有着一头红发的美女学员直按走入了平民一班的教室,来到冥花身边,低声道:“冥花姐,冥昱他人呢?好几天都没见到他了。”

    冥花有些不耐烦的瞥了她一眼,道:“我哥回前残了。你找他干什么?他不是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么?从今以后再也和你没有任何瓜葛。不要再缠着他了。”

    “你、你是帝芙雅殿下?”上官冰儿一眼就队出了这红发女子可不正是天弓帝园公主,也是周维清的未婚妻,帝芙雅公主殿下么?只见她现在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站在莫花身边,娜还有一点公主的样子。

    帝芙雅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宇,也是愣了一下,扭头看到上官冰儿时,顿时大为惊讶“冰儿?你怎么也在这里?”对于这位天弓帝园第一天才美女,她当然是认识的。帝芙雅虽然自宜,但也很清楚,自己在天弓帝园是绝对比不了上官冰儿的。而且,她性格跋扈了些,但与上官冰儿的关系却还是不结的。至少以前一直都是不结的。

    上官冰儿指指自己的校服,道:“我和周维清一起来上学的啊!他刻才也在,你没看到么?”一边说着,她心中却是警惕暗生,周维清是告诉过她帝芙雅也在这所学院的,但知道是一回事,见到就是另一回事了。对千帝芙雅,她现在可是充满了警恨。

    换了谁也会如此,毕竟,眼前这位天弓帝园公主至少目前还是周菲清的正牌未婚妻。

    听上官冰儿捉到周维清,帝芙雅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价眼看向身边的舅花,正好看到其花脸上也流露出关切之色,顿时眉头紧皱,道:“冰儿,你怎么会和周维清走在一起?这家伙可是卑鄙无耻的很。以前还是咱们天弓坑著名的废物,就算是他的天珠现在觉醒了,估计也强不到哪里去,你可不要被他表面的憨厚给迷惑了啊!这家伙屑于那种典型的表面上道貌岸然,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不知道父皇怎么就会那么喜欢他。”

    听着帝芙雅的话,上官冰儿和冥花几乎是同时无语。冥花更是眼神无比的古怪,就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帝芙雅。心中暗想,就算你无知,也不能无知到这种程度吧?你说那家伙一肚子妻盗女娼,我无比同意。但要说那家伙还是废物,那这全世界上还有几全人能被评阶不是废物的么?这全什么天弓帝园公主,简直就是全脑残。

    上官冰儿心中则是另一种想法,当帝芙雅一开口就骂周维清卑鄙无耻的时候,她是大大的私了口气。至少这证明了周维清并没有骗她,帝芙雅是对他真的没有一点好感的。但是,听着帝芙雅这么继续骂下去,上官冰儿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了。先不说我的小胖没什么不好,就算他真的不好,那也是我的小胖,你这么骂我未来老公是什么意思?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难怪小胖不要你,现在我算是明白了。

    “公走殿下,你概不能这么评价他吧六不论怎么说,至助徊现在还是你的未婚夫啊!”上官冰儿的声音中已经明显流露出了几分冷意。

    可偏偏帝芙雅一听到未婚夫这三个字已是心中大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上官冰儿的神态。这可是当着冥花啊!她心中白马王子冥显将军唯一的妹妹。上官冰儿这样说出她有未婚夫的事,帝芙雅怎能不急。

    “冰儿妹妹,你可不要乱讲口谁是他的未婚妻?那只是父皇要求的政治联姻。我这次出来,根本都没想再回国呢。我要抵制这份婚姻。就算是嫁猪嫁狗也不嫁他。”

    上官冰儿面罩寒霜,“帝芙雅,你太过分了。小胖有什么不?你竟然这样对他?”

    “有什么不?,…帝芙雅也是愣了一下,真让她说出周维清有什么实质性的不,她还真是说不出来,一时间,只能倔强的道:“反正就是不。我心中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别说他周维清在我眼中一无是处,就算他是当世第一天才,我也绝对不会对他有任何想法。,…

    冥花有些不耐烦的道:“行了、行了,你不用在我面前表忠心。没用的。我哥那人,我最了解,他既然决定的事就绝不会更改力我现在也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不要你了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脱线。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一个劲说人家不。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这个脑残女。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没错,说起来,我还真没见过比周维清那小子更天才的人,我哥也不行。”

    说完这句话,冥花拿着卷子扭头就走,她可没心情去理会帝芙雅这样的脑残女。

    听了冥花的话,帝芙雅整个人都呆滞了,看着脸色冰冷的上官冰儿,充满不可思议的问道:“冰儿,你…你竟然成了他的女朋友?这不会是真的吧?”

    上官冰儿沉声道:“为什么不会是真的?我和小胖在一起已经几年了。帝芙雅,你不喜欢他,并不代表没有别人喜欢他。

    在你眼中那么不堪的小胖,在我眼中却是不可多得的男人。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我要去食堂等他了。,说着,她也向外走去。

    “我知道了。”帝芙雅仿佛恍然大悟一般,“你一定是因为周大元帅吧。”

    上官冰儿脚步一停,转身看向帝芙雅,冷声道:“公主殿下,请你不要侮辱我,也不要侮辱你自己。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朋友。同时,也希望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绝不会将小胖让给你。…,如果说原本她对帝芙雅这个正牌未婚妻还有几分歉疚的话,那么,在今天听了她这些话之后,上官冰儿已经是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了。她甚至觉得,那个所谓的婚约解除不解除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周维清怎么可能去喜欢这样一个女人呢?

    周维清自然是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他和萧逝并肩走出了教室后,一边在萧逝的带领下向前走一边由衷的道:“萧老师吧昨天的事真是谢谢您。”

    萧逝微微一笑,道:“你这小子,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你也不用谢我什么,这都是你自己的能力。如果你不是那么优秀的话,我也不会注意到你,更谈不上什么维护了。,

    周维清有些惊讶于萧逝的坦然,他发现,自己对这位教导主任更有感了。

    “萧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么?”,周维萧问道。

    萧逝呵呵笑道:“不是我要找你,是院长要见见你这个天才学员。”

    听到天才这俩字,周维清立刻想起之前自己拿一窍不通的考试,难得的脸一红,道:“我哪算得上什么天才,以后还要萧老师多多关照呢。”

    萧逝道:“你还不算天才,那可就没有天才了。按照你报名表格记录,你今年还不到十七岁吧,就已经是中级凝形师了。你不只是咱们学院第一位凝形师学员,同时,也是我所知道的最年轻的中级凝形师之一。一些家学渊源的凝形师,到你这今年纪的时候,大多数也还是初级凝形师呢。学院很看你的潜力。”

    两人一边说着,在萧逝的带领下一边向楼上走去。院长办公室在主教学楼的五层,也就是最高层。

    院长么?周维清脑海中顿时出现了那位有着无比高贵优雅的美女院长,当时,这位院长可是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很快,萧逝带着周维清来到了五层,到了这一层,明显安静了下来。学院高层的办公室都在这一层。

    萧逝带着周维清顺着楼道一直走到最里面的一扇门前,上面悬挂着院长室的牌子,到了这里,萧逝的脸上都多了几分恭敬之色,抬手在门上轻敲两下。

    房间内传出平静而优雅的声音,“请进。”

    萧逝这才推门而入,带着周维清一起走了进去。

    这间办公室很大,足有三百平方米,整体用淡黄色进行的装饰,给人一种非常温馨典雅的感觉。房间内的每一件装饰品都十分考究,在一张宽大的半圆形书桌后,正坐着那位美女院长采彩。

    和昨天一样,这位美女院长依旧是穿着她那特殊一些的黑色教师长袍,秀发整齐的挽起在头顶。俏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和煦的微笑,目光平和内蕴,丝毫看不出任何锋芒。

    “院长,他就是周维清,我给你带来了。”萧逝向采彩微微行礼后说道。

    采彩微笑领首道:“辛苦萧主任了。…,

    萧逝微笑道:“举手之劳,院长,那我先出去了。您和他谈吧。”再次行礼之后,他这才退了出去,临走时,还递给周维清一个鼓励的眼神。

    萧逝走了,顺手也带上了门,在办公室内,就剩下了周维清和采典礼时,周维清只是远远的看了采彩几眼而以,那时候给他的感觉还只是惊艳。此时,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竟是令他也感到有些局促。

    这位采彩院长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位不可亵渎的神女一般,没有气势流露却自然生威,那无形的压迫力,更是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她那完全发自骨子里的高贵,更是令任何人见到似乎都会产生出自惭形秽感似的。

    按照寇锐的情报,这位美女院长已经三十五岁了,但如果只是从表面看去,容貌却是连二十五岁的都不像。而她的气度却又足以和五、六十岁的上位者媲美。这种特殊的气质,足以吸引任何人的视线。

    “周维清同学,请坐吧。”采彩指了指自己书桌前的宫廷式高背椅。

    周维清也不客气,拉开椅子就坐了下去,并没有顾及什么贵族礼仪之类的东西。他本就是平民学员…更何况,和眼前这位美女比贵族礼仪,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么?

    面对一个美女,想要让人家注意,要么你强过她,要么就要给她一种完全颠覆的感觉。这是木恩对周维清的教导。

    “您,采彩院长。”周维清面带微笑的说道。

    采院的老师们,也没有人会连名带姓的在这种面对面的情况下称呼她。而且…这叫周维清的青年也比她想象中要沉稳的多。

    周维清昨天在开学典礼上做的事,当然不可能瞒过她,哪怕是每一个细节,她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在这里,她乃是绝对至高的权威。

    “周维清,你知道我为什么让萧主任叫你过来么?”,采彩淡淡的问道。

    周维清摇头道:“不知道。”

    采考核试卷我都看过了,我听说,当时还是冥昱将军亲自为你阅卷的,没错吧。”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是的。当时监考老师本不怎么喜欢我的试卷,冥昱将军正路过,看了我的试卷后觉得还可以,就给了个不错的分数。”

    “还可以?在我看来,你的答卷应该算作零分。,…采彩的声音突然变得冷了下来,周维清顿时觉得在这足有三百平方米的大办公室内,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似的。

    周维清愣了一下,貌似这位院长对自己不太友善啊!

    采彩沉声道:“在你的答案中,我看到了无数血腥和杀戮,也看到了无数平民的哀号。或许,你的战术最终会成功,会带来胜利。但是,却正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有多少人会因为你的指挥而丧命?每一条生命,都只有来到这个世界一次的机会,没有人有资格去录夺他们的这一次机会。一个人死了,连带的是一个家庭的痛苦口或许,你会认为我这么说是妇人之仁。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在乎平民死活的统帅,永远无法成为一名王者,他的军队也永远都不会是王者之师。”

    公走殿下,你概不能这么评价他吧六不论怎么说,至助徊现在还是你的未婚夫啊!”上官冰儿的声音中已经明显流露出了几分冷意。

    可偏偏帝芙雅一听到未婚夫这三个字已是心中大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上官冰儿的神态。这可是当着冥花啊!她心中白马王子冥显将军唯一的妹妹。上官冰儿这样说出她有未婚夫的事,帝芙雅怎能不急。

    “冰儿妹妹,你可不要乱讲口谁是他的未婚妻?那只是父皇要求的政治联姻。我这次出来,根本都没想再回国呢。我要抵制这份婚姻。就算是嫁猪嫁狗也不嫁他。”

    上官冰儿面罩寒霜,“帝芙雅,你太过分了。小胖有什么不?你竟然这样对他?”

    “有什么不?,…帝芙雅也是愣了一下,真让她说出周维清有什么实质性的不,她还真是说不出来,一时间,只能倔强的道:“反正就是不。我心中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别说他周维清在我眼中一无是处,就算他是当世第一天才,我也绝对不会对他有任何想法。,…

    冥花有些不耐烦的道:“行了、行了,你不用在我面前表忠心。没用的。我哥那人,我最了解,他既然决定的事就绝不会更改力我现在也有些明白他为什么不要你了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脱线。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一个劲说人家不。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这个脑残女。不过,有一点你说的没错,说起来,我还真没见过比周维清那小子更天才的人,我哥也不行。”

    说完这句话,冥花拿着卷子扭头就走,她可没心情去理会帝芙雅这样的脑残女。

    听了冥花的话,帝芙雅整个人都呆滞了,看着脸色冰冷的上官冰儿,充满不可思议的问道:“冰儿,你…你竟然成了他的女朋友?这不会是真的吧?”

    上官冰儿沉声道:“为什么不会是真的?我和小胖在一起已经几年了。帝芙雅,你不喜欢他,并不代表没有别人喜欢他。

    在你眼中那么不堪的小胖,在我眼中却是不可多得的男人。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我要去食堂等他了。,说着,她也向外走去。

    “我知道了。”帝芙雅仿佛恍然大悟一般,“你一定是因为周大元帅吧。”

    上官冰儿脚步一停,转身看向帝芙雅,冷声道:“公主殿下,请你不要侮辱我,也不要侮辱你自己。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再是朋友。同时,也希望你记住你今天说过的每一句话。我绝不会将小胖让给你。…,如果说原本她对帝芙雅这个正牌未婚妻还有几分歉疚的话,那么,在今天听了她这些话之后,上官冰儿已经是一点愧疚感都没有了。她甚至觉得,那个所谓的婚约解除不解除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周维清怎么可能去喜欢这样一个女人呢?

    周维清自然是不知道这边发生了什么,他和萧逝并肩走出了教室后,一边在萧逝的带领下向前走一边由衷的道:“萧老师吧昨天的事真是谢谢您。”

    萧逝微微一笑,道:“你这小子,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嘛。你也不用谢我什么,这都是你自己的能力。如果你不是那么优秀的话,我也不会注意到你,更谈不上什么维护了。,

    周维清有些惊讶于萧逝的坦然,他发现,自己对这位教导主任更有感了。

    “萧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么?”,周维萧问道。

    萧逝呵呵笑道:“不是我要找你,是院长要见见你这个天才学员。”

    听到天才这俩字,周维清立刻想起之前自己拿一窍不通的考试,难得的脸一红,道:“我哪算得上什么天才,以后还要萧老师多多关照呢。”

    萧逝道:“你还不算天才,那可就没有天才了。按照你报名表格记录,你今年还不到十七岁吧,就已经是中级凝形师了。你不只是咱们学院第一位凝形师学员,同时,也是我所知道的最年轻的中级凝形师之一。一些家学渊源的凝形师,到你这今年纪的时候,大多数也还是初级凝形师呢。学院很看你的潜力。”

    两人一边说着,在萧逝的带领下一边向楼上走去。院长办公室在主教学楼的五层,也就是最高层。

    院长么?周维清脑海中顿时出现了那位有着无比高贵优雅的美女院长,当时,这位院长可是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很快,萧逝带着周维清来到了五层,到了这一层,明显安静了下来。学院高层的办公室都在这一层。

    萧逝带着周维清顺着楼道一直走到最里面的一扇门前,上面悬挂着院长室的牌子,到了这里,萧逝的脸上都多了几分恭敬之色,抬手在门上轻敲两下。

    房间内传出平静而优雅的声音,“请进。”

    萧逝这才推门而入,带着周维清一起走了进去。

    这间办公室很大,足有三百平方米,整体用淡黄色进行的装饰,给人一种非常温馨典雅的感觉。房间内的每一件装饰品都十分考究,在一张宽大的半圆形书桌后,正坐着那位美女院长采彩。

    和昨天一样,这位美女院长依旧是穿着她那特殊一些的黑色教师长袍,秀发整齐的挽起在头顶。俏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和煦的微笑,目光平和内蕴,丝毫看不出任何锋芒。

    “院长,他就是周维清,我给你带来了。”萧逝向采彩微微行礼后说道。

    采彩微笑领首道:“辛苦萧主任了。…,

    萧逝微笑道:“举手之劳,院长,那我先出去了。您和他谈吧。”再次行礼之后,他这才退了出去,临走时,还递给周维清一个鼓励的眼神。

    萧逝走了,顺手也带上了门,在办公室内,就剩下了周维清和采彩二人。开学典礼时,周维清只是远远的看了采彩几眼而以,那时候给他的感觉还只是惊艳。此时,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竟是令他也感到有些局促。

    这位采彩院长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位不可亵渎的神女一般,没有气势流露却自然生威,那无形的压迫力,更是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她那完全发自骨子里的高贵,更是令任何人见到似乎都会产生出自惭形秽感似的。

    按照寇锐的情报,这位美女院长已经三十五岁了,但如果只是从表面看去,容貌却是连二十五岁的都不像。而她的气度却又足以和五、六十岁的上位者媲美。这种特殊的气质,足以吸引任何人的视线。

    “周维清同学,请坐吧。”采彩指了指自己书桌前的宫廷式高背椅。

    周维清也不客气,拉开椅子就坐了下去,并没有顾及什么贵族礼仪之类的东西。他本就是平民学员…更何况,和眼前这位美女比贵族礼仪,那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么?

    面对一个美女,想要让人家注意,要么你强过她,要么就要给她一种完全颠覆的感觉。这是木恩对周维清的教导。

    “您,采彩院长。”周维清面带微笑的说道。

    采彩微微一愣,哪怕是学院的老师们,也没有人会连名带姓的在这种面对面的情况下称呼她。而且…这叫周维清的青年也比她想象中要沉稳的多。

    周维清昨天在开学典礼上做的事,当然不可能瞒过她,哪怕是每一个细节,她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在这里,她乃是绝对至高的权威。

    “周维清,你知道我为什么让萧主任叫你过来么?”,采彩淡淡的问道。

    周维清摇头道:“不知道。”

    采彩道:“你的入学报名表以及入学考核试卷我都看过了,我听说,当时还是冥昱将军亲自为你阅卷的,没错吧。”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是的。当时监考老师本不怎么喜欢我的试卷,冥昱将军正路过,看了我的试卷后觉得还可以,就给了个不错的分数。”

    “还可以?在我看来,你的答卷应该算作零分。,…采彩的声音突然变得冷了下来,周维清顿时觉得在这足有三百平方米的大办公室内,温度骤然下降了许多似的。

    周维清愣了一下,貌似这位院长对自己不太友善啊!

    采彩沉声道:“在你的答案中,我看到了无数血腥和杀戮,也看到了无数平民的哀号。或许,你的战术最终会成功,会带来胜利。但是,却正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有多少人会因为你的指挥而丧命?每一条生命,都只有来到这个世界一次的机会,没有人有资格去录夺他们的这一次机会。一个人死了,连带的是一个家庭的痛苦口或许,你会认为我这么说是妇人之仁。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在乎平民死活的统帅,永远无法成为一名王者,他的军队也永远都不会是王者之师。”

    “在一场战争中,什么最重要?天时、地利、人和n前两者,还可以凭借自身的知识去半断,而这最后的人和却是最难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得民心者得天下。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你,冥昱虽然是一代名将,但他在我翡丽帝园军部永远也不会得到最优芳的评侨,更成为不了元帅,就是因为,现在的他,所到之处,不只是故人怕,连我们自己的园人都会惧怕。能记住他北绩的人无几,但骂他是刽子手的却几乎是所有。他有着无与伦比的指挥枝艺,可是,他永迄也不是一名受到世人爱截的名帅。”

    听了采彩这番有些严厉的话语,周维清才算是明白了过来,原来眼前这位并不是冲自己的,自己这是为了箕姜而受到的无妄之灾啊!先不管传言中这位采彩院长是不是和冥昱有那种关系,恐怕在军事政见上,两人的意见就是完全不同的。尽管在内心之中,周维清更加同意冥昱的做法,可他也能听出,采彩的话也有道理。就像争讣是以力服人和以穗服人究竟娜全更好一样,这根本就没有答紊。

    “院长,怒别激动。听我一言如何?”周维清有些无奈的说道。

    采彩点了点头,脸上重新恢复了原本带有一丝微笑的高贵,只是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渍厉。

    周维清苦笑道:“院长,我坦白好了。其实,那天在进行军事素养测试的时候,我完全是随手乱写的。而实际上,我从未参加过任何军事培训,更别说上过军事学院了。

    天知道怎么会碰巧和冥昱将军的想法就一样了。我来学院,这不就是为了学习军事知识的么?我还没定型,更不用捉指挥战争了,能否有冥昱将竿那样杀伐果决,现在还言之过早。所以,您也不用过于担心,毕竟,这不是还有四年的学习时间呢么?我什么都不会,想到的自然就是正面杀戮了,未来四年,我要学的,不就是能够在不杀戮的情况下也能化解那种危机的办法么?所以,我只能说您多虑了。任何一全人都不可能是另一全人的复制品。我不会是第二全其昱将军。说不好听点,我还看不上他呢。”

    一边说着这番话,周维清那吊了郎当的痞气就流露出了几分,他确实很无语,这大中牛的要吃午饭了,您把我叫来,还i我一顿,我这是招惟惹惟了?

    听了周维清这句话,突然之间,采彩哄味一笑,原本的高贵在丝毫没有破坏的情况下,更增添了几分动感与活泼。

    “你也是全男人,怎么可能看上另n全男人?”采彩淡淡的说道,她那俏脸上分明带着笑容,可语气却是平淡的很。周维清看的那叫一全目瞪口呆,如果不是美女见得多了,恐怕就要被她迷的神魂颠倒了。

    “你也不用向我解释什么了。我州才的话只是要告诉你,冥昱那种风格不能学。下面,我们说说你的问题。啡天开学典礼上,你打人的事情我就不说了。你是一名三珠级别的天珠师,十七岁。同时还是一名中级凝形师。我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选斧的不是天珠师学院而是我们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呢?、,

    采彩的目光再次变得锐利起来,盯视在周维清脸上,似乎要将他看穿似的。

    周维清十分无奈的道:“我也不想啊!这都是家里安桥的。我这不是也没办法么?更何况,艺多不压身,将来我总是要参军的,当然应该在军事上多学习一些知识了。更何况,咱们学院不是也教授关于天珠师的知识么?”

    采彩轻轻的拇了拇头,道:“你来到这里,无非是因为你父亲是天弓帝园元帅。而同样身为天珠师的你,将来必须要子承父业罢了。其实,这里真的未必适合你。尽管你父亲是为欺不多今我钦佩的人,我也必须要这么说。”

    周维清心中凛然,“你认识我父亲?”

    采彩淡然道:“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吧。嗯要知道你的身份,对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天弓帝园与我翡丽帝园本是盟园,只是,这些年来,因为万兽帝园的压力,我们却很少能够给予天弓帝园有力的支持,这一点我要说一声抱歉。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周元帅坐镇边疆,恐怕天弓帝园早已不保了。”

    周维清眉头微皱,道:“那我就更应该好好学习军事知识,回去以后好为父亲分忧。”

    采彩道:“有句话叫做贪多嚼不烂,还有全词叫做专精。艺多不压身虽然没结,但那是指的为了生存。而你却不是,你有着过人的天份。不到十七岁的凝形师,是何等罕见?而且,据萧主任说,你在凝形师方面应该极有天赋,并非是刚刚进入中级凝形师的行列。再加上你空间系天珠师的身份。如果将心神分散于军事方面,很可能会耽误了你在凝形师和天珠师方面的发展,你明白么?”

    说到这里,采彩停顿了一下,雍容的道:“如果你不是周元帅唯一的儿子,我一定会想方设法让你这样的人才加入我翡丽帝园。但现在看来,这明显是不可能的。其实,对于你们天弓帝园来说,多一位优芳的凝形师比多一位出色的兢帅重要的多。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更何况你父亲舂秋鼎咸,起码二十年内还用不着你按班呢。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修书一封,将你引荐到天珠师学院那边进行深造。在那边,是有凝形师这全专业的,而宜责指导的老师,乃是一位凝形大师。”

    周维清目光闪烁,他有些吃不准采彩究竟是什么意思,以自己凝形师的身份,她不是应该尽可能的留住自己在学院的么?为什么反而有种要将自己从学院赶出去的意思呢?

    采彩目光流转,微微一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可以直按告诉你。没结,你菲的对,我是不想让你再继续留在学院之中。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想等到你走狗时候,把学院中所有的平民学员都带回天弓帝园去。”

    采彩此言一出,周维清顿时感觉到心中一凉,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竟然全都在有心人的眼中。毫无疑问,在今天叫自己来之前,这位院长大人是仔细调查过关于自己的一切,以及进入学院后的一切表现。

    又是一全聪明人。或许,在实力上采彩不能和啡晚的箕武扫比,但是,她给周维清的感觉却是更加可怕。那种运筹雅幄之中的压迫性在寥辜欺语之中展露无疑。而且根本不给周维清任何转困的余地。

    周维清深吸口气,强行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愤怒,他的目光也从之前的随意开始逐渐变得冰冷起来。

    这才来到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才两天的时间,他只是稍微表现的出众了一点,就先后遭遇到了这么多麻烦。学员带来的麻烦就不说了。天邪教和眼前直按来自于学院的威胁已经今他的耐心渐渐消失。千万不要忘记,现在的周维清可不是当年天珠没有觉醒之前的周维清了。这些年以来,他与那吞噬入体内的黑珠已经完全融合,在得到了极大好处的同时,他的性格也受到黑珠的些许影响,带有几分邪气。他本来就是那种压迫越强,反弹就越厉害的人。再次面对威胁,他已经没有继续忍耐的想法。

    “采彩院长,我给您看一件东西。”周维清十分平静的说道。一边说着,他已经从自己的储物项链中取出了一张纸,并且将这张纸递到了采彩面前。

    采彩愣了一下,她本已是胜券在程,在她看来,周维清要么选斧离开,要么就必须向她妥协。却未想到他竟是这样一全反应。

    按过周维清递来的纸,采彩将其拿到自己面前,当她第一眼看上去的时候,原本沉稳如水的娇躯就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惊骇之色。

    周维清站起身,双手按在面前的书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采彩”,采彩院长,这张设计图我想以您的智慧应该看得出是什么吧。”

    采彩强忍着自己内心的震惊,冷淡的道:“神师级凝形卷轴设计图。

    “没错,周维清拿给她的,就是这样一张设计图。当然,他是绝不会冒队的,他给采彩的,乃是他已经凝形完毕的双子大力神锤设计图。就算采彩强行将其据为己有他也不怕。更何况,他相信采彩绝不会那么做,也可以说是不敢那么做。

    周维清傲然道:“不错,就是神师级凝形卷轴设计图。现在您还认为,我需要一位大师级的凝形师进行调教么?”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