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五十四章 咱们也叫,还要叫的更惨

    采彩冷声道!”没错,神师级凝形卷轴设计图可以说是无价之宝n但是,这也只是一张设计图而以。你身为凝形师,应该更清楚,拥有设计图是一回事,将它制作出来却又是另一回事。难道你有制作这种卷轴的能力不成?不要让我耻笑你。”

    周维清拇了拇头,道:“现在的我当然没有制作神师级凝形卷轴这种能力。但是,我要告诉院长您的有两件事。第一,在不久的将来,我有百分之百的把程能够制作这样的卷轴。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是我的秘密,而且,我相信您也不敢去脐。第二,虽然目前我还没有制作这种卷轴的能力,但并不代表我的师长没有这样的能力。哦,对了,还有第三,我忘记告诉您了,您手中这张设计图,只是全部设计目的第一张而以。而我这套设计图在凝形师的世界中,有一全令人耳熟能佯却没什么人见过的名宇,就叫做:传奇级凝形套装。”

    “你说什么?”采彩终于再也无法保持原本的沉稳了,征然站起身,目光灼灼的盯视着周维清,眼中神光电射,这一次,从她身上释放出来的已经是有形的压迫力。

    浓郁的天力气息扑面而至。虽然不如其武那样不可杭拒,但周维清也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位院长大人的天力修为远非自己所能扫比。

    看到她站起来,周维清反而是悠然坐下,手指轻敲在座椅扶手上,微笑着道:“我只是要告诉院长您,不要给翡丽帝园竖立一全未来能够成为神师,并且是拥有传奇级凝形套装的神师作为故人。那样的后果,您未必承受的起。更何况,在这全世界上,神师并不只是只有一人。我想,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看着周维清,采彩的眼神阴晴不定的闪烁着,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全来自天弓帝园的小子,竟然能够拿出一张神师级凝形卷轴设计图,而且,还宣称这时传奇级凝形套装的一部份。她当然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如果周维清所说的一切成真,那么,单是他一全人的力量,在完全成长起来后,就将会带给翡丽帝园无法弥补的灾难。更何况,就像他所说的那样,神师不止一全,能够教导出周维清这样弟子,并且传投给他传奇级凝形套装设计图的,就算不是神师也至乒是凝形宗师这种大陆上跺脚四海颤的人物。而且,很可能是一全族群。在当今凝形卷轴帮缺的情况下,得罪高等级凝形师,无异于为园家自掘坟墓。为了周维清一全人冒如此巨大的风队,采彩是绝不会去做的。

    不过,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采彩已经冷静下来,她也重新坐下,冷笑一声,将手中的设计图重新扔到周维清面前“就凭这么一张纸就想让我不去制约你?万一这张纸只不过是你或者你的师长捡的,我岂不是要成为笑柄了么?”

    周维清心中暗道:这妞真难缠,幸好老子早有准备。

    点了点头,周维清流露出深以为然的神情“院长说的也对哦。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相信您已经大兆记住了这张图纸上记载的是什么凝形装备了吧。”

    采彩颌首道:“是一对锤子……”

    她话音未落,突然间,周维清的右手已经扬了起来,并不是朝着她的方向,只见一道浓郁的暗令色光彩彭湃绽放,瞬间就将周维清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

    “凝形护体神光?”在见到周维清之后,这已经是采彩第二次惊呼了。紧按着,她就看到了一对大到套张的重锤出现在了周维清右手之中,根本不需要进行任何施展,当双子大力神锤出现的那一瞬间,采彩就已经队出了这是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那凝形护体神光又岂是平常凝形装备所能释放的?

    周维清右手锤在桌面上一顿,发出砰的一声轻响,抬起手中重锤时,那坚硬的木桌上已经留下了一全印记。那弯曲复杂的印记似乎记载了许多信息似的,却只是来自于双子大力神锤的锤柄而以。

    “采彩院长可以去找一位宗师级凝形师辨队一下这全图紊。他会告诉你这全图紊意味着什么。哦,我先告诉你也无妨,这全图紊的意思是,传奇凝形套装的第一件,全套十件。”

    一边说着,周维清已经收回了自己的双子大力神锤,同时也收起了桌子上的设计图纸。二次站起身,看了一眼眉头微皱,陷入沉思中的采彩,转身向外走去。心中想着,哥械了,要去吃饭。让你们都压迫我、威胁我,吓死你n周维清不惜展现出自己双子大力神锤,为的就是在气势上压倒采彩,让眼前这位美女院长知道,自己虽然来自于天弓帝园,却也不是能任她栋捏的。他要向采彩证明,自己有着翡丽帝园都惹不起的后台。唯有如此,他才能变被动为主动,更何况,他也不是虚言恐吓,如果这次他真的被清除出去,那么,不久的将来,当他真的成长起来后,是绝对会对翡丽帝园报复的。这一点女庸置疑,周小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等一下。”当周维清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采彩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周猜责回过身,脸色平静的道:“院长大人还有什么事?”

    采彩微微一笑“周维清同学,不知以后你所制作的凝形卷轴可否卖给学院和我翡丽帝园呢?、,

    周维清耸耸肩膀,道:“为什么不呢?”说完这句话,他这子拉门而出。

    其实,在他内心之中,无比的想拒绝采彩,不给她这全台阶下。但正所谓形势比人强。这里是翡丽帝园,他还要在这里学习四年之久。更何况,在这里就只有他和上官冰儿两人孤军奋战而以。把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得罪狠了,只能是自寻烦恼。所以,他最终也只能给采彩全台阶下,毕竟,他已经占据了上风。想要真正打倒或者是压倒这全女人,那么,除非有一天周维清的实力已经完全渍驾于她之上才有可能。

    直到周维清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采彩却依旧站了一会儿,半晌之后,她轻轻的拇了拇头,叹息一声,自言自语的道:“看来,天弓帝园真的有要崛起的机会了。我要向军部建议一下,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给予天弓帝园一些支持。至于这全小子,还要多加观察才行。神师级凝形师,传奇级凝形套装。周维清,你还真是让我不得不舌目扫看呢。”

    当周维清来到食堂的时候,大多欺人都已经吃完了,上官冰儿扯自坐在一桌的位置,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周维清。寇锐站在旁边不远处,和他一起站在那里的竟然还有言哲惜。以上官冰儿的美,不乏有人想过来格仙的,却都被两人扯住了。这在以前自然行不通,但现在不同,昨天教导处可是刚警告过贵族学员那些领头者们。

    “冰儿,你怎么也没吃呢?”周维清看着桌上的两份饭菜疑惑的道。

    上官冰儿微微一笑,道:“等你一起吃啊!”

    周维清在和采彩一翻博弈之后,本是有些疲倦的,可此时看着她那湿柔如水的目光,听着她的话,心中却是一暖,不讣什么时候,都有她在身边支持着我。再苦再累又算得了什么呢?

    “吃饭吧。”周维清深深的看了上官冰儿一眼,难得的没有用任何言语去机逗她。此时此刻,在他心中充满了湿馨,只想好好呵护这一定会呵护一生的女孩儿。

    寇锐和言哲惜早在周维清到来之后就帖帖的走了,食堂内的人越来越少,而对于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来说,更是只有彼此。

    吃过午饭后,周维清拉着上官冰儿来到学院广场上,找了全有阳光的长凳坐了下来“冰儿,上午考试累不累?”

    上官冰儿道:“不累,我们天珠师娜有那么容易累。

    你考的怎么样啊?”

    周维清无奈的道:“袖厕所的几丰无限大。”

    上官冰儿芳眉微皱,刚想说什么,却被周维清用手指压住了红唇“,不用为我担心什么,我都会处理好的。现在你的任务是,午休。”

    有些霸道的将她按在自己怀中,让上官冰儿算靠着自己,周维清一脸满足的笑了。

    上官冰儿没有将上牛帝芙雅来闹的事情告诉周维清,因为她很清楚,以周维清的脾气,绝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她只觉得现在靠着他有着十成的安全感,沫浴在阳光之下,长长的睫毛格在眼睑上,一会儿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直到下午上课时间,周维清才将睡的十分香甜的上官冰儿叫醒,他自己虽然没睡,但抱着冰儿坐了一中午的时间,却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脑海中的思路也变得清晰了许多。

    不论这两天经历了多少危机,至少目前来看,都已经算是度过了,天邪教和学院暂时应该都不会来为难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只要自己低调一些,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了。当务之急倒是要去买一些制作凝形卷轴的必需品才行。这凝形卷轴实在是台暴利了,的大赚一笔,等以后回天弓帝国也有更大的资本了。

    周维清之所以大包大揽的为班级内同学们制作凝形卷轴,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修炼,简单的按照呼延傲博教给他的设计进行制作凝形卷轴的话,对他自己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处,只是单纯的增加熟练度而已。但为人量身打造凝形卷轴就不一样了,全部需要他自己来进行设计。譬如昨天制作的那六套中级凝形卷轴中,用时最久的,就是给寇锐制作的那一套,整整一半时间都是在他那套上耽误的。

    自从进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之后,周维清越来越发现凝形师的重要性,成为一名优秀的凝形师比成为一名强大的天珠师对他来说更加迫切。因为,只有强大的凝形师身边,才能招揽足够的强者。这才是将来为天弓帝国发展的关键所在。翡丽帝国虽,但怎么也不是自己的国家,在周维清心中,天弓帝国的地位是任何其他国家永远无法替代的。这就是祖国的魅力。

    “亲爱的,上课了。,…周维清低头在上官冰儿脸上亲了亲。[新年快乐噢]

    上官冰儿朦胧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血盆大口正向自己吻来,心中一惊之下赶忙闪开”翻身跃起后才想起这事在什么地方,俏脸微红的看着周维清道:“小胖,这里是学院,你收敛点。,…

    同维清大喜过望,“这么说,等晚上回家之后就不用收敛了么?…,

    上官冰儿噗哧一笑,道:“少来这套,我早就免疫了。上课了吧,走吧。,…

    下午的课就是个人军事素养,就在广场上进行测试。这个人军事素养主要培养的是单兵作战能力,并非简单的御珠师战斗。其中还包括实战中一些潜伏、狙杀、诱敌等各种单兵作战技巧。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中,这是一门十分重要的课程。每一年考核中,必须要过的三门课就有这一个,还有两门分别是战例分析和战术口这三门是必须要一次通过的,其他各科还有补考的机会。如果这三门挂掉任何一门,直接就会被开除。

    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广场很大,平民一班的学员们已经陆续聚齐在广场左侧。在广场的另一边,还有一个班在**…显然,他们也是要上个人军事素养课的。那是一个高年级的贵族班级,人数足有四十多,不少人都在朝着这边看来。

    “列队,**。”冥花的声音响起,平民一般全体二十九名学员立刻拍成两行,周维清和马群自然在队伍的最后面。

    当周维清看到冥花时,不禁眼睛一亮,她换了一身玫瑰红色的劲装,头发挽起在脑后,此时的冥花没有了魅惑吧却是英气勃勃,全身似乎都充满了战斗**似的。

    冥花的目光从学员们脸上扫过,在确定全体到齐之后,点了点头,道:“今天上午的测试卷子两天内会批阅出来。成绩如何相信你们自己心里也有数。我不管你们以前学的如何,从现在开始,你们已经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一份子,就必须要按照我的要求学习。否则的话,学年末我不介意将不合格者清除出去。没有完成全部四学年的学员,是不会被承认在这里学习过的。班长。…,

    周维清赶忙上前一毕,“到。,…

    冥花瞥了他一眼,道:“带领大家绕广场跑十圈。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凡是没能在一刻钟跑回来的,再加十圈。”

    “是。,…周维清答应一声,这广场可是八百米一圈的虽然大了点,但对他来说,跑十圈和闲庭信步也没什么区别。

    “老师,我们意珠师也要跑么?”正在这时,班里一个怯怯的声音问道。那是一名女学员,周维清依稀记得,她是一位水属性意珠师,像叫夜婷雪,相貌中上,看上去就是个很柔弱的女孩子。那弱不禁风的样子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到似的。

    冥花瞥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我说的是全体,你听不懂么?”[异狂给大家拜年咯]

    夜婷雪被她这一i斥都要哭了,她是两珠级别的水系意珠师,虽说身体比普通人还是要强那么一点的,有天力支持。可是,在一刻钟跑八千米这种事,她无论如何也完成不了。再加上惩的十圈,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只是她,班里全部六名意珠师脸上都流露出了为难之色。

    “立正,向右转。”周维清大喝一声,瞥了冥花一眼,心中暗笑,这你就想给我出难题?也太小看我了。

    “马群、寇锐、言哲惜、上官冰儿,你们一人带一名意珠同学,我带两人,跑步前进口,…周维清一声大喝,主动选了两名意珠师男学员,他待人的方法也简单,两只手分别托在两人腋下,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

    听到他点名的四人也是不敢怠慢,上官冰儿找上了夜婷雪,言哲惜和寇锐分别带上了另一名女学员,到了马群这里,就刺一位身高虽然不如他,但体重貌似也和他差不了多少的学员了,马样心中暗骂,我不就是速度慢点么,亏大了。但他也不敢怠慢,扯着那名意珠学员跑了起来。而其他体珠学员自然不存在跑步有困难的问题,全部二十九人快速进入广场外侧跑道狂奔起来。

    冥花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她确实没想到周维清这么快就能想到办法,撇了撇嘴,站在那里开始记录圈数。

    周维清一边跑,一边在前面喊道:“我们平民一班是一个整体,不论做什么,都不能有任何一名同学掉队。如果是在战场上,我们彼此之间就是能将后背交托给对方的战友。或许现在大家还做不到,但我们一定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大家现在只要记住,我们是一个整体。”嘴上一边这么说着,他心中却暗想,最是以后整体搬到我们天弓帝国去,嘿嘿。

    荐眼间一圈就跑完了,正在他们刚开始跑第二圈的时候,突然间,只听哎呦一声,一名平民一班的学员突然倒了下去。

    周维清虽然在最前面,却一直注意着后面同学的阵型,立刻回身看去。只见一名男学员已经倒在地上,手捂小腹,一脸痛苦的样子。在他身前还有一枝没有箭头的羽箭。

    “停。,…周维清大喝一声,平民一班的学员们顿时停了下来,众人的目光同时朝着广场侧面另一个进行个人军事素养课的班级看去。

    那一个班的贵族学员们正在练习射箭,他们的箭靶有一百码左右,整个班的人都在广场侧面,怎么看,都不应该把箭射到这个方向才对。尽管那羽箭是没有箭头的,但被这么射一下,疼痛感可想而知。

    只见一名贵族学员戏谈的朝这边道:“哎呀,真不意思,一下射偏了。那位学弟,你没事吧。”

    那个贵族班级的老师并不在,只是他们在自行练习而已,那位贵族学员在说完这句之后,还加了一句,“这移动靶果然是比固定靶玩。大家有兴趣可以试试啊!哈哈。”

    他的话,顿时引起贵族学员们一片哄笑,而这边平民一班的学员们却是怒目而视。

    冥花那边正记录着圈数,突然出现的变化也吓了她一跳,幸是没有箭簇的,否则这l箭就要重伤。

    “混蛋,你们找死么?,冥花怒喝一声。

    那些贵族学员们还真怕她,冥界之花的威名他们大多数人还是知道的,顿时收敛了几分。

    正在这时,周维清却大步走到冥花身边,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冥花眉头微皱,半晌后,才向他点了点头。竟然就那么转身走了。平民一班学员中,有心者看到,冥花老师走的时候,嘴角处分明流露出了一丝有些邪恶的笑容。

    周维清重新回到班级的队伍之中,拣起那根羽箭,假惺惺的朝着那边的贵族学员喊道:“学长,你们的箭还给你们。”,他的语气极为和缓,甚至带有几分谄媚的感觉,脸上更是带着憨憨的笑容。可手中的羽箭却已经甩了出去。

    他是用手甩出去的,从他们所在的位置,到那些贵族学员们只有五十码左右。在平民一班学员们吃惊的注视下,这一箭,竟是比之前那贵族学员用弓射的还要急劲,五十码的距离几乎是一闪而没。

    一声惨叫随之响起,那羽箭不偏不绮,正射到了那名刚刚转身过去的贵族学员屁股上,而且还是从屁股中间某个可以深入的地方射进去的。

    “啊一一”那简直就是不似人声的惨叫,那贵族学员足足跳起两

    米高,整个人在空中都是一阵抽搐,他那惨叫声简直和杀猪差不多。

    周维清一脸惊愕的看着贵族学员那边的方向,“哎呦,这是怎么说的,我好心把箭还给你,你怎么用屁股接啊!这可是一门盖世绝学,佩服、佩服。真是太有水平了。高,实在是高。

    两个班的学员几乎是同时愣住了,平民一班的学员们脸色都变得极为古怪,看着周维清脸上那憨厚的笑容,一个个在痛快之余,心中也不禁一阵恶寒。这简直就是魔鬼的微笑啊!

    马群喃喃的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爆菊?周老大,你太狠了。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只是把箭还经人家而已。谁知这位学长实力强劲,竟然能用那种部位接住我的箭,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正在这时,贵族学员那边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射这帮贱民”那一个个贵族学员们竟然都挽起长弓,朝着平民学员们这边射了过来。

    尽管平民学员们都是御珠师,可他们却从来都看不起这些平民,在他们看来,这些贱民竟敢还手,简直就是最不可恕。尽管他们手中的都是教学箭,但四十多个人一起放箭,威势还是十分惊人的。更何况是在距离如此之近的情况下。平民学员们不禁一片骇然,聪明点的,立刻蹲下身体,双手抱头,尽可能减少自己可能被射中的面积,更多人却是怒目而视。

    毕竟,这些平民学员虽然都是御珠师,可真正有凝形、拓印技能的却是寥寥无几。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道身影宛如轻烟般掠起,众人只是看到空中青光悄然席卷、闪烁,而那些射来的箭雨竟然在刹那间全部消失了。

    上官冰儿俏生生的落在周维清身边,她手中,已经抱了一捧羽箭,竟是一枝不少。

    自从进,,、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之后,上官冰儿的光彩几乎都被周维清逸盖住了,此时施展出来,一众平民学员们才知道,原来这一直在周维清保护下的绝色美少女身手竟是如此惊人。

    收箭可不是射箭那么简单,更何况是如此之多的箭雨,那不只是速度,更是眼力、身法、判断、意识各种能力结合在一起才有可能完成的壮举。可在她施展出来,不但身形曼妙动人,更是轻松写意,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而已。

    “你们太过分了,大家都是同学,你们竟然用弓箭来射。伤了人怎么办?”上官冰儿很少生气,可眼看着这些贵族学员竟是如此过分,一时间,她这才忍不住出手。

    周维清看的也是大为赞叹,比长距离奔跑,他能凭借自己右腿的力量追着上官冰儿,但要说短距离的闪转腾挪,他却是拍马难及。上官冰儿可是纯速度的天珠师。而且也是三珠修为。

    那些贵族学员就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第二轮箭竟是又已经射了过来,真把平民一班的学员们当成靶子了。

    上官冰儿身形电转,手中羽箭已经甩了出去,而且是分散而出,只听一连串的叮叮声响起,她竟然凭借一己之力用这些收来的长箭再次拦住了对方射来的羽箭。

    这一次,连贵族学员们也是愣住了,这还是人能做到的么?

    “老大,怎么办?”寇锐向周维清低声问道。

    周维清冷冷的道:“揍他妈的。谁不动手,就从我们一班滚出去,我们一班没有软蛋。”一边说着,他已经第一个冲了出去,身在半空,正好格住了之前被上官冰儿拦截从空中掉落的一部份羽箭「随手甩出,对面已是十几声惨叫响起。

    “揍他妈的。”马群怒吼一声,紧跟着周维清就冲了出去,怒火早已在平民学员们心中燃烧。从小到大,他们谁没受过贵族的欺凌?哪怕是成为御珠师之后不也是如此么?此时被那些贵族学员们毫无顾忌的当作靶子,换了是谁也忍不了这口气。二十九名学员,包括意珠师在内,同时朝着那些贵族学员们冲了过去。

    五十码的距离,周维清只是两次起落就已经到了,砰-些贵族学员们眼看他冲过来,想要攒射他,可周维清是什么人?他和上官冰儿在天弓营的两年可不是白费的。从根本上说,他乃是一名天珠弓箭手。单比射箭,恐怕整个翡丽帝国也没几个比他强的了。

    一根根羽箭不断被他抓在手中再反甩回去,等他冲到对方鞑吾之中的时候,到有近半贵族学员们已经倒了下去。

    这些贵族班

    级的印珠数量,连四分之一都没有,而且真正实力的更是少之又少。这个用箭射周维清他们的,正好又是二年级贵族班级中最差的一个,用弓箭射射还行,可真被人家近身了,却只能是一片鬼哭狼嚎。

    周维清第一个冲入对方阵营,简直就像是虎入羊群一般,他也不用天力,甚至连自身力量都要收敛着一些,但就算是这样,每个被他命中的贵族学员无不是被打的身体飞起。

    贵族学员中,一共只有十一名御珠师,但却连一个三珠级别的都没有,修为最高的也只有两珠而已,并且全都是体珠师或者意珠师「天珠师并不存在。周维清在飞身扑八贵族班的时候,他的黑暗之触技能已经抢先释放了出去。

    这个技能他是最先使用的,也是最得心应手的一个,黑暗之触几乎是贴地掠出,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谁也没注意到周维清释放了这样一个技能。那十一名贵族御珠师学员还没等释放他们的凝形、拓印能力,就只觉得全身一紧,然后十一个人就被束缚到一起了,以他们的天力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抵御的了周维清的技能。这种普通的御珠师,就算是五、六珠级别都很难给周维清造成威胁。

    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周小胖同学宛如一头蛮牛般,毫不讲理极其蛮横的撞向了人群,他的力量何等霸道,这么一撞,十一名贵族御珠师可以说是四散纷飞,全都受了伤,还怎能组织有效的反击?

    “揍他妈的……”

    平民一班的学员们这个时候也到了,怒火令他们忘记了畏惧「周维清的彪悍更是点燃了他们心中的亢奋。

    一时间,场面大乱,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毫无疑问,完全是一面倒,一会儿的工夫,四十多名贵族学员已经全都被打倒在地。

    冥花在暗处看的目瞪口呆,刚才周维清只是跟她说,要伺机报复一下那些贵族学员,让她先避开,这样就只是学员之间的小规模冲突而已。可怎么这转眼之间就变成了群架?这可是两个班级之间的群架啊!恐怕翡丽皇家军事学院自从创立以来,还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

    眼看着贵族学员们已经全部倒地不起,一个个不断的呻吟惨叫着,周维清停下手来,看了一眼教学楼方向,大喝道:“大家住手,差不多了。赶快的,都躺地上打滚。

    “啊?老大,这是干嘛?”一名男学员疑惑的问道。

    周维清没好气的道:“你们傻啊!我们是受害者啊!哪有受害者没事,害人者被打了的?”

    马群已经第一个躺地上了,心中专『是乐翻了天,周老大可务敢说,刚揍了人家一个班,这转眼就变成受害者了。

    少部分平民一班学员已经明白了过来,赶忙和旁边的同伴解释,虽然大家都觉得这样有些无耻,但谁也不想被开除,立刻按照周维清所说的躺在地上打滚。只有几位女学员不太好意思,眼巴巴的看着周维清。

    周维清道:“算了,女孩子坐地上就行,不过你们要哭、要叫,越大声越好。男生赶快打滚啊!身上土越多越好,哦,赶快的,从他们那些人身上弄点血蘸咱们身上。咱们也叫,还要比他们叫的更惨。

    一边说着,段大班长已经是身体力行的躺倒在地,一边打滚,一边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

    上官冰儿的声音飘入他耳中,“不许往身上抹脏东西,不然回去你自己洗衣服。

    周维清这才绝了给自己抹个重伤级别满身红的念头,但那叫声却是更加逼真了。绝对是闻着伤心,看者落泪。这门绝爹,他可是从小就在周大元帅的教导下无师自通的。此时演起来,那叫一个轻车熟路。

    受到周大班长的感染,一众平民一班的孥上员们的叫声也是越来越夸张。整个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广场简直就像是战场,那一片哀鸿遍野令冥花都闭上7眼睛。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天啊!这可怎么收场……

    就像当初冥昱说的那样,随着周维清的到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真的是热闹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