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五十七章 十件套对九件套

    一第二道凝形卷轴制作宗毕的金米从周维清年中亭托的,数人都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变化,毕竟。在他们看来云离才是更加强大的凝形师,因此,他们的注意力也都落在了云离身上,看着他如同行云流水般制作着凝形卷轴。

    唯有秦械和上官冰儿注意到了周维清这第二张卷轴制作速度上的巨大差别。两人都是先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上已经是一片愕然之色。而就在他们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周维清的第三张凝形纸上已经又是一道金光闪烁,完成了。

    论制作卷轴时动作的美观。周维清是远远比不上云离那圆融如意行云流水般感觉的,他的动作显得有些僵硬和机械化,但是,速度却要比云离快得多,一张卷轴完全是按照程序来画,根本不需要半分酝酿和精神凝聚,纯粹的机械化制作流程。不但大幅度节省心力,速度也是奇快无比。

    上官冰儿已经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儿,秦械则是眼睛瞪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周维清写的那个招人简章似乎也并不是太夸张了。

    此时的周维清,简直就像是一个凝形卷轴生产线一般,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双眼微微眯起,手上的动作、节奏却近乎完全一致,一张张凝形纸不断在他手下掠过。一道道象征着凝形卷轴制作完成的金光也是不断亮起。这边金色光芒闪耀的次数实在是太密集了,终于有人开始注意到周维清这边的变化,而每一个将目光转移到他这边的人,目光就再也挪不开了,就连那位七十六号商铺老板周长溪也不例外。

    云离制作着霸弓卷轴正觉得得心应手,由于全身心的投入,他对外界并没有太多的感知。眼看着,第二十五张卷轴就要制作完成了。他心中还在想着。以后是不是也应该寻其他凝形师多进行几次这样的比试,在这种紧迫感的促使下,他明显觉得自己制作凝形卷轴的技巧有所提升,这种感觉在日常可是需要大量制作才能出现的。当然找别的凝形师去比,他可不会进行这样的赌约了。

    将制作完成的第二十五张霸弓凝形卷轴放在一旁,云离舒了口气。在他想来,周维清的速度比他慢多了,他一点也不着急,抬头向周长溪道:“周哥,给我来点水喝

    他这一抬头不要紧,立刻发现了周围的气氛不对。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的周长溪竟然没听到他的呼唤,目光直直的看着对面。不只是他,周围所有人似乎都是同样呆滞般的表情,很多人眼中更是流露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心头猛然一沉,云离也赶忙朝对面看去,他看到的,正好是一道金光闪过,周维清将一张制作完成的凝形卷轴放在一旁。不仅如此,他清楚的看到。那已经摞了一叠的完成卷轴厚度比自己这边的一倍竟然还多。

    这茄可能。这是云离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他险些拍案而起,但是,他马上就看到了周维清制作下一张凝形卷轴所施展的手段。

    机械化的运笔没有半分可取之处,但是,令云离目瞪口呆的似乎,周维清的凝形笔快如闪电,只不过是十次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又是一道金光从他面前的凝形纸上亮起。崭新的卷轴完成了。

    此时的云离。已经顾不上制作他自己的卷轴了,猛然从座位处站起。三步两步就来到了周维清身边,他不相信,不相信周维清制作凝形卷轴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尽管他们制作的都是中级凝形卷轴。可就算是宗师级凝形师也不可能如此快速的制作中级凝形卷轴啊!这完全已经超出了他对凝形师制作卷轴速度上的认识。要知道。他在这一行已经浸淫了十六年之久,经验相当丰富。

    周维清的制作仍然在继续。这一次云离看的清楚了,周维清的动作极快,但在需要停顿的地方都会十分巧妙的停顿下来,尽管他没有圆转如意的感觉,可是,事实证明,他的制作是完全成功的。又是一张凝形卷轴完成了。

    不论多么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事实却已经摆在眼前,云离本来精神上消耗的就不此时他只觉得自己大脑一阵发昏,他多么希望眼前这一切不是真的。可是,这一切却又偏偏无比真实的呈现在他面前令他无话可说。他突然想到,眼前的赌约有可能是自己这一辈子作出的最为错误的决定。

    眼前这个年轻人制作凝形卷轴的手法他是闻所未闻,非要形容的话。他此时能想到的就只有两个字:变态。

    周维清这种流水线一般的制作方法自然是不女消沌大多精神的,他也知道云离来到了自只面前,其系甘川卜由张卷轴的间歇还抬头向他笑了笑。

    一分钟六张,这也是周维清所能达到的极限了,从制作完成第一张卷轴到他完成这套卷轴的最后一张,一共也用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

    悄然放下凝形笔,感受着用围落针可闻的寂静,周维清将面前的凝形纸收拾了一下,摞成整齐的一叠,再次抬头看向云离时,他眼中已经充满了自信的微笑。“云离兄,承让了。不知你的制作是否已经完成呢?”

    云离根本就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去,他那边,还依旧只有二十五张卷轴而以,此时此刻,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也变得无比古怪。嘴唇抿的紧紧地,双拳紧握。半晌之后。他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

    “我输了。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输给你,但我还是输了。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以我在凝形师世界十几年的认知,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像你这样如此迅疾的制作凝形卷轴,这已经超出了常识的范畴。”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常识有的时候未必正确。如果我告诉你这是天赋,你信不信?”

    云离毫不犹豫的道:“我信。看来,我太小看天下英雄了。我为刚才撕掉你的招人简章道歉,我承认,在未来,你确实有成为神师的可能。”

    云离此言一出,周围已经是一片哗然,此时,这些观战者也已经清醒过来,他们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也已经全变了。原本在这里观战的不过是二、三十人而以,但现在数量已经增加到了五、六十人。要知道,能够进入御品中心的,绝大多数都是御珠师。每个人都是交了会员费的。在一家店铺前聚集了这么多人平时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此时每个人都觉得不虚此行,不仅见识到了两名凝形师之间的对战,更是见证了一个凝形师世界的奇迹诞生。当神师两个字从云离口中吐出的时候,已经有几名年轻的御珠师跃跃欲试了,如果能够成为一名神师的追随者,那绝不是什么耻辱,而是绝对的荣耀。这一点,在浩渺大陆任何一个角落皆是如此。

    听了云离的话,周维清哈哈一笑,道:“失去信心可不是好现象,我们赌的可是终生追随。云离老兄。看样子,你已经输了一半。”

    云离深吸口气,双眼之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斗志,沉声道:“在赌局未曾结束之前,谁也说不好我们谁胜谁负。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第二道题目是什么。”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痛快,就让我们完成了这次赌约之后再做交流。第二场,我要和你比一下制作能力。

    你我各拿出一张自己认为最难的设计图,然后我们各自去凝形对方的。不要求成功,谁的完成度高谁就获胜。”

    云离瞳孔猛然一收缩,“你要和我比师门?”

    周维清的题目一出,云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几乎每一名凝形师身上,都会有几张自己完不成的设计图,这些设计图大都是从师门带出的。也是他们未来前进的目标。所谓比师门,就是比谁从师门中带出的设计图品质更高,制作更难。毫无疑问,越难的设计图。完成度也自然就越低,甚至连凝形液都制作不出来。

    云离深吸口气,眼中神光电闪。周维清突然心头一沉。因为,他从云离眼中看到了无比强盛的信心。坏了,不会是这家伙手中也有传奇级凝形套装的设计图吧。周维清心中暗暗想道。要是那样的话,自己可就太倒霉了。而这种情况几乎是不可能碰到的才对啊!要知道。第三场可是云离出题啊!不过,很快周维清就淡定了,大不了拼个平手。第三局输了也是平局收场。

    正在周维清思前想后的时候,云离已经沉声问道:“如果我们都无法制作出凝形液尝试进行凝形呢?”

    周维清淡然道!”,那就比拼一下我们设计图的品质。品质高者为胜。…,

    云离点了点头,道:“,就是如此。不过,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设计图,我想你应该也是一样,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

    “我们七十七号有静室,可供两位大师进行赌约。”

    秦枫反应奇快无比,早在刚才周维清获胜的时候,他的心就狂跳不已,心中暗道,自己今天可真是撞了狗屎运,居然碰到了一位如此天才的凝形师,不论如何也要让他成为自己这里的客人啊!他已经暗暗决定,如果周维清有什么需要的话,自己就按进货价卖给他,只要留住这么一位天才人物,还怕以后生意会差么?万一将来周维清成为了神师,那他可以把自己店铺的名字改成神师摇篮了。

    因此,一听到周维清和云离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他立刻抢在周长溪之前跳了出来。

    周长溪这个悔啊!一脸怒意的看着秦枫,但不论怎么说,他也是有身份的人,终究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没有吭声。能得到云离的认可,他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周维清向云离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云离点了点头,道:“请。,两人在秦枫的带领下走进了七十七号店铺的两层小楼。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七十七号大门之中,外面的人群才是一片抱怨声。他们不敢得罪周维清和云离…但却实在想看看两位凝形师如此紧张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有人尝试着想要跟进去,却被七十七号店铺的伙计们挡住了。

    “对不起了各位。我们老板吩咐了”购物的话,请等两位大师赌约结束之后。”

    跟着云离和周维清进去的,就只有上官冰儿和秦枫两人,连周长溪都被挡存外面了。

    走进七十七号店铺,周维清二人都没有欣赏店铺内销售物品的心情,在秦枫的带领下直接上了二楼。秦枫一直将两人领到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道:“二位大师请进,这

    个房间是我平时用来休息的,绝对安静。我在外面给两位大师守门。”他也是识相得很,一点都没有想跟进去一窥究竟的意思。

    上官冰儿也同样停下了脚步吧此时她对周维清的信心已经是大幅度提升,同时她的心跳也在不断加快,因为情绪的姬动,俏脸微微发红,刚才的一幕对她来说实在是太紧张了。她此时依旧有些不敢想象,如果周维清赢了,那么,以后天弓帝国可就又要多一位高级凝形师了…还是翡丽帝国最年轻的高级凝形师。可以想见,这对于天弓帝国今后的崛起会起到多么巨大的作用。

    走进静室,周维清和云离都不禁暗赞一声,秦枫这静室不算很大…只有五十平米左右的样子,但装饰却是投入了大本钱的。地面铺着短绒地毯,不用仔细去看,单是踩在上面的弹性两人就能判断出,这恐怕是天兽的皮毛啊!用天兽皮毛做地毯,这是何等奢侈的行为?哪怕是最低级的天兽皮毛,价钱也是相当不菲的。更何况吧这地毯明显走出自同一种天兽,颜色完全一样。

    白色真皮沙发华贵典雅,里面还有一张大床,这是最主要的家具,左侧是一排雕花云龙纹立柜,还有各种典雅的装饰层出不穷。房顶上的灯赫然是一枚起码是尊级天兽的天核。

    云离撇了撇嘴,喃喃地道:“这唐主到是真会享受。”,

    周维清则是毫不客气的在白色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云离老兄,我们开始吧?”,

    云离脸色一整…看向周维清,沉声道:“看外面的横幅,你叫周维清是吧。周兄弟,今日你我这次赌约,不论最终胜负,都请你为我保守秘密。我要拿出的设计图事关重大。大家同为凝形师,我相信你能理解我,当然,同样的,我也绝不会把你那设计图的情况说出去。”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好。”

    云离在周维清对面的真皮沙发上坐了下来,看设计图那也是要消耗大量精力的,尤其是看复杂的设计图,并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完成。

    云离手上光芒一闪,一张样式古朴的凝形纸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周维清则是在自己的储物项链上一抹,也取出了一张设计图。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将手中的设计图递给对方,并且用另一只手接下了对方递过来的。

    在这一刻,他们心中几乎同时泛起一股惺惺相惜的感觉,当然,惺惺相惜是一回事,赌约又是另一回事。谁不希望自己能够有一个像对方这么优秀的追随者?让凝形师作为追随者这样的事不是没发生过,但那无不走出现在天王以上级别的超级强者身上。

    两人同时目光下沉,看向手中的凝形卷轴设计图,而下一刻,他们也是极其搞笑的出现了一模一样的动作,双手一颤,眼中流露出了不可思议的光芒。

    正像周维清刚才猜测的那样云离给他的,正是一张神师级设计图,是不是传奇级凝形套装的一部份还要继续看下去才能知道。

    云离的震惊自然也是同样的他也想不到,周维清竟然也能同样拿出这样一张设计图来给自己看。两人几乎是同时再次抬头看向对方,虽然他们这次什么都没有说,但彼此之间却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凝重之色。

    既然都是神师级的设计图,那么,接下来要比拼的,就是品质了。身为凝形师,这一场比拼他们根本不需要外人来见证,孰优孰劣,他们自己心中都会有数。

    目光重新下沉,两人聚精会神的仔细看去,他们的心情也是同样紧张起来,这一场对于二人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尤其是云离,如果他再输了,那么,他就要成为周维清的终生追随者了,要失去一生的自由。有外面那么多人的见证,再加上他身为凝形师的骄傲,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反悔的。所以,只能尽全力博取一胜。只要拖到第三局,他就有把握能赢。

    神师级设计图实在是太复杂了,而且,在这种级别的设计图之中,本身就蕴含着极其强大的精神力。

    云离那边还一些,他毕竟修为达到了四珠境界,同时又是高级凝形师,之前又没有完成全部的中级凝形卷轴制作,在经过了短时间的晕眩之后还能勉强看下去。

    而同维清这边却出了问题,他本来成为凝形师时间就不长,在精神修为上,是远远无法和云离相比的。当他目光投射在手中的神师级设计图上时,一阵目眩神迷顿时令他胸口发闷,险些一口血喷出来。眼前金星直冒,说什么也看不清设计图上的内容。

    正所谓计划J赶不上变化,周维清事先怎能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而他如果连设计图都看不清,又凭什么和对方去对比这设计图的品质?一时间,他强行凝神,可是,这精神力却不是说提升就能提升的,任由他如何努力,却只是胸口处的烦闷感越来越强烈。如果他再强行尝试下去,很有可能会走火入魔。

    正在这时,突然,周维清只觉得自己怀中的肥猫蠕动了一下,紧接着,一股寒流瞬间刺入它大脑之中。原本发闷的大脑顿时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刺痛,令他险些叫了出来。但是,伴随着这一声剧烈刺痛的同时,一股寒流瞬间遍布在他大脑每一处,令他的精神变得前所未有的清醒起来,眼睛也随之一亮。

    面前令他目眩神迷的设计图渐渐清晰,周维清终于能够看清楚这设计图上所描画的图案了。

    周维清心中大爽,探手入怀在肥猫身上揉了两把,心中暗想,真是家有肥猫、如有至宝啊!经过这短暂的小插曲后,整个静室内变得无比寂静,两个人的心神全部放在了手中的设计图上。他们的神色也伴随着看下去而不断变化。出现最多的就是赞叹之色。有的时候,他们甚至会不自觉的摇头晃脑起来。

    周维清第一次发现,原来看这神师级设计图竟然会对自己的启发这么大,很快,他整个人就已经沉迷于其中不可自拔,甚至已经忘记了这还在赌约之中。

    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日暮西山,已经是傍晚时分。而周维萧和云离进入静室内也已是整整一个时辰的工夫。

    周长溪没能进去七十七号店铺,但他的脑子也不慢,眼看天色暗了下来,立刻让自己店铺中的伙计准备了精美的食物、饮品,发给等在外面的这些御品中心客人么。

    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这些人却是一个走的都没有,谁都想知道最终的结果是什么。

    静室内。

    “唔”,云离长出口气,终于将目光从手中的设计图上挪开了。他的精神力已经有些难以为继…继续看下去,就会对身体有损伤了。

    他惊讶的发现,只有嘴凝形师水准的周维清竟然还在看着设计图,而且看那痴迷的样子,竟是一点结束的想法都没有。

    这小子的精神力难道比我还要强么?云离暗暗吃惊,要知道,他对自己的精神力是相当有自信的,虽然还未曾达到大师级凝形师的要求,但也相差不远了。十六年的凝形卷轴制作可不是白费的。

    他又哪里知道,周维清是在肥猫的精神力支持下才能坚持这.么久的。当云离那边结束了观看之后,周维清也觉得脑海中那股清凉突然消失,他也从之前的沉迷中骤然惊醒了过来。

    “嗯?”周维清迷惘的看看周围,这才记起了自己是在哪里,正

    在干什么。

    “周兄弟,如何?”云离见他清醒过来,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周维清一脸赞叹之色,伸出大拇指道:“绝世之作,这绝对是绝世之作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套传奇级凝形套装卷轴的第一张,适合于全敏属性的天珠师。”凝形卷轴是针对体珠的,周维清说的自然也是体珠属性。没错,云离给他的这张神师级凝形晷轴正是一份传奇套装的第一张「只不过适合像云离、上官冰儿这样敏捷系的天珠师而已。

    云离点了点头,道:“周兄弟好喂力,你这设计图也同样是绝世之作啊!同样是传奇级凝形套装卷轴第一张,看来,这次我们是要不分胜负了。在所有凝形师中,我敢说,能够拥有传奇级凝形套装设计图的,绝不超过十人,没想到我们竟然会在此遭遇,难怪周兄弟那么有把握和我一赌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是啊!运气真差。不过,虽然我们伞出的设计图都是传奇级凝形套装中的一张,但是,同样是传奇级凝形套装,应该也是有高下之分的吧。”

    云离愣了一下,“这如何分出高下?除非能将它们全部凝形成功,否则的话,根本没有对比的方法。我可以从速度上的角度来说我占据上风,你也同样可以从力量上的角度这么说。”

    周维清摇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还有一点云离老兄你可能忘了,那就是数量。评价凝形套装的一个标准就是数量。数量与实力成正比。套装凝形卷轴的组成部分越多,威力也自然就越大,我说的没错『巴。”

    云离心中一凛,“没错,却是如此。但是,传奇级凝形套装设计图的数量为九件,难道你的不同?”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不好意思。”一边说着,他从自己的储物项链中,将全套设计图拿了出来,平摊在沙发前的桌子上。

    云离目光一扫,整个人就陷入了震惊之中,“十、十张?

    周维清一脸骄傲之色的道:“当年我硌祖师设计出这份图纸后,甚至来不及尝试制作,就因为精力消耗过度而亡。他老人家也是一代神师。而我们这份十张全套的卷轴,也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其制作难度极高,但同样的,在传奇级凝形套装中,应该也能执牛耳。单纯对比设计图品质的话,我想,我恐怕要赢了。”

    当周维清看出对方拿出的设计图也是神师级别的时候,他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很快冷静下来。毕竟,就算这一场双方战成平手,最终他也不会输给云离。在心情平静下来之后,他想起了当初呼延傲博对自己说过的话,呼延傲博说过,这份传奇级凝形套装虽然从未真正凝形成功过,但是,这份设计图却是独一无二的。它以耗尽了一位神师的心血为代价才设计成功,十张的数量也可以说是前所未有。

    传奇级凝形套装一般指的是由神师设计制作总数超过八张以上的套装凝形卷轴。一般为九张。千万不要小看这一张的差距,就是多了这一张,令周维清这一脉的祖师呕心沥血而亡,可想而知多这一份设计的艰难了。

    听了周维清的话,云离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眼中闪烁着阴晴不定的神色。甚至还闪过一道森然寒光。在这个时候,双方的赌约之战已经结束了。但是,同样拥有神师级祖师的他,又怎么能甘心成为修为还不如他的周维清追随者呢?这不只是一生无法洗刷的耻辱「更是永远也没有翻身的机会。终生追随,封印终生,一想到这些,云离的内心就像被万蛇噬咬一般痛苦。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狞厉了,双拳攥的紧紧的,双眼盯视着桌子上那十张设计图,一时间大脑中天人交战。

    杀了他,杀了他。在云离脑海中一个声

    目不停的呐喊着。只要杀7眼前这个周帷清,不止不用履行赌约,甚至还能得到这样一份传奇级凝形卷轴设计图。史无前例的十张设计。大不了就是永远离开翡丽帝国,再也不回来了。难道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么?

    内心的阴暗面在此时完全爆发出来,汹涌的冲击着云离心中的道德和良心,一旦防线告破,就是他对周维清出手的时候。在他看来,自己四珠级别的修为想要杀死三珠级别的周维清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双方都是空间系天珠师,自己擅长的又是速度,杀了他之后,想要逃出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云离终究还是没有动,在内心无比挣扎的过程中,他的身体甚至在微微颤抖着,眼中凶光隐现,可是,他终究还是没有动。

    虽然他充满傲气,但是,他却始终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小人啊!尽管他心中无比的不甘,可是,他绝不愿意做一个被万人耻笑、唾骂的背信弃义者。外面有那么多人见证了这一场赌约,他真的能够反悔么?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今天这场赌约他反悔了,那么,这必将在他内心中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阴影。有这道阴影的存在,他这一生将永远也无法攀登凝形师的巅峰,再也没有成为神师的可能了。

    周维清静静的站在那里,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他没有去逼迫云离,他在等待他自己的选择。尽管封印可以作为束缚,但是,如果单纯只是封印的束缚,却还是不够的。毕竟,阳奉阴违这种事谁不会做?周维清想要的,是一个全身心投靠自己的追随者。其实他心中也很紧张,自然不是怕云离对他出手,根据周维清的判断,云离虽然有四珠修为,但他手上既然有传奇级凝形套装设计图,那么,他已经凝形的体珠装备最多只有两件而已。连身穿四件套装的冥花都不是周维清的对手,更不用说眼前的云离了。真要战起来,周维清有,成把握可以将云离留在这里。

    “我输了。”这三个字,终于还是无比艰涩的从云离口中吐出,在说出这三个字之后,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软的倒在了身后的沙发上,双眼紧闭,尽管他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顺着面庞流淌而下。

    “是骄傲害了我,老师,我对不起你。我输了,输给了一个修为还不如我的凝形师手上。”云离突然放声痛哭起来,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自身情绪骤然释放。

    和他的痛哭截然相反,周维清自然是笑了,而且是全身放松的笑了。云离这一哭,他知道,自己已经拥有号-第一位追随者。这果然是一位值得信任的伙伴,在这种情况下,换了自己说不定都反悔了。可他却依然承认输给了自己,毕竟,双方的赌约在之前可是没有任何约束的,如果他想跑,自己也未必能够拦得住。

    周维清默默的坐在云离对面,将桌子上属于自己的设计图一张一张的收了起来。

    他一点都不着急,就那么任由云离放声痛哭。人家输了终生,还能不让人家发泄发泄么?

    此时的周小胖同学心中可是乐开了花,虽然费了不少力气,可终究得到了一体高级凝形师的追随啊!这种好事,恐怕永远都不会第二次出现了,至少在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前是不会有这种机会了。

    守在外面的秦枫和上官冰儿突然听到里面传来哭声,俩人却都是吓了一跳。上官冰儿一下就听出那哭声并不是周维清的,可越是这样「她心中反而越是焦急。

    “姑娘,冷静点,我徂不能进去。”秦枫身体一横,档在上官冰儿面前,以防她突然冲进去。提供了这个静窒,他就一定要保持这个静室真正的安静。

    上官冰儿心中大急,正在这时,一丝细微的声音钻入她耳中,在短暂的愕然之后,她总算是安静了下来。原本有些苍白的俏脸也渐渐红润了起来,嘴角处更是多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