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五十八章 血契,暗之印记

    云离哭了半晌,这才停了下来,泪眼骡脸的抬头看叶熙,见汛周维请老神在在的坐在对面,一脸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哎,输了就是输了,你找地方进行封印吧。”云离怒哼一声,将桌乎上属于自己的那张设计目也收了起来。

    周维请微微一笑,道:“云离老兄,我知道你心中狠是不忿,更是极其的不甘心。我给你两个机会口如果你能达到其中任何一个,那每,我们的契约都可以解除。……

    云离一楞,眼中充满警帜的道:“你还想干什么?我连人都输给你了还不够么?,,

    周维清耸耸肩膀,道:“你也说了,你连人都输给我了,你还有什么可输的么?我要说的是,如果你的天力能够超过我十二重以上,那么,我们之间的契约封印就合自行解除。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如果,将来你能够比我更早的成为神师的恬,我也可以为你解除契约,如何?”

    云离眼中的警惧变为了惊讶,盯视着周维请,,,为什么?你完个不需耍如此的。我输给你的是终生,既然我巳轻承认轿给了你,就不会反悔。,,

    周维请站起身,走到云离面前,呵呵一笑,道:“我要得到的,是一个未来有机会戍为神师的追随者,而不是一个因为输了一身而变戍行尸走肉毫无斗志的废物。不给你点希望,你怎么会继续努力修炼呢?我这两个条件想要达到可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云离呆了一下,片刻之后,他长叹一声,,,你虽然比我年轻的多,可是,比心机,我不如你远甚口好,我就跟你定这后续的约定。超过你十二重天力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一定会尽可能比你早戒为神师的。不耍忘记,我现在已经是高级凝形师,是占据了优光权的。”

    周维请哈哈一笑,道:“我也希塑你能早日成为神师,到时候,就算你不再是我的追随者,我们也可以同样成为朋击。我周维清以本命珠起誓,如果未来云离

    能够比我光成为神师,那么,我将主动为他解除封印,如违此誓,本命珠自爆而亡。、,

    云离眼中的情绪似乎平稳了许多,也惭渐变得坚毅了,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妆如何,也要比周维清更早的成为神师,重新获得自由。

    周维清缓缓抬起自己的左手,嘿嘿一笑,道:“我们先君乎后小、人,该说的都说完了。那么,封印可以开始了吧。这可需耍你的配合。”

    “封印?,,云离惊讶的看着周维清,i,你是说,你要自己为我施加契约封印?难道你的意珠校能中有封印类型的?不可能吧。虽然传说中咱们空间系也有封印契约技能,但那却极其稀嗜。更何况,每一个枚能对于天珠师来说都是那么珍贵,除了以封印为主的黑暗系以外,谁愿意给自己拓印一个契约妆能?,,

    周维清微微一笑,他的左手巳径递到云离面前,语重心长的道:“看清楚了,输给我,你并不冤枉。”

    一边说着,随着天力的催动,在他左手中指上带着的伪装拈环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黑光,恬然渲染在了三颗意珠之上,顿时,那三颗原本呈现为金绿猫眼的意珠顿时发生了变化,在这暗室之中,同样是猫眼,但底色却变戍了致瑰红色的三颗意珠呈现在云离面前。

    “这、这是什么?”

    周维清左手上黑光一闪,他的左手食指突然变戍了黑色,在黑色的手指指尖位置,却是血光隐现。

    “变石猫眼?”云漓猛然抬起头,一脸惊骇的看着周维清。

    周维清向他点了下头,,,来吧,光完戍我们之间的契约封印口这是血祭!暗之印记。现在你该相信,如果你的天力超过我十二重就能自行解除这封印了吧。”

    在来到裴丽城,在拓印宫进行拓印拱能的时候,周维清为自己的黑暗届性拓印的第二个校能就是这血祭!暗之印记。这种契约类黑暗井印就是专门用来进斤与奴仆之间契约的。一旦契约完戍,如果宿主死了,那么,被契约者也一样会死口只嗜雨种解除方式,就是刚才周摊请对云离所说的后续赔约。

    血祭!暗之印记绝不是愚暗封印中最强力的一个,但却是约束力最强的一个,如果被施加者违背宿主的命令,只需耍宿主意念一动,就能够令其痛菩万分。算是啪当歹毒的契约封印了。也是应用最广泛的黑暗契约封印之一。

    云离有些呆带的点了点头,随即闭上了双眼。下一刻,周维清的左手食指就巳经点在了他眉心的中间,

    顿时,一层浓郁的暗红色光芒瞬间席卷了两人的身体。这种封印虽然强横,但要一个需求,那就是被施法者必须要心中完全接受才能成功口只耍意念稍微挣扎,就会破坏掉封印契约。

    暗红色的光芒变得越来越浓郁了,周维清眼中绅光电闪,两道红光从他双脾之中掠过,他左手食指上的血光也骤然变得明亮起来。

    云离闷哼一声,整个人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所有的暗红色光芒顿时扰如海纳百川一般被他的身体吸入,周维清身上的暗红色光芒惭惭淡去,而他身上的暗红色光芒却在不断的增绥。

    这也是周维清第一次佳用血祭!暗之印记,他只觉得自己的天力竟是放扯空了三分之一还耍步。可见这个拱能需耍多么强横的天力进行加持了。当那暗红色的光芒融入云离体内之后,周诈请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肚海中似乎多了一根残,在残的另一端,就是云离的生命。

    虽然通过契约也无法心意相通,但周维清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云离的生命在自己的意念中是那么的脆弱。这就

    是血祭封印的霸道之处。

    缓缓抬起左手,周维清看到,在自己左手指尖上巳轻步了一滴鲜血,这是屑于云离的血液。也是血祭的媒介。鲜艳的血珠援筑从周雄请食指内渗入,而云离身上的暗红色光芒也逐惭退去口额头上,却多了一个暗红色的诡异符号。

    房间内的黑暗愿力气息惭惭淡化,当云离缓缓睁开双眼时,他的身体也不再颤抖,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就连他额头上那暗红色的印记也筑缓隐入皮肤之中。但不裕是他还是周诈请却都知道,这个印记,注定将要跟随云离一生,除非他能够完残之靠与周诈请的后续赔约之一,才才解除的可能。

    云离站起身,尽管他心中还是才些不适应,但终究却走向周维清辙舰躬身,道:“主人。,,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你是我这血祭!暗之印记的第一个目标口没想到我的运气竟然这么好。你以后也不用叫我主人,直接叫我的名宇就行了。我可没打算将你当作奴仆看持,反而更希望能够和你戍为朋友。我们可以在凝形卷轴的制柞上多加交流。”

    云离哼了一声,道:“朋友?你要想和我冉为朋友还会和我打这个赔来算升我么?少来吧。反正从规在开始,我是吃你的、喝你的。以后我所有的开纺都由你来负责。我耍研究高级卷轴制作所雷要的材料也都是你给我买。,,

    周维清停了一下,,,这怎么听上去到像是你奴役了我似的。哦,对了,云离,我们稍后出去,不耍告诉外面那些人你巳径轿给我了,就说我们两个在这一次的比武中平分秋色口菲也不会戒为对方的追随者。”

    云离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低调,你懂不?耍是我收服你做追随者这件事传出去,恐怕我就要不得安宁了,你还知道低调?当着这么步人跟我比武凝形赛轴,你还说自己想低调?”云离实在是有些无语了。

    周维清拍拍他的肩膀,道:“不那样做的话,能激你上钩么?其实,我骨子里还是个很低调的人。嘿嘿,走吧,我们出去,他们估计也等的急了。”

    自从来到蔫丽城以后,除了和上官冰儿重逢哪会儿之外,周完全就是现在的心性最好了。算上他自己,这一下天弓帝目就拥有了两名凝形师啊!还都是拥嗜传奇级资形套装设计目,靠途无限的天才嵌形师。

    门外,毒枫正在奇怪为什么上官冰儿焦急的情绪突然变了,静室的门却在这时候打开了。周维清和云离先后从里面走了出来。

    毒枫好奇的问道:“两位大师,你们的比斗括束了?能不能告诉我谁赢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云离大师水平高,我勉强保个平手口第二场平局,第三扬我轿了。最终也还是平局,看来。上天也不想让我们成为彼此的追阵者。没办法了?

    周维清看着林天熬笑了,他——只手抓着云离的肩膀,微笑道:“对不起,我拒绝。”

    林天熬一愣“拒绝?为什么?难道我开出的条件还不够优厚么?在你们进攻的过程中,我不会有任何反击。“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i,林老兄,你恐怕没搞清楚状况,妾者是把我们当成傻子了。你乃是极致防御型天珠卑,你的进攻能力又能有多少?你这一身本事,恐怕九成九都在防御上了吧。即是如此,又何必说的那么大度呢?我们的修为都不如你,你又是纯粹的防御型,万一不能撼动你的脚步,我们就要被你奴役一生,这种没把握的事我是绝不会做的。云离,我们走。去店里买点东西。“

    不论是林天熬还是云离,都没想到周维清会选择如此直接的拒绝。上官冰儿和秦枫也同样想不通。之前周维清在和云离打赌的时候,他们谁都不看好周维清,可周维清却执意要引诱云离来赌。而眼前的赌约怎么看都是对周维清二人有利的,他却是避战了。他们完全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周长溪看着周维清的目光变了变,暗暗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想,好聪明的小子,看来,刚才他和云离狗赌约也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平局吧。

    看周维清要拉着云离走,林天熬不禁有些着急了“,你们要怎样才肯和我赌?”

    周维清哈哈一笑,就在他刚想说怎么都

    不和你赌的时候,突然间,他耳中响起一全细微却令他大为震撼的声音,到了嘴边的话不得不咽了回去。

    “和他赌,我会暗中帮你们,一定要赢。此人对你大有用处。我是天儿。“这就是周维清耳中想起的声音,他完全不知道这声音是从何而来,但是,他却听得出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那天在冥武父女手中救下自己的神秘白发少女天儿。

    如果说之前周维清还感觉这今天儿的出现有些虚幻,那么,这一次他却完全肯定了这全绝色少女的存在。她竟然一直跟着我,一直都知道我的动向。尽管周维清甚至没有和她真正交谈过一句,但是,他还是选择了无条件相信她。

    “打这全赌也不是不行。”周维清因为临时受到天儿指使,他心中其实是没想好的,但他的思维一向敏捷,眼珠一转,已是计上心来“,我要求你自缚一臂,只能用一只手臂和我们进行这场赌约。而且,我们两全可以一起上。”

    听了周维清这句话,别说是秦枫和云离了,就算是上官冰儿都觉得他过分了。尽管这林天熬修为比他们高上一珠,但他们是两全打人家一全,还是在人家不还手的情况下,竟然还要求人家自缚一臂。

    要知道,那林天熬和他们赌的是双脚不能离开原位,也就是说,在战斗中他是根本不会用双脚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自缚一臂的话,也就相当于他只用一条手臂与周维清和云离进行这场赌约了。这已经不是一般的不公平,而是极其的不公平。

    云离闭上眼睛,心中长叹一声,我怎么就会输给了这么全无耻的家伙啊!我的英名啊!就这么葬送了。

    但是,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林天熬听了周维清的要求后,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后竟然点了点头,沉声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

    “嗯?”除了周长溪以外,包括周维清本人在内,都不禁一脸惊讶的看向他,哪怕是周维清也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会答应,他原本想的是,就算这林天熬不答应自己的要求,自己也勉为其难的和他打赌了。毕竟,有天儿在暗中帮助呢,那天儿美女可是来自什么雪神山,而且是拥有六珠变石猫眼的强者,这林天熬再厉害也不可能和她相比吧。但谁想到,林天熬竟然真的答应了下来。前一刻云离还认为周维清极其无耻,可在这一刻他的心跳却是突然加快了起来。他也是聪明人,当林天熬答应了周维清这极其无耻的要求后,他也立刻冷静了下来。

    云离意识到,恐怕眼前这全中位天尊绝不是那么简单的。

    “去地下擂台吧,毕竟,在那里谁也无法耍赖。否则的话,赌约结束之后二位要是执意想跑,我是追不上的。”林天熬淡淡的说道。

    周维清疑惑的看向云离“,地下擂台是什么地方?“

    云离道:“御品中心就有地下擂台,一般是用来解决御珠师之间恩怨的,也可以进行打赌。有很多御珠师喜欢在那里进行赌斗。地下擂台的台主是谁恐怕连翡丽帝国皇室都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地下擂台绝对公平,双方在进行比试之前都需要签订契约,赌物也好、赌命也罢n一旦擂台卜战斗结束n都必须立刻履行,否则的话,地下擂台的主人将会代为执行。据说,曾经有一位九珠上位天宗在赌斗结束后不打算履行诺言,第二天,他的尸体就被悬挂在了东城门。”

    “我靠,果然是全好地方。“周维清眼中光芒闪烁,心中却是暗暗想着,连上位天宗都没法耍赖,可见这地下擂台的主人有多么强力了。即是如此,那天儿美女还能帮自己作弊么?要是不能作弊,万一输了可怎么办?

    “放心去吧。“就像是猜到了他心中的想法似的,天儿的声音再次出现,只不过这次却带着几分鄙夷,显然是看透了他心中的想法。

    周维清也没法和她进行对话,但听了她的话却也是坚定了信心。他信任天儿的理由再简单不过。以人家那修为,要是想杀了他或者是奴役他,仅凭实力就足够了,何必大费周章呢?

    “阁下带路吧。”周维清向林天熬作出一全请的手势。

    林天熬走在前面,周维清和云离赶忙跟上,就在上官冰儿想要跟过去好时候,却被秦枫拦住了。

    “姑娘还是在这里等他们吧。地下擂台是不允许除了进行赌约之人以外的任何人进入观战的。在这么有利的情况下,相信周兄弟和云离大师一定能够获得胜利。”

    周维清回身向上官冰儿点了点头,上官冰儿这才停下脚步,向周维清撅起红唇,脸上神色明显有些不满意,似乎在说,你这坏蛋,总是让我担心。

    林天熬带着两人一直向御品中心内部走去,一路上他也不吭声,云离则是皱着眉,三人十分沉默够走入到了御品中心靠近中央的核心位置。

    很快,林天熬在一座圆形建筑前停下了脚步,不用他说,周维清也知道地方到了,这座看上去只有一层,毫不起眼的圆形建筑上面有鲜明的四全红色大字:地下擂台。

    大门是敞开的,就像是要吃人的怪兽巨口一般。林天熬回身向周维清和云离示意了一下后,率先走了进去,周维清二人也赶忙跟上。

    一进门,周维清心中就是微微一惊,在这里,地面是黑色的,而墙壁和房顶却都是血红色,顿时有种森然之气扑面而至。略一凝神才能发现,在内侧有一道楼梯向下延伸而去。

    楼梯前摆着一张血红色的桌子,后面坐着一全独目老者,怎么看都是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像是没了半条命似的。

    林天熬大步上前,来到那老者面前,微微躬身“,我们要进行赌斗。“

    那老者点了点头,道:规矩知道吧。拿钱。“

    林天熬也不废话,掏出一张和周维清一样的蓝色卡片递给老者,那独目老者在一全特殊的物品上一划,然后将卡片和一全号牌重新递给了林天熬,挥挥手,示意三人可以走了。

    云离在周维清耳边为他解释道:“使用一次地下擂台的费用是一万金币。概不讲价。由于地下擂台的权威性,这全收费其实并不算高。”

    周维清微微顾首,两人依旧是跟着林天熬,顺着阶梯向下行去。

    刚开始的时候,四周还是一片涛黑,再向下拐过两全弯后才渐渐亮了起来。但是,就连这楼梯旁边墙壁上照明的灯都是血红色的。越向下,那阴森的感觉也就越强烈。

    一直向下大约走了三十米左右,前方出现了一各甫道,林天熬看了一下手中的号牌,朝着甫道走了进去,他的步伐很快,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

    周维清看到,在菌道两侧的墙壁上有厚重的拱形大门,每全大门上都有一全编号。看样子应该就是一全擂台的所在了。

    林天熬在有七号字样的大门前停了下来,推门而入,带着周维清和云离走了进去。

    和外面的黑暗截然不同,一进入这全宽阔的房间中,明亮的灯光令周维清不禁双眼微眯。

    这是一全巨大的房间,呈圆形,一名红衣人静静的站在门内,脸上蒙着面纱,看不到他的相貌,一看到三人进来,沉声说道:“可要签订赛前契约?”

    无语凝噎,昨天晚上还特意开了单章求月票,可前面的差距依旧在拉大,后面的差距却在缩小。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