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五十九章 极限防御之组合盾

    可要答订寨前契约?一地下擂台七号房间内的红衣人向周惟清三人问道。

    这个红衣人的声音明显有些怪异,根本不像人声,低沉、沙哑,还带着几分扭曲的感觉。稍一注意,同维清就恍然大悟,这红衣人分明是刻意改变了自己声音的。再加上脸上蒙着面纱,显然是不想被人看到他的样貌。如此看来,此人在外界应该也有着另一个身份,否则他也不需要如此进行掩饰了。对于这地下擂台,周维清不禁奇心大起。

    当然,有奇心是一回事,去探寻就又是另一回事了。他可没有脑残到要去探查一个连上位天宗都能干掉的神秘地方。更何况,对于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赢了眼前的赌约再说。

    不容易刚赢了一个云离,获得了一个凝形师追随者,眼前这一战要是输了,那可就是鸡飞蛋打一场空,连自己都要赔进去了。

    “我们要签订契约。…,林天熬沉声道。

    “。请签订。…,一边说着,红衣人拿出一张白纸,放在他身边的桌子上。林天熬走上前,提笔而就,龙飞凤舞的写了契约内容。与之前他和周维清、云离说的一样。在检查过后,周维清、云离、林天熬三人分别在契约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红衣人看了一遍内容后收契约,沉声道:“你们可以准备开始了。”

    此时,周维清才打量起这化号擂台。

    所谓擂台,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面十分空旷,灯火通明,灯光是从房顶四周射出的,看不到光源所在。圆形的擂台地面上,有着不少血迹。但却十分平整。地面和墙壁上,都隐约有金属光芒闪烁。

    整个房间足有直径三十米,以此为擂台,算是相当乒大了。

    林天熬走到擂台中心,当他双脚略微分开与肩同宽的站定那一刻,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的他,完全给人一种与整个擂台融为一体的感觉。就像是浇铸在了那里的一座雕塑,而不是一个人。原本深邃内敛的双眸光华隐现。

    “二位,请。”林天熬低喝一声。能够清楚的看到,他那衣服下的肌肉变得更加夸张隆起,充满力量和压迫性的感觉似是令人有些窒息一般。

    云离看向周维清,眼中流露出询问之色。周维清眉毛微挑,“你先试试他的防御力。”

    正在这时…那红衣人冷冷的道:“你们二人攻击开始的那一刻,赌约即刻开始。时间一炷香。”一边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中已经多了一根香。

    云离深吸口气,一步跨出之时,双手手腕上,意体双珠同时光华闪亮。金绿猫眼、龙石翡翠闪耀着璀璨的光华,右脚用力在地面一蹬,整个人就像是长弓射出的羽箭一般,因为速度奇快,身体带起的风声甚至发出一声厉啸。

    “嘿口,…林天熬低喝一声吧只见他左手突然抬起,五颗黄翡体珠同时光华闪亮。黄翡象征着坚硬,也就是防御。第一颗黄翡体珠瞬间化为一道流光凝结成型。

    那是一面周维清曾经无比想要的盾牌式凝形装备。盾牌呈现为圆形,直径大约有一尺五寸。这面圆盾上没有过多的华丽装饰,但在圆盾正中,赫然有着一个镶嵌孔。

    云离的体珠是代表着速度的龙石翡翠”几乎是身形一闪…就已经到了林天熬面前,左手金绿猫眼意珠光芒一闪吧他的右拳就已经被渲染成了银色,浓烈的银光足有直径一尺,凭借着速度的优势,他在眼看就要冲到林天熬身前的时候,突然身形一闪,已经到了林天熬头顶上方,一拳就轰向了林天熬头部。

    周维清早已不是当初的菜鸟他一眼就认出了云离此时所施展的空间系技能是什么。

    那个凝聚在他右拳之上的光团,名为空间压缩炮,乃是一个相当强力的攻击技能。单论攻击力的话,甚至要强过很多评价在七星以上的技能。它唯一的缺点就是只能近战使用。但配合上云离本身的速度体珠却是相得益彰。这个技能选择对于云离来说无疑是十分出色的。

    四珠级别的浓厚天力灌注在空间压缩炮之中,就算是一块千斤大石也能瞬间轰碎了。这个技能本身的作用就在于瞬间压缩空气,产生强大的爆炸性力量,震荡力、破坏力十足。

    虽然之前林天熬的语气并不如何嚣张,但他那任由周维清两人攻击的话却彻底激怒了云离。尤其是他本来就刚把自己终生输给了周维清,心里正憋气呢。所以,这一上来他就用出了全力。

    除了注意云离的攻击外,周维清将更多精神都注意在了林天熬身边。

    当云离发起冲锋的那一刻,林天熬已径将自己的左手背在身后,显然,这是自缚一臂。当然,自缚一臂并不代表着他的意珠技能不能使用。

    面对云离的速度和改变方向的攻击,林天熬的应对十分简单,右臂一抬,那面圆盾就已经到了头顶。周维清清楚的看到,一团浓烈的黄色光芒骤然从那盾牌上散发而出,在原本的镶嵌孔之内,也已经多了一枚金灿灿的钻石。正是土属牲天珠师所拥有的金钻意珠。

    轰一,空间压缩炮狠狠的轰击在了林天熬手中的盾牌上,云离的身体在反震力作用下反弹而起。而林天熬却依旧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甚至连脸上的神色也没有出现半分变化。

    七号擂台的红衣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点燃了手中的香,这场赌约已经在双方碰撞的那一刻开始了。

    云离的身体借助反弹力在空中一个转折,整个人已经飞上了房顶,只见他右手上龙石翡翠体珠第一颗光芒一闪,一柄呈现锥形的尖刺已经出现存他掌握之中。这是他的凝形武器。

    看到这里,周维清却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因为,看到云离这件武器,他立刻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云离和他一样,都拥有着传奇级凝形套装设计图,在这种情况下…要说云离对这传奇套装没想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就意味着,云离的四颗体珠决不可能全都凝形了。最多也就是凝形两颗,他必须要将更多的凝形机会留给自己以后有可能制作成功的传奇套装。

    头下脚上,云离发起了第二次冲锋,这一次,他的速度变得更加迅疾了,在他左手上的四枚金绿猫眼竟然同时亮起了三枚,浓烈的银光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

    云离手中的尖刺已经完全变成了银色,而在他身体周围的空气也在剧烈的扭曲着。

    林天熬的神色终于出现了一些变化,“双重压缩。”

    没错,云离此时同时使用的三个空间系技能中,就包括了一个双重压缩。空间压缩炮第二次释放,但这一次,却是被他另一个空间系辅助技能双重压缩完全压入了那根尖刺之中。不仅如此,云离使用的第三个技能名叫空爆推进。

    空爆推进乃是一个极为强力的辅助技能,它能够通过瞬间调动空气的爆炸力,给予使用者强大的推进力,令其速度瞬间增加。同时令使用者调动的空间力量提升百分之三十。不论是用来攻击还是用来瞬间逃遁,都是极的技能。

    要知道,云离现在是四珠修为,他一共就只能拓印四个空间系技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选择两个技能为辅助,可想而知这俩个辅助技能是多么强力了。当他用出这两个技能的时候,周维清都有些羡慕。

    不论是双重压缩还是空爆推进,都是许价七星级别的强力技能。

    在如此辅助的情况下,云离的攻击力可以说是已经提升到了极致,这场赌约才刚刚开始,但他却已经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实力全部展现了出来。为的就是尽可能早的结束这场赌斗。同时也有要打林天熬一个措手不及的意思。

    “。,…林天熬大喝一声,他依旧只是一只手,双脚也同样是稳稳的站在那里。但是,他右手上的圆舟却出现了变化。

    只见两道浓烈的黄色光芒骤然大亮,他那面圆盾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直径只有一尺五寸的圆盾竟然发生了变形,在那两道黄光的注入下,变成了宽两尺半,长五尺,下端呈现为尖锐三角状的特殊盾牌形状。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论是正在战斗中的云离还是观战的周维清,都是全身骤然一震。他们俩人都是凝形师,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那两道融入圆盾的黄色光芒,全都是来自于林天熬的右手体珠。也就是说,他又用了两个凝形技能。而这两个凝形技能竟然不是单独出现的装备,而是作用在了他原本的圆盾之上,令这三件装备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单独的装备。

    凝形组合套装.在周维清和云离心中,同时出现了这样一全词凝形套装和凝形组合套装听起来相差无几,但却绝不是同一回事。所谓凝形套装,都是指的以全身铠甲为主,再配以武器的全套装备。而凝形组合套装,却是以多全凝形装备组合在一起,形成单一一件装备的特殊凝形方式。也就是说,组合套装在组合完成后,只能是一件单独的装备,而不可能是一套。眼前这林天熬的组合装备就是他手中的盾牌。

    一枚体珠所能凝形的体积都是有限的,像周维清那双子大力神锤,本身已经是神师级凝形装备了,体积可以比一般装备大很多,但也是一虚一实,无法做到双锤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是设计者的巧妙应用,令这双子大力神锤虽然是一虚一实却更加强力。凝形组合套装可以说是一种极为变态的凝形装备,为了令一件装备变得更加强大而选择用多枚体珠凝形所带来的体积做代价。而且,据周维清和云离所知,一般使用这种组合套装的,也大都是用在武器上。像林天熬这样,以三枚体珠凝形为代价凝形成组合盾牌的做法他们甚至以前连听都没听说过。要知道,就算是天珠师修炼到最高境界,也只有十二件凝形装备出现的耳能。试问,谁不想给自己一套完整的凝形套莱,多浪费在一件武器上,就意味着未来很可能会缺少一些护住全身其他位置的套装装备。凝形组合套装的少见,除了它本身偏激的作用之外,就是卷轴制作的困难了。制作凝形组合套装卷轴比制作凝形套装还要困难。嗯要让几全凝形装备能够进行融合,这需要极为复杂的手段。组合的配件越多,卷轴制作也就越难。一般这种组合套装以两件组合为起点,五件组合为终点。几乎没有五件以上的组合套装。再偏激的天珠师也不愿意将所有凝形都投入到同一件装备上,更何况组合套装卷轴的制作极为困难了。三件的组合套装就需要大师级凝形师才能制作了。五件的就要宗师级才能完成。

    当然,在极致偏激的追求之下,组合套装在它本身某一方面的能力上也是极其强劲的。譬如现在。

    眼看林天熬竟然释放出了三珠组合盾牌,云离的脸色瞬间变了,林天熬这盾牌由三枚体珠凝形组成,那可不是一加一加一的关系,防御力乃是几何倍数提升的。更何况,在这三珠组合盾牌上,竟然变成了纵向一列的三全镶嵌孔。可想而知这面盾牌的防护力有多强了。

    尽管云离这一次的攻击已经是竭尽全力,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将对方破防。

    在这关键时刻,云离也展现出了他惊人的战斗天赋,身在半空之中,他竟然强行改变了一下自己空爆推进的方向。原本是直扑对方胸前的却向后收缩了几分,变成了直扑地面。他手中的尖刺,也直接朝着林天熬脚下刺去。

    你赌的不是脚不能动么?那好,我就直接全力攻击你的脚,你那盾牌下方是尖的,总不能全部防护到位吧。

    而且,就在双方即将碰撞的瞬间,云离的第四颗金绿猫眼也亮了起来,那纯银色的尖刺顶端悄然幻化出一道虚幻的光彩,紧接着,一道银色的光弧竟然抢在尖刺抵达之前悄然飞出,这银色光弧在接触到空气之后,瞬间变了眼色,由银色变成了黑色。

    “次元斩。”周维清心中暗暗惊呼,竟是八星评价的次元斩。这次元斩的攻击威力又要比空间压缩炮强横的多了。从某些方面来看,和他的空间割裂有几分相像,只不过次元斩只能持续一瞬间,而空间割裂却能在空中停留,并且空间割裂还有吸扯以及防护等一系列作用。

    但是,毫无疑问,次元斩的攻击力也是相当恐怖的。这才是云离这一击真正的底牌。

    什么是天珠师强者?真正的天珠师强者就要能够在一击之中尽可能的将自己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

    云离这一击,两大增幅能力全都用上了,这次元斩更是在空间压缩炮和双重压缩的组合作用下提升到了极致。别说是五珠,就算是一般六珠修为的天珠师正面面对他这倾尽全力的一击恐怕都要为难。

    面对云离突然改变方向的攻击,林天熬的脸色也略微凝重了几分,但是,他却只是做了一全动作。

    第四颗纯黄翡体珠光芒闪耀,夺目的黄光化为一道异彩悄然融入。林天熬手中的盾牌竟然再次放大几分,轰隆一声,重重的砸在地面上。也挡在了次元斩前方。

    四重组合。周维清心头巨震,与此同时,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云离的攻击也已经实实在在的轰中了林天熬的盾牌。

    再次增幅的舟牌已经变冉了一面塔盾,下方虽然依旧是三角形,但却狠狠的砸入了地面之中。

    空间属性天力近乎于狂暴的疯狂肆虐,刺耳的切割声令人听起来有些牙酸,强烈的冲击波吹拂的周维清向后连退数步才站稳身形。就连那七号擂台的红衣人也是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微微的点了点头。

    闷哼声响起,云离的身体反弹而出,但是,这一次他却是狠狠的撞飞了出去,一直反弹到接近擂台边续这才勉强停了下来。

    云离手中的尖刺消失了,周维清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的右手在剧烈的颤抖着,身体周围的天力更是有溃散的迹象,脸上不断升起一层层红潮。终究还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这一击倾尽全力而出,云离也同样承受了巨大的反震力,他整全人的身体在颤抖中坠落于地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别看从战斗开始到结束,只走过去了十分短暂的时间。可实际上,云离的天力消耗己经超过了五成之多。更是绝学尽出。

    反观林天熬,他却依旧如同山岳一般站在那里,右手掌握中由四重凝形装备组合而成的塔盾稳稳的挡在身前。一圈圈黄色光晕从其上散发出来,却是没有丝毫被损毁的迹象。他脚下也同样没有移动过半分。云离的攻击不可谓不强,但是,却依旧没能撼动只用独臂的他。

    正像之前周维清说过的那样,林天熬最擅长的就是防御,就算不进攻,他的实力依旧能体现出八成以上。

    周维清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他妈的,这防御力也太恐怖了。云离州才那一击他看的很清楚,但却依旧没有任何结果。自己的攻击力固然比云离要强,但是,能强到破开对方这四重组合凝形重盾的程度么?这林天熬一盾在手,以自己的天力修为,能将其攻破?

    羡慕嫉妒恨啊!要是我有这么一面重盾该多好。周维清心中暗想。不过,州才云离与林天熬这一战也并不是没有作用的。最起码,让周维清发现了一全问题。那就是林天熬的力量。

    这林天熬本身虽然是纯防御型天珠师,而且意珠属性为土。但是,他却似乎有着远超常人的力量。不用想周维清都能感觉到那面四重组合凝形盾牌的重量是何等恐怖的,但是,在林天熬手中,却似乎根本没有什么分量似的。可见这林天熬本身体珠虽然没有力量属性,但却一定是天生神力。

    难怪他那么有信心要和自己以及云离打赌了,人家确实是有自信的本钱啊!这份防御力,恐怕遇到冥武那样的宗级强者都能挡上两下吧。

    云离一边喘息着,一边朝周维清这边看来,似乎是在说,我已经尽力了,怎么办?

    周维清看了一眼那根香,不过才刚烧了一点而已,时间还是非常充裕的。林天熬也同样是一点都不急。时间虽然还有的是,但消耗的天力可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在他眼中,云离显然要比周维清有威胁的多。

    周维清一脸赞叹的道:“林兄,你这盾牌可真是让我羡慕啊!当初我也想凝形全盾牌的,可我老婆却说什么也不让。还是盾牌好。有了这玩意儿,还要甲胄有什么用。只要运用得当,足以挡住所有攻击了。就算拿它做武器也是可行的口只是不知道林兄这最后一颗体珠的凝形能偶是否依旧能够与之融合呢?”

    一边说着,他已经走到了林天熬面前。

    林天熬淡然一笑,道:“小兄弟好眼力。我的能力全都在盾牌上。正像你所说的,攻防一体。你们两全一起上吧。”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林兄,不如我先试试你的力量如何。”一边说着,他的意体双珠也已经释放而出,眼中精光一闪,双手已经推在了林天熬的盾牌之上。全身肌肉瞬间紧绷,爆炸性的力量油然而生。

    嗯?”周堆清这一发力,林天熬顿时微微一惊,他本是不太看得起眼前这三珠修为的小子,可是,周维清的力量却令他感觉到了推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这面四重凝形组合后的盾牌,重量高达六千斤。换了普通三珠修为的天珠师,就算是力量属性,都未必能拿得动。可周维清这一推,却令他感受到了明显的推力,而且如同狂涛一般汹涌而至。

    “好,小兄弟好力气。”林天熬微微一笑,手腕略微向下一压,周维清顿时感觉到,面前的盾牌就像是林天熬本人一般稳如山岳。他瞬间收力,那盾牌上的力量却也同时消失。

    林天熬依旧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似乎看透了他这伎俩似的。

    骤然间,一道冷光瞬间从周维清眼中暴起,他的右腿就像是一条鞭子般横扫而出。

    咣当一声巨响,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吓了云离和那名红衣人一跳,谁也想不到,周维清这一腿砸在林天熬的盾牌上竟然如同巨锤撞击一般,能发出这么恐怖的声音。

    最为震惊的还是林天熬本人,之前面对云离那么强横的攻击都没有半分移动的他,这一次上身竟然向后一晃,插在地面上的四重组合重盾竟然被荡起几分。

    地面上更是发出牙酸的声音,这擂台的地面竟然是用钛合金浇筑而成的。但此时却硬生生的被林天熬的重盾带出一尺长的口子,可想而知,周维清这一腿的力量有多么强劲了。

    没错,这就是邪魔右腿,拥有着无比恐怖爆发力,真实攻击力堪比双子大力神锤的邪魔右腿。周维清这突然暴起的一腿才是他真正的后招。这一腿,他已经灌注了庞大的天力,以林天熬那么强横的防御力被他这样正面砸中,盾牌都险些被掀起。

    当年,周维清所吞噬那枚黑珠,确实可以说是一只无比强大天兽的天核,而那只天兽并不是属于这个世界,而是在另一个世界之中。因为遭受强敌,最终撕裂空间令自己的天核逃离,却便宜了周维清。那只强大天兽本身的能力之中,就有力量。它的力量极其强横,而其中最强大的地方,就是它的尾巴。而周维清运条邪魔右腿继承的,就是它那尾巴的力量。

    周维清身体其他部位也能施展强大的力量,但那必须要进入邪魔变状态之后才行,唯独这邪魔右腿不需要,伴随着周维清的成长,它的攻击力也正在变得越来越恐怖。

    剧烈的反弹力,令周维清的身体在原地滴溜溜旋转一周,但是,他的右腿却是没有半分痛觉,第二腿紧接着就轰了出去。

    可以说,林天熬是第一个被他用邪魔右腿正面轰中而没事的人,这么一个好靶子,周维清又怎会不愿意多加尝试一下自己右腿的力量呢?

    云离此时已经是完全目瞪口呆,虽然他擅长的不是力量,但他也实在很难相信周维清就这么简单的一腿竟然做到了自己输出全部天力,全力以赴也没能做到的事。这小子还是人么?

    殊不知林天熬比云离更加震惊,他固然是因为小看了周维清而未曾全力压盾,但是,他也是幸运的,如果这地面不是钛合金铸造的呢?恐怕周维清这一腿就要撼动他的脚步了。

    心中骇然之下,浓烈的黄色光芒瞬间迸发,在他右手手舷:上的第五颗黄翡体珠竟然真的融入盾牌之中。五重组合凝形重盾悍然下沉,重重的插在地面上。与此同时,五颗意珠也全部镶嵌在了盾牌之上,正好嵌入那五个镶嵌孔之中。

    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林天熬提了醒,他再也不敢有半分大意,要知道,这场赌约赌的可是终生追随啊!此时,香燃烧了不过五分之一而已。他已经决定,要用自己最强的防御力来面对眼前这两人,这是一场谁也输不起的赌约啊!

    轰然巨响之中,周维清的第二腿再次狠狠的砸在了盾牌上。但是,这一次却是他整个人像云离一样被弹的飞了起来。身体在空中旋转一周才平稳落地。

    “我靠。”看着林天熬手中的盾牌,周维清也不禁暗骂一句。这也太变态了。他扭头-看向云离时,却发现云离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五重组合凝形盾牌,这可是宗师级凝形师才能制作出来的,而且,没有个五年以上的工夫,花费大量的精力和各种珍贵材料,也别想完成。

    林天熬手中的超级重盾,宽度足有两米,高两-米二,上面散发着浓厚的土黄色光彩。离。大地龟裂一般

    的铁路布满在重盾之上,正中央从上向下一列五个镶嵌孔镶嵌着五枚金钻意珠。毫无疑问,这五枚意珠上所拓印的技能,都能作用在这超级重盾之上。这份防御力,已经达到了无比变态的程度。周维清还真不知道以冥武那样上位天宗的实力能否打碎这盾牌了。

    不只是盾牌,就连林天熬本人,身上也闪耀着和盾牌一个颜色的光芒,人盾合一,毫无疑问,这是他的最强防御形态。连周维清邪魔右腿全力攻击也能反弹的超级盾牌。

    云离此时已经恢复过来几分,来到周维清身边,略微有些茫然的苦笑道:“怎么办?难道要让我一天之中二次把自己输掉么?”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时间还有的是,急什么。”他的大脑此时也是高速运转起来,想着办法。他之所以能够如此沉稳,一个是自身心性的问题,再一个,不是还有天儿的保证呢么。但是,面对这么一个无比擅长防御的强者,也确实令他和云离都大为头疼。

    他们不继续进攻,林天熬自然是更不着急了,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一炷香的时间说短不短,但说长可也不算太长。

    “他的盾牌只能防御一面,技们一前一后,前后夹攻。”周维清

    沉声说道。

    云离眼睛一亮,点了点头,就在他转身要行动的时候,耳中却传来周维清的声音,“你以骚扰为主,尽量保留天力,我什么时候大喝一声动手,你再全力以赴,发动之前那种级别的攻击,目标是他的左脚。

    云离微微颔首,示意自己明白了,身形一闪,从侧面绕到林天熬的

    背后。

    林天熬微微一笑,道:“早该如此了。来吧。”

    对方的成竹在胸并没有影响到周维清的情绪,他左臂一抬,本雾绽放之中霸王弓已经落入掌握之中。

    想要获得这场赌约的胜利必须要全力以赴,而对于周维清来说,他最强的能力还在弓箭上。其实,周维清近战的能力并不是太强,只不过依靠着比普通天珠师多的多的技能再加上力量的强悍和邪魔右腿,才往往在近战中获得先机。毕竟,夭弓营那些位也都是以远程攻击为主的,他在天弓营的两年,学到的是一身弓箭绝学。

    霸王弓入手,周维清顿时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就连对面的林天熬都感觉到了他气质上发生的变化。

    就像林天熬自身与那组合凝形盾融为一体一样,此时的周维清也给人一种人弓一体的感觉,那巨大的霸王弓就像是他手臂的眼神,而他的眼神也骤然变得犀利起来。

    嗡的一声,似乎只是这边弓弦一颤,另一边林天熬的重盾上就想起一声轰然爆鸣。而在这爆鸣响起的同时,一声厉啸才出现在众人耳中。

    好快。林天熬心中一惊。尽管霸王弓的爆破效果不足以撼动他的重盾,但他竟然没有看清楚周维清放箭的动作。他竟然是一名弓箭手?不知道为什么,林天熬心中突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他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小看眼前这个虽然只有三珠修为的青年了。

    这个地下擂台才只有三十码直径,对于近战来说自然是相当大了,可对于弓箭手来说,这样的距离却是相当短的。如果是正常的战斗情况,弓箭手在这样的距离根本无法施展开,对方只要一个冲锋就能到达近前了。可是,按照赌约,林天熬是不能移动的,只能任由周维清和云离进行攻击,而且他又站在擂台正中央,哪怕是周维清站在擂台边缘,距离他也只有十几码而已。在这种距离下,就算是上位天宗想要闪躲弓箭都是不可能的。尤其是霸王弓的射速又是那么的惊人。十几码的加速度,足以令弓箭的威力发挥出八成以上,更何况周维清的霸王弓可是有两个镶嵌孔的。盾牌再好,也终究不是铠甲,不可能防护到身体每一个位置,试过了周帷清刚才右腿恐怖的力量,林天熬还真不敢让他射中自己。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层淡淡的黑色光芒从周维清脚下悄然蔓延而出,正是黑暗之触,其不过,现在的黑暗之触却并非用来束缚对手,而是提升感知。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