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六十二章 五大圣地

    “老大就是用来背炭锅的络。”周维清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就先哈哈笑了起来。但是『他的笑声很快就有些尴尬的停了下来,因为没有一个人附和他,所有平民一班的学员目光都牢牢的盯视着周维清,每个人的眼睛里,似乎都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似的。

    周维清咳嗽了一声,“大家别这么看着我,我会害羞的。差不多到时间要上豫了『都坐下吧,”说着,他就要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俗清,你到院长室去一趟,院长找你有与。"冥花的声音从周

    维清身后响起。

    周维清愣了一下,回身看向冥花,所有学员的目光也都集中在了冥花身上,一时间,整个平民一班内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冥花秀眉微皱,“大家不用担心,我向你们保证,班长不会有:事的。这件事情虽然麻烦了点,但我们的院长毕竟乃是当今公主殿下,也不是那些贵族所能左右的。"

    “老大,我们和你一起去。"寇锐激动的说道。

    周维清回过身,目光平静的微微一笑,道:“很好,现在我们才\{篥一个集体。一起去就不用了,老师不是已经说了不会有事么?毓去去就回,你们先上课。还愣蓍干什么『都坐下。"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不禁瞪起了眼睛。一众平民学员们这才缓缓落座。

    冥花坐在讲台后面心中暗暗叹息,或许,这一班的学员未来有可能成为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最优秀的一个班级吧。周维清的本事果然不小。这就是凝聚力,一个班级的学生想要有凝聚力,那么,他们必须要有一个核心,而这个核心并不是身为老师的自己,而是周维清。而他成为这个核心,自身付出的也是相当之多,冥花虽然有些嫉妒,但她更多的却是赞叹。伴随着她个人对周维清的情绪冷静下来之后,只需要稍加分析,她就能够明白父兄为什么会对他这么看重了。

    独自出了教室,周维清立刻冷静下来,一边不紧不慢的朝着院长室走去,一边思考着迳伴事情可能舍出现的结果。

    冥花在这件事上肯定是不会骗自己的,毕竟,她是当着那么多学员.

    说出来的。

    也就是说,那位美女院长会保自己,但是,正像冥花所说的那样这么多贵族带来的压力也不可小觑。看来》自己还是要承担一些什么,譬如处分加重之类,这才是采彩院长找自己去的原因。

    处分就处分吧,反正也不影响自己的计划。周维持嘴角处流露出一抹笑容,昨天收了云离、林天熬这样的两个追随者,今天全班同学爻是上下一心,令他心情大为舒畅。对于可能要面临的处罚也就不怎么在意了。

    周维清来到院长室所在的四层时,正看到一群衣着华丽的贵族们一·脸郁闷和不满的走下楼。不用问他也知道,这就是那些给自己来告状的家伙了。看着他们脸上的神色周维清更是心中大定,毫无疑问,公·‘主院长并未向这些家伙妥协。

    在门上敲了两下,周缘清好整以暇不慌不忙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脸上顿时流寓出了他那惯用的憨厚笑容。人家信不信他表里如一是一回事,这样子总是要摆出来的。

    “进来。"采彩明显有些低沉的声音从房间内响起。

    周维清推门而入,走了进去。

    院长办公室内此时不只有采彩一个人,教导主任萧逝也在,似乎正在和采彩谈论着什么。

    一看到周维清走进春,采彩顿时脸色一沉,向萧逝道:“萧圭任,你先出去吧。学院的风气要严格抓,再有打架闹事的,不论双方什么身份,一侍开除。”

    “是。”萧逝恭敬的答应一声,转身向外走去,经过周维清身边的岭候,向他露出一丝苦笑,这次的事他承受的压力也很大。身为教导主任,学院秩序本就是他管辖范围,那些贵族们拿公主殿下没办法,却是不断的向他施压,要不是采彩足够强势『恐怕这次他都要倒霉。

    萧逝出去了,周维清一脸微笑的上前几步,令人无可挑别的向采彩-躬身行礼,“您好,院长。"

    “哼。”采彩冷哼一声,“你这个惹祸精,你知道这次的事给学

    院带来多大麻烦么?”

    周维清老老实实的道:“都是我不好,给院长您添麻烦了。要是学院有什么追加处罚,就处罚我一个人吧,当时是枝看不过眼,煽动同学们出手的。只是请求院长您给我一个留校察看的机会,千万不要把我开除了,我还想在学院多学习一些知识呢。”

    此时的周维清,壮收老实,而且脸上还带出了那么恰到好处的些许委屈,-…-,样子,哪有丝毫昨天晚上连续薪的高级毂形师和中位天尊追随者那意气雌.发的样子。

    采籍叫周维清泉,本是想妻克好好的训斥他一顿再说其他的,可一-

    吞他那诚心认错,并且主动承担所有责任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软。

    别.的不说,单是周维清这愿意为全班学员受过的态度就值得肯定,在采彩看来,一个不推卸责任并且主动承担过错的男人,绝对是值得·欣赏的。

    因此,采彩院长的脸色也略微缓和了几分,淡淡的道‘“听说,铱现在是平民一班的班长?"

    周维清点了点头,眼圈有些发红的道:“是的,同学们抬爱。院长,您放心,我不会让您难做的,回去我就辞掉班长的职务,只要您不.开除我就好。”嘴上一边这么说着,周小胖同学心中却乐开了花↑他从小不知道被老爹揍了多少次,都不需要用眼睛去看,只是听着采彩声「音上的变化,他就知道今天这事儿不会太大,这一关是过了。

    “胡说,我有什么可难敝的”采彩怒斥一声,“这次的事↑我·昨夭已经作出了处理,绝不会再有所更改。他们以为,几十个人一起来就能给我施压了么?这里是!!丽皇家军事学院,不是他们贵族的后花园。”

    周维清很识相的没有在这个时候插言,这时候,不论他说什么,都

    未必是对。

    采彩从桌子后面站起身,缓缓走了出来,周维清虽然低着头,却屯能看到她那曼妙的身材。她真有三十五岁么?二十五岁的也没法和她比啊!对于美女,周维清的免疫力无限接近于零,暗暗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人家也是公主,看看人家公主这气质『帝芙雅差的那是不可以道里计。

    采彩走到周维清面前,道:“这次的事我已经顶下来了,相信那些贵族也不敢再来学院闹事。但是,他们暗中会不会辐什么小动作我就不能保证了。毕竟,我总不能派几个人随时跟在你身边保护你。这次的事你的目标太明显,正像你说的那样,是你煽动的。不要以为你几句话就能让我完全相信,事情的经过咸是详细了解过的。不过,看在你认罪态度还算老实,事情又已经处理了,我就不再给你追加处分。但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你必须要暂时离开学院才行。”

    “啊?不要啊!”周维清心中大催,他没想到采彩还是要让自己离井,此时两人距离不过两码而已,这家伙顺势一扑,就扑倒在了采彩面:前,双手很是不客气的一把就拖住了采彩的大腿,哽咽着道:“院长,你不要开除我啊!我知道钜了,让我留下来吧。”

    采彩万万也没想到周维清在这个时候居然会突然朴向自己,竟是被他抱个正着,从出声到现在三十多年的岁月里,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如此靠近,一时间整个人都呆住了。

    周维清本也没想到自己能真的抱住采彩,毕竟,按他判断,采彩饰实力一定是相当强大的。这一拖住不要紧,周维清同学那不坚定的意志立刺出现了变化,只是随着一层教师袍,那双浑圆笔直的大腿搂在怀中,单是那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的滑腻触感已经立刻就让这家伙两股鼻血飚射而出,喷在了采彩的教师袍上。

    爽,太爽了,超级爽。采彩身上有一股馥郁的香气,略有点浓郁,但却极为好闻,周维清那是毫不客气的瞬时苻脸都贴在了她大腿上,痛哭流涕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千万不要忘记,他有一个绰号为神眼无赖的老师。

    木恩说过,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要强势,在明显比自己强的人面前,那就要耍赖,尤其是对女人。周小胖同学这是严格按照老师教导的在做,当然,他也是乐在其中。

    “放开我。”采彩低吼一声,在短暂的幕滞后,她的俏脸已经是涨的通红。一身本事竟然都忘了用,只是推拒着周维清的头,不让伦在自己腿上蹭啊蹭的。

    “不放,院长要赶我走,我放开就要被扫地出门了。周维清十分执着的更加抱紧了,这家伙的力气本来就大,更何况,这种便宜,多占一秒钟也是好的啊!

    “快放开我,不赶你走,真的不是要赶你走。“以采彩那么女强人的全性,此时也差点哭出来,这家伙蛮力太大了,搂的自己升腾,而且他收紧手臂的时候,还不知是故意、无意的向上挪了挪,已经碰到自己的臀部了。

    “真的?”周作清抬起头,双手那是没松开的,一脸希冀之色的看向采彩。

    “当然是真的,快放开我。”采彩的俏脸已经红的要滴出水来了。

    周维清虽然心中恋恋不舍大吞口水,但终究还是放开了,逼的急了,他也真怕采彩不顾一切的一巴掌拍他脑袋上。

    周维清松开紧抱的双臂,期期艾艾的从地上爬起来,低眉顺眼的道:“多谢院长。”

    他这一松开,采彩只觉得双腿一阵发软,向后跌退一步,绮靠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这才不至于倒下去。

    “你、你……“采彩指着他,一时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真想抽他一顿,可似乎他只是为了不想离开学院而真情流露。自己一肚子气却又发作不得。被他紧紧搂过的地方,此时都有些胀痛了,最可恶的是,这家伙鼻子上还挂着两偻鼻血,自己的教师袍上蹭的也是。

    “你鼻子怎么回事?”采彩怒声问道。

    周维清一脸无辜的抬起头,道:“刚才、刚才撞您腿上了。就那里。“一边说着,他还指指采彩大腿某处的位置,大有上前摸一把的意思。

    “你给我站好了,再敢碰我,我就杀了你。”采彩的呼吸明显有些不均匀,踉跄两步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了下来,将周维清的视线和自己的大腿隔开,心里这才稍微安稳了几分。

    周维清心中一阵暗爽,这采彩院长貌似比冥花还要丰满几分啊!要说上官冰儿是尚未开放的花骨朵,那冥花就是绽开的花朵,而这采彩院长却已是盛放的鲜花,完全成熟的果实。刚才这一抱也让周维清随之想起了萧如瑟,两年不见,自己的如瑟姐姐应该也已经发育的这么好了吧。嘿嘿。

    在短暂的惊慌之后,采彩的情绪已经平稳下来,只不过,之前面对周维清的温和却已是荡然无存,冷冷的道:“周维清,学院并不是要开除你,而是为了保护你派你去为学院执行一次任务。时间大概是三全月左右,三全月之后,你回来依旧是学院中的一员。“

    “任务?什么任务?”周维清疑惑的看着采彩。

    采彩道:“这是一次光荣的任务,如果你能在其中建功,那么,别说是那几十全贵族来找你麻烦,就算是你招惹了陛下,我都能替你顶回去。你听说过五大圣地么?”

    周维清茫然摇头“什么是五大圣地?“

    采彩道:“所谓五大圣地指的就是大陆五处五全强大的势力。包括有东域第一谷之称的有情谷,有南域第一狱之称的血红狱,有西域第一邪之称的天邪教以及北域第一峰的雪神山。再加上中域第一宫的浩渺宫,被称之为五大圣地。五大圣地都有着极为强大的天珠师坐镇,而且他们所配给的天珠师也各有特色。其中,实力最强的,就是浩渺宫和雪神山。雪神山自身实力极为强大,单凭自身就足以与天邪教、血红狱、有情谷相抗衡。只不过五大圣地各自为政,平日并无过多接触而已。而浩渺宫则一向保持中立,从不轻易招惹是非,坐镇于大陆第一强国中天帝国上空的天珠岛之上。也正是因为有浩渺宫的震慑,才让雪神山不敢轻易宣布支持万兽帝国发动战争。”

    “等一下,院长,您说什么?天珠岛在空中?”周维清吃惊的问道。

    采彩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其实,也并不是真的飘在空中。那是一座山,一座十分奇异的山。足有近五千米高,高耸入云,占地面积更是极为广阔,但是,这座山的中央却是空的,只有十九全柱形山体支撑着五千米高的山顶,而这全山顶在云雾之上,就像是漂浮在空中一般,因此得名为岛,后被命名为天珠岛。“

    “所谓的五大圣地,其实都是它们自己给自己命名的,其实,他们就是五全十分强大的天珠师族群。各自拥有一些十分强大的天珠师,在大陆世界中有着一定的超然地位。”

    周维清好奇的问道:“难道这所谓的五大圣地竟然能够和国家抗衡不成?”

    采彩不屑的哼了一声,“那怎么可能?人力终究是有限的,就算是十二珠修为的天神级强者,也不可能凭借l全人的力量和整全国家抗衡n但是,他们虽然不能和国家的力量抗衡,却绝不缺少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绝世强者。因此,就算是各国皇室也不愿意去得罪这五大圣地。同时,五大圣地与自身临近的国家也大都有几分关系,必要的时候,也会保护该国。其中最明显的就是万兽帝国,雪神山在万兽帝国直接被称之为神山,雪神山山主甚至能够决定万兽帝国皇位的更替。雪神山与其他三大圣地为敌,而浩渺宫又保持中立,使得五大帝国始终保持着一全微妙的平衡。”

    周维清眼中突然流露出几分骇然之色“院长,您向我这么详细的介绍五大圣地,这次的任务不会是和它们有关吧。我才是一全不过三珠修为的小人物而已,这种大场面……“

    采彩没好气的道:“你想得倒美,你算什么,也能摆在五大圣地的台面上?你这次的任务确实和五大圣地有关,我只是让你先知道一些他们的情况,以免到时给学院丢人。“

    周维清这会儿反而有些好奇了,从采彩的语气来看,他这次的任务应该不难,可是,和五大圣地有关,恐悄要接触很多强者,这会没有危险么?

    “院长,这次的任务究竟是什么?您也给我透露一点,让我心里有全底。”

    采彩道:“五大圣地之中,虽然雪神山隐有能够和浩渺宫抗衡的实力,但是,它的地位却始终无法和位于天珠岛上的浩渺宫相比。这是因为,天珠岛不只是浩渺宫所在地,更是所有天珠师向往的圣地。在天珠岛之上,盛产着许多天材地宝级的药材和矿物,这些东西都是你们凝形师所追求的。可以说,凡事凝形师,就没有不想去天珠岛的,因为只有在那里,他们才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周维清眼睛大亮“这么说,浩渺宫岂不是招揽了许多高等级的凝形师么?”

    采彩眼中流露出一丝无奈“那岂是许多两全字就能形容的。全大陆大师级以上凝形师,恐怕有超过一半都在浩渺宫了。

    这也是为什么它的地位如此超然的原因。嗯上天珠岛有三全途径,第一全,就是身为凝形师,并且达到大师层次后,就可带一名追随者登上天珠岛,并且获得优厚的待遇,可以用自己制作的凝形卷轴换取天珠岛上的各种资源。制作高等凝形卷轴是凝形师们升级的必须手段,你想想,有多少人能不被天珠岛所吸引?而且,浩渺宫最为大气的是,他们绝不限制这些凝形师的自由,想要离开,随时可以走。因此,在凝形师的世界里,浩渺宫可以说是他们的后台,也是所有凝形师所推崇的地方。单是这一点,就让其他四大圣地不敢得罪浩渺宫了,因为只有在天珠岛才能比较容易的买到大师级以上的凝形卷轴。而我这次让你去进行的任务,就和另外一全登上天珠岛的方法有关。”

    “登上天珠岛的另外两全办法,一全是得到天珠岛特许进入,这种情况是很少发生的,一般来说,只有上位天宗修为以上的天珠师才会得到这样优涯的待遇。而最后一种,也是唯一一种可以让低等级天珠师甚至是御珠师进入天珠岛的方法就是每三年一度的天珠大赛。”

    周维清疑惑的道:“天珠大赛?”

    采彩点了点头,道:“这天珠大赛最初的时候,就是天珠岛为了给各国一些能够进入天珠岛名额所设置的。要求以国家为单位参加比赛,而且参加比赛者有两全茶件,第一,不能超过三十岁,第二,必须是该国某座学院的学员。全大陆算上万兽帝国,一共有几十全国家,真正强大的却就那么几全。而天珠岛的要求是,凡是能够进入前四名的国家,参与比赛的所有人等,都能够得到一枚天珠岛赠予的令牌,凭借这枚令牌,可以登上天珠岛三次,同时,这前四名国家的参赛者将在天珠岛进行决赛,这一次不计算在令牌的三次之内。而且,这天珠令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接实名,也就是说,谁拿着它都可以登上天珠岛。”

    说到这里,采彩微微一叹,道:“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每个国家都有机会获得前四得到令牌。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四大圣地意识到了登上夭珠岛的重要性,他们虽然不好意思派遣直系人员参与,但却与其他国家进行合作,帮其培养一些优秀的青年天珠师,从而获得天珠令。只有西域第一邪天邪教是个例外,因为他们自身邪恶属性的缘故,只能隐藏于暗处,不敢明目张胆的试图进入天珠岛。因此,可以说,每一次夭珠大赛登上天珠岛的四个名额中,有三个都已经被其他三大圣地内定了,而其他所有国家要争取的,也不过就是那最后一个名额而以。并且还要面对实力无比强大的中天帝国战队。我们翡丽帝国已经足有七十年没有获得过一枚天珠令了,哪怕是想要高价购买都不可得。”

    周维清此时算是听明白一些了,“院长,你的意思是,要让我去参加这个天珠大赛么?”

    采彩撇了撇嘴,“你不过才三珠修为而以,正选队员是不可能,但替补还是勉强可以的。这个面子我还有。每一届各国参赛者的限定数量是八个,其中五个正选队员,三个替补。毫无疑问,五个正选队员都是由无珠师学院那边选出的,而替补队员则是我们翡丽皇家军事学院选派,日的并不是能帮到什么,主要是去见识一番。这个名额十分难得。这次就便宜你了。蹬上天珠岛是没什么可能,但去见识见识夭珠师强者们的世界,对于你今后的修炼也比较有利。同时也正好出去躲几个月,等几个月之后你回来时,就算身为替补,也是替我们翡丽帝国参加过天珠大赛的人了,我看谁还敢动你。”

    看着采彩,周维清的神色明显出现了一些变化,他突然后悔了,后悔刚才亵渎了这位院长,他万万没想到,迳不过见过两面的院长竟然为他想的如此周到。能够参与夭珠大赛,见识这样的场景,对他来说绝对有着极大的好处,而且他还只不过是个替补队员而以,甚至连上场都不需要,自然就不用说有什么危险可言了。这样的名额对于美丽皇家军事学院来说也一定是十分珍贵的,却便宜了自己这个一年级平民学员。

    “院长,谢谢您。”周维清完全发自内心的向采彩深施一礼。

    采彩嘴角处流宴咄一丝笑容,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避次咱们派出的三个名额分别是你,你那个小女朋友还有叶泡泡。你和上官冰儿的事,现在全学院恨不得都知道了,要是就两人一起去吧。等你们回来,再补课。你们三个以叶泡泡为主,他毕竟是咱们学院实力最强的学员了。还有,你给我收敛点,不许和天珠师学院的正选队员发生冲突,省的给咱们学院抹黑,听明白了么?”

    周维清嘿嘿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怎么会主动招惹是非呢?”

    采彩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少来这套,你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么?好了,你可以走了。参加夭珠大赛是三天后出发,这三天你就留在学院里不要出去了,三天后直接去天珠学院那边。”

    “是。”周维清赶忙答应一声。正在他准备转身向外是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道:“院长,咱们学院收不收老师?”

    “哼”采彩疑惑的看着周维清,“你要介绍谁到学院来做老师?起码要在某一方面有特殊才能的,方有进入学院的可能。

    周维清道:“那高级凝形师算不算有特殊才能的?”

    采彩眼睛一亮,“你有高级凝形师的朋友想来咱们学院?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有位师兄,最近正好在翡丽城,他闲着也没什么事,要是学院需要的话,让他来咱们这里做个助教什么的应该还可以。”

    采彩深深的看了周维清一眼,雍容高贵的美感令周维清眼睛一阵发直,“你这是在投桃报李么?”

    周维漆挠挠头,道:“也不算是吧。我走了,我们平民一班总要有人照-应着点,冥花老师一个人毕竟力量单薄了些。要是我们班再能多个助教,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何况,我还答应同学们负责他们的凝形卷轴呢。”

    采彩笑了,“算你还说了实话。好吧,这件事我答应了,你回头让他来学院报到。直接未见我。”

    “多谢院长成全。”周维清这才再次施礼后走出了院长办公室。和采彩这么聪明的人说话,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尽量说实话是最好的选择。周维清何等聪明,他也正

    是这么做的,果然赢得了采彩的好感。「

    走出院长办公室,周维清深吸口气,眼中明显流露出期待之色,天珠大赛极大的勾起了他的兴趣。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还要问一下采彩,赶忙回过身,再次推门而入。因为是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他也没敲门就闯了进去。

    十进门,周维清就呆住了,里面的采彩也呆住了。

    此时的采彩公主院长,身上竟然只穿着遮住重要部位的小衣和小热裤,雪白的肌肤,丰盈的娇躯几乎完全呈现在周维清面前,尤其是之前被周维清抱过的那两条长腿,白嫩的肌肤上甚至还因为周维清之前用力搂抱而留下了两道诱人的洪痕。

    “噗一一”两股鼻血从周维清鼻子处飚射而出,他这次是再怎么掩

    饰也没用了。连口水都有要留下来的迹象。

    “滚一一出一一去一一,”采彩暴怒的怒吼声响起,周维清用自

    己最快的速度转身就冲出了办公室。

    原来,采彩生**洁,之前长袍被周维清弄上了血渍,这家伙走了,她自然是迫不及待的要换上件干净的,谁想到周维清竟然连门都不敲就再次闯了进来,正好看到了如此香艳的一幕。

    周维清冲出门,却并未跑远,在门外喊道:“院长,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混蛋,络给我滚进来。”在教学楼的这一层都是学院高层,里面刚刚套上教师长袍的采彩一听周维清在门外嚷嚷,险些没气得晕过去,赶忙将他叫进来。

    周维清再次走近院长室的时候,不禁有些战战兢兢的,他只觉得,这院长室就像是一座活火山,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采彩已经重新穿上了一件干净的教师长袍,只不过,她的脸色极为难看,连头发都有些散乱,显得略微有些狼狈。

    “混蛋,你不会敲门的么?”采彩的双手已经握紧了拳头,三十

    多年来,她从未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这么想要狠狠的揍一个人。

    周维清一脸无辜的道:“院长,我错了,我是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要问您,所以才一不小心闯了进来,又不小心看到了点不该看的。

    “闭嘀,你敢乱说,我挖掉你的眼睛。”采彩鼷目怒喝,此时她那份高贵的气度都被周维清破坏无余,因为愤怒,胸前那叫一个波涛汹涌。

    “说吧,要问什么。问完了赶快滚。”采彩终于还是冷静了几分,看着周维清那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她终究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的怒气,以她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真的去揍周维清一顿呢?

    周维清道:“我、我只是想问。要是我们这次在天珠大赛闯入了前四名,那得到的天珠令用不用上缴给学院啊!”

    “就凭你们也想得到天珠令?你不是在白日做梦吧?要是你真有本事得到了,我就做主归你们自己所有了。”

    “多谢院长,我先是了。”面对一座随时有可能爆发的活火山,最好的办法就是尽早远离,周维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转身就跑。

    看着关闭的办公宣大门,采彩突然觉得自己在愤怒下有些冲动了,要是他们真的进了前四获得天珠令怎么办?对于帝国来说,小首.发ⅩⅩⅩ$W-Иёτ天珠令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不过,很快她的眉头就舒展了,就凭他们也想得到天珠令?无珠学院那边是有几名优秀学员,但和四大圣地培养出来的人,还是有些差距的,想要进入大赛前四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至于周维清他们三个替补就更不用说了,连上场几乎都没有。这混蛋,竟然成了第一个抱过自己并且看过自己身体的人。

    一想到这里,采彩不禁俏脸大红,狠狠的在空气中挥了挥手,就像是在抽打周维清似的。

    周棒清回到教室,令他惊讶的是,竟然没有开始上课,他记得今天的第一节课应该是冥花的情报学。

    此时的冥花依旧坐在诛台后面,而其他学员们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

    “咦,不用上课的么?”周维清看到这样的情况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冥花看了他一眼,道:“你不回来,大家都没心思上课了。情况如何?”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