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六十三章 不可磨灭的印记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大家放心同,院长找我是好事……对于冥花和这些同学,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将采彩对他说的话简略的说了一遍。

    听完他的讲述,反应最大的就是冥花和上官冰儿两个人了,上官冰儿眼中异彩连连,同样身为天珠师,她当然也知道能够参加这样的盛会对自己有多大好处了,而冥花则是一脸的惊讶。

    “院长竟然让你代表学院去参加天珠大赛?”

    周维清道:“有什么不妥么?”

    冥花插了摇头,道:“一般这个荣誉都是给快毕业的四年级学员,没想到这次却是便宜了你和上官冰儿。你说的没错,这确实是一件好事。在天珠大赛上,你们将能够看到最高水平的青年天珠师们在一起战斗。对增进你们的战斗经验和开阔眼界有着极大的好处。

    周维清好奇的问道:“这么说,冥花老师你也参加过了?

    冥花微微颔首,“上一届,我就是学院的代表。你们放心的去,学业方面,等你们回来后再专门补课吧。”

    周维清看着冥花,眼底流露出几分疑惑之色,今天的冥花情绪明显要平和了许多,似乎对自己没有就那么强的敌意了,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总归是件好事。

    周维清转向一众同学们,道:“这次去,估计要几个月的时间。不过大家放心,我看过了你们的资料。所有体珠师都需要进行凝形。还有三天的时间我才会走,这三天里,我会尽可能的给大家准备上一份凝形卷轴。毕竟,想要使用完全部卷轴,起码也要几个月的时间了。在我回来之前是够用的。而且,学院会再给咱们班派来一名助教,是我引荐的,我的师兄,他是一名高级凝形师,我没有完成的卷轴,他也会帮助大家。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修炼天力才是最重要的,凝形、拓印虽然麻烦,但终究都有机会,甚至还有获得凝形套装的机会,但天力的强弱,就要靠你们自己努力了。”

    马群嘿嘿一笑,在教室后排喊道:“老大,你放心去吧。我们一点都不着急。我肯定等,等你以后做套装给我。老大,起码也要六件套啊!”

    周维清笑骂道:“你倒是不贪心,有本事你就在学院这四年内修炼到六珠,我就给你弄一套六件套装。”

    马群露出一脸无赖的样子,“谁说毕业了就不能跟着你混了”难道我不能做追随者么?我深信,跟着老大你,肯定是吃香的喝辣的。我唯一的要求就是,有美女老大你要给兄弟留一个啊!”

    听了他这话,全班学员不禁烘堂大笑。但在笑声中,不少人的眼神都发生了些许变化。至少马群有一句话说的没错,跟着周老大,那绝对是没错的。不过,这追随者是谁都能做的么?

    马群这几天已经想清楚了,原本心中的那份骄傲,在周维清所作的一切面前渐渐消失。倒不是说他有多么佩服周维清,而是他觉得,和周维清在一起,对自己有百利而无一害。凝形、拓印就不说了。而且还有痛快二字。

    周维清无奈的摇摇头,道:“凝形、拓印这些好说。美女的话我可管不着,这要看你们的本事了。泡妞,是要靠自身魃力的,譬如本班长,年轻英俊,帅的天上少有地上无双,这不是手封擒来,美女入怀么?嘿嘿。”

    坐在前排的上官冰儿看着周维清,她也不吭声,在这个时候,总要给自己男人面子。不过,她暗暗决定,原本已经打算给这家伏的性福生活要延后一些了。

    周维清要是知道因为自己追求一时嘴上痛快而推迟了性福时间,恐怕不用别人动手,他自己都要抽自己了。

    “好了,周维清也回来了,我们开始上课。”冥花向周维清挥挥

    手,示意他回到自己座位上去。这才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周维清坐回自己的位置后,直接就趴在了桌子上,对于冥花讲的什么,那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不到一分钟,这家伙就睡着了。

    昨天一晚没睡,他早就困了。而且一想到三天后要是,晚上还要赶工制作凝形卷轴,那自然是要多补觉才能有精神。因此,这家伙堂而皇之的选择了上课睡觉。

    因为周维清坐在后面,因此,一开始冥花还没发现他睡了,直到听到酐声从后面响起,冥花的脸色这才变得难看起来。

    冥花看向上官冰儿,上官冰儿也很是无奈,“他昨天一晚没睡,身体扛不住了。”

    冥花俏脸飞起一抹红晕,低声道:“要节制。”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发现周围的同学们神色都变得有些古怪,这才明白过来,顿时俏脸大红,小首.发ⅩⅩⅩ$W-Иёτ“老师,你说什么啊!我们没有,昨天他是去御品中心买制作卷轴的材料时遇到了点事情。所以才没睡好。”

    对于上官冰儿的羞窘,周维清那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他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下课,才在上官冰儿一声“吃饭了”的呼唤中醒过来。

    上午睡完了下午接着睡,对于周维清的迳种行为,冥花也只是提醒了他一句下午是别的老师的课,睡觉不要打鼾。

    而同学们则是很自然的给他打起了掩护,身高体壮的马群换了个位置,坐到周维清前面,用他那雄壮的身体当作屏障。

    周络清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下午下课铃响起的时候了。伸了个懒腰,一脸满足的说了句好爽,这才和上官冰儿一起走出了教室。

    “马群、寇锐,你们来一下。”站在教室门口,周维清叫了一声。

    马群和寇锐来到他面前。

    周维清道:“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你们还有咱们宿舍里的其他同学先到咱们班其他宿舍里挤一挤,把宿舍给我腾出来。这几天院长让我住在学院里,我尽可能多为同学们制作几份凝形卷轴出来,需要安静。

    马群拍着胸脯道:“这没问题,找个地方睡觉迈不简单。老大,你看我对你忠心耿耿的,我那六件套啥时候能开始做啊?”

    周维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先努力修炼吧,说起来,我倒是有一个好的方案给你。不过,现在我还没有制作那种凝形卷轴的能力。你起码要等一年以上。你要等得了,六件套也不是没可能,而且对你好处极多。要是等不了就直接开始给你做。

    无疑,在说这些的时候,周维清是想起了林天熬,马群和林天熬一样,都是纯防御天珠师,如果马群能照着林天熬那个方向发展的话,无疑是对他最为有利的。

    马群想了想,道:“老大,我信你的。我等着。”

    周维清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说不定,等我从天珠大赛回来后,还给你找个专门的老师呢。”算算时间,那时候林天熬应该也能处理完他自己的事情回来了吧。

    正在周维清准备吃了晚饭就回宿舍开始制作凝形卷轴的时候,却被几个光头挡住了去路。

    马群和寇锐眼中都流露出警惕之色,周维清却微笑着道:“臧浪学长,算算时间,也是你该来找我的时候了。马群、寇锐你们去吃饭吧。这边没事。”

    臧浪道:“周维清,我们单独谈谈。”

    周维清点了点头,在臧浪的带领下,两人走到了楼道的角落之中。

    “你们考虑的怎么样了?”周维清微笑着问道。

    臧浪深吸口气,目光灼灼的盯视着他问道:“真的不能像你们班学员那样么?”

    周维清淡淡的道:“我不是开善堂的。而且,你应该知道,任何一名凝形师的能力都是有限的。我没有对你说出其他限制各件,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毕竟,你们这些人都还有着一份坚持。”

    哦浪叹息一声,道:“你说得对,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免费的晚餐。我和同学们商量过了。我们四十四个人中,包括我在内,最初只有三个愿意成为你的追随者。但你们班痛殴了那个贵族班之后,现在已经有十六个人愿意成为你的追随者。”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天珠大赛你听说过么?”

    臧浪一愣,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周维清会岔开话题“当然听说过。”

    周维清道:“过两天我要代表学院去参加天珠大赛当替补,大概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你不用急着给我答案,也让你们那些人多考虑考虑。等我回来,也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到时候你带着愿意追随我的人来找我。”三天后他就要走,现在他可没时间去收这些人做追随者,而且这件事也不急在一时,等回来再说。

    一听周维清要去参加天珠大赛,臧浪是大吃一惊,在他原本看来,周维清只是个人实力强一些,更重要的是一名凝形师。可此时看来显然不只如此,他和学院的关系显然也很不一般。不只是打了人没事,甚至还能代表学院去参加天珠大赛,这份荣耀可不是谁都能拥有的啊!

    “我明白了,我会将这件事告诉大家的。祝你一路顺风。”臧浪向周维清伸出手。

    周维清握了一下他的手,“努力修炼吧。替补算什么,我不但要争取成为正选,而且,还要带着天珠学院那些人杀进前四,登上天珠岛。哈哈。”大笑声中,他已是转身而去。

    看着周维清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臧浪一点都没觉得他说的是大话。周维清又给了他们几个月的时间,但臧浪也知道,几个月之后,如果他真的登上了天珠岛,那么,他对追随者的要求或许也会水涨船高,到时候,就不是自己这些人愿不愿意的问题了。微微一叹,他突然觉得,周维清说的很对,与其想得多,不如努力修炼,自身实力强才是硬道理。

    周维清吃过晚饭后,没有急着回宿舍,而是再次翻墙而出,悄悄的回家了一趟,目的很简单,他把云离叫了过来。

    一听是要制作凝形卷轴,云离自然是毫无二话,更何况他昨晚和周维清的讨论还没说完呢。就这样,周维清已经带着他悄悄的进入了翡丽皇家军事学院。

    周维清将这边的情况简单的跟云离说了一遍。

    云离惊讶的道:“你疯了么?给那么多人制作凝形卷轴?还不要钱,你这是图个什么?“

    周维清叹息一声“我也不瞒你。我和冰儿来自于天弓帝国。我们天弓帝国国小力弱,想要改变这个现状,就需要大亮的人才n我这此平民同学,每一个都当得上人才二字,他们不只是御珠师,更有着优秀的军事素养。我一定要想办法尽可能多弄几个回去。正所谓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只要有三分之一肯真心跟随我的,我的投资就是值得的。

    云离不以为然的道:“反正我是你的追随者,你愿意如何我都只能听你的。你让我留在这里,那就在这里当老师好了。不过,我可什么都不教,我就研究凝形卷轴制作。“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我让你进学院,主要是为了保护一下这些平民学员,保证他们不让贵族学员欺负就行了。来吧,我们商量一下,给他们设计怎样的卷轴最合适。”

    云离点了点头,凡是和制作凝形卷轴有美的,他都感兴趣。

    事实证明,云离的经验要比周维清丰富的多,接照资料对平民一班学员们的情况简单的分析了一下,两人就开始设计卷轴。整整一晚的时间都在设计中度过,从云离身上,周维清确实学到不少东西,尤其是一些利用最基础制作方法来完成凝形卷轴的经验更是相当宝贵。而云离也从周维清身上得到了不少好处,周维清的一些奇思妙想,还有周维清这一脉凝形师的一些制作卷轴特殊方法都令他受益匪浅。

    接下来两天,周维清索性就以参加天珠大赛为名翘课了,除了带云离去见了一次采彩确认了他助教的身份以及吃饭之外,他和云离每天就休息两、三个时辰。而且个是以打坐修炼度过,剩余的时间,都投入到对凝形卷轴的设计、制作之中。

    在设计方面,周维清还赶不上云离,但到了实际制作的时候,就算是十个云离也赶不上周维清一个。短短三天,云离只是制作出了三份中级凝形卷轴。而周维清却足足制作出了二十七套中级凝形卷轴。不但能够满足本班学员的需求,甚至还有些富余。

    这些富余的周维清也留给了云离,让他需要采购材料的时候用来换钱。

    当周维清再次来到平民一班的时候,差点被敢出来,因为他那样子,险些没被认出。

    衣服脏兮兮的,有不少地方不小心沾染了凝形液,那可是洗都洗不掉的。头发更是散乱,胡子也出来了,再加上,一个三天没洗澡的人,身上味道能好闻么?虽然还没到扔出只袜子就能粘墙上的境界,但也是相当的可观了。

    “小胖,你没事吧?”上官冰儿丝毫顾不得周维清身上的肮脏,一脸心疼的问道。其他人只是注意到他的衣着和头发,上官冰儿却分明看出,才三天的时间,周维清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周维清咧嘴一笑,道:“没事、没事。这几天可是收获不小。你们一个个的别这么看着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发卷轴了,大部分人都有份。”这几天,他的收获是相当不小,和云离一起诗论和制作,加上他那时间属性的超强天赋,周维清分明感觉到,自己制作出的中级凝形卷轴已经从一定程度上拥有了高级凝形卷轴的作用,成功率绝对不止千分之三,差不多有千分之七、八的样子。只要再稍微进步一些,就能和云离一样成为高级凝形师了。

    一听要发凝形卷轴,所有学员的眼神都变得火热起来。这一次,周维清足足发出去二十几份凝形卷轴。除了几名意珠师以外,只有上官冰儿、言哲惜和马群这三名天珠师没有。

    言哲惜和马群连问都没问,他们都猜的到,周维清现在不给他们凝形卷轴,是为了以后给他们更好的。

    冥花在周维清发卷轴的时候就已经来了,看着他笑嘻嘻的将一份份凝形卷轴发到体珠师学员们手中,冥花突然深深的感觉到了一种恐惧情绪在自己心中蔓延。因为她能清楚的看到每一名学员在接过这份凝形卷轴时眼中流露出的狂热。那可不只是对手中卷轴的狂热,也是对周维清这个班长的狂热。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平民学员啊!每个人都是第一次拥有属于自己的凝形卷轴。就像是女人对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记忆最深刻一样,毫无疑问,周维清这个班长,这个老大,已经在这些学员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说到这里,采彩微微一叹,道:“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每个国家都有机会获得前四得到令牌。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四大圣地意识到了登上夭珠岛的重要性,他们虽然不好意思派遣直系人员参与,但却与其他国家进行合作,帮其培养一些优秀的青年天珠师,从而获得天珠令。只有西域第一邪天邪教是个例外,因为他们自身邪恶属性的缘故,只能隐藏于暗处,不敢明目张胆的试图进入天珠岛。因此,可以说,每一次夭珠大赛登上天珠岛的四个名额中,有三个都已经被其他三大圣地内定了,而其他所有国家要争取的,也不过就是那最后一个名额而以。并且还要面对实力无比强大的中天帝国战队。我们翡丽帝国已经足有七十年没有获得过一枚天珠令了,哪怕是想要高价购买都不可得。”

    周维清此时算是听明白一些了,“院长,你的意思是,要让我去参加这个天珠大赛么?”

    采彩撇了撇嘴,“你不过才三珠修为而以,正选队员是不可能,但替补还是勉强可以的。这个面子我还有。每一届各国参赛者的限定数量是八个,其中五个正选队员,三个替补。毫无疑问,五个正选队员都是由无珠师学院那边选出的,而替补队员则是我们翡丽皇家军事学院选派,日的并不是能帮到什么,主要是去见识一番。这个名额十分难得。这次就便宜你了。蹬上天珠岛是没什么可能,但去见识见识夭珠师强者们的世界,对于你今后的修炼也比较有利。同时也正好出去躲几个月,等几个月之后你回来时,就算身为替补,也是替我们翡丽帝国参加过天珠大赛的人了,我看谁还敢动你。”

    看着采彩,周维清的神色明显出现了一些变化,他突然后悔了,后悔刚才亵渎了这位院长,他万万没想到,迳不过见过两面的院长竟然为他想的如此周到。能够参与夭珠大赛,见识这样的场景,对他来说绝对有着极大的好处,而且他还只不过是个替补队员而以,甚至连上场都不需要,自然就不用说有什么危险可言了。这样的名额对于美丽皇家军事学院来说也一定是十分珍贵的,却便宜了自己这个一年级平民学员。

    “院长,谢谢您。”周维清完全发自内心的向采彩深施一礼。

    采彩嘴角处流宴咄一丝笑容,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就好。避次咱们派出的三个名额分别是你,你那个小女朋友还有叶泡泡。你和上官冰儿的事,现在全学院恨不得都知道了,要是就两人一起去吧。等你们回来,再补课。你们三个以叶泡泡为主,他毕竟是咱们学院实力最强的学员了。还有,你给我收敛点,不许和天珠师学院的正选队员发生冲突,省的给咱们学院抹黑,听明白了么?”

    周维清嘿嘿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怎么会主动招惹是非呢?”

    采彩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少来这套,你什么德性我还不知道么?好了,你可以走了。参加夭珠大赛是三天后出发,这三天你就留在学院里不要出去了,三天后直接去天珠学院那边。”

    “是。”周维清赶忙答应一声。正在他准备转身向外是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脚步,道:“院长,咱们学院收不收老师?”

    “哼”采彩疑惑的看着周维清,“你要介绍谁到学院来做老师?起码要在某一方面有特殊才能的,方有进入学院的可能。

    周维清道:“那高级凝形师算不算有特殊才能的?”

    采彩眼睛一亮,“你有高级凝形师的朋友想来咱们学院?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有位师兄,最近正好在翡丽城,他闲着也没什么事,要是学院需要的话,让他来咱们这里做个助教什么的应该还可以。”

    采彩深深的看了周维清一眼,雍容高贵的美感令周维清眼睛一阵发直,“你这是在投桃报李么?”

    周维漆挠挠头,道:“也不算是吧。我走了,我们平民一班总要有人照-应着点,冥花老师一个人毕竟力量单薄了些。要是我们班再能多个助教,那就没什么问题了。何况,我还答应同学们负责他们的凝形卷轴呢。”

    采彩笑了,“算你还说了实话。好吧,这件事我答应了,你回头让他来学院报到。直接未见我。”

    “多谢院长成全。”周维清这才再次施礼后走出了院长办公室。和采彩这么聪明的人说话,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尽量说实话是最好的选择。周维清何等聪明,他也正

    是这么做的,果然赢得了采彩的好感。「

    走出院长办公室,周维清深吸口气,眼中明显流露出期待之色,天珠大赛极大的勾起了他的兴趣。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还要问一下采彩,赶忙回过身,再次推门而入。因为是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他也没敲门就闯了进去。

    十进门,周维清就呆住了,里面的采彩也呆住了。

    此时的采彩公主院长,身上竟然只穿着遮住重要部位的小衣和小热裤,雪白的肌肤,丰盈的娇躯几乎完全呈现在周维清面前,尤其是之前被周维清抱过的那两条长腿,白嫩的肌肤上甚至还因为周维清之前用力搂抱而留下了两道诱人的洪痕。

    “噗一一”两股鼻血从周维清鼻子处飚射而出,他这次是再怎么掩

    饰也没用了。连口水都有要留下来的迹象。

    “滚一一出一一去一一,”采彩暴怒的怒吼声响起,周维清用自

    己最快的速度转身就冲出了办公室。

    原来,采彩生**洁,之前长袍被周维清弄上了血渍,这家伙走了,她自然是迫不及待的要换上件干净的,谁想到周维清竟然连门都不敲就再次闯了进来,正好看到了如此香艳的一幕。

    周维清冲出门,却并未跑远,在门外喊道:“院长,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混蛋,络给我滚进来。”在教学楼的这一层都是学院高层,里面刚刚套上教师长袍的采彩一听周维清在门外嚷嚷,险些没气得晕过去,赶忙将他叫进来。

    周维清再次走近院长室的时候,不禁有些战战兢兢的,他只觉得,这院长室就像是一座活火山,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采彩已经重新穿上了一件干净的教师长袍,只不过,她的脸色极为难看,连头发都有些散乱,显得略微有些狼狈。

    “混蛋,你不会敲门的么?”采彩的双手已经握紧了拳头,三十

    多年来,她从未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这么想要狠狠的揍一个人。

    周维清一脸无辜的道:“院长,我错了,我是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要问您,所以才一不小心闯了进来,又不小心看到了点不该看的。

    “闭嘀,你敢乱说,我挖掉你的眼睛。”采彩鼷目怒喝,此时她那份高贵的气度都被周维清破坏无余,因为愤怒,胸前那叫一个波涛汹涌。

    “说吧,要问什么。问完了赶快滚。”采彩终于还是冷静了几分,看着周维清那一副老实憨厚的样子,她终究还是压抑住了心中的怒气,以她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真的去揍周维清一顿呢?

    周维清道:“我、我只是想问。要是我们这次在天珠大赛闯入了前四名,那得到的天珠令用不用上缴给学院啊!”

    “就凭你们也想得到天珠令?你不是在白日做梦吧?要是你真有本事得到了,我就做主归你们自己所有了。”

    “多谢院长,我先是了。”面对一座随时有可能爆发的活火山,最好的办法就是尽早远离,周维清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转身就跑。

    看着关闭的办公宣大门,采彩突然觉得自己在愤怒下有些冲动了,要是他们真的进了前四获得天珠令怎么办?对于帝国来说,小首.发ⅩⅩⅩ$W-Иёτ天珠令的重要性可想而知。不过,很快她的眉头就舒展了,就凭他们也想得到天珠令?无珠学院那边是有几名优秀学员,但和四大圣地培养出来的人,还是有些差距的,想要进入大赛前四的难度实在是太大了。至于周维清他们三个替补就更不用说了,连上场几乎都没有。这混蛋,竟然成了第一个抱过自己并且看过自己身体的人。

    一想到这里,采彩不禁俏脸大红,狠狠的在空气中挥了挥手,就像是在抽打周维清似的。

    周棒清回到教室,令他惊讶的是,竟然没有开始上课,他记得今天的第一节课应该是冥花的情报学。

    此时的冥花依旧坐在诛台后面,而其他学员们都在交头接耳的议论着什么。

    “咦,不用上课的么?”周维清看到这样的情况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冥花看了他一眼,道:“你不回来,大家都没心思上课了。情况如何?”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