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六十五章 运气真好?

    “赌了,我也赌了。先不说如何分配。先完成了赌约再说。”醉宝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说道。上官冰儿这么一位绝色美女天珠师加上中级凝形师周维清,在他和小四看来,这赌约绝对是赚了啊!更何况,小四本人也参加到赌约之中,他是绝不怕小四放水的。必定是稳赚不赔。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他已经没有了半分警惕,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叶泡泡此时也看出了什么,但是,他却始终都没有吭声。小四和醉宝在实力上都比他强,但要论阅历,却是差的不可以道里计。叶泡泡深悉利益越大风险也就越大的道理。因此,不论双方谁获得这场赌约的胜利,他都绝不会参与。而在他心中,也明显感觉到上官冰儿和周维清有些不对劲。上官冰儿或许是冲动了,可周维清却没有阻止她,这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但就算是这样,叶泡泡也不会去赌,赌终生追随?除非是他疯了,所以,他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退一步说,就算是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输了终身,必须要追随对方,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小安看向醉宝,沉声道:“三思而行。”

    可惜的是,这位阿宝此时是怎么也无法想像自己能够输掉这场赌赛,哈哈一笑,道:“我相信小四有这个实力,小四,不就三招么,就算是打不过,跑难道你还跑不了么?“

    小四怒道:“跑个屁,难道你真以为他能赢得了我?不过是想诈我们一下,我要是怂了,以后还能抬得起头来?老大,你来帮我们做个证,待会儿要是结束了他们不承认的话,你可要为我们做主。”

    林天熬眉头紧皱“你们真的想好了?”

    小四和醉宝毫不犹豫的点头,林天熬又看向周维半,眼中流露出询问之色。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我老婆都说赌了,难道我还能不赌么?那就来吧。”只有他才知道为什么上官冰儿对自己这么有信心。

    林天熬沉声道:“既然如此,你们双方各以本命珠起誓吧,省的稍后赌赛结束之后有谁想要耍赖。”

    当下,四人各自以自己的本命株立下誓言,可以说,他们彼此双方都有着自己的想法,也都对自己有着极其强烈的信心。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

    此时在这天珠学院的操场上十分安静,其他人都退到一旁,林天熬作为这场比赛的裁判,一个是判断双方胜负,另一个就是为了防备双方有人受伤了。

    如果换了正常时候,林天熬身为队长,是绝不会允许在这种时候发生内斗的。可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林天熬,而是周维清的终身追随者,周维清要做什么是他所无法阻止的。

    周维清和小四彼此分开二十码距离,林天熬站在中央靠后一点的位置,此时,不论是周维清还是小四,都已经释放出了他们的本命珠,只不过,两人都以衣袖遮盖着自己的天珠,彼此看不到对方的属性是什么。

    林天熬沉声道:“你们准备好了么?“

    两人同时点头。

    林天熬大喝一声“开始。“

    伴随着这一声开始,小四爆喝一声“看招。”浓烈的气势骤然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强烈的天力波动伴随着浓郁的白光瞬间释放。身体骤然弹起,就像是一只跳蚤一般飞跃而出。但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这看上去对周维清似乎恨之入骨,恨不得立刻战胜周维清的小四却并非是朝着他扑过去,而是身体倒飞而出,向后飞跃,速度之快,宛如流星赶月一般口更为诡异的是,在他背后,伴随着两道绿光亮起,竟然出现了两只金属凝聚而成的翅膀,伴随着他身体的向后飞跃,这翅膀也是用力向下一拍,带动着他整个人朝着斜后方的空中飞去。“我靠,太无耻了。”哪怕是叶泡泡这么沉稳的心性,此时也不禁大叫一声。而站在旁边的醉宝却已是一脸的冷笑“三招收拾了小四?就算是老大也做不到。小四最擅长的就是闪躲,而且,也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拥有短时间飞行能力的。他人在空中,我倒要看看你们哪个三珠小子怎么能在三招之内制胜。”

    叶泡泡扭头看向上官冰儿时,他惊讶的发现,上官冰儿此时不但没有一丝担心的样子,反而是面带微笑,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似的。

    小四这对翅膀可不是一件凝形装备,而是两件,是一个十分稀有的两件套,作用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带着他在空中飞行,配合着天力的注入加上他多年苦练,这对拇膀能够令他在空中任意改变方向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加速飞行,与他自身的能力配合,就形成了一种持殊的战斗方式。而此时此刻,他却是一点和周维清战斗的想法都没有。

    之前看上去小四和醉宝都很冲动的样子,可实际上,这两个家伙也是精明的很,不就是三招么?就算你有什么特殊能力,我根本就不和你接触,你怎么用三招战胜我?因此,才一开始,小四就已经利用他那龙石翡翠体珠对速度的个面增幅弹身而起,再配合上双翼,转瞬间已是离地五十码开外口这个距离,已经是绝大部分意珠拓印技能所无法企及的了。

    小四刚刚向后跃出的时候,周维清确实吃了一惊,但当他眼看着小皿冲天而起朝着高空跃出时,周维清也笑了。他一点都不着急,不慌不忙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而此时,身为裁判的林天熬却已经闭上了眼睛。当小四倒跃飞出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双方胜负已定。如果小四选择的是正面硬拼,说不定还有几分机会,可他却选择了躲避。而周维清是什么人?他可是一名弓箭手啊!小四的飞翔速度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超过周维清弓箭攻击的范围,更何况,周维清那体珠凝形弓还能镶嵌意珠。

    冰雾凝聚,眼看着霸王弓出现在周维清掌握中的时候,醉宝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之前不论是他还是小四,在心中都对周维清的能力有过一定的判弊,但却都忽略了弓箭手这个可能。

    弓如满月,周维清的目光已经锁定在了空中的小四身上。而小四也同样看到了周维清手中的长弓。他也是心里一哆嗦,不过,他必竟是天珠学院的强者,哪怕是面对这种情况,却没有半分惊钱。用弓箭又如何?只要三箭之

    内不能把我射下来,这赌约还是我赢。

    伴随着一声厉啸响起,箭如闪电,直入空中,众人几乎只是看到空气微微扭曲了一下,霸王弓射出的利箭就已经到了小四跟前。

    虽然小四之前已经在个力飞行了,但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他也没可能飞出一百码。如此短距离,想要闪躲霸王弓射出的利箭,难度实在太大了。

    但是,就在这时,小四却向众人展现了困难并不等于做不到的事实。只见银光微微一闪,小四的身体竟然就那么消失了。

    叶泡泡和上官冰儿几乎同时惊呼出声“空间平移。”

    直到此刻,小四才展现出了他的意珠属性,没错,他的意珠并不像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猜测那样是风属性的,而是空间属性。在周维清抬起霸王弓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个面的准备,间不容发之际,避开了霸王弓射出的利箭。

    这一闪,就是十码开外,显然,小四的空间平移因为四珠修为的缘故,比周维清的效果还要好。

    小四心中充满了得意,三招?别说三招,就算是三十招我也不可能输。我不但有空间平移,更有强大的空间系攻击技能。就算和你射出的箭硬拼也不会落于下风。三珠对四珠,这是实力的差距。

    但是,就在小四得意的同时,下面观战的众人却同时身体一震。因为,他们清楚的看到,周维清以霸王弓射出,那么急劲的长箭竟然就那么突然停住了,而且就停在之前小四所在的位置,仿佛这一箭是射中了小四才停下的似的。

    唯有上官冰儿才完个清楚,这是一种手法上的技巧,控制自己射出利箭的距离,周维清能做到的她也同样能做到。

    接下来,众人就吃惊的看到,十二条黑色光彩,宛如触手一般骤然散开,每一根触手的长度都达到了三十五码。小四几乎是脸上丹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紧接着他的笑容就凝固了。一根黑色触手,正好卷住了他的身体和翅膀。

    这还不算完,就在那黑色触手释放的同时,半空中突然响起轰隆一声雷鸣,直径一百码范围内的天空之中突然亮起了一大片蓝色的光芒。

    每一道蓝光都是扭曲的蛇电,噼里啪啦的在空中发出一连窜的爆鸣。而刚刚被黑暗触手卷住的小四因为对自己空间平移的极度自信,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了。整个人顿时被数道蓝光轰在身上,头发被炸的根根竖立,甚至身上都冒起了一股白烟。

    也就在这时候,周维清的第二箭又已经到了,这一次,小四是避无可避,无奈之下,他只得再次释放自身技能,一面小巧的盾牌悄然出现在胸膛处,与此同时,一层银光亮起,化为一面光盾挡在身前。同时,他自己也是拼命的想从黑暗触手中挣脱出来。

    轰隆一声巨响,霸王弓射出的箭穿透力何等之强,还附带爆破效果,小四身前的银色光盾被炸碎,更加怪异的是,他的身体也像是僵持了一般,而且,那面档住了攻击余波的小圆盾以及他背后的凝形双翼全部消失。整个人顿时化为自由落体,从天空中笔直要落。

    接近百码的高度,这要是实在的摔在地上,直接就能把他摔死了。

    周维清这两箭看似简单,可实际上,其中奥妙极多。在小四飞入空中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对方有可能会拥有强效的闪避技能。

    因此,他在第一箭中就使用了两个范围型的技能。一个是范围型限制技能黑暗之触,另一个则是他所拥有的唯一一个群攻技能,千雷闪。这两个技能的威力其实都不是很大,但是,胜在覆盖范围大。

    果然,小四用出了周维清也会的空间平移,可是,空间平移的距离毕竟不能超过黑暗之触,顿时就被黑暗之触暂时困住了。接下来的千雷闪,虽然未能真正创伤小四,但炸的他全身麻痹却是完全能够做到的。令他体内的天力出现一定的散乱。

    紧接着,周维清第二箭就到了,这一次,小四根本没法闪躲,只能正面硬挡,不论如何防御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因为周维清这一箭中附加的两个技能分别是绝对迟缓和天雷震。绝对迟缓令小四就算挣脱了黑暗之触也不可能再有太大的反应,而天雷震直接破掉他背后的凝形双翼以及防御盾牌。人毕竟不是飞鸟,没有了凝形双翼,任由这小四能力再强在空中也是无法施展。飞入空中,本来是他的奇思妙想,现在却变成了灾难。

    林天熬叹息一声,身形一闪,来到小四身体坠落的位置,右手一探,也未见他如何动作,就已经将小四的身体接了下来,化去了冲力。

    周维清也并未阻止,到了这时候,双方胜负已定。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周继清手中的霸王弓上,除了知道内情的上官冰儿和林天熬之外,在他们看来,周维清这两箭所创造的奇迹,应该都是这把凝形武器带来的效果。谁能想到,小四居然会败的如此之快,没用三招,准确的说,只是两招而已,胜负已分。

    醉宝此时嘴已经张大到能够塞下一个芊果的咎度,眼睛都快从眼眶里瞪出来了,乌鸦则是在不断的揉着自己的眼睛,她实在无法相信之前这是真的。而小炎则是眉头紧皱,看着周维清,眼中流露着若有所思的神色。

    小四身上的几个技能在短暂的时间内效果全部消失,只是头发还处于根根竖立的状态,显得十分怪异。

    周维清收回霸王弓,一脸的微笑,“承让、承让。没想到运气这么好,小四学长竟然像是知道我是一名弓箭手似的,特意飞到空中给我当靶子,真是不好意思。”

    小四被林天熬放下,他呆呆的看着周帷清,突然跳了起来,怒道:“我上当了。我输的不服。”刚才的一切发生的实在大快了,他只是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发挥出实力就已经输了。怎么输的他到现在都不完全清楚,心中怎能服气?要知道,这可是关系到他终身自由啊!说明:括号内为站地址。

    正在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教学楼方向响起,“天熬,你们还不走,停留在那里干什么?怎么还发生打斗了?”

    这个声音给人一种十分飘渺的感觉,仿佛是从空气中四面八方挤压而至,每个人都清楚的听到,也能感觉到它是从教学楼方向传来的,可就是听不出它传来的具体方位。

    听到这个声音,周维清突然心头一震,眼神微动,已经作出了决定。

    “小四学长,刚才我们只是开个玩笑,咱们还是赶快上路吧,你看,你们学院的老师都要发怒了。”

    小四一愣,醉宝也回过斡来,“什么玩笑?”

    周维清呵呵笑道:“我是说,刚才的赌约只是个玩笑而已。咱们还要一起去参加天珠大赛呢,伤了和气可不好。

    事实证明,周维清的选择是极为明智的,这位红衣老者正是因为他们的离去而没有去询问什么,甚至还将刚才出现的黑暗属性和雷属性技能归结于两个人使用的情况下。

    出了天珠学院,醉宝和小四都是眉头紧皱,一点之前嚣张的样子都没有了。小炎的目光却始终在看着周维清,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乌鸦的脾气就要直爽的多了,这才一出天珠学院大门,就忍不住凑到周维清身边,一伸手就搂住了周维清肩膀,道:“周兄弟,你人不错啊!得理却饶人,从现在开始,我当你是朋友了。”

    周维清被她这一搂,不禁愣了愣,这乌鸦的身形实在是太彪悍了,比他还要高出小半个头,抬手搂住他肩膀高度倒是正合适。可这位大姐却忘了,她可是女生啊!那胸口处的“爆满”狠狠的蹂躏了一下周维清的肩膀位置,而这位大姐却是偏偏毫无所觉似的。

    “乌鸦大姐,男女授受不亲,你是不是先松开?”周维清偷眼看向身边的上官冰儿,唯恐她生气。谁知道,他看到的却是上官冰儿一副偷笑的样子。

    对于周维清没有收小四和醉宝这两个追随者,上官冰儿并没有多想什么,作为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她和周维清在一起这么久了,对他的信心早已提升到了极高的程度,她的想法很简单,就一句话,小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

    乌鸦哼了一声,道:“咱们都是天珠师,我是女孩子都不在乎,你还这么扭扭捏捏的,是不是老爷们啊!话说,你刚才叫谁大姐?我今年才十七岁。”

    “呃……”周维清抬头看看发育的无比良好的乌鸦,心中一阵抽搐,十七岁您就这么巨大了,这是不是还有发展空间啊!

    “可是,我还不到十七岁啊!”周维清一脸憨笑的说道。

    “啥?”乌鸦眼中充满了震惊之色,不只是她,其他人也几乎是同时停下了脚步。就连叶泡泡也并不知道周维清的真实年龄。此时一听他还不到十七岁,这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精彩万分,尤其是刚刚赌输了的小四和醉宝,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竟然输给了一个还不到十七岁的少年。

    林天熬也是震惊了,如果说小四、醉宝,甚至是乌鸦、小炎和叶泡泡都认为刚才那一战周维清有取巧之嫌的话,唯有他才知道,周维清真正的实力绝对是在小四之上的。那变石猫眼意珠,他可是清楚的看到过。

    十七岁,他竟然只有十七岁。突然间,林天熬觉得自己输的不冤,眼前的周维清,绝对是一个天才中的天才。不到十七岁的上位天师已经极其少见,更何况他还是一名中级凝形师。

    “不行,我受不了了。“正在这时,醉宝突然大喊一声,两步就冲到了周维清面前,吓了众人一跳。此时他们才发现,醉宝的眼睛都是红的。

    “周维清是吧,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追随者了。愿赌服输,谁让我一下子脑残了呢。要是不承认这赌约,我一辈子心里都痛快不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就做了你的追随者呢。“

    小四一脸苦相的道:“宝哥,你不能这样啊!你这样了我咋办啊!”

    醉宝怒道:“妈的,老子还没怪你怎么就这么输了,你还有脸质问我?你知不知道宗级壁垒?如果今天我不遵守承诺,未来有一天当我冲级宗级壁垒的时候,我的心定然会出现破绽。我的目标就是要成为当世强者,要是不能突破踪迹还有什么意义?宁可做一个追随者,我也不能放弃成为超级强者的机会。更何况,追随一名这么年轻的中级凝形师,也不算太丢人。”

    听了醉宝的话,林天熬缓缓点头,叶泡泡低声自语道:“是条汉子。”

    小四看着醉宝,脸上流露着犹疑不定的神色,终于,他长叹一声“宝哥,你说的对,虽然我们能够冲破宗级壁垒的可能不会超过百分之十,但也比一丝希望都没有要强。我们都自诩天才,要是连一个冲击宗级壁垒的机会都没有,这一辈子也就白做一名天珠师了。追随就追随吧。都怪我,怎么就输了。“一边说着,他用力的抽了自己一巴掌,顿时,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看着二人的样子,周维清笑了,原本他对这两位那是没什么好感的,现在看来,这次去参加天珠大赛的队友们还是可以信任的,至少他们对实力有着执着的追求,而且还能信守承诺。

    “林队长,宗级壁垒是什么?”周维清向林天熬问道

    林天熬一愣“你不知道宗级壁垒?对我们天珠师来说,这是一道最难通过的关卡。超过百分之九十的天珠师不论多么努力修炼,最终都会停留在这道关卡前。宗级壁垒指的就是从天虚力冲击天道力以及九珠化十珠的关键突破。九为数之级,在突破九珠之前,可以说,都是顺天意而为,而突破九珠之后的修为,那就已经是逆天的存在了。因此,这道屏障对于任何天珠师来说,都无比艰难,通过者,可以说是一步登天,拥有改天换命的能力。寿元都会增加数倍,而无法通过者,就只能停留在宗级巅峰了。”

    周维清微微颌首,道:“原来如此。“

    小四忍不住道:“亏你也是个上位天师,连这么基础的知识都不知道?”他怎么都觉得,自己输的实在是太冤枉了。哪怕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做周维清的追随者也是一样。

    周维清道:“两位学长都是性情中人,能够遵守承诺。这一点我十分佩服。但是,我刚才说过的话也不想收回。其实,接照我们的赌约,确实是让两位终身追随,但却并没有说是一定要契约封印,如果两位执意要追随的话,那就这样好了。你们愿意跟多久就跟多久,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也随时可以走。做我和冰儿没有契约束缚的追随者,这样的话,你们的自由也没被限制,岂不是两个其美么?”

    听了周维清的话,醉宝和小四的脸色都变得好看了许多,这确实是一个折中的办法,他们既没有违背诺言,又不会被真正限制自由。他们看着周维清的目光顿时变得柔和了许多。

    林天熬一脸郁闷的看着周维清,心中暗想,怎么我就没这待遇呢?

    他又哪里知道,在周维清心中,他的地位是极为重要的。先不说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他的一身防御能力能够起到多么强大的效果。单是周维清心中的那份情节就令他对林天熬另眼相看。尽管现在的周维清实力已经相当不俗了,但他毕竟还是那个怕死的周小胖。他当初最希望的,就是自己能有一面牢不可破的盾牌。而现在看来,这显然是不可能达成的了,而有了林天熬在身边,就相当于是有了一面活盾牌一般,所以那天在见识过林天熬的实力后,周维清虽然也知道他是忠义之人,却依旧要将封印施加在他身上,就是因为对林天熬太过重视。

    醉宝想了想,道:“既然周兄弟如此大度,那好,就暂时先这样吧。不过你放心,就算是没有契约束缚,你让我做什么也尽管说。”

    小四道:“我也一样。哦,还有,我这个正选队员的位置也归你。”

    周维清连连摆手,道:“别。我之前赢了你也只是运气好,可并不代表我的实力比你强。小四学长,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和你进行之前的赌约么?”

    “为什么?”小四迫不及待的问道,这也是他始终想不明白的问题。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从你的身形上来看,擅长的能力必定有速度这一项,我甚至怀疑过你是意体双珠个敏的天珠师。而就像林队长的个防御正好克制我的能力一样,我的能力也正好克制你。我的技能中,攻击技能并不是很多,但限制技能却是不少的。再加上我又是弓箭手,还有一柄相当给力的长弓,这把握性自然是不小的。尤其是,战斗开始后,你不但没有抢攻,反而还拉开距离,这不是更让我的长弓有发挥余地么?所以说,你输给我只是因为我克制了你再加上运气好而已。这正选队员的位置还是你自己做吧。如果在天珠大赛的时候遇到正好被我克制的对手,我客串一把到也不是不行。

    小四一脸无语的看着周维清,悲愤的道:“我讨厌弓箭手。”

    周维清嘿嘿一笑,他当然不会告诉小四,他也有空间平移,同样可以借助空间平移和右腿的爆发力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而且,他的限制技能又岂是长弓上附带的?那可是他真实的技能。当然,就算他对这些人已经有了些好感,也绝不会轻易泄露自己的秘密,尤其是旁边还有叶。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