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七十四章 黑暗舍身技

    每一个天珠师都有属于自己的节奏,当江妃中了周维清释放的绝对迟缓后,她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的速度就突然慢了下来。绝对迟缓实在是太隐蔽了,当初就算是九珠修为的冥武都没能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在外人看来,甚至是江妃自己感觉,似乎都是因为千雷闪而导致了她的迟钝。

    乌鸦的实力在这个时候完全爆发,破天效果被激发出来的乌金屠神斧威力无穷,巨大的双斧宛如两扇门板一般在她手中飞舞,吴正阳的光斩剑威力也是意体双珠配合的技能,威力相当不俗,但在乌金屠神斧面前却只有分崩离析的命运。

    吴正阳突然被千雷闪麻痹了,原本他的光斩剑就赶不上乌鸦攻击的速度,这一断档,胜负立判。

    轰隆一声,在破天效果的作用下,只一下,乌金屠神斧就已悍然劈碎了眼前的光耀护盾。

    这一次,周维清没有再失误,霸王弓闪电般开阖,一根接一根羽箭宛如一条直线般朝着江妃飞去。只要这场二对二胜了,今天翡丽战队的比赛就结束了,因此,在这个时候周维清没有半分保留,天力全面催动,他射出的每一箭上都附带着同样的技能,那就是空间囚笼。

    如果没有绝对迟缓的影响,以江妃的实力,完全可以和周维清展开对攻,凭借她强横的魔力加上黑暗属姓的腐蚀之力,周维清根本没有伤到她的机会。但是,绝对迟缓那三秒效果却起到了决定姓的作用,一箭箭电闪而至。前面几箭江妃还能以攻代守挡住。但她的速度实在是慢了许多,终于还是被一箭轰击在身上。尽管这一箭被她护体的天力震碎,但是,空间囚笼的效果还是落在了她身上,周维清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不给她任何救援吴正阳的机会。

    在乌鸦双斧劈碎光耀护盾的那一刻,吴正阳才算从麻痹中解除出来,毕竟他的修为要高于周维清,麻痹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但是,这已经足以决定胜负了。乌鸦冲过护盾就已经到了他面前,双手战斧悍然下劈。

    对于乌鸦的力量,吴正阳可是领教过的,顿时骇然后退,手中重剑上撩,同时释放出一个圣光护体技能,把全身都渲染成了金色。

    可惜,这又有什么用呢?乌鸦双斧一分,吴正阳的凝形重剑就脱了手,一步跨前,一脚前蹬,这一次,乌鸦的正踹依旧是命中在吴正阳挡住身体的盾牌之上。然后,悲剧的吴正阳再次如同炮弹一般飞射而出,而且,几乎摔在了和上次同样的位置。圣光护体只能保证他没有受伤,但却保护不了他的脸面。而这一次,可就不是猝不及防了,而是完完全全被乌鸦所压制。

    乌鸦成功解决吴正阳,另一边,周维清施加在江妃身上的绝对迟缓也已经解除了,只见江妃身上银光闪烁,整个人都被困在空间囚笼之中。

    这名神情冰冷的少女眼中寒光大放,就在绝对迟缓效果消失的同时,身在空间囚笼中的她,手中黑色法杖突然碎裂了。

    没错,就是碎裂了,而不是收回。那法杖破碎之后,化为一团浓烈的黑色光芒,出现在江妃双手掌心之间。

    噗的一声,江妃喷出一口鲜血,正中身前黑光,紧接着,她身上另外四件凝形装备也全都亮了起来。空间囚笼几乎在一瞬间就融化了,周维清接踵而来的几箭也像是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牵引着一般,落入那黑光之中消融不见,就连那箭矢中所附带的技能都没有释放出来。

    站在比赛台角落中的裁判骤然脸色大变,左手一抬,六颗闪耀着夺目色彩的星光蓝宝石意珠光芒闪耀,瞬间就释放出了十二面凝实的冰盾叠加在自己身前。

    “乌鸦回来。”周维清大喝一声,也停止了自己霸王弓的攻击。

    乌鸦手中的双斧都已经举起来了,听到周维清的声音不禁一愣,疑惑的向他看去。

    周维清疾呼道:“快,跳下擂台。”一边说着,他还唯恐乌鸦动作慢了,右脚蹬地,身形狂飙而出,来到她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臂,直接就从擂台上跳了下去。

    乌鸦虽然不知道周维清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顺从的被他拉着跳了下去,两人双脚刚刚落地,感觉到头顶上方,一股无比浓烈,充满了阴冷的气浪席卷而过。带着淡淡血光的黑色气流席卷而出,周围的光线明显暗了一下后,阳光才重新照耀在他们身上。

    再看比赛台上,只见江妃脸色苍白,双目无神的站在边缘摇摇欲坠,身上的凝形装备已经都消失不见了。整个比赛台上,出现了一个直径竟然达到了三十码的大坑,几乎将整个比赛台都给毁了。

    不用周维清解释,乌鸦也明白他为什么会拉自己下来了,江妃这攻击实在是太猛了,如果他们不及时跳出擂台,就算能挡下来,恐怕两人也要身受重创。

    “这么猛?”乌鸦喃喃的道。

    周维清心有余悸的道:“黑暗技能中最霸道的舍身技,就像小炎用的燃烧生命之火似的,能不猛么?人家都拼命了,我们再不跑,等死啊?”

    站在比赛台另一边角落中的裁判也不好过,尽管他是六珠修为,江妃也并不是针对他,但还是被波及的不轻,身前的十二面冰盾全部破碎,整个人身上都是大量的冰屑。脸色也是一片苍白,强忍着才没有喷出血来。同样是五珠级别的拼命能力,千万不要忘记,江妃可是上位属姓。

    周维清在心中暗暗做了个比较,这江妃论攻击力,还要在小炎之上,只是战斗技巧不如小炎而已。综合实力应该和小炎相差无几。如果是自己在擂台上一对一面对这悍妞,恐怕百分之八十要败。除非是使用邪魔变,才有获胜的可能。等级相差太大的情况下,限制类技能给对方的限制也是十分有限的。正因为如此,周维清越来越明白当初唐仙为什么会说他那绝对迟缓技能逆天了。

    裁判好不容易才压下自己的伤势,沉声道:“第三场,二对二,米欧王国胜。”

    江妃冷冷的看着台下的周维清,“胆小如鼠。”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美女,人家都说胸大无脑,你怎么胸不大脑子也不好用啊!我为什么要和你硬拼呢?前面我们已经赢了两场,对这一场并非势在必得。而你用了舍身技,还能再参战吗?有本事,你就再从你们米欧战队里找出一个和你一样给力的。反正都是赢,我为什么要冒着受重伤的危险和你硬拼啊?那不是脑子里有水么?我很怕死的。来吧,第四场你们谁来?”

    “你……,卑鄙。”江妃的脸色更白了,哇的一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吴正阳和之前上过场的朱黑三同时跳上擂台,从两边扶住江妃,怒视周维清。

    周维清摆出一副无很无辜的样子,耸耸肩膀,“怕死不犯法吧?你们这场也赢了,干嘛还说我卑鄙?这最多叫做战术。”

    “双方下台,比赛台需休整。”裁判明显有些郁闷的声音响起。

    周维清向江妃嘿嘿一笑,道:“美女,待会儿见。”这才重新跃下擂台,回到休息室中。

    进了休息室,周维清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倒吸一口凉气,向其他三人道:“好强的舍身技,好强的全攻击型天珠师。刚才我上去,看到整个比赛台都还在被腐蚀着。幸好闪得快。”

    乌鸦好奇的道:“维清,你也会舍身技么?”她是知道周维清有黑暗属姓技能的。

    周维清苦笑道:“不会。每一种舍身技都是黑暗系秘技,这是一种技巧,而不是拓印技能,我又没老师教,怎么可能会。我估计我爹会,以后跟他学学。我之所以拉着你跑,是因为看到了那裁判的反应。那裁判露出了六对天珠都是一脸骇然,我们显然很难对付,我这才猜到会是舍身技。”

    叶泡泡皱眉道:“这米欧王国真难对付,要是他们接下来出场的人还这么强,就麻烦了。”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米欧王国不过比我们天弓帝国略强而已,出一两个天才还可能,要是一下子出一大批天才,恐怕他们临近的国家都不会答应。放心吧,我估计,除了江妃之外,他们不会有队员比前两个更强了。”

    刚才这一战,可以说是天珠大赛开始以来最为精彩、激烈的一战。比赛台都被毁了,这是何等威势?

    周围众休息室中,各国战队队员对刚才这一战议论纷纷,毫无疑问,江妃的实力完全掩盖了周维清和乌鸦的光芒,可以说是力挽狂澜胜了这一场。会舍身技的黑暗天珠师可是相当可怕的,更何况她还拥有着全攻击的能力——

    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米欧战队这次的天珠大赛也就到此为止了。江妃还是太冲动了,竟然在第一轮就用出了舍身技。舍身技虽然不像生命火焰那样对自身损伤那么大,但至少也是要半个月以上才能完全恢复过来的。失去了江妃这个主战力,米欧战队想要有所建树谈何容易?

    一名老者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闪身而出,同样穿着中天帝国拓印宫的衣服,但此人头顶上却多了一顶紫金冠,只见他一步步迈出,竟然像是在走阶梯一般就那么一步步走入空中。转眼间已经到了比赛台上方。

    右手抬起,向下方虚按一掌,所有人看到的,只是空气剧烈的扭曲了一下,一片银光闪过,下一刻,那依旧被腐蚀着的,高达五米的比赛台就那么凭空消失了。甚至连一点渣滓、粉末都没有留下。

    正在说话的各个战队队员,就像是集体被掐住了脖子一般,整个中天广场周围的一切也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一个个身穿中天帝国拓印宫衣着的人,每人手中托举着一块十平方米的巨大金刚岩飞速而至,只是一盏茶的工夫,一座崭新的比赛台就已经搭建完毕。

    那名身在空中的老者淡淡的道:“比赛继续。”下一刻,他就那么在虚空中一步踏出,身形却凭空消失不见了。如果仔细注意的话,能够发现,在主席台那边的角落中多了一人。

    叶泡泡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有些艰难的道:“这是什么实力?”

    周维清长出口气,“空间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这位,应该是一位拥有空间系意珠的天王级强者。我靠,太给力了。难怪说九珠以上将是一个崭新的境界。就是刚才那一个人,想要将我们二十四个战队所有队员都干掉也绝非难事。”

    一边说着,周维清已经走了出去,而米欧战队那边则拍上了一个身材矮胖的青年。

    裁判换了一人,沉声道:“翡丽战队对米欧战队,第四场,一对一,双方报名。”

    “翡丽战队,周维清。”

    “米欧战队,小虫。”

    听到对方的名字,周维清险些笑出来,心中暗道,您这块头还是小虫?应该是肉虫吧。

    “比赛开始。”

    伴随着裁判一声大喝,双方第四场比赛正式开始。那名叫小虫的胖子猛然后跃两步,短粗的左臂抬起,浓郁的黄色光芒顿时升腾了起来,一面土墙就已经挡在了他身前。紧接着,他竟然就那么推着那面宽达三码,高两码的土墙直奔周维清的方向冲了过来。

    这是干啥?周维清眼中不禁流露出疑惑的神色,也释放出了自己的天珠。

    小虫跑的很快,而且,一道道土墙也在比赛台上不断升起,这些土墙都是出现在周维清两侧不远处,尽可能的限制着他的活动空间。

    当小虫释放出土墙的时候,周维清就看到了他右手手腕上的体珠,正是代表着力量的冰种翡翠,和自己一样,只有三颗。显然,正像他判断的那样,在之前三场出战的三人,实力是米欧战队中最强的三个。

    眼看着小虫推动的土墙就到了自己面前,突然间,周维清明白了这小虫的用意。

    很明显,他是怕了自己的弓箭,才设置了这么多土墙来限制自己弓箭的发挥,而推动土墙朝自己这边撞来,恐怕是想要将自己直接撞击下去才对。这想法虽然奇葩了点,但如果是面对普通弓箭手,又是在擂台上的情况下,还真有几分效果。

    可惜,周维清可不是普通弓箭手,同样是力量型天珠师,他却和乌鸦一样,有着常人所不能及的强大力量。

    眼看着,小虫推动土墙就已经进入到了周维清身前十码范围内,正在周维清打算有所反应的时候,突然间,他感觉到全身一沉,比赛台上,仿佛有一股特殊的力量吸引着他的身体似的,令他举步维艰。

    这是?重力增强?周维清大吃一惊。要知道,在土系技能之中,这重力增强可是评价高达九星的强横技能。一珠境界的重力增强可以增加重力一倍,每提升一珠加一倍。三珠级别的小虫,已经能够令重力增强三倍了。虽然这个技能对天力的消耗也很大,而且有一定范围,但是,能够出现在一名三珠修为的土属姓天珠师身上,还是十分罕见的。能够看到,在周维清脚下,此时已经多了一片黄蒙蒙的光彩。

    在重力增强发动的同时,小虫已经骤然加速,显然是要毕其功于一役,倾尽全力将周维清直接推下擂台。

    好一个重力增强,周维清心中暗赞一声,对方显然是看到自己也是力量型天珠师,但要凭借这个技能让自己的力量无法全部运用出来。单纯推动土墙,那绝对是无比蠢笨的方式,可要加上这重力增强,却是奇兵突出了。

    还是那句话,可惜,他遇到了周维清。

    弓步,沉肩,虽然在三倍重力作用下,行动要困难许多,但也不影响周维清摆出这样一个架势。

    砰的一下,土墙已经狠狠的撞击在了周维清肩膀上,沉重的力量骤然勃发,但是,土墙却稳稳的定在那里纹丝不动,无法再前进半分。

    小虫在土墙另一面,已经将自己的力量催动到了极致,但却怎么也无法再前进半分,而另一边的周维清,也同样是一脸全力以赴的样子,甚至连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水。似乎是坚持的也极为艰难似的。

    坐在休息室中的乌鸦看着台上的周维清,没好气的低声道:“冰儿,你男人太能装了。”就这么一个土墙加上一个三珠的对手,能让他挡那么困难?那自己在力量上是怎么输给他的?

    上官冰儿噗哧一笑,旁边的叶泡泡摇头晃脑的道:“乌鸦妹妹,这是战术。毕竟,米欧战队并非我们真正的对手。你不是也保存实力没有用出凝形技能么?”

    台上的局面已经陷入了僵持状态,但米欧战队休息室中的众人却已经变了脸色。虽然双方都是一副全力以赴的样子,但他们却很清楚,小虫在使用重力控制和释放土墙的情况下,天力消耗要比周维清大得多,这样僵持的局面下,其实却是胜负已定。小虫本身能力并不强,唯有运气好的拓印了重力控制这个技能才能成为战队中的一员。

    果然,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台上两人都是一副竭尽全力的样子,小虫的推力是越来越弱了,而另一边周维清的抵抗力也同样是越来越弱。这样一来,他们就始终保持着僵持之势。

    为了这场胜利,小虫是真拼命了,奈何,人力有时尽。当他再也维持不住重力控制和面前土墙的时候,顿时全身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汗水已经湿透了他全身的衣襟。

    周维清装的那叫一个像,土墙消失的同时,他甚至还向前趔趄了一下才站稳身形,同样也是大口喘息着,但却是站在那里,双手叉腰,一副我也要不行了的样子。

    从天珠大赛开始到现在,最奇葩的比赛可以说都出现在翡丽对米欧这一场了,暴力乌鸦,黑暗舍身技,双方对推土墙,每一场都是这么的怪异。

    裁判看着这两个气喘吁吁的家伙,有些无语的宣布道:“第四场,翡丽帝国胜。第三组第一轮,翡丽战队胜米欧战队。”

    周维清得意洋洋的高举双手,还很是大度的拉起了坐倒在地的小虫,一脸叹惋的道:“兄弟,惜败、惜败啊!下次努力。”说完,这才下台回休息室了。

    主席台上,中天帝国皇帝上官天星微笑着向身边的上官龙吟问道:“龙吟,你觉得刚才这小家伙如何?”

    上官龙吟道:“他先前至少施展了空间、雷两种属姓的能力。配合上凝形弓倒也有几分实力。空间割裂这个技能出自于银皇天隼,听说不久前翡丽帝国拓印宫抓到过一只,只是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竟然让这一个小小的上位天师拓印成功了。”

    上官天星微笑道:“这小家伙恐怕还不是这么简单,刚才,米欧王国那小姑娘莫名其妙的有所失误,我看,应该也和他有关。”

    上官龙吟神色一动,“陛下明察秋毫。再观察他几场比赛,应该会有所收获。”

    而此时,就在翡丽战队休息室旁隔两个位置的休息室中,三组种子战队的队员们,却都是一脸的不屑之色。

    一名脸色苍白,看上去十分柔弱的青年道:“翡丽战队今年就这水平?出场三个人,两个三珠一个四珠。还不如上一届。看来,今年他们第五的位置是肯定保不住了。跟咱们携手出线的,估计会是百达战队吧。”——

    今晚十二点过后开始大爆发,到时候会先传上基础两更。无封顶爆发的规则和这个月一号一样。保底两更不算,然后每三百票一更。上不封顶,有多少票,就对应多少更新,老三拼了。

    当然,在这之前的几个小时,是属于二月的,麻烦书友们将二月的月票先投给我吧。就不开单章了,剩的大家看了烦。

    坐在丹顿帝国休息室中央的,是一名长发美女,看上去十分年轻,只看容貌的话,就像十八、九岁的样子,但却是一脸沉静,俏脸上始终带着一抹恬淡的微笑,举手投足之间,风轻云淡,似乎对一切都不在意似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翡丽帝国那两名三珠级别的天珠师不是也很有趣么?一个力大无穷,另一个箭法也不错。关键是头脑很好,而且,翡丽帝国总不会只派了他们四个前来。比赛才刚开始,一切还都是未知数。可惜,在进入八强之前,是无法看到中天、宝珀、万兽三队的战斗情况,这一届,我们绝不能再垫底四强了。”

    脸色苍白的青年一听这少女开口,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恭谨之色,“队长说的是。目前来看,我们以小组第一出线后,经过八强战,四强战时,很可能会遇到万兽战队。”

    少女眉头微微一皱,“万兽战队。很麻烦。”

    顺利的通过了第一轮,周维清四人是皆大欢喜,不论怎么说,他们已经为林天熬四人争取了至少三天的时间。第二轮他们的对手也是一支王国战队,实力同样不是很强。最关键的是第三轮与百达战队的较量。而他们面对小组种子丹顿帝国则是在最后一战。运气不能说太好,与百达帝国最重要的一战不是在最后,使林天熬他们的休息时间略有所不足,但也不算太坏,至少不是第一轮就要面对百达战队。

    “走吧,咱们回去。把好消息告诉队长他们。”周维清伸了个懒腰,悠哉悠哉的说道。

    叶泡泡道:“不看看其他组的比赛了?尤其是百达战队的。”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不看了。看了反而容易被迷惑,百达战队也必定将我们视为主要竞争对手,在前面的比赛中肯定会有所保留,倒不如不看,等到比赛的时候,全力以赴就是了。何况,还有三天后第二轮可以观战。好不容易到这中天城来,我带着冰儿转转去,劳逸结合嘛。你们要是不愿意转转,就回酒店把咱们获胜的消息带回去。”

    叶泡泡失笑道:“没见过比你神经更大条的人了。好,那我们就走吧。我回去报信,你们去转好了。乌鸦,你呢?”

    乌鸦嘿嘿一笑,道:“昨天看到咱们酒店附近那么多好吃的东西,我要去吃点。最近好像瘦了点,哎,什么时候体重能突破一千斤啊!”

    周维清三人都一脸无语的看着她,一千斤……,乌金族真的是人类么?

    此时,比赛台上已经又开始另一场比赛了,但还是有很多人注意到翡丽战队这四位的离去。虽说自身比赛结束后,可以自由行动,但一般来说,各个战队都会选择继续留下观战,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今天翡丽战队绝对是第一个离开的。

    不过,这回倒是没人觉得翡丽战队有多么嚣张,虽然他们在之前的比赛中获胜了,但所体现出的实力却并不如何强大,还输了一场,在许多人眼中,刚才的胜利明显有着几分运气成分。尤其是周维清对小虫的最后一场,还是耗尽对手天力勉强获胜的。因此,他们就这么走了,更多的人都是觉得这翡丽战队的人脑子有病,更不会有人看好他们。连同组另外几只较弱的战队都觉得有信心战胜他们。而百达战队更是信心爆棚,一个个冷笑着目送翡丽战队四人离去。

    同参赛队员通道离开中天广场,四人分道扬镳,叶泡泡和乌鸦一起朝他们住的酒店方向走,周维清则拉着上官冰儿的小手,朝着街道走去。

    繁华的中天城这会儿倒是比平时清净许多,很多人都去中天广场看天珠大赛了,街道上的行人自然也就少了。

    周维清握着上官冰儿柔嫩的小手,走没几步,拦住一位路人问道:“这位大哥,请问,中天城有卖凝形卷轴或者是制作凝形卷轴所需物品的地方么?”这中天城号称大陆第一城市,想必东西是十分齐全的,虽然周维清现在还不缺制作凝形液的材料和凝形纸,但如果能够在这边买到一些稀有材料,那还是相当不错的。总不能白来一次。

    那位路人有些怪异的看着周维清,道:“小兄弟,你们一定不是我们中天帝国人吧?”

    周维清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

    路人笑道:“如果你是我们中天帝国人,就不会问刚才的话了。我们中天帝国有凝形阁,买卖有关凝形卷轴的物品,都在那里。就像是拓印宫对于意珠拓印的作用一样。当然,这是我们中天帝国所独有的,别的国家可没这个国力。你要去凝形阁的话,顺着这条路向前走,第三个路口右拐不远,最高大的建筑就是了。”

    说完这番话,路人走了,却留下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有些发愣的站在那里。

    凝形阁?在这中天帝国,竟然有专门买卖和凝形卷轴有关物品的地方。而在其他国家,想要买凝形卷轴根本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何等国力啊?

    更重要的是,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心中,都深刻的被刚才那路人一脸的自豪感感染了。为自己的国家而骄傲、自豪。那只是一个非御珠师的普通人而以,国家的强盛,令这些普通平民的腰杆也能挺的更直啊!

    上官冰儿感觉到周维清握着自己的手紧了紧,听他淡淡的说道:“有生之年,我一定会为了天弓帝国国民也能拥有这样的自豪而努力。”

    上官冰儿将他的手拉起,放在自己脸上,柔声道:“我的小胖一定能够做到的。”

    按照路人所指的方向,周维清带着上官冰儿很快就找到了凝形阁所在。

    正像那位路人说的那样,这凝形阁却是整条街上最大的一座建筑,看上去,就和翡丽帝国拓印宫的规模差不多,需要登上近三十级台阶才能来到这座造型古朴的建筑物前,凝形阁建筑竟有六层,五脊六兽,琉璃瓦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有宝光散发出来一般,可以说是达到了当今大陆上建筑的巅峰境界。

    门前有守卫,需要登记之后领取号牌才能进入,但却不收取任何费用,这点可要比翡丽城的御品中心厚道多了。

    一进门,宽阔的厅堂古香古色,古朴典雅,感觉上并不像一个买卖东西的地方,反而有点像是一座图书馆似的。周维清仔细看了一下里面装饰用的木料,吃惊的发现,这大厅中不论是柱子还是装饰用的木雕以及墙壁,竟然全都是他极为熟悉,只出产于天弓帝国的星辰木。

    在天弓帝国乃是战略物资,专门用于制作弓箭的星辰木,到了人家这里,竟然变成了建筑材料。

    上官冰儿也发现了这一点,不禁大为吃惊,正在两人惊讶莫名之际,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青年走到两人身边,微微施礼后,道:“二位想要点什么?我是凝形阁的引导员,可以帮您介绍。”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我想购买一些制作凝形液的材料,不知在什么地方。”

    白衣青年客气的说道:“先生,您应该是第一次来我们凝形阁吧,我给您简单介绍一下。我们凝形阁一共分为六层,除了第六层是拍卖场,每周进行一次拍卖之外,其他各层都是出售与凝形卷轴有关物品的。每一层都分五个区域,分别是凝形纸、凝形液材料、成品凝形液、成品凝形卷轴和体珠凝形咨询。五层都是这样的划分,只不过根据不同权限,顾客可以登上不同层而以。越高的楼层,出售的东西等级也就越高。”

    周维清在心中暗暗赞叹的同时,向白衣青年问道:“那我们现在这样的,能在第几层购物?”

    白衣青年道:“目前二位还只能在第一层购物。需要消费超过一百万金币,才能登上第二层。第三层则需要一千万金币。”

    周维清一听就傻眼了,“要这么多?没有优惠么?”

    白衣青年道:“优惠也不是没有,如果二位是天珠师或者凝形师的话,加入到我国拓印宫或是凝形阁,就可以没有任何条件的在前三层购物。”

    周维清暗叹一声,越是底蕴深厚的大国,这吸引强者的方式也就越高明,不过,人家也是有着足够的底蕴啊!

    上官冰儿好奇的问道:“那第四层和第五层卖的又是什么?”

    白衣青年微笑道:“第四层和第五层是我们凝形阁的贵宾区。要求比较多,想要登上第四层,必须是本国拓印宫或者是我们凝形阁的人,而且要求必须是天珠师,修为在下位天宗以上才行。否则的话,不论消费多少钱,都是无法进入第四层的。而第五层的要求就更高一些。需要上位天宗修为,并且为国家做出过一定贡献,并且有两位五层贵宾推荐,才能进入购物。”——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