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七十五章 浩渺无极套装

    听着引导员的介绍,周维清和上官冰儿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在这凝形阁,第四层、第五层的准入门槛竟然是七珠和九珠,而且还必须是中天帝国拓印宫或者凝形阁的人才行。这是何等的霸王条约?可人家就这么做了。

    白衣青年看到二人的惊讶,继续说道:“二位其实也不用为了无法登上最高的两层而不舒服。其实,一般来说,我们凝形阁前三层卖的东西,也都是精品了。虽然价格相对外面要高一些,但品质绝对是有保证的。”

    周维清在短暂的惊讶后,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那你们第六层的拍卖场呢?在那里能否买到好东西?”

    白衣青年道:“那是一定的。在我们拍卖场进行拍卖的,都是极品。一般每次拍卖经常就是一、两件东西而已。不过,进入拍卖场,也要求至少是四层贵宾以上才行。”

    听他这么一说,周维清突然明白过来,是啊!如果换了自己是这凝形阁的主人或者是中天帝国官方,也一定会这么要求吧。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最好的资源都留在自己的国家之中。

    白衣青年看着若有所思的周维清,道:“先生,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么?”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没有了,谢谢你,那我们就先在一层之中转一转吧。”

    白衣青年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一层各个区域所在的位置,这才转身而去。

    上官冰儿喃喃的道:“小胖,难怪有那么多人想要登上天珠岛呢,在这中天城都有凝形阁这样的地方,那天珠岛上,岂不是更多精品么?我看,这凝形阁四、五层所出售的东西,很可能就来自于天珠岛吧。”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很可能是这样。中天帝国这吸引人才的方法可要比其他国家高明的多了。走吧,咱们去转转。”

    两人走进凝形阁一层,在各个区域转了起来。这一看不要紧,周维清却是倒吸一口凉气。他一直觉得,现在凝形卷轴的价格已经长的很高了,可在这凝形阁里面一看,他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井底之蛙。

    在这里,别说是成品卷轴了,就算是一份初级凝形师所用的凝形液价格都高达三千金币,一份高级凝形师用的凝形液,价格更是超过两万金币。在成品卷轴那边看了一下,那价格更是高的离谱。哪怕是初级凝形卷轴,价格也没有低于十万金币的。

    正所谓,物以稀为贵,这里东西虽然昂贵,但是,仅仅是第一层,他就看到了数百种凝形卷轴的出售。绝大多数都是初级凝形卷轴和中级凝形卷轴。甚至也有几份高级凝形卷轴。

    简单的看了一圈后,两人停在一个成品卷轴出售区的一个铺位前面,上官冰儿低声道:“小胖,这里的卷轴可真是太贵了。贵的令人难以想象。你看,这店铺里唯一的一套高级凝形卷轴竟然要卖到八十万金币。我现在真觉得当初呼延前辈卖的卷轴无比便宜了。”

    当初周维清从呼延奥博那里要买拥有一个镶嵌孔的霸王弓卷轴时,呼延奥博也不过要价三十万金币而以,而呼延奥博制作的,这可是大师级的凝形卷轴。

    周维清眉头微皱,道:“这里的价格已经高的有些离谱了。我觉得有些奇怪,你等我问问。”

    一边说着,他走到柜台前,向柜台后同样身穿白衣的一位中年人问道:“您是这里的老板么?”

    那中年人正坐在柜台后面闭目养神,听到周维清的问话,抬起眼皮看了两人一眼,点了点头,道:“我就是这里的老板,您有什么需要?”

    周维清道:“我是想问一下,您这里出售的成品凝形卷轴是不是太贵了一点,高级凝形卷轴竟然要八十万金币。初级的都要十万金币起。”

    这中年人可就没有之前那引导员那么客气了,撇了撇嘴道:“我们这里的卷轴,都是官方定价。二位不是本国人吧,我跟你们说,这也就是在我们中天城,换了别的地方,您就算找到一个国家的皇室,都未必一下能拿的出这么多卷轴来。我们这里贵是没错,但东西绝对保证质量。”

    周维清心中一动,道:“老板,那你这里收不收凝形卷轴?我也是一位凝形师。”

    “哦?你是凝形师啊!”一听周维清是凝形师,中年人的态度顿时好了几分,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收,卷轴我们当然收。有多少要多少。初级卷轴收购价格是五万金币,中级的要看质量,十万到十五万之间,高级凝形卷轴是十五万到三十万之间。小兄弟,既然你也是凝形师,那一定知道,高级凝形卷轴和大师级凝形卷轴之间是有巨大差距的,等到了大师级,那收购价格就肯定在五十万金币以上了。”

    听这老板这么一说,在周维清身边的上官冰儿都忍不住道:“老板,你们这也太暴利了吧。高级卷轴的收购价才是十五万到三十万金币之间,可你们却卖八十万金币。这也……”

    白衣中年人哈哈一笑,道:“要不说你们不是本国人呢。我们这里的价格,就是针对你们这些人的。要是价钱便宜了,岂不是哪个国家都跑到我们中天城来购买凝形卷轴哦了?如果是本国拓印宫或者是我们凝形阁的人,在此购买任何东西,是可以打三折优惠的。所以说,我给出的卷轴收购价绝对是童叟无欺。暴利是有的,但那都是从你们这些外乡人身上来。”

    上官冰儿秀眉微皱,“你们这不是欺负人么?”

    那白衣中年人看向她,嘿嘿笑道:“这也不能说是欺负人,这叫资源保护。我们中天虽是泱泱大国,但也不能便宜了其他小国吧。咦……”他一边说着,已经看清楚了上官冰儿的相貌,陡然间心中一惊,却是说不出话来了。

    周维清拉着上官冰儿道:“咱们走吧。看来,在这凝形阁是买不到什么东西了。”说着,两人转身而去。

    凝形阁第一层的东西,也比翡丽帝国御品中心强不了什么,先不说上到更高层代价太大,单是这里的价格也是他们完全接受不了的。要是在这里买材料来制作卷轴,恐怕连成本都未必收得回来。

    他们两人前脚刚走,按店铺老板站在那里揉了揉眼睛,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不会看错了吧?刚才、刚才那是……,天啊!”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前一刻还洋洋得意的他,脸色已经变得一片苍白,全身冷汗直冒,连后背的衣服都浸湿了。

    “不行,我要赶快向总管汇报去。真该死,怎么会碰到她……”一边说着,他已经飞也似的从柜台后冲了出去。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根本不知道他们走后发生了什么,两人向外走去,偶尔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得出对方眼底的那份无奈。这凝形阁给他们的感觉就是无奈。

    “刚才那老板说的对,凝形卷轴本身就是重要的资源,如果换了我是中天帝国皇室,也绝不会允许这种战略资源轻易的流失。以高价出售确实是个好办法。高价卖出卷轴,再用买卷轴的钱来向各国购买资源,以中天帝国的地位,购买各种资源的时候,价格必定还是最低的。这就是为什么大国越来越强,而我们天弓这种级别的国家生存起来却是越来越困难的原因。”

    周维清一边说着一边摇头,这会儿凝形阁中的客人倒是不多,很快,他们就重新来到了凝形阁大厅之中,就准备离去了。

    正在这时,突然间,一个急匆匆的声音响起,“等一下。等一下……”

    两人回首相望,伴随着一连串的脚步声,只见之前那个白衣中年人跟在一名身穿镶有金边白色长袍的老者背后,几乎是脚不点地的快速追了过来。

    走在前面那位老者,几乎是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看到他的下一刻,就已经来到了两人面前,速度之快,哪怕是最擅长这方面能力的上官冰儿,心中都有种叹为观止的感觉。而且,从这位老者身上,二人都感觉到了强烈的压迫感,毫无疑问,这必定是一位修为远在他们之上的强者。

    那老者看也不看周维清,身形停下后,目光完全落在上官冰儿身上,紧接着,只听他倒吸一口凉气,快速后退两步,深深的弯腰鞠躬行礼,“属下凝形阁一层管事武文杰见过小姐。”

    之前在店铺时还得意洋洋的那位店铺老板更为夸张,直接双膝跪倒在地,战战兢兢的向上官冰儿拜倒下去,“属下、属下有眼无珠。请小姐责罚。”

    看着这如此恭敬的二人,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不禁都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周维清也是十分疑惑的看向上官冰儿,“你认识他们?”——

    上官冰儿茫然摇头,道:“二位,你们先起身,我不认识你们啊!”

    这位一层总管武文杰看着上官冰儿眼中的茫然,却流露出几分恍然之色,“是、是。小姐自然不认识我们,小姐前来凝形阁视察,有什么需要您尽管吩咐。属下代表凝形阁各层管事给您见礼了。”

    上官冰儿向周维清身边靠了靠,道:“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你们啊!”

    武文杰恭敬的道:“是、是,小姐您不认识我们。那可能是我们认错人了吧。您看这样如何,既然您到咱们凝形阁来了,属下怕再有哪个有眼无珠怠慢了您,您拿着属下这面令牌吧。不论几层,都可畅行无阻,要是您和您这位朋友有什么需要,直接拿就行了。”

    一边说着,他双手捧着一块金色的令牌,恭恭敬敬的送到上官冰儿面前。

    只见那令牌之上,足有数十颗颜色不同却大小一样的宝石,镶嵌成一个凝字。本身更是散发着几分天力的气息。

    上官冰儿刚想拒绝,周维清却已经将那令牌接了过来,并且向她使了个眼色。上官冰儿这才道:“那就谢谢您了。”

    武文杰诚惶诚恐的道:“不敢、不敢。能为小姐服务,是属下的荣幸。那属下就先告退了。您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告诉任何凝形阁中人。属下告退。”说完,他再次向上官冰儿深施一礼后,这才和那白衣中年人一同走了。

    看着周维清手中那块儿价值不菲的令牌,上官冰儿一头雾水的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要管我叫小姐?”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我也不知道,这前倨后恭的,变化还真快。我看,他们应该是认错人了。或许,这凝形阁有什么重要人物长的和你比较像吧。”

    上官冰儿道:“那我们真的要用这令牌么?”

    周维清道:“当然要用,人家送上门的为什么不用?又不是偷来、抢来的。就算是咱们真正的身份被发现了,也是他们的失误,和咱们没关系。”

    上官冰儿噗哧一笑,道:“刚才他还说让我们随便拿东西呢。”

    周维清道:“拿东西就算了,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咱们去看看还可以,东西就不用拿了。这种便宜可不能随便占。”虽然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人,但随便占便宜这种事他可不愿意做。更何况这里是中天帝国,一切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从一层上到二层的楼梯就在大厅内侧,在楼梯入口那边有两名白衣中年人守护。或许是因为之前他们看到了武文杰对周维清二人恭敬的样子,在两人要上楼时没有丝毫阻拦,也没让他们出示令牌什么的。

    等两人上楼而去,之前退走的武文杰和那名白衣中年人才从另一边的角落里露出身形。

    白衣中年人忍不住道:“总管,那真的是小姐啊?我就说,我以前见过小姐一次,小姐这等绝色,我是绝不会认错的。”

    武文杰在他面前,威严气度尽显,沉声道:“这次的事你办的不错。那就是小姐无疑。”

    白衣中年人疑惑的问道:“可是,小姐刚才为什么不承认呢?她肯定是应该认识您的啊!”

    武文杰瞥了他一眼,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刚才这位,应该是二小姐。二小姐姓格活泼,精灵古怪,别说是在咱们这里,就算是在天珠岛上,那也是几位宫主最为头疼的小魔女。听说二小姐最喜欢玩什么角色扮演之类的,这会儿不知道又是扮作什么呢。只是不知道跟着二小姐那年轻人是谁,二小姐竟然让他拉着手,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白衣中年人恭敬的道:“那咱们要不要把这件事向上面回报?”

    武文杰瞪了他一眼,道:“回报什么?别说是你,就算是我,招惹了二小姐不高兴,那可都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大小姐姓子虽然冷了点,但至少还是讲理的。可咱们这位二小姐,那可是谁也惹不起的主儿,今天的事你就当不知道,你根本没见过二小姐,明白么?”

    白衣中年人愣了一下后,赶忙点点头,会意道:“我明白了。”

    正在这时,凝形阁正门处,一名少女走了进来,只见她一身雪白及地长裙,只在袖口和衣领处,有紫金色的纹路装饰,一头黑发,在尾端用紫金色发绳梳起收敛。眉宇间,带着几分不似源于尘寰的清冷。

    看到这少女的出现,武文杰和白衣中年人都是一愣,武文杰挥了挥手,道:“看见没有?这位就是大小姐,只有大小姐才有这种宛如神女一般的高贵清雅气质,你下去吧。我去向大小姐打声招呼。”

    “是。”那白衣中年人再次看了那少女一眼后,这才快步而去。

    武文杰整理了一下衣襟,大步走了过去。

    白衣少女的目光很自然的朝着武文杰方向看来,也停下了脚步。

    走到距离她还有五码外,武文杰就停下了脚步,“属下凝形阁一层管事见过大小姐。”

    白衣少女淡淡的道:“武管事不需客气,我只是来五层看看有没有所需的材料,你自便吧。”她的声音中仿佛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虽然不能说是拒人与千里之外,但那淡淡的清冷却给人一种源于内心的威压感。

    “是。”武文杰赶忙恭敬的答应一声,就在白衣少女准备继续前行上楼时,他突然恍然过来,跟在后面道:“哦,对了,大小姐,刚才二小姐也来了。”

    “哦?”听他这么一说,白衣少女柔和的面部轮廓才出现了些微波动,“二妹竟然也来了?她在哪里?”

    武文杰道:“二小姐刚才和一位同伴已经上楼了。”

    “我知道了。”白衣少女淡淡的回了一句后,脚尖在地面轻点,就像是一片不着烟火气的烟云一般飘然前行,顺阶梯而上。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自然不知道他们走后发生了什么,从第二层开始,虽然依旧有人看守,但凭借武文杰给的令牌,他们轻而易举的就通过关卡登上更高的楼层。

    眼看着,他们就已经来到四层了,从三层到四层,眼前的景物陡然一变,前三层的楼梯也是星辰木修建而成的,而到了这第四层,却已经变成了紫辰木。四层入口处,一个巨大的屏风遮挡在那里,屏风本身竟是一块儿巨大的青玉,上面雕刻着山水、花鸟的图案,看上去给人一种温润的感觉。

    “小胖,我想去方便一下,你在这里等我吧。”上官冰儿略微有些羞涩的低声道。

    周维清松开拉着她的手,呵呵一笑,“那你拿着令牌去吧,我就在这儿不动。正好欣赏欣赏这屏风上的画。”这屏风上雕刻的画给他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那每一道线条都是那么的自然流畅,仿佛寻天地至理一蹴而就,竟是没有半分人工雕琢的痕迹,仿佛这玉石上的图案完全是天然形成的一般。周维清隐约感觉到,这些奇异的线条似乎和制作凝形装备有什么关系,自己在那传奇级凝形套装设计图上似乎也看到过类似的图案似的。

    上官冰儿转身去了,周维清继续站在那里欣赏这巨大玉石上的雕刻,越看越觉得自己心中多了些什么,就像是凝形师的底蕴在提升一般,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感觉,但他却肯定的知道,眼前这玉石上的线条,令自己对凝形卷轴的设计理念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正在这时,莫名的,周维清觉得身上一阵发冷,似乎在自己身后有一块儿冰正在靠近一般,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不禁哑然愣了一下。

    只见,上官冰儿正从楼下走上来,只是,她穿的却不再是之前和自己一样的翡丽战队队服,而是一身素雅的白色长裙。

    在那白色长裙的衬托下,此时的上官冰儿,就像是一朵空谷幽莲般,从楼梯下缓缓升起。

    周维清不疑有他,感受着上官冰儿突然变得清冷的气质,心中顿时一热。看看周围也没人,身形一闪,空间平移已经用了出来,下一瞬间,顿时出现在上官冰儿面前,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吻上了她的红唇。

    正在从楼梯向上走着的“上官冰儿”突遇偷袭,整个人的身体都僵硬了。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近在咫尺,眼中充满了火热的周维清,她整个人的身体就像是瞬间变成了冰雕一般一动不动。此时此刻,她的大脑陷入了短暂的空白之中。从小到大,还从未有一个男人如此对待过她,别说是抱着她吻上她的红唇,就算是能够接近她身体范围三码之内的,也只有几个亲人而已——

    亲上"上官冰儿"的红唇,周维清也觉得有些不。往日里,他也不是没亲过,虽然大多数以偷袭为主,但上官冰儿红唇的味道他可是记得十分清楚口温润、柔软,带着淡淡的芬芳。

    而此时亲上的红唇,却有着一种特殊的清冷味道,香气也似乎有所不同,关键是,那红唇瞬间似乎僵住了,还有那瞪大而呆滞的美眸,都令周维清感觉到有些不对。

    下意识的用舌尖舔了舔那份清冷,周维清这才感觉到自己唇下那份清冷的感觉似乎融化了几分,不过,他这一动,也舔醒了那红唇的主人。

    一股无比澎湃的巨力骤然从怀中的人儿体内迸而出,周维清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上官冰儿”会对他动手,搂住她的手臂顿时被震开了,下一瞬间,一只玉掌带着残影就与他的脸作出了一次亲密接触。

    啪的一声脆响,周维清的身体在空中来了一个高难度的一千零八十度旋转,然后再狠狠的撞在了那块儿有着雕刻的巨大玉石上。就连小白虎肥猫都从他怀中被甩了出来。

    饶是周维清的脸皮比常人要厚实许多,这一下也是抽的他七荤八素,只觉得自己左半边脸已经完全麻木了。

    这还是“上官冰儿“被他偷袭得手后,整牟人都处于不正常的状态,这一巴掌没用上太多的力,不然的话,我们的周小胖同学恐怕就要莫名其妙的**掉在这里了。”我杀了你。”一声冰冷到极致,仿佛天地都要为之冻结的声音骤然响起。一道森然寒光从“上官冰儿“手中骤然绽放而出,在这凝形阁中就像是多了一道冷电似的,直奔周维清后心刺去。”上官冰儿“的度实在太快了,而且,这一刺之中,空气在那寒光的作用下完全收束,令周维清的身体被完全束缚,更何况现在的他被那一巴掌抽的大脑一片茫然,又怎么可能反应的过来?

    正在这生死危机之中,从周维清怀中被甩出的肥猫又一次救了他的命。被甩出那一刻,它就已经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眼看着上官冰儿突然不知道为什么要杀周维清,但那一击所蕴含的强大威力,别说周维清此时根本反抗不了,就算是处于完全戒备状态,也未必能够抵挡的下来。

    肥猫的身体在空中一凝,一道金光从它口中责吐而出,正中那道寒光,出叮的一声脆响,强烈的嗡鸣感令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随着这一击的碰撞而震颤起来了似的。

    此时才能看清,在“上官冰儿”手中多了一柄通体雪白的利剑。剑长三尺,宽一寸,雪白的剑身上没有任何装饰,但那森然之气,却给人一种难以名状的强烈颤栗感。而且,在这次碰撞结束的同时,“上官冰儿“身上冒起的一层暗金色光芒刚刚褪去。对于这种光芒周维清是再熟悉不过了,那正是属于神师级凝形装备才会出现的凝形护体神光。

    肥猫口吐金光之后,身形一展,身形已经变得有三米长,挡在了周维清身前,紫眸中光芒闪烁,盯视着“上官冰儿“也是一脸的惊讶。

    周维清受到那嗡鸣的刺激,此时也已经醒悟了过来,抬手一摸自己的左脸,好么,整个半边脸都肿了起来,把嘴角都苹的有些歪了。”冰儿,你疯了?干嘛打我?”周维清惊怒交加的问道。看着“上官冰儿”手中的雪白长剑,更是一脸的惊异之色。

    一袭白裙的“上官冰儿、,此时此刻会身都迸着令周维清仿佛要血液凝固一般的森寒气息,缓缓抬起手中长剑,指着肥猫,用那专属于她的清冷声音沉声道:“雪神山,神圣天灵虎。我不管你是雪神山哪一位,现在请你让开。如暴你执意要保护他,那么,浩渺宫与雪神山,不、死、不、休。”

    从小到大,她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何曾被如此侮辱过,也从未像今天这样愤怒过。初吻,那可是自己的初吻啊!就如此莫名其妙的被这个登徒子给夺走了,“上官冰儿“此时心中的委屈、愤怒都已经达到了顶点。

    听着她的话,肥猫的眼神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因为,她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位“上官冰儿”手中所持的,乃是浩渺宫历代宫主或宫主继承人才能进行凝形的传奇级套装浩渺无极套装。

    在天珠岛浩渺宫之中,这也是最为顶级的一套传奇级凝形套装。

    在天珠岛上,有一个榜单,名为凝形谱,上面记载着当世最强的凝形卷轴排行,这浩渺无极套装,始终都排名在套装类的第一位,据说,完整的浩渺无极套装一共有十一件。也是当世唯一一种十一件组合的传奇级凝形套装,甚至被称之为神之套装。

    十一珠修为的天帝级强者如果穿上这样一身套装,甚至能够越级挑战完成了天珠十二变修炼达到最终极境界的天神级强者。

    浩渺宫也正是以这样一套浩渺无极套装而得名,也正是凭借这身浩渺无极套装,才能力压万兽帝国耍神山,在六大圣地中始终排名第一一。

    因此,当眼前这拥有这身套装凝形组件之一的“上官冰儿”对肥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就不是简单的威胁,而是很有可能成为事实。这“上官冰儿“显然不可能是当代浩渺宫宫主,但却很可能是浩渺宫的宫主继承人。”冰儿,你要杀我,还不死不休?”周维清无比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上官冰儿,“他此时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突然间,他惊呼一声,“不、不对,你不是冰儿。七珠,竟然是七珠。”

    没错,在那“上官冰儿”右手的手腕上,七颗冰种翡翠体珠闪耀着夺目的光彩,与那雪白长剑上的寒气搭配,那森冷的感觉更加强烈。

    没错,眼前这白衣少女决不可能是上官冰儿,上官冰儿不过才三珠修为而已,和眼前这少女的实力相比,简直是天差地远,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冰儿呢?可是,她的相貌,分明就和冰儿是一模一样啊!以周维清对上官冰儿的熟悉,又怎么可能轻易认错人呢?

    白衣少女眼看肥猫依旧没有闪弄的意思,她身上的寒气顿时更盛了,她根本没有理会周维清在说什么,在她眼中,周维清只能是个死人。”让开,我不想挑起两大圣地不死不休之战。看你的气息,修为最多也不会过我。你应该知道,这里是中天城,而且是凝形阁,你不可能阻挡得了我。”白衣少女身上散出的森寒之气越来越强,以至于肥猫身上的毛都多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正在这时,一道身影从侧面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切,她顿时呆住了”,小胖。”

    这一声呼唤令周维清、白衣少女和肥猫的目光都转了过去,两人一虎的目光顿时同时变得怪异起来,因为,又一个上官冰儿出现了,此时的她,身穿翡丽战队队服,一脸惊讶的看着眼前对峙的局面。她先去看的自然是周维清,眼看周维清半边脸肿成那样,赶忙一闪身扑了过去。一脸的心疼之色。”小胖,你,你的脸怎么呢……”,”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上官冰儿轻轻的抚摸着周维清肿起的半边脸,美眸中流露出了极其少见的急怒交加之色,甚至还带出几分森冷的杀气。猛然回过头,朝着白衣少女的方向看去。

    之前上官冰儿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除了肥猫之外,还有另外还有一个人,只不过她一眼就看到了周维清脸上的伤势,这才没有注意到另外那人的模样口毫无疑问,在这里除了肥猫和周维清之外,就只有这一个外人,显然是这个人动的手,因此,她一回头,就朝着之前余光扫到过的那个身影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上官冰儿也呆住了。不论是谁,当她突然像是照镜子一般看到另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恐怕都会是上官冰儿这样的表情。

    白衣少女此时已经反应过来,向上官冰儿怒道:“二妹,你又在槁什么鬼?闪开,我要杀了他。”

    上官冰儿也被她这一句骂醒了,不论眼前这个女孩子和自己长的有多么相像,也无法改变她伤害了小胖的事实。顿时,她也怒了”,谁是你二妹,想要杀我的小胖,你就先杀我好了。”

    一边说着,上官冰儿天力外放,浓郁的青光围绕着身体绽放而出,三颗龙石翡翠体珠伴随着三颗帝王碧玺意珠同时释放出来,左手一抬,已经是五道风刃直奔那白衣少女奔龚而去。

    白衣少女看到上官冰儿手上的意珠和体珠时,表情再次出现了呆滞,甚至比刚才更加古怪了,眼看着那五道带着尖啸的凌厉风刃就已经到了她面前,白光一闪,一层专属于天力的光彩悄然释放而出,上官冰儿出的五道风刃就像是泥牛入海一般,融入那白光之中消失不见了。”你、你不是菲儿?”白衣少女呆呆的说道。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