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七十六章 上官雪儿

    “你、你不是菲儿?”白衣少女呆呆的说道,眼前这一切给她的震惊甚至令她暂时忘记了先前的屈辱。

    意珠、体珠属姓或许能够通过伪装戒指之类的东西伪装起来,但是,它们的数量却是不能通过任何方式来掩盖的,哪怕是十二珠级别的天神级强者都不行。眼看着上官冰儿双手手腕上出现了三对儿天珠,她就有点懵了。这绝不是自己的妹妹,自己的妹妹可是拥有六珠的上位天尊,而眼前这个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却只不过是一名上位天师而已,这之间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更何况,上官冰儿只是一个普通的风属姓全敏天珠师而已。

    “先别动手。”白衣少女厉喝一声,一步跨出,就想越过肥猫。

    肥猫口中发出一声低吼,一层浓郁的金光从它身上绽放出来,竟然就那么形成了一道金色屏障,硬是将白衣少女阻挡在外,不让她越雷池一步。与此同时,在肥猫额头上的王字纹路突然亮了起来,王字正中央,一颗深紫色的宝石悄然浮现而出,一层莹润的紫光随着这宝石的出现而上浮,缓缓停滞在它头顶双耳中央的位置,转瞬间化为一个紫色的小皇冠,紧紧的贴合在肥猫头顶。

    伴随着这顶皇冠的出现,肥猫全身上下都多了一层莹紫色的宝光,气势也随之骤然提升,连它刚刚释放出来的金色屏障都变成了奇异的紫金色,说不出的绚丽。

    白衣少女眼神一凛,脱口而出道:“神降天灵套装,你竟然是……”

    “吼——”肥猫低吼一声,打断了白衣少女的话,眼神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正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周维清开口了,他一只手拉住上官冰儿,从她身后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女,脸上流露着尴尬之色,苦笑道:“都别动手,我想,这是个误会。”

    上官冰儿疑惑的看向他,“误会?小胖,这到底怎么回事?”

    周维清一脸郁闷的道:“刚才我正看着那块玉石,突然感觉到有点寒意,回头看时,就看到她走了上来,我以为是你换了件衣服,所以就那个、那个想和你亲热一下,然后就占了她点便宜。我这脸也就变成这样了。”

    刚才看到真正的上官冰儿出现时,周维清就已经明白了过来,显然是自己认错人了,所以才会出现眼前这戏剧姓的一幕。虽然责任在他,但他也十分的无奈,试问,换了谁能认得出来啊?

    白衣少女自然也是明白了,俏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紧握手中雪色长剑的右手都因为过度用力而有些发青了。

    没错,这确实是个误会,而且,眼前这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也必定和自己有所渊源。可是、可那是自己的初吻啊!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她的郁闷更是远在周维清之上。

    听了周维清的解释,上官冰儿眼中的愤怒顿时也淡化了几分,以她对周维清的了解,虽然他有些吞吞吐吐的,但她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没好气的道:“谁让你总是那么坏的。活该。”

    说完这句话,上官冰儿再看向白衣少女时,脸上的敌意已经消散了许多,更多的则是好奇,任谁突然见到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也都会产生这样的感觉。

    “这位姑娘,实在对不起,这确实是个误会。小胖他绝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你也看到了,你和我长得一样,他是认错人了。他虽然占了你一点便宜,但总算不是太过分,而且,你也把他打成这样了,你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好不好?”

    在这个时候,上官冰儿就展现出了她大气的一面,周维清虽然挨揍了,但毫无疑问错在他,虽然是误会,但也是他先占了人家便宜的。

    白衣少女的呼吸明显有些不匀,狠狠的瞪了周维清一眼,那犹如实质般的杀气,险些要将周维清的身体贯穿,压制的他胸口一阵发闷。

    “你叫什么名字?”这句话是向上官冰儿问出的。在问出这句话的同时,白衣少女也已经收回了手中那雪色长剑,同时收敛了自身的气息。显然,她虽然没有明确答应,但也算是认同了上官冰儿的意见。虽然她天姓很冷,但却绝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这个哑巴亏吃的无比难受,可这也确实是个误会。当然,虽然她勉强忍了,但对周维清这个夺走了自己初吻家伙的恶感却是没有半分削减的。

    上官冰儿道:“我叫上官冰儿。你呢?为什么我们会长的一样?”

    白衣少女眼中也流露出了几分惊奇之色,“我叫上官雪儿。”

    “上官雪儿?”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几乎是异口同声的惊呼出声,而此时,肥猫也悄然撤去了自己释放出的金光和头顶的紫色王冠,身形一展,扑入周维清怀中,身体在半空中悄然变小,一低头,就钻进了周维清的衣襟之中。

    上官冰儿和上官雪儿这两个名字实在是太近似了,听了这白衣少女的话,周维清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而上官冰儿的情绪明显变得激动了起来。

    “你叫上官冰儿?你、你……”白衣少女的眼神也是一阵激荡,双眸仔细的盯视着上官冰儿的脸,仿佛能够穿透一切的目光看了又看,确认上官冰儿确实是未曾经过任何化妆的同时,她也是大为震撼。

    这二女彼此对视着,都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周维清站在一旁,左看看、右看看,想从她们脸上找出一些区别出来,但却硬是看不出来。二女不论是相貌还是身材,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唯有眼神略有差距。

    上官冰儿的眸光柔和,气质温婉。而那上官雪儿则是目光精华内敛,寒意十足,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受。也唯有从气质上,才能勉强分辨出她们之间的区别。

    上官雪儿贝齿轻咬下唇,突然道:“能否请教一下,令堂是否姓唐?”

    上官冰儿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

    上官雪儿娇躯大震,她的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了,“你、你……”

    上官冰儿也有些急了,“雪儿姑娘,你认识我娘?”

    上官雪儿深吸口气,眼圈略微有些发红,喃喃的道:“狠心的娘啊!冰儿,你、你很可能是我的孪生妹妹,我的三妹。我能否请你在这里等候一下,我去去就回。这关系到你的身世。”

    上官冰儿有些懵懂了,眼中流露出一丝排斥,“我、我不知道。”

    上官雪儿一步迈出就已经来到她面前,拉住她的一只手,极其认真的道:“算我请求你,等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

    “好,我们会在这里等到你回来。”这次说话的是周维清,他替上官冰儿答应了下来。

    听周维清这一答应,上官雪儿向他点了下头,身形一闪,已经飘然而去,动作之快,简直如同闪电一般。

    目送着她离去,周维清张开手臂,缓缓将上官冰儿搂入自己怀中,用自己温暖的怀抱呵护着她有些受惊的心。

    “冰儿,冷静点,不论如何,我都会在你身边。”

    上官冰儿低着头,“小胖,你知道么。从小到大,每当我提起父亲的时候,妈妈都会特别的愤怒,骂爸爸是负心人,我、我不知道该不该认亲。我怕妈妈会不高兴。当初,一定是爸爸错了,才令妈妈那么愤怒的。”

    周维清问道:“那伯母有没有提起你还有个姐姐?”

    上官冰儿轻轻的摇了摇头,道:“没有,妈妈从来都没说过。只是,我经常看到,她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垂泪。小胖,我真的不想让妈妈伤心,要不,我们走吧,我不想认这个亲了。”

    一模一样的相貌,聪明如上官冰儿怎么会猜不到上官雪儿很可能就是她的亲姐姐。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善良的心却完全是想着母亲的。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冰儿,相信我,不会有事的。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不论当初发生了什么,从伯母经常独自垂泪这一点就能看出,她始终都是深爱着伯父的。在这个时候,你不应该选择逃避,而是勇敢的去面对。身为人女,你应该做的,是尽可能去化解伯父、伯母之间的矛盾,让他们重归于好、破镜重圆,也让你们一家人得以团聚,而不是逃避。如果你今天走了,那么,以后郁闷的就不只是伯母一个人,还要加上你了。所以,我才会为你答应下来。我们在这里等她回来,相信,一切很快就会真相大白了。只要伯父还爱着伯母,他们之间不论有什么问题,也一定是能化解的。”

    得到周维清的安危,上官冰儿的神情才略微放松了几分,轻轻的将头贴在他的肩膀上,在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再没有任何兴趣在这凝形阁中看什么了——

    周维清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上官冰儿的心跳很不稳定,显然,她的内心依旧在挣扎着。

    这凝形阁四层十分安静,显然这里平时的客人也很少,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在此足足站了近半个时辰的工夫,也没有看到一名客人走过。

    随着时间的推移,上官冰儿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了下来。她知道,周维清说的对,不论父母之间当年发生了什么,她都是他们共同的女儿,都应该为了帮他们和好而努力。

    突然间,两道白光宛如星驰电掣一般从下层一闪而至,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同时感觉到眼前一花,在他们面前已经多了两个人。

    其中一人正是之前离去的上官雪儿,她被另一个人拉着手,拉着她的那人看上去大约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他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没有任何装饰,一头黑发整齐的梳拢在脑后,英俊的相貌令周维清看的一阵嫉妒,这个人带给周维清几分熟悉的感觉,似乎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这名中年人此时的情绪无比激动,身上月白色的长袍甚至都因为情绪的不稳定而呈现出波浪纹般的抖动,感觉上,他就像是一个普通人,身上没有半分的气势爆发出来,但越是这样,他给周维清带来的感觉就越是恐怖。

    “你、你是冰儿……”中年人声音颤抖着说道,周维清看到,他的嘴唇竟然也在颤抖,盯视着周维清怀中的上官冰儿,眼睛都已经红了。眼眶中蕴含的泪水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似的。

    上官冰儿似乎也预感到了什么,从周维清怀中站直身体,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中年人,喃喃的道:“我、我是上官冰儿。”

    “冰儿、冰儿,我的孩子啊!”中年人猛然间一步上前,将上官冰儿搂入自己怀中,泪水滂沱而下。

    他这一哭不要紧,周维清惊骇的发现,在空气中,瞬间就弥漫起浓浓的悲伤之气,就像是数万人在集体默哀一般,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充满了沉郁的感觉,而他的情绪也被这股悲伤的气息所感染,险些也落下泪来。

    这、这是什么实力?这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么?周维清一脸震撼的看着这中年人,同时,他还感觉到,在自己怀中的肥猫很下意识的朝着自己怀中深处钻了钻,也同样流露出几分恐惧的情绪。

    上官雪儿站在那中年人身后,也同样是双眸通红,泪水顺着面颊流淌而下。

    “放、放开我。”上官冰儿轻声抗议着。在眼前这个中年人之前,她只被周维清一个男人抱过,骤然落入一个陌生男人的怀抱之中,她极其的不适应。

    中年人身体一僵,缓缓松开手臂,激动的看着上官冰儿,“冰儿,我是你爸爸,我是你爸爸啊!你娘有没有告诉过你,爸爸的名字叫做上官天月。爸爸错了,所有的一切,都是爸爸的错。当年也是爸爸对不起你妈妈。快告诉我,你妈妈她在什么地方?我已经找了你们母女十九年啊!”

    听到上官天月这四个字,周维清突然灵机一动,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感觉到眼前这个中年人的相貌有些熟悉。他的相貌与那中天帝国皇帝上官天星不是十分相像么?不,应该是一模一样才对。只不过因为之前在中天广场距离太远,而且上官天星又穿着一身华贵的龙袍,从衣着上与眼前的上官天月差别太大,他才没能一眼就认出来。

    不用说,这上官天月必定和上官天星是兄弟了,那这么说,自己的冰儿竟然是一位郡主?而且,这可是中天帝国的郡主啊!

    上官冰儿后退了一步,靠在周维清身上,看着眼前的上官天月,美眸中流露着极其复杂的神色,但泪水却是止不住的向下流淌,理智告诉她,眼前这个人应该就是自己的父亲了,可是,这一声爸爸,她却是无论如何也叫不出来的。

    上官天月此时根本就把周维清当成了空气,急切的道:“冰儿,爸爸可算是找到你了。你妈妈呢?她有没有来?她是不是终于肯原谅我了?”

    正在这时,十多个人急匆匆的分别从楼上、楼下赶了过来,距离这边还有不少距离就已经呼啦啦的跪了一片。诚惶诚恐的恭敬道:“见过二宫主。”在这些人之中,就有之前那位一层总管武文杰。

    上官天月眉头微皱,“都起来吧。这里不需要你们,下去。”

    “是。”这十几个分明是凝形阁主事者的强者们用比来时更快的速度转眼间消失了。

    上官天月深吸口气,看着眼神呆滞,默默垂泪的上官冰儿,勉强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柔声道:“冰儿,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爸爸回家吧,我们回家再说,好么?”

    一边说着,他就抬手要去拉上官冰儿。可谁知道,此时的上官冰儿就像惊弓之鸟一般,身形一闪,就转到了周维清身后。

    “前辈,您先冷静点,别吓到冰儿。”周维清赶忙用自己的身体将上官冰儿护在后面,尽管他知道,自己和眼前这位很可能是自己未来岳父的中年人实力简直是天差地远,他还是张开双臂挡在了上官冰儿面前。身为一个男人,就算是再怕死,当自己的女人遇到危险时,也会毫不犹豫去保护她。

    “你是谁?”上官天月眼前的女儿突然变成了一个陌生人,声音顿时冷了下来。

    周维清微笑道:“前辈您好,我是冰儿的未婚夫。”

    “未婚夫?”上官天月的声音明显提高了几分,略带凌厉的目光从周维清身上一扫而过,毫不客气的道:“就凭你这不过刚刚突破了十三级不久的小小上位天师,也想做我女儿的未婚夫?”

    听了他的话,周维清也是心中一惊,他没有使用任何天力的情况下,对方只是看一眼竟然就能说出他准确的修为,难道他是透视眼?

    “前辈,我的修为如何似乎跟我和冰儿之间的感情没有什么关联吧。”周维清依然是一副不卑不亢的神色。

    上官天月冷声道:“怎么没有关联?想做我上官天月的女婿,必须要是人中龙凤。你算什么东西?没有出色的相貌、也没有出色的修为,也想入赘我浩渺宫?”

    周维清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别人要是看不起他、侮辱他,如果他实力足够,他会让对方留下永远无法忘怀的深刻记忆,如果他的实力不够,他会隐忍,记在心中。但是,眼前这是上官冰儿的父亲,是自己的未来岳父,这关系到自己将来能否和上官冰儿在一起。更何况他还是当着冰儿如此的说,顿时,我们的周小胖同学忍不住反唇相讥。

    “前辈,你说的没错,我没有出色的相貌,也没有出色的修为,在您眼中,我只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小人物而已。但是,我却有一腔为了冰儿愿意随时抛洒的热血。更何况,冰儿已经是我的人了,生米煮成熟饭,难道您还能将其逆转不成?你如此的刚愎自用,我现在算明白唐仙阿姨为什么会离你而去了。”

    “你说什么?”上官天月大怒。

    周维清只觉得身体一紧,他根本就没看清发生了什么,自己就已经落入了上官天月手中,被他捏住了脖子,瞬间已是无法呼吸,体内的天力更像是与他失去了联系一般,完全没有反应。

    上官天月一只手抓住周维清,目光朝着他身后的上官冰儿看去,身体微微一震,以他的眼力怎会看不出自己的女儿已非完璧。

    “放开,你放开他。”上官冰儿一看到周维清被上官天月抓了起来也是心中大急,飞也似的冲了过来,抓住上官天月的手臂。

    上官天月眼底闪过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深意,沉声道:“冰儿,跟我回家,我就放了他。否则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他。”

    上官冰儿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我跟你回家,你快放开他。”

    上官天月微微颔首,右手一甩,周维清的身体就已经飞了出去,一股奇异的力量束缚着他的身体,重新落在之前所在的位置,就像是从未移动过似的。

    上官天月拉起上官冰儿,冷冷的瞥了周维清一眼,“就算你盗了我女儿的红丸,也绝不代表你能够成为我的女婿。”说完这句话,根本不容上官冰儿再和周维清说什么,一团白光亮起,笼罩住他自己和上官冰儿的身体,一闪而逝,已经消失在周维清面前。

    上官雪儿瞥了周维清一眼,她眼中更多的是恨意,追着上官天月去了。只留下刚刚从窒息中恢复过来,正在大口大口喘息着的周维清一个人。

    几乎是转瞬之间,上官天月就已经带着两个女儿出了凝形阁,上官冰儿的美眸中满是愤怒,“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小胖?我这一生,只会爱小胖一个人。”

    上官天月脸上流露出一丝温和的微笑,面对这分离多年的女儿,他心中只有无尽的慈爱,“傻丫头,虽然我们父女才刚刚见面,但我怎会看不出你对他的情意呢?爸爸这是在帮你。须知,一个优秀的男人就像是一柄利刃,越磨砺越锋芒。只有得来不易,才能让他越发珍惜。当然,有一句话我不是戏言,想做我上官天月的女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是你爸爸,难道还不该考验考验我女儿喜欢的男人么?”

    上官冰儿咀嚼着上官天月的话,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下一瞬间,之前那令她感觉到十分舒服的柔和白光已经再次包裹住她的身体,周围的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父女三人,转瞬间消失不见。

    上官天月其实有一句话是不会对女儿说的,如果不是周维清已经得了上官冰儿的红丸,上官天月甚至连机会都不会给他半分。

    上官天月三人走了,周维清站在原地,喘息渐渐平复下来,但他整个人却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

    没有愤怒,此时此刻,在他心中竟然没有产生愤怒或者是其他的负面情绪。在他的双眸之中,闪烁着从未出现过的冷静。

    上官天月那样说他,并且带走了上官冰儿,可周维清却一点都不恨他,原因很简单,就在刚才被上官天月掐住脖子的时候,周维清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是上官天月,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办?或许,自己会做的比上官天月还过分吧。

    任何一个父亲在女儿出嫁的时候心中都会不好受,而在挑选女婿的时候更会慎之又慎,更何况上官冰儿还是那么的美,上官天月又和女儿失散多年,可想而知,他对上官冰儿的宠爱已经达到了极点,而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自己这个并不出色的未来女婿,能给自己好气才怪。他心中一定在想,好不容易找回的女儿绝不能轻易被另一个男人带走。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些,周维清心中一点都不恨上官天月,但是,不憎恨不代表着不在意。上官天月的话,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从上官雪儿出现到上官天月带走冰儿,这整个过程中带给了周维清许多信息。此时,他的情绪冷静下来,也能对之前的一切进行分析了。

    抛开肥猫的怪异不说,毫无疑问,上官雪儿和上官冰儿乃是同胞姐妹,而且,听上官雪儿的话语中,她似乎还有一个妹妹,而且她叫上官冰儿是三妹,也就是说,很可能,她们并不是双胞胎,而是惊人的三胞胎。也就是说,还有一个长的和她们一模一样、排行第二的少女,而她的名字从上官雪儿的话中可以推断出来,应该是叫做上官菲儿。

    上官雪儿、上官菲儿、上官冰儿,竟是三姐妹。周维清摸摸自己依旧红肿的脸,不禁一阵无语。等下次再见到上官冰儿时,一定要搞清楚,别再弄错了挨揍,这可是揍了白揍啊!

    想到这里,周维清嘴角处荡漾起一丝古怪的笑意,心中的刺痛感也随之淡化了几分,因为他此时心中在想,如果将来冰儿和自己结婚之后,会不会也生下双胞胎、三胞胎呢?她可是有遗传的啊!

    上官天月是什么身份?这是周维清想到的第二个问题,之前,这凝形阁中之人称呼他为二宫主。毫无疑问,在中天帝国,凝形阁的地位绝不会逊色于拓印宫,就算是逊色,相差也不会太多。因此,上官天月如果只是拓印宫的二宫主,是绝不应该受到所有凝形阁管事那样诚惶诚恐拜见的。

    不是来自拓印宫,那么,还有什么宫能容纳上官天月这样的强者?答案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天帝国的守护者,凝形阁背后的大老板,坐落于天珠岛上的五大圣地之首浩渺宫。

    如果上官天月是浩渺宫的二宫主,那么,一切解释也自然就合理了。从名字来看,按照曰、月、星的排列,他还很可能是当代中天帝国皇帝上官天星的兄长,在他之上,很可能还有一位兄长,难道他们也是三胞胎?上官天月的兄长,不会叫上官天曰吧?真难听。

    浩渺宫的二宫主,一想到这个头衔,周维清心中就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自己的冰儿不只是中天帝国郡主,貌似还是浩渺宫的直系传人。浩渺宫有多么强大?从上官雪儿身上就能看出许多了。她和上官冰儿是同胞姐妹,也就是说,她也不过十九岁而已,修为却已经达到了七珠境界,十九岁的七珠啊!周维清自问天赋不错,又有不死神功这种悲催却修炼快速的功法,但他也知道,从目前情况来看,自己十九岁的时候,是决不可能修炼到七珠境界的。

    作出了上面这些判断之后,周维清才深刻的明白了之前上官天月临走时所说的那句话,想做他的女婿,或者说是做浩渺宫的女婿,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冰儿,等着我,我一定会让你父亲认可我的实力。你是我的妻子,谁也不能把你抢走,哪怕是你父亲也不行。而且,我绝不是入赘,而是迎娶。”

    自言自语的说出这句话,周维清用力的挥动了一下自己的右臂,骨子里那份倔强已经被激发了出来。他本来就是越挫越勇的姓格,这一点,和他父亲周大元帅极其相像。当初,周大元帅之所以让他拜入神眼无赖木恩门下,就是因为怕儿子像了自己,姓格太刚硬容易吃亏。

    但是,尽管周维清从木恩那里学到了怕死、学到了种种生存能力和耍无赖的技巧。但是,很多骨子里的东西是不可能被完全改变的,在他身上,毕竟流淌着周水牛周大元帅的血脉啊!

    当周维清回到酒店后,直接去了林天熬的房间,等他推门而入的时候才发现,翡丽战队众人中,除了乌鸦之外,其他人此时都在这里。

    看到周维清回来自然没什么,可当众人看到他脸上那巴掌印,神色可就精彩了。

    醉宝眉毛挑了挑,“维清,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看这脸肿的,这巴掌印如此纤细,是女人打的吧。嘿嘿。”

    小四更是直接,哈哈笑道:“维清,你都有冰儿了,还出去招花惹草的,实在不行,咱们战队还有乌鸦嘛,何必舍近求远呢?嗯,你不找乌鸦也对,乌鸦那大手,这一巴掌要是抽上去,哈哈。”

    叶泡泡和林天熬都没有说什么,只是一脸玩味的看着他。最后的总结发言反倒是平时最不爱说话的小炎,他说的是:“不知道三天能否消肿。”

    要是三天这女人的巴掌印还下不去,那周维清可就要带着它去参加后面的比赛了,那丢人的可不只是他自己,也是整个翡丽帝国。

    周维清一脸郁闷的道:“你们就不能有点同情心吗?怎么说,我也刚带领战队获得了一场胜利啊!”

    小四搂着身边醉宝的肩膀,哈哈笑道:“对于色狼,谁会有同情心?看你这模样,脸上虽然被揍了,但眼神中却没有半分恨意,又是女人的巴掌。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调戏人家然后被打了,心中理亏。谁会同情你?”

    周维清怒道:“你们这帮家伙,不说这个了。队长,我来找你是要告诉你,后面的比赛,冰儿恐怕都不能参加了。刚才我们遇到了她失散多年的亲人,被带回家了。”

    林天熬疑惑的道:“遇到亲人?这应该也不影响参赛吧。”虽然上官冰儿论单体战斗能力可能是战队中最弱的,但是,如果是团体作战或者是二对二的战斗中,她那神妙的箭法绝对能够起到极佳的效果,用来压制对手、搔扰对手、辅助伙伴,都是极佳的。可以说,之前在肥猫进化的时候,要没有上官冰儿进行全局压制,他们根本撑不到最后。损失这样一个战力,对翡丽战队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

    周维清也很郁闷的道:“这亲戚要是别人就无所谓,问题是,她这亲戚是来自浩渺宫的。而且还是失散多年的至亲,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因此,还是做好她不能参赛的准备吧。”

    听到浩渺宫三个字,众人脸上的神情顿时一紧,林天熬想了想,道:“维清,那第二轮比赛你打算如何?”

    周维清道:“为了保险起见,到时候队长和我们一起去吧,如果我们三个挡不住,就要你出场了。”

    林天熬点了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嗯,维清,那个,你先去治疗一下脸上的伤吧。去拓印宫花点钱,找生命属姓天珠师应该可以快速消肿。”说到这里,他也不禁流露出一丝莞尔——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