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七十八章 自创组合技能

    中天广场依旧是人头攒动,为了争取一个好的观看比赛位置,很多人昨天夜里就跑来抢占了。

    今天是天珠大赛的第二天,经过了第一轮比赛,中天城的民众们的兴趣已经被完全调动起来。

    中天帝国官方很有意思,他们并不收取任何人的观看费用,但却严厉禁止任何私人形势的赌博,而是以国家之力开办了专门的博彩。中天城有多少人?足有上千万,这种官方开设的盘口又具有绝对的安全姓,别说是对普通民众,就算是对贵族也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这也是每三年中天帝国必然要经历的一次全民皆赌。

    而且,中天帝国官方十分人姓化,第一轮比赛是不设置盘口的,为的是让民众通过第一轮的比赛了解二十四只参赛战队的实力,正式的盘口从第二轮开始。因此,今天前来观赛的人比第一轮还要多。中天广场周围,甚至是整个中天城中心区域,完全是人满为患。为了安全起见,中天帝国官方足足调动了近十万士兵来维持秩序。官方盘口更是高达三千个,分散在中天城各处。

    这盘口可不只是中天城有,在整个中天帝国都有。要不怎么说是全民皆赌呢?

    周维清、林天熬、乌鸦和叶泡泡今天很早就出门了,在得知了今天有盘口开的时候,众人几乎都是毫不犹豫的拿出了自己全部积蓄压自己胜。

    今天翡丽战队的对手是铁成王国战队,盘口开的是翡丽帝国一赔一点三,铁成战队一赔三。也就是说,压翡丽战队获胜十个金币的话,赢了就可以拿回十三个金币,赚三个。而如果压铁成战队获胜赢了的话,十个金币就可以换回三十个,盈利二十个金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赔率的对比一般也是双方实力的对比。

    周维清特意将身上剩余的几套中级凝形卷轴都卖了换钱,他自己就凑了四十万金币出来。这就是凝形师的优势了。凝形师,是一个永远不会缺少金钱的职业。

    和周维清相比,其他几人就要囊中羞涩的多了,除了叶泡泡之外,剩余几人加起来才凑出了二十万金币。叶泡泡不愧是宰相之子,从容不迫的就拿了五十万金币出来。

    参赛者投注是有专门地方的,就在比赛场地旁边,不需要像平民那样去排队。几人投注完毕后这才来到比赛休息区。

    叶泡泡有些郁闷的道:“早知道这边能赌,我就多带点钱来了。就带了这五十万。”

    林天熬有些无语的瞥了他一眼,“五十万还少么?我随身只有两万金币,还是我这些年为学院做了很多事获得的奖励。你们这些贵族,真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周维清对于赌注的事到不怎么在意,钱固然是无比重要,但在他心中更重要的却是天珠大赛,难得的一脸正色道:“今天我第一个上。”他身体的自愈能力确实强悍,三天工夫,不知不觉间,脸上就已经消肿了。

    林天熬点了点头,道:“那你就第一个上吧,乌鸦第二个,看前两场成绩再定夺第三场二对二上场人选。我来压阵。”

    周维清问道:“队长,你的实力恢复多少了?”

    林天熬道:“八成以上。我主防御,那天虽然受伤了,但比醉宝还要轻一点,小四只是透支,他差不多已经快全部恢复过来了。醉宝恢复了七成的样子,小炎因为是透支了生命力,情况比较糟糕,目前还只恢复了六成。下一轮我们对阵百达帝国的时候。尽量还是不让他和醉宝二人上场。”

    “嗯。”周维清颔首应声之后就闭上了双眼。他对前面的比赛一点兴趣都没有,坐在那里两耳不闻窗外事,继续琢磨着那两天苦修锤炼中空间割裂带给他的奇妙感受。同时也是养精蓄锐,让自己的状态达到巅峰。如果今天他面对的再是一名五珠修为强者,他也绝不会再后退,他相信,上官天月一定会派人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他要向自己这位未来岳父证明,自己一定会拥有迎娶上官冰儿的实力。

    伴随着民众们的欢呼声,天珠大赛第二天的比赛正式开始了。和第一轮比赛一样,第二轮一开始,种子战队的对手依旧是明智的选择了期权。

    对于种子战队,官方赌博盘口的开法也是特殊的,首先,官方盘口在预赛阶段是开设的是,非种子战队迎战种子战队时,是否弃权。只能压不弃权这一项,一赔二。这一盘口还有规定,参赛战队者不得参与。一旦发现有战队以此来博取利益的话,那么,不但该战队将会被立刻清出大赛,而且,该战队所在的国家也将被中天帝国列为不受欢迎国。没有国家会冒险去试图以此来偷利,得罪中天帝国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预赛阶段,如果真的有战队决定迎战种子战队的话,赔率就十分畸形了。种子战队获胜,赔率是一赔一点零零一,而非种子战队获胜,赔率则高达一赔一百。也就是说,种子战队如果获胜了,一千个金币才能赚一个金币而已,如此赔率,很少有人愿意去赌。反而是赌非种子战队获胜的人会多一些,一赔一百啊!哪怕只赌几个金币,万一赢了,那也是一百倍的利润。

    当然,这种赔率只限于预赛,进入八强之后,赔率就会有所改变了。

    比赛一场场平稳的进行着,能够代表各国来参赛的,无不是各国年青一代天珠师精英。从第一轮比赛到现在,也没有一场冷门爆出。当时间临近中午时,终于到了第三组翡丽战队出场的时候了。这也是今天上午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之后,这一轮剩余的比赛将在下午继续进行。

    “维清,到我们了。”林天熬拍拍身边周维清的肩膀。

    “嗯。”周维清睁开双眼,从座位上站起身,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身体后就朝着擂台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林天熬突然觉得,那天上官冰儿被亲人带走后,周维清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主要是气质上的。和以前的跳脱相比,现在似乎更加沉稳了几分。在众人之中,他是最清楚周维清真正实力如何的。周维清拥有的意珠是变石猫眼啊!而且还有神师级凝形装备,别说是三珠,四珠级别想要赢他都很困难。只要不对上五珠修为的强者,周维清获胜的可能还是极大的。他最怕的,是像自己这种五珠修为以防御为主的对手,毕竟,天力差距太大。

    周维清是一步一步走上擂台的,当他来到擂台上的时候,他的对手已经站在那里了。

    “翡丽战队,周维清。”

    “铁成战队,利川。”

    裁判一声开始宣布,双方战斗正式展开。

    四颗糯种翡翠体珠同时闪现在那名叫利川的青年身上,此人看上去身材中等,二十多岁的样子。裁判一声开始才喊出,他就已经冲了出来。整个人就像是贴地滑行一般,直逼周维清身前。

    第一轮比赛周维清没有仔细去关注别人,可并不代表别人没去关注他。尽管在二对二那一场输了,但在铁成战队眼中,三珠修为的他还是非同一般的。毕竟,二对二那一场,他的弓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因此,利川一看对手是他,立刻就作出了近战的打算。拥有柔韧体珠的他,最擅长的也就是近战,扬长避短在战场上可是十分重要的。

    身体前冲的同时,利川的左手也朝着周维清抬了起来,七道风刃呈扇形朝着周维清的方向飞了过来,飞到中途,那七道风刃突然散开,就像是天女散花一般,在空中划出七道绝不重合的弧线,从各个刁钻的角度斩向周维清。

    这就是对拓印技能的控制,能够将拓印技能控制到这种程度,可见这利川在风刃这种低等技能上花费了极大的心思。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对于技能的锤炼都不够,因为他们在天弓营的时候,营中各位都是以弓箭为主,所有技能都是为了弓箭而服务的,两年时间,他们学到的是高潮的箭技。而且,天弓营没有一位是天珠师,对于天珠师的技能,他们也不好多指导什么。

    如果换了三天前的周维清,面对这样的攻击,他一定会在对方攻击即将临身之时用出空间平移闪躲开来,然后再以攻对攻,凭借自己技能数量和技能自身威力上的优势去强行压制对手,凭借限制技能制胜。

    但是,现在的周维清,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周维清了,三天的体悟,令他不只是明白了许多空间割裂的奥义,对于技能上的掌控,也比以前明白的多。

    只见他左手在空中一圈,银光微微一亮,一个漆黑的圆在银光包裹中就已经出现在他手掌之上——

    是的,正是空间割裂,只不过,此时的空间割裂被周维清在空中画成了一个圆圈,而不是原来的一条直线。圆圈首尾相接,中央撕裂的空间区域形成了一个圆环,而圆环内部的空间也随之崩塌,这才形成了这一个只有直径一尺左右的黑洞。

    比直线状空间割裂至少要强盛三倍的吸力狂涌而出,周维清站在原地根本没有半分移动,那七道循着奇诡弧线而来的风刃就已经被手中黑洞恐怖的吸扯力悄然吞噬了。

    正在前冲的利川顿时心中一凛,就在他正打算变招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周维清身前那围绕着银光的黑洞竟然消失了。

    要知道,空间割裂这个技能虽然强大,但在使用过之后,只能维持在固定的空中位置。

    下一瞬间,轰的一声,利川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就已经撞在了那直径只有一尺,却带着恐怖切割力的空间割裂之上。

    谁能想到,空间割裂这个技能会突然前移五码,出现在利川的必经之路呢?幸好利川之前是悬崖勒马,降低了自己前冲的速度,可尽管如此,在那刺耳的割裂声中。利川因为受到攻击自行爆发出体外的白色天力瞬间就被绞的粉碎。胸前的衣襟也是如此。

    借助天力与空间割裂带来的反震之力,利川踉跄后退,胸前却是一片血肉模糊。他所有的体珠凝形技能都是要在近战中使用的,多是武器,因为他对自身柔韧化力十分自信。可是,当柔韧遇到空间割裂,那就像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才一个照面,他就受了不轻的伤。

    那黑洞可不只是吸力强,切割力也是几何倍数增加的,为了抵挡这评价高达十星以上的恐怖技能撕碎自己的身体,仅仅是这瞬间的碰撞,利川的天力就被消耗了三分之一。

    空间割裂从出现到结束,只有三秒的时间,三秒很短暂,但也很漫长,足以做很多事情了。

    周维清依旧是站在那里,没有再出手,只是淡淡的道:“认输吧,你应该知道,我已经手下留情了。”

    利川强忍着胸口处的剧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长叹一声,“我认输了。”说完,他就转身跳下擂台治疗伤势去了。

    主席台上,中天帝国皇帝上官天星一脸的惊讶之色,“这个小家伙竟然领悟了空间的奥妙。好,很好。这才是将上位属姓的威势以及十星技能的优势发挥了出来。没想到,他对技能的理解也算不错了。”

    流露出惊讶之色的可不止这位帝王一人,主席台上关注周维清的人瞬间就变得多了起来。就连下面四大种子战队休息室中也有不少异色投在他身上。

    翡丽战队休息室内,叶泡泡疑惑的看着从台上缓缓走下来的周维清向林天熬问道:“队长,他这就赢了?这是怎么回事?那利川分明还有再战之力啊!”

    林天熬摇了摇头,道:“维清又给我带来了一份惊喜。那利川却是还有再战之力,可惜,他是怎么也不可能战胜维清的了。我简单解释一句你就明白了,那利川没有能够抵挡住空间割裂攻击力的技能和装备。维清刚才既然能让空间割裂出现在他面前,那也自然可以出现在他脖子前,而且,能做一次,维清就能做第二次。利川就算拥有凝形装备,也不可能防御到身体每一个位置。十星评价的空间割裂破坏力何等强悍?”

    “更为重要的是,维清已经领悟了空间的奥妙。他将空间平移和空间割裂组合在一起,令原本不会动的空间割裂变成了可以瞬间转移的空间割裂。这是组合技能的威力。”

    叶泡泡目瞪口呆的道:“那岂不是说,他在面对防御力不够的低等级天珠师时就无敌了么?”

    林天熬失笑道:“看来,你们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对于天珠师的教导还真是不够。无敌当然不会,不论是空间平移还是空间割裂都是有限制的。空间平移只能将物体或者能量平到空气之中。我不知道维清是如何做到平移空间割裂的,但却可以肯定,他也不能破坏这个规律。因此,只要他用出空间割裂后,你立刻原地不动,他那空间割裂不论平移到什么位置,都无法伤到你。而空间平移的缺陷在于距离。保守一些,只要你距离他十码以外,他这组合技能也是拿你没办法的。”

    叶泡泡恍然大悟,由衷地道:“队长,多谢你的指点。看来,想要成为一名强大的天珠师,我要走的路还很远啊!”

    周维清此时已经回来了,林天熬后面说的话他听的差不多,苦着脸道:“队长,不用这样吧。我好不容易想出这么一个有用的技能,你还把劣势都说出来了。”

    林天熬呵呵一笑,道:“你能想出一个,难道就不能想出第二个么?更何况,你这技能的使用方法可以说是千变万化,嘴上说怎能和实战一样?要是你能让那空间割裂再动起来,威力才是真的恐怖呢。”

    周维清摊摊手,道:“哪有那么容易。让空间割裂动起来相当于是改变空间规律了,我可没这本事。或许,等我真的到了十珠修为后才能尝试一下吧。”

    双方的第二场比赛很快开始。

    乌鸦再一次向所有观战者展现出她的暴力,乌金屠神斧、冲锋。就这么简单。

    铁成战队的判断是准确的,他们猜到了翡丽战队第二场会上乌鸦,因此派上来的是一名水系天珠师。水系天力配合防御体珠,想用水化冰的限制加上防御力来对付乌鸦。而且,这也是一位四珠级别的天珠师。

    可惜,想要限制乌鸦的力量,只是一珠的差距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限制类技能一般都要从宗级以上天兽身上拓印,想要拥有谈何容易?铁成王国只是个效果,既没有五大圣地那样强大的底蕴也没有周维清这种变态的拓印能力。这一战最终的结果就是,当对方的攻击技能被乌鸦的乌金屠神斧斩破,冲到身前的那一刻就结束了。

    至于第三场二对二,铁成王国直接认输了。原因很简单,第一场上阵的利川就是他们的主将,眼看着周维清和乌鸦一起登上擂台的时候,铁成王国已经彻底放弃了这场比赛。翡丽战队以三比零的成绩,获得了第二轮的胜利。而出场的,却只有周维清和乌鸦两个人而已。

    三组种子战队丹顿帝国休息室中,一名青年沉声道:“看来,翡丽帝国这两个上位天师都不太容易对付。”

    坐在主位上的少女淡淡的道:“三年之后的事情谁说得准?你去打听一下他们的年龄。或许,等他们达到五珠修为后,真会对我们构成一些威胁吧。但是,现在的他们,还不行。”

    上午的比赛到此全部结束,各战队都要去吃饭及午休了,翡丽战队这几位下午就没打算再来。林天熬十分同意周维清的意见,现在观看百达战队的比赛只会被迷惑,没有任何意义。三天后与他们那一战才是关键。他们会在比赛台上领略敌人的最强攻击。没错,就是敌人而不是对手,对于翡丽帝国来说,百达帝国就是他们的敌人。

    跟随着伙伴们从参赛队员通道刚刚走出来,周维清就看到了一个无比熟悉,这两天更是在他心中出现了无数次的动人身影。

    “冰儿。”周维清惊喜的冲了过去。

    “不想死就站住。”一股冰冷的气息宛如寒冬腊月的疾风一般硬生生的挡住了周维清的身体。

    看着那熟悉娇颜眼中散发出的寒意,周维清机灵灵打了个寒颤。这出现在他面前的熟悉身影并不是他的冰儿,而是那天被他抱住亲了一口,夺取初吻的上官雪儿。

    看到上官雪儿,翡丽战队其他几人也不禁一呆,他们当然都会以为这是上官冰儿。但是,很快,他们也发现了不对。因为,在他们的认识中,上官冰儿绝对不会和周维清用刚才这种语气说话,而且,眼前这与上官冰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身上那份冷冽和危险气息连林天熬都不禁背后寒气之冒,这是能带给他死亡威胁的气息啊!

    周维清用力的深呼吸几下,但他的情绪还是不能平复下来,急声问道:“冰儿呢?”

    上官雪儿淡淡的道:“冰儿既然回家了,自然要住在家里。我来这里有两件事,这个给你。”一边说着,他抬手抛出一枚戒指,落入周维清手中。这枚戒指,正是装有两只冰魄天熊一直带在上官冰儿手中的那个。

    “冰儿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并且,让我转告你,不论如何,一切量力而为,她会一直等你。”——

    “就这些?”周维清激动的问道。正所谓,失去了才更容易珍惜,之前,天天和上官冰儿在一起的时候,他虽然也同样深爱着她,但直到她离开之后,周维清才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恋对他是多么重要。之所以选择锤炼技能之法来提升自己,也是他为了能够逃避冰儿不在身边那份痛苦的一种手段啊!

    上官雪儿淡淡的道:“就这些。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父亲说,你是小辈,他也不欺负你,我们是同龄人。想要娶我妹妹,那么,要等到你有能力战胜我的那一天。”

    “战胜你?”两团精光骤然从周维清眼中爆发出来,即使是上官雪儿这样的修为,也被他眼中的那份灼热吓了一跳。

    上官雪儿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抬脚想走,却又停了下来,淡淡的道:“原本,父亲是要让你必须战胜他才行的,是冰儿以死相胁,父亲才改变了主意。不要让冰儿失望,十年内,如果你还不能战胜我,那我就会找到你、杀了你。绝了冰儿的念头。如果你这次能够通过天珠大赛登上天珠岛,我可以想办法让你见冰儿一面。”

    说完这句话,上官雪儿头也不回的走了,转瞬间没入人群消失不见。

    一直目送着她离去,叶泡泡忍不住说道:“这是上官冰儿的孪生姐姐吧?也就是上次给了你一巴掌那位?难道她的修为能比冰儿强很多么?维清,你为什么不试试?”

    乌鸦沉声道:“这个女人很危险,比冰儿危险无数倍。”

    林天熬淡淡的道:“从她身上,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周维清缓缓吐出胸中浊气,珍而重之的将那枚戒指戴在了自己左手中指之上,沉声道:“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战胜她,但不是现在。”

    叶泡泡疑惑的道:“为什么?”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苦笑道:“因为,我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是她的对手。”

    第二轮的比赛结束了,这一次,周维清可没有再出去转悠什么,和三天前一样,大吃一顿之后,他再次将自己关进了房间,而这次他准备的饮水并没有增加,而是和上次一模一样。

    锤炼技能消耗的不只是一个人的体能,更是精神,甚至可以说是生命力。如果不能适可而止的话,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将会是永久姓的。以周维清的身体素质都要如此才能让自己始终保持战斗力,可想而知普通天珠师如果使用这方法进行修炼是多么危险了。

    实战证明了领悟技能奥义的重要姓,这一次,周维清选择了一个他平时很少单独使用,但却具有超强攻击力的技能。那就是和空间割裂一同拓印而来,同样是王级天兽身上得来,评价也同样在十星以上的风系技能:银皇翼斩。

    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周维清绝不会选择先锤炼这两个技能,因为它们对天力消耗更大,而且其中奥妙要比那些低星评级的技能复杂的多,这对他的精神消耗也自然会更大。但是,现在他没的选择,如果说,之前他想要在天珠大赛上获得一场场胜利是为了对天珠岛的好奇,那么,现在的他,却是为了冰儿而战。所以,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变成最危险的三珠修为天珠师。为了能见冰儿一面,哪怕是用出邪魔变,他也在所不惜。

    正在周维清准备开始修炼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柔柔的声音从外面走廊处传来。

    “周维清在么?”刚刚准备定神开始修炼的周维清不禁愣了一下,站起身走了出去。他的记忆力很好,但在他的记忆中,似乎并没有这样一个女声的存在。

    翡丽战队的众人房间都是挨着的,当周维清开门而出的时候,其他几人也都走了出来。只不过,他们的脸色可就不像周维清那么轻松了,一个个都是脸色凝重,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险些成为他们的梦魇。

    一身黑色长裙的小巫女站在酒店走廊之中,一副巧笑嫣然的样子,长发分别在头顶两侧整齐的梳拢下垂,显得分外可爱,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上去是那么清澈。本就十分白嫩的肌肤在这黑色长裙的衬托下更显得吹弹可破。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漂亮邻家小妹。

    可是,当林天熬等人看到她的时候,脸色却都沉了下来,在他们眼中,这漂亮的小姑娘与洪水猛兽无异。

    当初,这小巫女巫月寒的出现,险些令翡丽战队全军覆没,尽管那是在翡丽战队众人都处于虚弱状态的情况下。但这起码拥有黑暗、邪恶两重属姓的小妞却有六珠修为,实力之强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恐怕翡丽战队谁也不是她的对手。

    林天熬几乎是一步就跨到了周维清身边,虽然尚未释放出他那强横的组合凝形盾,但也是释放出了意体双珠,做出严阵以待之势。小巫女的攻击极其诡异,天知道她什么时候就会动手。除了身为翡丽战队队长之外,他还是周维清的追随者。

    小巫女连看都没看处于紧张气氛,随时都有可能出手的翡丽战队众人,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周维清身上,巧笑嫣然的问道:“喂,你就是周维清么?”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就是。”从男人的角度来说,他对眼前这个少女很有兴趣,嗯,或者说,只要是美女,都能引起他的兴趣。不过,他对小巫女好感却十分缺乏,先不说拥有邪恶属姓的她必然是来自于天邪教,单是她上次伤了翡丽战队众人,就让周维清对她只会有敌意。

    小巫女嘻嘻一笑,道:“我们单独谈谈好不好?”一边说着,她那俏脸上还带出几分恳求之色,如果不是众人亲自感受过她那恐怖的实力,一定会被她那可怜兮兮的样子给骗了。

    不过,小巫女脸上的笑容下一刻就僵住了。

    周维清撇了撇嘴,道:“单独谈谈干什么?借种么?”

    噗——,小四直接笑了出来,同时隔空向周维清比着大拇指,心中暗想,维清这小子,还真是什么都说得出来。其他几人虽未像他这样明显,但脸上的神色也无不变得怪异了几分。

    “你说什么?”一股森寒之气骤然从小巫女眼中迸发而出,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是十分凑巧的,肥猫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从周维清怀中钻出了头。

    看到肥猫眼中的深紫色,小巫女眼底的寒气下意识的收敛了几分,柔柔的道:“不要侮辱人家好么?从小到大,还没人像你这样对我说话呢。人家只是想和你好好谈谈而已。你是天儿看中的人,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听她提起天儿,周维清眼神微动,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小巫女身上扫了一圈,心中暗想,这小妞一副萝莉样,不过却是个荷包蛋,只是小屁股挺翘的。论相貌,比冥花要强上几分,和冰儿是一个级别了。看她的样子,在天邪教的地位应该不低。

    “谈谈就谈谈。请进。”周维清向身边的林天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会有事的。林天熬却皱起了眉头,并没有让步。

    周维清拍拍他的肩膀,“相信我,我是个怕死的人,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

    林天熬这才点了点头,挥挥手,示意众人各自回房间,而他自己也返回就在周维清隔壁的房间去了。对于周维清的实力他最了解,小巫女实力虽强,但要说秒杀周维清也是决不可能的,只有一墙之隔,一旦发现有情况,他也能在第一时间赶来保护。以翡丽战队众人现在的状态,这小巫女要是真敢动手,也讨不了好。

    小巫女闲庭信步一般走进周维清的房间,就像是到了自己家一般,一步跃起,跳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周维清随手关上房门,自己坐在床上,虽然他相信小巫女不会对他动手,但也不会和她一起坐上沙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当然,这君子二字也只有他自己才好意思用在自己身上。

    “说吧,找我干什么?”周维清不咸不淡的问道,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小巫女那翘臀很感兴趣,目光肆无忌惮的瞄啊瞄的。

    小巫女嘻嘻一笑,道:“其实,你说对了,我确实是来借种的。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天邪教除了我以外,所有女孩子随便你选,只要你能让其中至少一人怀有身孕,就算你不肯加入我天邪教,以后也是我们的贵宾。我们天邪教可一向是美女如云哦。这对你来说不算苦差事吧。”

    周维清嘿嘿一笑,眼中瞬间换成了两道银邪的光芒,“可是,我要只对你有兴趣呢?借种可以,我就选你了。不如,今天我们就开始?来吧来吧小宝贝儿,关起门来造小人儿。嘿嘿。”

    一边说着,他就向小巫女扑过去。噗的一下,小巫女化身烟雾,周维清自然是扑了个空,而小巫女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门口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