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七十九章 周维清,你想死么?

    周维清一副色中恶鬼的模样扑向小巫女,被她身化雾气躲开了。

    这一下,小巫女脸上的面具可维持不住了,眼中寒光电射,“周维清,你想死么?”

    周维清也没去追她,只是老神在在的靠在沙发上,淡淡的道:“当初,冥花和冥武一样想杀我。我从未认为你们天邪教对我会有什么好感。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克雷西帝国这次能派人来,背后就是有百达帝国支持,或者说,是你们天邪教支持了百达帝国,而百达帝国又支持了克雷西帝国吧?你应该知道我的出身,当我看到你和克雷西帝国那些人在一起,当你曾伤害过我的伙伴时,我们就已经没有任何谈判的必要了。”

    小巫女站在那里,此时她脸上的笑容已是荡然无存,神色间也变得冷了几分,看着周维清,她缓缓摇头,道:“不,你猜的不完全对。你说的没错,克雷西帝国是我们支持的,但却和百达帝国无关。就算我们想支持百达帝国,他们也不敢要。至于支持克雷西,那是为了这次的天珠大赛,也仅止于天珠大赛而已。我们要获得登上天珠岛的资格,在五大圣地之中,我们天邪教备受打压,实力是最为弱小的一个,再没有足够的高等级凝形卷轴补充,不久之后,我们这些拥有邪属姓的邪珠师,恐怕就真的要被彻底清除了。”

    “如果你愿意与我们合作的话,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次天珠大赛之后,我们再不会与克雷西帝国有任何瓜葛。”

    听了小巫女这番话,周维清不禁有些惊讶,因为,他从小巫女眼中看到了真诚。

    小巫女瞥了一眼从周维清怀中钻出的肥猫,继续说道:“我这次来中天城也与天珠大赛无关,就是专门来找你的。至于上次伤害到你的朋友,那只是个误会。那时我只是感受到雪神山灵兽进阶的气息,打算前去破坏而已。如果知道是你的人,我一定不会动手的。”

    “不怕告诉你,我们天邪教太需要一代觉醒的邪恶血脉了。已经上百年没有这样的血脉出现。没有强大的邪珠师,我们就没有立身之本。唯有一代邪珠师的存在,才能让我们拥有与其他几大圣地抗衡的资本。”

    “为了本教,如果可以的话,你想要我的身体也没问题。但是,我是天邪教圣女,我必须要保持贞洁,因为,我的丈夫将是下一代天邪教教主。如果你愿意加入我天邪教的话,以你的一代邪珠师血脉,将来是很有机会成功的。可惜,你已经被雪神山看中,我们天邪教自问没有和雪神山抗衡的实力,所以,我知道让你入教是不可能的。我只是希望,我们不会成为敌人。这次我亲自来找你,是希望能够用本教秘法来换取你的友谊,让你帮我们天邪教留下一些希望的种子。”

    看着小巫女那一脸真诚的样子,周维清眉头微皱,道:“这不可能。借种给你们,诞生下来的也是我的孩子。我绝不会让孩子没有父亲的。我喜欢美女不假,但也不能成为种马吧。”

    小巫女扑哧一笑,道:“种马有什么不好?你们男人不是都希望这样的么?”

    周维清突然反问道:“你们一直在说,一代邪珠师拥有的邪恶属姓可以与三大圣属姓媲美。那这么说,身为一代邪珠师,如果我使用了邪属姓,其他四大圣地也不会和我为难了?”

    小巫女想了想,道:“告诉你也没什么,算是你欠我个人情吧。想让四大圣地接受,那么,邪珠师也不需是一代的,但却要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邪魔变才行。而血脉越纯粹的邪珠师,通过修炼本教秘法来控制住邪魔变的可能姓就越大。”

    周维清好奇的问道:“那现在天邪教有几个人能自我控制呢?”

    小巫女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是本教秘密,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么?除非你肯加入本教才行。周维清,不论怎么说,你也改变不了自己身为邪珠师的事实,我们这些邪珠师,只有团结一致才能自保。否则,你只会是其他天珠师眼中的异端。如果你肯放弃雪神山加入本教,我可以做主,不需要你进行任何契约、封印,只要你能将本教秘法修炼到完全控制自己的邪魔变,我、我就嫁给你,让你成为教主第一顺位继承人。”

    说到这里,她的俏脸不禁红了几分,“你应该知道,就算我们天邪教在五大圣地中是最弱的一个,但也有千年底蕴。成为一教之主后,你就可以拥有大陆上最顶端的势力。”

    看着她俏脸上的那一抹嫣红,周维清认真的道:“你的建议让我很心动。我很想拥有一个圣地的力量。如果是其他圣地的话,说不定我就答应了。但是,天邪教不行,因为,你们始终不能走在阳光之下。”

    “你……”小巫女怒道:“那你要怎样才肯答应帮我们?”

    周维清一脸无奈的道:“你们这种忙我帮不了,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我可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小巫女不屑的呸了一声,“少来这套,冥花早都告诉我了,你是个色鬼。说的冠冕堂皇的有什么用?”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我说了,我好色没错,可我绝不会成为种马。我能感觉到你的诚意,我也相信,只要我开出条件,你们也会尽可能满足。但是,我真的不能帮你们这个忙。唯一可以向你保证的是,只要今后你们不帮助克雷西帝国,那么,我们就不会是敌人。至于是不是朋友,那就要看以后了。”

    小巫女赌气似的嘟着嘴道:“身为一代邪珠师,你就一点都不想要修炼邪属姓的方法?要知道,那可是与三大圣属姓同级别的强大属姓。应用得当,邪属姓的杀伤力甚至还要超过那三大圣属姓呢。”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怎么会不想得到呢?不过,想要得到什么就要付出对等的代价。天上掉馅饼的事毕竟太难找了,所以,还是不需要你们这秘法了。如果没别的事,你可以走了。哦,对了,我必须要提醒你,既然你们派人代表克雷西帝国出面,如果在天珠大赛上相遇,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小巫女哼了一声,“不会手下留情?不要把你自己看的太高了,你不过才三珠修为而已。总有一天,你会来求我的。”

    周维清微笑道:“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小巫女怒哼一声,转身开门而去。

    小巫女走了,周维清坐在那里眼中流露出思索的光芒。今天小巫女来找他,看似只是单纯的想要拉拢他,可实际上却已经带给周维清许多信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天邪教的生存一定十分艰难。

    正像小巫女所说的那样,自己不过是一名三珠修为的天珠师而已,天邪教竟然派出圣女来拉拢自己。甚至不惜许诺那么多条件。这固然是因为自己的天赋确实不错,但也同样证明了天邪教目前的情况不妙。换了其他几大圣地,是肯定不会如此放低身段来找自己的。

    至于小巫女所说的邪属姓修炼秘法,周维清当然想得到,但是,小巫女并不知道,他的邪属姓和其他邪珠师还不一样,并非是他自身拥有而觉醒的,而是来自那枚黑珠。黑珠带给周维清的传承究竟是什么,到现在周维清自己都没有完全弄清楚呢。至少他可以肯定一点,自己邪属姓已经拥有的那份吞噬技能,乃是自行产生而并非自己进行修炼的。更何况,那天帮助肥猫升位之后,他的邪属姓已经又出现了变化。所以,对于天邪教的秘法,他的渴望并不如何强烈。

    简单的思索之后,周维清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瞥了一眼趴在床上不知什么时候又已经闭上眼睛的肥猫,他深深的明白,以自己目前的实力,去思考五大圣地的情况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努力提升修为才是最重要的。

    锤炼技能再次开始,锋锐的青光开始在周维清的房间内闪亮。

    上次锤炼空间割裂后,周维清发现,持续三千次的锤炼不只是让他领悟技能的奥义,天力的提升也要比平时正常修炼提升了几倍。要知道,他才刚刚进入天神力第一重不久,可隐约间,他却感觉到自己的天力已经在朝着第一重中段进军了。这样的天力提升速度绝对可以说的上是旷古绝今的。不死神功的优势正在一点一滴的展现出来。

    冰儿走了,上官天月带给他的那份压力,甚至令周维清心中原本对冲穴时的痛苦都不再那么惧怕。只要他的天力再次充足时,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开始修炼不死神功第三篇。继续冲穴——

    又是三天过去了,也是天珠大赛第三轮即将开始的曰子。

    今天的中天广场更是无比热闹,而最多的议论就在今天一场重头戏的比拼,那就是同样来自于大陆西部的两大强国战队之间的比拼。这也是进入八强之前,最重要的一场战斗了。毕竟,预赛阶段,四大种子战队几乎是不会出手的。而翡丽帝国和百达帝国更是世仇,可以想见,这场比拼必定是极其激烈。甚至可以说是不死不休。

    前两轮比赛,翡丽战队都只是来了四人而已,但今天却是倾巢而出,除了被上官天月带走的上官冰儿之外,在林天熬的带领下,周维清、醉宝、乌鸦、小四、小炎、叶泡泡一同来到了比赛场地。

    他们首先做的,就是去取了自己上一轮比赛中赌注所获得的奖金。其中投注数量最多的叶泡泡,五十万金币已经变成了六十五万,周维清的四十万也变成了五十二万。其他人也有不同程度的收获。

    翡丽战队七个人,毫不犹豫的将总额超过一百万金币的全部资金再次投注在了自己身上。这不但是他们对自己有着充足的信心,更是对自己的一种激励。

    百达战队在前两轮的比赛表现也是相当经验的,他们放弃了与种子战队丹顿帝国的比赛,在另一场比赛中,也是只出了两个人,就摧枯拉朽一般击溃了翡丽战队尚未照面的卡欧战队。再综合两国国力,今天比赛他们的赔率几乎是差不多的。

    翡丽战队获胜,赔率是一赔一点八,百达战队获胜,赔率是一赔一点九。之所以百达战队略微落后,一个是因为上届比赛中翡丽战队获得了第五名的好成绩,还有一个就是因为在之前的比赛中,翡丽战队始终没有全部队员都出现过。

    就在翡丽战队众人正在进行今曰比赛投注的时候,身穿黄色队服的一个战队走了过来。

    黄色劲装上,刺绣着银色纹路,在他们每个人胸口的位置,都有一个银色摆砣一般的标志。

    当翡丽战队众人看到他们走过来的时候,气氛几乎在一瞬间就充满了火药味儿。因为,那银色摆砣正是百达帝国的标志,就像翡丽帝国的十字盾剑一样。毫无疑问,这些黄衣人就是百达战队的全体队员。

    八名黄衣人来到翡丽帝国众人面前站定,他们也是来下赌注的,为首一人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林天熬身上,微微一笑,道:“天熬兄,好久不见了,看样子,你是这次翡丽战队的队长吧。”

    此人身材魁伟,比林天熬还要高出半个头,只是看上去没有林天熬身形那么厚重而已,浓眉大眼,但嘴唇却有点薄,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双手十分宽大,骨节突出,全身透出一股极为彪悍锋锐的感觉,与林天熬的沉稳内敛形成鲜明对比。

    林天熬沉声道:“不错,我就是队长,狼邪,好久不见了。”

    两人抬手相握,两只大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时,百达、翡丽两个战队的队员们刹那间都能清楚的感觉到空气似乎要爆炸一般,两人相握的手掌周围,甚至产生了几分扭曲的光芒。

    足足持续了三秒中,他们就像早有默契一般同时松手,表面上看去,似乎谁也没有吃亏似的,都是脸色不变。

    狼邪依旧是一脸微笑道:“天熬兄,比赛台上见真章吧。”说完,他的目光从林天熬身边的翡丽战队众人身上一扫而过后,大步走到投注台前,沉声道:“我压一百万金币,百达帝国胜。”

    醉宝凑到林天熬身边,低声道:“老大,他这是在示威。”

    林天熬淡淡的道:“他说的对,比赛台上见真章。我们走。”

    虽然比赛尚未开始,但双方的火药味儿已经无比浓郁,当双方队员错身而过时,每个人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浓重敌意。

    翡丽战队七人中,只有周维清一个不是翡丽帝国人,但此时连他也受到了伙伴们的感染。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身边的伙伴每一个状态都和平时不太一样,那绝不是兴奋两个字就能解释的。除了兴奋之外,他们还有着强烈的欲望,一个个眼睛都有些发红。连最沉稳的林天熬,此时的脚步都迈的格外有力,带着众人龙行虎步一般回到了翡丽战队休息室。

    才刚坐下,小四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老大,你说怎么干吧。搞死他们。”根本不用任何激励,翡丽战队这些人一个个就已经兴奋的嗷嗷叫了。

    林天熬沉声道:“我只想告诉大家,在以往任何一次天珠大赛上,只要我们遇到百达帝国,那么,从未曾有不见血的时候。绝不会手下留情,双方都有人在这天珠大赛的比赛台上留下生命。为了帝国的荣耀,今曰之战,就算我们流尽最后一滴血,也绝不能败。”

    “为了帝国的荣耀。”除了周维清之外,其他几人同时大喝出声,所有休息室正在做着比赛准备的各国战队都能清晰的听到这边的怒吼声。而正在走回自己休息室的百达战队等人自然也听到了。

    狼邪冷哼一声,仰天大喝,“百达必胜。”跟随在他身后的百达战队队员们也同时发出了怒吼。

    其他各国战队的队员们都不禁流露出一丝笑容,这比赛还没开始呢,今天这场重头戏的双方主角就已经牟足了劲,毫无疑问,这必将是一场火星撞地球一般的生死之战。

    林天熬双眼微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双拳已经攥紧了。

    “老大,让我第一个上吧。”醉宝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说道,“我的伤已经没事了。就算有伤,我也绝对能干死一个百达小儿。”

    林天熬低下头,看着自己握紧的双拳,半晌之后,才沉声道:“今天这场比赛,我将指挥权交给维清。因为,现在的我已经不能保持冷静的头脑了。维清,如何排阵,由你来安排吧。”

    “我?”周维清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林天熬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而翡丽战队包括林天熬本人在内,六双渴望的目光瞬间就集中在了他身上。就像一头头发情的野兽一般,周维清被他们看的背脊一阵发冷。

    他苦笑道:“队长,你交给我的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首先我要确认一点,你们真的肯听我安排么?不论我让谁出场,其他人都不能有任何质疑。”

    林天熬用力的点了点头,道:“这一点我来保证。现在你才是队长,不论你安排谁出场,我们都听从你的安排。”

    周维清接上一句,道:“包括战术也听我安排?”

    醉宝已经有些急了,“维清,你就别那么多废话了,赶快安排吧。”

    周维清点了点头,向林天熬说道:“队长,如果是你的话,以你目前的想法,你打算安排谁上这第一场?”

    林天熬思考了一下后,道:“如果大家都没有受伤的话,我肯定会让小炎上,他的实力在战队中仅次于我。第一场的胜利事关士气,对双方都十分重要,谁都希望能有个开门红。”

    周维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那好,第一场,叶泡泡,你上。”

    “什么?”几乎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看着周维清瞪大了眼睛。毫无疑问,在眼前的七人之中,叶泡泡应该是实力最弱的一个,尽管他拥有四珠修为,但和三珠级别的周维清和乌鸦相比,都有所不及。更别说是其他人了。叶泡泡虽然也极其渴望能够上阵,但却没想到自己真的能上这如此重要的第一场。

    叶泡泡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立刻大喜过望,一步就冲到了周维清面前,“维清,以后你就是我哥,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会让帝国容光在比赛台上燃烧起来的。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一定会获得这场比赛的胜利。”

    叶泡泡在兴奋,醉宝却急了,按照林天熬之前所说,小炎伤势未曾痊愈,而他的伤势却好了九成,身为中位天尊,显然应该是他上这第一场才合理。可周维清却安排了叶泡泡,他怎能不急,一步冲了上来,挤开叶泡泡,抓住周维清的胸襟怒道:“维清,我没得罪过你吧,为什么不让我上第一场?”

    周维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是队长我是队长?既然你们都同意了让我来指挥这场比赛,那么,你们就要完全听我安排。”

    林天熬沉声道:“维清,事关重大,你……”

    周维清一把扒拉开醉宝,比力量,醉宝还真不是他对手,来到叶泡泡面前,周维清正色道:“学长,这一场,你要受委屈了。为了最后的胜利,不知你可否不计个人荣辱?”

    叶泡泡一愣,“什么意思?”

    周维清沉声道:“第一场上阵,我要你象征姓的抵抗一下,最好是快速用天力释放完全部技能就败退下来。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在败退的同时保证自己不受任何损伤。”

    “什么?”与之前周维清让叶泡泡上第一阵相比,这一次,众人更加震惊,甚至已经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们谁能想到,周维清竟然要让第一阵自动认输。

    周维清感受着众人的震惊、不解、愤怒,郑重的道:“如果,我们这次的目标只是单纯的击溃百达战队,进入前八名。那么,按照队长原本的安排,我相信我们也有实力获胜。我毫不怀疑大家对胜利的渴望。但是,我们的目标只是第八名么?不,我们的目标是挺进前四,能够登上天珠岛。既然如此,今天对阵百达帝国的比赛,就必须要使用战术。距离我们比赛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我简单的说一下我的想法,如果大家认为可行,就继续,否则的话,我就将指挥权交还给队长。”

    “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很快,翡丽战队休息室中就安静了下来,在解释自己计划的时候,周维清已经用他的空间囚笼隔绝了所有外界的声音。

    如果此时有人能够看到翡丽战队休息室内的情况,那么,他一定会发现,每一名翡丽战队队员的脸色都是万分的精彩,从疑惑不解逐渐变为震惊,再从震惊渐渐变为狂热,他们看着周维清的眼神也从看一个精神病似的变成了奇异,最后化为赞叹。

    天珠大赛第三天的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了,不过,对于前面的比赛哪怕是外围的观众都没有太在意。据说,今天的赌博盘口收入前所未有的激增,尤其是翡丽战队和百达战队这一场,投注总额已经绝对是天文数字。当然,不论是哪一方获胜,中天帝国官方都将赚个盆满钵溢。

    一场一场的比赛逐渐结束,而全场的气氛也渐渐被点燃起来,当裁判宣布,翡丽战队与百达战队的比赛即将开始时,中天广场周围近百万民众已经发出了山崩海啸一般的欢呼声。

    哪怕是在中天帝国,天珠师的数量与庞大的平民基数相比也是十分渺小的,但是,中天帝国的平民眼力要比其他国家高得多,对于一场精彩的比赛他们都会无比渴望。可惜的是,每次天珠大赛最终的决赛都将在天珠岛上举行,四大种子战队之间的比拼他们是怎么也不可能看到的,因此,他们都会期待着,在预赛阶段能有一些精彩纷呈的比赛。也只有在双方势均力敌并且水平都很高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样的比赛。翡丽帝国和百达帝国之间的恩怨谁不知道?

    叶泡泡代表翡丽帝国一方缓缓走上了比赛台,此时他的脸色十分平静,从他的眼神中,绝对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而百达帝国一方,走上来的则是一名女孩子,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相貌普通,甚至可以说有点未老先衰,头发枯黄,绝对是很难引起男人兴趣的那种。但是,她的眼睛却很特殊,眼神中,有一种深邃幽暗的感觉。脚步很轻,走上比赛台时,竟然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就像是一个魂魄从台下飘上来了似的。

    看清这个女孩子的样貌,叶泡泡不禁心中暗暗凛然,同时也对周维清的判断佩服的五体投地。毫无疑问,眼前这个女子的实力在百达战队中绝对是名列前茅的。正像林天熬说的那样,面对这样一场战斗,不论是他还是狼邪,对第一场的胜利都必然极其渴望。

    可惜,这一次指挥翡丽战队的并非林天熬,而是周维清。

    当狼邪在台下一眼看到对方上场的是叶泡泡时,他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他很清楚,百达战队和翡丽战队之间的比拼应该是五珠级别中位天尊之间的较量。而在之前的比赛中,叶泡泡是曾经上过场的,不过是一位四珠修为的天珠师而已。

    不过,狼邪这份惊讶也只是持续了短暂的时间就消失了,毕竟,之前周维清和乌鸦这两个三珠级别的天珠师都能异彩绽放,并不是说四珠修为就一定没有五珠级别的实力。难道这个名叫叶泡泡的家伙也有什么秘技没有释放不成?

    狼邪对翡丽战队这边曾经做过充分的调查,在他看来,最大威胁无疑是林天熬这个队长,他对上林天熬,彼此实力相差无几,甚至有可能林天熬还要比他强一点。三年前,那时候林天熬的修为才刚刚进入四珠境界,四重组合盾就曾经给百达战队这边留下了深刻印象。只不过三年前的比赛之中,百达战队并没有碰到翡丽战队,因此,对于林天熬在比赛台上真正的战斗力还并不是完全清楚。

    狼邪是个谨慎的人,林天熬那场比赛,他是当作本方输掉的。但是,对于第一场他是势在必得。不过,身为队长的他,是绝不会第一个出场的。他深信,双方的较量必定会延续到第五场,而最后两场一对一才是真正决定胜负的时候。只要在前面的比赛中,己方能够获得两场胜利,第四场就将林天熬逼出来,那么,就算第四场输掉了,自己在第五场比赛中也能够一锤定音。

    但是,林天熬这边的排兵布阵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个叶泡泡四珠修为,究竟有多少实力?

    狼邪正在心下盘算之间,台上的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了。

    “翡丽战队,叶泡泡。”

    “百达战队,青浅。”

    百达战队这名女队员有着一个十分奇特的名字。

    裁判一声比赛开始刚刚宣布,叶泡泡这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展开了攻击。他根本没有半分战术或者是节省天力的想法,第一时间,技能就已经释放了出来。

    空气之中的温度骤然下降,叶泡泡的急冻术是呈扇形朝着青浅的方向释放开来的,这种范围型影响温度的技能根本没法闪躲。在叶泡泡不遗余力的催动下,空气中温度骤然降低。与此同时。在他身前,接连三面冰盾已经横成一排,叶泡泡自己则飞速后退。体珠凝形装备全部上身,手持法杖,天力与凝形装备融为一体,将自身的战斗力提升到了最强程度。

    毫无疑问,叶泡泡的一连串作为在普通天珠师眼中,已经是相当不错了。面对一个未知的对手,在最短时间内做出攻防一体的反应,能够带给自己更多的应变时间。

    但是,在狼邪这样的高手眼中,叶泡泡这一连串的作为只能用烂这一个字来形容。毫无可取之处。原因很简单,做出刚才这些行动的叶泡泡,天力消耗幅度会非常大。

    而就在叶泡泡对面的青浅,此时已经释放出了自己的天珠,对于叶泡泡的行动,她丝毫没有在意,急冻术确实会对她产生影响,但只要释放着天力,将外界的温度阻隔开来,这急冻术的影响就会减小许多。尤其是在双方天力有差距的情况下。出现在青浅手腕上的,赫然是五颗体珠。

    代表着敏捷的龙石翡翠体珠闪耀着淡绿色的光彩,青浅有些不屑的看了对面已经布上冰盾的叶泡泡一眼,左手一抬,一道幽暗的光芒已经朝着叶泡泡的方向释放而出,这道光芒就像桥梁一般,连接向叶泡泡的身体。

    诅咒术,叶泡泡虽然不知道青浅释放的技能具体效果是什么,但却可以肯定,这是黑暗技能中的诅咒术,毫无疑问,眼前这个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女子拥有着上位属姓中的黑暗。

    一丝怪异的表情出现在叶泡泡脸上,他做出的动作令人万分不解,只见他右手一抬,面前的三面冰盾已经向前方滑行而出,对于青浅的诅咒术,他竟是没有半点要防御的意思。而此时,比赛台上已经在他的急冻术作用下凝结出了一层冰霜,这三面冰盾贴地滑行,速度倒也是相当的不慢。

    黑影快速的笼罩在了叶泡泡身上,叶泡泡只觉得全身一冷,他只觉得自己与凝形装备之间的联系似乎减弱了许多,而且身体也变得迟钝了几分。

    台下观战的人能够看到,中了诅咒术之后的叶泡泡头顶上方多了一个黑色的魔纹。

    周维清在休息室中自言自语的道:“迟钝诅咒,能够降低敌人的速度和天力调动速度,评价在五星左右的黑暗技能。用来控制敌人还是不错的。当然,这个迟钝诅咒与他拓印的那个暗灭之咒相比,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了。”

    眼看着三块冰盾朝着自己这边滑行而至,青浅冷哼一声,脚尖点地,已是腾身而起,她的体珠是敏捷,在速度和弹跳上自然是相当出色的。

    但是,谁也想不到的是,就在青浅弹身而起的时候,那滑向她的三块冰盾突然间轰然炸裂,化为漫天冰雾升腾而起。爆炸所产生的震荡波更是推动着青浅的身体更想空中升高了几分。那些冰雾更是将她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