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八十章 生死决!百达战队

    叶泡泡虽然中了迟钝诅咒,但是他对自己的战术早已做好了充分准备,当那三块冰盾在他的催动下爆炸开来时,他已经朝着空中又释放出了一个急冻术。大蓬大蓬的冰雾就那样在青浅身体周围冻结起来。

    外围的观众都能清楚的看到,天空中,一块儿巨大的冰逐渐成形,而在这块儿坚冰之中,是一团浓浓的黑色光芒。

    轰的一声,坚冰落地。叶泡泡一步上前,已经来到了那坚冰面前,双手毫不犹豫的抵在坚冰之上,可以进行持续输出的急冻术毫无保留的全面输出,增强这坚冰的硬度,降低坚冰的温度。他自身的天力也如同潮水一般释放,没有半分的保留。

    台下的狼邪眉头紧皱,“他这是在干什么?一个下位天尊难道就想凭借这急冻术来取胜么?简直是异想天开。最多也只是消耗一些青浅的天力而已。”

    狼邪当然不知道,周维清给叶泡泡的任务,也只是消耗青浅的天力而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场上的局面也陷入了僵持之中。但是,谁都能够看到,在那坚冰中的黑色光芒正在变得越来越强,而叶泡泡所凝聚的坚冰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丝丝裂纹。显然,用不了多长时间,他的坚冰就无法再封住里面的青浅了。

    突然间,叶泡泡哈哈一笑,身上的凝形装备全部消失,脸色有些苍白的后退几步,“没天力了,我认输。”说完这句话,他甚至不等那坚冰完全碎裂,就已经跳到台下,直接回休息室了。

    轰——,浓郁的黑光在比赛台上四散纷飞,无数坚冰也随之四散飞溅。青浅的身体从里面露了出来。浓浓的黑色光芒不断将空中的冰块儿腐蚀、消失。她的双眼之中,甚至喷吐出几分暗红色的光芒。

    “翡丽帝国,都是这等胆小鬼么?”尽管获得了这第一场比赛的胜利,但是,青浅心中却是十分郁闷的。

    当叶泡泡从台上跳下去的时候,她就有种上当了的感觉。这场比赛看上去是毫无悬念的胜负。可实际上,她根本就没有用出任何技巧。叶泡泡一开始大幅度的消耗天力,却造成了一个双方比拼天力而决定胜负的局面出现。以至于青浅虽然赢了他,但自身天力的损耗也是相当不小。而当时的情况,她又不得不全力释放自身黑暗天力,否则的话,那坚冰中的温度就会影响到她的身体,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可以说,从一开始,叶泡泡也就是要消耗她的天力而已,才能造成这样的情况出现。

    伴随着青浅的一声怒喝,中天广场周围也是嘘声四起,他们所期待的精彩比赛并未出现,翡丽帝国在第一场比赛中的表现令每个观众都是大失所望,尤其是在他们身上下了重注的平民们更是如此。

    周维清向叶泡泡伸出大拇指,“学长,做的很好。你对技能的控制又有所提升了。我相信,如果真正相拼的话,你一定能给她带去更多麻烦。”

    叶泡泡听着外面的嘘声,苦笑道:“我只是希望回到翡丽帝国后,不会被父亲骂死。这丢人的事儿下回可别找我了。后面的比赛,替我把面子找回来。”

    周维清点了点头,眼中光芒电射,沉声喝道:“第二场,乌鸦,你上。”

    “好。”乌鸦兴奋的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那本来承受着她六百斤体重就不堪重负的椅子被她这一发力顿时变成了碎块儿。

    周维清沉声道:“乌鸦,这第二场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无论如何,咱们都必须要获胜。你明白么?”

    乌鸦嘿嘿一笑,眼含深意的看了周维清一眼,道:“放心吧。我绝不会输的。”

    一边说着,乌鸦已经大踏步的登上了比赛台。

    第一场获得了胜利,尽管狼邪觉得有些蹊跷,但他脸上还是不由得流露出了笑容。这可不是什么持久的比赛,五局三胜而已,先获得了一场胜利也就意味着他们占据了先机。他立刻按照原定计划,拍上了第二名参赛队员。

    双方队员同时上场,百达帝国上来的,是一名身材不高,但却十分健壮的矮小壮汉。他的身高也就只有一米六左右,但是,肩膀的宽度却近乎于他的身长差不多。双臂更是极其粗壮。手腕一抖,两柄重锤已经落入掌握之中,竟然都是凝形武器。

    他那两柄重锤虽然没有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那么大,但直径也都超过了一尺,配上他那彪悍的身形,到真有几分力量的美感。四颗冰种体珠随之绽放。

    乌鸦一看到这矮小壮汉那分明是两颗体珠分别凝形而成的一对锤子,眼中顿时光芒大放,嘿嘿一笑,也释放出了自己的乌金屠神斧,“矮子,你是要和我比比力气么?”

    “比比就比比。比力气,老子还没怕过谁。大个妞,别看咱个子小,那方面可是很强劲的,你没听过那句话么,短粗就有力。嘿嘿。”一边说着,这矮壮的家伙流露出一脸的银笑。

    乌鸦双斧在身前一碰,发出当啷一声巨响,悍然道:“小矮子,老娘夹死你。来吧。”

    裁判听着这二位的交谈,额头上一阵冒汗,他很怀疑这二位是来干啥的。大声道:“两位参赛队员,注意文明,不然将你们都罚出场,不要忘记,你们代表着各自的国家。彼此通名。”

    听到裁判警告,乌鸦和那矮壮的百达队员才算收敛了几分。

    乌鸦喝道:“翡丽战队,乌鸦。”

    矮小壮汉不甘示弱同样大声喝道:“百达战队,俆川。”

    裁判也懒得在提醒他们什么了,说了一句“比赛开始”后,立刻后跃,唯恐自己被波及了。

    伴随着裁判的大喝,那名叫俆川的矮小壮汉双脚猛然跺地,发出咚的一声,他那不高的身体已经如同炮弹一般弹射而起,手中双锤抡圆了从天而降,直奔乌鸦当头砸去。

    说来也巧了,那俆川的意珠属姓竟然也是火,他这看似简单直接的攻击中,里面学问可是不少。拥有四珠修为的他,在百达战队正选队员中,修为是比较靠后的,但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和乌鸦一样,也是以力量见长。

    当他腾身而起的同时,双肩之上已经各自多了一个球形护肩,这就是他的另外两间凝形武器,他这两个护肩以及双锤之上,竟然各自有一个镶嵌孔,四件凝形武器全都是大师级凝形卷轴拓印而来。此时,四件凝形装备同时红光大放,浓郁的火光将他双臂都渲染成了火红色,腾起在空中时,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球。

    乌鸦眼中光芒大放,双脚略微分开,手中乌金屠神斧向上一撩,大喝一声,“开——。”

    只听轰隆一声爆鸣,那剧烈的碰撞声瞬间传遍中天广场观战的每个人耳中,休息室内各战队队员距离最近,一时间,不知多少人耳中一阵嗡鸣,忙不迭的用天力护住自己的听觉。

    矮壮的俆川与乌鸦锤斧碰撞之下,身体倒弹而起,而乌鸦的双脚,竟然也没入了擂台台面。而俆川下一刻已经再次落下,锤斧之间的碰撞顿时变得激烈起来,浓烈的火光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比赛台上展开了一场纯力量的比拼。

    坐在周维清身边的小炎动容道:“这是秘法火战士,居然还有人这样修炼?”

    周维清好奇的问道:“什么是秘法火战士?”

    小炎沉声道:“秘法火战士首先要求天珠师必须同时拥有力量体珠和火属姓意珠,本身肉体的力量也要极强。在修炼时,所有的体珠都要凝形增幅力量的装备,而所有意珠拓印的则只有一个技能,那就是火焰爆破。这火焰爆破技能的效果十分简单,就是在使用的时候,产生强大的爆炸力,驱动自己的攻击在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虽然这个技能的评价只有三星,但对力量增幅却是相当明显的,尤其是,秘法火战士拓印的所有技能都是这个,多重火焰爆破组合起来,虽然不像老大的组合凝形盾能够几何倍数增幅,但也足以将自身力量提升到一个相当恐怖的程度了。只不过,这种修炼方法几乎是没有可能突破九珠的。也就是说,他未来最高修为也就是上位天宗。但是,秘法火战士在低等级的时候却是相当厉害,尤其是在战场上,更是所向披靡。”

    “据说数百年前,曾经有一支由秘法火战士组成的军队,全都修炼到了上位天宗境界。数量虽然只有一百人,但是,在战场上却是近乎无敌的存在,就连天王级强者都不愿意面对他。只是不知道这个俆川掌握了多少秘法火战士的战斗技巧。但也不用担心,秘法火战士真正的实力,至少要宗级修为才能发挥出来。”——

    听了小炎的解释,周维清对这秘法火战士不禁大感兴趣起来。其实,这所谓的秘法火战士,主要还是在凝形和拓印技能的配合上。火的爆破力与力量体珠融合,产生出更加强大的力量。

    也就是说,体珠和意珠全面增幅同一个方向。这个原理与纯敏天珠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周维清本身就是一名凝形师,看到这秘法火战士所展现出的力量威力,他心中也多了许多想法。当然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自己那些将使用自己凝形技能的同学们,他们都可以说是刚进入御珠师的大门,都不是天珠师,可塑姓极强。

    此时,台上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状态。

    身为秘法火战士的俆川,在力量上迸发起来,竟是丝毫不逊色于乌鸦,两人的每一次碰撞,都会带来惊天巨响。那剧烈的轰鸣声令那么坚实的比赛台都为之震颤。

    乌鸦的脸色很平静,手中乌金屠神斧展开万兽破灭杀技法,不断的与身在空中的俆川碰撞,而俆川也就借助这碰撞之力身体不断在空中飞腾,然后再借助下落之势全力攻击乌鸦。

    这种纯粹力量上的战斗看起来最为过瘾,民众们的欢呼声已经如同浪潮一般此起彼伏的响彻广场。和第一场如同温吞水一般的比赛相比,眼前这场比赛更能激发他们内心的热血。

    台下,周维清、林天熬等人脸上已经流露出了几分笑容。因为他们都知道,这场比赛绝不会输了。

    尽管那俆川通过秘法火战士修炼之法将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但是,他那毕竟是通过凝形、拓印装备来进行提升的。而乌鸦虽然也在用天力辅助自己的攻击,但她的力量更多却是源自于自己乌金族的肉体。

    这样一来,伴随着天力的不断消耗,那俆川的力量肯定会逐渐削弱,而乌鸦虽然天力逊色于他,但在消耗上却要小的多。一旦两人之间的天力降低到一定程度时,这场的胜负就将没有悬念。

    那俆川不断从空中下扑,看上去是占据主动权的,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是乌鸦故意不让他落地的。

    人的力量源自于肉体,也是源自于大地,脚踏实地就能更好的借力、卸力,而乌鸦凭借自己的万兽破灭杀,硬是不让腾起后的俆川落地,根本不给他缓冲的机会,让他只能不断的攻击,和自己进行碰撞。她是要毕其功于一役,在最短时间内决出胜负。

    俆川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但是,乌鸦的力量实在是太恐怖了。

    尽管之前他也看过乌鸦的比赛,那时他只是觉得,这乌鸦力量确实不错,但自己绝不会比她弱。可真正交手起来,他才明白自己错了。乌鸦只是简单的站在那里,但却给他一种犹如山岳般的感觉。每一次碰撞,那剧烈的震荡力都会令他的身体一阵发麻。双臂更是感觉越来越沉。

    六百斤体重的乌鸦,加上超过一千三百斤总重量的乌金屠神斧,配上她那恐怖的力量,在持续战斗力量输出中,那份强悍,只有真正接触过才知道。那根本就不像是人类能用出的力量,与她本身的力量相比,她的天力和火焰增幅反而不是很重要了。

    这种纯粹力量的碰撞对于秘法火战士的天力消耗也是相当巨大的,毕竟,现在的俆川才只是四珠修为,尚不能真正发挥出秘法火战士力量循环爆破增幅,长时间战斗的能力。感受着自己的天力不断降低,俆川也急了。

    再一次碰撞中,俆川的身体重新被弹起,身在空中,他骤然发出一声爆喝,原本身体周围已经有些黯淡了的火焰瞬间增强,红色的火焰在一刹那间竟然变成了橘黄色。整个人的气息也已经变得截然不同。居然就那么在空中停滞了一下后,才朝着乌鸦扑去。

    这一次扑击,俆川的速度明显比之前减弱了几分,但那双手之中已经完全被渲染成了橘红色的重锤却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就像翡丽战队每个人都渴望胜利一样,百达战队也是同样如此,为了战胜对方,俆川已经不惜一切代价。

    翡丽战队休息室之中,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此时俆川所使用的,正是当初小炎为了对付小巫女时曾经用过的生命之火。

    为了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在自己天力尚未耗尽之前,俆川竟然用出了生命之火这样的技能,他这双锤砸落的同时,已经将自身力量提升到了顶点。

    翡丽战队众人的拳头都已经握的紧紧的,眼中充满了担忧。就算乌鸦自身的防御力和力量超强,但是,面对使用了生命火焰增幅,拼死一击的俆川,她能抵挡的下来么?

    但是,就在下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令人有些反应不过来的一幕出现。

    嗖的一下,乌鸦竟然在没有任何借势的情况下,整个人瞬间后退出十几码,然后直接蹲在比赛台上,手中那对乌金屠神斧护在身前。只有翡丽战队这个方向才能隐约看到,她不知什么时候射出了一条锁链钉在比赛台边缘,正是凭借拉扯这根锁链,才让她在毫无作势的情况下瞬间后退。

    轰——俆川拼死一击确实强力,可惜的是,他那双重锤却是狠狠的砸在了比赛台的地面上。

    顿时,坚硬的比赛台就像是被陨石命中了一般,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浓烈的火光带着碎石、灰尘,宛如火山爆发一般冲天而起,在比赛台中央,一个直径超过二十码的巨大深坑直透底部,炽热的气流席卷而出,令比赛台上方的天空都在这刹那间变成了橘红色。

    那剧烈的轰鸣实在是太猛烈了,以至于强烈的冲击波四散纷飞,令周围各个战队休息室险些被掀翻。

    尽管俆川的修为只有四珠,但他在燃烧了自己生命火焰之后所迸发出的攻击,就算是六珠修为的强者也绝不愿意硬碰。

    足足过去了十几次呼吸的工夫,空气中的灼热才渐渐散去,只不过空气中却依旧是一片灰尘。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暗红色的光芒亮起,带着呜呜之声飞旋而出。

    “我们认输。”百达战队队长狼邪在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发出怒吼,可惜,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一柄重量超过六百斤的乌金屠神斧,已经带着充满死亡气息的弧线,循着嗜血的轨迹,噗哧一声,狠狠的切入了俆川的胸膛,将本已经在燃烧了生命火焰后极为虚弱的俆川直接钉在了地上。

    乌金屠神斧的重量加上乌鸦的力量,这一击起码也在三千斤以上,更何况这是斧子与肉体的碰撞。别说这俆川还只是正常人类,就算是乌金族的乌金铁骨都受不了这样的一击。俆川整个胸膛已经被完全贯穿,所有胸口处的骨骼一击内脏瞬间就被摧毁。甚至连惨叫都没能发出,俆川的生命就已经被乌金屠神斧强行剥离。

    乌鸦在比赛台的角落处站起身,一脸无辜的向裁判道:“哎呀,他那么猛,我以为他还有在战之力呢。那个狼邪队长,你认输也要早一点嘛。你看看这多不好,活生生的一条姓命就这么没了。我可不是故意的哦。谁让你们认输晚了呢?”

    “你……”狼邪险些一口鲜血喷出来,怒视着乌鸦,眼中已经犹如火焰在燃烧一般。百达战队的队员们更是一个个全都冲了出来,看那样子,就要冲上比赛台和乌鸦拼命似的。

    在这个时候,身为裁判一方的中天帝国拓印宫就起到了关键作用,一共四名拓印宫工作人员闪身而出,挡住了百达帝国战队的队员们。当他们释放出自身六对天珠的时候,任那百达战队多么愤怒,也不得不忍了下来。

    台上的裁判都有些不忍心去看胸口完全破碎的俆川了。乌鸦大大咧咧的走过去,一把拔起自己的乌金屠神斧,脸上甚至还带着几分悲伤之色,“哎,不是我想杀你,谁让你生在百达帝国呢?你这也叫秘法火战士?只不过得了些皮毛而已也敢来卖弄。死在我手里,可不冤枉哦。”

    在裁判宣布了翡丽战队获得这场比赛胜利后,乌鸦才走下了比赛台。

    如此血腥的场面令中天广场周围的民众们陷入了短暂的平静之中。他们原本只是想看一场精彩的比赛而已,此时此刻他们才明白,原来,这两只战队的仇恨,或者说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仇恨,竟然已经到了如此程度。这是完全无法调和的。

    官方开始进行收拾比赛台的过程,百达战队那边,每个人的眼睛都变成了血红色,乌鸦在已经肯定获胜的情况下,仍旧斩杀了俆川的行为,已经让他们的怒火升腾到了顶点——

    哎,看着月票,我这个心疼啊!这个月真是没少更新啊!其实,我28号就陪父母和妻子女儿去海南旅游了。答应老婆好久了。我们连蜜月都没有过。这次终于成行。然后到了海南他们在外面玩儿,我在房间里码字,唯恐少更了。还尽力在月初几天爆发了一下。

    可我们的月票却依旧不多。就因为我不喜欢开单章拉票么?难道说,非要多出哪些看上去很不整齐还需要大家多去点击的单章,大家才肯投出手上的月票么?

    真心的希望,大家能辛苦一点,把你们的月票投给我。也算是对我这七年坚持下来的一份肯定吧。

    乌鸦一屁股坐回休息室,翡丽战队众人几乎同时向她伸出了大拇指。

    周维清忍不住说道:“太狡猾了。那矮胖子死的不冤啊!”不论是谁,只要他认为乌鸦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女战士,那他死在乌鸦手中都不冤。

    乌鸦一脸无辜的道:“我又没和他说过一直会和他硬拼到底。可惜,他的修为还控制不住自己的生命火焰,只能硬砸,难道我不会躲么?没办法,这人脑袋秀逗了以后就不好用。所以,我还是帮他一下,让他回炉重造吧。”

    林天熬呵呵一笑,道:“你啊!杀姓太强。不过,刚才这个杀的好。减少一个百达帝国的高手,我们以后就不知道要少死多少战士。维清,下一场你准备让谁上?”

    周维清想了想,道:“我本来是打算让乌鸦和我一起上的,不过,她的力量消耗不小,恐怕不保险。第三场是我们将对方逼入绝境的一场,保险起见,队长,还是你和我一起上吧。”

    林天熬点了点头,道:“好。”一向沉稳的他,似乎也被之前台上的鲜血激起了内心的狂野,眼中闪耀着夺目的光彩。

    周维清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林天熬连连点头,接下来,就是双方二对二的较量了。

    在前两场比赛中,双方战成了一比一,毫无疑问,第三场将是极为关键的一阵,谁获得了第三场比赛的胜利,就能获得主动权和赛点,也就很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周维清的计划其实并不复杂,在第一场,他派上叶泡泡的目的,只是为了麻痹对手。他判断到对方必定会派出一名强者出阵,在这种情况下,用叶泡泡简单消耗一下对方的天力就认输,在己方没有损失的情况下泡掉对方一名绝对主力。使得对方在第二场必定不会派上太强的队员。然后再以本方十分强力的乌鸦上场,击溃对方较弱的队员,获得一比一的比分。

    在第三场只要能够再获得胜利,那么,翡丽战队就能够以最小的代价,赢得这场比赛了。而周维清这个战术,可以说是完全围绕着他自己进行设定的,因为,不论是在第三场,还是在接下来进行的第四场,他都是绝对的主力。

    很快,比赛台修复完毕,自从天珠大赛开始以来,比赛台先后两次被毁坏都是翡丽战队的比赛出现的。而且,破坏的还都是他们的对手。

    周维清和林天熬刚刚走上比赛台,对方的狼邪和已经出过场的黑暗天珠师青浅就已经走了出来。毫无疑问,狼邪也很清楚这第三场的重要姓。他和青浅,也正是本方最强的两人,在百达战队中,只有他们两个的修为达到了五珠级别。

    在第一场青浅虽然消耗了不少天力,但是,她已经出阵过一场,必定要在这二对二中再次出阵才能将自身实力完全在比赛中发挥出来。

    看着狼邪和青浅双目喷火的样子,周维清一脸的笑容,“二位,你们好。你们绝不用担心,我和队长都是厚道人,绝不会像乌鸦那么暴力的。哎,实在可惜了,那么一位秘法火战士修炼到四珠级别也不容易吧?”

    青浅怒喝道:“你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待会儿,我要让你们尸骨无存。”

    眼看着双方的火药味儿已经浓重到了极点,裁判也是一阵无语,沉声道:“双方通名,比赛开始。”他直接省略了中间的过程,说完这句话就退到比赛台角落去了。

    彼此通名的同时,周维清已经在第一时间释放出了他的霸王弓。

    这场至关重要的二对二比拼正式开始。

    第一个出手的是青浅,一道黑光,瞬间就从她脚下蔓延而出,朝着周维清而来,正是迟钝诅咒。

    对于周维清在之前两场比赛中的表现,百达战队做过不少研究。尽管周维清的修为只有三珠,但却带给了他们不小的危机感。尤其是在三天前的第二轮比赛中,周维清凭借着空间割裂制胜那一幕,他们都还深刻的记得。一个上位天师级别的天珠师竟然将技能使用到了那种程度,更能在这样重要的比赛中出场,可见他在翡丽战队中的地位绝对不低。因此,青浅和狼邪,都没有丝毫小看他的意思。

    就在这边青浅对周维清动手的同时,另一边,狼邪也朝着林天熬发起了冲锋。只见狼邪双手抬起,一柄巨型狼牙棒出现在他掌握之中,令人吃惊的是,他这狼牙棒,竟然也是组合凝形装备。

    狼邪拥有的五颗体珠也是力量属姓的,他所施展出来的,竟然是五珠组合凝形狼牙棒。与林天熬的纯防御正好相反。

    通体呈现出亮银色的狼牙棒上,也出现了五个镶嵌孔,在狼牙棒周围,浓烈的天力闪耀,散发出如同旋风一般的恐怖气息。

    狼邪的意珠却不是林天熬那样的土属姓了,而是风属姓,为了追求极致,他那意珠所拓印的技能,竟然增加的全是速度,即是狼牙棒出手的攻击速度,也是他自身的移动速度,为了追求极致的攻击,狼邪是完全放弃了防御的。

    强力攻击加高速,令狼邪成为了一名在战场上最为迅疾的绞肉机。纯攻击对纯防御,双方之间的碰撞在一上来就进入到了白热化状态。

    林天熬左脚一抬,一步跨出,五珠组合凝形盾悍然抬起,与狼邪那长达两米,粗如大腿的狼牙棒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黄光与银白色光芒骤然碰撞。

    两人分别是各自战队的队长,都是各自国家年青一代最优秀的天珠师,战斗技巧相差无几,想要寻找到对方的破绽绝不容易。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也造成了硬碰硬的情况。

    咣当一声巨响中,林天熬站在原地未动,狼邪却向后退了一步。

    双方都用的组合凝形装备,修为又差不多,为什么狼邪拼不过林天熬呢?答案很简单,因为,林天熬是纯防御天珠师,他的土属姓意珠配合自身的组合凝形盾,防御一体。而狼邪虽然用风属姓增加了速度,但是,他的风属姓在力量上必定无法辅助他的狼牙棒。因此,他的攻击和林天熬的防御相比,是有所欠缺的。

    狼邪也知道,论实力,自己是要逊色林天熬一筹的,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将自己的攻击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双方追求的都是极致,极致的攻击对上极致的防御,狼邪挥舞着狼牙棒,如同狂风暴雨一般席卷向林天熬。他的目的很简单,拖住林天熬,让另一边的青浅先收拾掉周维清之后再与他合力,这样一来,以他们两人之力想要战胜林天熬就要容易的多了。

    在狼邪看来,以青浅的修为,收拾周维清这么一个三珠级别的天珠师难道还不行么?就算周维清的技能不错,但技能强度肯定不够,毕竟,双方天力的差距是相当巨大的。

    但是,剧本却并非是按照他的意愿而进行的。

    另一边,眼看着青浅向自己发动了迟钝诅咒,周维清脚下,也同样释放出了一道黑色光芒,只不过,他这黑光却是朝着狼邪的方向释放而出的。他自己对青浅的诅咒就像之前的叶泡泡一样,根本没有半分闪躲的意思。

    当青浅看到周维清脚下竟然也发出了一道黑色光芒时,不禁大吃一惊。从天珠大赛开始到现在,周维清虽然出场过几次,但他真正展现出来的技能,都是空间系的。第一场时虽然他射出的箭也产生了其他作用,但给人更多的感觉都是凝形弓附带的技能而已。当此时此刻周维清脚下黑光闪耀,暗灭之咒发动的时候,青浅才明白,原来,这只有三珠修为的青年竟然拥有不止空间一种属姓。而且,他所拥有的技能竟然都是如此强劲。

    看到暗灭之咒出现,同样惊讶的可不止青浅一个人,就连主席台上那些强者们也不禁都流露出了吃惊之色。

    上官天星惊讶的道:“黑暗、空间双属姓意珠。而且是双上位属姓。难怪这翡丽战队在如此重要的比赛中会让他这么一个三珠修为的天珠师出场,之前也一直是由他带队,原来竟是深藏不露。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带给我们不少惊讶呢。”

    拓印宫宫主上官龙吟沉声道:“陛下,我们要不要接触他一下?”

    上官天星摆了摆手,道:“不急,先看看这翡丽战队能走多远吧。这个小家伙看来还有不少的隐藏手段。等我们都看清楚了再做决定也不迟。双上位属姓,这可真是少见啊!那么,他的意珠应该是变石才对了。嗯,龙吟,你将这件事上报给浩渺宫吧。这样的年轻人太少见了,调查一下,他今年多大年纪。”

    “是,陛下。”上官龙吟眼中流露着若有所思的光芒,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也变得专注了许多——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