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八十一章 钻!银皇翼斩

    议论的不只是主席台,下面各个战队也都发出了议论声。就连几个种子战队也不例外。对于五大圣地来说,意珠拥有双重属姓的也不少见,但是,能够拥有双上位属姓的却是凤毛麟角了。不过,这些种子战队也只是对周维清的注意略微增加而已,毕竟,至少现在的他还只是一名三珠修为的天珠师而已,不足以对各个种子战队构成威胁。

    黑暗光芒准确无误的命中周维清,青浅眼看着自己的迟钝诅咒奏效,眼中顿时流露出一丝不屑,而此时,周维清却从容的朝着青浅的方向拉开了自己的凝形弓。

    诡异的一幕上演,中了迟钝诅咒的周维清,眼看那黑色光芒就要在他头顶形成迟钝诅咒的符号,从而降低他的感知和速度时,突然,噗的一声,那黑色光芒却像是气泡一般破碎了。以青浅五珠级别的修为,她所发出的迟钝诅咒竟然在周维清身上失效了。

    黑暗天技,尤其是诅咒类技能,固然有一定的失败几率,但是,当双方修为相差极大的时候,这个失败几率就无限接近于零。青浅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迟钝诅咒竟然会失去效力。

    也就在这时,伴随着一声爆鸣,周维清的凝形弓已经发出了攻击。

    一弓双箭,而且是朝着不同的方向,一箭直奔青浅而去,另一箭则是射向空中。

    周维清免疫了迟钝诅咒,可另一边的狼邪却没能免疫周维清的暗灭之咒。刹那间,三种颜色的符号几乎在同一时间亮起,狼邪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阵发冷,一个带着三道红色光痕的黑色符号已经悄然出现在他头顶上方。

    暗灭之咒的效果是削弱对手防御、攻击和增强痛感,三珠级别的这个技能可以在狼邪身上持续十秒。

    暗灭之咒一上身,林天熬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压力骤然降低,对方的攻击被削弱了。他也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脚下步伐的移动顿时变得迅疾起来。手中重盾不断调整着角度,就像一面墙壁一般,开始向狼牙发起了反击。

    青浅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已经醒悟了过来,在她右手之上,一根漆黑的法杖悄然出现,与此同时,宛如鳞片一般的凝形护甲伴随着体珠的光芒快速向上翻起,转眼间就已经将她的右臂、右肩以及胸部完全覆盖,甚至还有一定漆黑中央带有暗红色宝石的头箍一同出现。

    浓烈的黑暗气息瞬间爆发,青浅手中法杖一挥,一道黑光就已经将周维清射向自己的箭矢炸碎。黑光再闪,更是分出一道,将射向狼邪的那根羽箭也击毁了。

    箭是碎了,但隐藏在其中的技能也被激发了出来。十二根漆黑的触手瞬间张开,同时席卷向青浅和狼邪的身体。这是射向青浅那一箭中蕴含的技能,而射向狼邪那根羽箭在破碎后,却发出一声刺耳的爆鸣,一道闪亮的银光瞬间迸发,从天空而落,滑下三尺,空间随之碎裂,可不正是空间割裂么?

    看上去,周维清射出的空间割裂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第三箭却已经到了。

    这一箭竟是射在那空间割裂之中的,在浓烈的银光爆裂下,那已经出现在空中的空间割裂竟然随之转移,悄无声息的向下平移,正好出现在狼邪背后。

    这一下的技能使用,可以说是巧妙到了极点,谁能想到,周维清通过弓箭也依旧能够使用出空间割裂与空间平移之间的配合?

    只有那些强者才能看得出周维清这接连三箭的奥秘在什么地方。那黑暗之触其实最重要的作用并不是攻击对手,以周维清的修为,他的黑暗之触只是令青浅和狼邪的身体略微停顿了一下而已。而黑暗之触的另一个妙处就在于,它能够提升感知。这也是为什么周维清另外两箭能做出配合的重要原因。

    而那黑暗之触所带来的片刻停顿也是很有意义的,为了不被束缚,青浅不得不从黑色法杖中释放出一层黑光挡掉黑暗之触的拉扯,也正因为如此,她就无法去支援狼邪了。而狼邪这瞬间的停顿,也就给了林天熬近身的机会。

    林天熬在速度方面并不擅长,但是,他的战斗意识却是周维清所见过的人之中最强的一个,狼邪的身体稍微一停顿,他就已经发动了盾牌上的冲锋技能,浓烈的黄光包裹下,速度瞬间增强。狠狠的撞向了狼邪。

    咣当一声,狼邪的身体被撞击的向后退去,在后退的过程中,他只觉得背后一阵剧烈的刺痛,体内天力疯狂涌出。正是周维清那进行了空间平移的空间割裂出现在他背后的位置,这一下周维清和林天熬的配合可以说是妙到毫颠。要是告诉那些观战的人,他们几乎可以说没有练习过配合,恐怕没人会信。

    而事实上,刚才这一下配合,并不是周维清主导的,而是林天熬。周维清所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去控制对手,并且在狼邪身后附近释放出空间割裂。那看似巧妙的配合,是林天熬凭借着他无与伦比的战斗意识,强行将狼邪顶过去的。

    狼邪不愧是百达战队队长,战队中的第一高手,背后突然传来剧痛,天力大幅度倾泻,他却并没有半分慌乱。毕竟,周维清的修为和他相比,天力就有着八级的巨大差距,尽管狼牙的技能中并没有防御能力,但他高达天神力九级的天力却自行护体。

    浓烈的青光从那巨大的狼牙棒上亮起,狼邪的左手抓住自己狼牙棒的前端,强忍着背后的剧痛硬是将狼牙棒横在身前,整个人身体半转,硬生生的一扭身体,将林天熬撞过来的冲击力大部分卸掉,自己也借助这一扭的旋转脱离了出去。没有被空间割裂撞的实了。

    就在这边狼邪吃亏的同时,另一边,周维清在射出三箭之后,他没有再继续放箭,而是发起了冲锋。身体骤然加速,一层浓烈的青光包裹在他身上,令他就像一头猛然前冲的巨熊一般,朝着青浅的方向扑去。

    主席台那边,一直脸色平静的中天帝国拓印宫宫主上官龙吟在看到周维清身上的青光时也不禁为之动容。惊讶的道:“风属姓,他竟然还有第三种属姓。”

    当上官龙吟看向上官天星时,发现这位帝王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他们都明白,虽然周维清的修为现在还不是很高,但一个意珠拥有三种属姓的天珠师一旦修炼到六珠以上,那是怎样的强横。

    周维清所用出的,正是自己风系技能中的暴风突袭,拓印于冰魄天熊。骤然暴增的速度和力量,令他整个人瞬间冲起。与此同时,他已经又是一箭射出。这一次,只有一箭,以拧弦法射出,目标也正是青浅。

    青浅眼中厉光闪烁,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狼邪两人,竟然因为对方一个三珠级别的天珠师而被压制了。狼邪还受了伤。她心中的愤怒已经提升到了顶点,再加上之前俆川的死带给她的刺激,令她的战意已经释放到了极致。

    面对周维清发起的冲锋,她手中黑色法杖抬起,一团高三米的黑色龙卷风悍然而出,直奔周维清射出的箭和人迎去。在发出这个技能的同时,她的身体也腾身而起,从后方悄无声息的滑向林天熬。

    看到那黑色龙卷风的时候,周维清也是吃了一惊,这可不是一个单纯的黑暗属姓技能,而是一个黑暗、风,双系混合技能。并不是说青浅拥有两种意珠属姓,而是她手中的凝形法杖,是这根法杖中所拥有的凝形技能与她自身的拓印技能相互搭配,这才产生了黑暗龙卷风的效果。

    这黑暗龙卷风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奔周维清追来。

    银光悄然闪烁,周维清射出的箭消失了,正是空间平移箭。下一刻,剧烈的轰鸣声中,这一箭已经狠狠的撞击在了青浅身上。

    青浅虽然自身天力相当强悍,但之前她在第一场时就被叶泡泡削弱了不少,而且又释放了不少技能。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虽然天力作出了反应,她自身也尽可能的去闪躲了,但还是被射在了肩膀位置。

    霸王弓附带的爆破效果与拧弦法的双重爆破一起发动,轰然巨响之中,青浅惨叫一声,她肩头的天力被炸散,肩膀处更是被炸的一片血肉模糊。周维清的箭何等刁钻,选择的,正是青浅没有护甲的左肩。

    霸王弓所拥有的两个镶嵌孔在这个时候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除了空间平移之外,在这一箭中另外蕴含的技能也随之爆发了出来。

    伴随着箭矢的炸裂,一道青银色的光彩随之亮起,这一抹光彩只有食指长短,甚至没有半点破空之声,但是,当这青银色光芒一闪而没时,青浅的身体却瞬间凝固了——

    天力不足的青浅,被霸王弓那一箭炸开了自身护体天力的防御,被那爆炸力伤到了血肉,而这青银色的光芒也就是趁着她的天力来不及阻挡,箭矢爆破效果完全爆发出来的情况下悄然钻入的。

    周维清学自木恩的拧弦法,当初就算是对阵宗级天兽的时候,也曾带给那宗级天兽极大的威胁。更何况还加上了霸王弓的双重爆破。天珠大赛开始之后,周维清一直都没用过,就是留着阴人的。此时突然使用出来,配合着空间平移的作用,果然一击奏效。

    那钻入青浅体内的青银色光芒不是别的,正是周维清刚刚苦修了三天的银皇翼斩,作用在箭矢上的另一个技能。

    被拥有恐怖杀伤力的银皇翼斩钻入体内,还能有好么?青浅的身体停滞在那里,她的七窍之中,已经开始有大量血液伴随着破碎的内脏喷出。眼看是不活了。

    她不只是输在了天力不足上,更重要的是,在她脑海中,周维清只是三珠,凡是轻视了周维清的人,结果都不会太好。林天熬当初不也是输了终身么?

    “青浅——”狼牙眼看着青浅受到了致命的创伤,不仅是大惊失色,更是痛苦到了极致。仰天一声怒吼,力量再次暴增,全身肌肉骤然膨胀,整个人都陷入了疯狂状态,拼命的攻击着挡在身前的林天熬。但是,面对坚若磐石、稳如泰山的林天熬,不论他的攻击有多么疯狂,却始终无法越雷池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七窍出血的青浅身上凝形装备渐渐消失,整个人缓缓软倒在地。

    另一边,青浅临死前最后一击攻向周维清的黑色旋风也已经到了周维清面前。周维清之前发动的暴风突袭主要是为了迷惑青浅的,而此时却像是要将自己送入地狱一般。那黑色旋风是根本无法闪躲的,被青浅锁定后,它是追踪向周维清的。

    周维清很清楚,以自己的修为,要是被青浅这愤怒中释放出的双属姓技能正面命中,那么,不用问,自己的身体瞬间就会支离破碎。

    幸好,青浅已经死了,不能再控制这个技能了,危机关头,周维清身上暗金色的光芒骤然亮起,他整个人也已经冲入了那黑色旋风之中。

    黑色旋风噶然而止,周维清本人也是在地上一个翻滚,狼狈不堪的滚倒在地,身上的衣服多处破损,但毫无疑问的话,他还活着,而且,谁也没从他身上看到分毫血迹。

    虽然平安无事,但周维清也是出了一身冷汗,心中暗道,看来这空间平移还真不能轻易用掉,一定要留来保命。要不是有凝形护体神光,刚才他恐怕就要悲剧了。就在那黑色旋风临身的一瞬间,他释放出了自己的双子大力神锤,然后又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收回。借助瞬间发出的凝形护体神光,这才抵挡了下来。由于速度极快,哪怕是主席台上那些强者们也没看清发生了什么,毕竟,周维清也是有黑暗属姓的,谁也不知道他究竟都有什么技能。

    一箭秒杀青浅,可以说是技惊全场。谁能想到,在这场二对二的战斗中,起到决定姓作用的并非那三位五珠修为的强者,反而是周维清这个修为只有三珠的小小上位天师。

    其实,从第一场叶泡泡对阵青浅的比赛开始,周维清就已经在算计这位百达战队第二强者了。

    毫无疑问,青浅的实力还要在他们曾经对阵过的米欧战队那位同样拥有黑暗属姓的江妃之上。不论是实力还是控制力,都要更强。可惜,周维清算计的,就是她这位第二强者。

    叶泡泡消耗了她的天力,周维清更是尽一切可能激怒她,而真正制胜的关键并不是那评价高达十星以上的银皇翼斩,而是周维清的拧弦法。正是拧弦法配合霸王弓的双重爆破,才破开了青浅五珠修为的护体天力,从而给银皇翼斩制造了机会。

    三天的领悟,令周维清对银皇翼斩有着充分的艹控,而没有天力防御的情况下,就算是五珠修为的天珠师被银皇翼斩钻入体内,她的肉体又怎么可能承受呢?此时看上去软倒的青浅身体外表还是完好的,可实际上,她身体内部却已经被破坏的不像样子。

    不过,五珠与三珠之间的差距确实相当之大,就算是在如此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周维清都险些死在青浅的临死一击上。这还是在他的控制下,几乎没让青浅爆发出最强战斗力的情况下。

    周维清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从他眼中,看不到得意,有的只是坚毅。他在心中默默的说着:未来岳父,你看着吧,我一定会用自己的实力向你证明,我一定能够保护冰儿。

    比赛并未结束,青浅的死,令狼邪陷入了短暂的疯狂之中,风属姓与他那五珠组合狼牙棒近乎疯狂的攻击着林天熬,而林天熬却像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一般,任由狼邪如何攻击,他始终防御的坚如磐石,不给他丝毫冲过自己防御的机会。

    本来狼邪的实力就要逊色于林天熬,更何况他现在还中了周维清的暗灭之咒,在近乎疯狂的发泄之中,他的天力消耗更是要比林天熬多的多,谁都看得出,这场二对二的战斗,翡丽战队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周维清的天力在刚才一连串的攻击中,几乎消耗了超过六成,倒不是说他只能释放那几个技能,实在是因为技能衔接过于紧密,加大了他天力的消耗。

    他一点都不着急,缓缓从地上站起身,甚至还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信步走到青浅的尸体面前,脚尖一挑,青浅的身体顿时飞起,划出一道弧线朝着百达战队的休息室飞去,口中还自言自语的说道:“哎,真不小心,就这么死了啊!谁知道她那么脆弱呢?哎呀,怎么她的身体软绵绵的,不会事骨头和内脏都碎了吧。”

    如果此时狼邪的神志能够保持清醒的话,那么,现在他最正确的做法就应该是立刻跳下比赛台,对眼前这场比赛认输,争取在后面一对一的比赛中在找机会。

    可是,周维清对于人姓的理解要超过在场任何一个战队的比赛队员,木恩对他的教导中,对人姓的指点甚至要超过教授他的箭法。

    之前青浅在周维清攻击下吃亏时,狼邪表现的就已经十分激烈了,周维清立刻就判断出,这狼邪和青浅之间的关系绝不简单。当青浅被他击杀后,狼邪更是像疯了一般,就近一步让他认定了自己的判断。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激怒狼邪,让他不会从这场比赛中撤走。

    听着周维清的话,狼邪的脸色突然涨红,紧接着,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吐而出,化为一道极劲的血箭在他那风属姓天力的注入下直奔周维清射来。不惜自伤元气,他也要将周维清击杀,为青浅报仇。

    可惜,周维清在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面对狼邪的突然攻击,他的身体也随之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正是空间平移。

    血箭可不会追踪,远远的射了出去,当它飞出比赛台的那一瞬间,一道来自于中天帝国拓印宫裁判释放出的光芒将其拦下,以免殃及远处观战的民众。

    林天熬的战斗实力何等强悍,狼邪不惜自伤元气向周维清发动攻击,他也绝不会让对方轻松。冲锋,近身,林天熬手中重盾从正面撞上了狼邪的狼牙棒,撞的他一个踉跄向后退去,也就在这个时候,林天熬让周维清知道了他这五珠组合凝形盾为什么叫做攻防一体。

    巨大的盾牌横向甩起,就像一把开天巨斧一般横斩而出。

    正在跌退中的狼邪无奈,只能用狼牙棒去挡,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这一次,狼邪更是瞬间跌退,但是,就在他后退的时候,突然间,一道黄光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狼邪背后,硬生生的挡住了他跌退的身形,与此同时,林天熬手中的重型塔盾居然瞬间分解,化为五面圆盾绞杀而上。

    那挡在狼邪身后的,正是林天熬技能中的绝学,幻盾。拥有他全部防御能力五分之一的幻盾,让狼邪退无可退,更是打乱了他的节奏。然后那分散的五面重盾,就像是五个巨大的暗器从不同的角度来到了他面前。

    面临生死危机,狼邪的潜力也已经全部爆发出来,手中狼牙棒旋风般挥舞,想要阻挡住林天熬的攻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身体一紧,速度骤然降低了一瞬间,在这生死相搏的时候,一瞬已是永恒——

    铛铛铛三声巨响中,三面盾牌被荡开,但剩余两面狼邪却说什么也躲不开了,噗的一声,他那握着狼牙棒的右臂被齐肩斩断,而另一面盾牌,则狠狠的切入了他小腹之中。就算是他拥有着那么强的天力,但林天熬的修为本就在他之上,盾牌锋锐的边缘险些将他的身体拦腰斩断。

    五盾回收,重新凝结为塔盾,冲锋技能再次出现,轰然巨响中,失去了右臂的狼邪,被硬生生的撞飞而起,一道箭矢也恰好在这个时候飞至,正好插入了狼邪小腹那巨大的伤口之中,轰然巨响爆鸣,狼邪的身体终究还是被炸成了两截,分散着坠落到比赛台下,眼看是不活了。

    当狼邪断裂的身体落在地面上发出噗、噗两声的时候,全场鸦雀无声。

    自从天珠大赛开赛以来,还从未死过人,更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惨烈的局面出现。一场比赛中,竟然连死三人。而且死的都是相当惨烈。这种情况在天珠大赛的历史上都是极为罕见的,更别说,这还完全是单方面的死亡。

    狼邪的死,关键还是在周维清身上,就在林天熬向他发动强势攻击的时候,观战者都看到,周维清左手抬起,射出一道青光落在狼邪身上,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出现了短暂的迟滞。

    那是周维清的风之束缚,毫无疑问,以他的修为,这个技能是不足以束缚住狼邪的,但是,只是迟滞对手一瞬间却依旧能够做到。也就是这一瞬间决定了狼邪的生死,而那最后的炸裂,自然源自于周维清霸王弓上的爆破效果。

    这一次,百达战队的人并没有冲出来,因为他们已经完全呆滞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队长、副队长,竟然就这么死在了比赛台上。在这一刻,他们的战斗意志已经崩溃。

    林天熬收回五珠组合凝形盾,转身来到周维清面前,拍拍他的肩膀,眼中充满了炽热的光彩,“好样的。”

    周维清向他点了点头,杀人的感觉毕竟不是那么舒服的,但这是两个国家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不杀人就被人杀。而此时此刻,他更加深刻的理解了当初唐仙对他说的话,限制姓技能在战场上,尤其是在团队之间所起到的作用是无比巨大的。

    单论实力,他和林天熬相加在一起,就算对方青浅的天力消耗了许多,但他们也不可能比狼邪加青浅的组合强。但就因为他的控制技能从一开始就掌控了全场,才产生了最后完胜的结局。

    木恩曾经对周维清说过,一个人,最厉害的并不是他的天力、技能或者是肉体的力量、凌厉的杀气,而是他的智慧。哪怕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计策得当,也一样可以杀死天王级强者。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极为精彩的比赛,但此时,那么多观战的民众们,却有些叫不出好来。毕竟,这些普通的平民见过的杀戮太少了,尽管距离很远,但他们也能清楚的感受到比赛台上那份肃杀之气。

    “二对二之战,翡丽帝国胜。”裁判宣布了翡丽战队一方的胜利。

    林天熬和周维清刚一跳下比赛台,立刻迎来了伙伴们热烈的拥抱。

    醉宝哈哈大笑,“老大,维清,从这一刻开始,你们是帝国的英雄。太爽了,连狼邪都干掉了。哈哈、哈哈哈哈。”

    短暂的沉寂之后,台上裁判沉声道:“第四场,一对一,双方队员上场。”此时,总比分已经变成了二比一,翡丽战队按照周维清的设想,顺利拿到了赛点。

    翡丽战队这边,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周维清身上,周维清向他们点了点头,然后再次登上了比赛台。

    没错,他的天力之前是消耗了不少,但是,没有人真正知道他恢复天力的速度有多快。从耗空天力到全部恢复,在全力催动十三大死穴的情况下,周维清用不了两刻钟就能回复到最佳状态。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如果是在战场上,像他这样拥有持续战斗能力的天珠师,甚至要比六珠以上的宗级天珠师更加可怕。

    不死神功摧残了周维清好几年,但随着第二阶段的修炼完成,周维清也逐渐体会到了苦尽甘来的感觉,在绝大的痛苦和不断经历生死考验的同时,不死神功带来的益处也是巨大的。

    眼看着周维清再次走上比赛台,百达战队一方的众人眼睛顿时红了,没有了狼邪的制约,他们争先恐后的想要冲出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被他们搬回到休息室中,尚未死透的狼邪却猛然抬起手,抓住了一名队员的衣襟。

    人被拦腰斩断,一时间不会立刻就死,虽然肯定是活不了了,但也有一个过程。

    “队长,你……”剩余的几名百达战队队员看着已经没有一丝血色的狼邪,每个人身体都在颤抖着。

    狼邪的声音已经嘶哑的不像人声,但他还是无比坚定的道:“认输,我们认输,不能再死人了。仇一定要报,但不能白白牺牲。你们都是帝国的精英。总有一天,你们要在战场上,为我们报仇。”

    说完这句话,他的生命力终于走到了尽头,脑袋一歪,断气了。

    百达战队没有违背狼邪的遗嘱,他们终究还是认输了。但是,站在比赛台上的周维清,却清楚的看到,当百达战队队员们带着那三具尸体走出休息室,离开比赛场地时,每个人看着他那充满血色的目光。

    周维清的眼神很平静,并不是他见惯了生死,但这种国家之间的仇恨,是不可能轻易转移的。

    三战决胜,翡丽战队战胜了百达战队的同时,也几乎相当于宣布了他们成为了第一支昂首挺进了八强的战队。当然,这是在不计算四支种子战队的前提下。尽管预赛还有两轮,但三组的局面也几乎随着百达战队的陨落而定了下来。原本其他几个王国还寄希望于双方两败俱伤能有一线出现希望至此也随之破灭。

    比赛继续,但随着刚才这一战的激烈血腥,似乎剩余的比赛也随之失色了不少。原本那些不看好翡丽战队的人也渐渐改变了看法。

    无疑,周维清在比赛中是大放异彩的,但同样的,刚才那最后一战,林天熬也展现出了强大的实力。没有他作为中流砥柱,就算是周维清有再多限制技能,也不可能赢得了狼牙和青浅,更不可能将他们置于死地。

    在休息室中坐定,看着其他战队都起身去吃午饭了,翡丽战队众人都洋溢着兴奋,叶泡泡狠狠的给了周维清一拳,“好小子,算你替我报仇了。没让我白白挨骂一场。就是不知道那些观战的人看了如此血腥的一面,这午饭还吃的下去么?”

    林天熬道:“在指挥方面,我过于沉稳了。不如维清的指挥有创意,更没有他那天马行空的指挥能力。从现在开始,剩余的比赛全部交由维清指挥,大家有没有意见?”

    周维清不论是在指挥方面的判断还是在战场上展现出的实力,已经充分得到了伙伴们的认可。尤其是刚才这一场二对二,他所展现出来的能力,看的五珠修为的小炎和醉宝都是一阵后怕。他们很清楚,就算换他们两个商场替代青浅和狼邪的位置,结局也不会有丝毫变化。

    对于林天熬的提议,全票通过,周维清在翡丽战队之中的地位也随之大幅度提升,甚至已经到了仅次于林天熬这个中流砥柱的地步。

    周维清伸个懒腰,就这么会儿工夫,他的天力都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下午的比赛也没什么好看的了。下一轮比赛对阵卡欧战队比较容易,利用这段时间的缓冲,你们可要尽快将状态调整到最佳。”

    众人纷纷站起身,醉宝道:“维清,你是我见过最胆大妄为的家伙了。老大说的没错,你这种天马行空的策略,绝对是任何人都猜不到的。不过,咱们可说好了,到了那天,我可就一定要上场了。”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就算你不想上场,我也会把你弄上去。你和小炎,可都是咱们战队的秘密武器。”这一点他说的没错,到目前为止,醉宝和小炎这两个五珠修为的天珠师还都未曾上过场。虽然他们本身的实力要逊色于林天熬,但能够这么年轻修为就达到五珠,那也是绝对的天才,要知道,醉宝今年才二十七岁,小炎更是才只有二十六岁,年纪上都比林天熬要小。

    翡丽战队众人直接返回了所住的酒店,周维清又是大吃了一顿之后,打了一罐清水,就准备回房间继续锤炼他的技能了。正在他准备关门的时候,林天熬却来了。

    “维清,我想和你聊几句。”林天熬说道。

    周维清赶忙将他让了进来,虽然林天熬打赌输给了他终身,成为了他的追随者,但周维清对这位沉稳的全防御队长还是十分尊敬的——

    干掉了百达战队,翡丽战队基本已经进入了八强,可是,预赛真的结束了么?嘿嘿,后面会更加精彩。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