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八十四章 力拼丹顿

    当林天熬上台,并表示翡丽战队将与丹顿战队决一胜负的时候,最为惊讶的就要数丹顿战队中的一众队员了。他们谁都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时间都有些措手不及。

    按照大赛规定,当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任何战队的队员都必须在第一时间走出休息室并且不得更换,以确保大赛的公平姓,他们现在想换人也已经做不到了。

    坐在丹顿战队休息室主位上的那名少女疑惑的道:“这翡丽战队想干什么?”

    在她身边的一名青年沉声道:“不过是蚍蜉撼石柱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或许,他们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少女摇了摇头,道:“不,没那么简单。如果是你,你会做这种无谓的事情么?蓝枫的实力在我们正选五人中只能排到第四位,而对方这个林天熬在对阵百达战队时展现的实力你也看到了。这场情况有些不妙。下一场,你上吧,只要前两场我们拿下一场,他们就没有任何机会。想要依靠那两个有点特殊本领的三珠天珠师赢我们是不可能的。”

    “队长,不过是翡丽战队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吧?”那青年疑惑的道。

    少女冷哼一声,“小心驶得万年船,按我说的做。”

    此时,广场外围的民众们也已经得知了翡丽战队将挑战丹顿战队的情况,一时间顿时是一片哗然,不知道多少人后悔没有去压翡丽战队会发起挑战了。

    比赛台上,双方通名之后,比赛已经正式开始。代表丹顿战队出场的蓝枫,或许是被翡丽战队敢于挑战丹顿战队激怒了,一上来就发起了抢攻。他也没有释放任何凝形装备,身形一闪,向前滑出一步,一掌就向林天熬当胸拍来。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掌,却显现出了身为种子战队队员的实力。没有使用任何凝形装备和拓印技能,就令这蓝枫能够在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第一时间发起进攻,没有半分的迟滞,速度之快,几乎是裁判那一句比赛开始四个字话音才落,他的手掌就已经到了林天熬面前。

    而且,蓝枫的手掌在一瞬间就变成了白色。

    天力修炼到天神力境界,已经可以进行天力外放了,而这蓝枫却并未如此,反而是将天力内蕴于手掌之中,没有丝毫泄露出来。毫无疑问,这样能够令他这一掌的威力尽可能发挥出来。同时也完全可以逼迫着林天熬也没时间发动凝形、拓印能力,只能与他硬碰硬。

    林天熬确实是在对方这一掌命中自己之前没时间释放任何技能,但是,他的反应也超出了蓝枫的意料。

    没有抬手去格挡,林天熬反而是挺起了自己的胸膛,与此同时,他的右掌也拍了出去,直奔蓝枫的头部而去。

    林天熬比蓝枫在身高上要高出一个头,同样是攻击,而且林天熬的出手要慢了一点,双方的最短距离攻击到对方的位置却截然不同。

    无疑,蓝枫将先攻击到林天熬,从利益上来说,应该是他占优的。但是,他所能命中的,只是林天熬的胸口,胸口有厚实的肌肉和坚硬的胸骨保护。而林天熬那一巴掌,可是直接拍向他头部的。一旦头部被攻击,先不说会否被一下拍死,至少也是头晕目眩,接下来的战斗还怎么打?

    林天熬这一下围魏救赵,后发制人,可以说是将他的实战经验完全展现了出来。

    那蓝枫不愧是丹顿战队队员,反应也是奇快无比,眼看着林天熬也是一掌拍向自己,瞬间就判断出了自己占不了便宜。不退反进,身体向前一冲,同时下蹲,原本劈向林天熬胸口的手掌,就改为轰击他的小腹,去势不变。

    林天熬的动作更加简洁,在蓝枫变招的一瞬间,他的右膝就已经抬了起来,正好撞击在蓝枫劈向自己的手掌上,与此同时,双拳同时下砸蓝枫背脊。

    砰的一下,膝盖与手掌碰撞在一起,尽管蓝枫已经蓄力已久,但他却硬是不敢发力太多,否则的话,只要耽误一瞬间的工夫,林天熬那一双重拳就要砸到他背脊上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在拍中林天熬膝盖的同时,身体侧翻而出。闪过林天熬的重拳。两人也随之拉开了距离。

    尽管这一连串的较量只是在极短时间内完成的,但是,他们之间的比拼已经引起了下面一片喝彩声。

    与之前几轮的所有比赛相比,刚才这一连串的交手都要精彩的多。

    蓝枫主动发起攻势,不让林天熬有释放凝形装备的机会,而林天熬也凭借自身实力硬是抵挡了下来,双方谁也没占到便宜,但从战术上来看,蓝枫终究没能阻止林天熬释放凝形装备,是他输了半筹。

    在真正的战场上,其实天珠师是不可能经常全力以赴施展凝形、拓印能力的。因为这样将大幅度消耗他们的天力。而仅凭天力战斗,消耗上就要小得多。因此,刚才这短暂的碰撞已经充分展现了他们强横的实战能力。

    林天熬没有追击,浓烈的黄色光芒涌动,五珠组合凝形盾释放而出。蓝枫也没有再继续攻击,同样是光芒闪耀,他也释放出了自己的凝形装备。

    五颗绿色的龙石翡翠体珠闪耀着夺目的光彩,蓝枫的凝形装备主要体现在双腿之上,双腿被青色铠甲所覆盖,同时覆盖的,还有他的右臂和右手,右手之中,握着一柄同色短剑。当他这一身凝形装备出现的时候,台下翡丽战队休息室内,众人脸色都是一变。

    毫无疑问,这蓝枫擅长的是速度,而以防御著称的林天熬,最不擅长的也就是速度了。

    周维清的战术安排没有任何问题,在这第一场,确实抓了对方一个实力较弱的队员。但他却不可能猜到,对方的能力是比较克制林天熬的敏捷。

    感受着伙伴们投向自己的目光,周维清沉声道:“看下去,我们要相信队长。他一定能够战胜对手的。”

    眼看着对方释放出凝形装备,林天熬立刻作出了反应,他飞速后退,竟然快速的退到了比赛台一个角落之中。

    天珠大赛的比拼必须要在比赛台上,如果谁落下了比赛台,那也就输了。林天熬这么做可以说是极为聪明的,至少,他避免了自己背后被攻击,两侧的防御压力也会相对降低一些。

    当然,并不是说蓝枫就不能凭借速度从他背后发动攻击了,但那样一来,他被林天熬震下比赛台的可能姓就要大得多。林天熬充分利用了比赛台的特点,尽可能让自己的劣势被削减。

    就在这时候,蓝枫动了,几乎只是看他身体微微一晃,下一刻,二十余码的距离就已在身后。手中短剑闪电般划出,速度之快,给人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

    蓝枫这一剑并非是攻击林天熬的,而是划向他脚下的地面,林天熬站在比赛台的角落处,总要有落脚之处,这一剑下去,他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个角落划开。失去了立足之地,林天熬还怎么防御?

    铛的一声脆响,蓝枫手中的短剑确实划入地面了,以他的修为,自然也应该切的开那金刚岩。但是,他的短剑却被阻住了,不是被金刚岩阻止,而是林天熬的重盾。

    五珠组合凝形盾悍然入地,硬是挡住了蓝枫的攻击,蓝枫手中短剑上撩,在重盾上带起一连串的火星,他整个人也像是一朵烟云一般,在那一瞬间就刺出了近百剑,无不从刁钻角度而出,他的身体更像是鬼魂一般漂移不定,寻找着林天熬的破绽。

    在这个时候,林天熬强悍的防御能力就展现了出来,面对如此迅疾的攻击,他没有半分惊慌,手中重盾总是在最小幅度的律动着,但却总能刚好挡住对手的攻击。就算蓝枫有的攻击能够从重盾边缘处刺过来,但因为有重盾的阻隔,他的身体无法靠近,所以,他的短剑也始终无法刺到林天熬身上。

    蓝枫不愧有着圣地背景,他这一连串的攻击极其犀利,连林天熬这样的全防御型天珠师都不得不打起精神全面应对。而那蓝枫的攻击却像是不耗费天力一般,如同水银泻地、无孔不入,持续的攻击更是幅度越来越大,有几次,他都险些从侧面绕过林天熬的重盾。

    双方的天力都在快速的消耗着,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看到,不论是林天熬还是蓝枫,他们的眼神都是无比坚毅,攻防之间,强度没有半分降低。

    丹顿帝国休息室中,坐在主位的少女微微颔首,道:“这个林天熬确实是个人物,组合凝形盾这种完全被动的作战方式在他手中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只是不知道他这组合盾牌还能否继续修炼下去。要是一直持续到九珠依旧能够持续组合下去的话,那么,他的防御才是真的恐怖了。”——

    “队长,你看蓝枫能赢他么?进攻付出的天力总要比防御多一些,不过,他支持着那组合凝形盾消耗也不小。”

    少女道:“蓝枫做得很好,直到现在,他都没有使用任何一个拓印技能,只是单纯的凭借自己绝对优势的速度寻找对方破绽。这林天熬的重盾不是他能够攻破的,哪怕使用拓印技能也是一样。而眼前这样消耗下去,很难说他们谁的天力先消耗殆尽。如果蓝枫先支持不住了,那么,他就输了。如果那林天熬无法维持盾牌,情况就反之。当然,这是持续消耗下去的情况。依我看,他们双方都不会喜欢这种听天由命的感觉,最后时刻,他们一定都会尽力争胜,就看谁更能沉得住气了。”

    就在这位丹顿战队队长进行冷静分析的时候,比赛台上的情况突然出现了变化。

    此时,虽然双方战斗时间并不算太长,但因为蓝枫的攻击强度极高,他们彼此天力消耗的速度都是十分惊人的。正像那丹顿战队女队长所说,谁都不希望将命运掌握在老天手中,在这个时候,似乎是林天熬先按捺不住了。

    手中重盾突然前推,林天熬作出了一个要冲锋似的动作,紧接着,他的右脚狠狠的跺在地面上,发出轰然一声巨响,整个比赛台都产生出一股剧烈的震荡波,令那蓝枫的身体迟滞了一下。

    林天熬手中重盾就借助这瞬间的工夫闪电般推出,重盾散开,化为五面圆盾,带着极劲的力量从五个方向同时扫向蓝枫。这五面圆盾几乎封死了他所有可以闪躲的路线。

    一丝不屑从蓝枫嘴角处流露出来,他心中暗想,终于忍不住了么?

    青色的气流化为旋风,从蓝枫脚下浮现,他处于旋风的中央,而那青风立刻就将震荡波阻挡在外,更是急速旋转着向外扩张,令林天熬攻击的五面盾牌迟滞了一下。下一刻,蓝枫已经身剑合一,化为一道流光,直奔林天熬本体冲去。他的速度发挥到极致,正好是在那被瞬间迟滞的五面盾牌缝隙中钻了过去。

    青光一闪,周维清十分熟悉的一个技能落在了林天熬身上,正是风之束缚,而这时候,蓝枫手中的短剑已经递到了林天熬胸前。

    赢了。这是蓝枫此时心中唯一的想法,林天熬忍不住抢先出手,就给了他机会,而他也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机会。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了林天熬的眼睛。他惊讶的发现,在已经不可能闪躲,而且也没有重盾防护的情况下,林天熬的眼神居然没有出现半分变化。

    不好。

    蓝枫虽然是纯敏天珠师,但在如此全力以赴攻击的情况下,他再想变招也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他只得咬牙加力,将自己全部的天力都灌注在这一击上。

    一道近乎透明的重盾骤然出现在林天熬与蓝枫之间,正是幻盾,显然,这个技能是早在林天熬五珠组合凝形盾出手的时候就已经释放出来了,至于他如何做到的延时,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仅如此,一层厚重的岩石甲胄已经覆盖在林天熬全身上下。

    噗的一声,幻盾在蓝枫的攻击下破碎,蓝枫手中短剑,继续前刺。而就在幻盾阻挡住蓝枫那一瞬间的工夫,林天熬的身体横移半尺,让过了胸口要害。

    噗的一声,蓝枫的短剑在他全面灌注天力的情况下,还是刺入了林天熬的肩膀,虽然被岩石化铠阻挡住了绝大部分攻击力,但这短剑还是插入了近乎一半。

    但是,令蓝枫想不到的是,当他的短剑插入林天熬身体的一瞬间,他只觉得手中短剑突然像是被浇铸了一般,死死的锁在林天熬肩膀的肌肉之中,而林天熬的一只大手也恰好在这个时候抓住了他的手腕。

    这所有的一切,完全都在林天熬的计算之中,甚至连被短剑刺入的位置都是如此。

    一把抓住蓝枫的手腕,林天熬根本不管肩膀处的伤势,蓝枫的身体已经被他抡了起来,巨大的力量令蓝枫只觉得自己像是真的腾云驾雾了一般,伴随着林天熬的身体后倒,狠狠的砸向地面。而林天熬也恰好在这个时候松开手,保证自己还站在比赛台上,之前飞出的五面圆盾铺天盖地般急射而至,这一次,是真的封死了蓝枫的上空。

    噗,蓝枫脚踏实地,下一瞬间,他已经再次跃回到比赛台上。刚想继续进击时,裁判的声音已经响起。

    “住手,比赛结束。”

    蓝枫的身体嘎然而止,看着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挡在自己面前的裁判,怒声道:“我还没有输。”

    裁判面无表情的道:“按照天珠大赛规则,落下擂台就是输了。翡丽战队对丹顿战队第一战,翡丽战队获胜。”

    蓝枫还想再说些什么,丹顿战队休息室中,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出来,“蓝枫回来,输了就是输了。他刚才抓住了你的手腕,就算是想要杀死你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尽管蓝枫万分的不甘,但他还是不得不灰溜溜的走下了比赛台,临下台的时候,还有些不依不饶的瞪视了林天熬一眼。

    解除岩石化铠,林天熬的右肩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他自行闭住血脉,面无表情的从台上走了下来。

    直到林天熬从台上走下的那一刻,周维清才长出口气,“好险。”

    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在他的计算中,林天熬碰到的必然会是一名五珠修为的天珠师,但他却怎么也没想到,林天熬居然会碰上最克制他这纯防御的纯敏对手。要不是林天熬自身修为略高于对手,而且实战经验和沉稳都要超过对方,这一战想要获胜绝没那么容易。

    但他们终究还是胜了第一场,挑战种子战队获得了开门红——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