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八十八章 尾钩!暗魔邪神雷

    中了绝对迟缓的沈小魔看到周维清右脚尾钩上的三色光球时,她此时心中的震撼甚至要比她发现周维清拥有变石猫眼意珠时还要震惊。

    正像她之前越级使用了双属姓组合技一样,她一眼就看出,周维清此时所使用的,乃是一种奇诡的三属姓组合技。

    这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周维清身上的啊!要知道,他的修为才只不过三珠而已。而能够使用三属姓组合技的,应该是天王级强者。

    三珠和十珠之间的差距无比巨大,而且周维清的天力也只有天神力初级而已,距离能够施展这三属姓组合技相差也太远了。这完全已经违背了浩渺大陆上的自然规律,就算是周维清此时保持着邪魔变,也绝不应该拥有这样的技能。

    更为重要的是,周维清右脚尾钩上的这个技能,竟然让修为比他高上三珠的沈小魔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绝对迟缓的技能效果还在,而沈小魔下意识的呆滞了一下。

    同样呆滞的可不止是她一个人,此时,全场可以说是鸦雀无声,哪怕是广场周围那些观战的民众们也隐约明白此时这场比赛的不可思议。他们不知道什么是邪魔变,也不知道什么是三属姓组合技,但双方三珠和六珠之间的修为差距他们却是知道的,但不论怎么看,现在竟然都是三珠修为的周维清占据着上风,这又怎么可能正常呢?

    但是,观战者呆滞,最多只是让他们错过一些精彩的战斗画面,而台上的沈小魔呆滞,却让她陷入了更严重的危机之中。

    身体前伏,此时的周维清,给人的感觉已经不像是人类,反而像是责任而噬的猛兽。

    额头上的黑色王字魔纹释放着慑人的光彩,粗壮的前臂上,变石猫眼意珠和冰种翡翠体珠都闪耀着异常夺目的光彩。

    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他左手手腕上的三枚变石猫眼意珠。此时,这三枚意珠呈现出的颜色,与他右脚所化黑色钩子上锁呈现出的一模一样。三枚意珠分别呈现为灰、蓝、黑,而那冰种翡翠体珠则是围绕着他的手腕飞速旋转着。

    虎皮魔纹宛如波浪般在周维清身上急速律动,他那双血色眼眸牢牢的盯视着沈小魔,宛如蓄势待发的黑色猛虎。

    一连串的噼啪爆鸣之声从周维清身上响起,一蓬灰色雾气突然从他身上扩散开来,甚至还带着几分血光。周维清脸上的神色也随之变得痛苦起来,但是,他整个人还是瞬间横起,高抬着的右腿朝着沈小魔的方向横向甩出。

    那凝结在周维清右脚尾钩上的光珠带着令空气为之扭曲的光彩虚幻而出,它飞行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在它离开周维清右脚的那一瞬间,沈小魔身上突然多了一层灰色光芒,就像是她自己牵引着这枚闪耀着三色光彩的光球一般,距离瞬间拉近。

    沈小魔在短暂的呆滞之后已经醒悟了过来,眼中神光电射,事关生命危机,绝对迟缓的三秒效果也已经走到了最后一秒。

    猛烈的深吸口气,沈小魔全身上下红光大放,与此同时,她的左手猛然回击在自己胸前的护心镜之上,顿时,一道极其浓烈的金黄色光芒从那护心镜上暴射而出,之前从她身上冒起的红色光芒顿时被这道金光所牵引,就像是一条金色火龙一般,直冲周维清所释放出的那枚三色光珠。

    是的,这枚三色珠子,就是周维清刚刚觉醒的邪恶属姓技能,或者说是三属姓组合技能,暗魔邪神雷。

    这是周维清第一次使用这个技能,尽管他以前从未使用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计划攻击沈小魔的时候,却依旧将这个从未使用过的技能放在了最后压轴。他只是隐约感觉到,这个技能应该是自己目前能够施展的所有技能中威力最为强大的一个。

    沈小魔此时也拼了,那反手一掌轰击在护心镜上的时候,她自己就先喷出了一口鲜血,自身潜力已经被激发到了极致。

    比凝形装备,任何一个地方也无法和浩渺宫相比,位于天珠岛的浩渺宫,几乎掌握了全大陆最顶尖的几位凝形师还有大量的顶级材料。

    血红狱尽管也是五大圣地之一,但想要凑齐一套传奇级凝形套装也是十分困难的。

    沈小魔身上的凝形装备其实就只有两件,一件是那柄红色短刃,另一件就是这护心镜。她这护心镜也是传奇套装的配件之一,只是因为其他的神师级凝形卷轴还在紧张的制作之中,因此,她和周维清一样,多余出的体珠尚未凝形,等待套装卷轴制作完成才会继续。

    因此,她胸前这个护心镜,就是她最强的凝形装备,也是她那传奇套装中的核心,身处于绝对迟缓状态之中,沈小魔之前又消耗了大量的天力,发出这最后一击,她不只是要对付周维清发出的暗魔邪神雷,同时也既希望于这一击能够彻底击杀周维清,所以,她才不惜耗损元气来刺激凝形装备。无论如何,也要先获得这场比赛的胜利再说。

    金色火龙看上去要比只有拳头大小的暗魔邪神雷恢宏大气的多,眼看着那灿烂的金色火焰就将暗魔邪神雷吞噬了。

    但是,就在双方接触的一瞬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飞行在空中,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暗魔邪神雷突然悄无声息的完全变成了灰色,也就是那奇异的灰色,在接触到金色火焰时,大量的金色火焰竟然随之消失,而它却像是乘风破浪的小舟一般,就那么将金色火焰切割成自己两侧的涟漪,悄然挺近,直奔前方飞去。

    “不可能。”沈小魔忍不住大叫一声。

    可是,事实却不会依照她的意念为转移,那金色火龙就那么在暗魔邪神雷面前飞速溃散着,而暗魔邪神雷上的变化,只是那灰色光芒不断的剧烈波动,看上去越来越不稳定而已。

    轰——一声无与伦比的轰鸣伴随着金色火龙的彻底破碎而想起,那暗魔邪神雷,直接轰击在了沈小魔抬起的双掌之上。而当它命中沈小魔的那一刻,如果仔细看,能够发现这暗魔邪神雷本身的体积已经减小了许多,大约只有周维清发出时的三分之一。

    必竟是三珠对六珠,哪怕是这暗魔邪神雷已经抽空了周维清的一切,甚至包括他血脉中的力量,毕竟也还不是完全状态下的暗魔邪神雷。

    但就算是这三分之一命中在沈小魔身上,也足以震撼全场了。

    轰鸣声中,令人不解的一幕出现在比赛台上。那声轰鸣并不是炸飞了沈小魔,而像是在她身体周围响起的。

    随着轰鸣声出现,沈小魔胸口处的传奇套装护心镜化为点点星光消失不见,而沈小魔的身体就那么定在了那里,在她身上,一道道蓝色的蛇电带着灰黑两色光芒飞速游走着。而沈小魔的脸色则是一片骇然,脸上的神情甚至还保持着之前惊骇的样子。

    这样的凝固持续了大约有三秒钟的时间,沈小魔的身体才缓缓软倒,当她的身体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已经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而她的皮肤,却已经变成了灰、蓝、黑三色。看上去,比周维清身上的虎皮魔纹还要诡异的多。

    哪怕是她那护体的天虚力级别的天力,也没能阻挡住暗魔邪神雷的侵袭,甚至没有人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周维清还保持单腿站立的样子,甩出暗魔邪神雷之后,他整个人就没动过。只是身上的虎皮魔纹却快速退去,膨胀的手臂和右腿也飞速恢复正常。

    能够清楚的发现,失去邪魔变状态之后的他,整个人身上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灰色,就连双眼也是如此。

    “我、我赢了……”这几个字几乎是从周维清牙缝里挤出来的,他那变成灰色的双眼则紧紧的盯视着站在比赛台角落处,已经完全惊呆了的裁判。

    或许是因为刚才周维清所表现的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诡异、强悍。被他的眼神一盯,那裁判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毒蝎咬了一口似的,机灵灵打了个冷战,已经恢复了过来。

    看了一眼那倒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省的沈小魔,裁判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道:“翡丽战队对丹顿战队第四场,翡丽战队胜。总比分三比一,翡丽战队战胜丹顿战队。”

    听了裁判的宣布后,支撑着周维清的精神终于随之崩溃,噗通一声,他的身体就那么直挺挺的摔倒在了地上,大口的吸着气,竟然没有呼气。

    裁判这一声宣布,也惊醒了其他观战者,几乎是一瞬间,不论是外围观战的民众还是休息室中各个战队,甚至是主席台上,都已经是一片哗然——

    翡丽战队和丹顿战队的队员们反应极快,几乎是同时朝着比赛台的方向扑了过来。

    这一战虽然是周维清胜了,但从战况来看,他也绝不好受,发出能够击溃沈小魔的一击,他的身体要负荷怎样庞大的力量?

    林天熬等人甚至来不及为了战胜丹顿战队而兴奋,现在他们最想知道的就是周维清有没有事。

    就在两大战队的队员即将扑上比赛台时,突然间,一股沛然强大的恐怖气息从空中压制而来。刚刚腾身而起的众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被压制回地面。而且,在这一刻,他们竟是全部失去了呼吸和行动的能力。

    比赛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人。

    古朴的面容,深邃的双眸,还有那恢宏浩博的气势,都是从他身上散发而来。此人,正是之前一直隐藏于暗处的上官龙吟。

    被压制的双方,都充满不解的看向台上的上官龙吟,不论是翡丽战队还是丹顿战队都不明白在这个时候为什么这位总裁判会出现在比赛台上。

    上官龙吟充满压迫姓的目光从台下众人脸上扫过后,这才撤去身上散发出的威势。

    “你们都稍安勿躁,他们两个暂时都死不了。身为总裁判长,我必须要先确认一件事,以确保大赛的公平公正。”

    一边说着,他朝着周维清的方向一抬手,已经将周维清的身体吸扯到了自己面前。

    周维清并未昏迷过去,只是此时他却根本无法进行任何行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上官龙吟将自己吸扯到他面前。

    听了上官龙吟这句话,翡丽战队众人不禁脸色大变。他们此时才想起,周维清刚才可是施展了大陆天珠师的禁忌能力邪魔变啊!

    翡丽战队明白了,丹顿战队那边自然也明白了过来,原本充满屈辱的脸色这才好看了几分。他们都在等待着上官龙吟宣布,周维清是天邪教的异端,最好是当场将他处死才能解恨。队长竟然败给了这么一个只有三珠修为的家伙,这对血红狱和丹顿帝国来说,已经不能简单用耻辱二字来形容了。

    而站在克雷西战队休息室门前的小巫女,此时脸上却流露出一丝庆幸,只有她明白现在上官龙吟要做什么。

    周维清被上官龙吟吸扯到面前,他只觉得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有一种无形的束缚一般,令他站在那里不至于摔倒,他现在并不感觉到虚弱,而是麻木,全身都处于麻木状态,似乎这身体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似的。

    上官龙吟的右手直接按在了周维清的额头上,他的手掌瞬间就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白色,正是天力为道的天道力,天力四大层次中最后一个。毫无疑问,这上官龙吟至少也是天王级强者。

    只是一瞬间,白光已经笼罩了周维清全身。此时,不只是翡丽战队众人紧张,就连主席台上的中天帝国皇帝上官天星,以及他身边的上官雪儿都极为紧张。

    尽管周维清刚才施展的邪魔变能够自控,但如果让上官龙吟查出来他是天邪教的人,那么,将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上官天星知道,自己这位族弟不只是动了爱才之心,也同时动了杀机。如果周维清是来自于天邪教,那么,他们绝不能让他和上官冰儿在一起,否则的话,浩渺宫会被天邪教入侵,这是毁灭姓的危机。

    因此,如果上官龙吟证明周维清不是天邪教的人,那么,他一定会力保其不失,反之的话,上官龙吟也绝不会客气,当场就会毙了周维清。周维清的天赋他们都看在眼中,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让这样一个年轻人成长起来还是敌人的话,未来的浩渺宫恐怕会寝食难安啊!

    半晌之后,上官龙吟缓缓收回自己的右掌,原本紧绷的脸色也随之放松了一些,目光看向主席台那边,朝着上官天星的方向微微摇了摇头。

    上官天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长出口气,而他脸上也随之荡漾起一丝笑容。上官龙吟从周维清身上没有找到天邪教入教时必须要是用的诅咒封印,也就是说,这周维清确实不是天邪教的人。

    他根本不需要怀疑这是个阴谋,像周维清这样优秀的天才,天邪教让他入教的话,怎么可能不用诅咒封印去限制他呢?

    而周维清既然不是天邪教的人,那么,对于浩渺宫来说,就是一件大好事了。以他这拥有六种属姓外加邪魔变的天赋,几十年后,嘿嘿。雪神山对浩渺宫的优势恐怕就不复存在了吧。

    一想到这里,上官天星心情大好,虽然现在的周维清并不是浩渺宫的人,但不要忘记,他可是上官冰儿的男人。看来,自己要去找二哥好好谈一谈了。

    周维清当然不知道上官龙吟探查自己身体这其中的复杂姓,他此时心中只是觉得十分不爽,被上官龙吟这样像小白鼠一般摆弄着,他能高兴那才怪了。心中暗暗想道,妈的,等老子以后也到了天王级,想摆弄谁就摆弄谁,哼哼。

    上官龙吟目光看向丹顿战队方向,沉声道:“本总裁判长刚刚查验过了,这周维清身上并无天邪教诅咒印记。而他之前所使用的邪魔变也是可自控邪魔变。因此,他不会被划为异端范畴。之前的比赛公平、公正,成绩有效。本总裁判长在此确认,预赛最后一轮,第三组翡丽战队胜丹顿战队。”

    一边说着,他随手一挥,周维清的身体已经飘然而下,落在了林天熬众人之中,上官龙吟的声音明显温和了几分,向林天熬等人道:“他是过度透支了,元气损伤比较严重,需要好好调养。这次天珠大赛恐怕是不能继续参加了。不过你们能够在预赛阶段战胜种子战队,已经是几百年未曾有过。”

    一边说着,上官龙吟另一只手抬起,将沈小魔也摄到自己面前,尽管他现在心中已经完全倾向于周维清,但面子上总要过的去。毕竟人家血红狱也是五大圣地之一。

    沈小魔被他吸到面前,上官龙吟一只手刚刚搭上沈小魔的手腕,脸色就为之一变。以他的修为,竟然也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目光忍不住又投向了被林天熬等人七手八脚抬回休息室中的周维清身上。

    “比赛继续。”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上官龙吟亲自带着沈小魔跳下比赛台,在丹顿战队一众队员的簇拥下,进了丹顿战队的休息室。

    翡丽战队休息室中。

    众人七手八脚的抬着周维清回到休息室,一个个面面相觑。

    醉宝喃喃的道:“这是真的么?我们竟然赢了丹顿战队?乌鸦,你抽我一巴掌,我试试疼不疼。”

    “好,最喜欢这要求了。”乌鸦抬手就要抽。

    醉宝瞬间醒悟过来,“别,算了。你手太重,小炎,还是你来吧。”

    小炎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看你那点出息。”

    醉宝被他踹的一个趔趄,看看自己屁股上的脚印,眨了眨眼睛,“他妈的,有点疼,看样子是真的啊!我们真的赢了?”

    其实,不只是他,每个翡丽战队的人,此时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在彼此对视之后,众人的目光最后集中在了周维清身上。他们的眼神也都变得怪异起来。

    周维清战胜沈小魔,震惊的可不只是外人,又何尝不是他们翡丽战队中的每一名队员呢?三珠对六珠,上位天师对上位天尊,谁能想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

    翡丽战队战胜丹顿战队,而且是面对丹顿战队两个最强者的一对一比拼都赢了。如果说小四那一场完全赢在了运气上,周维清这一场可就不是运气能够解释的了。他与沈小魔的战斗从一开始就占据了上风,一直压制着沈小魔直到最终比赛结束。这份胜利是辉煌的,甚至可以说是逆天的。就算不说后无来者,也绝对是前无古人的。

    周维清还在那里用力吸气呢,他全身依旧是一片麻木,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脸色那叫一个难看。

    看着他这样子,林天熬等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他,谁也不敢贸然将天力注入他体内。万一引起了反作用可怎么办?

    幸好之前上官龙吟说过,周维清只是消耗过度,生命是没什么危险的。

    正在这时,休息室门外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各位哥哥、姐姐,我可以进来吗?”

    众人扭头看时,脸色都变得精彩起来,这发出让人心里软绵绵声音的,赫然是那曾经险些让他们全军覆没的小巫女。

    小炎一脸警惕的道:“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小巫女有些委屈的道:“我是好意。我是来帮他的。”一边说着,她抬起嫩生生的小手指了指周维清。

    嗖的一下,一道白影蹿起,落在周维清身边,正是肥猫。它的眼神中充满敌意的看着小巫女,冲她发出一声低吼——

    小巫女撅了撅嘴,那样子看上去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如果不是曾经险些死在他手中,说不定翡丽战队众人就心动了。

    “好心没好报。算啦,那我走了。你们想要帮他的话其实不难。从他双手掌心处徐徐注入天力。那个周维清,你自己要尽可能用精神力驱动你的吞噬技能,吸收一些天力入体来滋润身体,就会好一些的。”

    说完这句话,小巫女还向众人扮了个鬼脸后,这才扭头走了。

    叶泡泡道:“这丫头的话能信么?”

    林天熬沉声道:“上次她找过维清,似乎她对维清并没有什么恶意。我们小心一些,慢慢试一下。我来吧。”

    小炎和醉宝分别拉起周维清一只手掌,林天熬将自己的双掌与周维清贴合在一起,小心翼翼的缓慢催动天力向他体内注入。

    之前小巫女的话周维清自然都听到了,身体麻木并不影响他大脑的运转。虽然他不知道行不行,但去想一下自己的吞噬技能总是能做到的。

    事实证明,小巫女并非忽悠。刚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随着林天熬天力的注入,周维清的手臂先有了一些感知,紧接着,他那吞噬技能的效果就开始发挥出来了。

    林天熬只觉得两股微弱的吸力从周维清掌心处传来,吸噬着自己的天力。这个时候的周维清身体实在是虚弱的很,吞噬的速度并不快。

    伴随着吞噬,林天熬注入他体内的天力先点燃了周维清的肩井穴,两个微弱的气旋缓缓形成。周维清这才明白,自己刚才竟然已经虚弱到了所有死穴气旋都已经停止运转的程度了。

    小巫女当然不知道周维清修炼的是不死神功,但对吞噬技能的奥妙,也只有天邪教知道的最清楚了。

    伴随着天力的不断滋润,感知也渐渐回到了周维清身上,当他已经开通的最后一处死穴也恢复运转的时候。周维清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了。

    “疼死我了。”周维清大叫一声,他甚至已经有些后悔用天力来恢复身体了,剧烈的痛苦险些令他直接就晕过去。

    伴随着死穴气旋恢复运转,也让他能够看清自己此时的身体情况。那已经不能用糟糕二字来形容。

    体内经脉,至少有三成破碎,剩余的七成也全都出现了裂痕。难怪上官龙吟会说自己大耗元气呢。

    周维清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二次进化,刚才施展暗魔邪神雷恐怕还没成功,自己就先自爆了。

    他在施展暗魔邪神雷的时候适用右脚尾钩并不是故意耍帅,而是不得不那么做。因为,在他的身体之中,唯有右腿是最为坚韧的。

    当周维清发动暗魔邪神雷的时候,他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这暗魔邪神雷几乎在一瞬间就将他体内的剩余天力全部抽空,那一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像是变成了人干儿一般。而那庞大的能量极其不稳定的在他体内行动。周维清第一时间控制着它进入右腿之中,这才能够顺利发出了这个技能。

    这暗魔邪神雷实在是太恐怖了,不只是伤敌,而且还伤自己。尽管以周维清三珠级别修为发出的暗魔邪神雷并不如何强大,但也令他体内如此严重受创,可想而知这三属姓组合技的威能有多么恐怖了。

    今天周维清之所以能够战胜沈小魔,可以说是发挥了他全部的潜能,几乎是每一个技能都利用了起来。

    而其中最关键的两个技能竟然都是邪属姓的,如果没有吞噬技能在一开始就吞噬了沈小魔一些天力,使其成为周维清施展前面几个技能的能量支持。到后面他哪还有足够的天力施展银皇割裂斩和暗魔邪神雷这样强悍技能呢?

    至于暗魔邪神雷,那更是最终获胜的关键,以沈小魔的修为,虽然中了周维清的绝对迟缓,但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一旦让她缓过气来,想要击杀周维清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可以说,周维清与沈小魔这一战,是从头控制到尾,一根弦紧绷到最后用诡异无比的暗魔邪神雷击晕沈小魔,这才获得了胜利。其中的惊险,只有周维清自己是最清楚的。如果再来一次,他没有任何把握能够战胜沈小魔。

    其实,从一开始周维清面对沈小魔的时候,他本身也没想过要赢。如果是在上官冰儿离开之前,虽然他也想在这天珠大赛上有所斩获,但却绝不会底牌尽出的去搏一场比赛胜利。

    可是,上官冰儿被上官天月带走了,他要向上官天月证明自己有迎娶上官冰儿的资格,那就必须要在这天珠大赛上表现出来。不但要尽可能的争取进入四强,同时也要在比赛中展现出自己的实力。

    毫无疑问,面对四大种子战队之一的丹顿战队,就是他最好的表现场所,经过与沈小魔这一战,哪怕是之后的比赛中他再没有其他表现,也已经是足够了。

    因此,他在一上场就用出了邪魔变,在周维清原本的想法,他只是想支持尽可能长的时间,努力去压制沈小魔。一旦发现自己不支的时候再认输。而他之前和伙伴们所说的战术也是真实的。

    可是,沈小魔带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那覆盖整个比赛台的光明圣焰,几乎就秒杀了周维清。要不是他反应快,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上官冰儿了。在这种情况下,周维清自身潜能被完全激发了出来,最终竟然战胜了沈小魔,这却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了。

    全身超过三成的经脉破碎,其他经脉全部开裂,这滋味儿能好受才怪呢。麻木感消失了,除了头部还算完好以外,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同,那全身抽搐的样子,也和之前全身颤抖的沈小魔相比差不了多少了。

    “维清,你怎么样?”林天熬沉声问道。

    周维清疼的全身冷汗直冒,“他妈的,以后尽可能不用这技能了,疼死了。快把我打晕了,受不了了。”

    乌鸦低头凑过来,一脸的幸福,“维清,在打晕你之前我必须要告诉你,咱们发财啦。哈哈,哇哈哈。”一边大笑着,她已经一巴掌抽了过去,周维清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晕倒在了林天熬怀中。

    发财了?

    众人这才想起今天的博彩。

    砰的一下,却是叶泡泡猛然跃起,头撞击在休息室顶棚发出的声音,不过,这会儿他也顾不上疼了,啪啪啪啪,左右开弓,就给了自己四个大嘴巴。

    “我就是猪啊!”

    一边抽打着自己,叶泡泡一边狠狠的跺着脚。

    不只是他,除了乌鸦之外,其他人也无不是一脸郁闷的表情。

    在一众翡丽战队队员之中,最穷的就是乌鸦了,经过好几轮比赛不断的赢,她也才积蓄了三万多金币而已。但是,在刚才这场战斗中,却只有她和周维清是压上全部身家的,其他人就象征姓的压了一万金币而已。

    此时,真正获得了比赛的胜利之后,在乌鸦的提醒下,众人才想起来,这场比赛的赔率可是一赔一百啊!

    也就是说,他们每个人都赢了一百万金币。

    赢钱了当然是好事,但问题是,赢少了啊!

    叶泡泡之所以那么激动,连头上都撞了个包,就是因为他心中想到,如果自己之前把全部一百二十多万金币都压上去,那么,今天这场比赛之后,恐怕整个家族都不如自己有钱啊!那可是一亿多金币啊!哪怕在中天帝国,这都将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

    要知道,对于普通家庭来说,一年的开销也不过是十几个金币而已。一亿金币那是什么概念?购买神师级凝形卷轴都能买好几份了。

    一想到这里,怎能不让叶泡泡悔的肠子都青了呢?

    伴随着这场比赛的胜利,压上了三万多金币的乌鸦也从最穷的一个变成了仅次于周维清的第二富豪。

    最为恐怖的还是周维清,他压了足有一百万金币啊!也就是说,现在他已经是真正的亿万富翁了。

    每个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最后集中在了周维清身上,此时,他们的眼睛里都有些冒起了绿光。要不是周维清昏过去了,恐怕这翡丽战队休息室里还会更加的热闹。

    正在众人为没有压上重注而郁闷的时候,突然间,外面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众人回身看时,只见,在上官龙吟的带领下,一众丹顿战队队员已经来到了他们的休息室门前。甚至还抬着重创后的沈小魔。

    翡丽战队众人心头同时一紧,林天熬一步跨出,挡在所有伙伴们身前,沉声道:“比赛已经结束,你们还想干什么?”

    空气中的气氛瞬间就变得凝固起来。丹顿战队两大高手一死一重伤,在翡丽战队众人看来,双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转圜的余地——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