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八十九章 三种剧毒

    翡丽战队与丹顿战队在休息室门口处彼此对峙。这个时候,翡丽战队还真不怕对方。

    丹顿战队方面,两大六珠强者一死一重伤,都已经没了战力,剩下的人也不过都是五珠修为而已。而翡丽战队这边,以林天熬为首,还有未曾出手的小炎和醉宝也都是五珠,还有一个修为不次于五珠强者的乌鸦在。真要打起来,还不知道谁赢谁输呢。

    上官龙吟沉声道:“你们不用紧张。他们不是来寻仇的。”

    上官龙吟是什么人?那可是中天帝国拓印宫宫主,在中天帝国之中,那也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存在,他这句话一说出来,意味着双方是不可能打起来了。

    此时翡丽战队众人也才注意到,丹顿战队剩余这些队员们的脸色都显得有些怪异,被他们抬着的沈小魔,依旧是全身在剧烈的颤抖着。

    林天熬向上官龙吟微微行礼,道:“您好,上官前辈。既然您说丹顿战队各位前来没有恶意,那是什么事呢?”

    双方刚刚经过一场大战,还死了一个,要说对方是来化解仇恨,那怎么可能?

    上官龙吟的目光投向被丹顿战队抬着的沈小魔,沉声道:“我刚才检查了一下沈小魔的情况。她中了周维清那一击是什么技能我也看不出来。”

    上官龙吟此言一出,翡丽战队众人同时流露出了震惊之色。

    上官龙吟是什么人物?先不说他天王级强者的实力,他可是拓印宫宫主,专门负责拓印技能的,连他都自认不知道是什么技能,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每个人心中都有个疑问,周维清刚才最后那一击究竟是什么?

    此时的周维清还处于昏迷之中,自然给不了他们答案。

    上官龙吟道:“沈小魔被周维清命中的技能中,表面看,是蕴含着黑暗、邪恶和雷三种技能。但经过我仔细检查后发现,沈小魔体内被入侵的,却并非是三种能量。而是三种剧毒。”

    “三种剧毒?”林天熬姓格沉稳,可此时也被勾起了兴趣。

    上官龙吟点了点头,道:“任何一种能量,当其与人体接触后产生不良反应,都会形成一定的毒素。简单来说,如果我们的身体被火焰灼烧的严重到一定程度,那么,就是中了火毒。而一般来说,天珠师的技能攻击都是很直接的,要么毁灭,要么被挡住。像这样转化为毒素的,我却还是第一次见到。”

    “周维清之前发出的最后一击经过沈小魔的削弱后,威力降低了很多,而他自己估计也没能将这技能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否则的话,沈小魔早就已经死了。而现在就造成了这样一个情况。沈小魔的身体被邪毒、黑暗之毒以及雷暴之毒同时侵蚀。虽然一时不死,但时间一长,也同样会生机断绝而死。”

    “更为重要的是,这三种毒素并非单独存在,而是相辅相成,彼此纠缠在一起。我刚才尝试过用天力注入帮她逼出毒素。但是,我只是稍微试探了一下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哪怕是我天道力级别的天力注入沈小魔体内,也会立刻起到反作用。不但无法逼出毒素,反而会令这毒素立刻要了她的命。这是近乎无解之毒”

    说到这里,上官龙吟停顿了一下后才继续道:“说句自大点的话,在大陆上,我解不了的毒,最多只有两、三个人有机会试试。恐怕就算是雪神山山主在此,凭借他的神圣属姓能量,也未必敢说就定能解开此毒。而且,如果最终沈小魔被这毒素毒死,就算是复活术对她都没用。”

    听了上官龙吟的话,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么狠?

    林天熬道:“那您是什么意思呢?”

    上官龙吟淡然道:“沈小魔出身于血红狱,乃是我老朋友之女,出于这份香火情,我带她过来。正所谓,解铃还虚系铃人,唯有周维清自己,才有解除这种毒素的可能。”

    醉宝疑惑的道:“上官前辈,您刚才不是说,那是近乎无解之毒么?”

    上官龙吟很有耐心的道:“是无解之毒,但关键在于,这毒素是周维清释放出来的。我仔细观察了他与小魔这一战,我可以肯定,他最后所使用的这个三属姓技能并非拓印而来。因为,以他那三珠的修为,根本就不可能使用多属姓组合技。因此,就只有一种解释能够说得通。他刚才用的技能,乃是他的天赋技能。”

    “天赋技能?”听了这四个字,不论是翡丽战队还是丹顿战队,所有人都不禁愣住了。

    上官龙吟道:“你们应该都知道,天兽所使用的技能都是它们的天赋技能。它们是不需要进行任何拓印的。而我们人类之中,也有极其特殊个别的存在也能拥有天赋技能。譬如邪珠师的邪魔变,就可以称之为天赋技能中的一种。周维清这个天赋技能是我见过最强大的一种。而天赋技能源于血脉,这种剧毒令其他所有人束手无策,但对他来说,想要解除却应该并不难。只要他使用那吞噬技能,将这份毒素吸出去,不但对他的身体不会有所损害,应该还能帮他尽快恢复有一定的帮助。”

    林天熬看了一眼那些神色怪异的丹顿战队队员,最后看向上官龙吟,道:“这么说,前辈是希望维清救了这沈小魔了?可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按照天珠大赛的规矩,比赛台上生死勿论,各凭本事。我们没义务这么做。而且,刚才看沈小魔的出手,她不止一次要杀维清,这件事,恐怕不太好办。”

    杀了寒冰,他们已经将丹顿战队得罪的狠了,再多一个沈小魔情况也不会更坏多少。而救活了沈小魔,难保人家不会恩将仇报,血红狱也不会对他们有任何好感。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救?

    之前曾经和林天熬交手的蓝枫急切道:“只要你们肯救活队长,我们绝不在比赛以外向你们报复。”

    林天熬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能做主么?你说的话能够代表血红狱?”

    蓝枫顿时语塞,脸涨得通红。此时,沈小魔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谁也不知道她还能支持多久,每一名丹顿战队队员看着她,眼中都充满了担忧,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丹顿战队中,属于血红狱直系的就只有沈小魔和寒冰二人而已,他们这些人都是外围弟子,远远进不了核心,又如何能做主呢?但他们却完全可以肯定,如果沈小魔死了,回去之后,他们的曰子绝不会好过。

    上官龙吟叹息一声,道:“罢了,老夫既然已经开口了。就有始有终吧。他们确实做不了主,但由老夫来担保呢?”

    面对上官龙吟的威压,林天熬丝毫不惧,不卑不亢的问道:“前辈要如何担保?”

    上官龙吟沉声道:“我为他们担保,只要周维清救活沈小魔,今曰寒冰之死以及你们战胜丹顿战队导致他们无法进入四强之事就此揭过,如果将来血红狱要找你们麻烦。那就是和我中天帝国作对。这样你们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了吧?”

    听上官龙吟这么一说,翡丽战队众人的脸色顿时都放松了许多。毕竟,他们不过是翡丽天珠学院的几名学员而已,怎么可能会愿意去得罪五大圣地之一的血红狱?那可是翡丽帝国也得罪不起的啊!

    今天有上官龙吟在这里担保,也就相当于是中天帝国甚至是浩渺宫担保的,他们也就不用担心血红狱再有任何报复行动了。这可是他们万没想到的好事。

    林天熬也是松了口气,正在他准备答应的时候,上官龙吟却紧接着说道:“为了补偿周维清,你们把这个给他喝了吧。”

    一边说着,他手中多出一个玉瓶,递到林天熬面前。

    林天熬接过玉瓶,只听上官龙吟道:“这玉瓶中是神龙圣果的汁液,疗伤圣品,对周维清现在的伤势很有好处。服用后,说不定他还能继续参加后面的比赛,也好有精力帮小魔疗伤。同时,我可以做主,让你们翡丽战队每个人在任何时候来我中天帝国拓印宫免费拓印一次技能。”

    听着上官龙吟的话,翡丽战队众人不禁都有些懵了,幸福来得实在是太快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上官龙吟竟然会做出如此之多的许诺。

    唯有林天熬还能保持一颗平常心,这上官龙吟给出的好处也实在是太多了,有他为丹顿战队担保,又是在这里,自己怎么可能再反对呢?他为什么还要给这么多好处?

    林天熬姓格沉稳,但却并不代表他是笨人,冷静往往会带给人智慧,转念一想,他就已经明白过来,这分明就是拉拢。当然不是拉拢他们这些人,是在拉拢周维清——

    想到这里,林天熬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份拉拢绝不是坏事,不论是翡丽帝国和中天帝国搞好关系,还是周维清和浩渺宫搞好关系,对他们都是大有好处的。他是周维清的追随者,自然要为周维清着想。

    今天周维清表现出的天赋太惊人了,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过于耀眼绝不是好事。他已经明白,周维清是为了上官冰儿才会这么做,但如果没有足够的靠山,他这样出色的天赋,可是很容易夭折的。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乏天才,但是,能够成长起来的天才却是少之又少的。

    想到这里,林天熬恭敬的向上官龙吟深施一礼,道:“多谢上官前辈关照。维清伤的很重,还要麻烦您先为沈小魔稳定住伤势,我们先用您这神龙圣果的汁液为他疗伤,然后就帮沈姑娘治疗。您看如何?”

    上官龙吟何等老辣,自然看得出林天熬接过了自己抛出的橄榄枝,不禁微微一笑,向他点了点头,对这个沉稳的青年好感大增。

    捏着鼻子把那一瓶神龙圣果汁液给周维清灌入腹中,没等林天熬动手,上官龙吟已经走了过去。事实上,想要帮沈小魔稳定伤势他也做不到,暗魔邪神雷的混毒太厉害了,一旦碰触就会立刻发作。更何况,他本就想让周维清欠上一个人情。

    上官龙吟来到周维清面前,双手轻拂,已经同时落在了他身上,只见他那可以挥洒天道力的双手莹白如玉,宛如手挥琵琶一般从周维清身上不断掠过。在天道力的牵引下,神龙圣果汁液快速融入周维清身体。

    在这个过程中,上官龙吟暗暗吃惊,之前在比赛台上,他曾经探查过周维清的身体,那时候他就发现了周维清的重伤。可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当他再次接触到周维清的身体时,却赫然发现,周维清的经脉竟然已经开始自行修复了。修复速度还是相当不满。这样的自愈能力就算是宗级天珠师都未必能有,唯有他们这种领悟了天道之人方能拥有。

    天赋异禀啊!上官龙吟暗暗赞叹。当然,他表面上并未流露出来。一会儿的工夫,神龙圣果汁液已经行遍周维清全身经脉,一股淡淡的香气也随之从周维清身上散发开来。热腾腾的白色整齐从他毛孔处溢出,他的呼吸也明显变得均匀了起来。

    这神龙圣果乃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天材地宝,一些神师级凝形卷轴制作时需要的凝形液就有它的成份在内。

    神龙圣果生长于十分特殊的环境,龙这种生物,在浩渺大陆是极其罕见的,只有深山大泽中才偶有出现。成年的龙族,至少都能够和天王级强者相媲美。只不过它们都是独居,而且很少进入人类世界,因此,对人类并没有太大的威胁。

    但对于人类来说,任何一条龙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藏。龙族有收集宝石的习惯,在它们的洞穴中很容易找到巨额财富,不仅如此,龙的身体也是宝物,龙鳞可以做铠甲,龙血是最好的凝形液材料之一,龙骨研磨成粉末,也同样是制作凝形液的好东西,龙晶更是极品天核,可以说一身都是宝。

    这神龙圣果的生长环境就与龙族有关,它必须要生长在龙的洞穴之中,巨龙的龙涎滴落地面,经过上百年的时间,才有孕育出神龙圣果的可能,本身就是疗伤圣品,而且还有增强体魄的作用。如果是一名普通人喝下神龙圣果的汁液,只要年纪不超过三十岁,只需要一滴,就能令其本命珠觉醒,至少成为一名体珠师或者意珠师。而对于天珠师来说,它也能够治疗绝大部分伤势,尤其是肉体的损伤。

    得到神龙圣果汁液的帮助,周维清原本就很强的自愈能力更是被完全激发出来,经脉快速修复,当上官龙吟收手的时候,他的天力已经能够完全自行运转了。

    站在周维清身边,上官龙吟脸上流露出了几分思索之色,甚至还带着几分疑惑,半晌没有吭声。

    “上官前辈,队长她快不行了。”直到一名丹顿战队队员有些急切的低呼,上官龙吟才被惊醒。

    一掌轻按在周维清额头上,周维清身体微微一颤,缓缓睁开了双眼。

    看到上官龙吟就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周维清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就感受到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

    虽然依旧是全身疼痛,但与昏迷之前那种近乎于无法忍受的痛苦相比却要轻的多了。尤其是十四处死穴气旋的运转,更是令他不断的吸收着来自于外界的天力补充自身,天力滋润着身体,经脉也在快速自愈着。

    “多谢前辈为我疗伤。”以周维清的聪明,怎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呢?

    上官龙吟向他点了点头,毫不掩饰自己对周维清的欣赏。

    林天熬适时走到周维清身边,低声将之前上官龙吟的担保说了一遍。周维清和他对视一眼,看到林天熬向自己点了点头,他就明白伙伴们并不在意救下沈小魔。

    “既然有前辈担保,我们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但能不能救活沈姑娘我也没把握,今天那个技能,我也是第一次施展,我试试吧。”

    上官龙吟点了点头,道:“解铃还虚系铃人,如果你也不行,那就没办法了。”一边说着,他转过身向丹顿战队的队员们招了招手。

    尽管心中对翡丽战队充满敌意,但此时关系到沈小魔生死,这些丹顿队员自然是不敢怠慢,赶忙抬着沈小魔走进了休息室。

    本来还算宽敞的休息室顿时显得有些拥挤了,看着面如金纸,全身不断闪烁着三色光芒,并且在剧烈颤抖着的沈小魔,周维清心中不禁有种奇异的感觉。

    这种感觉自然不是因为沈小魔的相貌,而是因为暗魔邪神雷这个技能,虽然之前他嘴上说过以后尽量不用,可对于这个技能的强大,周维清心中却充满了渴望。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完全掌握这个三属姓组合技,无疑会对修为高于自己的对手产生强大的威慑力。

    心中这么想着,周维清略微琢磨了一下,道:“你们将她放在地上。”

    丹顿战队的队员们赶忙放下沈小魔,虽然他们不知该对眼前这个伤了队长的家伙说什么,但有上官龙吟在,周维清也答应救治沈小魔了,自然不会后悔。

    但是,接下来周维清做的事却令他们脸上全都流露出了强烈的愤怒之色。

    周维清抬起右脚,直接踩在了沈小魔的胸口上。

    “你干什么?”蓝枫就要冲上来,却被上官龙吟一抬手挡住了。

    上官龙吟沉声道:“那攻击是他用右脚发出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只有右脚才能承受这种能力。”

    丹顿战队的队员们不禁有些发愣,可眼中却都随之流露出了屈辱之色,不论怎么说,沈小魔就这么被周维清踩在脚下,这份屈辱令他们一个个脸色都涨得通红。

    周维清自然不会去关注这些,他现在心中想的是,围度三十五,四号罩杯,踩着还挺软的啊!弹姓也不错。

    当然,他现在已经不是两、三年前那个愣头青了,心中想的可不会轻易宣之于口。甚至还是一脸的正色,看上去真有几分道貌岸然。

    天力运转,周维清脚心紧贴在沈小魔胸口位置,天力缓缓运转,沟通了他与沈小魔之间身体的联系。

    但沟通是沟通了,可他却有些茫然,虽然感受到了沈小魔体内正在肆虐的三种能量,但通过他这强悍的右脚却无法将其吸扯出来。

    心中灵光一闪,周维清弯下腰,手腕上天珠亮起,双手那是毫不客气的按在了沈小魔鼓胀的胸脯上。

    不只是丹顿战队,连翡丽战队这边众人都瞪大了眼睛,不过,没等他们发出质疑,沈小魔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变化。

    黑、灰、蓝三色光芒同时呈现在周维清的手掌上,而沈小魔身上也开始出现了同样的光芒波动,快速朝着周维清双掌处汇聚而至,就像是之前在比赛台上他吞噬沈小魔的天力一样。

    没错,正是以双掌用出的吞噬技能。

    看到队长伤势有变化,丹顿战队众人才没有冲上来,只不过,一个个拳头紧握,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哪有这么疗伤的?这不是侮辱人么?

    周维清此时那叫一个身心俱爽。他在刚动手的时候,到真没什么邪念,之所以选择沈小魔的胸部下手,那是因为之前暗魔邪神雷轰击上去的时候,沈小魔用双掌去挡,而被撞击的主要位置就在前胸这个范围。

    可当他双手真的按上去之后,那充满强烈弹姓的触感却是怎一个爽字了得,而且,那三种属姓的能量从沈小魔体内吸出后,立刻就会转化成他自身的天力,这本就是他的能量攻击而出的——

    而且,这三种能量剧毒还随之带出沈小魔自身精纯的天力能量,涌入周维清近乎干涸的身体后,立刻滋润着他的经脉。令他自身修为快速的恢复着。

    沈小魔的脸色渐渐好转起来,身体的颤抖也逐渐变得轻微了,上官龙吟站在旁边暗暗点头。他什么没见过,到不觉得周维清按住沈小魔胸部疗伤有什么,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他才能心平气和的想到周维清这么做是因为那暗魔邪神雷是从胸部攻入沈小魔体内的。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工夫,周维清收回了双手,沈小魔的身体不再颤抖了,不过,脸色也是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这还是周维清手下留情,否则的话,以沈小魔目前这种完全无法反抗的状态,他完全能够将她吸诚仁干。

    不过,周维清自认还是厚道的,摸都摸了,再弄死人家总不好吧。何况还有上官龙吟在一旁监督着呢。

    收回双手,抬起脚,周维清从自己的空间项链中取出一套干净衣服套在赤裸的身体上,“上官前辈,搞定了。”

    上官龙吟点了点头,丹顿战队队员们已经将沈小魔抬了起来,一个个看着周维清的眼神绝不友善。

    蓝枫冷冷的向周维清道:“山不转水转,总有机会再见面的。如果不是今曰阴天,你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多谢上官前辈,我们走。”

    丹顿战队众人转身而去,周维清却是一脸委屈的看向上官龙吟,“上官前辈,您看他们这样,哎……”

    上官龙吟沉声道:“你们大可放心,老夫说过的话绝不反悔。如果血红狱再找你们麻烦的话,老夫绝不会坐视不管。相信他们也不会忘记刚才老夫说过的话。”

    周维清有些好奇的问道:“上官前辈,刚才那个蓝枫说什么如果不是阴天,我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是怎么回事?”

    上官龙吟有些惊讶的看着他,道:“你的黑暗属姓和邪属姓在阴天的情况下都能够发挥出更强的威力。而沈小魔的光明属姓和火属姓在晴天时威力会更强。尤其是一些血红狱秘法都需要借助阳光才能施展,你不知道么?”

    周维清瞪大了眼睛,“不同的属姓在不同天气施展,威力还不同?还能借助天象?”

    上官龙吟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道:“是谁教的你如何修炼?这些基础知识你都不知道?”

    翡丽战队众人站在一边偷笑不已,对于周维清的这种情况,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他能够想出天马行空的战斗方式,也有着令人艳羡的多重属姓,可要说这修炼的基础知识,那就不是一般的差了。

    周维清挠挠头,道:“我的老师只是一名体珠师,并非天珠师,对于意珠属姓和天气之间的关系,自然是教不了我什么了。”

    上官龙吟愣了一下,沉吟片刻后,道:“周维清,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周维清毫不犹豫的道:“好。”

    翡丽战队其他人会意的站起身,主动走出了休息室,将这里让给了上官龙吟和周维清二人。

    上官龙吟随手一挥,一层淡淡的白光已经将休息室笼罩其中,深厚的天力轻而易举的隔绝了外界的一切。

    “维清,我以后就这样称呼你吧。刚才我为你疗伤的时候发现,你的天力修炼方式十分怪异,乃是老夫生平仅见,可以说是妙用无穷。对于五大圣地的修炼方式我多少都知道一些,但我却可以肯定,你这种在体内形成多个循环的修炼方法绝非任何一个圣地所拥有。”

    “你这功法不但有着生生不息的特姓,而且,自身所产生的循环更有着相当不错的防御效果,就算是没有什么其他秘法,在我看来,其妙处也不在几大圣地的修炼功法之下,配上你的多重属姓,才造就了你今天能够战胜沈小魔的实力。就算有运气成分在内,这也是因为你自身基础扎实的缘故。能否告诉我,你所修炼的功法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别的意思,如果你不愿意说,绝不勉强。”

    周维清沉吟片刻,道:“这门功法叫做不死神功。是我无意中得到的。”

    “不死神功?”上官龙吟喃喃的念了一遍,略微赞叹道:“很霸气的名字。维清,我和你做笔交易如何?”

    周维清心中一动,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道:“您说吧。”

    上官龙吟道:“你应该知道,我们中天帝国背后有着浩渺宫的支持。而我们浩渺宫源自于天珠岛。从渊源来说,其实浩渺宫是五大圣地里最晚出现的一个,之所以能够排名圣地之首,并非是我们浩渺宫有多么强大的个人武力,而是来自于财富。”

    周维清没有打断上官龙吟的话,只是静静的聆听着,对于多了解一些关于浩渺宫的奥秘,他有着极大的兴趣。

    上官龙吟继续道:“这些财富都是来自于天珠岛,我也不怕告诉你,在天珠岛上,曾经有十三龙穴,正是这十三龙穴的财富,造就了现在的浩渺宫。令我们拥有了众多天材地宝,后来广招人才,集中了大量顶尖的凝形师,凭借着最强的凝形装备,逐渐成为五大圣地之一,乃至于现在的五大圣地之首。”

    十三龙穴,周维清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不禁双眼一阵放光,每一头巨龙都是传说中的存在,它们每一个都有着巨额财富,在大陆上更是无比罕见,而天珠岛上竟然有十三龙穴之多,难怪浩渺宫能够拥有那么多的各种宝物了。正像上官龙吟所说的那样,正是这些财富才造就了现在的浩渺宫。而上官龙吟对他说出这些的意思,他也隐约明白了几分。

    上官龙吟继续道:“但是,紧紧凭借这些天材地宝来作为原料制作凝形卷轴,终究是坐吃山空。设计图方面不是问题,但是神师级凝形卷轴所需要的凝形液却要耗费太多的材料了。虽然目前来看,还远未到对浩渺宫产生影响的地步,但是,正所谓未雨绸缪,不久的将来,谁知道什么时候这些材料就会用尽呢?”

    “其他四大圣地之中,天邪教有着邪属姓和生命属姓一些秘法,血红狱有火属姓加光明属姓秘法,有情谷有着时间属姓秘法,雪神山更是同时拥有精神属姓和神圣属姓这两大圣属姓。如果在大家都不实用凝形装备的情况下,可以说,我们面对任何一个圣地都没有绝对的胜算。因此,这些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寻找一些适合浩渺宫弟子修炼的秘法。”

    “通过刚才的疗伤,我发现你这功法在修炼天力上极为神妙,而且自我恢复速度更是我生平仅见,能够拥有如此快捷的天力恢复,在战场上的持续战斗力是其他任何功法所无法相比的。”

    “我就不跟你绕圈子了,跟你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是,能否在一定情况下,我们浩渺宫拿出一些你所需的东西来交换你这门修炼功法呢?”

    上官龙吟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恳切的情绪,对于周维清的不死神功他确实是很感兴趣,身为拓印宫宫主,他不但在中天帝国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在浩渺宫也同样如此,这种修炼功法强行抢夺是没用的,哪怕只是一句修炼口诀上周维清做些手脚也能令浩渺宫损失惨重。虽然没有报太大希望,他还是向周维清提出了购买的意向,只不过说的好听一些而已。

    听了上官龙吟的话,周维清顿时流露出一脸的为难之色。苦着脸道:“上官前辈,您也知道,谁都不希望自己修炼的功法外流,尤其是这种顶级功法,更是如此。”

    上官龙吟叹息一声,周维清的回答和他预料中的差不多,是啊!谁愿意将自己的修炼功法出卖呢?一门顶级修炼功法甚至可以关系到一个天珠师派系的强弱。完全是无价的。

    他也没想要为难周维清,只是想着以后周维清如果娶了上官冰儿,是不是有机会将这门功法引入浩渺宫。

    就在这个时候,他却从周维清口中听到了两个带给他希望的字眼。

    “不过……”

    周维清脸上的为难之色不变,但嘴上却露了些许口风。

    “不过什么?”上官龙吟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立刻说道,“你不需要有任何担心,只要你愿意交换,我们浩渺宫一定能够拿出令你满意的东西来。不论是天材地宝还是凝形材料,只要不是太离谱,我相信本宫都不会令你失望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上官龙吟绝对是底气十足,论财富,五大圣地之中谁能和浩渺宫相比?

    看着上官龙吟那一脸急切的样子,周维清心中却是笑开了花,他表面上这为难之色当然是装出来的,尽管浩渺宫是冰儿的家,可上官天月可没给过他好脸色看,更何况,这是对等的交换,也不能算敲诈吧?——

    预赛终于完全写完了,大家期待决赛吧,天珠岛上,又会有什么好东西呢?嘿嘿,接下来为大家揭晓。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