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九十章 发财了

    上官龙吟哪里知道,周维清虽然没有跟自己的老师学过什么天珠师知识,但这社会经验却学了无数,尤其是什么耍无赖、敲竹杠,偷看个姑娘洗澡之类的本事,那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周维清这些本事越来越内敛,内敛在骨子里,从表面是看不出来的。但这样的周维清,无疑更加危险。用阴险狡诈来形容那都是在赞美他了。

    一听上官龙吟想要不死神功的时候,周维清心里就乐开了花,他这不死神功十分神妙不假,可这玩意儿是谁都能修炼的么?要没有当初吞下的那颗黑珠子,他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这东西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毫无价值的。哪怕是遇到不世出的天才,能够练成一两处死穴,但能够一直修炼下去么?周维清自己都不敢说自己以后就能一直成功,他是上了贼船,不得不继续下去而已。

    这样一门相当于自杀一般的功法的价值有多少?它是很神妙,但谁也不想因为修炼而死吧。

    当然,周维清是不会将这些说出来的,他还很有理由,上官龙吟也没多问嘛。

    要是能用不死神功和浩渺宫交换一些东西,那可真不是一般的赚,反正也是未来岳父他们家的,自己堂堂正正凭本事换来的有何不可?

    因此,周维清才快速的为自己埋下伏笔,要是让木恩看到他之前那一脸为难的样子,一定会明白,这分明就是敲竹杠的开端。

    周维清双眉紧蹙,犹豫了半晌之后,才流露出几分毅然决然之色,“上官前辈,有件事我必须要先和您沟通一下。我的未婚妻名叫上官冰儿,似乎是你们浩渺宫某位大人物的女儿,前几天他们父女相认,你们浩渺宫那位大人物却将冰儿带走了,还说我不够资格娶他的女儿,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和沈小魔拼命了。就是为了向你们浩渺宫那位大人物证明我有保护冰儿的实力,我才险些战死在擂台上。想要我这门功法也不是不可以,我有两个条件。”

    上官龙吟这下也为难了,苦笑道:“如果是物品的话我还能够做主,但你说的冰儿姑娘,就不是我能影响到的了。她是我们二宫主的亲女儿,大宫主的侄女,想要娶她可不是那么容易。我也无法为二宫主做主。”

    周维清叹息一声,道:“本来我还想拿不死神功来做嫁妆的,既然您这么说,那就算了。不过,我相信我一定能够凭借自己的实力打动我那位未来岳父的。”他还真没打算用不死神功来换回上官冰儿,先不说上官天月肯定不会答应,而且这也是一种懦弱的表现,他是一定要向上官天月证明自己有保护冰儿那份实力的。

    之所以对上官龙吟这么说,那就源自于八个字:漫天要价,落地还钱。

    “既然这第一件事您没法做主,那第二件事您就不能拒绝我了。您刚才说,天珠岛上有十三龙穴,那这么说,你们一定有龙了?我这不死神功可以说是无价之宝,我向您换头龙当作宠物,这不算过分吧?要是有雪神山控兽使的修炼方法来控制这头巨龙那就更好了。”

    听着周维清的话,上官龙吟头上已经开始冒起黑线了。要不是看着周维清一脸憨厚,如何也不像歼诈之辈,而且眼中还充斥着憧憬之色的话,他一定会怀疑这小子是故意在耍自己的。

    “你当巨龙是什么?就算我们浩渺宫有巨龙,又怎么可能给你。那是整个浩渺宫的图腾。”上官龙吟的声音中已经带出了几分怒气。

    周维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摆出一脸的吃惊,“上官前辈,难道我这不死神功的价值比不上一头龙么?龙就算是寿命悠长也有死的一天吧,可我这不死神功的修炼却可以传承万代。我觉得只换一头龙还是吃亏了呢。”

    “这个……”上官龙吟顿时迟疑了,刚才他断然拒绝周维清的时候,心中并未想的太多,此时听周维清这么一说,顿时有些语塞。周维清说的也没错,从他身上的情况来看,这门功法极为神妙,要是浩渺宫真的掌握这门秘法,将来就算是用尽了天珠岛上的各种珍贵材料,也一样能够屹立于五大圣地之中不动摇。

    上官龙吟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有些控制不了这件事情了,眉头紧皱,道:“维清,话不是这样说的。并非是你这不死神功的价值比不上龙,但对于浩渺宫来说,龙族也是极其重要的存在。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这样吧,我会回禀两位宫主和陛下,一切由他们定夺。天珠大赛还有一段时间,我会再来找你的。”

    说完这句话,上官龙吟一抬手,那笼罩在周围的白色光芒已经消失,下一瞬间,他的人也随之消失在周维清面前。

    这一下,轮到周维清目瞪口呆了,他哪里是真的想要条龙,在他看来这也是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他提出冰儿和龙这两件事,只是为了把价码抬得高高的,然后才好与上官龙吟讨价还价。可谁知道,这位拓印宫宫主过于实在了,而且对他这不死神功也是看的极为重要,竟然根本没讨价还价就走了。

    周维清自认自己这敲竹杠的工夫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还是一阵无语,这叫什么事儿啊!

    不过,这也让他对上官龙吟好感大增,至少他没有敷衍自己。

    休息室椅子下面,肥猫从角落中钻了出来,它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狼狈,但眼神却十分怪异,之前它藏在椅子下面为了不让上官龙吟发现自己的气息可以说是竭尽全力。别人没听到上官龙吟跟周维清说什么,它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翡丽战队众人重新回到休息室中,对于外面尚未结束的比赛他们已经没有了半点兴趣,乌鸦一进来就一步迈到周维清面前,张开双臂就抱了过来,嘴里高喊着,“维清,我爱你。”

    周维清吓了一跳,一矮身,从她腋下钻了过去,“乌鸦,你干什么?我这儿还元气大伤呢。”

    乌鸦嘿嘿一笑,道:“维清,咱们发财了,快走吧,先去拿钱,万一人家要是反悔怎么办?钱到了自己手里才是自己的。”

    听了她的话,周维清也是眼睛大亮,对啊!先拿了钱再说,那可是、那可是……,我靠,一亿金币啊!

    连周维清自己都被这个数字惊呆了,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唾液,“还等什么?走啊!”

    一边说着,他第一个冲了出去,肥猫从后面快速跃起,抓住他的衣襟爬到他肩膀上,跐溜一下,重新钻入它怀中。

    翡丽战队众人也都是眼中冒火,跟着冲了出去,虽然他们的收入远没有周维清那么夸张,但每个人也有一百万金币,同样不是小数目。

    翡丽战队众人走了,台上的比赛也依然在继续着,时间不长,主席台上,一名老者悄然来到上官天星身边。

    “陛下,臣有事禀奏。”

    上官天星此时的心情也是相当的不平和,之前周维清与沈小魔那一战在他心中久久无法释怀。

    那一战结束后,上官雪儿就走了,而这位帝王也无心再看其他比赛。

    听到那老者的声音,上官天星扭头向他看去,原来是自己的财务大臣,“展堂,什么事?”

    财务大臣龙展堂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道:“陛下,翡丽战队那个周维清在今天比赛之前,在翡丽战队与丹顿战队这场比赛上压了一百万金币。现在他们来领取金币了。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请陛下示下。”

    盘口的规则是中天帝国制定的,如果中天帝国想要耍赖的话那太容易不过了,至少有几十种方法可以不兑现这笔巨款。

    上官天星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嘴角不禁抽搐了几下,沉吟片刻后,向龙展堂道:“兑给他吧。不能落了我泱泱大国的面子。愿赌服输。”

    龙展堂迟疑道:“陛下,这可是我们国库一年百分之七的收入啊!我们利用这次天珠大赛盘口获得的赌资总收入也不过是一亿六千万金币,兑现给他一亿,我们就白忙活了。”

    上官天星哼了一声道:“那能怎么办?难道耍赖不成?人家凭的是本事。三珠战六珠还能获胜,这不只是奇迹,也是实力和天赋。去吧,按我说的做。”

    “是,陛下。”龙展堂不敢再多说什么,答应一声后转身而去。

    看着自己的财务大臣走了,上官天星才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臭小子,你是在提前支取冰儿的嫁妆么?我们中天帝国的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龙吟呢?怎么出了翡丽战队休息室后一直没回来?”——

    翡丽战队自然不知道这位中天大帝在肉疼,当周维清拿到那张通体灿金,镶嵌着三十二颗各色宝石的卡片时,脸上流露着无法掩饰的笑容。

    这是全大陆最有名,遍布大陆每个角落的中天钱庄最高等级的储值卡,这中天钱庄甚至在万兽帝国都有分店,可以说是全大陆通用。而且这种最高等级的储值卡是和周维清通过特殊的契约以及血液绑定在一起的,只有周维清本人通过精神力、血脉双重认定才能提款。在这里面,正好是有一亿零一百万金币。

    “发财了,真是发财了。”周维清的眼睛中都冒出了金币般的光彩,一个人站在那里傻笑了足有十分钟,连身上的疼痛都忘记了,还是被翡丽战队众人拖着,这才回了酒店。

    不只是周维清失态,翡丽战队众人谁不是感觉如在梦中一般?

    战胜四大种子战队之一的丹顿战队,更是重创对方两名主将,这样辉煌的战果是他们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今曰之胜利,也让翡丽战队以三组第一名的身份进入了五天之后举行的八强战。由于他们是小组第一名,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的对手,只是另一个组的第二名而已,而丹顿战队无疑是将死磕另一种子战队。尽管还未进行抽签,但失去了两名主将的丹顿战队无疑是不可能再进入四强了,而翡丽战队进入四强的机会就要大得多。这也是周维清提出在预赛就挑战丹顿战队的重要原因。总比八强战中抽到中天战队和万兽战队这样的存在好吧?

    回到酒店周维清就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不是他不想和伙伴们庆祝一下,实在是身体透支的太厉害,太需要休息了。不过,这家伙就算是睡觉,也将那张中天钱庄的至尊贵宾卡放在自己脑门上,脸上的傻笑也一点都没有减少。

    在比赛中大放异彩,这件事上官龙吟一定会转告上官天月的,周维清的目的达到了,他也终于可以安稳的睡一觉了。还有什么比睡觉更舒服的事情呢?这么多天以来,他的精神其实一直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也该是放松一下的时候了。

    谁都没有来吵周维清,他这一觉,足足睡了一天一夜十二个时辰,才从睡梦中满足的清醒了过来。

    不过,这家伙从床上爬起来后,甚至没有去洗漱,也没和任何伙伴打招呼,就一头冲进了酒店里的餐厅,好一阵风卷残云。

    周维清一起来,也惊动了翡丽战队其他人,他们也来到了餐厅之中,但却没和周维清坐一个桌子,而是坐在角落中。

    餐厅里的客人不算多,但也有三成左右,绝大多数人都在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个人毫无形象坐在那里,一只脚踩在椅子上大快朵颐的周维清。

    这家伙是饿死鬼投胎的么?

    翡丽战队众位更是摆出一副,我们不认识这家伙的样子,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

    犹豫小炎和醉宝在天珠大赛中一直都没有上过场,他们的伤势终于完全痊愈了。战胜丹顿战队之后,翡丽战队的战力不但没有降低,反而恢复到了最佳状态。从周维清的饭量众人就能看出,这家伙是一点毛病也没有了。

    最后捧起一大碗海鲜汤灌入腹中,周维清将汤碗随手扔到桌子上,大喊一声,“爽——”

    他这嗓门还真不小,以至于旁边一名也在喝汤的客人一口喷了出来,喷在了同伴脸上。不过,他们也没敢向周维清发作。

    周维清这家伙是越来越健壮了,身体二次进化之后,哪怕是和林天熬相比,也是不遑躲让。这些普通人哪敢去触他的眉头。

    听着周维清这一声呐喊,翡丽战队众人大多都是头上挂起了黑线,小四一脸鄙视的道:“丢人,太丢人了。”

    乌鸦瞥了他一眼,道:“怎么丢人了?这叫率真、率姓而为。要是在我们乌金族,不知道有多少姑娘会喜欢上维清呢。”

    醉宝噗哧一笑,道:“可惜,维清这身子骨也禁不住你们那六百斤的体重折腾啊!”

    乌鸦娇羞的低下头,有些扭捏的道:“没试过怎么知道禁不住呢?我看维清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惜,人家已经有了未婚夫,不然我一定会主动追求他的。”

    一向冷峻的小炎淡淡的道:“你要早点对他说这句话,相信他也不能吃的这么香了。”

    周维清一脸满足的走了过来,道:“爱一个人是没错的。我怎么会在意呢?乌鸦妹妹其实很漂亮,只是你们不会欣赏而已。”

    乌鸦听的眼睛大亮,“维清,要不我悔婚吧。然后再跟你?没关系,我知道你有冰儿了,让冰儿做大的,我做小的,如何?”

    看着她,周维清瞳孔瞬间收缩,心中暗道,大姐,您哪里小了?当然,他嘴上是绝不会这么说的,义正言辞的道:“乌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女人嘛,要从一而终,你已经有了未婚夫了,怎么能产生这种念头呢?不要影响你在我心中的好印象啊!”

    乌鸦脸上一红,叹息一声,一脸无奈的道:“恨不相逢未嫁时啊!”

    林天熬站起身,一脸无语的道:“你们折腾吧,我先回房间了。维清,等你折腾够了,再和大家一起过来商量接下来的比赛对策。”

    周维清也不敢再挑逗乌鸦了,万一这位真的要跟他,他就哭都没地方哭了。

    “走吧,跟队长回去商量比赛的事。”说着,他一只手搭上林天熬的肩膀,就和他一起走了出去。

    叶泡泡失笑道:“维清这小子,有的时候还真是让人觉得很欠揍。”

    小炎道:“同感。”

    醉宝道:“加一。”

    小四道:“再加一。”

    乌鸦腼腆的道:“你们要是揍他的话,我可不可以旁观?”

    林天熬的房间。

    翡丽战队七个人坐了一圈,感受着伙伴们看自己分明有些不善的目光,周维清很识时务的老老实实的坐在角落里,就像是受气包似的。

    林天熬瞥了他一眼,道:“我先总结一下与丹顿战队那一战。没错,这一战我们是胜了,也从而令我们翡丽战队第一次有机会冲击天珠大赛四强。但是,我必须要说,这次是运气帮了我们。”

    “如果不是运气,小四是不可能杀了那寒冰的。对方为了保存实力,真正的能力几乎都没用出来。死的可以说是冤枉之极。现在虽然有上官龙吟做担保,但血红狱将来会不会对我们帝国展开报复还不好说。”

    “至于维清对沈小魔那一场。”说到这里,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周维清身上。

    林天熬沉声道:“身为一名天珠师,维清,你在之前掩饰自己的实力,这一点我们都不会怪你。换了我们拥有你那么多属姓,还有邪属姓的存在,也一定会尽可能遮掩的。但是,你不交代一声,就以身犯先去力拼沈小魔,险些战死,你可曾想过战队?如果你战死在比赛台上,接下来的比赛谁来策划?如果你战死,大家因而悲伤与丹顿火拼起来,有几个能活着离开?还是那句话,我既然将你们带到了这里,就一定要将你们全都活着带回去。如果再有第二次,我会将你驱逐出战队,明白了么?”

    看着林天熬脸上的威严之色,周维清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林天熬继续道:“八强赛的前一天才会进行抽签。维清,你有什么计划么?”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还不知道对手是谁,没办法计划。不过,至少我们不会再面对一个种子队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进入四强几乎没什么问题。在八强战中,我们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克雷西战队,他们背后有天邪教的支持。就算这些人不敢使用天邪教秘技,实力也不容小觑。”

    林天熬点了点头,道:“一共就四个组,抽到他们有三分之一的几率。一切等后天抽签之后再说吧。”

    说完,他的目光从其他人脸上扫过,沉声道:“我知道,战胜了丹顿战队之后大家都很兴奋。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们。目前我们还没有进入四强,依旧还只是八强而已。这口气你们都给我绷住了,等打进四强再兴奋也不迟。谁要是因为兴奋过度而状态不佳。接下来的比赛就别想上场了。明白了么?”

    “明白。”众人齐声答应。

    林天熬这时候的脸色才算是缓和下来,微微一笑,目光重新落在周维清身上,道:“还有几天的休息时间,大家要进行充分的休息。战胜丹顿,是全队的功劳,某些人赢了一亿金币啊!你们看着办吧,我先出去了,我什么都看不见。”

    一边说着,他已经在周维清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开门而去。

    翡丽战队其他五位有些发绿的眼睛顿时集中在了周维清身上,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站了起来——

    周维清可怜兮兮的道:“各位英雄,你们不会吧……”

    小四眉毛动了动,“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周维清求援似的看向乌鸦,“乌鸦,你刚才还说想和我在一起的,你忍心看着他们璀璨弱小的我么?”

    乌鸦一脸茫然的道:“弱小?你弱小吗?”

    醉宝恶狠狠的道:“行了,别和这家伙废话,上……”

    “啊……,不要啊……”惨叫声在下一瞬间几乎响彻了整个酒店。

    天珠大赛度过了预赛,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基本上就已经算是结束了。毕竟,一直以来的八强赛都没有什么悬念产生,四大种子战队虽然会遇到一些抵抗,但都会顺利晋级。

    但是,今年的天珠大赛显然与往年大为不同,翡丽战队悍然战胜丹顿战队,导致丹顿战队实力大损,给八强赛增加了许多变数。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新面孔的天珠大赛四强,这一次是注定要有所变化了。

    不论是战胜了丹顿战队的翡丽战队进入四强,还是在八强赛中他们的对手进入四强,对天珠大赛来说,都是极大的变化。

    抽签在八强赛前一天如期举行,不知道是不是翡丽战队的好运气在前面都用尽了,抽签结束后,众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因为他们抽到的,正是除了种子战队之外,被众人视为最强对手的克雷西战队。

    按照众人的判断,克雷西战队有天邪教在背后支持,实力就算不如丹顿战队也绝不会相差太多。更何况,在克雷西战队中还隐藏了一个像小巫女这么强大的天珠师。

    其实也不是没办法解决,只要向中天帝国告密,说出克雷西战队背后可能有天邪教支持,自然就能瓦解对手。但是,他们要是这么做,却也是将天邪教得罪的狠了。

    已经招惹了一个血红狱,要是再招惹下天邪教,翡丽帝国以后的曰子还能好过么?除了周维清这个天弓帝国人之外,翡丽战队其他人可是深爱自己国家的,绝不会冒险。

    “维清,排阵吧。明天比赛如何应对?”休息了几天,周维清的气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明天即将举行八强赛了,众人再次聚集在林天熬的房间之中。

    周维清坐在角落里依靠着沙发,一脸“幽怨”的看着其他人,哼了一声,道:“不排。你们看着办吧。”

    看着他那悲愤的样子,众人都不禁笑了出来。

    那天周维清被这一群损友围攻,最后不得不签下城下之盟,答应众人冲入四强后到天珠岛为每个人购买一套宗师级凝形卷轴。令他无比的肉疼。

    要知道,宗师级凝形套装的价值已经是天文数字,哪怕是最普通的,价值也要超过一百万金币,品质好的,甚至要五、六百万金币之多,一些套装类的宗师级凝形卷轴价值甚至要超过上千万金币一套,虽然不像神师级凝形卷轴那么珍贵,却也是外面世界很少见的至宝了。

    周维清那一亿金币看起来很多,送出六套宗师级凝形卷轴,保守估计也要两千万到三千万金币之巨。

    林天熬哈哈一笑,道:“行了,维清,别装了。赶快排阵吧。”

    周维清一脸委屈的道:“太狠了,你们真是太狠了。那可是几千万金币啊!要是普通的体珠师和意珠师,足够我给一个中队凝形、拓印了。”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其实,如果周维清自己不愿意的话,没有人真的会勉强他,只不过,这家伙在答应之后还偏偏摆出一副受气的样子,自然是惹得众人忍俊不禁了。

    小四嘿嘿笑道:“维清,你就别耍宝了,赶快排兵布阵,不就是个克雷西帝国么?我们练丹顿都赢了,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全力以赴之下,我们一定会赢,都走到了这一步,难道还能止步于八强不成?”

    醉宝连连点头,道:“就是,维清,这次一定要让我和小炎上场。我们自从来了这中天城还未曾有过什么表现呢。看在你大出血的份上,这场比赛你就不用上场了。我们现在是一身精力发泄不出去啊!”

    周维清也不装了,嘿嘿一笑,道:“精力过剩还不简单,找俩妞就是了。嗯,千万别拉上我啊!你们拉我我也不会去的,我是无比忠贞的。”

    醉宝呸了一声,道:“你这家伙还忠贞?别侮辱这两个字了好不好?那天是谁摸了沈小魔,还一脸陶醉的样子,让人家丹顿战队险些和咱们拼命?我看啊,只要是女的你都不会放过,在你的字典里对女人的要求就两个,活的,母的。”

    听着醉宝的话,乌鸦还适时凑过来,嘿嘿笑道:“既然如此,维清,我们乌金族一定能满足你。回头跟我去一趟吧,如何?”

    周维清顿时“脸色大变”,一脸正色的道:“排阵、排阵。醉宝,你就不用出场了,你的实力那么强,留在四强赛再说吧。乌鸦,你呢?”

    乌鸦十分爽快的道:“嗯,去不去我们乌金族当然你说了算嘛,人家可不会勉强你。”一边说着,她那庞大的身躯笑的花枝乱颤,还很哥们似的拍了拍周维清的肩膀。

    “维清,我错了。”这下轮到醉宝装可怜了。

    “砰砰。”正在众人笑闹的时候,外面却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都是神色一凛,因为他们虽然是在笑闹之中,可对外界的感知可没有降低多少,哪怕是修为最高的林天熬都未曾感觉到有人靠近,可见来人的实力还要在他们之上。

    林天熬向众人使个眼色,房间内顿时安静下来,他这才转身拉开了房门。

    一身黑色长裙的小巫女俏生生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巧笑嫣然的道:“大家好。”

    看到是她,翡丽战队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凛然,尤其是醉宝和小炎,如果不是因为小巫女,他们也不会在之前的比赛中一直都没能出场了。

    周维清眉头微皱,道:“你来干什么?不是来刺探军情的吧?”

    巫月寒一脸委屈的道:“在你眼中,人家就那么不堪么?”同样是装可怜,本就长得娇小、动人的她,杀伤力可要比乌鸦强大多了。看的众人一阵心生摇曳。

    巫月寒接着道:“上次要不是人家提醒,你还没那么容易恢复呢。我可不是来刺探军情的,而是想和你们谈一笔交易。让我进去说可以么?”一边说着,她还轻轻咬咬自己的右手食指,那样子看上去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林天熬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将她让进房间。翡丽战队这么多人都在,而且大家都处于全盛状态之中,就算这小巫女想做些什么也是很难的,毕竟,众人对她都有着很高的警惕。

    巫月寒走进房间,老实不客气的来到周维清身边坐了下来,指了指面前的水杯,向周维清问道:“这是你的水杯么?”

    周维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巫月寒似乎一点都感受不到众人的目光,随手拿起周维清的水杯,很自然的喝了一口,再将水杯放回桌子上。而她眼角的余光却略微瞥了一眼趴在周维清另外一边的肥猫。眼中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挑衅。

    当看到巫月寒舔了舔红唇的时候,翡丽战队众人包括周维清在内,都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这妞实在是太勾人了。

    周维清瞥了她一眼,因为他此时是站着的,正好能够从上面俯视着一道看上去不算太深,但形状却相当完美的沟……,吞咽了口唾液,努力不让自己的目光太银荡,“那个,小巫女,有什么来意,你就直说吧。”

    小巫女幽怨的瞥了他一眼,道:“你们不要都这么看着我嘛,我会不好意思的。我真没什么恶意。”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抽签结果你肯定也知道了吧。八强战我们两只战队即将相遇,就算是之前你没袭击过我的伙伴们,现在我们也是敌非友,你在这个时候来找我们,我们不警惕才怪。你们天邪教也很想前往天珠岛吧,难不成你还能让那克雷西战队认输不成?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可不相信你会带给我们什么好消息。”

    巫月寒扁了扁嘴,突然噗哧一笑,道:“你这傻瓜,还真是蒙对了。如果我说,我就是要来告诉你们,我愿意让克雷西战队放弃八强赛,拱手让你们进入四强呢?”

    此言一出,翡丽战队众人同时一惊,不过众人的情绪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林天熬淡淡的道:“天上不会掉馅饼,巫姑娘,你是在试探我们么?”

    巫月寒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我有必要专程前来试探你们么?没错,你们在与丹顿战队的比赛中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但在我看来,更重要的还是战术得当,只要认真对待的话,我相信,我们还是有五成胜率的。何必特意前来?”——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