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九十四章 三胞胎……

    周维清看到了那奇怪的老太太,忍不住凑了过去。

    在凝形阁出售材料的地方,因为每一种材料都十分珍贵,因此,都用透明的水晶罩子遮盖着,令购买者只能用眼睛去看,却绝不能碰触,以免损毁。

    但眼前这老太太却有些怪异,她面前那株小草上的水晶罩放在一旁,令那小草完全裸露在空气之中。而那老太太则是对着这株小草念念有词,也没有工作人员来管她。

    离得近了,周维清能够听清楚那老妇在念叨着什么,只听她对着那小草道:“碧儿乖乖,快快生长,长大了,婆婆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

    听着她的话,周维清险些笑出来,心中暗想,这位奶奶不是精神上有问题吧?但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天珠凝形阁之中呢?

    好笑的感觉在周维清心中只是持续了几秒,几秒之后,他的身体骤然一震,再看那老太太的时候,眼中已经充满了骇然之色。

    因为,周维清清楚的看到,就在这老妇面前这种名叫碧幽草的珍贵植物,竟然伴随着她的声音而摇曳,隐约能够看到,在这碧幽草周围,似乎有一层微微扭曲的光彩。最让周维清心神俱震的是,那株碧幽草就在这种摇曳的过程中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长大。

    她、她是怎么做到的?周维清整个人都呆滞了,他完全无法相信,人类的力量竟然能够控制植物的生长。

    哪怕是拥有生命属姓的天珠师也做不到这一点啊,生命属姓只能让他们借助植物的生命气息而已,最多也只是能够控制自身的本命植物。而能够在这里出售的碧幽草,又怎么会是这位老妇的本命植物呢?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周维清在震撼之余,更是充满了好奇。

    碧幽草,乃是一种剧毒的植物,但它却有着一种特姓,将它碾成粉末后,与任何其他物品混合在一起,都会增强其融合姓。甚至可以令两种原本格格不入的东西相融在一起。制作高等级凝形卷轴凝形液时,它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珍贵材料。有它在,制作凝形液失败的可能姓就会大幅度降低,而凝形液的品质反而会大幅度提升。

    周维清刚才在第一层也看到了碧幽草,这种珍贵的植物也是他此次必然要购买的物品之一。

    很快,周维清就看到了眼前这株碧幽草与一层他所看到的碧幽草不同之处。随着不断的生长,眼前这碧幽草那宽约一指的草叶上,开始出现了一道道细如牛毛一般的金线。这些金线呈发散状向叶片周围散开,密布在叶片之上。衬托着碧幽草原本的翠碧之色更加鲜艳欲滴。

    这是?金毛碧幽草?周维清心里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与普通碧幽草比起来,这金毛碧幽草更是极品中的极品,它能融合的,就不只是凝形液中的材料了,而是在制作套装卷轴时最佳的融合剂。套装卷轴制作完毕后,不论是什么级别,都需要一定的融合技令套装产生联系。

    融合剂有很多种,而这金毛碧幽草就是最好的几种之一,甚至连传奇套装都可以用它搭配其他几种珍贵材料进行融合。没想到,却是出现在这凝形阁的第二层。

    正在周维清思索的时候,突然,在他身边的老妇身体颤抖了一下,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那株金毛碧幽草原本缓慢生长的速度突然暴涨,而随之它上面的金色牛毛纹路也变得散乱起来。

    “拔苗助长还是不行啊!刺激的过了……”那老妇有些沮丧的念叨着。

    或许是福灵心至,也有可能是过于关注这金毛碧幽草了,当周维清看到它突然急速生长,但生命气息却飞快流逝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抬起手,朝着那金毛碧幽草轻轻一挥,绝对迟缓已经释放。

    顿时,那正在加速生长的金毛碧幽草微微一顿,生长的速度降低了下来。

    “咦?”原本已经准备放弃的老妇惊喜的低呼一声,右手朝着那金毛碧幽草连点,顿时,在淡淡的扭曲光纹中金光大放,之前金毛碧幽草上散乱的纹路重归和谐,每一片叶子上都绽放出夺目的金光。赫然是已经成年。

    “唔——”老妇长出口气,一脸的喜色,手腕一翻,掌中已经多了一个白色玉盒。另一只手朝着金毛碧幽草轻轻一挥,这株金光夺目的草药已经飘然而起,宛如翩翩起舞一般落入玉盒之中。哪怕是老妇盖上玉盒之后,依旧隐约能够看到它所释放的金光。

    做完这些,老妇才扭头看向周维清,周维清这才惊讶的发现,这有着一头白发的老妇,脸上竟然没有多少皱纹,皮肤红润的如同婴儿一般,相貌更是十分漂亮。可想而知,她年轻的时候,必定是人间绝色。

    “小伙子很不错嘛,谢谢你的绝对迟缓,要不,小碧就不能成材了。”

    周维清恭敬的道:“恰逢其会,晚辈也只是凑巧而已。前辈,我能不能向您请教一下,刚才您是用的什么能力,竟然能刺激草药快速生长,而且还是金毛碧幽草这种极品草药。”

    老妇脸上带着几分微笑,道:“小碧到算不上什么极品,只是生长的速度太慢了,有些不够用。你也有时间属姓,难道那几个老家伙没告诉过你通过时间属姓来控制草药生长的方法么?你只要别像我这样拔苗助长的过于厉害,一般来说是不会失败的。”

    “嗯?什么老家伙?”周维清惊讶的看着老妇。

    老妇上下看了他两眼,道:“你不认识我?”

    周维清愣道:“今天我是第一次见到前辈,也算是认识了吧。晚辈周维清,还未请教前辈贵姓高名。”

    老妇口中轻咦一声,突然间,她的左手抬起,朝着周维清左手抓去。

    看上去,这老妇的速度很慢,但是,近在咫尺的林天熬却都未能阻止她,仿佛她只是一抬手,周维清的手就落入到她掌握之中似的。

    周维清并未感觉到自己身体受限制,可当那老妇扣住他手腕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流在他手腕上盘绕了一圈。

    “啊?”老妇松开手,眼中神色却是更加惊讶了,“小伙子,你真的不是那几个老家伙的弟子?”

    周维清苦笑道:“前辈,我不知道您说的是谁啊!”

    老妇眉头微皱,道:“那你是怎么登上天珠岛的,像你这种修为的,在岛上还真是少见。好久没有见过三珠级别的小家伙了。你身边这个五珠的倒是还有一些。”

    周维清脸上一红,心中暗道,这修为低就是要让人鄙视啊!

    “前辈,我是来参加天珠大赛决赛的翡丽战队队员之一。”对这老太太的身份,他隐隐有了些感觉,因此,也没有隐瞒什么。

    老妇怔怔的看着周维清,眼中流露着阴晴不定的神色,紧接着,她居然嘿嘿的笑了起来,看着周维清的眼神也变了,就像是狼看到了羊一般。

    周维清被她看的身上一阵发冷,赶忙道:“前辈,如果您没别的事,我就先去挑选材料了。”

    看着他转身要走,老妇赶忙道:“等一下。看来,你也是凝形师。你是什么级别?”

    周维清道:“应该差不多是高级凝形师级别了吧。”伴随着他的修为提升到三珠以上,天力和精神力都有着不小的进步,以他现在制作凝形卷轴的能力,说自己是高级凝形师一点也不为过。

    老妇又问道:“那你的老师是哪一位?”

    周维清道:“我的老师是呼延傲博。”

    老妇愣了一下,“呼延傲博?没听说过。哎,是啊!凝形师怎么会没有老师呢?可惜,真是可惜了。”

    一边说着,老妇手中突然多了一件东西,递到周维清面前,道:“孩子,刚才你帮了我的忙,这个送给你。在这里买东西能打个九折。”

    那是一枚小巧的银色戒指,在银色戒指上,有着许多细小的红宝石,组成了两个字,周维清定睛看时,才能看清那两个字是:未央。

    老妇微笑道:“这是我的名字。如果你想定制什么卷轴,可以到四层来找我。”

    周维清接过戒指,带在自己右手中指上,心中顿时大喜过望,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眼前这位老妇,很可能就是一名宗师级凝形师。

    “未央前辈,我正想去四层为我这位朋友订做一套凝形卷轴呢?那就麻烦您了。”一边说着,他指了指身边的林天熬。

    未央瞥了林天熬一眼,道:“那你自己呢?你不想定制凝形卷轴么?看在你刚才帮了我的份上,如果是你自己定制的话,我就给你个半价好了。”

    周维清犹豫了一下,道:“暂时还不需要麻烦前辈,以后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一定找您。您看,那我这位朋友……”——

    未央却是看都不看林天熬一眼,盯视着周维清道:“孩子,你的天赋是我生平仅见。千万不要浪费了,凝形装备,对于天珠师来说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否已经三枚体珠都完成凝形了。如果你想在未来成为一名伟大的天珠师,那么,后面的体珠就不要随意浪费了。你那六属姓意珠,唯有神师级凝形装备才能真正的配合。”

    听了她的话,周维清不禁大吃一惊,要知道,刚才这名叫未央的老太太只是在他左手手腕上捏了一下,竟然就知道他的意珠属姓是六种。这是什么能力?

    未央微微一笑,道:“你也用不着惊讶,我不过是比一般人敏感一些而已。可惜啊!你已经有了师承。不然的话,我一定会收你为徒,哪怕是强迫你。”

    虽然她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但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维清却一点也不怀疑她语气中的坚定。

    林天熬在一边冷眼旁观,他心中的震惊一点也不比周维清少,他的天力修为比周维清高得多,观察这老妇得到的信息自然也就多了许多。眼前这老妇给他一种虚幻、不真实的感觉,仿佛她根本就不是实体一般。可她却又真实的存在。这说明什么?说明这老妇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他和周维清远远不能企及的程度。

    “未央妹子,你那牛毛碧幽草好了没有?赶快的,就差这最后一种了。”正在这时,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外面响起,紧接着,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名老者身穿一件紫色长袍,一头灰白色的短发宛如钢针一般根根竖立,相貌方正,不怒自威。身材之健壮,足以和周维清二人相比。但是,他却有着一双看上去十分纤细修长的手,手上皮肤更是十分白皙,与他的外形形成鲜明对比。

    听到这老者的声音,未央头也不回的随手向后一抛,之前装有金毛碧幽草的玉盒就已经甩了出去。

    “你拿着去吧。我还有点事。”

    老者接过玉盒,目光从周维清和林天熬身上扫过,有些惊讶的道:“未央,这是新来的小家伙?你什么时候也对这些小家伙感兴趣了?这可不是你幽冥罗刹的风格啊!”

    未央猛然回过身,瞪视向那紫衣老者,沉声道:“叶睿辰,想死你就直说。再敢叫我当年的绰号,老娘就让你下辈子做不了男人。”

    紫衣老者脸上神色一凛,有些警惕的看着未央,“你发生么疯?看不出,这两个小家伙在你心中还有点地位不成?让我看看。”

    周维清和林天熬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紫影已经朝着他们的方向飘了过来。未央却是身形一展,周围的空气剧烈的扭曲了一下,一股推力将周维清二人远远的送了出去。紧接着,空气接连产生数十次爆震。他们能看到的是,一条灰色身影与一条紫色身影在空中飞快的纠缠,就像是两道光芒不断闪耀一般,在短暂的时间内,不知道彼此碰撞了多少次。

    周维清和林天熬面面相觑,到现在他们都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未央为什么要和这紫衣老者动手。

    “哈哈,我就知道有问题。能让未央看上的年轻人,难道有着继承我们衣钵的天赋?你不让我看,我还非看不可了。”紫袍老者的大笑声响起。

    未央愤怒的道:“叶睿辰,想死你就直说。那小家伙已经有师承了。”

    “有师承怕什么?难道他那老师还能比我强不成?这个问题很好处理啊!”叶睿辰嘿嘿笑道:“未央,你的修为虽然比我高,但大家都有空间属姓,我执意要冲过去探查那小子的实力,也不是难事。大不了受点伤。你又何必非要拦着我呢?看样子,这两个小子的天赋十分不错啊!让你都这么动心了。”

    “少废话。你要是敢冲过去,老娘就废了你。不许你强迫这孩子。”

    “强迫?有什么可强迫的?这两个小子才多大年纪?有师承怕什么,只要老夫去收他老师为徒,让他成为我徒孙不就行了。”

    光芒一分,未央和那紫衣老者各站一边,呼吸都显得有些急促,未央向叶睿辰怒道:“你简直就是在放屁,臭不可闻。难道人家老师就没有老师了?你都有好几个徒弟了,老娘好不容易看上一个,你也敢来抢?”

    叶睿辰嘿嘿一笑,“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什么人家有老师了,这都是借口。谁规定一个人就只能拜一个老师?不让我去看也行,那你直说,这两个小子你看上哪个了?天赋如何?”

    正在这时,突然间,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你们两个在干什么?还不赶快上来,最后时刻了。”

    听到这个声音,未央和叶睿辰都是脸色一变,两人对视一眼,却不敢再有所耽搁,只见两道光芒一闪,同时消失了。

    林天熬看向周维清,疑惑的道:“刚才这两个人的实力好强,看不出是什么级别。维清,他们刚才是在说什么?”

    对于未央和那叶睿辰的交谈,周维清大概听明白了一些,貌似,又是自己的天赋惹得祸。毫无疑问,这二位应该都是宗师级以上的凝形师啊!

    略微思索了一下,周维清嘿嘿一笑,道:“队长,我们也去四层凑凑热闹。”

    林天熬眉头一皱,道:“维清,刚才他们打起来似乎就是因为你,我们还送上门去?以他们的实力,任何一个都能轻易捏死我们。”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有竞争才有进步,他们抢才最好,放心吧,我保证不会有危险,说不定,还有好处呢。快走,我们这就去看看。”说着,他已经抢步而出。

    林天熬虽然心中疑惑,但他不是凝形师,对凝形师的事情了解的很少,只得跟了上去。

    顺着楼梯走过三层,当他们刚刚登上四层的时候,却被拦住了。

    拦住他们的是四名白衣老者,看上去都是六、七十岁的样子,其中一人抬手阻止两人继续上行,沉声道:“四层暂时谢客,如果二位需要定制卷轴的话,需要等待一段时间。具体多久我们也说不好。”

    听他们这么一说,周维清眼中流露出失望之色,无奈的摇摇头,向林天熬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先去看看材料吧。正好去三层区域看看,说不定就有什么好的凝形装备呢。”

    正在他和林天熬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从那四名白衣人身后传来一个周维清无比熟悉的声音,“是谁在喧哗,安静一些,不要影响到大师们。”

    听到这个声音,周维清的身体顿时像是触电一般转了回来,只见那四名白衣人身后出现了一位少女,一位令他魂牵梦因的少女。可不正是上官冰儿么?

    “冰儿。”周维清激动的大叫一声。

    上官冰儿传了一身白色长裙,听到周维清叫她,顿时愣了一下,也有些惊讶的道:“周小胖?”一边说着,她已经从那四名白衣人中间走了过来。

    当周维清叫出那一声冰儿的时候,他多少还是留意了一些的,毕竟,上次被上官雪儿抽那一巴掌可是疼了好几天。

    不过,他这次定睛一看,从眼前的上官冰儿身上却并没有看到上官雪儿那种冰冷。而且,上官冰儿这一句周小胖叫出,令他再也没有了半分疑惑。立刻快步上前,毫不犹豫的就抱了过去。

    正所谓失去了才知道有多重要。在与翡丽战队队友们在一起的时候,周维清并未表现出自己对上官冰儿的思念,可实际上,在他心中却是无比的在意。否则的话,他在面对沈小魔那场比赛时,又怎会那么拼命,甚至不惜用出自己的全部实力呢?

    此时终于见到了上官冰儿,他顿时是大喜过望,直接就抱了过去。

    那上官冰儿眼看周维清突然朝自己冲了过来,也是吓了一跳,双手一抬,就想挡住周维清要抱自己的手臂。眼中还流露出几分坏坏的笑意。

    但是,这位“上官冰儿”却错估了周维清的力量,因为她并不想伤害周维清,因此也没用多大力,而周维清这一抱又十分凶猛,他从未想过上官冰儿会拒绝自己的拥抱,因此这一下速度很快,是打算在抱住上官冰儿前的那一瞬才卸力的。

    因此,当眼前这“上官冰儿”双臂碰到周维清手臂的时候竟然没挡住,她的双臂被向内压迫,同时,整个人都被扑上来的周维清一把抱在了怀中,两条手臂还挤压在了两人之间。

    周维清实在是对上官冰儿太过思念了,一抱住她,直接就吻了上去。

    那“上官冰儿”被周维清抱的愣住了,顿时被他一口亲个正着——

    温润、湿软,只是香气怎么有些不对?周维清吻着那红唇说不出的快意,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以至于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站在“上官冰儿”身后的四名白衣人顿时都呆滞了,他们脑海中都想着同一个问题,这、这人是谁?连我们浩渺小魔女都敢亲……那“上官冰儿”被周维清一口吻住,整个人的瞳孔瞬间放大,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周维清怀中的“上官冰儿”身体突然摇动了起来,只是一下,她的双臂竟然就如同游鱼一般从两人之间钻了出来。然后,她的左脚狠狠踩在了周维清的右脚脚面上,疼的周维清顿时抬起头。

    “上官冰儿”双手反抓周维清肩膀上的衣服,左肩向前一顶,撞在他的胸口上,顿时,周维清整个人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已经被她扔了起来。

    要知道,周维清的力量极为惊人,就算他对上官冰儿没有半分戒心,可他的基本力量在哪里,还有相当不俗的体重。而这“上官冰儿”根本一点天力都没用,就将他整个人甩飞了起来,力量、柔韧、协调,都达到了相当惊人的程度。

    眼看周维清被甩出去了,林天熬也吓了一跳,赶忙去接他,而那“上官冰儿”却已是怒发冲冠的高高跃起,追向空中的周维清,口中还喊着,“周小胖,你该死。”

    “二姐,手下留情。”正在这时,一声娇呼响起,又是一道白色身影从凝形阁四层扑了出来。

    空中的“上官冰儿”听到这一声呼唤,身体顿时停滞了一下,原本已经抓向周维清的双手收了回来。

    周维清这才平安的被林天熬接了下来,但此时他心中已是一片惊怒。怒是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上官冰儿会对自己出手,而这惊,则是因为,他肩膀处之前被上官冰儿抓住的,正是肩井穴,当她抓住他的那一瞬间,周维清只觉得两股十分刁钻并且带着螺旋的天力骤然刺入自己的肩井穴之中,尽管被肩井穴气旋挡住大部分,但此时他的双肩却依旧是一片酸麻,否则的话,就算脚被踩的剧痛,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被扔出去的。

    林天熬将周维清放在地上时,一道身影已经如同乳燕投怀一般朝着周维清扑了过来。

    “小胖——”充满了惊喜、渴望、期盼和浓浓爱意的呼唤声中,上官冰儿已经来到了周维清身前。

    不过,这一次周维清可没敢去抱,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双手挡在身前,一下就挡住了扑向自己的上官冰儿,“你——”

    就在周维清要怒斥上官冰儿为什么像刚才那样对待自己的时候,他却呆住了,因为他赫然看到,在台阶上,不远处,竟然还有另一个正一脸愤懑,气鼓鼓的看着自己的“上官冰儿”。

    “天啊——,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周维清一脸无语的看着面前的上官冰儿,脸部肌肉一阵抽搐。

    就在他面前的上官冰儿泪水已经从美眸中流下,“傻小胖,我才是你的冰儿啊!那是我二姐上官菲儿。”

    周维清呆呆的看着她,“你、你真是我的冰儿?你父母是怎么生的啊!你们姐妹三个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一边说着,他推拒的双手也不由得落了下来,上官冰儿猛的扑入他怀中,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腰。

    闻着那熟悉的味道,感受着在自己怀中微微颤抖着的娇躯,在这一刻周维清才有了几分真实感,缓缓搂住怀中的上官冰儿,双臂渐渐收紧,喃喃的道:“冰儿,我的冰儿。”

    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怎么这么吵。”又是一道白色身影出现在四楼的楼梯口,依旧是一模一样的相貌,脸上却带着那仿佛恒古不化的冰霜一般,正是上官雪儿。

    雪儿、菲儿、冰儿,这三姐妹的相貌完全一模一样,当这三胞胎同时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林天熬也看的呆住了。心中暗暗抽搐,维清上次那一巴掌和这次这一摔挨的不冤啊!换了自己,恐怕情况也差不多吧。

    听到上官雪儿的声音,上官冰儿赶忙抬起头,俏脸已是羞的通红,但她却依旧依偎在周维清怀中不舍得起来。她也同样承受着分离的痛苦,好不容易才再见到了自己的小胖,她又怎么舍得再分开呢?

    看到周维清,上官雪儿也是愣了一下,脸上神色似乎更加冰冷了,向周维清淡淡的道:“我曾答应过你,如果你们翡丽战队能够进入天珠大赛四强,就让你见冰儿一面。现在正好你们见到了。你可以走了。”

    “大姐——”上官冰儿顿时焦急的叫了一声。

    看着她,上官雪儿脸上的寒意才算是柔和了几分,沉声道:“冰儿,你正到了关键时刻,几位大师为了帮你重塑体珠已经忙了很多天,在这个时候可不能半途而废。跟我进去吧,几位大师快要成功制作出重塑卷轴了。”

    上官冰儿不舍的紧握着周维清的手,说什么也不愿意分开。

    上官雪儿眉头微皱,道:“冰儿,快跟我进去。这样吧,让他在这里等着,等你重塑体珠之后,你可以和他聊聊,今晚之前回宫。”

    听她这么一说,上官冰儿顿时大喜,笑靥如花的道:“谢谢大姐。小胖,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周维清紧握着上官冰儿的手,执着的道:“不放,我不让你走。”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台阶上的上官雪儿冷冷的道:“你要是为了她好,就立刻放开她。只有在重塑卷轴制作出来后第一时间使用,冰儿才能令体珠重归澄净,也好重新凝形。”

    听上官雪儿这么一说,周维清尽管是在情绪激动之中,但还是大吃一惊。重塑体珠?这也行?不是说体珠凝形完成之后,就永远都无法更改了么?

    上官冰儿有些恳求似的看向周维清,道:“小胖,为了我重塑体珠已经麻烦了许多人。我不能让这些前辈们的辛苦白费,你等我一会儿,我一定回来。”

    就算再不愿意,周维清也不能让上官冰儿失去这样的机会,毫无疑问,以浩渺宫的财力,重塑体珠之后,冰儿能够拓印到的,必定是神师级凝形卷轴啊!但是上官天月觉得对这个女儿亏欠,也一定会补偿她的。

    想到这里,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松开手。

    上官冰儿俏脸通红的凑到他身边,在他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这才飞也似的跑了。

    上官雪儿冷冷的盯了周维清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只有上官菲儿还留在了门口。

    之前拦住周维清和林天熬的那几名白衣人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此时都变了。其中最多的情绪就是好奇。他们都在猜测眼前这个和三小姐极为亲密,刚才又亲了浩渺小魔女二小姐的青年究竟是什么来历。

    看着大姐、三妹都走了,上官菲儿咬牙切齿的瞪视着周维清,“周小胖,你竟然夺走了我的初吻,你死定了。”

    周维清一脸冤枉的道:“这能怪我么?除了我妈、我爸,就只有冰儿才叫我小胖。谁让你们长得那么像,你刚才又这么叫我的。认错人也能怪我?何况你还踩了我一脚,摔了我一下,总算扯平了吧。”

    上官菲儿漂亮的大眼睛恨恨的盯着他,一脸吃惊的道:“扯平了?你夺走了本小姐的初吻,就这么扯平了?你想的美。就算你是三妹的男朋友,本小姐不将你折腾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就不叫上官菲儿。”

    周维清哈哈一笑,道:“这样不好吧。怎么说你也是冰儿的二姐,要是我们在床上折腾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进入那种美妙的欲仙欲死状态,怎么对得起冰儿啊!就算冰儿不怪我,我自己心里也过不去啊!我可是正经人,千万不要以为你长得有几分像冰儿,我就会喜欢你。”

    上官菲儿被周维清这几句话调侃的不禁有些呆住了,从小到大,她在浩渺宫就以古灵精怪而著称,谁都拿她这小魔女没办法。那些浩渺宫弟子被她捉弄的时候,何时敢恶语相向了?更别说是眼前这坏蛋占了她便宜后还如此了。一时间,一种新奇的感觉反而令她的愤怒消解了几分。

    眼珠微微一转,上官菲儿已经计上心来,抬手点了点周维清,道:“行,周小胖,你给我等着。记住你今天的话,有你向我求饶的时候。”

    周维清十分认真的看着她,道:“这没问题啊!只要你总是对我喊:我还要。我必定是会求饶的。”

    刚刚见到自己的冰儿就又分开了,周维清本来情绪就不太好,再加上他对上官天月、上官雪儿毫无好感,此时上官菲儿还来挑动他,论耍嘴皮子,上官菲儿哪里是他的对手。

    上官菲儿气的娇躯一阵颤抖,“今天有冰儿在,我不理你,你给我等着。”说着,她这才转身离去——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