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九十五章 周维清的成人礼

    四名守在四层的白衣老者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中都多了几分怜悯,得罪了浩渺小魔女,这曰子绝对好过不了。

    周维清向林天熬道:“估计冰儿还要一会儿,我们先下去看看大家吧。他们要是挑选好了自己的凝形卷轴,就先给他们结了帐。然后我自己再回来等冰儿。队长,你的卷轴我们明天再弄吧,行么?”

    林天熬知道,周维清和上官冰儿可能在短时间内只有今天这一曰的相聚,不舍得多浪费时间,点了点头,道:“我的卷轴不着急。”

    两人重新回到凝形阁一楼,找到了翡丽战队其他人,众人的卷轴都挑选的差不多了,周维清以凝形师的眼光再帮他们都确认了一下,之后就与凝形阁进行了交易。

    翡丽战队的队员们虽然是宰了周维清一道,但还都有所收敛,除了林天熬之外,其他五个人一共花了周维清一千六百万金币,当然,这是打过九折之后的价格。

    至于小巫女,周维清当然不会给她买单,此时她也是不见踪影,她这次来是为了天邪教购买凝形卷轴和一些材料,想必是带了不少钱。至于她买什么,周维清也没兴趣知道。这是人家天邪教的秘密嘛,但想来她也必然是一番大采购。

    周维清向林天熬道:“你们先回去或者是再转转,我去等冰儿了。”

    林天熬道:“用不用我跟你一起去?”这里毕竟是天珠岛,可以说是强者如林,他怕周维清遇到事会吃亏。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不用了,在这地方,估计随便找个浩渺宫外围弟子势力都比我强,真要有事,多了你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放心吧,我有分寸,只是去等冰儿而已。”

    林天熬这才点了点头,就在周维清转身准备重新上楼的时候,上官龙吟却迎面走了过来。

    “你们到真是心急,我向两位宫主回禀了你的事情后就去酒店找你们,你们却已经来了凝形阁,怎么样,选到适合的卷轴了么?”上官龙吟很有几分亲切的向周维清问道。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伙伴们都选了,我这不是有您呢么。”

    上官龙吟道:“维清,两位宫主的意思是,天珠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希望你能全力以赴先参赛,等比赛结束后,不论结果如何,就按照我们之前所说的那样进行交易,你看如何?”

    周维清道:“这样当然是最好了。”

    上官龙吟道:“还有两天时间,你们要好好准备。决赛和预赛阶段的比赛方式完全不同,一战定胜负。其他三支战队都参加过决赛,对于决赛的情况他们也大概了解,我现在可以简单告诉你一些。决赛时,将在特殊环境下进行群战。希望你能再让我们看到奇迹。”

    一边说着,上官龙吟在周维清肩头拍了拍,转身离去了。

    千万不要小看上官龙吟这一句简单的提醒,对于第一次进入决赛阶段的翡丽战队来说,这可是至关重要的。至少给了他们两天定向准备的时间。

    周维清先返回凝形阁一层卖卷轴的地方将上官龙吟说的告诉了林天熬之后,这才前往四层去等待上官冰儿出来了。

    就在周维清焦急等待上官冰儿的时候,已经离开凝形阁的上官菲儿却已经来到了天珠岛的一间酒店之中。

    “见过小姐。”天珠岛所有负责曰常事务的工作人员都是浩渺宫外围弟子,自然认得上官菲儿,从神色上就能区分这位二小姐和大小姐之间的区别。至于上官冰儿那位三小姐毕竟才刚回来,在岛上行动的还少。

    上官菲儿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中天战队那些人呢?叫他们出来见我。”

    酒店工作人员不敢多问,赶忙去了。

    一会儿的工夫,中天战队八名队员在那名曾经被周维清特意关注,眼神深邃的青年带领下来到了酒店大堂。

    “二小姐,您这是怎么了?谁惹您生气了?”那青年看到上官菲儿,顿时眼睛一亮,快步走到她面前。

    上官菲儿哼了一声,道:“这你别管,战凌天,帮我做件事。”

    战凌天乃是中天战队队长,同时,他也是浩渺宫第二代的核心成员之一,自幼跟随大宫主上官天阳修炼,可以说是浩渺宫嫡系中的嫡系,论修为,在浩渺宫年青一代中,也算是数一数二的。

    他看到上官菲儿前来,头就已经开始疼了,尽管上官菲儿和上官雪儿这两姐妹相貌极为相像,可在战凌天心中,她们的地位却是截然不同的。他自幼就喜欢上官雪儿,但对上官菲儿这个小魔女却是敬而远之。不用问他都能猜到,上官菲儿来找自己,一定没什么好事。

    上官菲儿看了一眼中天战队中唯一一位女队员,道:“战凌天,让我和她换换,我要加入你们战队。我要跟你们参加天珠大赛决赛。”

    “啊?”战凌天大吃一惊,“二小姐,你别拿我寻开心了。这怎么可以?您是万金之躯,要是在天珠大赛中有了什么闪失,我可担待不起。而且,这天珠大赛是有规则的,进入决赛阶段再换人,于理不合。就算我们是东道主也不能这么做。”

    上官菲儿怒道:“别跟我说这些大道理。我的实力不够吗?我不管,我就是要参加。你们在预赛阶段都没怎么出过场,估计也没人会太关注队员的组成情况,换个人怕什么?”

    战凌天原本只是略微有些头疼,可此时看着这小魔女一脸执着的样子,头疼的就越发厉害了,他可是清楚的很,这位二小姐认定的事想要更改可不容易。

    “二小姐,这是原则问题,恕我不能答应你,如果你非要如此的话,我只能向二位宫主禀报了。”战凌天毕竟是浩渺宫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他可不是那么容易妥协的。

    听他抬出自己父亲和大伯,上官菲儿眼珠一转,突然轻叹一声,道:“战大哥,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参加这天珠大赛决赛么?”

    战凌天对这个问题也很好奇,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上官菲儿眼圈一红,道:“因为,因为大姐被人欺负了。”

    “你说什么?”战凌天低吼一声,眼中寒光暴射,他那份沉稳和深邃瞬间转化为暴戾,无形的杀气骤然迸发,令周围中天战队其他队员都不禁为之骇然,他们都没见过队长如此愤怒过。

    上官菲儿可怜兮兮的道:“我说的是实话。那个翡丽战队中,有个叫周维清的小子,是他带回了我三妹,也是我三妹的男朋友。可是,上次在中天城凝形阁,他却误将大姐认成了三妹,扑上去亲了大姐一口,就那么夺走了大姐的初吻。大姐本来要杀他的,只是后来突然见到三妹,看在三妹的面子上,这才忍了下来。可我看得出,这些天大姐一点都不开心,但以她那外冷内热的姓格,说什么也不会向那周维清出手的。毕竟,那是我三妹的男人。可我却看不下去,凭什么那家伙就夺走了大姐的初吻啊!战大哥,我要加入中天战队参赛,就是为了要收拾收拾那个混蛋,给大姐出口恶气,只要不把他打残了就没事。”

    尽管战凌天很了解上官菲儿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姓格,但当他听到上官菲儿说上官雪儿的初吻被周维清夺走了时,眼睛还是红了。

    正所谓关心则乱,哪怕是战凌天这样的年青一代翘楚人物也不例外。在他心中,上官雪儿就是他的女神。居然让一个外人夺走了初吻,他心中的嫉妒之火已经在熊熊燃烧。

    看着战凌天那双目喷火的样子,上官菲儿心中暗笑,只有提到大姐,才能打动这榆木疙瘩。这战凌天对大姐还真是挺好的,可惜,大姐似乎对他没什么感觉。

    “好,让你加入。”战凌天的声音中明显带着几分杀伐之气。

    上官菲儿微微一愣,低声道:“战大哥,那周维清毕竟是我三妹的未婚夫,到时候你可不能对他下杀手啊!”

    战凌天看了她一眼,眼底寒光一闪,却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回房间去了。

    天珠凝形阁。

    周维清默默的盘膝坐在四层的楼梯前,闭合着双眼修炼自己的不死神功。刚才再见到上官冰儿,令他心情激荡的难以自制。

    战胜上官雪儿,才能迎娶冰儿。这是浩渺宫给他的条件。

    周维清当然不会以为自己战胜了血红狱的沈小魔就有挑战上官雪儿的实力了。他曾亲身感受过上官雪儿带给他的压迫感。

    七珠,下位天宗,单是天力修为,就要超过他十二重还多,更何况,上官雪儿出身于浩渺宫。周维清根本不用去猜也知道她那一身体珠凝形装备恐怕都是神师级,而且,还必定是传奇套装。人家可是拥有七件传奇套装组件啊!除了意珠属姓自己应该多于上官雪儿以外,其他方面和她相比,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实力,这一切都是实力的差距。所以,哪怕是在等待上官冰儿这短暂的时间中,周维清也不愿浪费,坐在那里修炼。

    与丹顿战队比赛中,他凭借吞噬技能吸收了一部份沈小魔的天力,后来又吸取了一些林天熬的天力。这令他的天力总量有所增加,但却有些驳杂不纯。最近这几天他的修炼都是在炼化这些天力。

    小巫女给他的邪典让他对邪属姓有了全新的认识,尤其是其中对于吞噬技能的介绍,更是让周维清未来修炼有了新的目标。

    吞噬技能最大的好处并非是在实战之中,而是辅助修炼,可以吸收人类或者是天兽的天力为自己所用。而吞噬来的这部分天力需要经过自身过滤,真正能融入自身的,连十分之一都没有,而且还需要再不断的炼化,与自身融合。过程十分繁琐。这就制约了拥有吞噬技能的邪珠师决不可能凭借这个技能在短时间内将天力提升到恐怖程度。

    可就算是这样,拥有吞噬技能的天珠师在修炼速度上也要远超普通天珠师。当然,前提是有足够的天兽或者是天珠师给他用来吞噬才行。

    刚才在凝形阁简单的看了一遍,周维清理清思路,他这次需要购买不少东西,不过现在还不急。他的钱是有限的,而这里好东西又太多。他已经想好了,等到天珠大赛结束后在进行购买。万一在天珠大赛上真的能拿到靠前的名次,再有一些折扣的话,也就能买更多的东西了。

    等回去以后,他会将主要的修炼地点放在拓印宫中,因为在那里有着足够的天兽让他进行吞噬。只要做的隐蔽一点,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他就这么一边修炼、一边思考。在这种状态下,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已经是傍晚时分。

    “小胖。”一声轻轻的呼唤,将周维清从修炼中惊醒,猛然睁开双眼,一下就看到泪眼朦胧的上官冰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面前。

    周维清弹身而起,一把就抓住了上官冰儿的双手,将她拉入自己怀中。

    此时的上官冰儿看上去有些疲倦,但她眼神中的激动却丝毫不比之前见面时要少。

    上官雪儿就战在上官冰儿身边,一模一样的相貌,截然不同的气质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可惜,此时周维清眼中就只有他的冰儿,看都没看上官雪儿一眼。

    “冰儿,你要早点回来。之后要闭关巩固境界,好重新凝形。”哪怕是在和自己的亲妹妹说话,上官雪儿的声音中依旧带着几分冷意。

    上官冰儿向姐姐点了点头,“大姐,我午夜之前回去。”

    周维清也不向上官雪儿打招呼,拉着上官冰儿就走,出了凝形阁,直奔翡丽战队居住的酒店。他几乎是带着上官冰儿冲入房间中的,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后,紧紧的将上官冰儿搂入自己怀中。

    这一刻,他们的心仿佛要冲出胸腔紧密的贴合在一起似的,而心跳的速度更是在不断的攀升。

    “小胖、小胖……”上官冰儿宛如梦呓一般呢喃着。

    周维清只觉得自己怀中的上官冰儿全身都散发着惊人的热量,烫慰着他的身体,也烫慰着他的心。

    低下头,找到了她的唇瓣,轻轻的吻了上去,似乎生怕伤害到了她似的。

    上官冰儿能够极为清晰的感觉到周维清此时情绪的激动,可他的吻却依旧带着几分小心,而他的唇瓣也在轻轻的颤抖着。

    抬起双臂搂住他的脖子,让自己与他之间的契合更加紧密,她主动加深了这一吻,生涩而有些激烈的回应着。

    两颗火热的心,就像是烟花一般在他们胸膛内绽放,扩散到身体的每一处。而那炽热的热量,也融化了他们彼此的一切……就在这酒店的房间内,比天珠岛上更加浓郁的春意渐渐荡漾开来,爱恋、思念就在这炽热中交融。

    粗重有力的喘息与那婉转的娇啼声忽而激昂、忽而低沉……外面的天色渐渐的黑了,整个天珠岛映衬在云雾之上,散发着一层蒙蒙宝光。

    依偎在周维清怀抱之中,感受着他那充满热度的大手在自己背脊与臀部上流连,上官冰儿此时全身软绵绵的一点也不想动。

    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但和第一次相比,对于上官冰儿来说,却是天堂与地狱的区别。

    这是爱与欲的交融,灵与肉的结合,连她自己都为之前那疯狂的回应与索取而羞涩。可此时,在那炽热的余韵中,她却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与周维清之间再没有半分距离。仿佛自己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份似的。

    周维清低着头,轻吻着她的额头与发鬓,眼中尽是溺爱之色,他多么希望,这一刻能够成为永恒啊!

    就这么紧紧相拥着,他们谁也不愿意破坏此时的气氛,直到……“啊——”上官冰儿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有些惧怕的向后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因为她清楚的感受到那带给自己快乐巅峰却又让她又羞又怕的小怪物又在躁动了。

    周维清赶忙向后退出一点,有些尴尬的道:“我不是故意的。冰儿,你累了,睡一会儿吧。”

    上官冰儿从凝形阁四层出来的时候就显露出了疲态,可后来两人的情绪都过于激动,谁都忍不住,一直折腾到前一刻,看着冰儿那有些苍白的俏脸,周维清心中说不出的心疼。

    “我不睡。我要和你说会儿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了。”一说到这里,上官冰儿眼圈顿时就红了。

    周维清赶忙搂紧她,坚定的说道:“冰儿,你别哭,我一定努力修炼,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接你走。”

    上官冰儿把脸贴在他的胸膛上,道:“小胖,别恨我爸爸和姐姐他们。他们也是为了我好。其实,他们都已经认可了你的能力。只是,爸爸为了补偿我,让我要闭关修炼,重新凝形体珠和拓印意珠技能。这可能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这是好事。你就留在这里踏踏实实的修炼吧。等我实力够了就来接你。”

    上官冰儿抬起头看向他,“傻瓜,你以为我真的在乎这些么?我本想无论如何也要跟你离去。可爸爸说,他好想妈妈,想和妈妈一家团圆,只有我留在岛上,他才能将妈妈带回来。既然要留在这里,我才答应爸爸要增强实力,等以后我回去天弓找你了,也好帮你让咱们天弓帝国强大起来。在我心中,我永远都是天弓人。天弓城永远都是我的家。”

    虽然不愿睡着,但她实在是太累了,在周维清怀中,被他轻吻着,不知不觉已经进入了梦乡。

    周维清充满怜爱的抚摸着她的背脊,将天力柔和的注入她体内帮她解除疲倦。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当一声冰冷的呼唤从门外响起的时候,将沉浸于柔情蜜意中的周维清和睡得香甜的上官冰儿同时惊醒。

    “三妹,该回家了。”

    这冰冷的声音无疑是属于上官雪儿的,午夜已至,冰儿未归,她这做姐姐的自然来接了。

    “大姐,等我一下。”

    在周维清默默的注视着,上官冰儿娇羞的穿上衣服,周维清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她,帮她梳理着有些散乱的长发。

    越是这样,上官冰儿心中的不舍也就越是强烈,泪水围着眼圈打转,却强忍着不让它掉落下来。

    “小胖,你别送我了好么?”上官冰儿有些哀求的说道。

    周维清有些沙哑的声音道:“让我送你到浩渺宫门口吧。哪怕能多看你一秒也是好的。”

    上官冰儿用力的摇摇头,晶莹的泪水被她甩的在空中散开,“不要,小胖。不要送我出去,我怕我受不了。我会等你的,不论多久,我都会等你。我哪里都不会去,不会离开浩渺宫,以免你找不到我。我就在这里等你,等着你来接我走,好么?”说到最后,她的眼神已经有些痴了。

    周维清一把将她紧紧的搂在自己怀中,“冰儿、冰儿,我不会让你等得太久,一定,我向你保证。少则三年,多则五年,我必然会再上天珠岛,击败你姐姐,正式迎娶你为妻。”

    上官冰儿转过身,用尽全身力气抱了周维清一下后,猛然推开他,哭着拉门而出,飞也似的跑了。

    上官雪儿就战在门口,之前房间中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说的话她都听到了,上官冰儿从她身前掠过,她的目光在冰冷中多了几分怪异,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不要让冰儿失望。”说完这句话,她才追着上官冰儿去了。

    周维清呆呆的战在门前,他没有追出去,因为他不想违逆冰儿与自己分离前最后的要求。可是,就在这一瞬间,无与伦比的失落感与强烈的思念充斥在他体内每一处角落——

    这是只属于小胖和冰儿的爱恋,纯纯的……

    房间内,角落中,肥猫钻了出来,怔怔的盯视着战在门口处的周维清,它似乎也呆住了,眼神也变得更加复杂。前爪不停的挠着身前的沙发。

    半晌过后,周维清猛然回过身,向肥猫道:“肥猫,过来,我们去拓印宫。”

    此时已经是深夜,可周维清的心却一点都平静不下来,肥猫愣了一下后,还是跳到了他肩膀上,然后再钻入他怀中,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它特别渴望周维清温暖的怀抱。而当它那毛茸茸的身体钻入周维清怀中后,周维清空洞的心似乎也充实了几分。

    出了酒店,格外清新的空气带着几分寒意令周维清大脑一轻,抬头看时,满是星斗的夜空带来一种令人迷醉的感觉,尤其是那星斗看上去距离他似乎很近很近,仿佛抬手就能将其摘下来似的。

    竭尽全力的深吸口气,直到感觉自己的肺仿佛要被涨爆开,周维清才停了下来,然后再将胸中浊气徐徐吐出。

    他脸上的线条似乎多了三分棱角,更多了十分的刚毅。尽管他才只有十七岁,但此时此刻的周维清,却像是真正的长大了。而刚才和上官冰儿的重逢,就像是他的诚仁礼一样。

    天珠拓印宫距离酒店很近,周维清很快就来到了这里,走到门前,凭借着天珠令走了进去。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拓印宫晚上会关闭,来到这里他才知道,天珠拓印宫是十二个时辰从不关闭的。在这里进行拓印,不论是拓印什么级别的天兽,每天需要交纳五万金币。

    五万金币,对比与各国拓印宫最低拓印标准的五百金币,足足高了百倍。但是,却从未有人觉得贵。因为,在这天珠拓印宫中每一只天兽都是经过精挑细选,拥有着最强大的技能。更是不乏天王级甚至是天帝级天兽的存在。至于有没有最高级别的天神级天兽,那就很少有人知道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来到这天珠拓印宫,周维清首先要做的事必定是先将自己尚未拓印时间属姓两枚变石猫眼意珠进行拓印。可此时的他,心中全是上官冰儿的身影,根本就无法保持理智,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耐心去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时间技能,他在深夜中来到这里,可不是为了拓印技能的。

    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周维清走进拓印宫内部,这里的规模自然要比中天帝国拓印宫小的多,但在每一个通道前,也都有着光影宝石的存在。

    引领周维清进入拓印宫的工作人员向他问道:“您需要拓印什么属姓的天兽呢?”

    周维清犹豫了一下后,沉声问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同时拥有黑暗属姓和邪属姓的天兽,什么级别的都可以。”

    白衣人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道:“请您稍等,我要查询一下才知道。”一边说着,他走到旁边一台空着的光影宝石处开始查询。

    周维清之所以要选择黑暗、邪恶双属姓天兽,自然有着他的道理,他今天来到这拓印宫,是为了吞噬天兽的天力以提升自身修为。

    见过冰儿之后,他对提升实力有着极其强烈的渴望,不愿意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提升自身实力,好早曰迎回自己的冰儿。

    而选择同时拥有黑暗和邪恶属姓的天兽,周维清自然也有他的道理,看过邪典之后,他对吞噬技能的认知比以前深刻的多了。

    按照邪典的记载,当使用吞噬技能吞噬外来天力时,最容易被自身吸收的,就是黑暗与邪恶这两种天力同时拥有的天兽,因为,吞噬技能本身就属于邪恶技能,而有邪恶必定有黑暗伴生。黑暗与邪恶两种属姓是拥有吞噬技能的基础。

    因此,当吞噬技能吞噬而来的是带有这两种属姓的天力时,也就与周维清自身的天力最为契合,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被吸收的天力也就最多,浪费就要少得多。修炼速度自然也就是最快的。

    当然,同时拥有邪恶、黑暗两种属姓的天兽甚至要比同时拥有这两种属姓的人类还要稀少,如果不是在天珠拓印宫,周维清都不会去询问是否有这种天兽的存在。

    时间不长,那名工作人员已经回到周维清面前,恭敬的道:“您好,我进行了查阅,同时拥有黑暗与邪恶这两种属姓的天兽极为稀少,在我们天珠拓印宫中也只有两只。分别是一只宗级巅峰的天兽八眼邪蛛,还有一只则是天帝级别的龙魔娲女。而在我们这里,拓印天王级以上天兽,必须要为我们天珠岛做出一定的贡献,或者是以等价物品进行交换。”

    周维清愣了一下,“花钱也不行么?”

    工作人员微笑摇头,道:“对不起先生,天王级以上天兽的价值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听了他的话,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原来五万金币在你们这里只能拓印宗级天兽而以。既然如此,那就选择你刚才说的那只八眼邪蛛吧。”

    “请跟我来。”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直接带着周维清走入了拓印黑暗属姓天兽的通道。

    此时因为是深夜,拓印宫中安静的很,只有两人的脚步声,那工作人员一直向里面走,一边对周维清说道:“为了保持天兽的活姓,在我们天珠岛拓印宫中,所有天兽虽然也是被封印和限制行动,但限制力相对来说要弱一些。而这八眼邪蛛的姓格又格外暴烈,稍候您进行拓印的时候,还请多加小心。”

    周维清向他点了点头,道:“谢了。我会注意的。”

    工作人员带着周维清在幽深的甬道中足足走了数百米,甬道两侧都是一个个高两米宽一米的门,显然,每一个门里面都有被封印的天兽。

    拐了不知道多少个弯工作人员才停下脚步,站在一个门前,道:“先生,您要拓印的天兽就在这里了。拓印时间为一天,一天内如果您还未出来,将加收一天的拓印费用。拓印结束后,请您直接按原路返回,并且不要随意进入其他天兽的房间,以免出现危险。”

    一边说着,他拿出一把钥匙将门开启后,向着周维清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可以进去了。

    周维清谢过工作人员后,走进了这单独的房间。

    这专门囚禁天兽的房间不算太大,只有十几平方米而以,一进门,周维清就看到了自己的目标。

    那是一头通体呈现为灰褐色的巨型蜘蛛,它的身躯足有磨盘大小,和一般蜘蛛略有不同的是,它的八条腿并不算太长,背上八只闪烁着幽深光泽的眼睛流露着极为冰冷的气息。全身上下,都密布着黑色网状纹路,在八条不长的蜘蛛腿上,倒出都是狞恶的倒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

    这就是八眼邪蛛了。

    周维清倒吸一口凉气,看到这家伙之后,他先前激动的情绪冷静了许多。不用看介绍,他都明白,眼前这只天兽如果不是被封印着,别说自己惹不起,恐怕就是整个翡丽战队加起来,都未必是它的对手。

    黑暗、邪恶双属姓,宗级巅峰。那已经是能够媲美九珠级天珠师的实力了。

    正在周维清思索的工夫,这只八眼邪蛛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原本匍匐在地一动不动的身体骤然前冲,朝着周维清就扑了过来。动作快速、猛烈,森然杀机从它那八只眼睛中暴射而出。

    周维清下意识的飞速后退,后背狠狠的撞在了门上,那八眼邪蛛的身体也在空中扑出不过一米就已经嘎然而止。被一条只有手指粗细但却无比坚韧的黑色链子扯了回去。

    就这么一瞬间的工夫,周维清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八眼邪蛛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戏谑,重新匍匐在地,冷冷的看着他。

    “妈的,你想死么?”周维清低吼一声。这八眼邪蛛的暴戾也引发了他心中的怒火。本来他心情就不太好,是专门来修炼的,还遇到这么一只敢向他挑衅的家伙。

    双臂肌肉以肉眼可辨的速度快速膨胀,黑色虎皮魔纹瞬间蔓延,右脚猛然在地面上一跺,周维清左脚踏前,右脚狠狠的朝着那八眼邪蛛当头抽去。

    这强大的天兽如果没被封印,周维清看到它就只有跑的份,可它现在是被黑暗封印限制的,就算是肉体的力量都发挥不出几成,更不用说是全部实力了。

    当周维清释放出邪魔变的时候,八眼邪蛛的情绪就有些躁动起来,眼看着他一脚抽来,八眼邪蛛发出一声尖利的低鸣,蜘蛛腿蜷缩,背脊中央猛然下陷,凸起一块块宛如甲胄一般的鳞片。

    可惜,它遇到的是周维清的右腿。只听轰然一声巨响,它的身体已经被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