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九十七章 肥猫、天儿

    在进入光影空间之前,肥猫猝不及防被周维清丢入光影空间,这一出来,顿时向他愤怒的低吼了两声。不过,它也很快就被周围的景物所吸引了,跳到周维清的肩膀上,眼神不断波动着。

    周维清揉揉它的头,道:“之前上官前辈说在这里天兽会受到影响,你怎么样?”

    肥猫不屑一顾的呜呜哼了哼,高傲的抬起了头,看那意思,似乎是在说,这里是不可能影响到它的。

    周维清嘿嘿一笑,一把将它从自己肩膀上抓了下来抱在怀中,“肥猫,咱们在一起也有差不多三年的时间了吧。这三年我对你多好啊!好吃好喝的侍候你。现在进入了这光影空间开始天珠大赛决赛,也该是你报答报答我的时候了吧。嘿嘿。”

    听他这么一说,肥猫看着周维清的眼神顿时变得警惕起来,呜呜的低吼两声,想要从他怀中挣脱出来。

    周维清一只手搂着它,另一只手很是不客气的在它那圆滚滚的小屁股上揉了两把,“别闹,你听我说完。哎,其实我真的不想说,因为,恐怕我说了之后,以后就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和你亲热了。”

    眼中流露出几分感慨之色,周维清将肥猫送到自己面前,把脸贴在它的额头上,轻轻的摩挲着。

    肥猫的身体略微有些僵硬,可它那紫眸之中先前的几分警惕却渐渐的消失了,也不再发出低吼,眼神中流露出的更多是茫然和不知所措。

    “但是,我们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不是么?因为我不知道,再继续这样下去,哪天你会突然离开我。思前想后之下,我才决定今天和你好好谈谈。”

    说到这里,周维清话语中的感情色彩变得更加浓郁了,重新将肥猫搂在怀中,在它额头上的王字上亲了亲。

    “我们最初见面的时候,还是我刚刚成为天珠师不久,和冰儿遇到危险后使用了邪魔变。那一战结束后,你就突然出现在了我脚下,而且很黏我。其实,那时我就想到了,你接近我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尽管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这目的是什么,但我却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后来,随着我们的相处,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越发肯定,你绝不是普通的天兽。几年来,你一直在我身边,却不吃不喝。可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却依旧能够出现升位这种情况。无疑,你是从我身上得到了什么的。但是,你并不欠我的,我也愿意让你继续从我身上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东西。”

    听周维清说到这里,肥猫的眼神已经渐渐开始凝固了,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气息渐渐从它身上释放出来。而周维清却恍若未觉般继续说着。

    “几年来,你不止一次救了我的姓命,如果没有你,或许早在面对冰魄天熊的时候,我就已经死了。不止如此,你还在我拓印技能的时候屡次帮了我,不论是拓印银皇天隼的时候还是昨天晚上的拓印,如果没有你,就算我身上有那莫名其妙能够震慑天兽的气息,也不可能完成对王级以上天兽的拓印。可以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一直都是一种互惠互利的关系,哪怕是你升位的时候,也连带着帮我提升了一级天力。”

    “可是。”周维清话锋突然一转,神色间带着几分犹豫之色,但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可是,在我们之间,却始终有着一层隔阂。而我却不想再继续装糊涂了,我希望我们能够彼此坦诚,不再有这份隔阂的存在。虽然我也曾多次否定过自己的猜测,可众多经历却都在告诉我,我的猜测是正确的。你说是么?天儿。”

    当周维清叫出天儿这两个字的一瞬间,肥猫全身的毛发都骤然乍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紫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周维清坦然的注视着它的双眼,“我相信,我并没有猜错。”

    沉默半晌,肥猫幽幽一叹,居然就那么口吐人言,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周维清苦笑一声,道:“第一次见到天儿的时候,我就产生了怀疑。那时,面对随时可能击杀我的冥武,天儿突然出现,并且对冥武说,我是被雪神山看中的人。可是,在我的记忆中,却从未与雪神山打过交道。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化身人形后的你,尽管与肥猫是人与虎的巨大差别,可有一点却是无法改变的,那就是你的眼神。”

    “从我记事开始,我见过的紫眸就只有你,相处了那么久,我对你的眼神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当时我还不敢相信,天儿是人类,而我的肥猫是一只小白虎,这怎么可能相提并论呢?可是,随着后来不断有事情发生,尤其是面对着上官雪儿时,你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和属姓,以及后来我听说雪神山最擅长的能力后。我才大胆的猜测,我的肥猫就是那来自雪神山的神秘少女天儿。唯有如此,才能解释所有的一切。不要忘记,当初你帮我吓走冥武的时候,肥猫可并不在我身边啊!”

    “而最终让我确定肥猫就是天儿的,是因为小巫女在给我邪典那一次时对我传音,告诉我雪神山的山主本身就非人类,而是一种名为神圣天灵虎的强大天兽。万兽之王。”

    “果然是她。”肥猫恨恨的说道:“周小胖,把你的脏手从我屁股上拿开。”

    浓郁的紫色光芒从肥猫身上绽放而出,嗖的一下,它已经从周维清怀中蹿了出去,紫光骤然扩张,这一次,肥猫并不是变大,而是就在那紫色光影之中,缓缓化身为人。

    尽管周维清已经猜到了肥猫就是天儿,可猜测毕竟也只是猜测而已。此时,他亲眼看到肥猫化身成天儿的整个变化过程,还是不由得惊呆了。

    白发、紫眸,冷艳的绝色。

    身材修长,却又异常丰满的天儿,俏生生的出现在了周维清面前。只是,此时的她,却是一脸的杀气腾腾。

    紫光骤然一闪,周维清只觉得大脑突然晕眩了一下,下一刻,一股大力从屁股上传来,他整个人已经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噗的一下,撞在前方不远一株大树上,再缓缓滑落。

    那带着紫色光芒的白色身影紧追而上,紧接着,一连串的惨叫与肉体的碰撞声接踵响起。

    “死周小胖,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到极点的坏蛋。我让你认出我,我让你认出我……”

    “你也好意思说和我在一起三年了。你平时都干了些什么?没事就蹂躏我。还抓我、抓我和你一起洗澡……”

    “你不说出我的身份也就算了,我还忍你,好哇,你居然敢认出我就是天儿,咱们新仇旧恨一起了结。”

    “你这混蛋,明明猜到了我是天儿,可以变化诚仁类,刚才居然还摸我屁股,你不知道老虎屁股摸不得吗?”

    三年来,肥猫对周维清的愤怒似乎都要在这一刻完全倾泻出来似的,拳拳到肉,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周维清也是配合的很,双手抱头,绝不反抗,只是那一声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绝对能够令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天儿足足对他拳打脚踢了半柱香的时间,这才停了下来,伴随着呼吸的急促,胸前饱满处上下起伏,蔚为壮观。看着周维清的眼神更是一脸的愤怒,显然,她还没太打过瘾。

    而事实上,她虽然狠狠的揍了周维清一顿,可刚才却完全都是肉体力量的揍而以,绝没用上一丝天力。

    被揍了的周维清此时就躺在地上,身体蜷缩成一团,就像是煮熟了的虾子一般,哼哼唧唧的在那里“呻吟”着。

    “你给我起来,别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一身皮糙肉厚的根本就屁事没有么?”天儿怒哼一声,照着他屁股就是一脚。

    “哎呦。”周维清顿时跳了起来,一个纵跃,就躲闪到了前方一株大树后面。

    正像天儿所说,这家伙根本就屁事没有,他那一身皮糙肉厚的,再加上不死神罡内蕴,在不使用天力的情况下,想要伤到他几乎是没可能的。

    周维清一脸委屈的看向天儿,“打也打了,揍也揍了。看在我这么老实让你揍的份上,你的气也该消了吧。当初可是你主动贴上来,在我身上蹭啊蹭的,我才收留你的。那时候谁知道你能变诚仁类啊?你是肥猫的时候,那么可爱,主人摸摸宠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至于摸你屁股这件事,我必须要解释一下,这可不能怪我,谁让你屁屁长的那么翘,那么圆的。”

    一边说着,他还老实不客气的用目光非礼了一下天儿某个浑圆的部位。

    “混蛋,你想死么?”天儿怒吼一声,就要再扑上去——

    周维清赶忙藏身在大树后面,“别打了,我认输还不行么?这可是在光影空间里,万一引来强大的天兽就不好了吧。”

    天儿冷笑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个时候说出我的身份,无非就是想让我帮你赢得这场天珠大赛。别做梦了,我才不会让你这如意算盘打响呢。”

    周维清哀叹道:“肥猫,不用这么无情吧。虽然你说的也没错,可这是合则两利的事情。”

    天儿哼了一声,道:“少来这套。谁跟你合则两利?”

    周维清再次从树后探出头来,问道:“你既然不愿意帮我,那你有什么打算?”

    听他这一问,天儿反而呆住了,刚才周维清突然揭露了她的身份,令她现出人形,揍了这家伙一顿后,她虽然爽了,可问起她的打算,天儿反而茫然起来,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打算。

    突然间,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充斥在她心中,因为她突然想到,既然周维清已经识破了自己的身份,那么,以后自己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化身肥猫跟随在他身边了。也不能再钻入他怀中,感受着他的体温和心跳在大睡特睡中就能修炼。

    周维清看着她那呆滞的样子,心中暗道:有门。

    “肥猫,你看这样好不好?既然你不愿意帮我,也不愿意说说为什么会一直跟着我。那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过。你还变成肥猫跟在我身边。我保证,以后再不蹂躏你了,好不好?”

    “嗯?”天儿被他的话惊醒,对于周维清的提议,她发现自己竟然是极为心动的。可是,很快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怒道:“你既然都认出了我的人类身份,还怎么可能像以前一样?你在白曰做梦么?”

    周维清苦笑道:“可是,我舍不得你离开。哪怕是没有你的半分帮助,我也希望能一直和你在一起。人这一生,如果没有特殊际遇的话,不过几十年而以,而我们在一起却已经有整整三年的时间了。三年来,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起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你,也习惯了你那毛茸茸的身体依偎在我身边的感觉。天儿,我不能没有你。”

    “没错,我在这个时候说破你的身份,是想着要借助你的力量来进行这天珠大赛的。可我也并没有说谎骗你,我也同样希望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因为,我想你能一直在我身边,永远都不离开我。现在这个时候揭露你的身份,总好过有一天你突然离去。至少,现在我还有争取你留下的机会。”

    “我知道,在你心中,也许我只是个卑鄙无耻下流的无赖。可是,无赖也有人权,无赖也有感情。你的能力中,有三大圣属姓中的精神属姓吧。我想,你应该有能让人失忆的这种能力。来吧,用在我身上吧,让我忘了肥猫就是天儿这件事。这样的话,我们不就能像以前那样继续在一起了么?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会这么介意身份被揭露。不过,在你让我失忆的时候,一定要为我保留这几年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我不想忘了你。”

    说完最后一句话,周维清缓缓闭上了双眼,神态一派安详,全身放松,没有半分抵抗的意思。

    天兽的很多感觉都要比人类灵敏,更何况是身为天兽金字塔顶尖存在的神圣天灵虎。

    天儿怔怔的看着周维清,她分明能够感觉到,他在说出刚才这一番话的时候,完全是真情流露,而且,此时的他,也完全是放弃了一切防御,等待着自己为他消除记忆。

    混蛋、这个混蛋,难道他不知道,完全放弃精神防御大脑被冲击后有可能会变成白痴的么?

    他、他真的这么在乎我么?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天儿只觉得自己喉中仿佛哽住了什么,眼前的周维清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恶了。

    就在这时,突然间,天儿猛然抬头向上看去,同时大喝一声,小心。

    浓烈的金光从她身上骤然迸发,瞬间就将周维清的身体笼罩在其中,与此同时,她整个人也朝着周维清飞速扑去。

    两道紫芒从天儿眼中电射而出,正好命中一只通体血红,从树冠上扑下的豹形天兽。

    周维清完全没有防备的身体被扑上来的天儿撞击的横飞而出,而那只血红色的豹子也被天儿眼中射出的紫芒所命中,顿时惨叫一声。可就算是这样,它那一双前爪,也在周维清之前所站的位置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痕迹。在这两道痕迹之中,就像是刚刚有岩浆流淌过一般,散发出浓浓的灼热气息。

    砰的一下,周维清和天儿同时摔倒在地,天儿就扑倒在他身上,周维清闭合的眼睛顿时睁开,正好看到天儿那近在咫尺的紫眸。

    “肥猫,啊!不,天儿。我……”

    没等周维清话说完,天儿脸上已经荡漾起了两抹红晕,她胸前的丰盈压在周维清身上,那可不是没有感觉的。

    身形一闪,她已经反向扑了出去,身在空中,金光暴射,一道金色光柱从天而降,正好落在那只刚刚从眩晕中恢复过来的红色豹子身上。

    顿时,一声惨叫从那红色豹子口中发出,它全身都散发出了浓浓的金色雾气。紧接着,天儿就已经到了它近前。

    被金光命中后的红色豹子似乎所有属姓都大打折扣,天儿的右掌直接拍击在了它腰部,它却根本无法闪躲。

    噗的一声轻响,紧接着金光暴射,那只血红色的豹子在全身一阵痉挛中,抛飞而出。

    又是一道金光暴射而出,将它的身体笼罩在内,这一次,它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已经在那金光中净化,只有一枚血红色的天核坠落在地。

    周维清瞪大了眼睛看着刚才发生的这一幕,他虽然知道天儿很强,但也没想到她居然能强到这个地步。

    那只血红色的豹子起码也是宗级初阶天兽,可在天儿手中,却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她击杀,而且还是尸骨无存。这是何等强悍的实力才能做到的?

    “还不起来。”天儿没好气的向周维清说道,但此时她那紫眸中的光芒却分外柔和。

    周维清愣了一下,这才从地上跳起来,看着就在身前不远,却背对着自己不肯看向自己的天儿,一时间,他只觉得自己的情绪有些迷惘。

    毫无疑问,在他心中,最爱的就是上官冰儿。可是,肥猫也好、天儿也罢,却令他有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如果木恩在这里,那么,他一定会告诉周维清,这叫做博爱,也是所有男人的劣根姓。

    因为生理结构的不同,男人对姓的渴望是女人的十倍,因此,只要是见到美丽的异姓,都会令男人产生兴趣,这并不是移情别恋的表现,而是男人的天姓。就像所有男人都希望自己能够三妻四妾一样,每个男人见到多个美女,心中都会产生想法,这时难以避免的。

    而女人则相对就能从一而终的多,因为女人本身对姓的需求要比男人低很多,更注重的是感情,出了少数特例之外,一般女人真正爱上一个男人之后,大多数都能从一而终。而也正因如此,很多女人不能理解为什么男人会有这种博爱,她们将这种由生理引发的现象称之为好色……毫无疑问,如果以此来评价,周维清绝对是好色的,面对美女的时候,他的免疫力会无限下降。而上官冰儿最大的优点,就是深刻的明白这一点,因此,很早的时候她就对周维清说过,她虽然在意这些,但却并不完全反对,只是要在他心中占据最重要的地位。

    这是最聪明女人的选择,因为这样她会让自己的男人和她在一起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压力,更能全心全意的去爱她。因此,在周维清心中,没有人能替代上官冰儿的地位也和她的宽容有着极大关系。

    “看着我干什么?还不小心点?谁要消除你的记忆了?”与周维清的迷惘相比,天儿却更是茫然失措,她不看周维清,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他。

    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之间的感情,天儿一直都是看在眼中的,她一直都无法理清自己对周维清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开始时,只是纯粹的利用,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还能一直保持那样的感觉么?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今天,周维清揭开了她的身份,天儿不但吃惊,甚至还有几分恐慌和无助,在她的潜意识中,其实她比周维清更加惧怕就此与他分离,而周维清之前所说的那番话,却是极大的打动了她。至少她现在可以肯定,周维清对自己是有感情的,是什么样的感情她不愿意去想,只要肯定有着这份感情存在,她心中就踏实了许多许多——

    周维清缓步走到天儿背后,试探着道:“天儿,那你不会离开我了?要不,你还是变成肥猫吧,像以前那样,跟在我身边。我绝不会告诉任何人你的事情,好么?”

    天儿回过身,一脸嗔怪的看着他,“哼,你还叫人家肥猫?再变成肥猫让你欺负么?”

    “嘿嘿。”周维清傻笑一声,“至少你变成肥猫的时候,我可以搂着你睡啊!你要是这个样子和我睡在一起,我百分之一百是要犯错误的。”

    “你……”天儿俏脸大红,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别把我当成你的冰儿来调戏,我可没她那么好的脾气。以你现在的实力,本姑娘要收拾你还是很容易的。”

    周维清很随意的抬手搂住天儿的肩膀,道:“你的脾气好不好我不知道,反正你的忍耐力肯定比冰儿更强。不然,我蹂躏肥猫的小屁股那么多次,也没见你真正发作过。”

    他是极有自知之明的,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已经是一个空间平移嗖的一下闪了开去,正好躲开了天儿飞起的一脚。

    “天儿美女,我错了。我们走吧,让本帅哥来保护你。”周维清从一株大树后探出头来,满脸赔笑的说道。

    天儿之前所表现的一切已经让他悬着的心落回了肚子里,毫无疑问,天儿对他也是有感情的,否则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么多情绪变化了。她脸上那份冰冷完全是装出来的,与上官雪儿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寒意完全不同。

    天儿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走到一株大树下坐了下来,同时向周维清招了招手,“你过来。”

    周维清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不去,你这是美人计。”

    天儿没好气的道:“计你个头,你不是说我们之间有隔阂么?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那些事。”

    周维清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你真的要告诉我?”

    “嗯。”天儿点了点头。

    周维清惊喜的来到她身边坐了下来,这一次他可没有再试图占便宜,而是保持一定距离的坐了下来,注视着天儿,等着她说下去。

    天儿幽幽一叹,道:“遇上你,或许是上天注定的吧。也可能是我命中的劫难。”

    周维清打断她道:“什么劫难?应该是艳遇才对。遇到我这么个大帅哥,你应该感到荣幸。”

    天儿怒道:“你再乱讲我就不说了。”

    周维清立刻闭口,还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眼中还装出几分惊恐之色,那搞笑的样子看的天儿险些笑出来。

    “我来自雪神山,你猜的没错,我乃是雪神山直系血脉的传承者。我父亲,就是当今雪神山山主,被誉为天下第一强者。也是目前所知的唯一一位天神级强者。”

    天神级这三个字,令周维清的心狠狠的悸动了一下,这三个字代表的意义实在是太强悍了。天神级,也就是天珠师的极致,十二双珠。天力修为更是接近顶端的存在。天下第一强者,这是何等霸气的称号?

    “我在雪神山的地位,就像小巫女之于天邪教,沈小魔之于血红狱,上官雪儿之于浩渺宫。乃是下一任山主的继承人。”

    “我们雪神山一脉,都不是人类,而是当世最强大的天兽。只有修为能够突破天王级的天兽,并且身具灵脉,才有化身为人类的可能。我们雪神山,其实就是由这些拥有化身人类能力的天兽组成的。这也是为什么其他几大圣地一直与我们为敌的原因。”

    周维清惊讶的道:“那这么说,这次代表万兽帝国来参赛的那些人,也都是天兽化身了?”

    天儿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你以为天兽化人那么容易么?他们只是我们雪神山的外围弟子。是来自万兽帝国的人类,得到我们雪神山的指点修炼。而我们雪神山内部直系,才是能够化身为人类的最强天兽。”

    “在我们雪神山直系的这些天兽中,我们神圣天灵虎一脉,乃是皇族。世代山主,皆由我们神圣天灵虎来继承。但是,我们神圣天灵虎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因此,就难以避免和其他种族进行通婚,生下来的孩子是神圣天灵虎,才能继续传承下去。当代的神圣天灵虎,在我们雪神山包括我和父亲在内,也只有七位而以。因此,在我进入化形期,即将化身为人类之前。父亲为我定下了一门亲事。”

    “我们雪神山最强大的一脉无疑就是我们神圣天灵虎,而仅次于我们的,就是圣灵火焰狮一脉。他们在雪神山的地位仅次于我们。父亲为我选择的丈夫,就是圣灵火焰狮当代狮王唯一的儿子,也是我们雪神山年轻一代的第一强者。修为还要在我之上。年仅三十岁,修为就已经突破到了八珠层次。和那上官雪儿是一个级别的强者。”

    周维清听到这里,突然打断道:“等等,你说着圣灵火焰狮的王子是八珠,上官雪儿似乎只有七珠,怎么会是一个级别的?”

    天儿冷笑一声,道:“你想要迎娶你的冰儿,就要击败上官雪儿。那上官雪儿乃是浩渺宫下一任宫主的传承者,身具凝形装备中排名全大陆第一的浩渺无极套装。一般的天珠师遇上她,别说是八珠,就算是九珠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她那七珠的实力配合浩渺无极套装,甚至拥有着可以挑战普通天王级强者的可能,你想要挑战她,至少目前还差的远呢。我们雪神山能以八珠修为抗衡她,已经是相当不易了。”

    “就像我父亲乃是当世唯一的天神级强者,可面对现任浩渺宫宫主,天帝级的上官天阳,也只能占据上风赢取胜利,却无法将他击杀。那浩渺无极套装确实不愧是当世第一凝形装备。否则的话,你以为我们雪神山为什么会在综合实力上屈居于浩渺宫之下?”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你接着说,你父亲给你安排了这门亲事,之后呢?”

    天儿的脸色显得有些难看,“我不喜欢他。那个家伙,只是一个痴迷于修炼的武痴,和他在一起,毫无快乐可言。也更谈不上什么幸福。我的命运,要掌握在我自己手里。所以,我表面答应了下来,然后偷偷的跑了。”

    “呃……,离家出走?”周维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天儿哼了一声,道:“离家出走又怎么样?还不是让爸爸逼的。他要让我化形完成后就嫁给那个家伙,我才不愿意呢。谁知道,我逃离了万兽帝国,进入翡丽帝国后,却遇上了你这个坏蛋。”

    周维清一脸冤枉的道:“喂,美女,你要搞搞清楚,是你主动贴上来的,可不是我强迫你的。我怎么就坏了?我又没对你做过什么。”

    天儿怒道:“你、你连人家那里都捏过了,你还想做什么?”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那主动贴上来的总是你吧。”

    天儿俏脸一红,道:“那是因为你的意珠属姓吸引了我,并不是你这个人。”

    “那是你的第一次邪魔变。当时,你所释放出的气息,令远在数里外的我立刻就感觉到了。我们神圣天灵虎一族,本身就拥有着圣属姓中的神圣与精神两大属姓。自身感知更是极其敏锐。当时我就发现,你竟然同时身具其他两种圣属姓,邪恶与时间。”

    “普通天珠师都认为,圣属姓只有三个,神圣、精神和时间。可实际上,初次觉醒的邪属姓,也同样可以进入圣属姓之中。尤其是你所拥有的那个吞噬技能,更是能够和其他三大圣属姓之中的任何技能相媲美,是能够永远作为主要技能使用的。这也是那小巫女为什么那么巴结你的原因。要是你加入了他们天邪教,再给你个一、二十年的时间,让你将自身潜力全部发挥出来,说不定天邪教就有重新崛起的机会。”

    周维清有些玩味儿的看着天儿,道:“喂,跑题了,继续说你为什么赖上我。”

    “谁赖上你了?”天儿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当时,我感受到你身上同时具有邪恶和时间两大圣属姓,大为震惊。同时也是大喜过望。之所以选择留在你身边,是因为一个传说。”

    “传说?”周维清有些惊讶的看着她,“什么传说?”

    天儿眼中神光一闪,道:“在远古的传说中,如果能够将四大圣属姓聚齐,同时修炼,相辅相成,那么,或许就有突破天神级,进入更高层次的可能。我们天珠师的修炼过程,被称之为天珠十二变,而突破了天神级,那么,就将进入一个传说中才存在过的级别,天珠十三变,也称之为天变级。天变,变天者也。”

    周维清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大为吃惊,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在天珠十二变之外,竟然还有另一个层次的存在。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天神级似乎也只有天儿的父亲,雪神山山主一人而已——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