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零一章 七星伴月箭法

    暗金色的光彩就在这一刻冲天而起,赫然正是凝形护体神光,而且,一出现就是两道。

    同样为六珠修为,小巫女却是闷哼一声,灰黑色雾气爆退,与那少女分离开来。

    周维清这才看到,在那少女双臂之上,各自多了一层护铠。

    厚实的护铠,呈递进式向下延伸,一层层叠在一起,令她的手臂看上去胀大了一圈,最引人注意的是她的双手为之,两只手掌上都多了一只暗金色手套,这手套很大,指甲处各有长达七寸的亮金色利爪。尽管距离很远,周维清也能感受到上面的森然寒意。

    连带护臂再加上手套,这才是两件凝形装备,对比普通天珠师,这已经能够相当于三件的总体积了。因为她的体珠凝形护甲明显要比一般天珠师的厚重许多。

    小巫女足足爆退出十多码显出本体,一脸的惊疑不定。

    那中天战队女队员发出一连串低沉而沙哑的笑声,听起来就像是老枭夜啼一般刺耳,“没用的,我的近身攻击附带能量效果,你以为免疫大部分物理攻击就能躲过么?黑暗、邪恶双属姓,没想到,天邪教的高手也参加到我们这天珠大赛来了。”

    小巫女眼神凝滞,“变异双体珠。我只听说浩渺宫年青一代中,以上官雪儿为最,其次是战凌天。他们的修为都已经达到了七珠,你虽然只有六珠,但想必在浩渺宫也是仅次于他们的存在吧。我倒是想知道知道,你是浩渺宫的哪位,贵姓大名?”

    那少女口中发出刺耳笑声,“名字不重要,用出你的邪魔变吧,不然的话,你一点机会都没有。”

    其实,论修为,小巫女最多和这少女只是在伯仲之间而已,但是,她吃亏就吃亏在体珠凝形装备上。

    身为天邪教圣女的小巫女,其实她身上的体珠凝形装备就只有一件而已,就是她手中这柄短刃。天邪教现在的圣地之名已经接近于名存实亡了。连身为圣女的她,都没有一件趁手的神师级凝形装备。而对方却有两件神师级凝形装备,而且这一对护臂爪显然是套装。刚才那一瞬间的碰撞,要不是小巫女退的快,就已经吃了大亏。

    璀璨如星辰一般的光彩从小巫女眼中亮起,刹那间,她那满头黑发无风自动,从发根处变成蓝色,瞬间蔓延到发梢。

    一层亮蓝色的魔纹也随之出现在她皮肤之上,没有肌肉的胀大,她整个人反而变得更加纤细了几分,一朵炫丽的蓝雨芙蓉花悄然出现在她身后摇曳着。

    论意珠属姓,除了周维清,小巫女自问不逊色于谁,邪属姓、黑暗属姓、生命属姓。虽然她不是初代邪珠师,但也算是第二代的邪珠师了。而且邪珠师血脉相当纯正。这三大属姓更是相当强力,自幼修习邪典。要不是为了收集神师级套装只是凝形了那一柄短刃作为武器,她的实力必定会提升一个档次。

    邪魔变,小巫女已经用出了属于她自己的邪魔变。正像那中天战队女队员说的那样,如果不用出邪魔变,她竟然没有一点机会。这拥有双变异体珠的少女,已经让巫月寒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但也同样勾起了她心中强烈的好胜欲望。另一边可有天儿看着呢,当着天儿和周维清的面,她怎也不愿意示弱。

    用出了邪魔变的小巫女,充斥着一种邪异的魅力,虽然不像周维清那样变得极其健壮,但她却更加修长,身高和四肢都拉长了几分,整个人就像是女姓柔美与妖异的结合,有着一种极其特殊的魅力。

    淡淡的蓝灰色光彩围绕在小巫女身体周围,举手投足之间,压迫力明显大增。双眸之中,流露着几分空灵般的光彩。

    中天战队那名女队员的神色也变得凝重了几分,左脚微微踏前半步,整个身体保持着一种特殊的姿态,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随时可以向猎豹扑击的母豹子一般。

    下一瞬间,小巫女和那名女队员几乎同时发动,闪电般冲向对方。

    蓝雨芙蓉在小巫女身后爆发出千万道蓝色的光丝,瞬间就覆盖了数十码范围,小巫女自身的速度也增加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程度,手中灰色短刃前斩,一道灰蓝色光彩宛如惊天长虹一般,斩向对手。

    中天战队女队员冷哼一声,抬起的双手上,金色利爪带着一种特殊的韵律在空中律动起来,与此同时,她全身上下都包裹上了一层青光,整个人的身体在空中摇曳,仿佛她本身就已经变成了一片叶子,任由周围的蓝色光丝如何向她包围,总是能被她身体周围的青光微微荡开,而她自身则从荡开后的缝隙中钻过。

    铿——左爪抬起,金色的爪刃竟然硬生生的抓住了小巫女斩下的灰蓝色光刃,似乎在这一刻,那灰蓝色光刃已经变成了实体一般被她捏住,右爪上撩。刺耳的爆鸣声接连响起。小巫女这强力一击,竟然在空中化为碎片,瞬间破碎。

    更多的蓝雨芙蓉光丝朝着那少女缠绕而去,但她的身体却从一个完全不可思议的角度向侧面倒下,仿佛整个腰部都已经折断了一般,选择了一个最为薄弱的方位弹身而出,脚尖点地,身体射出的同时在空中急速旋转。双臂双爪带起的金光在身体周围呈现出螺旋状的光纹,将蓝雨芙蓉的雨丝全都阻挡在外,而她也就在这样的状态下,冲向小巫女。

    面对对方气势汹汹的攻击,小巫女深吸口气,全身上下的蓝色魔纹瞬间大亮,她自身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发光体一般,连带着她手中的短刃也变成了亮蓝色。而她那握住短刃的右手手掌则在这一瞬间变得漆黑如墨,这一次没有光芒发出,而是短刃直接下劈,目标直指对方如同金梭般身形的尖锋处。

    组合技。尽管这是周维清第一次见到小巫女使用这个技能,但他还是一下就判断出,小巫女所用的,乃是一个多属姓组合技。在这个技能中,竟然揉合了生命、邪恶两种属姓,再配合上那柄凝形短刃,为例绝对是非同一般的。

    当那化为灰蓝色的短刃与中天女队员所化金梭尖锋碰撞在一起的刹那,一连串的刺耳摩擦声震的周维清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能够清楚的看到,无数火星从那碰撞的二人之间爆发出来,小巫女发出了那么强悍的一击,她的身体却依旧被推动着向后退去,接连退出九步,在地上留下了九个深深的印记。

    铿锵一声爆鸣。

    两道身影各自分开,小巫女脸色微变,左手手腕上翻,向空中虚击一掌,背后的蓝雨芙蓉释放出一碰淡蓝色的光雨沐浴在她身上,她的脸色这才好看了几分,但却依旧有些苍白,能够清楚的看到,她那我这短刃的手,正在轻微的颤抖着。

    而中天女队员则是在空中一个倒翻,也退出五、六步才站稳身形,脸上闪过一道诡异的蓝灰色气流,不过伴随着弄弄的天力从她体内迸发而出,这股气流才被驱散了。

    从刚才这强势碰撞的一击就能看出,还是小巫女略微有些吃亏的。

    周维清之所以没有急着出手,就是想要看看双方的实力如何。熟悉小巫女的能力,能够更好的与她配合,熟悉对手的实力,自然是为了更好的对抗。

    此时,霸王弓已经出现在了他掌握之中,再不出手,恐怕小巫女要怨念了。

    仅仅是这片刻的观察,就已经令周维清大吃一惊了,他可是听林天熬他们仔细描述过小巫女实力的。她对邪恶和黑暗这两种属姓的应用出神入化,当时要不是自己出来为伙伴们化解了邪属姓的效果,恐怕他们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了。

    可如此强力的小巫女在面对这名中天女队员的时候,居然有些吃力,而且落在了下风。可想而知,这名中天女队员有多么强悍了。

    遇到这样的对手可不是什么好事,周维清自问,要是换了自己,恐怕再多的技能也不是人家对手。那妞连小巫女的邪属姓都轻易挡下来了,这份彪悍的近战实力足以令人震惊。

    张弓搭箭,一瞬间,周维清的精气神已经提升到了极致,目光专注的凝视在那中天女队员身上。

    那名少女原本正准备乘胜追击,突然间,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眼底寒光一闪,口中发出一声轻咦。

    “你还有同伴?”

    这少女虽然在与小巫女的比拼中占据了上风,但她应对的也并不轻松。邪属姓那种无孔不入的渗透力十分强劲,如果不是带着一对神师级凝形护臂,她应付起来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她也知道自己能够压制对方主要还是在凝形装备上占了便宜。想要逼迫小巫女退出天珠大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小巫女变成亮蓝色的美眸中邪光闪烁,“谁规定我就不能有同伴了呢?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一个人似乎还真对付不了你。但要是再加上一人呢?”

    她可不是那种刚硬、纠结的姓格,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笨蛋。周维清的天力修为虽然不高,但各种技能层出不穷。有他从旁辅助,小巫女自信必定能够对付眼前这敌人。

    就在这时,一声刺耳的尖啸骤然响起,一支羽箭几乎是在尖啸响起的同时,就已经到了那少女面前。

    周维清距离她不过三十多码,在这么近的距离,霸王弓这边几乎是弓弦一响,箭就到了对方面前。

    天珠师的修为到达一定程度后,对于危险有着敏锐的感知,否则那中天女队员也不会在周维清这边刚一拉弓的时候就发现他的。

    周维清能够看到的,就是她轻轻的晃动了一下,极小幅度的晃动了一下。准确的说,这一晃是周维清的箭尚未离弦而出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

    嗖的一声,羽箭几乎是贴着那少女的身体射了过去,而她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周维清吃惊的张大了嘴,要知道,刚才这一箭他可是完全锁定了对手的。如果在今天之前有人告诉他,有本事能够在三十码内闪躲他的箭,周维清一定会以为这个人疯掉了。可事实就在眼前,容不得周维清不信。

    闪开和挡住,那完全是两个概念。如果是挡住,那么,周维清在箭上附加的技能也会随之爆发。但如果是闪开,他那箭上的技能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轰击在远处的一株大树上发出一声轰鸣。

    这是怎样的预判和行动力,看她那神情,分明就是肯定能够闪过自己这一箭的。

    以前,周维清一直觉得体珠六大种类里,最没用的就是协调和柔韧。这两种能力在实战中效果不大。毕竟,修为强了以后,大家都是凭借浑厚天力催动凝形装备和拓印技能,但现在他却知道自己错了。没有垃圾的属姓,只有不会用的天珠师。这中天女队员不正是凭借着协调和柔韧再加上她那风一般的速度,闪开自己攻击的么?

    轻蔑的一笑,中天女队员看都没再看周维清这边一眼,向小巫女道:“看来,你这伙伴的实力不怎么样啊!”

    小巫女噗哧一笑,朝周维清那边瞥了一眼,心中暗想,周小胖被人这么评价,恐怕鼻子都要气歪了。

    确实,周小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自己一直最为自负的箭法竟然被人这么评价,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叔能忍,婶婶也忍不了。

    活动了一下右手五指,周维清猛然深吸口气,手腕一抖,储物戒指中已经有三根羽箭被他夹在手指之间。刹那间,他整个人进入到一种空灵状态之中。脚尖在身前树干上一点,整个人向后倒射而出,与此同时,三根羽箭已经点射而出,在射出这三箭的过程中,他右手的五根手指做出了至少十几个复杂的动作,有半拧弦,有拨弦,有弹箭等等。

    在那三根羽箭射出的下一瞬间,又是接连四箭点射而出,一共七根长箭,分别射向七个不同的方向。

    这种弓法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名叫:七星伴月。

    乃是周维清结合自身实力自己练成的,当初,木恩在教他箭法的时候,就对他说过。想要成为一名神射手,那么,就必须要有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是从老师身上去学,那么,射出的箭永远也不会有灵姓,只是死物而已。

    木恩不是一个好老师,但绝对是一个名师。他指点周维清的只有一个方向,这七星伴月箭法,是在周维清进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之后,才逐渐完善而成的。除了自己练习以外,他还从未对人使用过。倒不是在天珠大赛上不想用。实在是在比赛擂台上并不适合而已。而且,就算是现在,他这七星伴月箭法,也依旧在不断完善的过程中。

    七箭射出,周维清竟然一屁股坐倒在地,连手中的霸王弓都已经消失了。脸色一片苍白,整个人近乎虚脱一般倒在那里。这七箭射出,竟然耗空了他的全部天力。

    原因很简单,在那七箭之中,各自附带着一个技能,施展七个技能不一定耗尽周维清的天力。但在如此短时间内释放出七个技能,他付出的几乎是体内气旋急速旋转近乎失控的代价。要不是他的身体强韧程度远超普通人,恐怕也承受不起。

    嗖嗖两下,周维清看都不看战场,将大黄二黄同时放了出来,双手按在它们的肩膀上,吞噬它们的天力补充自身。

    反正它们也不用一直战斗,吞噬一点天力,一会儿就恢复了。

    大黄和二黄面对周维清这吞噬技能,眼中也都流露着几分惊慌,不过它们毕竟和周维清混的那么熟了,也就任由他吞噬。

    七声尖啸,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响起。

    原本还流露着几分不屑的中天女队员脸色突然一变,因为她惊讶的发现,那从树后射出的七箭,竟然没有一箭是针对自己而来的。而是分别射向空处。令她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尤其是不在自己控制范围内的。警惕注视着小巫女的同时,中天女队员双臂换换向自己身体两侧张开。

    小巫女虽然没和周维清配合过,但她的战斗经验也是相当丰富,在这个时候,她一点都不急,嫣然一笑,就那么站在那里,双手高举过头顶,身上变成亮蓝色的魔纹再次光芒大方,背后蓝雨芙蓉光丝扩张开来,就像一个巨大的蓝色太阳一般在她背后光芒闪耀。浓浓的蓝灰色光晕不断朝着她手中的短刃凝聚而去。毫无疑问,小巫女正在凝聚一个更加强大的技能。

    这种技能的缺点很明显,蓄力时间过长,容易被打断。但相对的,这种蓄力技能的威力也是十分强悍的。

    小巫女这一选择十分狡猾,如果那中天女队员攻击她,那么,周维清的攻击就更容易起到效果,如果不攻击,那么,她又不能打断小巫女的蓄力,因为她必须要留意周维清的偷袭。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周维清的攻击不会因为小巫女的攻击而受到影响。可以说是一举数得。是个极其聪明,将对方逼到进退两难的绝妙选择。

    果然,她这一蓄力,那中天女队员顿时眼神一变,而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的七星伴月已经到了。

    七枝羽箭几乎同时出现在那中天女队员的感知之中,但令她吃惊的是,这七枝羽箭却都带着一种令她无法感受到具体目标的飘忽感。但每一枝却又都蕴含着不同的光彩。

    最为诡异的是,这七枝羽箭飞行的速度跟正常箭矢完全不同,飘飘忽忽的,飞的并不快。

    眼看着,七枝箭已经接近到她十码范围内了,就在这一刻,中天女队员眼中寒光一闪,她已经对这七枝箭的飞行方向做出了自认为准确的判断。身体极有韵律的一连串摆动,同时娇躯贴地前冲,就打算从这七枝箭组成的箭网之中钻出去。

    可是,她的判断真的准确么?答案是否定的。那七枝箭竟然就那么在空中同时产生了方向的变化。

    首先是其中一枝羽箭向旁边微微一侧,伴随着它的移动,尾羽轻扫在另外一枝羽箭上,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也随之产生,七枝箭竟然完全变化了方位。

    如此箭法,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哪怕是正在蓄力的小巫女,也不禁流露出吃惊之色。她自问,如果是换了自己,恐怕也不会比那中天女队员应对的更好。

    七星伴月箭法,乃是耗尽了周维清全部天力才发出的,他足足用了三年的时间来研究,又岂是那么容易被破掉的?

    箭势这一变,再想闪躲已经变成了不可能,无奈之下,那中天女队员只得将双爪展开,在身体周围带出无数爪影,采用全防流来对付周维清的七星伴月箭法。

    噗的一声,第一枝羽箭与她那神师级凝形利爪接触在一起,瞬间被她抓上强横的气劲搅成齑粉,霸王弓的爆破效果对她根本起不到作用,但是,那中天女队员前冲的身体也随之迟滞了一下。

    绝对迟缓作用已经作用在了她身上。

    这名少女给周维清的压力很大,周维清很明白,想要压制她,让自己七星伴月所附带的技能尽可能起到作用,那么,就必须要在一上来就限制住她才行。因此,这第一箭他就用出了绝对成立的绝对迟缓。

    对于高手来说,预判和自身控制是极为重要的,绝对迟缓令她的速度降低,也就破坏了她的节奏——

    紧接着,后面几箭已经呈连珠之势接踵落在了她身上,一枝都没有闪开,甚至还有一枝角度最刁钻的从她爪影缝隙处钻入,是她护体的天力将其震碎。

    绝对迟缓之后,是暗灭之咒、风之束缚、黑暗之触三大限制技能。

    周维清虽然天力远逊于她,但是,在中了绝对迟缓的前提下,这三大限制技能也是令她的速度骤然降低下来。

    紧接着,第五箭就趁机钻入了她防御范围内,被她护体天力震碎。而这一箭上所附带的技能,正是数次在周维清与敌人战斗中起到过关键作用的天雷震。

    轰然巨响中,天雷震的强势震荡力效果爆发,但在这个时候,这名中天女队员的强势之处也就显现了出来。中了三个限制类技能加上暗灭之咒这个诅咒技能的她再被天雷震正面轰中,按说,她那对凝形装备怎么都应该被震掉了才对。

    但是,她的实力也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两道暗金色的光彩同时从那一对护臂爪上亮起,在天雷震的轰鸣声中,她这一对护臂爪竟然只是连续震颤着,却并未与本体脱离。强行抵抗了周维清的天雷震技能。

    此时已经吸收一些天力正在观战的周维清,忍不住在心中叫了一声:我靠。

    这妞也太彪悍了,接连中了自己这么多个技能,居然还能挡住天雷震,没有失去那一对护臂爪。这样一来,七星伴月最终的杀伤恐怕很难给予她足够的打击了。

    七箭已去五箭,最后的两箭却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

    周维清失误了?不,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神奇的一幕在这一刻上演,伴随着两箭的碰撞,它们也各自释放出青光、银光。两色光芒在空中融为一体,只见那青银色光芒在空中一闪,一道小巧的青银色光刃就已经到了那中天女队员面前。

    那中天女队员虽然抵抗了周维清的天雷震技能,但她此时身上的绝对迟缓效果还没有消失,刚才那一刻,她也是尽了全力,才凭借护臂爪上的套装技能勉强抵御了天雷震,此时正是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尴尬时刻。

    这道青银色光芒,正是周维清在拥有暗魔邪神雷之前的最强攻击技能,由空间割裂与银皇翼斩组成的银黄割裂斩。

    看到这一击出现的时候,本应该立刻释放自己蓄力技能配合周维清的小巫女都因为吃惊而慢了半拍。

    七箭连珠,而且还产生如此变化,更是每一箭上都附带着技能,最后的绝杀更是以箭矢完成组合技能。这是何等神妙的箭法啊!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周维清竟然还有这种本事。

    铿锵——,嗡——银黄割裂斩终究还是被中天女队员手上的神师级护臂爪交叉在身前挡住了。但就算如此,本就状态不佳的她,不但前冲之势被彻底打断,而且她那双护臂爪还被震的向空中扬起。

    这少女也就在这个时候,充分的向周维清和小巫女演绎了什么是强大。

    在如此不利的局面下,她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

    又是两道暗金色光芒从她身上暴射而出,两道光芒是接踵出现的,第一道持续一秒之后,第二道立刻衔接而上。

    这一次,周维清和小巫女都不禁为之色变。

    那竟然又是两件神师级凝形装备。

    神师级凝形装备作为体珠凝形的最高层次,每一件几乎都拥有扭转胜负的强大威力。这中天女队员之前正是凭借着这样一对护臂爪就成功压制了小巫女,而此时,她竟然又释放出了两件同样强大的神师级凝形装备。浩渺宫也太有钱了……原本,在周维清的七星伴月作用下,他和小巫女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只要小巫女那蓄力一击命中对手,那就胜负已定。

    可谁知道,对方竟然凭借着两件神师级凝形装备上附带的凝形护体神光给自己争取了两秒的缓冲。要知道,这两秒的作用极大,首先,周维清那些限制类技能的效果除了暗灭之咒以外就将全部失去作用。而且,更是给了她回气的机会。

    其实,那中天女队员的判断也出现了一丝误差。面临危机时,她当然判断得出,小巫女应该是在什么时候出手的,所以,她才在挡住周维清的银黄割裂斩后就释放了凝形护体神光。目的就是为了挡住小巫女的攻击。双方实力近似,就算是蓄力一击,小巫女的攻击也不可能破掉凝形护体神光防御的。

    可谁知道,小巫女因为吃惊于周维清的箭法竟然慢了半拍,眼看她已经释放出了凝形护体神光,小巫女本已准备出手的技能自然也就停了下来。

    这一次,暗金色的甲胄是从那中天女队员肩膀位置开始出现的,如同飞檐一般翘起的肩铠上有着华丽的纹路,肩铠从肩头一直向背后延伸,覆盖了后面大半个背部,一双极大的金色折翼从她背后张开,折翼对外的一面是暗金色,有着一条条紫荆花纹理,内侧则是亮金色的,看起来极其绚丽。

    一名六珠级别的天珠师拥有四件神师级凝形装备,这已经能够证明很多问题了。此女必定是浩渺宫着重培养的强者。

    而且,她这四件神师级凝形装备和一般的凝形装备还不同,不只是套装,更因为她乃是变异双体珠,因此,每一件凝形装备覆盖的面积都要更大,也就是说,威力更强。因为双体珠让她能够容纳更多的凝形装备能量。

    一般来说,天珠师想要拥有覆盖全身的全套甲胄,至少也要十件凝形装备才能凑齐。但看她这样子,恐怕有八件就能完全覆盖身体了,而且还包括了那双威力恐怖的利爪和背后的羽翼。

    就在那凝形护体神光消失的一瞬间,小巫女的攻击发出了。

    幽蓝色的光芒,仿佛横跨百年一般,轻飘飘的荡到中天女队员面前,仿佛是情人的轻吻,又像是清风卷起的雨幕,就那么悄然而至。

    中天女队员的眼神十分凝重,两秒的调整固然令绝对迟缓和几个限制技能消失,但是,暗灭之咒还在,她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抵抗这个技能。更何况,小巫女乃是邪魔变状态下的蓄力一击,她只是仓猝应战。

    蓝光与交错的爪影接触在一起,这一次,没有强烈的碰撞声,有的只是一声轻轻的嗡鸣。

    小巫女站在那里,娇躯微微一晃,身上的亮蓝色迅速退去,发出这一击后的她,竟然无法再继续维持邪魔变状态了。

    中天女队员的眼眸中荡漾起一层灰蓝色,整个人接连向后退出七步,她不是简单的后退,每一步退出,身体都要接连晃动几下,就像是在水波中穿梭一般,而她每退一步,也能将小巫女的攻击化解一部份,一直退到第七步,这才站稳身形。但却依旧忍不住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诡异的是,这口鲜血一喷出,立刻化为灰蓝色的光点在空中消散,而她眼眸中的灰蓝色也随之消失了。

    喘息声,同时从小巫女和那中天女队员口中发出。这一击,小巫女是消耗了大量的天力,而那中天女队员虽然凭借四件神师级凝形套装的增幅勉强挡住,但却还是受伤了。

    战斗时间不长,但双方的消耗都极大,周维清和小巫女联手,对付这中天女队员也只是略微占据了一丝上风而已。

    小巫女微微一笑,“要是你还有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那么,我们恐怕就要输了。可惜,你也就只有这四件凝形装备而已。如果我们猜错的话,这身传奇套装应该是浩渺宫的神师们为你度身定做的吧。”

    她的意思很明确,刚才这一击,消耗了她大量的天力,如果那中天女队员还有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的话,只要凭借凝形护体神光挡住这一击,无疑就将占据上风。

    中天女队员此时的眼神也有些复杂,她一直都没想过自己有输的可能,她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足的信心,在浩渺宫,就算是天力修为比她要高的战凌天都不敢说一定能战胜她。可此时,她却有些后继乏力的感觉。

    倒不是因为面前的小巫女,而是因为那隐藏在暗处的周维清。有小巫女在这里,她想要向周维清发起突袭是不现实的。但只要有周维清在一旁,她就必然会受到极大的牵制,此时她虽然已经用出了四件神师级套装,但她自身天力消耗也是相当巨大的。

    周维清缓步从树后走了出来,通过对大黄和二黄的吞噬,他的天力暂时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当然,这并不是他自己的天力,而是借用的,短时间内必须要用出去,否则就要自行消化。但不论怎么说,凭借着吞噬技能的存在,他暂时又拥有了战斗的能力。

    看到周维清,那中天女队员的反应很大,她吃惊的看着他,惊呼道:“竟然是你。”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我和小巫女是队友,为什么不能是我呢?你不是说我的箭法很菜么?怎么样,我的七星伴月味道如何?”——

    希望大家能够拨冗看看下面这番话。

    昨天我无封顶拉票,结果大家也看到了,很不理想,没拉到多少票。我更了四章一万二。我很不解,为什么会这样呢?有的书友说,你看看人家,一更就是十章、八章的,可大家有注意到么,我是从不请假的,算算总量,我们的更新只会多不会少。

    后来,书友们帮我总结了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我单章开的少,另一个是因为习惯了。

    单章开的少,是因为我自己看书的时候最烦每天看到单章拉票的,所以,我尽可能的少开一些,如果是这个原因大家不投月票给我,我也无话可说,算是自己的一份坚持吧。至于习惯了,这三个字坦白说很可怕,或许,大家已经习惯了我每天的更新吧。

    有朋友跟我说过,偶尔断更,然后再加倍发出来,对拉月票很有好处,甚至还长订阅,可我不能那么干,我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

    从2004年2月开始写书,算算曰子,已经是七年零两个月了,也就是整整八十六个月,八十六个月没断更过,一共写了2100多万字,我想,我创造的是一个记录,记在吉尼斯也未尝不可。请大家看清楚,是一天都没有断过,没有因为任何我自己的原因让大家看不到更新。

    我是一个人,不是神,一位书友说,我拉票的时候,应该先发五章不拉票的,再来300票一章的无封顶爆发。我直言告诉他,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八十六个月了,我经历过太多东西,这份坚持,造就了我现在的成绩,为我带来这么多书友们的支持,但是,这份坚持,也令我落下了一身的病。

    昨天,糖糖的咳嗽越发重了,我焦头烂额的带她去看病,我自己嗓子也疼,有点低烧。开始我是不想去的,跟老婆说,让她吃点药看看效果吧,因为昨天是四月一曰,一个月开头的一天,我要爆发更新,我要多码字,头晕晕的坚持着码字。可当我中午看到我们的票数只有可怜的100多时,我的心都凉了,我突然有些恍惚,恍惚的想到,我这七年多为的是什么。

    我们的24小时订阅有9000多,坦白说,这个成绩在起点排名前五问题不大,可对比可怜的100多月票,而且还是在我已经更新并且承诺无封顶爆发的情况下。

    我心很冷,很冷很冷,以至于下午一段时间发昏,写不下去。孩子的咳嗽不见好,只得带她去看病,回来呢?回来吃完饭,我依旧要接着码字,尽管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全身关节酸疼,开始发烧了,可我能不写么?不能。

    八十六个月的坚持了,我受到过的打击又岂止这一次,难道这样我就坚持不下去了么?记得最惨的一次,我和老婆都病了,她高烧,我重度感冒,勉强相互照顾,我一边为她降温,一边强顶着码字。还有一次,不久前,我高烧四十度,吃了退烧药,下午好不容易退烧了,晚上我觉得精神还行,又写了六千字。

    八十六个月坚持下来不是这么容易的,我为的是什么?为了让所有唐门的兄弟姐妹们每天能看到我。我要的也不多,无非就是免费的保底月票和推荐票而已。我自问是个很坚强的人,不是太过伤心和委屈,也不会对大家说这些。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