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零六章 浩渺宫主

    走向那宛如人间仙境一般的宫殿,周维清在震撼之余,心中对浩渺宫也充满了好奇,先不说其他,单是这份卖相,这里就无愧于圣地之名。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宫殿前,周维清忍不住向那带路的白衣人问道:“前辈,你们浩渺宫都没有守卫的吗?”因为他发现,偌大的宫殿前,连一名护卫都没有。

    白衣人扭头看了他一眼,淡然道:“本宫不需要守卫。”

    周维清暗骂自己笨蛋,这浩渺宫完全在一个单独的空间之中,除非有刚才那进入这里的宝石,否则,外人谁能轻易进入的了这里?

    直到走进宫殿内,周维清才看到了有其他人的存在,四名身穿淡蓝色长袍的青年,站在宫殿入门大厅两侧。

    这宫殿内的装潢并不如何华丽,整体都是淡蓝的色调,只是在一些位置上有着几枚宝石镶嵌,作为点睛之笔。但就是这些宝石,已经足够令周维清产生震撼的感觉了,因为它们的体积之大,令人叹为观止,任何一颗拿到外面的世界,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白衣人走到大厅中央的位置,抬起右手,手中多了一枚淡蓝色的宝石,紧接着,一层淡蓝色的光晕就从他手中宝石上散发了出去,转瞬间扩散至这起码有上千平米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瑰丽的一幕出现了,伴随着那淡蓝色光芒的释放,厅堂周围、十余米高的顶部,所有镶嵌宝石都像是受到了感染一般,一道道瑰丽的光芒随之亮起,令整个大厅内变得五光十色,异彩纷呈。

    地面上,一个接一个奇异而复杂、颜色各异的圆阵也随之出现。浓郁的天力波动令周维清心中震撼更增。

    白衣人向周维清比了个手势,示意他站在自己身边后,走到大厅正中,一个金色的圆阵之中。

    周维清下意识的跟了过去,紧接着,他根本没看清那白衣人做了些什么,一道金光闪过,周围的空间就在此产生了扭曲,居然又是一次传送。

    这一瞬间,周维清对浩渺宫的构造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他明白,不论浩渺宫是否在这个宫殿之中,宫殿大厅都是一个中转站。想要抵达浩渺宫一些重要的地方,都要经过这里那些法阵进行传送。而根据在浩渺宫地位的不同,所拥有传送的权限应该也是不同的。难怪浩渺宫根本不需要守卫人员,想要破掉这些传送阵,何等困难。

    金光一闪,周维清与那白衣人已经来到了另一个空间之中,这同样是一个宽阔的厅堂,只不过颜色却发生了变化,从之前的淡蓝色变成了淡金色,周围有着淡淡的雾气,而在这大厅内侧正中,摆放着三把巨大的高背椅。同时在这里也有三个人。周维清发现,他竟然认识其中的两人。

    那三把靠背椅有一把是空着的,中央和左首的两张有人坐着。还有一人站在左首靠背椅下方。

    这个站着的人周维清最熟悉,正是中天帝国拓印宫宫主上官龙吟。

    要知道,中天帝国拓印宫,可以说是全大陆最强、最大的拓印宫,能够担任宫主,上官龙吟先不说自身实力如何,他所能够调动的实力和资源,绝对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可就算是这样,在这个殿堂之内,他却连个座位都没有,只能站在那里,垂手而立。

    坐着的两个人周维清认识一位,此人坐在左手为,一身月白色长袍,头带雕龙青金冠,相貌年轻而英俊,但眼眸却是无比的成熟和深邃,单从外表去看,很难辨别出他的真实年龄如何。

    这个人曾经给周维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因为,他就是上官冰儿、雪儿、菲儿三胞胎姐妹的父亲,浩渺宫二宫主上官天月。

    以上官天月和上官龙吟的身份在这里都坐不了主位,主位上那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端坐在主位上的,也是一名中年人,看上去和上官天月相貌有七分想象,只是要更加温和一些,看上去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柔和感。尤其是他的目光,当周维清看到他双眼那一刻,顿时有种如沐春风般的感觉。心中很容易就会产生亲近之意。

    带着周维清而来的白衣人躬身九十度向上首三人行礼后,缓缓退去,转眼间没入后面的云雾之中。

    周维清在短暂时间内心中作出判断后,已经很快调整了心态,微微躬身,不卑不亢的道:“见过三位前辈。”

    上官天月冷冷的道:“周维清,你可知罪么?”

    周维清看了自己的未来岳父一眼,脸上流露出惊奇之色,“岳父,不知小婿何罪之有?”

    周维清这一声岳父叫的上官龙吟和坐在主位上的中年人都是一愣,上官天月则是身体一僵,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浩渺宫中,周维清这小子居然敢如此称呼自己。

    “谁是你岳父?”上官天月怒声道,他平时的养气功夫其实是相当不错的,只是此时看着周维清那一脸惊讶的样子再加上对他的称呼,顿时令他气不打一处来。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岳父,您就别不承认,我是非冰儿不娶,冰儿也是非我不嫁,早晚我都要这么称呼您,您又何必在意时间早晚呢?”

    听着他的话,上官龙吟和主位上的中年人脸上都不禁流露出一丝莞尔之色。

    周维清这份耍无赖的手段在这个时候用出来,是有用意的,并不是无谓的挑衅。

    浩渺宫既然肯按照规矩发放天珠大赛奖励,就证明他们已经没有为难自己之意,但因为自己在天珠大赛中破坏了他们的好事,总要施加给自己一些压力。甚至连想要交换不死神功的代价恐怕也要为之缩减。而他这么死皮赖脸,一副赖上了上官天月这个岳父的样子,不但能够调节气氛,同时也是在告诉眼前这三位老大,别打算吓唬我,我心态可是好的很。而且,我也是你们浩渺宫未来的女婿,大家都是自己人嘛,就不要太苛刻了。

    上官天月砰的一巴掌拍在座椅的扶手上,一股霸道之极的威压之气瞬间就包裹住了周维清的身体,仿佛要将他的身体撕碎一般。

    周维清立刻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在这一瞬间仿佛完全凝固了一般,如同山岳的挤压力从四面八方而至,体内的血液流动似乎也随着空气的凝固而凝固。

    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是丝毫未曾减少,依旧站在那里,一脸微笑的看着上官天月。

    上官天月怎能不明白他那笑容中的含义,这小子分明是认为自己不会杀他。而事实上,上官天月还真不能杀了他。不论怎么说,自己的女儿已经让这小子占了便宜去,而且还一副死心塌地的样子,杀了他女儿怎么办?

    “好了,天月。”坐在主位上的中年人右手微抬,周维清顿时感觉到全身一轻,所有的压力瞬间化解。上官天月怒哼一声,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后目光转向别处。

    “维清,在你还没有正式成为我浩渺宫女婿之前,我就这么称呼你吧。”主位上的中年人微笑着说道,他仿佛从来都不会发脾气似的,声音也和他的眼神一样柔和,再加上称呼上的亲近,很容易给人以好感。

    周维清的观察力是非常惊人的,当这主位上的中年人一开口的时候,他心头就是微微一震。和上官天月比起来,这个一脸微笑目光柔和的中年人给他的压力要大得多。原因很简单,当他开口向自己说话的时候,周维清发现,站在旁边的上官龙吟竟然立刻就流露出了一脸恭敬之色。而之前上官天月在向自己发脾气的时候上官龙吟则是在莞尔微笑。这就意味着,上官龙吟对主位上的中年人尊敬程度要远超过对上官天月的。

    周维清作出的判断十分正确,那主位上的中年人眼神和气度之所以十分温和,并不是他姓格如此的缘故,而是将浩渺宫的浩渺无极功修炼到极致的自然现象。而上官天月的修为和他比起来,还有着一段相当不小的差距。

    “我叫上官天阳,浩渺宫宫主。想必这次我们请你过来的原因你也很清楚。天珠大赛已经结束,我们谈好的交易也可以进行了。”

    这位五大圣地之首浩渺宫宫主,大陆有数的最强几人之一,十分轻描淡写的就将周维清在天珠大赛上重创战凌天破坏中天战队的行动一语带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单是这份气度,已经足以叫人心折。

    周维清再次向上官天阳微微躬身,“上官前辈您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可以开始进行交易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前辈可否应允?”——

    我小声点说,主要是怕大家太猛我扛不住。进入新的篇章了,身体也好些了。今天晚上这章更新开始,到晚上12点结束,从1200票开始计算,200票一更。由于不是月初和月末,相信大家不会太狠,所以来此200票的,呃,仅今天晚上12点前有效。想多看点的兄弟们,就投票吧。呵呵。

    上官天月在一旁冷冷的道:“还有请求?我们都没和你计较光影空间内的事情,你竟然还要趁机要挟不成?你知不知道,在光影空间内找到那么好的机会千年难遇,甚至是万年难遇。而一枚龙蛋的价值,足以让我们将万兽帝国那些野蛮人彻底赶回北疆。”

    周维清微微一笑,从容不迫的道:“未来的岳父大人,我只问您一句,如果是唐仙阿姨带着冰儿被强敌围攻,为了从他们身上得到某件宝物,您心中是怎样的想法?我只是想要帮一个母亲而已。其他大道理我不懂,我只知道,谁都有妈妈,任何一个孩子没了妈,都会无比的可怜。我承认,那一刻我是冲动了,但是,我不后悔。如果再有同样的情况出现,我相信,我依旧会那么做。”

    “你……”上官天月发现,自己很容易被这臭小子激怒。

    上官天阳微笑道:“已经发生的事情,就算我们再责怪你什么也是于事无补。而且,我也很欣赏你这份孝顺的心思。说说你的要求是什么吧。”

    周维清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获得天珠大赛冠军的奖励,应该有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奖励给该战队的队长吧。”

    上官龙吟道:“不错,冠军战队队长将获得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其他队员每人一件宗师级凝形装备,并且拥有拓印一次天王级天兽的机会。拓印时间是三个月。这个承诺可以在任何时间兑现。也就是说,你们完全可以等到多年后,自问修为能够拓印天王级天兽的时候,再来天珠岛拓印宫完成。难道你想连那件神师级凝形装备也要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原因很简单,哪怕是他这位拓印宫宫主也完全不明白周维清一个小小的三珠修为天珠师凭什么能够拓印到天王级技能,甚至还有一个近乎于天神级的超级技能。

    天珠大赛决赛结束之后,中天战队的队员们向浩渺宫的首脑们详细汇报了那一战的过程,其中的重中之重,就在于周维清那瞬间扭转了战局的龙魔禁。

    可以说,如果没有龙魔禁的出现,当时的情况是很难逆转的,全盛状态下的战凌天只要击败他当时的对手,就完全能够腾出手来对付那头濒死的母龙,至不济,也能抢回龙蛋。

    就是因为周维清凭借龙魔禁先后禁制了战凌天和目前已经被关了禁闭的上官菲儿,并且重创战凌天,才让万兽战队有了翻盘的机会,同时也让那头公龙及时赶回,彻底破坏了这次机会。

    经过对天珠拓印宫的仔细查证后,上官龙吟找到了周维清那龙魔禁技能的出处,龙魔娲女也随之映入眼帘。

    从未被拓印成功的龙魔娲女,天帝级天兽拓印出了近乎于天神级,拥有天技映像的超级技能。沉寂多年的龙魔娲女再次被强烈关注。可惜的是,浩渺宫却没人能够拓印它身上的技能。

    而上官龙吟也仔细研究了周维清的实力,他怎么也不明白周维清是如何进行越级拓印的。

    越级拓印这种事,浩渺宫其实做的最多,但是,他们一般也只能在九星以下评定的技能中进行拓印,这可是凭借多年圣地传承,积累了前人无数经验还要消耗大量的宝物才能进行的。而周维清有什么?他只不过是孤身一人前来而已,而且还是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完成了拓印。

    上官龙吟还清楚的记得,周维清在要求见识一下天珠岛拓印宫那些天王级以上天兽之后,紧紧一天时间就参加了天珠大赛决赛,后来就用出了龙魔禁,而龙魔娲女在浩渺宫的记忆中,还从未有其他地方的拓印宫抓到过。也就是说,从推理来看,周维清只是对龙魔娲女进行了一次拓印,就拓印到了龙魔禁这个逆天级的技能。

    真的只是运气好而已么?那他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吧,在周维清身上,可是还有着好几个天王级技能的存在啊!难道都是运气?

    周维清微笑道:“不是我想要那件装备,只是希望天珠岛上的神师大人能够为我们队长定做那件装备而已。这对我们队长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他答应林天熬的定制宗师级凝形装备还没有取得,这次有机会获得神师级凝形装备,给他量身定做自然是更加合适,而且一旦量身定做,那么,这件装备就可以补充到林天熬的五珠组合凝形盾之中,从而大大提升他这套盾牌的防御强度和整体品质。

    周维清目前只有三珠修为,自身又已经有了两件凝形装备,而他与浩渺宫的约定中还能再得到三件,对于他来说,至少数年之内是绝不需要再多加凝形装备的,而林天熬乃是他的追随者,在周维清心中,更是最重要的追随者,增强林天熬的防御力势在必行。

    从这次翡丽战队获得冠军的过程来看,毫无疑问,周维清付出的是最多的,再加上林天熬是他的追随者,如果是他要拿这件神师级凝形装备,翡丽战队众人绝不会有意见,浩渺宫也是一样,因为这样他们就能得到多一张的套装设计图,为周维清按图制作也要容易许多。何乐而不为呢?可周维清却深刻的认为,增强林天熬的修为同等重要,而且这与增强他自身修为也是毫不冲突的。

    上官天阳神色微动,“哦?你不打算要这件神师级凝形装备么?”哪怕他身为浩渺宫宫主,也从未听说过有人会将神师级凝形装备向外推的,周维清还是第一个,要知道,每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可以说都是无价之宝。

    周维清微笑道:“晚辈和浩渺宫的约定中已经能够得到三件,短时间内用不上更多的,而且,按照比赛规定,这件装备本来就应该属于队长。获得天珠大赛冠军,是我们整个战队的努力,不是我一个人的能力。”

    上官天阳微微一笑,道:“我有个提议,你也可以考虑,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可以两项交易一同进行。”

    “前辈请说。”周维清不动声色的说道。

    上官天阳道:“如果你肯将你越级拓印技能的方法说出来,我们浩渺宫可以为你打造一整套的传奇套装,你身上应该有全套的设计图吧。”

    上官天阳此言一出,上官天月脸上都流露出了惊讶之色,反而是上官龙吟比较平静,显然是之前已经知道了一些端倪。

    那可是一整套的传奇套装啊!对于任何一位天珠师来说,这都是完全不可抵御的强烈诱惑,强烈到极致的诱惑。

    周维清也不例外,当他听到上官天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心神剧震,几乎是脱口而出就要答应他。

    如果他能够拥有一整套传奇套装,凭借着吞噬技能与不死神功的修炼方式,他完全有信心在未来冲击天神级。到了那时候,他必将站在这个大陆的最顶端。

    退一步想,如果浩渺宫答应帮他打造一身传奇套装,那么,也就相当于上官天阳答应了他与上官冰儿的婚事。身为浩渺宫大宫主,他说的话绝对管用。自己以后有了浩渺宫的支持,必定能够少奋斗很多年,甚至连带着对天弓帝国都是大有好处的。

    可是,一切真的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美好么?

    就在周维清想要答应上官天阳的一瞬间,在他脑海中,突然回想起木恩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木恩曾经对周维清说: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一件天大的好事,这件好事好到让你不能拒绝的时候,那么,你一定要问自己三遍为什么。因为,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往往会是有毒的。

    对这句话周维清的记忆很深刻,因为,木恩在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神态是极其难得的正经,而且是极为严肃的对他说了三遍。

    为什么?为什么上官天阳会答应自己这样的好处?周维清在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之中,向自己问出了为什么。

    下一刻,他眼中的冲动渐渐褪去,神态也变得冷静了下来。看着上官天阳,眼神中流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

    这一次轮到浩渺宫这三巨头吃惊了。因为他们自问,如果换了是他们处于周维清这样的修为和年龄时,如此充满诱惑的条件,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会答应的。

    最为惊讶的就是提出这个条件的上官天阳,他在说出为周维清打造传奇套装那句话的时候,始终注意着周维清神色上的变化。他亲眼看到周维清流露出狂喜之色,眼看就要答应自己的时候,却又突然冷静了下来,可以说,他这份冷静出现的毫无道理。

    周维清的冷静从何而来?因为,当他问自己第一遍为什么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一条他不愿意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的矛盾。那就是他自己的姓格——

    周维清天生喜欢自由,他喜欢天马行空的思维,也有着想要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种自由自在生活的梦想。他绝不希望,自己的行为将会受到来自某些方面的约束。

    毫无疑问,当他答应了上官天阳的条件后,他今后就不会自由,身上更是被打上浩渺宫的深深印记。从此以后,也必将受到来自于浩渺宫的持续影响。他将不再自由,甚至不再属于自己的祖国。

    当周维清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的情绪就随之冷静下来。并不是说,他不能付出自由的代价,而是要看,付出的值不值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现在浩渺宫所能给予他的,周维清相信,自己凭借努力,将来有一天也有可能能够达到,既然如此,又为何要放弃自由呢?所以,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开始问自己第二个为什么。为什么上官天阳要给出如此充满诱惑的条件呢?打造一套传奇级套装的消耗,对于浩渺宫来说,恐怕也是相当不小的数字啊!

    得到自己拓印技能的方法,他们显然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他们没有自己这样的血脉,也没有肥猫的帮忙。如果将意珠拓印的方式说出来,无疑,自己就将出卖了肥猫,这是周维清绝不愿意去做的。刚才他在离开酒店的时候,就为了怕肥猫被为难将她留在了酒店之中。

    浩渺宫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优厚的代价?当周维清冷静下来后,他很快就有了答案。

    如果周维清接受了上官天阳的条件,那么,首先浩渺宫就能够知道他拓印技能的方法,至少目前浩渺宫这些人还不知道,这种方式是他们不能使用的。因此,这对浩渺宫来说已经是值回票价了。一个能够越级拓印超级天兽的方法,那可是能够传承万代的,对于浩渺宫的发展有着难以想象的巨大好处。表面看去,一个拓印方法和一个传奇套装,是不能划等号的,但如果仔细思考一下,这两者之间孰轻孰重,还真的很难说。

    其次,浩渺宫如果为周维清打造他那套传奇套装,那么,周维清势必就要将自己的设计图全部交出来。这就让浩渺宫又多了一套传奇套装设计图,这东西虽然不如一套传奇套装价值那么高,却也相差无几了。毕竟,有了设计图,传奇套装就是可以进行复制的。

    第三,给周维清打造传奇套装,周维清势必就要和浩渺宫绑在一起,毕竟,传奇套装不是一下就能做出来的,相当于有一根线始终拴在周维清身上,让他的心靠在浩渺宫身上,无法转移。再加上上官冰儿这层关系,经过潜移默化和时间的推移,让周维清成为浩渺宫的一份子并不是什么难事。到了那时候,为周维清打造的传奇套装还不是为了浩渺宫出力么?

    可以说,表面看上去浩渺宫付出了许多,可实际上,他们就相当于招收了一个天才,并且为浩渺宫自己培养了这个天才,还从中得到了巨大的利益。

    当周维清想到这些的时候,他对木恩的感激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任何事情都有两面姓,巨大的利益背后,往往有着陷阱和毒药。周维清只觉得自己皮肤表面一阵颤栗,双手也下意识的攥紧,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老爹当初会将他送给绰号神眼无赖的木恩调教,又为什么告诉他,和木恩学习能够让他拥有更多在这个世界生存能力的原因了。

    “你还在犹豫什么?”上官天月一脸不耐烦的向周维清说道。

    周维清嘴角处荡漾起一丝微笑,道:“上官前辈的好意,晚辈心领了。只是,晚辈自身也是一名凝形师,我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够成为已经神师级凝形师,穿上自己为自己亲手打造的凝形装备。所以,前辈的好意晚辈只能拒绝了。”

    “你竟然拒绝?”上官天月一脸震惊的看着周维清,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上官龙吟也同样是一脸的惊讶,看着周维清的眼神连变。

    上官天阳则是微微一愣,半晌之后,他温和的笑了,抬起双手,轻轻鼓掌,“好、好、好。”

    三个好字,却让周维清的心跳漏了三拍。因为,他完全看不透上官天阳在想些什么。

    上官天阳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拒绝我刚才提出的条件。维清,我必须要承认,我还是小看了你。从现在开始,我会将你看成与我同一个境界的人。当然,是你的未来。既然如此,我们之前的交易继续,为你们翡丽战队队长打造一件神师级凝形装备的事我也答应了。”

    “多谢前辈。”周维清第三次躬身行礼。正所谓礼多人不怪,而且从上官冰儿那方面看,眼前这几位也都是长辈。不想被他们算计是一回事,必要的尊敬还是一定要有的。

    “这是你应得的,不必谢我。龙吟,剩余的就交给你了。你带维清去进行我们之间的交易吧。”

    “是,宫主。”上官龙吟转身向上官天阳微微行礼后,一闪身,已经来到周维清身边,下一刻,金光一闪,他已经带着周维清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当周维清和上官龙吟的身影一同消失后,上官天阳看向身边的上官天月,微笑道:“二弟,感觉如何?”

    上官天月一扫之前怒色,微微一笑,道:“这孩子的品姓,冰儿给了。”

    上官天阳的笑容中多了几分怪异,轻叹道:“就怕这孩子和你当年一样。”

    上官天月自然知道自己的大哥指的什么,脸难得的微微一红,道:“大哥,当年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谁没有过年少轻狂时?周维清这小子,在这方面恐怕比我还厉害,除了有了冰儿,还和那个小巫女勾勾搭搭的。我听下面的人说,这小混蛋认错人还亲过了菲儿。”

    当初周维清亲上官雪儿的时候,上官雪儿身边并没有其他人,她自己更是不会随便说,只有上官菲儿旁敲侧击的打听到,因此,这两位浩渺宫大佬并不知道。

    上官天阳微笑道:“你也不要总是去吓唬这个小家伙,怎么说,你也是他未来岳父嘛。其实,在我们眼中,其他的都是小节,只要双方你情我愿,年轻人的事我们自然不方便去干涉,周维清这小家伙虽然狡猾的很,但骨子里的一些东西我很喜欢。坦白说,在今天之前,我都没想到过有人能拒绝我刚才那样的提议。我虽然有些失望不能彻底绑死他,但也同样很高兴。无论如何他也是你的女婿嘛。”

    上官天月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什么女婿?等他能战胜了雪儿再说吧。”

    上官天阳道:“你啊,就是嘴硬,分明已经认可了他。不过,这孩子此次天珠大赛锋芒太露,也未必是好事。幸好他没有少年得志的那种浮躁。有天邪教和雪神山的人跟着他,安全方面倒是不用太担心。”

    上官天月道:“不说这个臭小子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臭小子总是能够挑起我的怒火。或许是因为任何一个岳父都对抢走自己女儿的家伙不会有好感吧。大哥,我要去一趟天弓帝国,把仙儿接回来。有冰儿在我这里,又找到了她准确的地方,就算是绑,这次我都要把她绑回来。”

    上官天阳微微颔首,道:“仙儿为了你吃了不少苦,你早去早回吧。”

    上官天月道:“边疆那边,我们要不要派人?最近万兽帝国的攻势很猛。”

    听他提到万兽帝国,上官天阳微微皱眉,道:“暂时先不要。一旦我们派人参战,就是真的与雪神山撕破脸皮了。虽然在整体实力上我们稍胜一筹,但在北方作战,对我们很不利。而且,一旦两大圣地开战,必将会影响到全大陆的动荡。甚至有可能陆续将五大圣地都牵扯进来。”

    上官天月眼中寒光一闪,“牵扯进来又如何?集合我们浩渺宫,加上有情谷和血红狱的力量,就不信压制不了雪神山。”

    上官天阳苦笑道:“要向你这么说的那么容易,我也不用烦心了。你也知道,万兽帝国处于极北苦寒之地,那种地方,是普通人类根本没法生存的,而且,在极北地区最擅长万兽帝国人和雪神山的高手战斗。就算我们集中三大圣地精锐前往,也未必能讨好。就算是暂时击溃了雪神山的人,只要他们撤入极北地区,我们能如何?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就算是天神级强者,在面对百万大军之时,也只有徒呼奈何。而论士兵的战斗能力,万兽帝国的战士无人能及,而且他们毫无后顾之忧,要不是一直有我们三大圣地威慑着,让雪神山不敢全面参战,恐怕大陆早已生灵涂炭。你不要忘记,雪神山培养的控兽使军团也遵守约定从未出战过。”——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