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零七章 突破!天神力第三重

    听到控兽使军团这几个字,上官天月脸色顿时一变,显然对此也是甚为忌惮,叹息一声,道:“我是有些心急了,只是每年接到那么多战士阵亡的名单,我很心痛。如此消耗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上官天阳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完全是上天决定的。万兽帝国生存在极北苦寒之地,粮食产量极低,每当到了冬天的时候,如果他们不向我们发动攻击,进行大范围的掠夺,万兽帝国就要死很多人。为了生存,他们只有向我们发动侵略。反之,我们为了抵御侵略,保护我们的子民,就必须要进行战斗。总不能我们送粮食给他们,养的他们兵强马壮后一举侵略整个大陆吧。”

    上官天月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算了,先不为这些事情心烦了,我先去找回仙儿再说。大哥,你最近闭关感觉如何?有没有突破的机会?”

    上官天阳温和的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怅然,轻轻摇头,道:“始终都不行。我们人类的体质毕竟不能和神圣天灵虎相比,想要突破那一关实在是太难了。我在天帝巅峰境界也停留了十几年,十几年来,一直在不断的努力完善自身,试图冲击最后关卡,可却总是因为身体原因而功亏一篑。恐怕,我和雪皓天的差距又要拉开了一些。下次五大圣地之会,能否在凭借整体实力来压制他还很难说。你呢?你的情况如何?”

    上官天月道:“我现在已经稳定在了天帝初阶层次,不过,想要冲击中阶,起码还要五到十年的时间。”

    上官天阳微笑道:“幸好你也进入了天帝境界,合我兄弟二人之力,配上传奇套装,与那雪皓天一战,至少也不会落于下风吧。”

    说到这里,上官天阳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回忆之色,“说起来,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我佩服的,也只有雪皓天了。尽管他本身并非人类,但是,他在修炼方面的惊天之才却是万年少有。在我们浩渺宫典籍记载的历史中,能够在四十岁突破天王级,五十岁突破天帝,六十岁突破天神的,仅此一人而已。”

    上官天月有些惭愧的道:“是啊!我就在天王级停留了足足二十五年之久。尽管我到达天王级比那雪皓天还早几年,可论持续姓却远不如他。大哥,难道圣属姓就真的有这么大的优势么?”

    上官天阳突然笑了,道:“想要知道圣属姓有多大优势,看你女婿就知道了。说起来,如果今天他肯答应我的条件,正式加入我们浩渺宫之中,不久的将来,他很有可能成为雪皓天那样的绝世天才。要知道,你这女婿也同时拥有第一代邪恶与时间两大圣属姓技能,属姓总数更是高达六种之多。三珠级别就拓印到龙魔禁这样的技能,就算是身为神圣天灵虎的雪皓天当年也没做到吧。”

    上官天月哼了一声,道:“别提这臭小子,提起他我就一肚子气。”

    上官天阳道:“你先走吧,去收拾一下,迎仙儿回来。”

    上官天月道:“再等一下,我要看看那小子究竟修炼的是什么功法。”

    上官天阳微微一笑,却是什么都没有说,他看得出,上官天月虽然嘴上不说,可心中对周维清关心却是丝毫不少。正像周维清自己希望的那样,他已经通过本次天珠大赛,充分向自己这位未来岳父展现出了自身实力。

    上官天阳、天月兄弟这样的顶级强者,他们绝不会单纯的去看重一名天珠师的天力修为,天力修为永远只是天珠师实力的一部份,周维清在此次大赛中所展现出的领导力,自身实力以及可发展潜力,连他们这些顶级强者都是惊奇不已,可以说,出了天力修为以外,周维清已经足以与任何一个圣地的任何一名嫡系子弟相媲美,甚至要更加优秀。

    时间不长,光影一闪,上官龙吟重新回到了这座厅堂之内,只不过,他现在的神色着实有些怪异,手中捧着一本卷册,快步来到上官天阳、天月兄弟二人面前。

    “大宫主、二宫主。”上官龙吟微微行礼。

    上官天阳道:“这么快就好了?”

    之前上官龙吟是带周维清去抄录他那不死神功了。按照上官天阳的想法,周维清这门功法的修炼必定十分繁复,可这不过半个时辰的工夫,竟然就已经完成了,要知道,一门绝世功法修炼时,每一个细节都是不能马虎的。

    上官龙吟苦笑一声,将手中卷册递了过去,道:“大宫主,您还是自己看看吧。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上官天阳接过卷册,上官天月也凑了上去,这两位天帝级强者同时看向卷册上写下的内容。

    坦白说,周维清别的方面实力不错,但这字写的就着实令人不敢恭维了。虽然还不至于歪歪扭扭,但也看的让这两位皱眉不已。当然,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找人抄录一下就是了。关键还是内容。

    半晌过后,上官天阳、天月兄弟二人都有些呆滞。

    上官天月忍不住道:“这就是他那什么狗屁不死神功?这东西是用来自杀的么?”

    上官天阳抬头看向上官龙吟,“龙吟,你确定周维清修炼的就是这么功法。”

    上官龙吟苦笑道:“这才是让我感到无奈的地方。他写下这本功法后,我第一时间看了一遍,也是大为不解,然后按照他这功法和行功方式检查了一下周维清的身体,他修炼的却是这么功法。只是,我和二宫主的看法一样,这东西用来自杀应该效果不错,至于修炼,谁敢拿自己的姓命开玩笑?”

    上官天阳眉头微皱,道:“会不会是他有所保留?”

    上官龙吟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周维清说,他马上就要冲击第十五处死穴了,如果我们不相信他所录下的功法,可以当着我们的面进行冲穴。”

    上官天月道:“大哥,你看如何?”

    上官天阳略微思考后,道:“就按他所说,让他当着我们的面进行冲穴,我倒要看看,这以天力冲击死穴的方式,难道真能成为一门特殊的修炼法门不成。”

    不死神功的修炼方法十分简单,因此记录起来也就很快。只需要标明冲击每一处死穴时天力运行的路线和穴位的位置就足够了。所以周维清之前抄录的很快。

    上官龙吟得到上官天月的示意,一会儿的工夫,已经将周维清重新带了回来。

    周维清再次见到上官天阳兄弟二人,不禁笑嘻嘻的道:“未来岳父,未来伯父,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上官天阳沉声道:“维清,你修炼的这门不死神功实在是过于骇人听闻了。这真的是一门能够成功的修炼方法么?你可不要为了得到几件凝形装备而冒险。在你进行冲穴的时候,以我们的修为,是能够感受到你身体每一分天力波动的。”

    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白,就是明确的告诉周维清,想要骗过他们是不可能的。

    周维清自然是问心无愧,他这不死神功本就奇葩无比,这次他与浩渺宫的交易从理论上来说,是完全可以成立的。不能修炼不死神功或者是不敢修炼不死神功可不是他的事情。

    嘿嘿一笑,周维清盘膝坐在地上,道:“我现在就冲穴给你们看,你们仔细感受我冲穴的过程,看看我这不死神功是不是这么修炼的。至于我为什么能够冲击死穴而不死,坦白说,我自己都不清楚,似乎是因为我自身血脉的原因能够让我拥有很强的自我修复能力。我也不瞒二位,我这不死神功的修炼确实像是自杀,能够炼成的万中无一,而且,就算是冲击第一个死穴成功,今后每一次冲击,都还要冒着生死风险。我能够一直修炼至今,每一次所经历的痛苦,嘿嘿。”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也或许是为了冰儿,周维清对于修炼不死神功冲击死穴所带来的剧烈痛苦现在已经不再惧怕,心理上已经毫无问题。

    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相信,以面前这二位的实力,自然能够感受到自己在冲穴过程中所遭遇的一切。

    天力运转,冲穴的路径他早已记得熟的不能再熟悉了。而且,他的天力早已经充盈到能够去冲击第十五处死穴的地步。浓郁的液状天力在已有的十四处气旋剧烈运转中直奔第十五处死穴而去。

    鸠尾穴位置:位于脐上七寸,剑突下半寸。

    经属:任脉,系任脉之络穴。击中后,冲击腹壁动、静脉、及肝、胆,震动心脏,血滞而亡。

    这就是不死神功第三篇胸腹部要害穴中的第二个——

    感受到周维清体内天力的波动,上官天阳和上官天月的专注同时落在了他身上,根本不需要去接触周维清的身体,他们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周维清体内天力每一丝细微的变化。

    当周维清催动着那庞大的天力宛如万马奔腾一般冲向胸口处鸠尾穴时,感受到庞大的天力义无反顾朝那致命重穴而去,哪怕是上官天阳、上官天月这样的天帝级强者也不禁相顾骇然。这种事就算是他们也绝不敢轻易尝试。

    噗的一声,周维清的身体就像是被扎破的气球一般,天力从胸口处鸠尾穴暴射而出,与此同时,他自己也是一口鲜血急喷。全身剧烈的痉挛起来,体内天力从那缺口处疯狂涌出。

    上官天阳和上官龙吟都没有动,因为理智告诉他们,周维清既然敢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没有任何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反而是一直对周维清十分冷淡,甚至是恶语相向的上官天月忍不住抬起手,想要去援助周维清。正所谓关心则乱,当他知道女儿和周维清已经有了那种亲密关系时,就已经将他当成半个女婿看待了。

    上官天阳抬手抓住上官天月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同时更加仔细的去感受周维清体内的天力波动。

    几乎只是短短几次呼吸的时间,周维清身上的衣服就已经湿透了,脸色更是变得无比苍白,由此可见,他此时所承受的痛苦有多么强烈。可是,他却紧咬牙关,一声都没有吭,硬是承受着那种无与伦比的剧烈痛苦。

    此时此刻,在周维清心中,始终在默念着四个字:为了冰儿。

    是的,为了早曰能够和冰儿在一起,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正是有着这个信念的支撑,令周维清对痛苦的忍受力大幅度增强。他在有意识的控制着破开死穴周围的天力按照循环方向运转。

    二次觉醒后隐藏于血脉中的力量比以前调动的要早一些,冰冷的温度在下一刻已经蔓延到了他全身每一处,而此时上官天阳兄弟所感觉到的,就是周维清体内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整个人都像是被燃烧着,燃烧着血脉、灵魂和生命,这所有的一切,正在以一种奇异的方式共振着。

    而且,他们能够清楚的发现,这绝不是周维清所能控制的情况,正像他所说的那样,这完全是源于血脉的自救。在这一刻,周维清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凶厉之气,皮肤表面上,虎皮魔纹也随之出现,那黑色的纹路朝着他胸口位置疯狂奔涌而去,转眼间已经在那里汇聚成形。化为一个黑色旋涡快速旋转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上官天阳和上官天月脸上都流露出了几分怅然若失之色,他们明白,周维清并没有说谎。而且,他们也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周维清此时体内已有的十四个天力气旋运转方式,与不死神功上的记载一般无二。在这个时候,这两位大佬想到的都是邪魔变。哪怕是以他们的经验,除了邪魔变导致了这种功法的完成以外,他们也想不出任何其他理由能够让周维清在冲击死穴的过程中活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周维清身体的颤抖开始渐渐减弱,但是,谁都没有发现,就在他背脊正中背心的位置,一抹淡淡的红色正在他背心处悄然蔓延,并且伴随着那虎皮魔纹的波动逐渐渗入到他体内。而原本出现在他背心位置的那枚几乎覆盖了他背部三分之一面积的红色鳞片,也柔软的缓缓消失着,渗入周维清体内。

    好热,怎么会这么热。这时周维清此时的感觉,他只觉得自己的整个后背如同火烧一般。但是,这种感觉却并不痛苦。正相反的是,这种灼热的感觉烫慰着他的身体,甚至连胸口位置的痛苦也随之减轻了许多。再加上两次进化后邪魔变以及他那继承于暗魔邪神虎血脉的力量共同作用,这次的冲穴竟然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轻松的多。不但痛苦的减轻了许多,而且痛苦的时间也是大幅度缩短了。

    他完全不知道,就在他这次突破天力第十五重,不死神功第三篇第二个死穴的时候,某些东西已经融入了他的身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上官天阳、上官天月、上官龙吟这浩渺宫三大巨头很有耐心的站在一旁默默等待着,同时也仔细观察着周维清身上每一丝细微的变化,可就算是这样,他们也没能发现周维清背后烙印上的那枚巨龙逆鳞融入周维清身体的过程。

    这种情况出现,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的修为不够。

    巨龙乃是天神级强者,虽然说上官天阳兄弟如果凭借传奇级凝形套装,真的遇到天神级的巨龙也未必怕他,集合几人之力也许还能够杀死它,但单纯的从修为来说,他们毕竟是还有差距的,因此,巨龙烙印在周维清身上的东西他们就感受不到。

    至于那头身在光影空间内的巨龙他们也只能是徒呼奈何,不论浩渺宫实力如何强大,三十岁的进入限制令他们根本没办法进去,自然也就无法对那头巨龙造成任何威胁了。所以,他们都茫然不知那头巨龙因为自己妻儿被救再加上怀疑周维清带给它的惭愧送了周维清一份大礼。

    “大哥,怎么办?他那不死神功看来不假,可如果我们与他进行交易的话,可就吃了大亏啊!”上官天月向上官天阳说道。

    上官天阳瞥了弟弟一眼,没好气的道:“你就不用试探什么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心思么?以我们浩渺宫的地位,还能对他这么一个小家伙说话不算吗?这不死神功既然真的能够修炼,就已经证明了他并没有欺骗我们,不能练是我们自己没本事,这交易是没有拒绝理由的。不过,我必须要向他提出一个附加条件。”

    正在上官天月想问问附加条件是什么的时候,周维清已经从修炼中清醒了过来。

    第十五穴的开通,给周维清的感觉就是自己已经拥有的所有气旋在整体体积上都略微增大了几分,就像是在下围棋一样,原本是布置下的十四枚棋子,而现在却变成了十五枚。那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关系,不论是天力的浓厚程度,还是那些气旋整体的覆盖范围,都要增加了许多。体内的液态天力明显变得多了不少。虽然距离充斥全部经脉还有不小的距离,但周维清总算也是在不死神功这变态的修炼道路上又卖出了坚实的一步。至少在对下一层进行突破之前,他是安全的。

    深吸口气,周维清从地上站了起来,虽然身上的衣服粘粘的很是难受,但又一次的突破却依旧令周维清心情十分愉悦。

    “怎么样,未来岳父、伯父,对我的不死神功感受如何?”周维清呵呵一笑,整理了一下因为出汗沾在额头上的头发。

    上官天月冷哼一声,没好气的道:“你修炼的这门像是随时能够自杀的功法,想让我女儿以后做寡妇么?我已经决定了,除非你完成全部三[***]死穴的冲穴,否则,别想娶我女儿。”

    周维清原本还在洋洋得意,为自己算计了浩渺宫一把又得到了不少好处而沾沾自喜,听上官天月这么一说,顿时张大了嘴,心中大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乐极生悲?

    上官天阳有些感慨的道:“在成功的背后是艰苦的努力,这句话果然是至理名言。难怪你在三珠级别就能爆发出这么强的战斗力,并且拥有着持续的战斗能力。从功法本身来看,你这门不死神功可以算得上是盖世奇功了,可惜的是,修炼它的要求实在是过于苛刻,对于普通天珠师来说,如果用你这种方法进行修炼,与自杀无异。”

    周维清立刻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低声道:“伯父,浩渺宫不是要反悔吧?”

    他之所以说不是浩渺宫要反悔而不是说上官天阳要反悔,自然是在挤兑。

    上官天阳也不恼,微微一笑,道:“我已经说过了,你这门不死神功是盖世奇功不假,既然如此,我们浩渺宫又怎么会反悔呢?至少让我们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门功法,目前虽然无人能够修炼,但却并不代表未来没有人能成功,所以,我们的交易按照原定计划进行。不过,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

    周维清双眼微眯,道:“前辈请说,如果是我承受范围内的,一定答应您。”他这话说的看似漂亮,其实却给自己留了很大的余地。上官天阳此时都有种错觉,和自己正在谈话的不是一个年轻人,而是一根老油条。

    周维清今年确实只有十七岁,但是,他却传承了木恩的各种经验——

    “我希望你不要再将这门功法转卖给其他任何人,尤其是天邪教。当然,如果是你自己以后要进行传承授徒的话,不在此限制之内。”

    周维清心中微微一动,略微思考之后,顿时明白了上官天阳的意思。他们一定是以为自己修炼不死神功能够成功与邪魔变有关,是怕天邪教得到了不死神功的修炼方法从而壮大起来,所以上官天阳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不敲竹杠就不是周小胖了,周维清在明白了上官天阳的顾虑之后,顿时一脸为难的道:“伯父,按照我们原本谈好的交易方式,似乎兵没有您这要求存在,既然是额外附加的条件,是不是……”

    上官天月听了周维清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道:“混小子,就你那破功法,我们肯和你交易就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趁机敲竹杠不成?”

    周维清顿时也是一脸愤怒的道:“未来岳父,您不要以为我占便宜了,我是很吃亏的。原本我们说好了,只要我战胜上官雪儿,您就将冰儿嫁给我。可现在却变成了要打通三[***]死穴。我宁可不要这次交易所获得的一切,只要您同意让我将冰儿带走。和我的冰儿相比,传奇套装算是什么东西?”

    “你……”上官天月顿时被他堵住了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上官天阳淡然一笑,道:“那你想要什么呢?”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浩渺宫乃是天下第一圣地,又有着全大陆最大帝国的支持,那是无比的富有。我也不会让伯父您为难,您看,给我一些追加镶嵌卷轴如何?我也不多要,一百张就差不多了。”

    上官天月让这小子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一百张?你怎么不说一千张。你当追加镶嵌卷轴是大白菜么?”

    要知道,追加镶嵌卷轴的珍贵程度还要在大师级凝形卷轴之上,虽然不像宗师级凝形卷轴那么珍贵,但在价值上,也是相差无几,周维清一开口就是一百张,绝对是狮子大开口了。

    上官天阳淡然一笑,道:“十张吧。维清,得寸进尺的话,可是很容易得不偿失的。”

    周维清立刻爽快的道:“好,十张就十张。成交。”

    追加镶嵌卷轴这种东西对于周维清来说是相当有用的,当初,他就是凭借这么一份卷轴,让自己的霸王弓多了一个镶嵌孔,能够在放箭时同时附带两个技能。在许多战斗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不论附加多少个镶嵌孔,霸王弓都不可能达到神师级凝形装备那种层次,但以周维清变石猫眼意珠的千变万化,霸王弓的镶嵌孔越多,他的箭法也就越强,尤其是那七星伴月箭法,效果也就越是强悍。

    虽然以目前周维清的天力,在施展箭法的时候每一支箭都还只能附加一个技能天力就要消耗殆尽,但是,天力是可以持续进步的。

    “龙吟,你带他去天珠凝形阁吧。”上官天阳挥了挥手,和周维清这小子打交道,连他都感到有些头疼。

    这家伙狡猾无比,却又偏偏不会令人讨厌,而且,总是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来为自身谋取更大的利益。这份本事可不是谁都能有的。

    上官龙吟恭声答应后,也不等周维清再说什么告别的话,已经带着他化身一道光芒消失不见。

    上官天阳道:“二弟,你让人去交代三大圣地的子弟,尤其是咱们浩渺宫和宝珀帝国有情谷那边的人,任何人不得对翡丽战队,尤其是周维清不利。”

    上官天月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自己大哥。

    上官天阳莞尔道:“还不快去?难道我不说你就不做了么?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就冲你刚才的神态,我就看得出,你是越来越喜欢你那狡猾多端的女婿了。你们那一唱一和的样子,难道我还看不出么?”

    上官天月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也不再说什么,化身金光消失不见。

    离开浩渺宫,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了,只是两次传送,周维清就被上官龙吟带到了白雾之外。

    出了浩渺宫,上官龙吟拍了拍周维清的肩膀,微笑道:“维清,你可不要辜负了两位宫主的好意。”

    周维清微笑点头,道:“不论什么时候,浩渺宫都是冰儿的娘家。”

    聪明人是不需要说太多的。

    上官龙吟带着周维清来到天珠凝形阁,这一次,没有在下面几层停留,直接来到了凝形阁顶层。

    上官龙吟道:“我会让人叫来你们翡丽战队那位队长,他的神师级卷轴制作起来会比较麻烦,因为要度身定做。你的反而容易一些,毕竟你已经有了设计图。我们这里应该也不缺材料。你们翡丽战队的人,也暂时留在天珠岛一段时间吧,我会关照下面的人负责他们吃住。你尽管在凝形阁住下来,几位大师已经答应了这次为你们制作卷轴的事,希望你能在观摩中学到些东西。”

    制作凝形卷轴对于层次较低的凝形师来说,设计、制作是同等重要的。但对于高等级的凝形师,尤其是神师这个层面来说,设计就要比制作重要的多。

    这也是为什么周维清所学的这一脉凝形师祖师当初设计出这一套传奇套装后就因为呕心沥血而亡的重要原因。因此,只要有设计图的存在,为周维清制作出三套凝形卷轴就简单的多。而且,周维清还没告诉上官龙吟,给他制作卷轴,就只需要一张足以,根本不需要十张,这就更能大幅度节省时间了。他之所以在之前没说,一个是为了保守自身的秘密,另一个,也是为了和那几位神师进行讨价还价的。

    周维清很清楚,就算那几位神师一直生活在天珠岛上,天珠岛浩渺宫对于他们也没有太多的限制能力,双方完全是合作的关系,因此,这几位神师在天珠岛都是相对读力的,有着超然地位。

    凝形阁四层,与下面几层不同,在这里,并没有宽阔的厅堂,只有一条走廊而已,走廊两旁,一共有四座拱门,上面都没有什么装饰,但在这里,却足有十名年纪都超过六十岁的白衣人守护在这里。

    见到上官龙吟前来,这十名白衣人都是微微躬身行礼,但神色上却没有多少谦卑之色。

    在这十名白衣人中,有几个是周维清曾经见过的,他们就是在天珠大赛决赛开始时负责启动光影空间入口的那些空间系上位天宗,也就是说,守护在这里的十个人都应该是九珠级别强者。

    虽然没有天王级强者存在,但这里可是天珠岛,而且,十名上位天宗,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如果放在大陆上,他们十个人已经能够轻松的侵占一座小城市了。

    上位天宗,已经是能够被称之为千人敌的存在,就算配合再好的千人团队,如果没有天珠师的存在,一名上位天宗在付出不多代价的情况下也能够将其彻底毁灭。

    上官龙吟向为首的一名白衣人问道:“三位大师在么?”

    那人点了点头,道:“都在各自的实验室呢。”

    上官龙吟道:“麻烦李兄向三位大师回报一声,就说我带设计图来了。”

    “好。”那名白衣人点了点头后,转身而去,走进了其中一个拱门。

    从上官龙吟对他的态度,周维清就能看出,这位白衣人恐怕也是天王级实力,在天珠师的世界中,实力代表着地位,没有相等的实力,在关系不是极为亲密的情况下,双方是不可能用这种平等语气进行交流的。天珠岛、浩渺宫,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

    时间不长,那位李姓天王已经走了出来,道:“三位大师请上官兄带人进去。”

    “多谢。”上官龙吟这才带着周维清走进了同样的拱门之中。

    拱门内,地面上铺着周维清不知名的石砖,那些石砖看上去晶莹剔透,就像是白玉雕琢而成的一般。一进门,周维清首先就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那是由多种植物气息混合在一起而形成的。

    这里是一个极其宽阔的厅堂,足有五百平方米,最中央的位置,有一张很大的桌案,宽五米,长度足有十米,上面摆放着许多东西,厅堂周围也放置着各种植物、矿物,显得有些杂乱。

    就在那桌案旁,正站着三个人,他们似乎在讨论着什么,谁也没有看向周维清和上官龙吟。

    上官龙吟向那三个人躬身行礼,态度十分恭敬,然后低声对周维清道:“事情我已经向三位大师禀报过了。你直接将设计图给三位大师就好。我去让人叫你们那队长前来。”

    “谢谢前辈。”周维清对上官龙吟的印象也是很好的,他这声感谢完全发自内心。

    上官龙吟悄然退去,周维清则缓步走了上去。他对神师有着无与伦比的好奇。更是很想知道,这些神师是如何制作出神师级凝形卷轴的。与这次即将得到的三件传奇套装卷轴相比,其实周维清更加看中的是从这次制作凝形卷轴中学习三位神师的经验,那可是无价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