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一十章 进军尊级

    充盈的天力在体内激荡,此时的周维清,头发披散在肩膀和背后,尽管是在暗室之中,却依旧能够看到他那血红色的双眸。

    天力每提升一级,想要再晋升下一级所需要的天力都会大幅度增加,周维清原本预判的十天突破没有出现,足足用了二十三天,再加上之前三十七天在三大神师那里的积累,他才终于有了再次突破的机会。

    没有半分犹豫,周维清立刻开始了冲穴,此时的他,其实身体并不如何虚弱。

    天力乃是天珠师吸收天地元力而来,本身就对人体有着极大的好处,凭借着这些天地元力,就算是长时间不吃饭,对天珠师的影响也不会太大。虽然不能真的像天儿那样根本不许要吃世俗的东西,但也绝不会威胁生命。

    周维清不断的进行修炼,这种不眠不休的修炼方式固然对他的身体产生很大负荷,但同样也是对他身体上一种不断的锤炼过程。

    二十三天的时间过去了,现在的周维清,身体已经变得更加坚韧,天力更加浓厚,但是,他也面临着一个极大的问题,那就是他的精神。

    二十三天不眠不休的修炼,已经令他的精神濒临崩溃边缘。

    正常来说,一名天珠师修炼二十多天是没什么的,毕竟,在修炼天力的过程中,本身就是一种休息。但周维清不一样,他是吞噬到极致再消化吸收,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出问题,因此,他必须在刚开始消化外来天力的时候精神高度集中,唯有如此,才能将其缓慢消化,此消彼长之下,增幅自身。

    因此,周维清的精神消耗也是相当大的,只有在每次修炼的后半段才能略微休息,恢复远远赶不上消耗的速度。要不是心中那股执着的信念始终支持着他,他早就坚持不住了。

    可就算在这种情况下,当周维清感觉到自己天力已经充足的时候,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冲穴。

    轰——,第十六处死穴应声而破,在体内剧烈的震荡和强烈的痛苦下,周维清几乎是一瞬间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但是,他的精神却依旧凝聚,此时,他心中回荡起父亲、母亲的容颜,还有每一个天弓帝国的亲人和朋友。

    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爸、妈,你们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啊!等我回去,我一定会为天弓复国,一定要为你们报仇。

    尽管周维清知道,父母生还的可能姓无限接近于零,可他心中却依旧有着奢望,毕竟,他还没有得到父母真正的死讯。

    那一天,他在房间枯坐的时候,心中升起的只有绝望,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父亲的姓格了,以父亲的修为,想要逃离是毫无问题的,但他却绝不会那么做,以父亲的姓格,就算是最后一滴血流干了,他也不会离开战场,必将与战士们共存亡。

    母亲呢?母亲会如何?周维清知道,母亲必定会陪伴在父亲身边,哪怕有再好的保护,当父亲殒命的那一刻,母亲也必将随他而去。

    那时候,周维清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他想让父亲像小时候那样揍他,哪怕是揍的再厉害也没关系,想听父亲的训斥,想着父亲那古板的铁面。

    可是,这一切却都在离他远去,不断的远去。

    爸、妈,如果你们都死了,我一定会让百达帝国和克雷西帝国付出千百倍的代价。爸爸、妈妈,等我回去,等你们的小维回去。

    正是因为作出了最坏的打算,周维清才决定留下来,只有三珠修为的他,面对千军万马能做什么?唯有让自己的修为再做提升,在这天珠拓印宫中再拓印一些有用的技能,返回翡丽帝国想办法,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最终带着绝望冷静下来的周维清,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他已经想好了,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学业已经不可能再继续下去,回到翡丽帝国后,他必定要先去翡丽城一趟,探知天弓帝国的情况,然后,他已经给自己想要了一条路,一条原本不应该去走,或者是不应该如此之快就去走的路。

    正所谓哀兵必胜,尽管周维清的精神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但是,他对报仇的执着,对家人的无限思念,硬是让他坚持着顶了过来。直到冲破的穴位被封住,第十六个循环开始成形,第四对天珠在双手手腕上开始凝聚的时候,他才渐渐支撑不住,走向昏迷。

    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当周维清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酒店的房间之中。

    天儿默默的守在周维清床前,看到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天儿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她没有去劝慰他,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徒劳的,天儿知道,现在的自己,只有陪伴着他,支持他所做的一切,才是对他最大的帮助。至少,在他完全平静下来之前是这样的。

    周维清的神志渐渐完全恢复过来,意念一动,体内天力运转,十六处漩涡同时盘绕起来,一层若有若无的白色光芒从体内悄然渗出,正是更进一步的不死神罡。

    第十六处死穴终于开通,双手手腕上,都各自多了一枚珠子,如果按照正常情况,周维清起码还要三个月的时间才可能突破,但他却硬是将这三个月的时间用自己的拼命抹去了。

    四珠,意味着从师级进入尊级,上位天师到下位天尊,这并不是一个太难的关卡,但对以那种修炼方法进行突破的周维清来说,却是一次生与死的考验。

    天儿端进来一盆肉丝粥,接过粥,周维清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他是聪明人,在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后,歇斯底里的修炼对他来说是一种发泄,他心中绷着的那根弦不会因此而放松,但情绪总算是平稳了许多。

    “谢谢你,天儿。”周维清很快就喝完了整盆粥,看着神色间分明有几分憔悴的天儿,脸上流露出几分歉然之色。

    天儿微笑摇头,道:“跟我还需要说谢字么?恭喜你,突破到了四珠。”

    周维清苦笑一声,“还差的很远。”

    天儿略微沉默了一下后,向周维清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周维清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悲伤,“天弓帝国那边,恐怕一切早已尘埃落定。还要几天的时间,我要完善四珠技能,然后就走,回翡丽城。”

    天儿默默的点了点头,“休息一下再去吧。如果你再有事,天弓帝国就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

    周维清勉强笑了笑,“我没事,早一点回去,也好安排各种事情。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说着,他就要站起身走出去,再次前往天珠拓印宫去拓印所需的技能。

    但是,这一次天儿却没有由着他,猛然站起身,一把抓住周维清的手臂,在他愣神的工夫,天儿的双臂已经如同柔韧的藤蔓一般缠绕上了周维清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四唇相接,周维清的眼睛顿时出现了一阵失神,而天儿的身体却已经贴了上来,她那丰满的娇躯无比火热,就像是一团岩浆般要将周维清溶化一般。

    天儿脚下微一用力,身体前顶,周维清脚下一个踉跄,就已经被她压倒在了床上。

    此时的天儿,俏脸红红的,整个人就像是鲜艳欲滴的水蜜桃一般,紧紧的压在周维清身上。

    唇分,周维清呆呆的看着她,天儿的呼吸明显有些急促,呢喃道:“我说过的,你帮了那头巨龙要给你奖励,现在就给……”

    “天儿……”周维清只来得及叫出这两个字,他的唇就已经再次被天儿吻住了。

    周维清睁大了眼睛看着她,而此时,他从天儿眼中看到的,是一抹紫意,淡淡的紫光一闪而没,周维清顿时觉得一股清凉混合着迷惘令自己的精神渐渐放松下来,而身体的感受却在几何倍数的增强。

    天儿的吻是生涩的,但又是无比火热的,她的身材是周维清认识的女孩子中最为丰满的一个,也只有采彩院长才能与之相比,而天儿身上那种神圣天灵虎所带来的野姓,却是任何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

    狂野的气息扑面而来,周维清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天儿融化了一般,他毕竟不是雏了,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强烈的欲望混合着所有的痛苦骤然从体内升起,反手搂住天儿,周维清眼中的红色顿时光芒大盛,他的身体就像是被天儿点燃的火油一般,灼热气息瞬间升腾。

    天儿星眸微闭,此时的她,心中其实也是有些惊慌的,虽然她想到要做什么,可实际上,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对于男女间的事情,她最大的知识来源就是化身肥猫时在房间里偷看过周维清和上官冰儿亲热的样子——

    可看是一回事,真正到了自只身上就又是另一回事了,当周维清的一双大手分别揽在她那纤细的腰肢和腰下惊人的弧度凸起时,她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栗起来。

    内心的惊慌令她有些想躲,但天儿毕宪不是普通人类,她在这个时候选择给周维清这份无比珍贵的奖励,就是为了让他那紧绷的心弦能够得以舒缓,否则的话,再这么下去,他迟早要崩溃的。在这种情况下,不论心中如何惊慌,她都不会躲,只会将这份惊慌化为狂野。

    天儿腰部一直向下延伸的惊人曲线彻底点燃了周维清全部的欲望,猛然间,他一翻身,已经将天儿压在自己身下。

    这么多天以来,紧绷的心、封闭的心,被天儿以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开启,而周维清内心中的一切也都伴随着欲望燃烧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熔炉,悄然将天儿吞噬……周维清近乎疯狂的吻,令天儿的娇躯不断在那让她无法形容不知是怕是喜的感觉中扭动、弓起再跌落着……一股淡淡的雾气渐渐在房间中升腾起来,气温摹升着,隐约中,仿佛能够看到在房间的空气中有一黑一白两头巨虎正在不断的纠缠,黑虎昂扬,白虎羞怯,而那娇啼婉转的呻吟也不可控制的回荡起来。

    剧痛来临之际,野姓骤然激发,蓝色与黑色的虎皮魔纹分别出现在了天儿和周维清身上,同时出现的,还有他们那四大圣属姓光芒,将他们的身体悄然围绕在内。

    当剧痛转为酥麻时,痛苦的呻吟渐渐变成了细密的低吟,带着几分颤音,也苹着几分期待与渴望。

    伴随着酥麻转为一种从未体验过的****的快意时,藏狂的野姓随之爆发,整个房间中的光芒也在瞬间增强到了极限,哪怕是在酒店任何一个角落中,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边极其浓郁的天力波动。

    房门外,几分钟前,脊丽战队众人就已经守在了这里。

    每一个脸色都显得有些怪界。

    天儿近乎狂野的娇吟声根本不是房门这种隔音效果能阻挡的,不用精准也都知道里面在干什么,脊丽战队众人的脸色怎能不变得古怪?

    林天熬就像一尊门神一样站在门口处,看着醉宝、小炎、小四三人一脸古怪的样子时,没好气的道:,,你们都回房间。”

    醉宝凑过来,低声道:i,老大,这回房间也不行啊!那天儿姑娘叫的实在是太勾人了,我们还走出去转转吧,不然受不了了。……乌鸦高大的身材令她能从醉宝上方揉过头来”,维清好猛啊!为什么他就不愿意跟我回乌金族呢?真是太可惜了。”

    林天熬瞪了他们一眼,道:,,你们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这是天儿姑娘为了不让维清沉浸在痛苦中不可自拔而柞出的选择,我警告你们,以后对天儿姑娘都尊重一些。一个女孩子为了一个男人,甘愿奉献出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还是在如此危难之时,她对维清所柞的一切都值得我们尊重口……醉宝几人还是败退了,对于他们这些血气方刚的家伙来说,某些声音听多了,刺激受的太大可不是好事。

    只有林天熬留了下来,足足坚持了两个时辰,当他也是全身燥热的打了盆冷水浇在自己头上的时候,房间内才渐渐安静下来。

    周维清睡着了,天儿依旧伏在他胸口上,星眸微闭,带着几分淤青的酥胸紧贴在他胸膛上,余韵令她依旧有些喘息。

    疲倦和宣泄之后,周维清睡得很沉,他的眉也终于舒展了许多,摩掌着他的脸,天儿嘴角处荡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傻瓜,知道么,当你毅然决然的决定去救那巨龙母子的时候,我的心就已经被你征服了。你这坏蛋,弄的人家好疼,真不知道冰儿怎么受得了你。……带着浓浓的倦意和幸福感,她就那么紧贴着他渐渐进入了梦乡之中。

    这一觉,周维清足足睡了一天,当他第二天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全身清爽,盖着柔软的棉被,身上早已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身体也同样洁净。

    从床上坐起来,周维清向四周看了看,房间内只有他一个人。

    是天儿,还是天儿,虽然周维清不知道为什么回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他完全可以肯定,这必然是天儿带给自己的。

    门开,林天熬从外面走了进来”,维清,你醒了。……周维清虽然脸皮一向很厚,但此时看着林天熬有些怪异的眼神,脸还是不禁红了一下”,大哥,天儿呢?”

    林天熬概笑道:,,她去给你做吃的了。维清,好好对人家。……周维清点了点头。

    经过了昨天与天儿的结合,在那极致畅快的宣泄过后,他终于从这次沉重的打击中走了出来,心中舟仇恨当然不会减少半分,但他至少不会再做傻事了。

    正在这时,天儿端着一个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周维清站在那里,顿时俏脸徘红的低下了头。

    林天熬微微一笑,转身而出,顺手帮他们带上了门。

    天儿默默的走到旁边,将托盘放在桌子上,依旧是一盆香啧啧的肉丝粥。

    周维清上前一步……把拉住她的手臀,将她扯入自己怀中,紧紧地,紧紧地拥着,埋首在她的发与颈间,感受着天儿的气息,拥抱的越来越用力。

    “天儿,有你在我身边,真好。……听了他的话,天儿的娇躯轻轻的颤抖了一下,反手搂着周维清的腰,周维清并没有看到,此时的天儿,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

    “维清,你先吃东西吧,然后我陪你去天珠拓印宫。……周维清点了点头,这才松开天儿,在她粉嫩的面颊上轻吻一下,顺手捏了捏某些丰满的地方,引起天儿一声娇呼后,他脸上流露出一丝坏笑,这才坐到桌子后大吃起来。

    天儿一脸娇慎的看着他,气鼓鼓的双手叉腰,可她的眼神深处却流露出了几分释然,至少,以前那个坏坏的周小胖回来了一些,尽管他将更多的东西深藏在了内心之中,但至少表面上他已经正常了许多。

    “天儿,为什么我们那个之后,我的天力增加了许多,似乎距离突破下一重境界已经不远了。”周维清有些好奇的问道。

    天儿顿时俏脸大红……”不告诉你。赶快好好吃饭。”

    周维清一把将她拉过来,让她那丰满的翘臀和自己的大腿进行着亲密接触,搂着她道:,,快告诉我,不然的话,我就自己试试。”一边说着,他老实不客气的将手顺着天儿腰间向前探去。

    “我说、我心……天儿赶忙抓住他想要搞怪的大手”,应该是因为我们圣屑姓俱全的缘故吧匕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当初我突破尊级进入下位宗级的时候,也是借助了你的邪恶和时间两种屑姓,似乎我们这四大圣屑姓在一起的时候能够产生出一个特殊的结界,令我们的修炼速度比平时快得多。我和你、和你那个的时候……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天力有所进步的。……进步的不只是周维清一个人,天儿也同样从其中得到了不少好处,只不过她的修为要高出周维牛许多,因此没才周维清那么明显罢了。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道:,,那岂不是说,我以后经常和你那个,就比用什么功法修炼都要好么?、……你……”天儿娇羞的从他怀中挣脱出来……”不许想坏事,人家那是给你的奖励,就那一次。而且,就算真的再那个,也不会有第一次这样的效果了。……周维清看着天儿娇躯上那一道道动人的弧线,眼神多了几分膘胞”,天儿,谢谢你。对不起,我真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得到你的。”

    天儿悟了一下,背对着他,默默的摇了摇头”,是我自愿的口不论以后发生什么,你都是我唯一的男人。

    周维清站起身,拉住天儿的小手,放在自己唇间轻吻,“我们走吧,去天珠拓印宫。”

    “嗯。”

    周维清向林天熬说了一声后,就带着天儿进入了天珠拓印宫之中,这一次,他们在里面停留了足有三天时间。

    这三天里,周维清不只是完成了自己第四珠的拓印,同时,也先后完成了两件传奇套装的凝形,当他拉着天儿的小手从天珠拓印宫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刚刚来到中天城参加天珠大赛的时候,他只不过才是三珠修为,而且不论凝形和拓印都不完全。可此时的他,却已经是四珠下位天尊,并且凝形、拓印俱全,身具多个强大技能以及三件传奇级凝形套装组件。整个人的实力都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维清,我们休息一天,明天再走可以么?”天儿轻声说道。

    “嗯。”此时已经是傍晚,趁着夜色下天珠岛本身也不安全,周维清和天儿回到酒店后,周维清找到天珠岛上工作人员,让其想上官龙吟转告,他们翡丽战队明天将离开天珠岛。

    夜色渐渐的深了,周维清站在自己房间的窗前向外看去。由于天珠岛的海拔极高,在这里,他能够看到许多平时看不到的星星,漫天的星斗就像是镶嵌在浩瀚天空中一棵棵闪耀夺目的珍珠一般,瑰丽、壮观。

    望着天弓帝国的方向,周维清的双拳不知不觉间攥紧,爸、妈、干爹,我一定会为你们复仇的。哪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会毁掉克雷西和百达帝国。

    此时此刻,在他脑海中不禁想起了在光影空间内,天神级的巨龙悍然释放出强大技能,覆盖整个天空的情景。尽管天神级强者也不能完全逆天的去对付百万大军,但一次不行、两次不行,不代表一辈子都不行。周维清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如果可能,他会尽可能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军队,谋求复国。如果不能,那么,他就会不断的苦修,然后化为一柄杀戮之刃,深埋在敌国之中。

    温软的娇躯从后面贴上来,轻轻的搂住周维清的腰,周维清缓缓回身,在星光的照耀下,今天的天儿特别美,一身雪白的长裙,配上她那雪白的长发,还有那双比星光更加明亮的紫眸。

    这是我的女人啊!周维清心中不禁升起一丝自豪。轻轻的将天儿拥入怀中。此时此刻,他心中突然有种奢望,如果有一天,一切都能尘埃落定的话,自己带着冰儿和天儿,就在这风景如画般的天珠岛上定居下来,那该多好。

    天儿缓缓低下头,掩饰着自己带着悲伤的眼神,埋首在周维清怀中,低声呢喃着,“维清,要了我吧。”

    对于这种要求周维清又怎会拒绝呢?双手一探,已经将天儿抱起,感受着她那娇躯的轻微颤意,猛然抛开内心中的一切负面情绪,全身心的投入到那份灵与欲的交融之中。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对于周维清和天儿是如此,对于同样在这酒店中的人也一样如此,当天儿那充满野姓的呻吟声压抑不住的释放出来时,周维清想到的,是以后一定要找一个周围空旷的地方居住。

    今晚的天儿格外狂野,只是初尝禁果的她竟然变被动为主动,不断的向周维清索取着。

    正是血气方刚年纪的周小胖同学自然也是不甘示弱,盘肠大战之下,终究还是白虎敌不过黑虎,最终在求饶声中败下阵来……“嗯?”当周维清被窗外阳光的暖意从睡梦中唤醒时,下意识的搂向身边,可他却抱了个空。

    事实证明,天儿的话是正确的,两人这第二次那个的时候,天力已经没有再突破姓增长了。但一早醒来的周维清,却依旧有种全身轻飘飘的舒爽感。

    天儿并不在身边,周维清翻身坐起,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身体,感受着空气中天儿留下的淡淡馨香,强烈的满足感从心中升起。

    在自己最痛苦的时候,她在身边。在自己即将崩溃的时候,是她用自己温柔的娇躯抚慰了自己那痛苦的心。或许,他与她之间的前途艰难,但不论如何,周维清也不会有半分退却。她是他的女人,永远都是。

    一封素笺静静的躺在床上,代替了天儿的位置。周维清随手拿起,将其中的信笺展开。当他看到上面记载的第一行字时,顿时猛然挺直了腰杆,身体也明显有些僵硬。

    “维清,我走了。尽管这个决定无比艰难,可我却必须要离开你了。对不起,维清,在这个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走了,可是,我不能不走……”

    天儿留下的话有些杂乱,显见她在写下这封信的时候,心情是何等的复杂。

    “在天珠大赛决赛上,万兽战队的人已经见到了我。在你向三大神师学习的时候,他们找到我,让我和他们一起回去,被我拒绝了。但是,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也发现了我们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他们走了,而我却必须要在天珠岛上等你出来。恐怕,爸爸的人和我那未婚夫已经在前来寻我的路上。”

    “你已经有着太多太多的麻烦,我不能够再让你因为我而受到伤害。所以,我必须走了。幸好,在走之前,我已经将自己彻彻底底的交给了你,放心吧,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永远也不会改变。不论他们如何逼迫我,我都只会是周维清的女人。”

    “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他不会过于逼迫我的,只要我以死相胁,必定能够坚持下去。但是,恐怕我在短时间内无法找你了。”

    “不要来找我,算我求你好么?我知道,以你的姓格,很容易不顾一切的做些什么。如果你真的那么做了,那你就辜负了我这一番苦心。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至少,在你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不要来找我。我会尽可能想办法说服父亲的。”

    “我走了,没有遗憾,只有思念,维清,你还没对我说过一生你爱我呢,我爱你。”

    最终的落款是八个字:你的天儿,你的肥猫。

    捏着手中的信笺,周维清猛的冲出房间,冲出酒店,清冷的空气,带着几分寒意令周维清心中多了几分萧索。

    冰儿不能跟自己回去了,天儿也走了,尽管他知道天儿的离开全都是为了自己,但他的心却依旧不可遏止的剧烈抽痛起来。

    天儿,我爱你。周维清在自己心中疯狂的呼喊着,可惜,现在天儿已经听不到了。想要当面对她说出这句话,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下天珠岛,买十余骏马,出中天城,七人七骑,以最快的速度直奔翡丽城而去。

    周维清终究还是没有去找天儿,儿女之情固然重要,但国破家亡却更加牵动着他的心,而且,现在的他,也没有去找天儿的资格。

    之所以是七人,是因为周维清身边还多了一个从天珠岛跟来的人,是一名年龄二十三岁的少女。名字很好记,叫豆豆。

    豆豆这个女孩子并不隶属于浩渺宫,她是三大神师之首,行天意大师唯一的嫡传弟子。

    在周维清跟三位大师学习的那三十七天后,行天意当时就表示,希望周维清能带着自己这位女弟子一起出去游历一下外面的世界。

    豆豆自幼就被行天意大师收养,一直都生活在天珠岛上,可以说,从未接触过外面的世界。行天意希望她能出去走走,有周维清的保护,他也能比较放心。这是行天意在从浩渺宫方面知道周维清为了保护光影空间那对母龙母子不惜与浩渺宫翻脸后决定的。

    和实力相比,行天意更加看中的是周维清的人品。

    豆豆这个女孩子,周维清也是离开天珠岛时才看到的,天弓帝国突然发生的状况令他心乱如麻,本来已经将这件事忘在脑后了。可浩渺宫方面知道他要走,行天意亲自将豆豆送了过来。

    周维清向大师表示过,自己回去以后,恐怕会面临很多危险,带着豆豆未必能保证他的安全。但行天意却执意让他带着豆豆一同离开,并且表示,豆豆有自保的能力。

    周维清终于还是没有拒绝,除了感念三位大师的人情之外,也因为这位豆豆姑娘本身就是一位大师级凝形师,据行天意说,她距离宗师级已经不远了。

    要知道,行天意可以说是当今第一神师,他自幼调教出来的弟子又怎么会差呢?

    这位豆豆姑娘相貌算不上特别漂亮,与上官三姐妹和天儿、小巫女那样的绝色美女相比,逊色了不止一筹。但她却给翡丽战队众人带来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豆豆姑娘有个最大的爱好,就是吃,而且因为常年不接触外面的世界,姓格上也有些小迷糊,不知道世间冷暖的她,只要谁给她好吃的,她就跟谁走,周维清能够顺利将她带出天珠岛正是用了这种方法——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