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一十一章 黑暗凝固之绝命封印

    一路疾驰,除了乌鸦因为体重的原因要经常换马以外,众人几乎是极少休息,将全部时间都用来赶路。豆豆也没叫过苦,只要让她嘴里有东西吃着,让她干什么,她也不会拒绝,是个有点天然呆的清秀少女。

    周维清很怀疑,如果有一天自己把她卖了,或许她还会帮着自己数钱吧。

    比来的时候几乎少用了一半的时间,当翡丽战队六人六骑抵达翡丽城时,每个人都是一身风尘。

    众人在城门前停了下来,纷纷翻身下马,目光都集中到了周维清身上。

    周维清向林天熬道:“大哥,你们都先回天珠学院吧,然后到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去找我。”

    林天熬道:“我就不回去了。跟着你吧。”他实在有些不放心周维清,虽然周维清不说,他也一样看得出,天儿的走,对周维清打击不小。

    周维清微笑摇头,道:“大哥,你回去吧,要有始有终啊,天珠学院培养了你,总要回去交代一声。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就算我再痛苦又如何?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天儿也已经走了。我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努力做好我应该做的。与其将精力放在痛苦上,到不如做好我该做的事情。我不会有事的,我先回学院了。”一边说着,他就手中缰绳交给林天熬后,拉着豆豆大步进城而去。

    他绝不是想占豆豆便宜,实在是这些天接触下来,怕她跟丢了。

    “老大?”小炎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林天熬。

    林天熬点了点头,道:“走,我们也回学院复命。”

    走在翡丽城熟悉的道路上,周维清的心情却已经和当初离开时大相径庭,现在的他,比那时要成熟了太多。

    周维清现在才理解,当初木恩对他说过,男人总要经历过一些事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木恩老师,你们还好么?天弓营的各位老师都还好么?

    尽管理智上他很清楚,天弓帝国被灭,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可是,在他内心深处,却依旧渴望着天弓营众人能够活下来。

    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大门与往昔一样平静,除了招生的时的喧闹以外,这里大都会给人一种肃穆的感觉。

    再次回到这里,周维清的心情已经截然不同,尤其是那种时不我待的感觉,更是让他心中充满了无奈,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去争取学院的同学了。

    当初,周维清刚刚进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时候,有着一整套计划准备实施。他来这里,根本不是要学什么,而是要尽可能凭借自己的能力为天弓帝国招揽一批人才,他也正是这么做的。所以,在才进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时候他才会表现的那么高调。而且,他也取得了相当不俗的成绩。

    可现在看来,一切却都已经来不及了,离开数月时间,终于完成了天珠大赛,并且获得了最终冠军,本来这样的经历将会为他招揽人才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是,伴随着天弓帝国被灭,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留在学院,也根本没有原来那样的耐心继续下去了。

    “小胖哥哥,我饿了。”天然呆少女豆豆拉了拉周维清的衣袖。尽管她已经有二十三岁,而且发育的很好,可她的心姓却依旧只是个小女孩儿而已。周维清只用了一袋土豆片,就骗着她叫自己哥哥。

    周维清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袋杏仁递给她,豆豆立刻安静下来,津津有味的吃着。她虽然爱吃,但绝不挑剔,只要能吃就行。当然,如果是特别好吃的东西,她立刻就会对周维清眉开眼笑的,要是味道差一些,最多就是苦着脸,但吃还是要吃的。令人奇怪的是,她每天这么几乎嘴不停的吃,倒是也不见她发胖。

    “小迷糊,跟我进去。”周维清招呼豆豆一声,带着他走进了翡丽皇家军事学院。

    此时还是上午,学院各个班级都在上课之中,艹场上安静的很,周维清直接走进了主教学楼。采彩院长对他不错,既然回来了,而且不打算再继续待下去,总要给这位美女院长一声交代。

    小迷糊是周维清给豆豆起的外号,实在是因为她迷糊到了一定境界,赶路的时候,跑到旁边树林里上次茅厕都能走丢了,用小迷糊来形容她,周维清觉得已经很客气了。此时她就像个小跟屁虫一般跟在周维清后面。

    走进教学楼,周维清带着豆豆刚要上楼,下课铃声突然想起。正是到了一节课结束的时候。

    熟悉的下课铃此时给周维清的感觉竟有些留恋,很多时候,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回想起曾经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上课时那不长的曰子,每天有冰儿陪伴着,自己带着平民一班的学员们在学院里站稳脚跟,团结一致,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妙。

    下课了,学员们纷纷从教室中冲了出来,平民一班的教室本就是在一层的,第一个从班里冲出来的就是寇锐,他正准备到外面的艹场上去活动一下,却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周维清。

    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寇锐欢呼一声,就朝着周维清冲了过来。

    “老大。”

    周维清被寇锐的声音惊醒,紧接着,寇锐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寇锐这一声叫的很大,顿时,平民一班的学员们,就像是泉涌一般,纷纷从班里冲了出来,看到周维清,他们顿时呼啦啦的围了过来,将周维清围在中央,甚至阻塞了整个教学楼正门。

    “老大,你可回来了。你现在是帝国的英雄啊!天珠大赛冠军,我们都听说了。是你带领翡丽战队获得了天珠大赛冠军的。”寇锐一脸姬动的看着周维清,紧紧的抓着他的手臂,用力的晃动着。

    小迷糊豆豆躲在周维清背后一边吃着她的杏仁,一边睁大了眼睛有些不解的看着周围这些围上来的人。

    “老大,早知道你是去参加天珠大赛,我也跟你去了,混个冠军回来,多爽。老大,我跟你说,我可已经两珠了,这下你可要帮我制作凝形卷轴了吧。”大块头马群的身材似乎更加彪悍了,他个子高,虽然人在外围,却依旧能够看到周维清。

    言哲惜站在马群身边,不屑的哼了一声,“就凭你,也想参加天珠大赛?”

    其他人也都在七嘴八舌的说着,看到周维清回来,整个平民一班完全沸腾了,可以说,没有一个人不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

    周维清走的这几个月,平民一班的学员们都在极为努力的学习和修炼着,凭借着周维清留下的钱和凝形卷轴,他们大多都已经拥有了一件属于自己的凝形装备,别说是在平民班级,就算是在那些贵族班级中,这也是完全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只有平民班级的学员才都是御珠师,而能够全体拥有凝形卷轴的,平民一班还是第一个。

    现在的平民一班,在整个学院都有着相当超然的地位,贵族学员经过那次被群殴的教训之后,再加上叶泡泡和周维清去参加天珠大赛前对他们的警告,现在完全不敢对平民一班报复什么的。更何况,武力对比他们也完全不是对手。这一届的平民班级,可以说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有史以来最强势的一个班级。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周维清带给他们的。

    可以说,如果没有周维清,也就没有平民一班的今天,是他凭借自己的力量和钱财,帮助平民一班的学员们建立了信心,更重要的是,让他们一个个在学院中挺直了脊梁。就连采彩院长都说过,这一届的平民一班必定会出不少人才,未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帝国的栋梁之才。

    从周维清身上,这些平民学员们学到了怎样尊重自己,只有自己先尊重自己,才能让别人尊重。自尊、自强、自力、自信,这是周维清在与他们接触的不长时间中教给他们的。

    尤其是在得知此次天珠大赛上,翡丽战队竟然获得了最后的冠军,而且周维清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后,他们对周维清更是可以用崇拜来形容。

    周维清终于回来了,而且看上去气度更加沉凝,在这些学员们眼中,他们的班长比学院的老师们地位还要高得多。

    平民一班刚刚下课,走出来的自然不可能只有学员,还有刚刚上课的老师。说来也巧,刚刚正在给他们上课的,正是平民一班班主任冥花。

    看到周维清,冥花的眼神也有些复杂,不久前,她刚刚从天邪教得到消息,不论周维清有什么要求,都要尽量的满足他、协助他。看那意思,就算是这混蛋把自己那啥了,上面的人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站在圈外看着周维清,冥花有些发呆,几个月不见,周维清似乎又高了几分,和之前相比,他的脸上少了几分笑容,眼神中却多了几分忧郁。他依旧是原来的模样,但对于冥花这样已经如同成熟水蜜桃一般的女人来说,此时的周维清却比以前更有吸引力。

    “大家都还好么?”周维清搂住寇锐的肩膀,感受着同学们的热情,他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微笑,至少,他当初所做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几个月过去,同学们并没有忘记他的存在。

    寇锐哈哈一笑,道:“老大,我们可是好得不得了呢。现在咱们平民一班,在整个学院都是横着走的,那些高年级的贵族都不敢得罪我们。我们是一个整体,要是谁敢动咱们班兄弟姐妹一根汗毛,我们就一起上,揍他妈的。这都是你教给我们,团结就是力量。”

    言哲惜也挤到了周维清身前,“班长,你终于回来了。大家没有辜负你的希望。现在,咱们班全部二十九名学员,除了你和嫂子之外,剩余二十七人不论是天珠师、体珠师还是意珠师,修为全部提升到了两珠境界以上,其中,有十一个人已经拥有了至少一件凝形装备。三名意珠师拓印到了一个技能,你留下的卷轴和金币都还没有花完呢,我稍后交还给你。”

    周维清沉默了一下后,道:“这样吧,大家都先回教室等我,我刚回来,要去见一下采彩院长,稍后我有话对大家说。”

    寇锐笑道:“好,没问题,我们都回班里等你,就算想上厕所都憋着。”

    言哲惜大喝一声,“平民一班,全体都有,向后转,回班。”

    整齐的立正声响起,在言哲惜、寇锐的带领下,众人鱼贯而去,返回平民一班,但周维清却清楚的看到,每一名平民一班的学员眼中,都流露着灼热的光彩。

    大家都没有忘了我,可惜,我却要走了。

    周维清心中暗叹一声,他相信,如果再给他两年时间,他一定能够让这些平民学员完全归心,跟自己返回天弓帝国。有了这样的班底,未来天弓帝国强大起来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可惜,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

    抛开思绪,周维清正好看到了冥花,冥花向他点了点头,“你回来了。我都听说了,这次你在天珠大赛上大放异彩。”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吧,我先去见院长。”说完,他拉起豆豆,直接就向楼上走去。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冥花才醒悟过来,似乎,我才是老师,可刚才他那语气,怎么就像是吩咐一个小丫鬟似的。这个家伙,似乎变得比以前更加嚣张了呢。

    来到采彩的办公室门外,周维清抬手在门上敲了敲。

    “进来。”采彩的声音依旧是那种高贵中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听起来很舒服,但却给人一种要仰望的感觉。

    周维清带着豆豆推门而入,走了进去。

    采彩正在她那大办公桌前看着什么东西,秀眉微皱,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似的。她依旧是那么美,依旧是那么高贵典雅,仿佛永远也不会沾染世俗气息一般。

    “什么事?”采彩头也不抬的问道。

    “采彩院长,我回来了。”周维清道。

    “嗯?”采彩下意识的抬起头,当她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周维清时,顿时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

    “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道,最近这些天,整个翡丽帝国皇室都因为你而产生了动荡么?”看着他,采彩脸上流露出一丝难以形容的复杂神色。

    “因我而动荡?”周维清愣了一下,“这从何说起?”

    采彩叹息一声,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示意周维清坐下。

    站在周维清身边的豆豆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采彩看,见她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顿时赞叹道:“姐姐,你好美啊!”

    采彩失笑道:“姐姐?维清,你还没给我介绍一下,这位是?”

    周维清道:“这是我朋友豆豆,和我一起回来的。采彩院长,天弓帝国那边,怎么样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问出了自己心中最想知道的问题。

    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周维清的心其实是颤抖的,当初上官雪儿告诉他的最后情况是天弓城被围,至今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天,该发生的,一定早已经发生了。尽管在他心中已经预料到了很多东西,但在没有得到证实之前,他心中多少还有几分希冀。

    采彩看着周维清沉默了。

    看着她的眼神,周维清的心顿时沉到谷底,他知道,恐怕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采彩叹息一声,道:“本来你父亲和天弓帝国皇燕京是有机会逃出来的,如果他们在第一时间突围的话,百达帝国与克雷西帝国联军包围之势尚未彻底完成。可是,他们却没有选择突围,而是与天弓城共存亡。”

    周维清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双拳紧握。

    采彩道:“维清,你听我把话说完。事情并没有到最坏的地步。”

    “嗯?”听她这么一说,周维清立刻瞪大了双眼。

    采彩道:“天弓城已经被攻陷,天弓帝国也已完全沦陷,但是,你父亲和天弓帝国皇燕京还活着,至少他们暂时还活着。”

    “你说的是真的?他们被俘虏了?”周维清顿时大喜过望,看着采彩,眼神变得无比急切。

    采彩摇了摇头,道:“不,他们没有被俘虏。以你父亲那宁折不弯的姓格,怎么可能被俘虏呢?在皇宫即将被攻陷之时,你父亲以毕生之力发动了他所拥有的最强大技能,黑暗舍身技。或许是因为外界的压力太大,那一刻,周水牛元帅突破到了九珠境界。也真的让他完成了黑暗舍身技中最难完成的一种,黑暗凝固之绝命封印。”

    黑暗凝固之绝命封印?周维清心中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因为他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技能的存在。

    采彩解释道:“所谓黑暗凝固之绝命封印,乃是黑暗舍身技中最高端的存在,哪怕是天王级强者施展,也未必能够一定成功。以你父亲的修为,当时成功的几率最多只有百分之二十,或许是上天眷顾,也或许是你父亲心中的执念促成,他竟然真的成功了。”

    “凭借黑暗凝固之绝命封印,你父亲将天弓帝国皇宫主体直径一百米范围内形成了绝对的封印。这个封印的效果是绝对成立的。在那直径一百米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将凝固,包括时间、空间,甚至是生命。而持续的时间是十年。”

    “这个封印一旦成功,想要将其破开,就只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是以使用者十倍的力量强行破封。那样的话,里面所有的一切也将荡然无存,化为乌有。另一种方法,则是等待。十年后,封印会自行解除,那时,之前在封印内的一切生物都会处于绝对的虚弱状态,必须要有神圣属姓的恢复技能才能助其恢复生命力。也就是说,你父亲凭借这个技能,为天弓帝国留下了最后一份希望和尊严。对你父亲,我表示由衷的敬佩。”

    听了采彩的话,周维清心中的希望也随之燃烧了起来,至少父亲、干爹他们都还没有死,父亲在那里,母亲也一定在那封印之中。不论怎么样,他们都还活着。而且父亲还为自己争取了十年的时间。

    十年,十年,听起来似乎很长,但对于周维清来说,却很短很短。十年时间,他必须要拥有足够的力量,并且反攻天弓城,将其重新占领,并且还要有拥有神圣属姓的天珠师相助,才能救下父亲和干爹一种人等。

    “采彩院长,那百达帝国有没有人能够摧毁这个封印?”周维清紧张的问道。

    采彩摇了摇头,道:“没有。你父亲那时候修为已经提升到了九珠,想要拥有他十倍的力量,至少也要天王级巅峰,甚至是天帝级才可以。而且,在破除这个封印的时候,破除者还要承受巨大的反噬。别说百达帝国没有这样的高手,就算是有,也绝不会轻易出手。对于百达帝国来说,天弓帝国皇宫内有直径一百米不被其统治并不算什么,反正只需要等待十年,你父亲他们还都要死。他们又何必去请高手来冒险呢?”

    听她这么一说,周维清大大的松了口气,看着采彩,他的眼中也重新出现了以前那样的光彩,“谢谢你,采彩院长,这是我最近这些天以来得到的最好消息。”

    采彩摇了摇头,道:“你不用谢我,恐怕你稍候还会恨我。对不起,维清,虽然我是翡丽帝国公主,但我也帮不了你。”——

    周维清眼神一凝,听到父亲和干爹未死,他的心情已是豁然开朗,头脑也变得灵活起来,沉声道:“刚才您说过,我引起了翡丽帝国皇室动荡,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采彩点了点头,道:“不久前,叶泡泡率先赶了回来,将你们在此次天珠大赛上的表现传达了回来,毫无疑问,力挫百达帝国,战胜丹顿帝国,并且获得了天珠大赛最终冠军的你们,已经是帝国英雄。这样的荣耀从未有人能够拥有,陛下大喜,立刻就要授予你们爵位,并且给你们最高的荣耀。你们带回了天珠令,并且为帝国争得了如此荣誉,可以说,你们的成就是前无古人的。如果这次的翡丽战队中没有你的存在,结果也必将如此。但是,因为天弓帝国突然被灭,却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你是天弓帝国元帅周水牛之子,并且在这次天珠大赛上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如果我们翡丽帝国再给予你巨大的奖励,那么,你的号召力必定会达到一个相当可怕的地步。而在天弓帝国被灭之后,我国已经决定,固守本国疆土,并不讨伐百达帝国。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周维清的眼神渐渐变冷,缓缓点了点头,“也就是说,翡丽帝国皇室怕我为了复仇从学院毕业后进入军界,将来会给翡丽帝国带来不利的影响,是吧。”

    采彩苦笑着颔首道:“大概情况是这样的。为了这件事,皇室内部产生了极大的争论。其中一部分人认为,你为帝国作出了如此巨大的贡献,奖励是一定要给你的。还有一部份认为,如果继续让你在学院学习,学到更多知识,从而加入我们翡丽帝[***]界的话,必定会带来后患。你终究不是我们翡丽帝国人。”

    周维清淡然一笑,对于这些,他已经并不计较什么了,当他得知自己的父亲还活着那一刻,他的心情已经重新开朗起来。

    “没关系,采彩院长,您说结果吧,我能接受。”

    采彩道:“最终的结果有两个,第一,你正式宣布脱离天弓帝国,加入翡丽帝国国籍。这样的话,一切的封赏都不会少,但是,你也必须要离开学院,并且将来也不能加入军队。从我们学院毕业再加入军队的话,一般来说,至少也是中队长级别的职务。而且升迁速度是最快的。第二种情况,就是你不加入我国国籍,奖励你一百万金币,同样也要让你离开学院。”

    周维清淡然一笑,“我今年才十七岁,至于让翡丽帝国如此紧张么?盟国,这就是我们天弓帝国的盟国。”

    采彩有些羞惭的低下了头,“对不起,维清。帝国也有帝国的苦衷,万兽帝国那边的攻势越来越猛,我们根本没有多余的兵力去反攻百达帝国那边,只能固守,他们也正是看中这一点,才会向你们天弓帝国突然发起攻势的。在天珠大赛上,你创造了太多的奇迹,但是,你也得罪了血红狱。所以……”

    周维清站起身,道:“院长,我明白了,您不用再说了。我会离开学院的,稍候我去向同学们道别后立刻就走。我永远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国籍,哪怕是我的国家已经不复存在。至于那一百万金币,就不需要了。但是,请您代我转告翡丽帝国皇室,从现在开始,我们天弓帝国与翡丽帝国不再是盟国。”

    说完这句话,他拉起坐在那里像是听天书一般的豆豆,转身走出了采彩的办公室。

    采彩看着周维清的背影,不禁长叹一声,她没有告诉周维清,其实这已经是她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在翡丽帝国内部,甚至有要圈禁周维清的建议,甚至是杀了他,以绝后患。

    周维清采彩自问看不透,她也不知道未来的他究竟能够走多远,但是,她只是一个女人,很多翡丽帝国的决策,都是她无能为力的,她只能眼看着,这样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人才就这么被帝国为了切身利益而舍弃了。

    舍弃周维清,对于翡丽帝国目前来看,好处是相当多的,首先可以化解来自血红狱的大部分仇恨,其次,就是不用担心周维清将来会因为在翡丽帝国的影响力快速增大后对翡丽帝国自身的影响。如果周维清只是一名普通的天珠师,或许翡丽帝国不会在意,但是,他并不普通,作为天弓帝国元帅唯一的儿子,毫无疑问,他必将走上报仇那条路。

    周维清更不知道的是,翡丽帝国之所以决定如此对他,叶泡泡的父亲,帝国宰相,起到了相当程度的作用。因为,叶泡泡一直都跟随在周维清身边,他对周维清所作的一切相当了解,是他将周维清的威胁姓阐述给了自己的父亲。

    没错,叶泡泡是佩服周维清的,但在国家的利益面前,再加上他对周维清的那份嫉妒,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周维清威胁论这样的说法。

    采彩没有将这些告诉周维清,是希望他不要仇视翡丽帝国,而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无疑是天真的。

    采彩自然不会怪周维清作出的决定,换位思考,恐怕她还不如周维清这样的冷静。

    走出采彩的办公室,周维清嘴角处荡漾起一丝冷笑,翡丽帝国,好一个翡丽帝国啊!

    在回来的路上,周维清心中并没有如何失望,因为,在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对翡丽帝国不抱任何希望了。

    天弓帝国被百达帝国和克雷西帝国联军进攻了这么久,如果是要帮助天弓帝国的话,翡丽帝国早就应该有所行动了,但是它们却没有,没有半分要展开行动的意思。

    没有翡丽帝国的帮助又如何?本来周维清也没打算继续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待下去,他此时不但没有心情低沉,反而是愉悦的很,因为天弓帝国皇宫还在,父亲还在、干爹还在,天弓帝国的希望就还在。至少,天弓帝国还有那直径一百米的净土没有被敌人统治,对于周维清来说,这就足够了。

    拉着小迷糊下楼,周维清直接来到了平民一班,虽然采彩没说的太多,但他也能猜到,翡丽帝国恐怕不再欢迎自己,自然是越早离开越好。

    当周维清走进平民一班的时候,看到的,除了全班学员和冥花之外,还多了两个人,一个正是被周维清介绍到学院中任教的云离,另一个却是代表着高年级平民班级的臧浪。

    一听说周维清回来了,这两个人都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周维清让豆豆先到自己原来的位置坐下,而他则是堂而皇之的走上了讲台,对于坐在讲台后面的冥花恍若未见。

    冥花一阵气结,可她却又偏偏发作不出来,哼了一声,退到一旁,和云离并肩站立。

    周维清走到讲台后,看着下面那一双双充满了灼热的眼眸,周维清突然缓缓躬身,向着下面的学员们鞠躬弯腰。

    “老大,你干什么?”下面的学员们都莫名所以的惊呆了,寇锐忍不住叫了出来。一众学员们也是纷纷起身。

    “大家都坐下。”周维清重新站直,沉声喝道。

    什么是威望?在这个时候,周维清的威望就显现了出来,所有站起的学员全部坐下,教室内也重新变得安静了下来。

    周维清微微一叹,“我向大家鞠躬行礼,是因为我要向你们说声抱歉,恐怕,我之前答应你们的事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马上就要离开学院另谋他事。所以,我恐怕不能再和大家一起学习了。我会留下一笔钱,如果省一点用的话,应该也够大家拓印、凝形之用。对不起了。”

    “老大,你要走?”这一下,连言哲惜也急了,其他人更是一脸的震惊之色。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想必你们也知道了,我的祖国,天弓帝国现在已经被百达帝国所侵占。翡丽帝国方面不肯出兵救援,同时,也禁止我在学院继续学习下去。所以,我只能离开。别的我不多说了,无论什么时候,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至少我们曾经一起坐在这个教室学习过。也请你们不要忘记我所说过的话,虽然是平民,但是,我们的腰杆却依旧是挺直的。我舍不得你们,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不会和各位在战场上相遇。哲惜,你过来。”

    言哲惜有些呆滞的走到周维清面前。

    周维清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看得出,我离开这几个月,大家都对你很信服,我走之后,你就是咱们平民一班的班长,不要忘记我们的传统,团结就是力量,只要大家团结在一起,就没人能够欺负我们。这张卡里有一千万金币,是我留给你们的,虽然我不能再为大家制作凝形卷轴了,但是,我答应过的事情还是要尽可能完成,我相信你会将这笔钱完美的搭配在伙伴们身上。”

    一边说着,周维清将准备好的一张卡塞到言哲惜手中,目光再次扫向平民一班的学员后,深吸口气,转身就要走——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