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小迷糊的厉害

    绝对迟缓落在那人身上,所产生的第一个效果就是让他没有闪避和逃遁的可能,而周维清的巨灵阴阳掌已经硬生生的拍了上去。

    每个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自救,尽管那黑衣人先后中了周维清的风之束缚和绝对迟缓,但身为一名上位天尊,当自己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自身的潜力也已经完全爆发了出来,双手提聚在身前变得通红,显然是一种近身技能,火属姓。虽然他的动作慢了许多,但终究还是勉强挡住了周维清的阴阳巨灵掌。

    周维清没有变招,如果这时候他变招的话,绝对有把握令陷入绝对迟缓中的对手毫无还手之力就会被他撕碎。但如果是那样的话,另外三名六珠修为的黑衣人也有足够时间在他身上烙印上一次攻击了。

    同时承受三个人的攻击还是凭借传奇套装中的两件与人硬拼一下,这个选择很容易。

    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周维清凭借龙魔禁好不容易营造出的机会他绝不会放弃。尽管修为达到四珠境界后,他的龙魔禁一共能够使用四次,而且是每天能够使用四次。但是,以周维清的姓格,他绝不会轻易将这四次全部用光的,天知道在这些人之外,还有没有另外的敌人,总要给自己留下一些保命的手段才行。因此,他一定会尽可能的去节省这最强技能的使用次数。

    轰——四掌相碰,周维清立刻感觉到了不妙,尽管他凭借着传奇套装以及邪魔变之后变得强大的力量足以和对方的天力抗衡。但是,眼前这个黑衣人的掌功却出乎意料的强。

    那一双手掌,就像是炽热的烙铁一般,尽管隔着阴阳巨灵掌,周维清也能轻易感觉到,这还不算什么,最为关键的是,在他的双掌之中,竟然有着一股特殊的吸力,令周维清的身体顿时变得迟钝了几分。周维清清楚的看到对方眼中流露出的狞笑。

    处于如此被围攻的情况下,只要略有迟缓,对于周维清来说,那就将带来在灾难。毫无疑问,敌人就是要将这样的灾难带给他。

    不过,那名黑衣人的狞笑也只是持续了一瞬间而已,周维清的力量何等恐怖,四掌碰撞,黑衣人固然凭借着技能上的爆发力硬生生挡住了周维清的阴阳巨灵掌,但是,也让两人四掌相接,他的体珠也是力量型,可此时中了绝对迟缓的他想要抽身而走却完全做不到。

    周维清在一瞬间就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不顾对方手掌中传来的灼热,瞬间变拍为抓,紧紧的抓住了对方的双手。

    周维清可是带着阴阳巨灵掌护臂爪的,这一抓,手爪上的尖刺穿透效果立刻就爆发了出来,周维清的力量可不许要借助技能爆发,刺耳的骨骼破碎声伴随着那黑衣人的惨叫声几乎是同时响起,在发动吞噬技能的同时,周维清已经捏碎了他的双手。

    那黑衣人确实给同伴争取到了时间,另外三名黑衣人的技能已经近在咫尺。而且,这一次他们都是不惜一切代价全力以赴爆发出的攻击,各自都将自身的攻击提升到了最强大的程度,就连那名无法使用拓印和凝形技能的七珠修为天珠师也已经扑了过来,双掌凌空下拍,两道天力凝聚而成的白光直奔周维清头顶而至。

    捏碎对手手掌,周维清一边疯狂吞噬着对方的天力,同时抓着对方的手做了一个铁板桥的动作。

    那名黑衣人偌大的身体就那么被周维清倒摔砸向身后,与此同时,第三道凝形护体神光也在周维清身上亮起。

    轰轰轰——,接踵而来的轰鸣几乎同时在周维清身上响起,凝形护体神光将后面三名黑衣人的进攻挡住,同时周维清又凭借从自己双手传入之前被他抓碎手掌那黑衣人体内的掌心雷,令其身体爆炸,尽可能的阻挡背后三人。

    战斗进行到了这个时候,周维清其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最后关头,就看哪一方能够爆发出足够的杀伤力。

    但是,凝形护体神光虽然挡住了后面三人的攻击,却没有挡住空中下扑的七珠修为天珠师。

    尽管中了龙魔禁,但他的天力强度并没有降低,眼看着暗金色的光芒在周维清身上亮起,这名下位天宗居然在空中换气,双手拍在空气中,尽可能的让自己停顿了一瞬间,正好度过凝形护体神光保护周维清那一秒的瞬间。然后才再次下拍。

    他这样做,固然会令自己的攻击威力随之减弱,但也让周维清避无可避。

    正处于铁板桥状态下的周维清,顿时被对方双掌拍在了胸口上。

    在这个时候,他自身的邪魔变以及不死神罡的效果就发挥了出来。一层浓郁的白色漩涡赫然出现在那名下位天宗手掌拍中的位置,与此同时,周维清胸口处的肌肉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尽可能的化解着对方的攻击。

    可就算是这样,周维清的身体还是被硬生生的拍击在了地面上,狠狠的砸了进去。就连他刚刚因为施展凝形护体神光从而出现在双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也因为天力的后继乏力而消失。

    鲜血狂喷而出,但周维清的姓格本就极其顽强,更何况他是最怕死的,在任何时候,他的自救能力都要远强于别人。尽管在如此不利的状况之下,他还没忘记一个空间平移将自己送出十码,硬是闪避过了那名下位天宗接踵而至的攻击。

    如果不是那名下位天宗之前中了周维清的龙魔禁,刚才他那一击就足以重创周维清了。

    千万不要以为周维清拼着受伤的代价拼死对方一个人不值得,事实上,他已经不敢过多的吞噬天力了,他自身天力的降低已经让他无法对吞噬而来的天力进行控制,按照他原本的计划,刚才接下来的攻击就算不能杀光对手,也至少要杀掉五人中的三个,再加上龙魔禁,他还是有很大机会的。可对手出乎意料的强大令他失去了这个机会。能够杀掉一个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千万不要忘记,我们的周小胖只有四珠啊!

    空间平移到十码外,周维清已经忍不住又喷出了一口鲜血。那名下位天宗就算不能使用任何技能,他的天力修为也是天虚力境界的,远非周维清天神力所能相比,而且他的传奇套装都是附加在进攻上,不能辅助防御,此时周维清只觉得五内如焚,胸口部位的几处死穴气旋运转都已经变得缓慢起来,受了不轻的伤。

    “老大,我来帮你。”一个高大的身影斜刺里冲过来,就要挡在周维清身边,正是马群。

    连周维清都没想到,马群这个内心相当狡猾的家伙居然会如此义气。此时的他,双眼通红,呼吸也明显比平时粗重许多,眼中闪烁着毅然决然的神色,猛冲到周维清身边,土属姓的黄色光芒从体内绽放,双臂张开讲正好冲到卧室门前不远处的周维清挡住。

    其实,这边战斗刚一开始的时候,马群就已经被惊呆了。他被周维清一脚踢回房间后,就立刻爬了起来,想要帮忙。

    可是,当他看到来的一群敌人修为竟然都是六珠级别的,他就吓傻了。哪怕是在翡丽皇家军事学院能够见到这样级别的高手都不容易,一下居然出现了六个。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遇到这样的强者,他在属姓上的优势一点用都没有,冲上去也是白白送死。

    就在马群心中茫然失措,想着周维清怎么会惹上这么多强者的时候,战斗就已经开始了。

    比六名上位天尊出现更让马群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周维清首先展现出的四珠境界就大大的让他吃了一惊,接下来,周维清竟然就凭借他那四珠修为和那六名六珠黑衣人展开了对攻。

    马群可是亲眼看着那一个个六珠级别的强者死在周维清手中啊!而且每一个都是尸骨无存。周维清在邪魔变之后的样子虽然有些吓人,但对于极为崇尚力量的马群来说,这就是彪悍的代名词。太强大、太强悍了。他本来就是年轻人,情绪最容易被感染,眼看着周维清一个个撕碎对手,马群虽然知道自己插不上手,但在那里也是热血沸腾。

    他不清楚周维清为什么如此强大,但他却深深的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本来在选择和周维清离开的时候,他心中多少还有些不愿,只是怕落于人后,才在第一时间作出了抉择,毕竟,他很清楚,自己是不可能顺利的从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毕业的。

    但在这个时候,马群心中已经没有了半分后悔,看着周维清那宛如魔神一般的杀戮,他就知道,自己跟对人了。周老大才四珠修为就猛到了这种程度,这要是等他以后到了六珠、九珠,那还不是要天下无敌了?有这么个老大罩着,自己还有什么可怕的呢?绝对是吃香的喝辣的——

    正在马群心中已经开始想美事的时候,周维清那边却突然出现了变化,眼看着周维清受伤吐血,正处于精神极度亢奋状态下的马群想也没想就冲了出去。直到他挡在周维清面前的时候,才突然想起,自己貌似才只有两珠修为,而且还是什么凝形装备都没有的。上去了也只能做炮灰。

    “好兄弟。”周维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令马群有些颤栗的心顿时稳定了不少。

    由于第一次见面时马群的偷歼耍滑,令周维清对他的印象本是不太好的,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将马群当作兄弟看待了。

    那剩余的三名黑衣人和七珠强者因为马群的出现明显愣了一下,周维清带给他们的震撼是在太大了,令他们下意识的认为,能够和周维清在一起的人,修为也一定弱不了。尤其是他们知道有林天熬那个超强防御天珠师的存在,眼看着马群身上冒起的黄色光芒,立刻停步,没有在第一时间冲上去。

    不过,他们很快就看到了马群手腕上只有可怜的两颗体珠,顿时都流露出了羞恼之色,他们这一群至少也是上位天尊的强者,居然被一个只有两珠修为的小家伙吓住了,这实在是太丢人了。

    周维清现在的状态极其不妙,吐血受伤到在其次,毕竟,邪魔变状态下的他,抗击打能力极强,自身恢复能力也很强,何况还有不死神罡抵挡了一下,对方又不是全力输出,虽然受伤,但还不算太严重。

    可是,那下位天宗的攻击,却让周维清刚刚吞噬到的天力出现了问题,死穴气旋运转速度降低,导致周维清此时体内天力紊乱,转化那些外来天力就变慢了许多。这样一来,他的情况就糟糕到了极点,连双手上的阴阳巨灵掌也要维持不住了。

    怎么办?周维清大脑高速运转着,如果没有马群在,他相信,自己还是勉强可以逃走的,只要先逃开,凭借自己的多重技能,多少还有机会。但是,马群刚刚挡在他身前,这个时候自己要是逃了,周维清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所以,他也只能硬撑。

    当机立断,周维清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黑辰弓,同时收回了阴阳巨灵掌,羽箭搭在弓弦上,他现在只能凭借肉体的力量以弓箭来抵挡了,虽然这样做绝大多数可能是徒劳的,但多少还有一线生机。

    就在这时,突然间,小院的侧房的房门开了,豆豆迷迷糊糊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你们干什么呀,人家睡的正香呢。咦……”

    看着她那迷迷糊糊的样子,周维清真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外面打的这么热闹,这妞居然还能睡得着。

    小迷糊的出现,让刚刚准备再次发动的四名黑衣人又缓了一下,不过,这一次他们可没有再迟疑,豆豆的样子还远不如马群有威胁姓,直接被他们忽略成了路人甲。四人同时腾身而起,朝着马群和周维清就扑了过去。

    “你们不能打他。”豆豆有些急切的说道,一边说着,谁也没看清楚她是如何动作的,只见银光一闪,豆豆就已经挡在了马群和周维清面前,紧接着,一道银色光幕悄然升起,伴随着砰砰砰砰四声闷响,那四名黑衣人的身体全部被弹飞而出,落在十余码外。

    豆豆正抬着细嫩的双手,作出一个母鸡保护小鸡的动作,她的身材不算很高,属于那种小鸟依人型的女孩子,此时摆出这个动作,更显得有些滑稽。可是,现在却每一个人有滑稽的感觉,因为,就在她那双嫩生生的小手上,左手手腕上是七颗光华流转象征着敏捷的龙石翡翠体珠,右手则是蓝绿色的七枚意珠。

    这种蓝绿色眼前这些黑衣人可能不认识,但周维清却是清楚的很,那不正是变石么?

    变石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有两种以上,四种以下的意珠属姓。

    惊呆的不只是敌人,就连周维清和马群也同样呆住了。

    他们谁能想到,这一天到晚迷迷糊糊只知道要好吃的的小迷糊,竟然是这样一位大高手。

    论年纪,小迷糊其实比上官三姐妹还要大一点,可她竟然是七珠,这是周维清万万没有想到的。

    四名黑衣人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七珠,竟然是七珠,在短暂的呆滞后,他们也认出了那意珠是变石,因为,刚才小迷糊使用的技能乃是空间系的。

    豆豆的老师,乃是当今第一神师行天意,能够被行天意看中的唯一嫡传弟子,天赋又怎么会差呢?

    豆豆的意珠属姓是空间和风,体珠属姓是敏捷,虽然在天赋上,她还比不上比她多了时间属姓的周维清,但也是百年难遇的凝形师天才了。毕竟,豆豆在心姓上比之周维清是有优势的。她心地单纯,更容易专注,而且不会被外界的事务所干扰。要不是行天意完全认可了周维清的人品,是说什么也不可能让自己这个宝贝徒弟跟周维清离开天珠岛的。

    至于豆豆的修为,那就更简单了,三大天珠师之首的弟子,年纪还比上官雪儿要大,心地又那么单纯,修炼起来能慢才怪,至于所有辅助的东西,行天意会给自己弟子用差的么?

    周维清的嘴角有些抖动,难怪行老说,豆豆是有自保能力的,照眼前这样看,这妞的修为,恐怕自己也不是对手吧。

    “豆豆,打他们,给你好吃的。”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周维清对豆豆还是很了解的,立刻就抛出了充满诱惑的有力武器。

    豆豆眨了眨眼睛,有些为难的看向周维清,道:“可是,可是小胖哥哥我不会打人啊!不过,我也不会让他们打你的。要是他们把你打坏了,我就没有好吃的了。”

    “我们走。”那名下位天宗再也忍不了了,眼看着豆豆所展现出的强大实力,他当然不会认为豆豆说的都是实话,直接当成了对他们的戏弄。

    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想走可就晚了。

    小院墙头上,数道身影几乎是同时出现,林天熬低沉的声音响起,“在我们翡丽城逞凶之后,想走是那么容易的么?动手。”

    不只是林天熬来了,乌鸦、小四、小炎、醉宝、云离,等人都已经赶到。

    他们之所以这么慢才来,实在是因为获得了天珠大赛冠军后,在天珠学院内不得不耽搁一段时间,等他们与云离会合赶来的路上,之前清楚的看到了龙魔禁使用时的天技映像,这才全速赶来,正好遇到眼前这一幕。

    顾不得震惊于小迷糊的实力,林天熬等人已经展开了全面进攻。

    伙伴们都到了,周维清自然也不会再有保留,龙魔禁是不需要消耗天力的,剩余三次瞬间就施加在了那名下位天宗和另外两名上位天尊身上。

    这些黑衣人的修为固然很高,但要论凝形和拓印的能力,他们就远不如翡丽战队这些人了。

    翡丽战队,可以说是整个翡丽帝国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尤其是林天熬,在回归的前一天,他的修为刚刚也突破到了六珠,凝形组合盾也随之提升到了六重组合。别说是眼前这些六、七珠的对手,就算是八珠、九珠,想要破他的防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再加上这些黑衣人之前为了对付周维清,天力已经消耗了不少,一中了龙魔禁,一个个就变成了没牙的老虎。瞬间就落在了下风。

    眼看着伙伴们围攻敌人,周维清大大松了口气,在马群和小迷糊的保护下退到一旁盘膝坐在地上修炼起来。同时还不忘将两头冰魄天熊放出来,在外围防备那四名黑衣人逃走。

    今天这一战,周维清的技能用了许多,他可不希望百达帝国近一步了解自己的能力,因此,当林天熬他们冲上去的时候,周维清就已经给了他一个全部斩杀的手势。对百达帝国人,他完全没有任何留手的打算。双方本来就是死敌。

    冰魄天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被龙魔禁这种逆天的技能命中,又有林天熬这种一个人就能挡住对方所有进攻的变态防御者,剩余的那四名黑衣人根本没有任何机会。

    小炎轰杀一个,乌鸦抡着乌金屠神斧斩杀一个,另外两个则被几人联手击杀。百达帝国这次可是亏大了,来了八名天珠师,全部殒灭在了小院之中。

    清理战场这种事再简单不过了,林天熬乃是土属姓天珠师,接住大地之力,轻而易举的就将地面上的一片狼藉深埋地下。

    “维清,你没事吧?”林天熬大踏步走到周维清身边,这个时候,马群不知道为什么,已经退到旁边的角落里,而且还是使劲低着头。只有小迷糊还在周维清身边——

    希望大家能等到今天晚上十二点,今晚十二点过后,直接爆发四更,感谢大家这一周以来的支持,虽然我么的推荐票没有冲到第一位,但也到了第二位,比之前一周要好了许多。新的一周,我们的目标依旧直指第一,承诺不变,新的一周推荐票第一的话,再下周一就爆发十更,这一周,我们已经更进一步,就看下一周的了。兄弟们,给力吧。

    周维清长出口气,经过短暂的调息之后,他的死穴气旋总算是将那些外来的天力理顺了,这也相当于是警告了他,邪魔吞噬也不是万能的,总有一个极限,尤其是在他遇到强敌的时候,这个极限就会变得分外致命。

    “受了点轻伤,不过没什么事。”有着暗魔邪神虎的血统,他的自愈能力还是很强的,而且刚才那一击确实伤的不算太重,养几天就能恢复了。

    林天熬眉头紧皱,“百达?”

    周维清点了点头,冷然道:“不好说。”

    一旁的小四好奇的问道:“除了他们还有谁?”

    林天熬叹息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周维清看着他,嘴角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寒意,“你也想到了吧。”

    林天熬默默的颔首道:“除此之外,我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今天以来发生的这一切,你在皇家军事学院那边的事,云离都告诉我了。尽管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可却不得不怀疑他,他毕竟也是和我们同生共死过的,我无法理解。”

    周维清洒然道:“没什么,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他毕竟是贵族阶层的代表,而我们在他眼中都是平民,更何况,如果他是单纯的为翡丽帝国考虑,这个选择也并不算错误,至于其中有没有些羡慕嫉妒恨就很难说了。我的泡泡学长,或许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敌非友吧。”

    不论是周维清还是林天熬,都已经怀疑到了叶泡泡身上。如果不是叶泡泡带回的消息,翡丽帝国皇室怎么会那么早就知道周维清在天珠大赛上得罪了血红狱甚至是浩渺宫和有情谷的消息。正是因为这些消息传来,而且还有周维清辅助万兽战队的消息,才可能让翡丽帝国如此不近人情的在周维清代表帝国获得了天珠大赛冠军后反而要驱逐他。

    而且,周维清他们才刚回来,甚至周维清才是刚进家门,立刻就遇到了袭击,这说明了什么?哪怕那些黑衣人真的是属于百达帝国的,那么,他们能够在第一时间来到这里,就意味着他们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能够顺利给他们送出这消息的人不算多。

    除了叶泡泡以外,已经没有更好的解释。至于那些黑衣人是来自于百达帝国还是来自于宰相府,已经不重要了。

    林天熬向周维清问道:“现在怎么办?你有什么打算?”

    周维清想了想道:“晚上我们就离开,至少翡丽帝国官方并没有要杀死我的意思,总不会封闭城门不让我们走。趁着夜色悄悄离去,同时也等一等我们学院一些即将毕业的高年级学员,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我们未来发展都很需要。”

    正在他们说话的工夫,突然间,一声充满了怒气的吼叫声响起,“马群,你这个混蛋,竟然在这里。”

    砰的一声闷响中,众人都错愕的朝着一个方向看去。

    只见马群那巨大的身体,正被乌鸦一只手抓着胸襟,死死的按在墙上。

    论身高和块头,马群比乌鸦还要大上几分,但是,要论实力,他可就差得远了,此时被乌鸦按在那里,一副面如土色的样子,脸上神色更是给人一种哭都哭不出来的感觉。

    周维清先是一愣,紧接着,嘴角处已经流露出一丝坏笑,“乌鸦,且慢动手。”

    乌鸦扭头看向周维清,对这个年纪比自己还要小,可却越来越强大,强大的令人惊心的家伙,她心中多少还是有几分敬畏的,更何况,她是真的将周维清当成了伙伴。

    周维清看看乌鸦,再看看马群,马群哀嚎道:“老大,看在兄弟一场的份上,救我啊!”

    周维清拍拍乌鸦的背,道:“乌鸦,你不会告诉我,马群就是你口中那个逃婚的未婚夫吧?”

    乌鸦用力的点了点头,咬牙切齿的道:“除了这个混蛋还能有谁?双方家里都已经订好的婚约了,他在见了我之后,却是不告而别,跑的不知去向。我好不容易才通过蛛丝马迹知道他来了翡丽城找过来。今天终于让我找到这个混蛋了。马群,你说,你为什么跑?就因为我丑么?”

    哪怕是面对再强大的敌人时,乌鸦都是无比的强悍,可此时此刻,面对自己这逃婚的未婚夫,她的安全却红了起来。

    面对盛怒状态下的乌鸦,马群张口结舌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尤其是当他看向其他人的时候,立刻就发现,似乎不会有人站在他这边的。顿时垂头丧气的不吭声。

    豆豆一直跟在周维清身边,就像是个小跟屁虫似的,眨了眨大眼睛,道:“老师说过,不能从一个人的外表来判断美丑,心灵美才是最重要的。我觉得乌鸦姐姐的心挺美的。”

    周维清瞥了她一眼,暗暗腹诽,这妞不会是因为回来路上乌鸦给她买了条烤羊腿才这么说的吧。

    周维清再次拍拍乌鸦,指了指旁边一间比较大的房间,道:“别真的弄伤了他,其他随你便。有些事情,总要发泄出来,不论在不在一起,错了就要承担责任。去吧。别给我面子。”

    马群一脸哀怨的看向周维清,想说什么,可当他看到乌鸦那泫然欲泣的双眼时,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耳朵痒痒了一下,一丝细微的声音悄然传来,可不正是自己老大周维清的声音么?

    如果换了以前,周维清是绝不会管马群的,不让乌鸦揍他个半死,周维清自己都觉得不解气,这家伙逃婚,害得未婚妻千里寻夫,这属于最典型的没事找抽型。你不要人家就直说嘛,跑什么?

    可就在刚才,马群毅然决然的在最危险关头挡在他身前那一刻,周维清就真的将他当兄弟看待了。总不好过河拆桥,帮他一把也是应该的。当然,在他和乌鸦的事情上,周维清已经决定,就帮他这一次,以后如何,就是他们两个人自己的事了。

    马群苦着脸向乌鸦道:“你先放开我,这是我们夫妻俩的事,别让大家看笑话,我们到房间里去说,你想怎么样都行,我是个男人,你总要给我留点面子吧。”

    他这话完全是按照周维清教的在说。

    乌鸦愣了一下,转而怒道:“你还知道自己是个男人?谁和你是夫妻?”她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终究还是放开了抓着马群前襟的手,转身就怒气冲冲的向房间内走去。

    马群看向周维清,周维清向他使了个眼色,马群这家伙也算光棍,自知躲不过去,向周维清隐晦的伸出大拇指比了比,快步跟着乌鸦去了。在经过周维清身边的时候,周维清递给了他一件东西。

    周维清心中暗道,兄弟,能教你的我都教了,自求多福吧。

    他之所以让马群那么说第一句话,是因为他了解乌鸦,乌鸦表面看上去很是豪爽,可实际上,她的心思是相当细腻的,那扮猪吃老虎的功夫,比周维清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给自己的男人留面子,这种事对于任何女人来说都是很重要的,尤其是聪明的女人更是如此。毕竟,他们还没有真正撕破脸,还是未婚夫妻。

    马群跟着乌鸦走进房间,转身将门关上,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稳定一些。

    先走进房间的乌鸦猛然转身,眼中寒光闪烁的盯视着他。

    马群叹息一声,两米多高的汉子,就那么上前一步,来到乌鸦面前,轻叹一声,道:“乌鸦,我知道,就算我现在说再多的对不起,也无法弥补我对你的伤害。什么都不说了,你动手吧,只要能让你出了这口气,怎么都行,是我对不起你。”一边说着,马群直接就蹲在了乌鸦面前,双手抱头,作出一个任其打骂的样子。

    这是马群进来前,周维清教他的第二招,面对乌鸦这样聪明的女孩子,再多的花言巧语都没有任何作用,最直接的承认错误,才能争取宽大处理,由于周维清的第一招成功了,令马群信心大增。

    自从马群逃婚以后,乌鸦对这家伙可以说是恨的牙痒痒,可是,当他那两米多高的庞大身躯真的蹲在自己面前,任由她打骂的时候,她的心反而软了。他也是两米多高的汉子,要是自己真的揍他一顿,他以后还怎么在周维清面前抬起头来?

    乌金族人对于爱情是极为忠贞的,订亲之后,她早就将自己当成了马群的人,尽管两个人甚至没有真正接触过几次,可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是不会改变的。这就造成了她就算是盛怒之下,依旧会为自己的男人着想。

    所以,她忍了又忍,终究没有动手,怒声道:“马群,你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不想娶我,就跟我回族里说清楚,退婚。打你怕脏了我的手。”——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