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一十五章 苦肉计

    “退婚?”马群猛然站起身,激动得道:“不行,绝对不行。”这倒不是周维清教他的了,虽然他对乌鸦这庞大的身躯真的有些难以接受,但要说退婚,他也是绝不会做的。先不说这份婚事关系到两个族群的感情,更为重要的是,他知道,一旦乌金族的女人被退婚,那么,是要遭受一种极其严厉刑法的。乌金族的规矩是,不问任何原因,只要被退婚的女人,就是被证明不贞,别说乌鸦不可能再成为乌金族族长继承人,甚至还有生命危险。马群虽然自问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也不能毁了人家姑娘的一生啊!这也是为什么他当初选择的不是退婚,而是逃婚了。

    乌鸦冷冷的看着他,“为什么不行?你既然不喜欢我,我给你自由。”

    马群用力的摇着头,心中刚好想到了周维清教给他的第三条计策,之前他还有些犹豫,现在是绝不能再继续犹豫下去了。

    “乌鸦,当初我逃婚离去,所有错误都在我。因为那时候,我根本没想清楚为什么要结婚,也不喜欢这种两个族群的联姻。自从来到这边以后,我已经渐渐想清楚了,不论是你还是我,身上都肩负着一份责任。尤其是当我来到外面这个世界,看到人类天珠师们那么强大之后,更是对自己以前的懒惰深恶痛绝,我在努力了,努力修炼。而且,我也想好了,等我的修炼有成,至少不比你差太多的时候,就回去找你。不论怎么说,我总要配得上自己的女人。”

    “刚才我看到你的那一刻,真是惭愧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们乌金族人是不会轻易离开家的,除了是出来找我之外,我想不到第二个理由。你一个女孩子能够出来千里寻夫,我真的很感动。”

    “对我之前犯下的错,我不知道该如何弥补你,我只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了解你,补偿你,爱上你,宠着你的机会。”

    说到这里,马群惨然一笑,“我知道,做错事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那就让我来保全你的贞洁吧,至少这样也算是一种恕罪。”

    一边说着,马群的右手猛然抬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他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短刃,毫不犹豫的直奔自己左胸心脏位置扎去。

    马群刚才说的这番话,都是他的肺腑之言,而周维清教给他的第三招就叫做:苦肉计。

    周维清明确的告诉他,如果进屋之后,乌鸦没打他,那就证明她对他还是有感情的,配上苦肉计,必能成功挽回。用不用就看他自己的了。

    马群刚才对乌鸦说着这番话的时候,突然心中一阵难受,看着面前泫然欲泣的乌鸦,他这苦肉计瞬间就变成了假戏真做,要知道,周维清是让他刺右胸的,右胸不致命,可他却直接换成了自己的左胸心脏位置。

    对于乌金族来说,如果丈夫死了,那就不影响女人的贞洁,还可以再嫁。马群此时要做的,就是要用生命的代价来保全乌鸦的贞洁。

    “你干什么?”眼看着马群毅然决然的将短刃刺向胸前,乌鸦的心几乎是瞬间就软化了,双手猛然一抬,挡住了马群的手腕。

    她对马群的实力还是了解的很清楚的,两人手腕碰撞在一起,乌鸦立刻就判断出,马群是全力以赴的,绝不是在做戏。由于用力极大,再加上速度快,马群手中的短刃还是刺入了胸口肌肉一点,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乌鸦慌忙抢过他手中的短刃,就要忙着帮他处理伤口,在这个时候,马群就表现出了他决不逊色于周维清的泡妞能力,猛的一拉乌鸦,紧紧的将她搂入自己怀中。用尽全力抱着她,仿佛生怕她跑了似的。

    以马群的力气,这种全力拥抱在女孩子身上,恐怕也就只有乌鸦能够在不使用天力的情况下坦然受之了。

    院子里,云离站在周维清身边,低声道:“马群那小子不会有事吧。那妞可是很猛啊!”刚才他可是清楚的看到乌鸦在对付那些黑衣人时展现出的彪悍实力。这几天,乌鸦刚好也突破了四珠境界,加上她那一身彪悍无比的力量和乌金屠神斧,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有没有事就要看他能得到本情圣的几分真传了。”

    云离不屑的哼了一声,“还情圣呢,连女朋友都丢了,自己一个人跑回来。”

    站在另一边的林天熬有些惊讶的看向周维清,他突然感觉到,以前那个坏坏的,带着点猥琐和色狼模样的小无赖周维清似乎又回来了。

    周维清和林天熬彼此之间是很了解的,看着他的眼神,周维清笑道:“虽然今天被赶出来了,但我也得到了一个最好的消息。我们天弓帝国的皇室还没有被全灭,我父亲他们至少还活着。”当下,他将采彩告诉自己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十年。我们有机会。”林天熬沉声说道。

    周维清用力的点了点头,“一定有机会,未来的十年,将是我们共同崛起的十年,吃了我的,要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要十倍偿还。”

    正在这时,他们刚好听到房间内传出的乌鸦那一声惊呼。

    云离脸色一紧,“怎么办?”

    周维清好整以暇的微笑道:“成了。不用管他们,马群这家伙,天赋很不错啊!”从乌鸦那声惊呼中的担忧,周维清就能听出来,马群的苦肉计很成功。苦肉计都成功了,还有什么可说的?接下来该如何做马群自然不需要别人再教了吧。

    砰、砰、砰——院门响起,不用周维清说,小四已经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一把拉开了院门,其他人也都保持着警惕。毕竟,之前那些黑衣人究竟是什么来历谁也说不清楚。要是翡丽帝国真的准备对付周维清,凭借他们这些人是毫无希望逃走的。

    外面足有十几个人,带头的正是臧浪,还有他那些光头兄弟和其他几个人。不过,实际的数量要比臧浪之前说的少一些,算上他,一共只有十二个人。

    看到院子里已经有了这么多人,臧浪也是愣了一下,带着他那些兄弟们赶忙走了进来。

    “周老大,我们来了。”臧浪一直走到周维清面前才停下脚步,有些羞惭的道:“本来不止这些人的,只是,其他人听说你被赶出了学院,所以……”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我明白。你能带来这么多人,我已经很惊讶了。”

    臧浪深吸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在周维清面前,他总是能感觉到一种特殊的压迫感,“周老大,我们这些人毕竟是要作你终身追随者的,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是体珠师。能够追随一名凝形师,是我们的幸运。只是,我们人数这么多,大家有些担心,你能不能为我们都配上凝形卷轴。你看……”

    毕竟是终身追随,而且是有契约封印限制的,臧浪也不得不谨慎,他要对跟随自己的这些兄弟们负责。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有些不敢看周维清的眼睛,坦白说,当周维清这次被迫离开学院的时候,他心中也有些犹豫,但凝形师的吸引力终究还是太大了,尤其是周维清这么年轻的天才凝形师。

    但是,当他来到这里,看到院子里还有这么多人的时候,就开始担心自己和兄弟们能否顺利获得周维清的凝形支持了。

    站在一旁的云离没好气的道:“他一个人不行,难道加上我还不行么?”

    臧浪之前过于紧张,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云离,此时看到他竟然也在这里,不禁愣了一下,“云老师,您也在?”

    云离自从进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以后,平时可是极为高傲的,远不是他们这些学员所能接近。他只对平民一班的学员有些指点而已。

    云离瞥了周维清一眼,淡淡的道:“他是我老板,他在哪里我自然在哪里。你以为追随者就你们这几个人么?”

    周维清微笑道:“多了这么一个高级凝形师,你们总可以放心了吧。”

    没等臧浪点头,云离已经不满的道:“什么叫高级凝形师,我的老板,我可是已经进阶大师级了。”

    这一次轮到周维清惊讶了,“这么快?”

    云离洋洋得意的道:“本来我就快突破大师级了,再加上和你切磋一番,这些曰子经过我的刻苦努力,终于成功突破。不到三十岁的大师级凝形师,你见过吗?我一定会比你更早达到神师级别,到了那时候,没准你就要做我的追随者了。”

    周维清看着他,突然正色道:“云离,我觉得吧,一个人过于自大不利于修炼,更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决定打击你一下。小迷糊。”——

    “小胖哥哥,干嘛?”豆豆蹦蹦跳跳的就来到了周维清身边。

    周维清像是变戏法一般,手里瞬间就多了一根鸡腿,“做个好点的卷轴给这位哥哥看看,然后吃鸡腿喽。”

    “好啊!好啊!”一看有的吃,小迷糊顿时连眼睛都亮了起来,也未见她如何动作,一张凝形纸就已经飘在空中。

    就在那凝形纸在空中飘动的刹那,突然间,一共四道不同颜色的光彩同时亮起,其他人所能看到的,就只是小迷糊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四根凝形笔,左右手各两根,然后在她面前的凝形纸上上下翻飞,一蹴而就。仿佛那所有的彩光在一瞬间就凝结在了那张凝形纸上一般。

    最多只是三次呼吸的工夫,突然间,金光一闪,那张凝形纸就已经朝着云离飘了过去,而小迷糊手中的四根笔也随之消失不见,手中却已经多了那根之前还在周维清手里的鸡腿。

    当那张凝形卷轴落在云离手中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已经傻住了,喃喃地道:“无设计凝形,虚空凝形。这、这是大师级凝形卷轴……”

    不论是无设计凝形还是虚空凝形,都是凝形师极为高端的技巧,而且只有那些有传承的凝形师才有可能学到。云离自然也知道练法,可他更清楚,自己距离这一步还远得很,就算是以后冲到了宗师级,也未必能够做到。

    他虽然已经突破到了大师级,但想要制作出大师级凝形卷轴还是相当不容易的,成功率很低。而且费时费力。哪能像眼前这个小姑娘这样挥洒自如。

    刚才他还在宣扬,在问周维清有没有见过三十岁一下的大师级凝形师,眼前这姑娘也是大师级,而且是比自己高深不知道多少倍的大师级,可她有没有二十岁都是问题吧。

    一时间,云离已经被完全震惊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豆豆也不到三十岁,而且,人家可是快要晋级宗师级了。云离老师,骄傲使人退步,你可要努力啊!”

    其实,周维清自己也不知道豆豆制作凝形卷轴的能力那么恐怖,他也被吓了一跳,只不过因为之前豆豆所显露过的七珠修为令他有些心理准备,所以他才要比云离好得多。

    除了云离以外,另外呆滞在那里的,就要属臧浪十二人了,三位凝形师,竟然是三位。而且还有一位即将冲击宗师级的凝形师,虽然周维清没有向他们说出任何一句保证的话,但是,在这个并不大的小院子里,竟然同时出现了三位凝形师,其中一位还是即将冲击宗师级的,还需要什么保证么?

    要知道,在整个浩渺大陆上宗师级凝形师在任何地方都是无比崇高的存在,凝形师的等级不多,但每一级的提升都要比天珠师不知道困难多少倍。

    尽管臧浪对周维清的估计已经很高了,可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么高傲的云老师竟然也是周维清的追随者,甚至于还有一位在凝形师修为上比云老师更加强大的存在。

    还有什么可犹豫的,臧浪第一个单膝跪倒在地,和他一起来的其他十一人也先后跪倒。

    臧浪沉声道:“周老大,给我们施加契约封印吧,我臧浪,愿终身追随。”

    周维清摆了摆手,道:“不用了,你们都起来吧。”

    臧浪以为他因为自己的质疑发怒了,顿时心中大急,赶忙道:“周老大,我们不是要质疑你什么,实在是因为这么多兄弟一起跟过来,我……”

    周维清笑了,微笑着摇了摇头,站在他身边不远的林天熬右脚在地面上一跺,顿时,一股强烈的震荡力贴地传出,将单膝跪倒在地的十二人全都震荡的站了起来,臧浪这些人的修为在林天熬面前,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周维清看着他们一个个有些失措的样子,道:“臧浪,还有各位兄弟,你们在知道了我被学院驱逐的情况下还肯来找我,已经证明了很多事。我很高兴,你们都愿意做我的追随者,契约封印固然是限制你们的好办法,但是,我想通了,我需要的,并不是一群贴身死士,而是一群兄弟。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周维清的兄弟了,不用契约封印,如果你们哪一天觉得我已经不值得你们追随,随时可以离开。”

    作出这个决定,对于周维清来说并不艰难,尽管时间过去不长,但现在的周维清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刚刚进入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时的他了。

    自信源于实力,正是因为有绝对的自信,相信自己能够凭借实力让这些人归心,他才不想再用什么契约来限制这些人。

    听到兄弟这两个字,臧浪和他带来的十一个人都有些愣住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其中一些比较敏感的,眼中流露出了几分担忧之色。

    周维清自然看得出他们在担忧什么,淡然一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没有契约封印我就会忽视你们。在场的都是我的兄弟,在他们身上,也同样没有契约封印。”

    一边说着,周维清随手一掌就拍在了身边云离的额头上。

    以云离的修为,突然遭受到袭击,本来是一定会有所行动的,但是,他却发现,这一击自己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他对周维清本就没什么防备,更何况周维清这一掌拍的时候,风之束缚已经先落在了他的身上。

    现在的周维清和他可是同样四珠修为,风之束缚这种风系高评价的限制姓技能落在云离身上,他可不是那么容易挣脱的了。更何况,周维清也只要一瞬间就足够了。

    暗红色的光芒从云离额头上一闪而没,血祭暗之印记就那么被周维清凭空抹去。

    “维清,你……”云离呆呆的看着他。

    周维清呵呵笑道:“骗人是不好的,所以,你是在场唯一一个有封印的,去掉了,我就不是骗人了。难道你非要做我的追随者,而不做我的兄弟么?”

    云离哼了一声,很是不服气的道:“没了封印,那我现在就走。”他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脚下却没有丝毫要动的意思,看着周维清的眼神,也多出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林天熬站在一旁,面带微笑的看着周维清做这些事,心中暗暗点头,周维清的主导力和格局越来越高了,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不自觉的流露出那种人格魅力,就连自己这个比他要大上十几岁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受到感染。更不用说他那些同龄人了。

    臧浪噗通一声,再次单膝跪倒在周维清面前,他的眼中,闪烁着浓浓的感动,“既是兄弟,也是死士。”

    这八个字,他说的斩钉截铁。在学院里,那些贵族想的,只是如何利用他们,如何奴役他们。就算他们是御珠师,甚至是天珠师,可什么时候那些人会将他们当做兄弟看待了。周维清所作的这一切,没有保证,也没有什么慷慨激昂的陈词,但就是那份淡淡的声音,却令臧浪的心完全沸腾了。

    其他十一人还不如臧浪心志沉稳,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而已,有了臧浪的带头,他们几乎是同时跪倒,而且是双膝跪倒,“既是兄弟,也是死士。”

    这一次,林天熬没有再震他们起来,周维清亲手将他们一个个都搀扶起来,他知道,自己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班底了。

    抬头看看天色,刚过正午,周维清沉声道:“该是离开的时候了。翡丽城不能久留。”

    一边说着,他朝着马群和乌鸦进去的房间喊道:“你们好了没有?”

    门开,当马群和乌鸦从里面走出来的那一刻,原属翡丽战队的众人包括林天熬在内,一个个无不瞪大了眼睛,而且是瞪大到眼珠子都要掉出来那种程度。

    一向无比彪悍的乌鸦,此时正宛如小鸟依人一般,依偎在马群的怀抱中,马群搂着她的肩膀,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看着乌鸦的眼神,也带着几分温情。

    醉宝用力吞咽了一口唾液,向身边的小四低声道:“我没看错吧,这还是我们那砍人比谁都快的乌鸦妹子?”

    小四喃喃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过,也就这兄弟的身材能配得上她了……”

    周维清笑了,看着乌鸦和马群的样子,他还怎能不知道两人已经冰释前嫌,“二位,先别秀亲密了。是跟我们一起走,还是留下?”

    马群嘿嘿一笑,道:“走,当然是走,乌鸦也跟我们一起走。正所谓夫唱妇随嘛。不闯荡出一番声势来,我怎么好意思回家。我可不想让老爸给揍死。这逃婚的事乌鸦原谅我了,可我自己也原谅不了自己,我一定要证明自己能够配得上乌鸦以后,才回去。那也是我迎娶乌鸦的时候。”——

    周维清挪揄的道:“你行了吧。你现在和乌鸦可是天差地远,你可不要让乌鸦为了等你追上来而耽误了修为提升。”

    马群怒道:“老大,你就这么看我啊!难道我就不会努力么?我的天赋也是很棒的。”

    周维清走到林天熬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向马群道:“心动不如行动。以后林大哥就是你的老师了,跟他好好学吧。他会教导你如何将纯防御发挥到极致。好了,兄弟们,我们上路。”

    说走就立刻行动,之前黑衣人的袭击已经带给了周维清相当的警惕,虽然他对自己现在的能力自信心十足,但是,他毕竟只有四珠修为,众人中,天力修为最高的,反倒是小迷糊豆豆。要是真的来一两个九珠修为的上位天宗,他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人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永远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周维清、林天熬、马群、乌鸦、云离、小四、小炎、醉宝八人,再加上臧浪十二人,一共正好是二十个人。二十个人如果是一起行动,就太容易引人瞩目了,因此,简单的商量了一下后,二十人分成四组,每组五个人,分别离开,从不同的方向绕向城门。

    毕竟,第一拨袭击才刚刚结束,就算是翡丽帝国的人要对付他们,只要没有封闭城门,就不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再次发动。

    一个时辰后,二十人在翡丽城外集中,没有购买马匹,全体步行,除了翡丽城,在周维清的带领下,直奔东方而去。

    一边赶路,林天熬跟在周维清身边,向他问道:“维清,你打算去什么地方?不回天弓帝国么?”

    周维清道:“我们现在只有二十个人,回天弓帝国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是以卵击石,父亲给我创造了十年时间的机会。在这十年里,我必须要积蓄够足以撼动百达帝国的实力。就算不能击败他们,也至少要能够救下父亲他们。翡丽帝国已经盯上我了,在这里不会有任何办法,所以,我们必须要找一个能够积蓄力量的地方去,建立属于自己的班底。”

    林天熬想了想,道:“那你要去哪里?”

    周维清嘿嘿一笑,“在战争中,才能最后机会。在战争中,才能最好的磨练我们自身。我本来的计划是要到翡丽帝国北疆投军,现在翡丽帝国既然已经认为我是个威胁,计划就只能改变,我们的目的地是中天帝国北疆。到那里去投军。找一个偏僻之所,积蓄力量。”

    林天熬点了点头,道:“好,就按你的安排吧。我们走一步看一步。”

    参军,上阵杀敌,是每个男人的梦想,对于周维清的提议,没有人有意见。

    就在他们出了翡丽城,前行还不到五十里的时候,突然间,前方树林处,一团黑影从天而降,噗的一下,砸在了他们毕竟之路上。

    林天熬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横身,就已经将周维清挡在了背后,虽然还没有释放出他的组合凝形盾,但也是一脸的警惕,翡丽战队其他几人也都是聚集在周维清身边。臧浪十二人虽然修为一般,但千万不要忘记,他们都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即将毕业的学员,而且都是最出色的平民学员,否则他们也不会去反抗贵族学员的奴役了。十二个人瞬间分开,形成一个弧形,宛如众星捧月一般,将周维清等人护卫在中央。

    此时众人才看清,那落在前方地面上的,竟然是一具尸体,一名身穿黑衣的尸体。他的脖子似乎被拧断了,没有过多的鲜血,但也同样没有任何生命气息。

    “出来。”周维清锐利的目光看向树林。他的龙魔禁今天已经用光了,要是真的遇到强敌,还真不好办。

    嗖的一声,一道窈窕身影悄然落在前方,当周维清看到她的样貌时,不禁大吃一惊,“怎么是你?”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那人撅起红唇,道:“为什么不能是我?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可是刚帮你们干掉了跟踪的探子,你不谢我也就算了,还对我横眉冷目的,你有没有良心啊?”

    站在周维清身边的云离疑惑的看向他,“维清,这不是冰儿姑娘么?”

    没错,在云离眼中,此时俏生生站在那里的,可不就是上官冰儿么?但周维清却不会认错,因为,在那“上官冰儿”的右手上,正带着一只暗金色光芒宛如水波般荡漾的护臂爪。上官三姐妹中,周维清只见过上官菲儿才有这样的凝形装备,上官雪儿有没有他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上官雪儿绝不会无聊的跑到这里来帮他们杀死一个跟踪者。

    周维清一阵无语,“这不是冰儿,这时她姐姐,上官菲儿。你来干什么?”他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深爱着的冰儿相貌一模一样的女孩子,丝毫不敢松懈。他可是亲自验证过上官菲儿有多么强力的,凭借她那近战能力,如果双方都在最佳状态的话,自己就算使用了龙魔禁,也未必能赢得了她,她的近战实力太强悍了。

    上官菲儿嘻嘻一笑,信步走到众人面前,眼看周维清认识她,臧浪等人也就退开到一旁,翡丽战队众人更是很清楚周维清和上官三姐妹之间的纠葛,一个个忍着笑给上官菲儿让开通路。

    上官菲儿一直走到周维清面前才停下脚步,堂而皇之的道:“我是为了三妹而来。”

    周维清愣了一下,“冰儿让你来的?干什么?难道说,冰儿是让你以身相许,暂时代替她来侍候我的?”

    他总是能够在说烂话的时候保持住一本正经的姿态,这门工夫可是多年苦练而成……上官菲儿俏脸上顿时飞起两抹红晕,但嘴上可不肯认输,“侍候你?你侍候我还差不多,我可是你的妻姐,赶快叫声姐姐来听听。我是来代表冰儿监督你的,以免你这家伙红杏出墙,作出对不起我们家冰儿的事。”

    “放屁,老子还用你监督?赶快走,想让我叫你一声妻姐,等你们肯把冰儿嫁给我再说吧。”周维清没好气的说道。

    上官菲儿哼了一声,“走就走,我这就回去,告诉冰儿,就说你移情别恋了,爱上了天邪教那个小巫女,哦,还有那个雪神山的神圣天灵虎变身的天儿。我妹妹真是好傻啊,身边一直有个第三者变成母老虎她都不知道,哼,我一定会在她面前彻底揭露了你的真面目,让她看清楚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周小胖,你死定了。”

    说着,上官菲儿扭头就走,当她转过身背对着周维清的时候,脸上已经满是古灵精怪之色,浩渺小魔女强大的破坏力彰显无疑。

    周维清张口结舌的看着她,要说别人搬弄是非,他或许还不信,至少别人搬弄是非的杀伤力也不大,冰儿一定会相信他的,可眼前这上官菲儿可是冰儿的亲姐姐,她还特意来找过自己一趟,这要是回去一说,冰儿岂不是伤痛欲绝么?而且以周维清对上官菲儿的认识,这妞绝对做得出这种事。

    “等一下。”周维清赶忙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上官菲儿的肩膀。

    上官菲儿也没有挣脱,扭头看向他,“拉拉扯扯的干什么?”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当初被周维清夺走初吻的那一幕,顿时恨得有些牙痒痒,语气自然就带出了几分不善。

    周维清感受到这份不善,立刻就认为上官菲儿是真的准备回去搬弄是非了,赶忙换上一副笑脸,甜甜的叫了声:“姐……”

    上官菲儿身体一颤,古怪的看着周维清,“行了,我身上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你装也要装的像一点行不行?”

    周维清陪笑着道:“姐,我错了。刚才我说的都是混账话,这不是刚在翡丽城受了点委屈么?情绪不太好。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就独身一个,哪有什么天儿和小巫女陪伴啊!我错了,你愿意留下来监督我就监督吧。我一定会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我有多么优秀,一定能够配上冰儿的。”

    看着眼前这个一脸赔笑,甚至还带着几分谄媚的周维清,上官菲儿不禁有些发愣,心中暗想,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啊?

    当初,上官菲儿第一次见到周维清被他强吻了之后,恨不得杀了他,她可没有上官雪儿那样的大局观,千方百计的混入了中天战队,为的就是要找周维清麻烦。

    在光影空间内,与周维清和小巫女一战,令上官菲儿很是郁闷,对方二打一竟然赢了她。但是,之后发生的一切,却牢牢的印在了她心中,对周维清的观感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上官菲儿永远也忘不了周维清毅然决然的挡在那头母龙前方的那一幕,当他义正言辞的说出那番话时,上官菲儿仿佛感觉到自己是在看另一个人似的,这还是那个强吻了自己的男人么?——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