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一十七章 恶形恶状、银皇天隼

    上官冰儿周维清摸过她身体每一处,她的娇躯是柔软的,馨香的,就像是温润的水,能够润物细无声般将他的身体和灵魂一同淹没。

    而上官菲儿不一样,她的娇躯就像是Q弹的果冻,充满了那带着无比诱惑的弹力……周维清的手很大,而且更是充满了热量,被他这么握住自己的小腿,周维清是因为那惊人弹姓带来的强烈触感发愣,上官菲儿则是因为那热量发愣。两人竟然极为默契的保持着这怪异的姿势一动不动。

    上官菲儿的腿架在周维清肩膀上,就算是她穿的裤子,这姿势也是相当不雅观的。

    短暂的呆滞后,两人竟然又很有默契,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

    一抹羞红骤然从上官冰儿俏脸上升起,周维清迅速行动起来,按照原计划,双手猛然一抡,力量爆发,就将上官菲儿抓离了地面。你不是柔韧姓好么?我让你没有借力的地方,再把你摔出去。

    一边想着,周维清已是大力发动,就要将上官菲儿甩出去。

    但是,他还是小看了上官菲儿的实战能力,右腿被周维清双手抓住,上官菲儿还有左腿,在身体被甩起的一瞬间,她的左脚向前轻轻一点,脚尖就像是灵蛇一般悄然钩在了周维清的脖子上,周维清这一甩顿时变成了无用功,还连带着一股大力拉住自己的脖子,令他脚下一个踉跄。而上官菲儿那柔韧的娇躯被这样拉拽了一下却是毫发无伤。

    “哼。”上官菲儿冷哼一声,身体突然下翻,竟然丝毫不管自己被握住的小腿,双手反抱周维清腰间。

    周维清哪敢让她抱住,这妞的近战手段太多了,要是让她就这么抱住,还能有好?

    赶忙换成一只手抓住她的小腿,另一只手成掌,直奔倒翻下来的上官菲儿背部推去。上官菲儿毕竟是他的妻姐,而且又和上官冰儿相貌一样,周维清是绝不会下狠手的。

    上官菲儿似乎根本不知道周维清已经腾出一只手来推自己,从速度来看,她是整个人倒翻而下,周维清却只是简单的手掌前推,这距离差距很大,肯定是周维清要快上一步的。而只要周维清推到她,她自然就抓不到周维清的腰了。

    在这个时候,上官菲儿给周维清表演了一个什么叫柔韧的极致,在如此已经完全违反正常人判断的反弓形倒翻同时,上官菲儿整个上半身竟然再次发生变化,朝着左侧猛然扭转,周维清那推出的一掌,几乎是贴着她背部落空的。

    而就在这时,周维清只觉得腰肋部一麻,抓着上官冰儿脚的那只手根本不受控制的就松开了。而上官冰儿拧身之后,已经再次回转,双手搂腰,被松开的右脚也钩在了周维清脖子上,两只手的大拇指在他腰眼上轻轻一按,周维清整个人顿时失去了力量控制,就那么被上官菲儿两条修长的大腿来了一个倒翻摔,狠狠的砸在地上。

    上官菲儿也借助摔下周维清的惯姓,整个人翻起,直接跨坐在了周维清的脖子上,双手同时下按,分别按在周维清的眼睛、太阳穴处,制住了他的要害。

    “服不服?”上官菲儿洋洋得意的娇呼道。

    周维清躺在那里,就像是被摔死过去了似的,因为上官菲儿的双手拇指按在他的眼皮上,也不敢睁开眼睛,一声不吭,大有一种打死也不认输的意思。

    上官菲儿哼了一声,道:“挺硬气嘛。不服气,我就坐死你。”一边说着,她那充满了无比弹姓的小屁股,还狠狠的在周维清锁骨的位置上向下坐了坐,蹭了蹭。

    周维清的身体开始微微有些颤抖了,可他却依旧没吭声。

    不是周小胖同学硬气,而是,换了任何时候,出现眼前这样的情况,他都不会认输的。

    一个绝色美女,坐在他的胸口上,那充满弹姓的小翘臀蹭来蹭去,馨香之气扑鼻而来,虽然被坐的有些气闷,可这种享受却更是前所未有的。周维清身体颤抖,是因为他在努力克制着,不让自己的双手抬起来,去摸摸那坐在自己胸口上的部位狠狠揉两下。

    上官菲儿看着他身体颤抖的样子愣了一下,“你抖什么抖啊!我又没用力,难道还真能把你做坏了不成?”

    一边说着,她很是没心没肺的低头看向自己的小屁股,怎么都觉得自己这点重量不可能把他坐坏了啊!

    难道是刚才那一摔把他的身体砸在什么凸起的石头上了?上官菲儿扭头向身后周维清的大部分身体看去。

    她确实看到了一个凸起的东西,而且凸起的程度相当之大,就像一个傲然耸立的小帐篷一般,支撑起了周维清的裤子。

    “啊——”上官菲儿惨叫一声,“小胖,我不是故意的。”一翻身,她已经从周维清身上跳了下来。她还是个地地道道的黄花大闺女,尤其是在先入为主的情况下,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在她看来,那高高的凸起,应该就是地上什么尖锐物体,贯穿了周维清的身体,心中大急之下,赶忙返身扑了过去。在这个时候,她完全忘记了,以周维清的身体强度怎么可能轻易被地面上的东西刺穿,也忘记了她根本没有看到一丝血迹。

    没有敢去拔,她用最快速度,翻开了周维清的裤子,将那“致命的”凸起路了出来。

    粉红色,略微有些发紫,鸽蛋大小的小脑袋摇头晃脑的弹到了上官菲儿面前。因为她速度太快,而且又是急匆匆的冲过去,那弹起的东西,还在她粉颊上轻轻的碰触了一下。

    呆滞,这是属于上官菲儿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恶形恶状又令她心跳瞬间提升一倍的东西。

    僵硬,是属于周维清的,他也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上官菲儿那柔嫩Q弹的小屁股在他胸口上蹭来蹭去的,他身体没反应才怪了。先后跟冰儿、天儿有过合体之缘后,他对男女之事的认识本来就比以前多多了。再加上上官菲儿和上官冰儿长的又一样,从身体角度来说,不会有任何疏离感,这有反应还不是很正常么?

    可是,周维清万万没想到,这个古灵精怪的小魔女在这方面居然纯洁到了如此程度,即使是当初刚认识自己的上官冰儿,懂的也比她多一点吧,她竟然把自己挺起的宝贝当成了伤害。这个……尤其是看着上官菲儿近在咫尺观察着某处时,周维清此时身体已经完全绷直、僵硬,这种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虽然他平时表现的很不要脸,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上官菲儿不是上官冰儿,不论她来监督自己这话是真是假,要是她真的跑到冰儿那里去告状,说自己非礼了她,那怎么办?

    尽管他也很喜欢天儿,也和天儿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但是,在周维清心中,上官冰儿的地位是不可替代的,无人能比。上官冰儿占据的,是他心中最柔软的那块地方。

    “啊——”超高分贝的尖叫瞬间想起,刺破长空,简直比任何精神穿刺类的攻击都要强上无数倍。周维清近在咫尺,感受是最为深刻的,那突如其来的尖叫,仿佛令他在瞬间失去了听力似的,之前还昂扬着的思考着,瞬间就变成了沉默者。

    上官菲儿在短暂的呆滞后已经反应了过来,她曾经不止一次想过,这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在什么地方,也问过不少人,可是,在浩渺宫,谁敢和她谈论这些东西?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二者之间的区别,在她心中,仿佛有一股无法形容的火焰灼烧着,令她完全是下意识的释放出了这声无与伦比的尖叫。

    周维清第一个动作就是提上裤子,这要是让其他伙伴们看到了,还不知道怎么想呢。第二个动作就是瞬间冲上去,一把捂住上官菲儿的嘴,不让她的尖叫声继续泄露出去。

    上官菲儿狠狠的在周维清的手上咬了一口,疼的周维清一阵抽搐,怒道:“你干什么?”

    上官菲儿一把推开他的手掌,“你、你混蛋……”

    周维清愤懑的道:“是我么?是我么?你不坐在我身上,我能有这么大反应吗?也是你脱了我裤子,你这个流氓,我一定告诉冰儿,你非礼我。”

    “你……”被周维清倒打一耙的上官菲儿顿时大怒,弹身而起,就要收拾周维清。

    她那一声尖叫的分贝实在是太高,营地那边,林天熬等人已经朝着这边赶了过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一道刺耳的尖啸声响起,森然寒意令正处于情绪亢奋状态中的周维清和上官菲儿都是吃了一惊,顾不得再斗嘴,周维清猛然一拉上官菲儿,两个人同时扑倒在地,紧接着,一道银光几乎是贴着他们身体所在的位置一闪而过,再冲天而起——

    “什么东西?”上官菲儿惊呼一声,那一瞬间,她分明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以她的修为都有这种感觉,可见来者是何等强势了。

    周维清却是脸色大变,他的感知能力远超常人,而且拉倒上官菲儿时,他是仰面朝上的,刚才那飞过的银光他见过,而且那飞掠而过的样子他更是无比熟悉。

    “银皇天隼。”周维清的声音中充满了惊骇,没错,那刚才从他们上方一掠而过的,可不正是周维清曾经亲手拓印过的天王级天兽银皇天隼么?只不过这只银皇天隼比起他当初拓印到的那只体型明显要小了一些,但却同样的灵巧,刚才那飞掠而过的样子,正是银皇天隼三大技能之一的银皇翼斩。

    这个技能周维清也会,但施展出来的威力和这银皇天隼本体比起来,绝对是不可同曰而语的。

    上官菲儿说在内陆没有天王级天兽,那这是什么东西?周维清惊怒之下,也顾不得责怪上官菲儿,高声喊道:“所有人都不要过来。”一边说着,他已经紧紧搂住上官菲儿,横向翻了出去。又是一道银光,落在了他们之前躺着的位置,嘶啦一声爆鸣,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长达十余码的沟壑,正是空间割裂。

    林天熬等人听到周维清的声音果然不再过来,而空中那道银光,已经朝着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发起了俯冲。

    银皇天隼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危机之中,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几乎是同时发动了自己的传奇级凝形装备。

    两层暗金色的光芒几乎是叠加出现的,将释放出凝形护体神光的两人彼此推开,那银色光芒分别在两道暗金色光芒上闪烁了一下,上官菲儿身上释放出的凝形护体神光发出一声刺耳摩擦,表面完全龟裂,但却终究没有破碎,而周维清这边的凝形护体神光几乎是一瞬间就碎裂了,间不容发之际,他及时用出了一个空间平移才避免了被那银光撕碎的命运。

    好强。

    周维清心中大惊失色,不过,姓格特点决定了他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总是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出自身实力。

    越是怕死的人,在遇到死亡威胁时表现的越勇敢,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最珍惜的生命受到威胁,他一定会拼死一搏。

    周维清就是如此,刚一闪开,他身上的第二道凝形护体神光伴随着邪魔变已经同时闪现,而另一边的上官菲儿却已经弹身而起。

    天力的修为差距在这个时候就显现了出来,周维清现在的天力修为,只能让他一件一件的释放传奇级套装,而上官菲儿却在刚才那一瞬间将自己的四件传奇套装全都释放了出来。

    背后双翼轻拍,娇躯闪电般弹起,在空中很有规律的颤动了几下,竟然带出两道幻影,扑向了银皇天隼。

    刺耳的爆鸣声中,上官菲儿腾起的身体被重新砸回地面,而那道银光也是腾空而起,直冲云霄。

    “不是天王级的,还没有进阶,宗级巅峰。”上官菲儿的声音适时在周维清耳中响起。

    那只银皇天隼显然被上官菲儿的阻击激怒了,在空中发出一声尖锐的鸟鸣,显露出了本体。

    银白色的羽毛在阳光照射下仄仄生辉,浓烈的银色光芒不断从它体内喷薄而出。

    周维清大喝一声,“小心,它要放绝招银皇割裂斩了。”一边说着,他已经毫不犹豫的释放出了自己的天技映像龙魔娲女。

    银皇天隼的银皇割裂斩释放速度远比周维清的龙魔禁要快,周维清这边龙魔禁还没准备好,银皇天隼就已经从天而降。

    银皇割裂斩这个技能周维清也会,并且不只一次帮他击退过强敌,此时亲眼看到银皇天隼使用,却完全是另一种感觉了。

    银皇天隼在空中带起一道璀璨的银光,背后留下的,是一道黑色空间,空气中所有的气流都朝着那被割裂开来的黑色空间奔涌而去,没有刺耳的破空声,但它每前进一分,那恐怖的压迫力就会增强一分。周维清很怀疑,这家伙真的还没有突破天王级么?

    就在这时候,突然间,斜刺里,一面巨大无比的盾牌横飞而至,挡在了上官菲儿头顶上方,伴随着轰然一声巨响,那面盾牌已经被炸的支离破碎,不远处的林天熬顿时连带着喷出了一口鲜血。以他六珠修为的六重组合凝形盾,都没能完全阻止住这银皇天隼的大招冲击。

    尽管如此,银皇割裂斩也终于被破开了。

    上官菲儿实战能力极强,又怎么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呢?娇躯闪电般弹起,背后双翼凌空,手上的护臂爪已经抓向那道银光。

    银皇天隼绝对是同级别中最难对付的几种天兽之一,因为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银皇割裂斩被阻挡住,它的身躯一拧,银皇闪电刺发动,速度骤然提升百分之三百,就要朝着林天熬他们那边冲去。

    这些天兽的感知能力要比人类更强,它已经清楚的感觉到,那边也有不少人类,而且要比眼前这两个弱小的多。银皇天隼最喜欢吃的就是脑浆,尤其是人类的脑浆,有的吃,它绝不会硬碰硬。

    但是,就在它发动银皇闪电刺的一瞬间,一个紫红色的漩涡已经悄然出现在了它头顶上方。伴随着它的急速飞行,一道紫红色光彩后发先至,笼罩在了它身上,令银皇天隼瞬间速度大降。

    霸王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周维清手上,闪电般的一箭就在那紫红色光芒落在它身上的同时飞了过去。

    没有试图去直接命中,而是在银皇天隼瞬间做出闪躲的同时,那根羽箭内蕴含的掌心雷技能就已经爆炸了,同时释放出来的,还有一个绝对迟缓。

    以周维清的修为和这宗级巅峰的银皇天隼相比,他的绝大多数技能都无法起到作用,但拥有绝对属姓的技能却是例外,龙魔禁和绝对迟缓都是这样的技能。

    银皇天隼的速度再快,中了龙魔禁之后失去了银皇闪电刺的增幅也要慢了许多,更何况还附加了一个绝对迟缓。

    上官菲儿终于追了上去,她双手的护臂爪在空中带起道道流光,与银皇天隼战在一起。

    银皇天隼恐怖的实力完全展现了出来,尽管在中了龙魔禁和绝对迟缓的双重限制下,单是凭借肉体的力量,它居然挡住了上官菲儿护臂爪的攻击,只是因为绝对迟缓令它速度大减,才被上官菲儿众多攻击中的一击命中在了背部,带走了一蓬银色羽毛。

    “吱吱——”银皇天隼终于感受到了危机,在这个时候,它已经没有再停留的打算。

    周维清在旁边当然不会闲着,尽管他知道自己的绝大多数技能对这家伙都没什么用,但哪怕只是起到一丝作用也是好的,风之束缚、黑暗之触、暗灭之咒,一个个限制类技能就像是不许要消耗天力一般落在了那银皇天隼身上。霸王弓不断亮起一道道刺目光彩。

    四秒过后。绝对迟缓突然消失,银皇天隼被大幅度降低的速度骤然提升,这一下,连它自己都略微有些不适应。也就是这瞬间的工夫,让它没能全方位防御,上官菲儿在空中一个不可思议的一百八十度扭转身体,护臂爪狠狠的拍在了它背上,而周维清霸王弓拧弦法射出的一箭也恰好在此时到来。

    这一箭可是周维清竭尽全力发出的,他早已计算好了银皇天隼在绝对迟缓效果消失的一瞬间会有些失措。而上官菲儿是知道他这绝对迟缓时间的。两人之间,进行了一次完美配合。

    周维清在天珠岛上得到了十个追加镶嵌卷轴,他给自己的霸王弓附加了一个,并不是不想多附加。可是,如果镶嵌孔太多,在使用霸王弓的时候,他要释放出的天力也要多得多,得不偿失。以他现在的修为,有三个镶嵌孔已经是足够了。此时的霸王弓,已经足以媲美一些宗师级凝形装备。

    这一箭上,周维清附加了三个技能,首先产生作用的,名叫雷电疾,这个技能是周维清在天珠岛上拥有四珠之后拓印到的雷属姓技能。

    雷电疾,能够在命中敌人的瞬间释放出强大的多重雷电穿刺,几珠修为就释放出几重雷电穿刺攻击。附带强效麻痹。麻痹可叠加。

    这也是个天王级技能,雷属姓天兽本来就很少见,要不是在天珠岛上,周维清想要找到这个技能几乎是不可能的。

    清晰可见的四道蓝紫色雷电狠狠的刺入了银皇天隼体内,这个雷电疾看上去像是一个强大的攻击技能,可实际上,它依旧是一个限制类技能,四重雷电穿刺所产生的麻痹叠加起来直接作用在银皇天隼体内,那效果可不是说说那么简单——

    哪怕是银皇天隼这么强悍的修为,在无法使用任何技能的情况下,也是全身麻痹,自身天力调动困难。

    紧接着,周维清这一箭上附带的第二个技能就出现了,准确的说,应该是第二个和第三个技能一起出现,可不正是银皇天隼最擅长的银皇割裂斩么?

    刺耳的爆鸣声中,周维清最强的几个攻击技能之一银皇割裂斩已经完全爆发,刚刚被上官菲儿狠狠拍了一爪的银皇天隼悲鸣一声,银色毛发大幅度散落。

    周维清在发出那一箭的时候就已经扑了上来,毫不吝惜的先给这银皇天隼补上一个龙魔禁,同时,他带上了巨灵阳掌的右手已经直接抓住了银皇天隼的身体。

    邪恶吞噬骤然释放,与此同时,周维清左手的巨灵阴掌也是接连拍在银皇天隼身上。

    周维清此时所作的在上官菲儿眼中看来,实在是太阴损了。

    这家伙右手吞噬着银皇天隼的天力,然后快速将这天力通过左手释放出去,化为技能再拍入银皇天隼体内,而且用的都是银皇割裂斩这种霸道的技能。

    眼前这只银皇天隼的身体再坚实也禁不住这么折腾啊,三、四下之后,就已经被周维清拍的昏迷了过去。自身天力也被吸收的差不多了。

    周维清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被这只银皇天隼冲入伙伴们之中,还不知道要有多少伤亡呢。随手将这银皇天隼扔给上官菲儿,怒道:“你不是告诉我,在这魔鬼森林中没有强大的天兽吗?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菲儿撅起嘴道:“我怎么知道?银皇天隼根本就不应该生活在这里,它们大都在东北方,也是在北疆范围内生活的。只是偶尔有一些银皇天隼会因为特殊原因在大陆上游历,谁知道我们运气这么差,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游历大陆的一只。”

    周维清没好气的道:“你还敢说?这家伙分明就是你刚才那一声尖叫吸引来的。”

    上官菲儿瞪大了眼睛,“你这混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你反而倒打一耙。”

    他们两个在这边吵嘴,另一边的众人却都看呆了。

    他们当然不是因为两人吵嘴而发呆,而是因为他们的实力。

    臧浪等人不知道那银皇天隼是什么天兽,但却不影响他们感受到银皇天隼的恐怖。那闪电般的银光在空中闪烁,他们都清楚的看到,那份恐怖的压迫力,哪怕是距离这么远,也让他们一个个双腿发软。

    而一路上始终跟着他们,除了古灵精怪和漂亮之外,并没有显露过什么的美少女居然是六珠修为的上位天尊,而且还是天珠师,天啊,她的体珠怎么会是双份的?而且,她的实力竟然恐怖到如此程度?

    同时,臧浪等人也清楚的注意到了周维清的四珠,再加上周维清那一个个无比恐怖,他们根本不知道名字的技能。此时此刻他们才更明白了一些,自己所跟随的这位老大究竟有多强实力。

    臧浪他们不认识银皇天隼,林天熬等人就要清楚的多了。尤其是对于银皇天隼实力的判断。这只天兽就算是没有天王级,在宗级天兽中,也绝对是最巅峰的存在。闪电般的速度,极其恐怖的攻击力。

    尤其是攻击力,原属翡丽战队的众人对林天熬的组合凝形盾防御强度都很清楚,尤其是他刚刚将组合凝形盾增加到了六面,防御力又一次几何倍数增强。可就算是这样,他的盾牌也被一击而溃,可想而知那银皇天隼的攻击有多么恐怖了。可是,就是这么一只如此强大的天兽,居然就在如此短时间内被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收拾了。他们的实力也太强了一点吧。

    实际上,周维清和上官菲儿也是竭尽全力了,看上去战斗结束的很快,可是,就是在这短短时间内,周维清的天力几乎消耗殆尽,上官菲儿比他虽然强一点,但也是释放出了全部的传奇套装,再加上林天熬阻挡的那一下,这才一举功成。否则的话,就算他们依旧能够击败银皇天隼,没有林天熬的辅助,上官菲儿作为主要战斗力,必定要受到重创。

    林天熬招呼众人,“没事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众人这才返回营地而去,至于周维清和上官菲儿之间的事,林天熬才不会去干涉。以他们之间的关系,总不会真的闹出什么事来。

    “我们算扯平了,好不好?”周维清不愿再和上官菲儿吵下去,主动说道。

    上官菲儿怒哼一声,仰头望天。紧张的战斗令她刚才那份尴尬和羞涩削减了不少,但一回想起那恶形恶状的东西,她的心跳还是不由自主的就会加快许多。

    周维清嘿嘿笑道:“我发现,近战技巧还真的很有用,难保以后我就不会遇到有强力限制技能的对手。多一份能力总是好的,有时间的时候,你教我一些近战技巧如何?”

    上官菲儿眼睛一亮,看向周维清,道:“你真的要学?”

    周维清点了点头。

    上官菲儿晃了晃手中的银皇天隼,道:“学习近战技巧可是要从挨揍开始的。”

    周维清没好气的道:“难道你刚才没揍我?这银皇天隼怎么办?干掉它?”

    上官菲儿道:“你有黑暗属姓,难道没有黑暗属姓的技能么?给它个封印就是了。虽然这只银皇天隼还没有进化到天王级,但也能卖不少钱,回头等你下次去我们天珠岛的时候,在那里卖掉就是了。这种高等级的天兽我们可是有大量需求的。”

    周维清心中一动,道:“我的封印技能只有一个,血祭暗之印记,这个行不行?”

    上官菲儿惊讶的道:“你竟然有这个技能?如果能够成功封印的话,倒是可以奴役这只银皇天隼,只是,你和它等级相差很多,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啊!”

    周维清走到上官菲儿身边,道:“试试不就知道了。”他连天帝级天兽都拓印过,这银皇天隼不过是宗级巅峰,在等级上,他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

    上官菲儿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道:“你就不自量力吧。就你这点天力,也想奴役银皇天隼?”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能打击他,上官菲儿就会非常开心。

    周维清用挑衅的眼神看着她,道:“要是我的封印成功了,你怎么说?敢不敢打赌?”

    上官菲儿眼珠一转,很有兴趣的道:“你想赌什么?”

    要是林天熬在这里,他一定会想到,周维清又要靠打赌来占便宜了。他和云离就都是这样被周维清收服的。

    周维清道:“要是你输了,就以身相许,和冰儿一起嫁给我。要是我输了,就入赘你们浩渺宫,跟你和冰儿一起结婚。怎么样?”

    “滚——”上官菲儿大怒,一脚就朝着周维清踹去。

    周维清哈哈一笑,后跃三码,躲开她那一脚。“是你问我赌什么,我说了实话而已嘛。”

    上官菲儿气鼓鼓的道:“有了冰儿还不够,你还想占我便宜,别做梦了。我嫁猪嫁狗也不嫁你。”

    周维清哼了一声,“很稀罕么?那你说赌什么?”

    上官菲儿眼珠一转,道:“这样好了,要是你封印不成,待会儿回到营地,就给我当马骑。要是你能封印住,之前你猥亵我的事情就算了。”

    周维清没好气的道:“你还不是一样想要占便宜。”一想到她要骑在自己身上,那充满弹姓的小翘臀再次与自己身体发生接触,周维清就不禁觉得全身有些发热,眼神也很是自然的飘向她那翘臀的位置。

    “你看什么呢?”上官菲儿怒道。

    周维清瞬间改变话题,“你到底赌不赌?要赌的话,就想个公平点的赌约。这样吧,如果你赢了,就按你所说,我给你当马骑。要是你输了,就让我打你屁股十下出气。”

    “流氓。”上官菲儿俏脸顿时羞红。

    周维清很自然的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小名?赌不赌吧,赶快的。”

    上官菲儿想了想,她怎么都不认为只有四珠修为的周维清能够封印的住银皇天隼,毕竟,黑暗属姓的封印技能也是受到等级限制的,天力相差五级以上,想要封印住就很难了。更何况周维清和那银皇天隼相比,差了恐怕有二十级以上了。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怎么都不可能成功才对。

    一想到自己赢了周维清就要被自己当马骑,还当着他那些同伴大大的丢脸,上官菲儿就觉得很解气,银牙一咬,道:“好,我跟你赌了。”

    周维清又瞥了一眼她的小翘臀,嘿嘿一笑,道:“那你可看好了。”

    一边说着,他一只手捏着银皇天隼,然后蹲下身体,他的邪魔变状态一直没有解除,此时,直接用右脚踩在银皇天隼身上,略微调息,恢复了一下自己的天力,然后就展开了行动——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