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天北城

    上官菲儿就站在旁边,她突然感觉到,有一股极为阴冷的气息骤然从周维清身上释放出来,他那踩在银皇天隼身上的右脚处传来一股令人战栗的气息,紧接着,周围的空气仿佛扭曲了一下似的,原本一身银白色的银皇天隼,身上竟然变了颜色。

    黑、灰、蓝,三色光芒交替在银皇天隼身上闪耀,原本处于昏迷状态下的银皇天隼一下就清醒了过来。可是,它却并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反而是身体剧烈的颤抖着。

    原本它就已经受了重伤,再遭受到如此攻击,立刻感受到了自己生命正在飞速流逝。

    毫无疑问,周维清在它身上使用的正是暗魔邪神雷加上时间阻断的组合。将三种能量剧毒注入到它体内。

    不论是任何生物,当它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都会产生惊慌的情绪,银皇天隼也不例外。尤其是,这外来注入体内的能量剧毒完全是它所未知的诡异能力。它残存的天力本就不多了,此时想要去抗衡这三种能量剧毒却是丝毫作用都没有。

    暗魔邪神雷所附带的能量剧毒最霸道的地方就是天力没法逼出来,连天王级强者上官龙吟都毫无办法。

    周维清嘿嘿一笑,踩着银皇天隼道:“小东西,感觉到死亡的威胁了吧。想活命的话,就好好配合老子,等我封印你的时候不许反抗,否则的话,你就等死吧。被我这三种剧毒侵蚀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他曾经试验过不只一次,这三种剧毒不只是能令人死亡,更重要的是,它会带给对方剧烈的痛苦。当初的沈小魔没扛住,战凌天也没扛住。他们还都有天王级的上官龙吟帮他们减轻痛苦,而这银皇天隼可没有。

    有的时候,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才是。

    一边嘿嘿笑着,周维清还不忘记用一只手按在银皇天隼身上,继续吞噬着它的天力,同时咬破另一只手,滴出一滴鲜血,开始释放它的血祭暗之印记。

    邪魔变状态下的周维清,能够将自身暗魔邪神虎的气息最大程度释放出来,尤其是他的右腿,更是如此。他用右脚踩着银皇天隼可不是单纯的为了释放暗魔邪神雷,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其中。

    上官菲儿就站在一旁看着,原本她已经觉得自己对周维清的能力有很多了解了,可现在周维清威胁银皇天隼的样子令她觉得十分可笑,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周维清对这银皇天隼做了什么,又是她所不知道的能力。

    “别做梦了。威胁银皇天隼,真亏你想得出来。这小东西不但阴狠,而且很有气节。不凭借实力强行封印,是肯定封印不住的。你就等着给我当马骑吧。”

    上官菲儿虽然出身于浩渺宫,但她毕竟不是天兽,感觉不到那种只有天兽才能发觉的强大压迫力。这只银皇天隼如果是天王级,那么,对于周维清身上这份压迫力的感受一定会弱许多。可惜,它还没有进阶完成。

    暗魔邪神虎是不逊色于神圣天灵虎,拥有着天兽界最高等血脉的存在,而且也同样是强大天兽的气息,这就让那银皇天隼从天兽的角度感受到,臣服于比自己强大的天兽而不是人类。

    暗之印记的符文在周维清鲜血的作用下直接烙印在银皇天隼的额头上,那银皇天隼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似乎想要挣扎,但又不敢挣扎。它那双小眼睛正好看到周维清的血色双眸。终于,它的挣扎还是停了下来。

    没有谁会愿意放弃生命,更何况在这银皇天隼眼中,周维清根本就不是人类。天兽界的弱肉强食再加上周维清那三种能量剧毒带给它的痛苦,令它最终还是选择了臣服。

    暗魔邪神虎的位阶,是银皇天隼也需要仰望的,尽管它也知道,周维清的修为还远未达到相应的实力,就像它还没有突破到天王级一样。但天兽位阶上的压制,至少能让他接受周维清。如果换成一个人类的话,没有绝对实力压制它,它宁可死也绝不会选择臣服的。

    颤抖依旧有,但却轻微的多,完全是因为三种剧毒对身体的侵蚀,暗红色的印记在它额头上那银色的毛发处一闪而没,紧接着,强烈的吞噬之力就从周维清的手中传入银皇天隼体内,将它最后一丝天力连带着之前折磨的它欲仙欲死的三种剧毒全部吸走。

    头一歪,银皇天隼在周维清手中就昏迷了过去,周维清也不将它收入自己的储物戒指中,而是直接揣入怀中,脸上尽是一片得意之色。

    当那暗红色印记深入银皇天隼头部的时候,上官菲儿就已经看呆了,她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实的,银皇天隼竟然就这么臣服了,周小胖这家伙才不过四珠啊!他凭什么让如此强势的一只宗级巅峰天兽向他臣服?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喂,我知道我很帅,可是,你要是这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还是会害羞的。”周维清挪揄的向上官菲儿坏笑着,同时,他的目光已经是毫不掩饰的瞄向了上官菲儿的翘臀处。

    “你会害羞?”上官菲儿被他气笑了,“你的脸皮厚度已经到了无敌的程度了。”

    周维清叹息一声,道:“哎,虽然你出身于浩渺宫,但毕竟是个女人,我们的赌约已经结束了,如果你要是耍赖皮呢,我也不会感到意外,只是为浩渺宫可惜了。”

    上官菲儿看着他,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突然,她也笑了,“周小胖,想激我?没门。代表浩渺宫门面的,那是大姐的事,可不关我什么,你说的对,耍赖是女人的天姓。我就是耍赖了,你怎么着吧?谁看到我刚才跟你打赌了?谁给你证明啊?没有吧,嘿嘿,那就是说,我们根本没赌过。”

    “啊?”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上官菲儿,在他原本想来,经自己这么一激,以浩渺宫的名头说事,上官菲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耍赖了的。可谁知道,这浩渺小魔女竟然如此对付,居然就那么耍赖了。而他的实力又偏偏不如人家,就算是想要强行执行赌约也是做不到的。周维清这个郁闷啊!

    看着他那一脸抑郁的样子,上官菲儿笑的别提多开心了,蹦蹦跳跳的就向营地方向走去,“今天的天气真不错,气死活人不偿命。我决定奖励自己多吃一点。”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周维清心中一阵抽搐,暗暗想道,都是一个妈生的,怎么这差别就那么大呢?这上官菲儿和自己的冰儿,姓格可是差的太多了。一想到当初自己逗弄上官冰儿时她那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样子,周维清的眼神突然有些迷茫了,要是冰儿能跟在自己身边该多好啊!

    不论是当初他第一次邪魔变觉醒时以上官冰儿做祭品,还是天珠岛那诚仁礼的一夜,都是周维清这一生中记忆最深刻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在他心中没有人能够比你上官冰儿的重要原因。

    上官三姐妹这三胞胎的相貌实在是太相似了,虽然周维清并不愿意让上官菲儿跟着自己,可是,在他内心之中,,每天能够看着上官菲儿在自己身边,就像是看到上官冰儿一样,正是出于这份私心,再加上真怕上官菲儿对上官冰儿说他的坏话,所以,他才留了她在身边。

    姓格的不同,令上官菲儿在周维清面前表现出的是一种别样的美,活泼、泼辣中那份灵动,是上官冰儿所没有的,而上官菲儿也少了上官冰儿那份宁静的柔美,这两姐妹可以说是各有所长。

    夜晚的森林永远不会是平静的,虫鸣鸟叫之声在这片大森林中奏响了一曲曲动听的乐章。

    因为银皇天隼的突袭,周维清特意让林天熬加强了夜晚的巡视,二十一人分成几波,都由原翡丽战队的人带领巡夜。

    事实证明,遇到银皇天隼确实是个意外,这一夜,除了偶尔有几只修为很弱的小天兽搔扰之外,并没有再遇到任何麻烦。

    清晨,简单的吃了些干粮后,众人收拾营帐再次上路。臧浪等十二人展现出了极高的素质,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就已经收拾停当。

    “菲儿,你能肯定这里一定有魔鬼马吗?”刚一上路,周维清就向上官菲儿问道。

    上官菲儿瞥了他一眼,道:“我也不能肯定,原来肯定是有的,不过,这些年被捕捉的那么厉害,天知道还有没有了。”

    周维清顿时瞪大了眼睛,“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要不是你说这边有魔鬼马,我们根本就不会选择这条路。”

    上官菲儿用力的点了点头,道:“有肯定是有的,但我们选择最近的路穿过魔鬼森林,能不能碰到就不好说了。毕竟现在野生的魔鬼马数量越来越少。”——

    周维清突然笑了,从上官菲儿的角度来看,这家伙的笑容怎么看都透着几分阴险。

    “只要肯定有,那就好办了,我们是绝不会空手而归的。”

    上官菲儿惊讶的看着他,“我都没办法肯定找到,你能行?”

    周维清嘿嘿笑道:“只要有,就肯定能行。”

    上官菲儿一脸不服气的道:“不信,打赌。”

    周维清哼了一声,道:“你说话不算数,不跟你赌。”

    上官菲儿道:“不敢赌就说明你根本做不到。”

    周维清瞥了她那小翘臀一眼,道:“先还债,再赌。”

    上官菲儿顿时撅起小嘴,俏脸微红,用只有周维清能听到的声音道:“你想的美,当着这么多人呢。要不,我们先赌了,晚上再还债给你,好不好?”

    周维清怎么看也不觉得她是真诚的打算还债,不过,他一个大男人,也不会真去和上官菲儿计较,呵呵一笑,道:“好,那你想赌什么?”

    上官菲儿道:“和昨天的一样吧,要是我输了,再让你多打十下,你输了,我们就扯平了。”

    听她这么一说,周维清顿时大感兴趣,因为上官菲儿既然这么说了,就证明她很在乎昨天晚上的赌约,也就是说,那份赌注他还是有机会拿回来的。

    根本不给上官菲儿多做思考的机会,周维清立刻点了点头,道:“好,我跟你赌。”

    上官菲儿嘻嘻一笑,道:“你输定了,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够在这诺大的魔鬼森林中找到魔鬼马的存在。”

    周维清神秘的一笑,“那你就看着好了。”一边说着,他在自己胸口的位置上拍了拍,顿时,一道银光亮起,银皇天隼已经展翼而出,从周维清怀中冲出后,直接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银皇天隼毕竟修为惊人,虽然昨天受了重伤,天力也被周维清吸光了,但经过这一晚的休息,体力也恢复了一些,至少不影响飞行了。当然,它想要完全恢复,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周维清摸了摸银皇天隼的头,道:“带我们去找魔鬼马,找最近的,数量要超过二十只。”

    银皇天隼漂亮的红色小眼睛眨了眨,似乎在思考似的,半晌后,它朝着周维清点了点头,已经展翼飞起,飞行在队伍最前方,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上官菲儿的眼神顿时呆滞了,小嘴微张,那样子看上去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你、你耍赖……”上官菲儿不甘的说道。

    周维清老神在在的道:“请问,上官菲儿小姐,我什么地方耍赖了?”

    “你……”上官菲儿一脸愤恨的样子,小脸涨的通红,但她终究是杜撰不出周维清耍赖的证据。

    没有必胜的把握,周维清怎么会和上官菲儿赌呢?银皇天隼最擅长的就是极速飞行,它既然生活在这里,以它的飞行速度,自然是会在各处猎食的。走过的地方自然多的很。只要在这片魔鬼森林中还有魔鬼马的存在,它肯定是见到过的。有它带路,还怕找不到么?

    事实证明,银皇天隼是靠谱的。虽然前行的方向有所改变,但只是一个时辰的工夫,它就已经带着众人找到了目标。

    一条不过三米宽的小溪在魔鬼森林中穿行而过,不远处河边,一匹匹健壮的黑色大马正在喝水和啃食着河边的青草。

    远远的看到这些大马,周维清等人顿时眼睛都直了。不用上官菲儿说,他们也知道,这必定就是魔鬼马了。

    这应该是一个族群,除了少数几匹相对矮小以外,其他基本都是成年的骏马。都是黑色的,比起普通马来,至少要高出半米开外,整体高度超过两米,身长足有近五米,体格极其粗壮,能够清楚的看到有力的四肢纹起的坚实肌肉。

    马的肌肉线条是动物中最美的,更何况是这马中之王了。在纹起的肌肉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角质鳞片,阳光从参差婆娑的树影中撒落,落在它们身上竟然并不反光,但却更能让人感觉到那角质鳞片的质感。

    偶尔有魔鬼马回过头来,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些魔鬼马的眼睛竟然是血红色的,因为鳞片一直覆盖到面部,看上去更是十分狞恶,单是那份气势,已经足以吓到普通马匹了。

    这个马群大月有四十多匹魔鬼马,为首一头,昂然站在那里,只有它没去喝水吃草,只是宛如君王一般,审视着自己的族人。

    这头魔鬼马的身材更要硕大一些,比起其他魔鬼马更加健壮,更为重要的是,在它的额头上,居然有这一个长约半尺的小小独角,眼中的光芒也是金红色的,身上鳞片明显更加厚重,无疑,它就是这群魔鬼马的首领了。

    和这群魔鬼马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周维清等人就已经停下脚步埋伏了下来,林天熬低声向周维清问道,“我们怎么办?这些魔鬼马起码也是尊级下位的修为,而且尤其擅长奔跑,想要全部抓住,恐怕有些难度。”

    周维清眉头微皱,也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他一眼就看中了那匹独角魔鬼马,但想要将这些魔鬼马全部抓住,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大森林的地形四通八达,魔鬼马又生活在这里,路径肯定要比他们熟悉的多,一旦四散奔逃,收获显然就要小的多了。

    正在周维清想着要如何分配才能在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捉到魔鬼马时,在前面带路的银皇天隼已经飞了回来,飘身落在周维清肩头上,一双小红眼睛看着周维清,满是疑惑。

    银皇天隼身为高级天兽,有着相当高的智慧,要不然周维清之前也不会跟它交流,让它带路了。同样是天兽,大黄和二黄明显就没它那么聪明。或许也是因为银皇天隼是以动物和人类的大脑为食物的原因。当然,收服了它之后,周维清决不可能再让它去吃人了。

    “干嘛,小红豆。我可警告你,不许去猎杀那些魔鬼马,我是要捉来当坐骑的。真是麻烦,怎么才能在不伤害它们又确保我们安全的情况下活捉这些魔鬼马呢?”

    肩膀上一动,周维清有些惊讶的看到,被他命名为小红豆的银皇天隼突然垂下头,砸到了他的肩膀上,顿时吓了他一跳,以为是小红豆伤势发作了呢,赶忙一把将它抓下来仔细看看。

    “哈哈,它是在鄙视你呢。”上官菲儿本来输了赌约,是很郁闷的。此时看着小红豆的样子,却笑了起来。

    “鄙视我?”周维清不明所以的看向上官菲儿。

    就在这时,小红豆突然在周维清手中轻轻扭动了一下,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直接升入空中,双翼展开,就那么悬浮在那里,仰天发出一声厉啸。

    别看银皇天隼个头不大,这叫声却是极其响亮而尖锐的,强烈的穿透力令周维清等人都有种心神俱颤的感觉。

    正在小河边悠闲的吃东西饮水的魔鬼马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大乱,那几只幼年魔鬼马几乎是一瞬间就瘫软在地,成年的魔鬼马也都抬起了头,一个个红眸中流露出惊慌失措之色,虽然距离还比较远,但周维清等人却依旧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些壮硕的魔鬼马中,除了那只独角魔鬼马以外,每一只的腿都在剧烈的颤抖着,看那样子,竟是连奔跑的力气都没有了似的。

    独角魔鬼马在这个时候就显示出了它身为首领的实力,仰着头,不断发出一声声低吼,站在最前面,脖子上的黑色鬃毛乍起,右前蹄不停的在地上刨着,即使是它,也流露着强烈的不安。

    “这样也行?”周维清目瞪口呆的自言自语道。先前他还不相信上官菲儿的话,但这会儿他是信了,很显然,刚才的小红豆就是在十分无语的鄙视他。

    天兽直接的等阶比人类社会还要分明,上位天兽很容易对下位天兽产生威压,只有一些极为特殊的天兽是例外。

    银皇天隼小红豆虽然还为提升到天王级,但对于这些魔鬼马来说,它的等级还是要高的太多了。更何况,银皇天隼在天兽的世界中,本就是如同恶魔一般的存在,哪怕是同级别天兽,也绝不愿意去招惹它,因此,它这一生厉啸所产生的威压就更要强烈的多。

    事实上,如果它想要杀死这些魔鬼马,包括那只独角的,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魔鬼马身上的角质鳞片防御力虽然不错,但在它的那几大技能面前比纸糊的也强不了多少。

    “我也试试。”有了银皇天隼的表演,顿时令周维清想起了当初他和上官冰儿一起遇到草原天狼群时的情景。

    他迈开大步走了出去,身体在前行的过程中,一股充斥着阴冷、邪恶、霸道的气息已经从他身上快速蔓延出去,与此同时,他身上的肌肉快速纹起,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上,黑灰色的虎皮魔纹宛如活了一般律动着,尤其是额头上的巨大王字,以及右脚上的变化更是明显。可控邪魔变已经施展了出来——

    朝着魔鬼马的方向,周维清挺起胸膛,一声宛如猛虎出山一般的怒吼已经响起。

    以林天熬为首的所有人,在这一刹那只觉得周围魔鬼森林中,仿佛有一股飓风升起一般,那凛冽的气息,令他们的背脊都有些发冷,明知道那是周维清发出的一声怒吼,可是,他们却恍惚的感觉到,一头充满了无限威严的巨虎就骄傲的站在那里,令万物为之臣服。

    之前还能勉强站立的魔鬼马群,在听到了这声虎啸后,顿时如同割麦子一般倒了下去,周维清的天力修为虽然不高,但他在邪魔变之后身上散发出那股暗魔邪神虎的气息却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哪怕是银皇天隼都要为之颤栗,更何况是这些魔鬼马了。

    噗——,独角魔鬼马最后一个倒下,不同的是,它是两只前推跪倒,就像是跪拜一般,眼中充满了惊恐之色。

    周维清哈哈一笑,身体骤然加速,右腿在地上重重一踏,发出一声轰鸣,几个起落,已经到了河边,毫不客气的翻身上马,直接跳上了独角魔鬼马的后背。

    没有任何的反抗,伴随着周维清的接近,他身上那股强大的邪恶气息更是压制的这些魔鬼马不敢有丝毫动弹。

    周维清的邪魔变已经有了第二次的进化,对于一切宗级以下天兽,都有着强大的压制能力,这独角魔鬼马也不过是尊级上位而已,再加上银皇天隼的配合,还怎么顶得住?

    看到这一幕,原属翡丽战队的众人还好一些,毕竟,他们曾经见证过的奇迹远不止于此,但臧浪等十二人却都在那里吞咽口水,这就是他们选择的老大啊!他真的是人类么?那强悍的气息究竟是什么?他们毕竟不是出身于天珠学院的,除了身为天珠师的臧浪隐约猜到周维清施展的是邪魔变之外,其他人根本不清楚为什么周维清身上会有这样的变化。

    接下来的一切就简单多了,有着周维清和银皇天隼的双重压制,整个魔鬼马群全部三十八匹魔鬼马被全部抓住,连其中的三匹小马驹都被擒。

    除了每人分得一匹之外,剩余的魔鬼马周维清都交给了林天熬,让他将其收入一枚能够储存活物的空间戒指中。他自己则骑着独角魔鬼马,那叫一个得意。

    周维清的身材在人类中已经算是相当高大的了,但骑着这独角魔鬼马,他却依旧感觉到自己的身材有些瘦小,跨下的独角魔鬼马给他一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双腿夹着马腹,立刻就能感觉到独角魔鬼马有力量回馈,只要他的腿部肌肉微微一动,这独角魔鬼马就会按照他的心意行动。

    没有反抗,面对周维清那高高在上的上位气息,独角魔鬼马很老实的选择了臣服。就像是一只普通天兽遇到雪神山神圣天灵虎一般,对它来说,臣服于这样的一个上位者,是它的荣耀而不是耻辱。

    最兴奋的其实要数乌鸦了,她的体重异于常人,普通马匹根本不可能长时间支持的住,但骑上魔鬼马就不一样了。对她那六百多斤的体重,魔鬼马似乎没有太大感觉似的。周维清又特意为她挑选了一匹最为健壮的,乌鸦再挥舞着她那对乌金屠神斧,简直就像是一个女霸王似的。

    魔鬼马的马蹄和一般马匹也有区别,非常硕大,能够行走于绝大多数地形,骑在马背上十分平稳,甚至可以用舒适来形容。

    降服了这些魔鬼马之后,周维清等人抵达中天地过北疆的时间足足提前了接近三天。

    天北城,位于中天帝国北疆偏西。乃是中天帝国北部重镇之一,在中天帝国北部重镇中的重要地位仅次于中北城。

    中天帝国为了对抗万兽帝国,在北方一共建立了三座超大型城市,分别是位于北部中央,最为重要的中北城,位于北部西侧的天北城和位于北部南侧接近于宝珀帝国的宝北城。

    这三大城市一字排开,与毗邻的几十座规模较小的城市形成了一道纵深防御网。在这三大城市中,也储存有大量的物资,专门用于前线作战。

    这三座城市在建造的时候,就是以建造要塞的方式进行的,单论防御程度,甚至还要超过中天帝国首都中天城。

    天北城是这三座城市中最为接近万兽帝国边疆的一座,天北城外,驻扎着中天帝国第四、第七、第八三大军团总共三十余万大军。

    周维清他们是步行进入天北城的,魔鬼马太容易引人瞩目了,他现在的身份又十分敏感,这次完全是要隐瞒身份加入中天帝[***]队的,自然不能大张旗鼓。

    此时,周维清的队伍已经少了十二个人,臧浪和翡丽皇家军事学院的学员们已经都不在了。

    出了魔鬼森林后,周维清就让他们去了中北城方向。去那边参加中天帝[***]队,而不是跟在他身边。

    周维清给臧浪他们的任务是,分别加入中天帝[***]队,以臧浪为主,但不能轻易联系,尽可能的在军队中锻炼自己,展现自身才能,快速成为中天帝[***]队中的军官,每个人都要培养最嫡系的、能够完全掌控的一部份军队,等待周维清的命令。

    这是周维清早就计划好的,如果让所有人都跟随在他身边,目标太大,他们这一群二十几人都是天珠师、御珠师,不引起怀疑才怪呢。而且,臧浪他们都是翡丽皇家军事学院最优秀的学员,虽然没有正式毕业,但也和毕业差不多了。可以说,每个人都是优秀的指挥官人才,如果让他们在一起的话,就很难发挥出各自的全部能力。只有分散加入军队,各自在不同的军队中展现自己,才能更好的锻炼他们,并且发挥出最大的作用。臧浪这十二人,就像是十二枚棋子一般,被周维清埋入了中天帝国北疆军队之中。

    这些事连上官菲儿都不知道,毕竟,周维清这样的行为可不是对中天帝国多么有利的。他是悄悄吩咐了臧浪他们后,让他们离开的。

    “这就是天北城么?好一座恢宏的城市。”林天熬赞叹道。

    天北城的外表没有以前他们见过的其他大城市那样漂亮,城墙通体呈现为灰褐色,但是,那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城墙却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厚重感,仿佛它永远都是坚不可摧的一般。

    城墙高度足有百米开外,厚度多少无法目测,巨大的城门高度就超过八米,宽度更是达到了二十米开外,足以容纳二十骑并行而出。一共三座同样大小的城门一字排开。

    周维清也站在那里看着眼前厚重的城墙,他此时的眼神中流露着几分凝重。

    上官菲儿站在一旁,看着周维清的侧脸有些失神,那天又输了赌约后,她终究还是又耍赖了,至今还欠着没还债呢。周维清也没逼她,只是经常会逗弄她几句。

    这是自己的妹夫啊!这个坏家伙。可是,他现在为什么看上去有些不一样了,来到这天北城前,他整个人的气势仿佛都变了,并不像别人站在城前那样显得渺小,反而有一种要将这座城市吞掉一般的感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官菲儿已经完全没有了想要报复周维清的心思,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自己应该多帮帮他,不要让他看上去这么情绪这么沉重。她还是喜欢他笑的坏坏的样子。

    喜欢他?上官菲儿心中骤然一惊,不行,我,我怎么能喜欢他?他是我的妹夫啊!

    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惶恐,她下意识的向周维清问道:“周小胖,都到了天北城了,你打算怎么办?”

    周维清道:“参军。”

    上官菲儿眉头微皱,道:“你真的要带着大家参加我们中天帝[***]队么?”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不是带着大家,是我一个人。”

    “你一个人?”这一下,连林天熬都惊讶了。

    这一路上,周维清并没有将他的想法说出来,林天熬一直都以为,他是要带着众人一起参加中天帝[***]队,争取在中天帝国达到一定地位后,再借势复国。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们这么多人,一同加入军队目标太明显了。中天帝国乃是大陆第一强国。军队中必定是强者如林,想要隐瞒我们的实力是不可能的。而我们这么多天珠师一起加入军队,怎么会不让人怀疑呢?因此,要加入中天帝[***]队的,只有我一个。”

    “稍后,我们在天北城内找个地方先住下来,林大哥,你负责在天北城购买一栋大一些的房子,然后带着大家就留在天北城内修炼,等我的消息。等我在军队中有了一定地位,能够拥有自己的亲兵时,再让你们也加入进去。那时就没什么问题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