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二十章 斗军赛场

    望着那连绵起伏的军营,上官菲儿看向周维清,“周小胖,我们选择哪一座军营去投奔?”

    周维清道:“去哪里还不都一样,找个最近的就是了。”

    两人收起魔鬼马,大步朝着最近的一座军营处走去。

    离得近了,他们发现,在大约每五百米左右的军营外,都有一座特殊的建筑。建筑是圆形的,看上去相当不小,占地直径足有一百米,但建筑构成却非常简单,只是一块块大石头修葺而成,上面也没有封顶。只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有不少士兵在这原型建筑处进进出出。

    周维清心中一动,这应该就是那所谓的斗军赛场了吧。

    距离军营渐渐的近了,突然,斜刺里一队十人组成的轻骑兵风驰电掣一般冲了过来,一直到他们近前才停下。

    这些轻骑兵都是一身轻便的皮甲,腰上挎着斩马刀,背着长弓,马鞍两侧各自悬挂着两壶羽箭,就连马匹的头部也有皮甲保护,再加上中天帝国特有的蓝色军服,看上去一个个英姿飒爽,更带着几分浓郁的彪悍气息。

    “站住。”为首一名轻骑兵向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大喝一声,“军营重地,不得靠近。”

    周维清赶忙堆起他那憨厚的笑容,“这位大哥,我们是来参军的。”

    “参军?”那轻骑兵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点了点头,道:“看你这身材倒是还行,他就差了点。”被他说成差了点的自然就是身材纤细的上官菲儿了。

    上官菲儿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样评论过,顿时气往上撞,不过,没等她发作,周维清赶忙一把拉住她的小手,轻轻的捏了一下。

    尽管上官菲儿知道这是周维清在提醒自己,可被他拉住小手,她的心跳还是一下就加快了许多。周维清的手很热,手掌厚实,被他握住,不知道为什么,上官菲儿有种十分安心的感觉,到了嘴边的话也就咽了回去。

    “你们跟着我们来吧。”那名轻骑兵掉转马头,朝着军营的方向缓步而行。周维清赶忙拉着上官菲儿跟了上去。加快步伐。

    在这队轻骑兵的护送下,他们很快就来到了距离最近的一座圆形建筑前,那轻骑兵停了下来,翻身下马。

    “十六师团的兄弟,谁在呢?”他朝着那圆形建筑的入口处喊了一声。

    顿时,接连三、四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同样是步兵,他们也是一身皮甲,但却要厚重了许多,手中的武器也是长矛而不是轻骑兵的斩马刀了。

    “什么事?”一名身材高大的步兵迎了上来。

    那轻骑兵朝着周维清和上官菲儿的方向努了努嘴,道:“这两个年轻人想要参军。交给你们了。”

    高大步兵哈哈一笑,道:“多谢。你们跟我来吧。”一边说着,他朝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招了招手。

    此时周维清已经松开了上官菲儿的手,毕竟,在外人眼中他们可是两个男人,拉拉扯扯的岂不是要让人误会么?

    竟是在这圆形建筑中报名,周维清顿时有些兴奋,赶忙跟了过去。让他注意的是,那几名步兵竟是很自然的将他们两人围在中央,看那意思,对他们似乎并不放心似的。

    刚一步入那圆形建筑,周维清和上官菲儿顿时感受到一股极为热烈的气息从里面传出。

    这圆形建筑内的布置可以说是十分简陋,周围一圈,是由低到高的铁架子,结构倒是十分牢固,只是也太简单了一些。但此时却是坐满了人。中央则是一片很大的空地,除了中央区域有个大约三十平米左右,由石头修葺而成的圆形平台外,其他地方被分成十个区域,此时正有不同的人在那里战斗着。

    欢呼声震耳欲聋,有加油的,有叫骂的,更多的是听不清的呐喊声。

    就连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刚一来到这里,情绪都被感染了,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带他们进来的高大步兵笑道:“怎么样?我们的斗军赛场不错吧。来吧,你们先过来报个名,要是有兴趣到赛场里玩玩我们欢迎。咱们十六师团最尊重的就是勇士。”

    一边说着,他带着两人来到赛场边缘一处有着几张桌案的地方,径自走到后面坐了下来,从桌案下拿出一个厚厚的大本打开。

    “一个一个来,姓名。”

    “周小胖。”周维清依旧沿用了他的假名。接下来就是一番简单的登记了,周维清和上官菲儿都将自己的国籍登记为中天帝国。

    很快结束了登记,那高大士兵将两个十分简陋的铁质号牌递到他们手中,道:“好,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是我们十六师团的人了。有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我先跟你们说一下。我们十六师团隶属于帝国第七军团,整编十个营。虽然你们现在已经参军了,但要根据你们的能力进行分配。要是你们能力太差的话,被分配去当火头军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你们要努力了。”

    “参军考核很简单,待会儿你们要各自去参加一场斗军赛场的初级比赛,获胜了,就算你们通过考核。要是能多赢几场的话,就有可能成为更好的兵种,甚至不用参加新兵训练。最好的自然是重骑兵,不过,那就要经过培训了。”

    周维清一脸好奇的问道:“这位大哥,您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斗军赛场的规矩。我在天北城的时候听人说过,在斗军赛场内要是能够获得好成绩还能当军官呢。”

    高大士兵笑了,有些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道:“兄弟,想当军官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在咱们这斗军赛场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通过这道捷径一步登天,但真正成功的却是少之又少。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给你说说。每个师团的斗军赛场情况都差不多。”

    “你也看到了,咱们这斗军赛场分为十个小场地和中央场地,外面的小场地是任何人都可以参加的。也就是我刚才说的初赛,只有在初赛中连续获得十场胜利的人,才有向上挑战的资格,所有比赛都不许使用武器。获得十场胜利后,也可以直接成为一名小队长。接下来是中级挑战,咱们师团的斗军赛场内,一共有二十位中级擂主,会通过抽签与获得初赛十场胜利的人进行比赛。如果挑战者能够战胜五名中级擂主,那么,直接就可以成为一名中队长了。那可就是统驭百人啊!并且拥有挑战咱们师团总擂主的权利。懂了吗?”

    周维清道:“那要是赢了总擂主呢?就能当营长了吧。”

    高大士兵哈哈一笑,道:“小伙子,不要好高骛远,你还想赢总擂主?别做梦了。走吧,我带你们去参加初赛。”

    在那高大士兵的带领下,周维清二人跟着他来到了那十块初赛场地其中之一,高大士兵停下脚步,道:“在初赛中,获得一场胜利可以得到一个银币的奖励,参赛者可以进行押注,但每次也只能压一个银币,观战者是不能押注的。懂了么?”

    周维清点头道:“明白了。”

    高大士兵道:“那你们等着,我安排你们尽快上场,先做好准备吧,我提醒你们,咱们这里的兄弟们可都是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在初赛场地旁边,有专门几个人在那里负责组织,其中有两个头上带着头盔,一身锁子连环甲,头盔上有红色羽毛。

    中天帝[***]职从头顶上的羽毛就能分辨出来,按照彩虹的颜色,由低到高,赤橙黄绿青蓝紫,拥有羽毛最低的是中队长。也就是说,那两名头盔上带有红色羽毛的,就是两个中队长职务的低级军官。

    高大士兵毕恭毕敬的向那两名军官汇报着,其中一名军官点了点头,似乎说了些什么。

    一会儿的工夫,那高大士兵就已经回到周维清二人身边,道:“跟我来吧。”

    此时,正好是比赛间歇,这个初赛场的前一场比赛刚刚结束,场地空了出来。

    高大士兵将周维清二人带到那两名中队长面前,这两位拥有中队长军职的军人看上去都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材十分魁梧,虽然没有林天熬、乌鸦、马群他们那么夸张,但也和周维清差不多了。

    看到周维清健壮的身材,两名中队长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其中一人道:“下场试试吧。上两个兄弟,陪新人玩玩,下手轻一点,别伤了这两个新兵蛋子。”

    周维清向上官菲儿使了个眼色,上官菲儿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他是在提醒自己不要露出太多能力。瞪了他一眼后,率先走入了初赛场地之中。

    看到先下场的是体型纤弱的上官菲儿,左侧那名中队长点了点头,道:“不错,勇气可嘉。给他一身护具。”——

    旁边有士兵递过来一身包括头盔的加厚皮甲。

    上官菲儿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需要,而她的对手这个时候也已经来到了场地之中。

    那是一名身材十分健壮的青年,全身都迸发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鼓胀的肌肉将军服撑起,显得英气勃勃。

    “小兄弟,放心吧,哥哥会手下留情的。怎么说咱们也是一个师团的。”青年哈哈一笑,向上官菲儿说道。

    上官菲儿哼了一声,也不多言,向对方勾了勾手指,道:“来吧。”

    青年笑道:“呦,还挺嚣张的。哥哥来了。”一边说着,他一个箭步就朝着上官菲儿扑了上去。

    周维清站在场边冷眼旁观,他一眼就看出,这名青年是没有天力的,但是,他的身形却相当矫健,从体型上看,力量也是不弱。比起普通人来那是要强得多了。

    那青年显然是久经战阵的,一个箭步来到上官菲儿面前,左手向上虚晃,似乎是要击打上官菲儿面部,实际上则是为了吸引她目光的注意,右手则是飞快探出,直接抓向上官菲儿胸襟。

    正向他说的那样,他没打算伤害上官菲儿,只是想抓住她,将她摔出去。

    看到他的动作,周维清就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心中暗道,这兄弟惨了。他虽然没有恶意,可他怎么也不会知道,他所面对的是个女人,而抓向一个女人的胸襟,而且这个女人还有着浩渺小魔女的称号,他怎能不惨呢?

    上官菲儿是什么修为,岂会被对方这一点虚招晃到了?眼看对方竟然抓向自己胸襟,顿时大怒,不退反进,身体向前一探,整个人在空中微微一扭,双手同时探出。

    那名之前还未曾将她看在眼中的青年只觉得两只手肘同时一麻,紧接着,他那高大的身形已经凌空而起,一阵天旋地转中,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原本站在外围,等待看好戏的一众士兵们顿时全都呆住了。上官菲儿的动作极快,根本没人看清楚她是如何做到的。似乎只是两道人影一交错,那青年士兵就已经被重重的摔倒了。

    即使是那两名中队长也只是感觉到上官菲儿并没有使用天力,完全是肉搏的手段而已。

    “好功夫。看来咱们十六师团又要多一名勇士了。”左侧的中队长率先鼓起掌来。

    上官菲儿看都没看那被她摔倒在地的青年一眼,已经走回了周维清身边。直到她走回来,那名青年士兵才期期艾艾的爬了起来,以他那一身肌肉虽然不至于受伤,但也被摔了个七荤八素,关键是,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败的。一脸羞惭的跑到一边去了。

    中队长向上官菲儿伸出大拇指,道:“真没看出来,小兄弟身材单薄却有着一身好功夫,再来一场不?这次派个厉害点的给你。”

    上官菲儿摇了摇头,一脸乖巧的样子,道:“我只是跟着我家少爷一起来参军的,只要一直能跟在少爷身边就行了,我不算什么,我们家少爷才是真的厉害呢。”

    看着他那老实的不能再老实的样子,周维清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他自认为自己的演技不错了,可和此时的上官菲儿相比,那简直就像是一个跑龙套的跟影后对比啊!这妞不只是易容术强大,这演技也比自己强了不止一筹啊!还好她是按照自己说的做了,不然她要是闹起来,可就真麻烦了。

    周维清对上官菲儿的印象有好了几分,至少这姑娘还是识大体的。

    “哦?”两名中队长的目光顿时都落在了周维清身上,都流露出一副大感兴趣的样子。

    周维清呵呵一笑,一脸憨厚的道:“家道中落,除了我这小跟班还肯跟着我以外,家里没别人了,所以才来参军。”

    右侧的中队长表情相对严肃一些,“说别的都没用,下场露两手给我们看看,只要你真的有本事,在咱们十六师团是绝不会被埋没的。”

    “好。”周维清痛痛快快的答应一声,就走进了初赛赛场。

    当他走入赛场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有种奇异的感觉,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参军了,当年,他在天弓帝国参军的时候才不过十三、四岁,尽管在军营中时间不长,但那段经历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和上官冰儿在一起的时候。

    看着周维清走入场地,两名中队长对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他们是负责看管这片初赛场地的,士兵们出场比赛的顺序自然也由他们进行安排。

    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士兵一个纵跃就已经跳入场地之中,他的眼神就要比之前那名青年沉稳的多了,一瞬不瞬的注视着周维清,似乎要将他所有行动都看在眼中似的。

    中队长大喝道:“开始吧。”

    那名青年士兵没有直接向周维清扑过来,而是脚下一个垫步,横向挪移开来,绕着周维清走着,寻找着他的破绽。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不用那么麻烦,我破绽有的是。”一边说着,他竟然就那么张开双臂,全身破绽百出。

    青年士兵眼看周维清这么轻视他,眼底顿时流露出几分怒色,身形一闪,已经朝着周维清扑了过来,他的动作十分迅疾,似乎还带着一些微弱的天力波动,用人体最坚硬位置之一的手肘,直接撞向周维清胸口。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面对他的攻击,周维清根本没有闪躲,依旧保持着双臂张开的样子,竟然就那么露出自己的胸膛让对方撞击了上来。

    砰的一声闷响,有力的手肘狠狠的撞在了周维清的胸肌上,但那名青年却已是大惊失色,因为他只觉得自己的手肘就像是撞在了一块铁板上似的,剧烈的反震力令他整条手臂都已经麻痹了。

    直到这个时候,周维清才有了动作,他那张开的双臂向内一合,顿时抓住了那名青年士兵的肩膀,轻而易举的将他举了起来,双手更是捏着他的肩井穴,令他全身酸软动弹不得。

    “你不是我的对手。下一个。”一边说着,周维清已经将他重新放在地上。

    斗军赛场上,每天至少也要进行各几十场比赛,在非战时,军队都会有轮休,轮休的士兵大部分时间都会在这里。可是,周围观战的士兵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比赛的?不闪不避的让对方打一下,然后把对手抓起来,比赛就结束了。一点观赏姓都没有,顿时,周围已是嘘声四起。

    两位中队长的眼力显然要比普通士兵强的多了,看似简单的比赛中,却蕴含着几分特殊的味道。

    那名青年士兵的实力他们是很清楚的,本身就有着一重修为的天力,虽然没能成为天珠师,但比普通人还是要强一些的,更何况他是用自己的手肘发动攻击,那一下的冲击力,至少也有上百公斤,而且还是撞击在胸口位置,换个人,就算有几重天力护体,恐怕也绝不会舒服。

    周维清用这种战斗方式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对手,在两名中队长看来,只有两种可能,一个,就是周维清天生铜皮铁骨,抗击打能力极强,另一个,自然是他身为御珠师了。

    “再上一个。老莫,你去。”

    “是。”

    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士兵蹿了出去,他的身材可就不是那么高大了,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的他,在周维清面前就像是个小孩子似的,身材瘦小,但行动却是相当灵巧。

    斗军赛场内本就没有太多的规矩,他只是向周维清微微一抱拳,身形一闪,身体就已经贴地朝着周维清冲了过去。

    眼看即将到周维清身前的时候,这名叫老莫的士兵却突然横向一闪,脚尖点地,十分滑溜的蹿到了周维清身后,腾身跃起,双手直接劈向周维清的脖子。这几下不但动作敏捷,而且非常协调。

    可惜,他遇到的是周维清,周维清根本没有回头,身体向后微微一靠,任由对方双掌劈在自己脖子上,就在对方手掌接触到自己脖子的一刹那,他已经同时抓住了对方的手。以他的感知能力,做出这样的判断简单的很。

    下一刻,那瘦小枯干的老莫已经被他单臂前抡,狠狠的砸向身前地面,而就在老莫身体即将与地面接触的一瞬间,周维清却伸出右脚,脚尖在他屁股上轻轻一点,卸掉了冲力,将他送出五码之外。

    人家明显是手下留情了,老莫顿时一脸通红的退了下去。

    连胜两场,这一下周维清可是引人瞩目了,他的战斗方式十分直接,但却又极其有效。没有任何花哨的动作,再简单不过了。你打他一下,他一把抓住你,战斗结束,就这么容易。

    可是,两名中队长却有些犯难了,被一个新兵在他们看管的初赛赛场上如此叱咤风云,总是令他们不太爽,可是,派谁上呢?——

    可是,两名中队长却有些犯难了,被一个新兵在他们看管的初赛赛场上如此叱咤风云,总是令他们不太爽,可是,派谁上呢?

    “好力气,我来试试。”正在这时,一声大喝响起。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一名士兵,大踏步的走进了初赛赛场。

    “谁让你上去的。”两名中队长几乎是齐声怒喝,不过,他们的声音很快就止住了,眼中都流露出了惊讶之色。

    周维清朝对方看去,只见那也是一名步兵装束的士兵,只不过,和之前他见过的士兵有所不同的是,他身上没有皮甲,就连身上的军服都显得破破烂烂的,头上只有一层薄薄的青茬,满脸横肉,高大的身材宛如一座山似的,身高足有两米开外,敞开的军服能够看到他胸口处一个狼头刺青。除了彪悍以外,他更是一身的匪气。

    此人一摸头上青皮,凶睛光芒闪烁,正盯视向那两名中队长,正是被他这一看,那两名中队长才住口的。

    周维清的听觉很好,他隐约听到有人在说,“是痞子营的人。”

    痞子营?中天帝[***]队还有这么个编制?

    不等他多想,那青皮壮汉已经朝着他勾了勾手指,“小子,你很有力气么?来,哥和你比比力气。”一边说着,他已经大踏步的走向周维清。

    “住手。”那两名中队长几乎同时冲入场地之中,挡在周维清面前。

    左侧中队长向那壮汉沉声喝道:“青狼,你打算在我们十六师团闹事?”

    青狼撇了撇嘴,道:“怎么?你们十六师团怕了还是出不起那一个银币,连个新兵蛋子都解决不了,正好老子手痒了,帮你们解决一下多好。少跟我面前装大头蒜,比军职,老子也和你们一样。不敢应战的话,你们十六师团在这里的人集体向老子喊一声:青狼大哥,我怂了,老子拍拍屁股,立刻走人。”

    两名中队长大怒,正当他们要开口的时候,周维清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两位队长,让我试试吧。”

    两名中队长同时回头看向他,一时间眉头大皱,右侧中队长道:“痞子营的人下手很黑。你小心了。”在这个时候,他们为了十六师团的荣誉也不能再阻止这一战。输掉比赛不可怕,可怕的是被人家从背后戳脊梁骨。

    目送着那两名中队长退开,青狼撇了撇嘴,“什么玩意儿,装什么装。还不是老子的手下败将。小子,来吧。”

    一边说着,他向周维清勾了勾手指。

    周维清丝毫不怒,脸上反而又流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憨厚笑容,就像普通人一样,朝着那青狼走去,“小心,我来了。”

    两人之间的距离本就不远,几步迈出,他就来到了那青狼面前,没有任何多余的花哨动作,一记直拳,直奔对方面门砸去。

    青狼冷笑一声,他嘴里虽然说着要和周维清比力气,可真动起手来,却一点比力气的意思都没有,身形微微一侧,让开周维清这一拳,左手如同鞭子一般,抽向周维清右臂臂弯处,同时一个进步,右脚踩向周维清双腿之间,右手手肘狠狠的砸向周维清的侧脸。

    这青狼一动手,立刻就有一股凶悍之气扑面而来,而且从他的动作就能看出,他是相当擅长近战的。

    面对青狼这一连串的动作,周维清的应对依旧很简单,上官菲儿可以说是他的近战老师,上官菲儿教过他,在近战的过程中,时刻都能分出胜负,一定要化繁为简,以最简单直接的动作攻击对手最脆弱的地方,争取一击制胜。

    虽然和上官菲儿相比,周维清的近战水平还差得远,但这些天他也没少挨揍,可不是白白被打的,从上官菲儿身上,他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挥出那一拳闪电般收回,再次横向扫出,这就是周维清的应变,除此之外,他没有任何其他动作。

    右手与对方的抽向他臂弯的左手碰撞在一起,观战的士兵们只听到砰的一声,那青狼所有多余的动作都失去了效果,因为,就被周维清这么一扫,他整个人已经横跌了出去,足足跌出三、四码,才勉强站稳。他对周维清做出的那些攻击自然也就随之失效了。

    青狼的凶名很多人都知道,在这场比赛开始之前,根本就没有人看好周维清,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当比赛真正开始后,一上来就占了上风的居然是这个一脸憨厚的新兵。

    青狼被周维清一巴掌拍飞,也是愣了一下,他怎么也想不到,以自己的实力竟然会被对方以这样的方式给震退了。

    眼中凶光明显变得强盛起来,在他右手手腕上,四颗闪耀着冰种翡翠与黄翡融合的体珠悍然释放。竟是一名四珠级别的体珠师。他所擅长的乃是力量与防御。

    四珠级别的体珠师,这放在任何一支军队中,都是相当强悍的存在了,这也是为什么之前那两名中队长对这青狼十分忌惮的缘故。

    眼看他竟然释放出了自己的体珠,两名中队长同时怒喝出声,按照这里的规矩,如果对手不是御珠师,是不允许使用体珠、意珠来进行增幅自身的。

    青狼的动作很快,释放出四颗体珠的一瞬间,他就已经扑向了周维清,有着四颗体珠的增幅,就算是他不使用任何凝形武器,在力量和防御上,也都比之前强了不知道多少。

    被周维清这么一个新兵一巴掌拍飞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务必要一击制胜挽回颜面。

    除了上官菲儿以外,几乎所有人都在向周维清喊着小心,在他们眼中,释放出体珠的青狼实在是太可怕了。但是,他们意料之外的结果却在下一瞬间就已经出现。

    砰的一声巨响,青狼那充满力量的扑击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以比扑出时更加迅疾的速度倒飞而出,这一次,足足飞出十余码,直接出了场地,才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另一边的周维清,只是做了一个简单的收腿动作,很明显,青狼是被他这一脚踢飞的。

    两名正要冲上去的中队长瞬间止步,面面相觑之下,他们仿佛都看到对方额头上有一颗大大的汗滴在向下滚落。

    周维清能够一脚击败青狼,并不是他们最惊讶的地方,毕竟,在中天帝国北疆大军中,以青狼的修为,还远远排不上名次。但重要的是,刚才周维清出腿的时候,他们分明没有感觉到半分天力波动,也就是说,他是完全凭借着力量,一脚踹飞青狼的。这个就可怕了,要多大的力量才能击溃一名四珠修为、还有力量增幅的体珠师?

    青狼趴在地上,挣扎了半天才勉强爬起来,再看周维清的眼神已经产生了不小的变化,这家伙倒是能屈能伸,做出了准确的敌我判断之后,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走,丝毫没有停留,甚至连狠话都没留下一句。

    顿时,这边初赛场地已是一片欢腾,欢呼声足以引起其他九处场地的注意了。在这些士兵们眼中,周维清乃是他们十六师团的人,凭借一己之力击败青狼,那可是给十六师团争得了大大的脸面。

    两名中队长来到周维清面前,不约而同的向他伸出大拇指,“兄弟,你这力量可真是天赋异禀啊!好样的,给咱们十六师团争光了。”

    周维清心中暗道,我来参加这斗军赛场的比赛可不是争光来的,脸上依旧是憨厚的笑容,“队长,那就继续吧。不是说连续获得十场比赛胜利就能做小队长么。”

    那两名中队长对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左侧中队长道:“以你的实力,做个小队长那是绰绰有余了,我这里就先通过了,这样吧,你到我们中队来,我直接给你个小队长的位置。这十场初赛就不需要继续了。”

    “喂,这小兄弟是应该加入我们中队的,小队长我们中队也一样有空位。”

    没等周维清开口,这两名中队长已经争了起来,谁不希望自己的属下中有这么个强力的小队长。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两位队长,你们先别争了,既然你们同意我通过初赛的十场比赛,那么,我想试试挑战中级擂主的比赛,你们看可以么?”

    “嗯?你要挑战中级擂主?”两名中队长的争吵顿时停了下来,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也变了变。

    左侧的中队长道:“兄弟,你可要想好了,所有的中级擂主都是御珠师的身份,甚至还有天珠师。你的力量虽然不错,但中级擂主的实力都很强,那个青狼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他也只是能够在初赛中逞能而已,到了中级擂主这个级别,可不是单凭力量就能获胜的。”

    周维清挠了挠头,道:“我想试试。”

    “好吧,既然如此,你在这里等着,我要上报一下,然后进行抽签。已经有些曰子没人挑战中级擂主了。必须要看看今天又几位中级擂主在,再从他们中抽取你的对手。兄弟,勇气可嘉,希望你能有所建树吧。”

    说着,两名中队长安排了一下后面的初级赛场比赛后,就急匆匆的走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