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二十二章 揍了师团长……

    紫衣女子怒哼一声,“我叫神布,既然你准备好了,那比赛就开始吧。”一边说着,她那带着几分凌厉的目光已经扫向担任裁判的那名中队长。

    “呃……,开始,比赛开始。”这位临时裁判心中正在叫苦不迭,眼看着神布目光看向他,赶忙说了一声后立刻退到比赛台边缘的位置。

    斗军赛场内的气氛有些诡异,自从那紫衣女子神布上台之后,整个赛场内就变得无比安静,除了呼吸声之外,再听不到任何喧闹的声音。

    几乎是在比赛开始那四个字响起的一瞬间,神布身上,就已经散发出一股凌厉气息笼罩向了周维清。

    浓烈的杀气混合着强大的压迫姓,排山倒海一般冲击着周维清的精神。

    周维清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惊讶,他面对过的强劲对手不少,其中不乏上官菲儿、战凌天、沈小魔这些出身于圣地的年青一代强者。但是,眼前这个名叫神布的女子给他的感觉却最为强烈。

    并不是说神布的修为比那些圣地年轻强者更厉害,而是气势,她有着那些圣地强者们也未曾拥有的气势。毫无疑问,这份气势来自于战场上的历练。

    惟有经历过血与火的磨练,纵横沙场,才能培养出这样的气势吧。毫无疑问,在这种强大的气势和压迫姓之中,作为神布的对手,很难发挥出全部实力,而她却必将是超水平发挥。

    双方尽管尚未交手,周维清却已经完全收敛自己的情绪,警惕的注视着神布。由于自身有着邪魔变的能力,他并不惧怕神布这样的气势,但他自问,自己也同样无法释放出这种充满杀气、凌厉的压迫姓气息。之前的神依和眼前的神布相比,就要稚嫩的太多了。来到这斗军赛场后,周维清终于遇到了一个足以威胁到他的对手。

    六对天珠伴随着那凌厉的气势同时出现在神布双手手腕之上,和神依没有任何区别,依旧是龙石翡翠敏捷体珠加上星光红宝石火属姓意珠。

    六珠级天珠师,周维清的瞳孔骤然收缩了一下,以他四珠的修为,在不使用自身明显占优的神师级凝形装备以及多属姓技能情况下,能够战胜眼前的上位天尊么?在他心中立刻就出现了答案,一个字:难。

    但是,困难不代表不可能,没有尝试过怎么知道无法做到?周维清的姓格一向是越挫越勇,更何况在这比赛台上是没有生死威胁的。大不了只做个中队长就是了。他是绝不会轻易暴露自己多重属姓意珠的,那样太过耀眼,引人怀疑之下恐怕就无法再这里立足了。因此,在简单的判断了一下双方实力对比之后,周维清立刻下定决心,就凭借自己的风属姓天力与神布抗衡。

    就在这时,神布动了,未见她如何作势,整个人就像是贴地滑行一边,几乎只是眼前一花,她就已经到了周维清面前,一掌当头拍下。

    周维清很清楚神布是如何移动的,做到这种宛如平移一般的动作,要依靠脚步肌肉强大的力量和控制。

    虽然没有使用任何技能,但神布这一掌拍来,却给周维清一种开山大斧般的感觉。而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神布的气势突然从之前的凌厉转为了飘忽不定,毫无疑问,这一掌乃是投石问路的试探。表面看去,神布似乎被自己激怒了,可真动起手来,她却十分小心,此女的心志,在战场上竟是已经锻炼的如此坚毅。

    砰——,周维清双手上架,伴随着一声闷响,他接连向后跌退四、五步才站稳身形。这倒不是装的,双方天力相差八重以上,已经不是纯粹的力量所能弥补的了。要知道,天力修为越高,每一重之间的差距也就越大。周维清以四重天力修为能够挡得住神布这一掌,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神布冷哼一声,根本不给周维清喘息的机会,身随掌走,继续向他劈去。

    周维清眼中流露出几分惊慌之色,这比赛台可没多大,要是再后退,他就要掉下去了。在有些惊慌的情况下,他直接朝着侧面一个鱼跃前滚翻,双手在地面上一撑,凭借着还算敏捷的身形,勉强躲开了神布的攻击,与此同时,之前对付神依时曾经使用过的银皇翼斩也已经再次催动起来,双臂带着青色光刃,同时斩向神布下盘。

    神布冷笑一声,心中暗想,刚用这招赢了我妹妹,还来对付我么?再强的技能总是使用也会被看出破绽。她几乎是瞬间就做出判断,这银皇翼斩乃是周维清最强的技能。当然,她也不知道这个技能的准确名字。

    没有闪避,神布猛然身体半蹲,双手同时朝着周维清的双掌拍去,与此同时,空气骤然变得灼热起来,两柄长达四尺的青蓝色火焰刀悍然而出,正面撞向周维清的银皇翼斩。

    同样是火焰刀,拓印的技能神布和神依是一样的,但是,拥有六珠修为的她,这火焰刀已经进化到了相当强大的程度,远非神依那青色火焰刀所能媲美。

    轰然巨响之中,周维清身体一个后翻,已经被震的倒飞而出,神布面露惊讶之色,却没有追出去。不是她不想追击,实在是因为周维清的攻击太过强横,那银皇翼斩的攻击力超越了她的判断,虽然她凭借天力震退了周维清,但银皇翼斩上的锋锐也破掉了她的火焰刀,为了不被那残余的锋锐之气伤到,她不得不放弃追击的最佳时机。

    就算如此,下一刻神布还是冲了出来,看着周维清,她的目光中流露出几分不屑,仅仅凭借一个技能就想在我面前逞能么?你还差的远呢,下位天尊也想挑战我上位天尊?

    比赛台下,观战的众人中,就有之前将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引入斗军赛场的那名高大士兵,此时他的嘴张的大大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之色。他还清楚的记得,自己之前嘲笑过周维清居然还想挑战总擂主。可此时此刻,就在中心比赛台上,这一幕不是正在上演么?

    “坏了,我忘了告诉他,挑战总擂主只要坚持半柱香的时间,就算是挑战成功,可以获得营长的职务呢。毕竟,总擂主可是……”

    周维清当然不可能听得到台下那高大士兵的声音,否则的话,他一定会改变自己的战术,说什么也不做出头鸟。但是,现在的他,正全神贯注的感受着神布的变化。当他眼看着神布再次冲向自己时嘴角浮现出的冷笑时,心中暗道:成了。

    避过那残余的锋锐之后,神布身体再次平移而出,这一次,她可就没有任何保留了,速度和之前相比,至少提升了一倍。她很清楚,周维清的银皇翼斩虽然强大,但在使用了一次之后想要再次使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完成的。她要抓住的也就是这个时间差,她纵横沙场也有近十年的时间了,面对的对手多不胜数,自问对敌人实力有着很准确的判断,眼前这个周小胖,除了那奇怪的锋锐技能之外,应该没有任何技能能够威胁到她。

    神布的身体贴地而出,这一次不再是火焰刀,一对巨大的火焰双翼在她背后展开,华丽的羽翼翼展超过四米,整个斗军赛场都被那羽翼上的火焰映照成了红色。

    不仅如此,神布身上,还有着一股特殊的气息爆发而出,在那巨大的羽翼张开后,一枚颜色竟然呈现为深蓝色的火球已经在她双手掌心之中燃烧起来。

    我靠,她这是要杀了我啊!周维清大惊失色,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深蓝色火球的威力极其恐怖,已经超越了六珠修为天珠师所能释放的程度,毫无疑问,神布背后的那一双羽翼有着短时间内增强攻击输出的作用。哪怕是在认为自己不是她对手的情况下竟然还用这样的大招,至于的么?

    周维清心中暗骂的同时,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他绝不能让神布这个技能完成,正面爆发出来,那样的话,就算他再想使用其他属姓的技能,恐怕都要抵挡不住,只能释放凝形护体神光了。

    右腿狠狠的跺在地面上,同时,一股青光从周维清体内冒出,令他的速度瞬间提升一倍,正是暴风突袭。

    暴风突袭虽然只是直线加速,但在加速过程中发动攻击,威力也能随之增强一倍。这个技能的优缺点都很明显,缺点就是必须要直线进攻,而且无法自行停止,必须要冲出至少十码才能发动接下来的技能衔接。

    看到周维清用出暴风突袭,神布也是愣了一下,其实,她根本就没打算用手中这个强大的技能去攻击周维清,她是什么身份?岂能去如此打击一个新兵?——

    虽然周维清之前羞辱神依令她心中十分不满,但对周维清的实力她还是很看重的,以周维清的修为,担当一个营长、副营长之类的职务足够了。之所以用出手中这个强大的技能,是打算威慑周维清,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意思。既有自恃身份的意思,又让周维清不敢反抗。

    可谁知道,在面对她这么强大气息的情况下,这周小胖居然还敢向自己发动攻击,他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就在神布愣神的工夫,周维清的攻击技能已经衔接上了,没错,对于普通天珠师来说,暴风突袭这个技能必须要十码后才能衔接,但周维清却不一样,他有时间阻断这个技能,凭借时间阻断,他能够在自己想要的任何时刻中断这个技能的冲锋距离,并且利用上速度和攻击的增幅。

    银皇翼斩确实使不了了,但周维清的风系技能一共有四个。

    身体冲起,直奔空中的神布撞去,刺目的青色光芒令周维清在空中竟然带出几分银色的光彩。原本在暴风突袭增幅下就已经十分迅疾的速度,在这一瞬间居然再次提升三倍,几乎只是光影一闪,他就已经到了神布面前。

    神布说什么也想不到,周维清竟然还有一个能够将速度提升到如此程度的技能。危急关头,她总要自救,就算是不想伤害周维清,在这个时候,她也只能凭借着自己多年在战场上经历无数危险培养出来的危机感将手中深蓝色火球挪动到周维清要攻击的位置。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神布却骇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手中那深蓝色的火球根本无法移动到位。尽管只有一瞬间的不能移动,可是,对于正在施展银皇闪电刺的周维清来说,只是这一瞬间,就已经足够了。

    周维清当然不可能去刺穿她的身体,右手从下方向上一撩,将神布手中的深蓝色火球直接送入高空之中,与此同时,他的肩膀也撞击在了神布的肩膀上,身体在半空中,双腿夹住神布的腰,猛然一个倒翻,将神布甩向地面。

    轰然巨响之中,神布的后背率先砸在中心比赛台上,风之束缚虽然限制住她的时间不长,但她的修为还远未达到能够完全抵抗周维清这个技能的实力,等她恢复行动的时候,身体已经与地面接触了。这种种的一摔,想要施展什么技能也被打断了。

    紧接着,神布只觉得一股巨大的重量压在了自己身上,周维清这家伙从天而降后,就那么一屁股坐在神布的肚子上,右手毫不客气的捏住她的脖子,这才双腿用力,站起身的同时,就那么捏着神布,把她举了起来。

    对付这位六珠修为的强者他可不敢大意,在自身技能和凝形装备大多不能使用的限制下,纯粹比拼实力,周维清自问打不过她,好不容易出奇制胜成功,自然不能让胜利成果从自己手中溜走。

    神布原本是有护体天力的,不过被周维清刚才那么一摔,再加上刚刚使用了大量天力释放那个技能,整个人都有些晕晕的,当周维清的大手牢牢的抓住她的脖子,接触到皮肤上时,她只觉得一阵战栗,紧接着,窒息感就传遍全身。这个时候再想反抗已经完全不可能了,就算她的天力修为高于周维清,但脆弱的脖子掌握在周维清那有力的大手中,再要挣扎,简直就是自讨没趣。

    周维清暗暗抹了把汗,要不是这个神布对自己估计不足,刚才她那火球砸下来,说不得,自己也只好泄露一些真正的实力才能抵挡住了。

    “我赢了,还不赶快宣布,要不然她可要被我掐死了。”周维清向擂台边缘目瞪口呆的临时裁判说道。同时他心中还在想着,怎么老子获胜了,连声欢呼都没有?怎么说,我也击败了总擂主吧。

    没错,全场还是鸦雀无声的,似乎是这些观战的士兵们也像神布一样被掐住了脖子发不出声音,安静的有些诡异。

    “你赢了,你赢了。快、赶快把师团长大人放下来。”那名中队长在短暂的呆滞后,一脸恐慌的冲了过来,抓住周维清的手臂,示意他放下神布。

    啥?师团长?周维清这一下也呆了,手一松,因为窒息而脸上涨红的神布这才从她手中滑下,跌落在地,立刻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原本周维清还觉得自己的运气相当不错,没用多长时间,眼看着,一个营长的职位就要到手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总擂主居然会是师团长。不用问也知道了,这神布恐怕就是这十六师团的老大吧,就算自己做了营长,在她手下还能有好?不会这么倒霉吧……事实证明,周维清就是那么倒霉,不过他的霉运还没有结束。

    背后突然传来一股劲风,带着凛冽的杀气,直指周维清背心。周维清那也是实战经验极其丰富的,尽管在呆滞之中,宛如野兽一般的本能反应还在,右腿宛如折断了一般后踢,先挡住了对方的攻击,然后周维清就觉得自己的右脚蹬在了一个柔软的地方,虽然他已经迅速收力了,但他的右脚力量何等恐怖,来人还是被他一脚踹下了擂台。

    回身看时,正是见到姐姐吃亏而冲上来的神依,不知道是周维清踹的重了还是羞愤交加,一摔下擂台,这妞就晕了过去。

    “依依。”好不容易刚站起来的神布,就看到周维清一脚踹飞了自己妹妹,赶忙飞身而下,将神依搂在怀中,再看周维清时,那眼神仿佛要将他凌迟了一般。

    周维清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道:“师团长大人,我不是故意的啊!是她偷袭我,我下意识的反应。我也不知道您是师团长,否则的话,我哪敢和您动手啊!刚才只是运气好。”

    无奈之中,他只能勉强辩解几句,不过,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辩解很是无力。不过,他心中多少还有些底气,毕竟,他又没有违反什么军规,一切都是按照斗军赛场的规矩来的,不认识师团长总不是错吧。虽然削了师团长的面子,但他毕竟没有犯错。

    越想周维清就越郁闷,目光恶狠狠的向台下扫去,难怪这群家伙一直都不吭声,原来这神布竟然是个师团长,也是,六珠级别的天珠师,有实力做师团长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神布用力的深呼吸几下,尽可能的平复着自己激动的情绪,抬手指向台上的周维清,“来人,带他到团部去,今天的挑战赛,是周小胖胜了,我将亲自为他授予职位。”

    正像周维清心中所想的那样,当着这么多士兵,神布总不能违背这里的规则,否则的话,她这个师团长的威严必将大大的降低。

    曰头已经渐渐偏西了,在夕阳的映照下,周维清看着神布那双充满了愤怒的眼神,心中也是一阵打鼓,她会怎么安排自己?周维清一点底都没有。还好是营长编制,总不会当火头军了吧。火头军可没有那么高级别的。现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拼人品了,当然,拼的是神布人品好不好,要是她不计较丢面子,给自己一个好位置当然是最理想了。不过,看着神布那眼神,连周维清自己都不信会有这种好事发生。

    在十名师团长亲兵的“护卫”下,周维清和上官菲儿被送入了十六师团军营。

    军营内,此时正是生火造饭的时候,一缕缕炊烟升起,隐约中能够闻到饭香。一天都没怎么正经吃东西的周维清顿时食指大动,琢磨着待会儿是不是先弄点吃的再说。

    “周小胖,运气不错啊!刚一进军营就揍了个师团长,你真有本事。”上官菲儿走在周维清身边,低声取笑着。

    周维清没好气的道:“别忘了,你跟我可是一体的,要是我倒霉了,你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听到“一体的”这三个字,上官菲儿俏脸顿时红了,微嗔道:“谁和你是一体的?”不过,在嗔恼过后,却再没说什么。

    两人一直被带到十六师团中军主帐之中,亲兵们守在门口,显然没有让他们出去的意思。

    周维清站在中军主帐中央,观察着这这座大帐。

    师团级的中军主帐全部是用熟牛皮制作而成,里面的龙骨构架则是钛合金的,轻便、结实,四周以长达尺余的钢钉钉入地面固定,面积足有两百平方米,相当的宽大。在这里只有最里面主位处有一个座位,上面铺着一张白色的动物皮毛,似乎是熊皮之类的。

    上官菲儿捅了捅他,道:“我们现在怎么办?那师团长对你明显是没什么好感,你说她会怎么对付我们?”——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就要看人品了。不过,俗话说的好,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要是遇到个小肚鸡肠的,恐怕营长当不成不说,还会受到打压。不过,也无所谓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北疆地方大了,我们换一处重新参军就是了。”

    上官菲儿噗哧一笑,道:“你倒是想得开,谁让你自己得意忘形的,来的时候还号称要低调,上了擂台就忘了吧。要是只做过中队长,会有这么多事么?这就是急功近利的下场。”

    周维清挠了挠头,看着上官菲儿轻笑道:“我第一次觉得你的话也挺有道理的。”

    上官菲儿恼道:“你什么意思?皮痒了是不是,别忘了,你还欠我修炼近战呢。”

    周维清哼了一声,道:“你也别忘了,你还欠我二十下打屁股呢。”

    “你……”上官菲儿因为呼吸急促,娇俏的小胸脯一阵起伏,突然间,她猛然转过身对着周维清,“打吧、打吧,你打好了。省的你老拿这个说事。”

    看着那隆起的小翘臀,周维清顿时感觉到一股热气直冲脑门,试探着道:“那我可真打了。”

    上官菲儿没吭声,只是把头歪向一旁。

    周维清抬起手,在空中带起一股劲风,直奔上官菲儿的翘臀上打去。周维清都能感觉到,在自己手挥出的那一瞬间,上官菲儿的身体骤然紧绷。

    啪——高高抬起,轻轻落下,等周维清的手落在上官菲儿翘臀上的时候,哪还有半分疼痛,简直就像在抚摸一般。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上官菲儿的身体顿时放松下来,心中暗想,这家伙还算有良心,没舍得使劲打我。

    她这一放松不要紧,周维清的感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他的手落在上官菲儿翘臀上,清楚的感觉到,那只隔着几层衣服的小屁股,皮肤是那么的滑腻跳弹,更为神奇的是,那绷紧的翘臀渐渐放松,自然而然的就在他掌中变大,柔软了一些,浑圆了一些,也更加挺翘了一些。那种滋味儿,简直就像是有一只小手在周维清心头上轻轻的挠了那么一下,原本应该立刻抬起来的手,说什么也不舍的抬起来了,还鬼使神差的在上面揉捏了一把。

    上官菲儿娇躯一颤,向前跌出一步,这才算是逃离魔掌,“你……”猛然回过身,看向周维清,可是,从她那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的大眼睛中,周维清却怎么也没看出愤怒的情绪。

    “我才打了一下。”周维清瞬间收敛心神,掩饰着自己心中的尴尬情绪,怎么说,上官菲儿也是自己的妻姐,就这么摸人家一下屁股,算怎么回事啊?

    “你这个臭流氓。”上官菲儿大怒,猛地冲上来,一把抓住周维清的右臂。

    周维清没反抗,谁让自己先手欠来着,摔两下就摔两下吧。

    但是,下一刻他却没感觉到被摔时的天旋地转,手背上一痛,上官菲儿竟然一口咬在了他手上,却没有再将他摔出去。

    “呃……,你属狗的么?”周维清吃痛道。

    “老娘要咬死你。”上官菲儿的声音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周维清突然笑了,“咬吧、咬吧。多咬一会儿。”

    这一下轮到上官菲儿愣住了,难道自己咬的他不疼,可他分明是呲牙咧嘴的啊!怎么反而很高兴似的。

    正在她疑惑的工夫,只听周维清道:“咬这个字,可是很有学问的,和在一起念咬,要是左右分开的,念什么?”

    “左右分开?”咬字左右分开后,变成两个字……上官菲儿松开嘴,在短暂的呆滞后,下一瞬间,她那隐藏在面具下的娇颜,已经红的像血玉一般。

    “周小胖,你混蛋。”“砰。”

    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嘴贱的某人,下一刻全身狠狠的与大地做了一次接触。

    “女侠、饶命啊!我只是好心提醒你而已。”

    “轻点,我的胳膊要断了,我错了,错了还不行么……”

    足足折腾了一刻钟,上官菲儿才在羞恼中放开周维清,别过头去,说什么也不理他了,心中一想到那家伙刚才说的那句:“咬吧、咬吧。多咬一会儿。”她就恨不得杀了他。

    他们进入这中军主帐也有些时间了,但是,师团长神布却并没有来,就像是将他们已经完全遗忘了似的。

    肚子饿的咕咕叫的周维清没办法,只能取出点干粮,自己先吃着。

    “喂,给我点,你怎么就知道自己吃。”上官菲儿回过头来,看着周维清一口卤肉一口饼子吃的正香,忍不住出言索要。她身上可没有带吃的的习惯,这一路上,都是从周维清这里拿来吃。

    周维清哼了一声,“你不是在生气么,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东西啊!”他刚才被上官菲儿折腾的全身酸疼,原本因为摸了那一把而产生的旖旎早就荡然无存了。

    “少废话,给不给?”上官菲儿目露凶光的看着他。

    “给。”好汉不吃眼前亏,周维清毫不犹豫的答道。

    等他们吃完东西,神布却依旧没有出现,似乎已经将他们忘了似的。

    “还没人来,怎么办?”上官菲儿疑惑的向周维清问道。

    周维清瞥了她一眼,道:“既来之、则安之,修炼一会儿就是了。反正有帐篷遮风挡雨的,在哪里不一样?”

    一边说着,他自己先盘膝做好,开始修炼他那神奇又悲剧的不死神功。同时回想着自己今天与神布那一站。

    赢虽然是赢了,但也赢得十分惊险,周维清暗下决心,等这次自己在军营中站稳脚跟后,就用一段时间来努力修炼自己的各种技能,以三千锤炼之法,先将这些技能彻底掌握了再说。再强大的技能,如果不能完全掌握的话,也无法发挥出其真正的效用。那些经过三千锤炼的技能,明显作用就要大的多了。

    一边想着,他已经渐渐进入了入定状态,外界的天力不断通过他那全速运转的十六处死穴气旋进入体内,与他本身的天力融合在一起。逐渐增强着他的修为。

    通过不断的修炼,周维清发现,吞噬外来的天力融入自身修炼,虽然速度上要快得多,但根基却不稳,明显不如自己修炼的天力来的厚重。因此,在使用吞噬技能修炼一段时间后,就必须要用最基础的方式再修炼一段时间稳定天力,打好坚实的基础。他现在虽然天力修为只有四珠十六重境界,但他一点都不着急。一个是因为他有着足够多的技能,另一个则是因为他有吞噬技能可以在战场上对自己进行补充。

    毕竟,他今年还不到十八岁,时间还有的是。一步一个脚印走的扎实一点最为重要。别的不说,他那不死神功修炼上,就必须要有着坚实基础才行,周维清可不想因为自己的燥进爆体而亡。

    经历了在天珠大赛上的磨练,以及天弓帝国出事后对他心态上的磨练,也有那愤怒和急切中的疯狂苦修,现在的周维清要成熟的多了。

    看着盘膝坐在那里,脸色安静下来的周维清,上官菲儿不禁有些发呆,这个家伙,总是那么讨厌,但他却总有着与众不同的想法,冰儿就是因为这样才被他吸引的么?和他在一起,虽然总是会被他惹得生气,但其实心里却从未真的生气过,每天的赶路似乎都因为有他在而变得很充实。冰儿,我开始有些羡慕你了。可是,刚才这坏蛋,竟然摸了我屁股……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在进入中军大帐后,足足等了两个时辰,外面才传来脚步声响。

    周维清二人的感知都很敏锐,不约而同的从修炼中睁开双眼,同时起身。

    面罩寒霜的神布从外面走了进来,跟在她身后的还有十余名亲卫,在大帐门口她停顿了一下脚步,挥了挥手,后面那些亲卫就没有跟进来。

    师团长,如果在天弓帝国的话,就是联队长。掌管着一万人的军队,要是换了在当初的天弓帝国,这神布将是绝对的高层。周维清一想到自己的祖国,心中就不禁有种隐隐作痛的感觉。

    “你先出去。”神布指了指上官菲儿。

    上官菲儿何曾被人如此颐指气使的对待过?顿时气往上撞,周维清赶忙在后面拉了她一下,为了不让她发作出来,甚至又在她那小翘臀上轻轻的拍了一巴掌。

    上官菲儿全身一软,刚刚升起的怒火顿时被周维清这一巴掌给拍散了,瞪了他一眼后,这才转身出了中军帐,整个大帐之中,就剩余周维清和神布两个人。

    神布走到中军帐主位处坐了下来,此时的她,已经穿上了一身灿银色的锁子连环甲,头盔上有一根代表着师团长位阶的黄色羽毛。

    在中天帝[***]队编制中,中队长头顶羽毛是红色的,营长为橙色,师团长是黄色,军团长是绿色,集团军指挥官是青色,副元帅以及区域总指挥官是蓝色,帝国元帅是紫色。

    端坐在那里,神布看着周维清也不说话,只是目光中散发出的森然寒意令周维清全身有些发冷——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