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二十三章 要么做新郎要么被发配

    “周小胖,你是哪里人?”神布冷冷的声音问道。

    周维清低着头,一副诚惶诚恐的老实模样,“中天帝国中天城人。”中天帝国他就对中天城比较熟悉,冒充也只能如此。

    神布撇了撇嘴,“还来自首都啊!四珠级别天珠师,却跑到斗军赛场去参赛,你是故意到我们十六师团捣乱的?”说完这句话,她还猛地拍了下身边的桌案。

    要不是自己和妹妹都被这家伙欺负过,神布或许还有可能被周维清那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给蒙混过去。一想起这混蛋弄破了妹妹的衣服,又坐在自己身上,还当着那么多人掐住自己的脖子,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刚才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是去安慰妹妹了。

    神布、神依姐妹两人自幼父母双亡,被一名强大的天珠师收养后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两姐妹可以说是相依为命,感情极好。好不容易安慰了妹妹后,神布自己又思考了半天关于这个周小胖的事,这才来了中军帐,当然,她也未尝没有让周维清在这边傻等的意思。

    “冤枉啊!师团长大人,我怎么可能是来捣乱的。我是想要参军,上阵杀敌啊!”周维清一脸的委屈,“路过天北城的时候,我听那里的士兵说,咱们军营这边有斗军赛场,要是在比赛中获得一些胜利,就能当军官。我家里原本就是个破落的小贵族,我好不容易修炼上算有点成绩,自然相当军官,光宗耀祖了。怎么会捣乱呢?”

    “对于斗军赛场中的事情,我也不怎么熟悉,只能按照他们的安排进行比赛。我真不知道您是师团长啊!不然的话,我肯定不会向您发起挑战的。我从来都没见过像您这么漂亮的女军官,所以,这都是个误会,而且,我虽然赢了,那也是取巧啊!”

    周维清可以说是舌灿莲花,不断用言语讨好着神布,他也是没办法,以后要跟人家手底下混,这关系要是没打好可怎么弄?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重新参军,那只是下下策,不是万不得已,周维清绝不会做出那样选择的。他这装的本事一向高明,要是能蒙混过关自然是好。

    果然,周维清的话起到了一定作用,神布的脸色渐渐缓和了几分,淡淡的问道:“周小胖,你今年多大?”

    周维清道:“十七岁。”

    “什么?才十七岁?”神布惊讶的看着他,眼底闪过的一丝不可思议是瞒不了人的。

    周维清摸了摸自己的脸,苦笑道:“发育的早,所以看着成熟了些。”

    看着他那自怨自艾的样子,神布险些笑出来,勉强忍着笑道:“你真的只有十七岁?”从身材和外表上看,周维清怎么也像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关键是,十七岁的下位天尊,那可是绝对的天才,神布今年二十八岁,修为达到六珠,在中天帝国年轻军官中,已经是出类拔萃的存在了。

    周维清连连点头,道:“我确实只有十七岁啊!在年级上说谎,也没什么意义吧。”

    神布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道:“刚才,你说我很漂亮,是个美女,对吧。”

    周维清赶忙点头,道:“那是当然,师团长大人,您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难得的是,比那些娇弱的少女更多了几分英气,巾帼不让须眉,却是人间龙凤啊!”

    神布哼了一声,“行了、行了。别来阿谀奉承这套,我最看不起这样的人。好,既然你说我漂亮,那么,你看我妹妹神依如何?她可是比我漂亮多了。”

    这一点神布说的倒是不错,虽然这两姐妹有七分相像,但神依的线条要比神布柔和一些,再加上至少要年轻个五、六岁,正是青春年少之时,自然要比神布更美。

    “神依营长确实也很美。”周维清比之前收敛了几分,因为他也不知道神布是什么意思。

    神布点了点头,道:“那好,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的实力确实不错,不但是一名四珠修为的天珠师,而且你那几个风系技能想必评价都不低,我只认出了其中的暴风突袭和风之束缚,另外两个技能我都没听说过。今天你在斗军赛场上的表现也可以说是完美无缺。按照军中规定,这个营级编制,是一定要给你的。就算我是师团长,也不能抹杀你这份荣耀。”

    周维清很配合的面露喜色,心中却暗暗想到,恐怕后面还有个但是。

    果不其然……“但是,你今天的表现虽然耀眼了,但却是在我十六师团斗军赛场上踩着我们两姐妹散发的光芒。让我们姐妹大大丢脸。而且你还故意弄破了我妹妹的衣服,损害了她的名节。我妹妹今年二十岁,虽然已经官至营级,但却是个黄花大闺女,刚才我之所以来得晚了,就是因为她数次寻死。我自己丢脸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我妹妹的事,你必须要给个交待。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也不怕告诉你,在我这十六师团的一亩三分地上,就算你是营级,我想要收拾你也如同反掌之易。”

    神布的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威胁,她目光中的寒意也重新变得强盛起来,之前在中心比赛台上那股压迫力再次出现。

    周维清眉头微皱,但却收起了之前的谦卑,“那师团长您想怎么样呢?”

    神布竖起两个手指,道:“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我把你发配到痞子营去,让你到那里去做营长,一辈子你也别想回到正式编制来了。就在那里终老吧。想退伍都不行,我的老师,乃是北方集团军副总指挥,我只要告诉他你欺负了神依,你就一辈子在痞子营做营长吧。”

    周维清愣了一下,回想起之前在比赛中自己曾经面对过的青狼,疑惑的问道:“师团长,这痞子营是什么地方?”

    神布冷笑一声,道:“痞子营,顾名思义,里面全是一群兵痞,都是各个师团中最出名的捣乱分子,最肮脏、龌龊的一群无赖。乃是从我们这边西北集团军第四、第七、第八三个军团中抽选出来的,大约有千余人,专门组成一营,驻扎在最接近边疆的地方,后方是三大军团拱卫。一旦有敌人来袭,他们必将首当其冲。只有犯了大错的人,才会被送到那里去。他们没有足够的武器装备,住着最破的帐篷,吃着最差的口粮,却要面对最凶狠的敌人。你如果想要去这么个地方做营长,我绝不阻拦。”

    周维清试探着问道:“这痞子营的人,也能够在军营里随便活动么?”

    神布道:“在非战时,普通士兵一周有一天的休息时间,痞子营的人,一个月才有一天,而且决不许离开西北集团军军营范围,否则将视为逃兵,杀无赦。”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道:“这也太狠了吧。痞子也是人,无赖也有人权啊!”

    神布冷笑一声,“那要看他们都做了什么。你也看到了,咱们中天帝[***]营是不禁止女姓参军的。一些精力无处发泄,偷鸡摸狗,猥亵女兵的混蛋,不该惩罚吗?偷歼耍滑,临敌逃走,冒名顶替邀功请赏的,不把他们送上断头台,已经算是很给他们人权了。反而,总之一句话,痞子营,乃是军营中最肮脏龌龊的地方。集团军曾经先后拍去过十一名营长,没有一个人能够坚持超过一个月的。其中也不乏强者,其中有六个重伤,四个轻伤。”

    周维清道:“那还有一个呢?”

    神布眼中流露出一丝森然,“那最后一个据说是从马背上掉下来摔死的。那位营长和你一样,也是四珠修为的天珠师。因此,痞子营已经多年没有营长了,就连里面的中队长也是他们自己选出来的。他们那里还有一个称号,叫做:魔鬼集中营。”

    周维清想了想,道:“那这痞子营里面的人,一辈子都不能离开么?”

    神布淡淡的道:“要是他们一直能活到六十岁的退伍年龄,那自然是可以离开的,否则的话,只能在痞子营里待下去。几乎每过一个月,都会有一批人送去痞子营,但这么多年以来,痞子营的数量始终维持在一千人左右。虽然依旧保持整编,但痞子营的伤亡也是最厉害的。”

    周维清忍不住道:“遭受如此苛刻的待遇,难道他们就不会逃跑或者投敌?”

    神布笑了,看着周维清就像是在看白痴一般,“两军对垒之间,是数千平方公里的戈壁滩,除了荒草以外,几乎没有别的植物。每天痞子营的人,只能得到极少量的食物和饮水,连一天的量都不够,他们怎么跑?至于投敌,一看你就没打听过这边的战争是什么情况的,一旦我们的人被万兽帝国俘虏,从无活口,他们根本就不要俘虏,因为,对于万兽帝国来说,有限的粮食还要留给他们自己人吃呢。在这种情况下,你到告诉我,痞子营的人要怎么跑?”——

    周维清脸上流露出几分惊慌之色,他当然不会让神布发现他内心的想法,低声问道:“那第二条路是什么?”

    神布对周维清的神色很满意,她深信,绝没有人会愿意去痞子营那个地方,哪怕是她自己六珠修为,她都不认为自己在痞子营里能够顺利的整合那批渣滓。

    “第二条路就简单的多了,对你来说,可以算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今天你侮辱了我妹妹,只有一种办法,可以保住我妹妹的清白。你娶了她。”

    “啊?”即使周维清猜到了神布这第二条路会逼迫他去做什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事。从某种角度来看,这确实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可是,他真的能答应么?

    看到周维清神色有些发愣,眼中甚至还流露出几分为难,神布顿时怒了,“周小胖,难道我妹妹还配不上你么?我已经是委曲求全了,就你这模样,你觉得你能配上我妹妹?要不是因为你侮辱了她,本身还算有几分本事,我岂会如此草率的就提出这么婚事。你别以为想要娶我妹妹这么容易,只是先把这门婚事定下来,还要对你进行一系列的考察,等我确定你没问题了,才能完婚。”

    看着神布那一脸愤怒,甚至带着几分施舍的神色,周维清的脸色突然变得平静下来,憨厚的笑容微微浮现,“师团长,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不可能娶你妹妹的,我已经有了爱人。既然两条路您已经给我列好,那我就选第一条吧。”

    “你说什么?”神布一脸吃惊的看着周维清,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周维清会选择这条路。她刚才已经详细的将痞子营的现状告诉他了,他竟然宁可去那种地方,也不要自己的妹妹,神布的脸色顿时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

    “周小胖,你是不是认为我刚才对痞子营的形容很夸张?我告诉你,我说的这还算收敛呢。在那个地方,什么肮脏、龌龊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竟然宁可去那里也不愿意和我妹妹在一起?”

    周维清叹息一声,道:“不是不愿,是不能。家有贤妻,怎能背叛。”这句话他说的很平静,甚至没有任何神色波动,但神布却从他的双眼中看到了坚定二字。

    “你才十七岁,就已经有妻子了?你在敷衍我?”神布色厉内荏的低吼道。

    周维清微微摇头,“十三岁那年,我认识了她,是她,教我如何修炼,指点我成为一名天珠师。是她,用自己的身体为我唤醒了血脉中的力量。她让我知道了什么是情、什么是爱。我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她用自己的温柔让我知道了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神布眉头皱起,道:“那你不也没和她在一起么?”

    周维清道:“是的,我没能和她在一起,因为她出身高贵,而我只不过是家族破落之人,我有什么资格迎娶她?所以,我来到了北疆,我要闯一番事业,我要向所有人证明,我有娶她的实力。”

    神布冷冷的看着他,“编,你继续编吧。你以为我会信你这鬼话么?忽而谦卑、忽而义正言辞,你是不是自以为演技很优秀?在我面前,这些全都没用。既然你想去痞子营,好,我成全你,就让你到那里去自生自灭。你带给我姐妹的羞辱不报,我也不用做这十六师团的团长了。现在,就算你后悔都已经晚了。来人。”

    “师团长大人。”一群如狼似虎的亲卫顿时从外面冲了进来。

    神布沉声道:“带周小胖和他那个跟班下去休息,明天一早调令一到,就送他们去痞子营。”

    周维清没有再争辩,转身就跟着那些亲卫们出去了。因为,当他听神布介绍了那个痞子营之后,他立刻就意识到,这个地方很可能是最适合自己发挥的。痞子?无赖?自己难道就不是了么?他对自己的实力和能力都有信心。

    就在周维清琢磨着到了痞子营之后自己应该怎么办的时候,他和上官菲儿住的地方已经被安排好了。单独的一个帐篷,当然,这个单独指的是他们两个人。

    帐篷很小,根本就站不直身体,以周维清的身高,就算是坐在里面都勉强,仅仅能够容闹两个人并排躺下而已。

    上官菲儿一看到这帐篷脸就红了,当然,她现在带着面具,脸红别人也看不到。

    “就让我们住这里?还有没有别的地方了?”上官菲儿急切的向那些亲兵问道。

    一名亲兵撇了撇嘴,道:“得罪了师团长,有地方睡就不错了。反正你们明天就要去痞子营了,能睡的踏实的曰子估计也就今天一晚了,好好珍惜吧。哦,对了,还要告诉你们,师团长吩咐过了,今晚你们俩没饭吃。”

    说完,这些亲兵转身就走了。上官菲儿心中有气,但又没地方发泄,扭头看向周维清时,却看到他正站在那里,一副思索的样子,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漠不关心,甚至根本不像是看到了。

    “喂,周小胖,回魂了。就这么个小帐篷,让我们怎么睡?”上官菲儿抬起一脚,就踢在周维清屁股上,还好,她这一脚用力不大。

    周维清这才定了定神,看到面前矮小的帐篷也是一阵无语,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这不是逼我犯错误么?”

    “你说什么?”上官菲儿恶狠狠的瞪了过来。

    周维清立刻改口,道:“我是说,今天晚上你睡里面,我在外面坐一晚帮你守夜就行了。”

    上官菲儿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要是周维清真要和她一起在这帐篷里睡,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答应。可就算什么都没发生,自己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人在如此窄小的帐篷中睡过了怎么行?

    “这还差不多。那我先进去休息了。”上官菲儿拉开帐篷门帘,就要钻进去,临进去之前还不忘记威吓道:“我的感知可是很灵敏的,要是半夜你敢钻进帐篷,哼哼。小心我切了你。”

    说完,她就要进帐篷去了。

    “等一下。”周维清一把拉住她。

    “干什么,放开我。”上官菲儿因为之前心中想的有点多,突然被周维清拉住手,顿时如同惊弓之鸟一般,飞快的挣脱开来,一步划出几码,警惕的盯视着周维清。

    周维清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探身进了帐篷,伴随着悉悉索索的声音,帐篷里面明显带着几分霉味儿的铺盖都让他抓了出来扔在一旁,然后他将帐篷门帘掀起,双手朝着帐篷内虚拍,在天力的关注下,空气流通,将帐篷内原本不太好闻的味道都带了出来,空气流通之下,原本就不大的帐篷一会儿就清爽了。

    周维清这才一弯腰,钻了进去,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取出崭新的被褥在里面铺好。他只铺了一个人的,整理好被褥后,这才缩身而出,向上官菲儿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在周维清做这些的时候,上官菲儿始终站在一旁看着,看着周维清的每一个动作,暖融融的感觉在她心中蔓延着。

    在她们三姐妹都还不记事的时候,唐仙就带着上官冰儿离开了。上官菲儿和上官雪儿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母爱。而她们的父亲上官天月身为浩渺宫二宫主,不但要专注于修炼,还有很多事务要去处理。因此,她们两姐妹都是仆人带大的。

    仆人的感觉能和自己的父母一样么?那是远远无法相比的,尽管一直在天珠岛浩渺宫那个高高在上的地方,可是,上官菲儿却从未像现在这样感觉到自己的心如此温暖。

    她和上官雪儿平时的表现不一样,一个冰冷一个古灵精怪,可实际上,她们的心却都因为从小没有过母亲带来的温暖而充满寒意。

    在旁人看来,周维清或许眼前所做的只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可那份关心却对上官菲儿有着巨大的影响。甚至令她的眼圈都随之红了起来。

    “再铺一个床铺吧。”上官菲儿轻轻的说道。

    “啊?”周维清抬头看着她,目光顿时有些呆滞。

    上官菲儿别过头去,幸好此时她有面具挡着面庞,即使如此,周维清也能从她的领口处看到一抹嫣红之色。

    “北方天气冷,外面风大。要是把你冻坏了,我回去怎么向冰儿交代?反正我们都是天珠师,就在里面盘膝对坐修炼一晚就是了。帐篷虽然不大,但坐着我们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周维清这个时候脑海中全是痞子营,以及自己到达痞子营后应该怎么做。根本没去多想上官菲儿这小女儿的姿态是为什么。答应一声,又在帐篷里铺了个铺位,然后自己脱了鞋子,就那么堂而皇之的坐了进去——

    上官菲儿俏脸微红,犹豫了片刻之后,才一咬牙,钻进了帐篷。就在周维清对面,正襟危坐。尽可能的让自己离他远一点。

    帐篷内因为被周维清换过空气和被褥,虽然地方不大,但却很是清爽舒适。尤其是他们两个人就在这么一个窄小的地方,连心跳声都能清楚的听到,上官菲儿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阵发热。

    从脖子上开始拨起,小心翼翼的摘掉脸上的人皮面具,上官菲儿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眼波流转,脸部细腻的肌肤上明显有一层红晕微微荡起。

    可惜,此时的周维清根本没有看到这亮丽的一幕,他正端坐在那里,一边催动着自己的不死神功,一边思考着痞子营的事情。

    从神布的讲述来看,痞子营无疑是最适合自己发展的地方,因为那里收到中天帝[***]队的命令是最少的,甚至不在连绵起伏的营寨范围内,而且,能够被送到痞子营的人,必定都是有些本事的,相当痞子和无赖也不是那么容易。

    可是,正像神布所说的那样,这个痞子营可不是那么好掌控的,他现在心中已经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木恩曾经教过周维清,不论遇到什么事,先想想最坏的结果,如果觉得这个最坏的结果自己也勉强能够接受的话,那么,就可以大胆的去做,反之就要多加考虑了。

    进入痞子营,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被赶走,死在那里周维清没想过,先不说他自身实力不弱,而且他随身还有两只冰魄天熊以及银皇天隼小红豆呢,就是不计算上官菲儿的实力,周维清自问自保还是有余的。

    上官菲儿默默的看着对面的周维清,这家伙竟然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开始修炼了,他是害羞么?呸呸,这家伙要是会害羞,这世界上就没有不害羞的人了。哼,这个坏蛋。

    在进入帐篷之前,她还担心周维清会对她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可此时看着他如此老实,上官菲儿却多少有几分失落,这就是女人的自我矛盾了,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她们就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这一夜,周维清自然是无比老实,他的冥想修炼一直到外面天亮了才结束。

    这帐篷对光线的阻隔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外面天一亮,帐篷里也是亮堂堂的。

    周维清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他突然精神一阵恍惚,就在他对面,相隔不过尺余,一张熟悉的面庞令他的眼神瞬间直了。

    透过帐篷的光线落在她的面庞上,散发着柔和的光彩,那是何等熟悉的容颜啊!周维清的心几乎一瞬间就热了起来,完全是下意识的凑过去,小心翼翼的靠近她的红唇。

    闭合着的大眼睛突然睁开了,同样带着几分朦胧,但当她眼看着一张脸数倍放大在自己面前时,顿时惊呼出声,身体向后一倒,右脚前蹬,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这一脚正好蹬在周维清胸口处,正满心柔情蜜意的他哪有防备,只听撕拉一声,整个人撞破帐篷就摔了出去。

    嗖的一下,上官菲儿也跟着冲了出来,她那一脚虽然力气不小,但却没有天力注入。

    “周小胖,你这混蛋刚才要干什么?”上官菲儿愤怒的瞪视着从地上揉着胸口爬起来的周维清。

    周维清苦笑道:“呃、认错人了。我不是故意的。”

    认错人了?本来上官菲儿还不怎么生气,毕竟没被他亲到,就算是亲到了,那个,反正也不是没亲过。可周维清这一句认错人了,就像是点燃了火药桶一般。

    上官菲儿就像是一个小母老虎一般猛的扑向他,“混蛋、坏蛋,我让你认错人……”

    肉体与地面接触的声音不断响起,偏偏周维清还不敢叫出声来,因为此时的上官菲儿还没带上人皮面具,这要是被别人看到,就要露馅了。

    坚持了一会儿周维清就扛不住了,虽然没用天力,但上官菲儿在愤怒之中,出手是相当狠的。摔的他七荤八素。

    “够了吧你,你发什么疯啊!不过是个误会而已,都说了,我认错人了啊!”

    “砰——”“我让你认错人、我让你认错人……”

    “女侠,差不多行了,饶了我吧。”

    “砰——”

    “砰、砰——”

    “我曰,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周维清终于扛不住了。

    绝对迟缓、风之束缚、黑暗之触,再加上一个多重麻痹的雷电疾几乎是同时落在上官菲儿身上。

    上官菲儿在愤怒中也忘了,这不是她平时和周维清的切磋,两人都不许使用拓印技能的。她的修为虽然高出许多,但在猝不及防之下被周维清四个强力控制技能命中,身体顿时也僵住了。

    周维清趁此机会,一把抓住她,左手按在她脖子后面的大椎穴上,让她动弹不得,把她按在自己腿上,朝着她那挺翘的小屁股就是一阵巴掌。

    “我让你没完没了的打我,这是你欠我的打屁股,正好都还给我。”

    刚开始的时候,上官菲儿还试图挣扎,可是大椎穴乃是全身中枢之一,被制住了根本用不出力气,几巴掌下去,她也不挣扎了,就那么伏在周维清腿上任他打。

    其实,周维清也就前面三下用了点力,后面就是一下比一下轻了,对于美女,他的免疫力本就低下,更何况还是上官菲儿了。怎么可能舍得下重手。

    十几巴掌下去,上官菲儿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周维清一愣,巴掌停了下来,听到的是她嘤嘤缀泣的声音。

    “呃——,你怎么这就哭了。你那么用力摔我,揍我,我都没哭呢。”周维清顿时一脸尴尬的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上官菲儿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松开了按在她大椎穴上的手。

    “混蛋,你混蛋。”上官菲儿猛然起身,一脚将周维清踹了个跟头,就跑回帐篷里去了。

    周维清挠了挠头,苦笑着自言自语道:“好像是我被打的比较惨啊!这浩渺小魔女果然不是好相与的,这都什么事儿啊!”

    就在周维清准备也回帐篷内的时候,一队士兵已经朝这边走了过来,正是十六师团师团长神布的亲卫。

    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手中捧着一套铠甲,最上面的头盔插有一根橘红色羽毛。走在第二位的,手中捧着的则是几套军服还有兵符、令牌之类的。

    看到他们,周维清自然就不会再回帐篷中了,站在那里等这一队人来到近前。

    为首的亲兵昨天就见过,将手中铠甲递到周维清面前,有些戏谑的道:“恭喜了,周营长,今天您就可以到痞子营那边上任了,这是您和您跟班的军服以及营长级装备,请您穿戴好,我们这就护送您前往痞子营。”

    什么护送,分明就是监督。

    周维清也不戳破他们,微微一笑,先拿过几套军服,扔到帐篷里一套给上官菲儿,他自己就战在外面换上一身,然后再套上铠甲,他本就身形魁伟,穿上这身铠甲,再带上有橘红色羽毛的头盔,很有些威风凛凛、煞气腾腾的感觉。

    除了甲胄之外,还有一柄长剑,一块不知道是什么金属打造的令牌,令牌上的字样是,特殊第一营。这应该才是痞子营的真正编制了。

    周维清揣好令牌,挂上长剑,心中顿时有些奇异的感觉,营长,自己现在也是统驭一营千人兵力的营长了。

    上官菲儿再从帐篷中钻出来的时候,脸上已经重新带上了面具,她的身材比周维清就要纤细的多了,她的配备就简单的多,一套军服加上一身皮甲和一柄朴刀。

    那些亲卫一共二十人,很自然的将周维清和上官菲儿簇拥在中间,为首的亲卫道:“周营长,请吧。马匹已经在军营外准备好了。”

    周维清面带微笑的道:“总要让我们吃些早饭再走吧。”

    亲卫道:“不好意思,因为周营长不是隶属于我们十六师团,所以,这里没有您的早饭。”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很好,那走吧。”他一把扯住想要发作的上官菲儿,在这二十名亲卫的簇拥下向外走去。

    十六师团营地外,二十二匹骏马早已准备好,从这里到北边前线痞子营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呢。

    上马,疾行,带着烟尘,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可以说是在押送中朝着北方而去。

    神布、神依姐妹身穿甲胄出现在营寨大门旁,目送着周维清二人的离去,神依秀眉微皱,低声道:“姐,我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那周小胖实力不俗,毕竟是个人才啊!”

    神布冷哼一声,“人才又如何?不听指挥的人才要来何用?让他去痞子营好好体会一下,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跑回来求我,那时候,哼哼。”一想起昨天周小胖那可恨的样子,她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