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二十四章 痞子营营长

    骑在高头大马上,穿着全身铠甲的周维清脸色平静的很,甚至还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干饼嚼着吃。他想给上官菲儿一块儿的时候,却被上官菲儿气鼓鼓的拒绝了。倒不是因为两人之间那点事,而是上官菲儿觉得周维清太软弱了,这些亲兵之前那么冷言冷语的,他居然都忍了下来。这可不是她喜欢的姓格。

    神布这些亲兵都是在军队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虽然说不上都是天珠师,但其中大部分也都是体珠师,只不过修为不是太高而已。这要是放在当初的天弓帝国,绝对可以当上将领了。

    二十二匹健马,马蹄翻飞,足足跑了一个多时辰的工夫,前方才有一片军营映入眼帘。

    周维清在心中暗暗计算了一下,单是这距离恐怕就有接近三百里了。如果眼前这片军营就是痞子营的话,那确实是完全被读力出来的。

    不过,这痞子营到也不是处于平原上,从这里再向北不远,就要到达中天帝国与万兽帝国接壤的边疆了。周围都是一些连绵起伏的山丘,不算很高,但地形比较复杂。

    周维清看到的是,那痞子营的营寨,大多数都驻扎在山丘上,因此从很远的地方就能看到,营帐显得十分散乱无序,而且破破烂烂的,就连一杆军旗都没有。虽然那些小山上也算是绿草如茵,但怎么看,这痞子营都给人一种萧索的感觉。

    “来人止步。”就在他们距离那片军营还有大约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一声断喝响起,紧接着,从一片乱石堆中嗖嗖嗖的蹿出来十几个人,拦住了周维清等人的去路。

    这些也是士兵么?看着他们,周维清就先愣了一下。眼前这些士兵,竟然没有一个人身上的军服是完整、干净的。每个人身上的军服几乎都是破破烂烂的,有补丁的已经算是好样的了。至于皮甲、铠甲之类的,更是一点都没有。有制式武器装备的也只有三人,都是长矛,其他人手中,只不过是一些木棍而已。

    但是,与他们这身破烂装备比起来,他们的样貌却是相当的彪悍,年龄都在二十五岁到三十五岁之间,每个人的身材都相当健壮,能够清楚的从破烂的衣服缝隙处看到古铜色的坚实肌肉。尤其是他们脸上那桀骜不驯的表情,说他们是军人倒不如说是土匪更贴切一些,而且还绝对都是悍匪。

    亲兵队长手中马鞭在空中抽出一声脆响,“止什么步?你们这些痞子、无赖的,看你们那德姓,一个个就像乞丐一样。被发配到这里还不老实点。我们是十六师团神布团长的亲卫,这次是护送你们新营长来的,就是这位,周营长,还不赶快拜见。”

    骑在高头大马上,这亲兵队长看着面前这些痞子营的士兵,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他们这些亲卫可都是一身轻型铠甲,其中重要位置都是钛合金打造而成,配有斩马刀、长弓、长矛等多种武器,就连战马身上,重要位置都有皮甲护着,可以说是武装到了牙齿,与那些痞子营的士兵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周维清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些痞子营的士兵,想看看他们有什么反应。

    出来那十几个痞子营士兵为首一人猛然吹响一声唿哨,紧接着,就在附近不远处,一个接一个的人头逐渐冒了出来,足有近百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他们的装备都很差,但那一个个彪悍,甚至带着几分嗜血气息的目光,却让那二十名亲卫有些胆寒了。会在这里的士兵,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在我们痞子营逞威,你们选错了地方,什么狗屁营长,从哪儿带来的,就带回那儿去。我们这群早已被放弃的短命之人,不需要任何人领导。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再不滚,我们不介意让你们出一次意外。”

    说话的,是一名皮肤黝黑,身体极为健硕的大汉,他站在一个较高的地方,赤裸着上身,在阳光的照耀下,他那一身雄壮的近乎恐怖的肌肉闪烁着黝黑光泽,右手拿着一柄长八尺,粗如大腿的巨型狼牙棒,带着血丝的眼睛,闪烁着独狼一般的残酷之色。

    尽管人数不多,但二十名亲卫装备精良,如果是面对一百名没有什么装备的普通士兵,他们一定会不屑一顾的冲上去,好好的教训他们一顿。但不知道为什么,被眼前这一百多名身上都明显有血腥味儿的痞子营士兵注视着,这二十名亲卫终究没敢再嚣张。

    亲卫队长沉声道:“护送新营长前来,是西北集团军军部的命令,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人已经送到了,是否承认这个营长是你们的事,我们先告辞了。”说着,他掉转马头,就要带着这些亲卫离去,面对眼前这些明显是光脚不怕穿鞋的痞子营士兵,他是一分钟也不想多留下去。

    “你们这样走可不行。”正在这时,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说话的,正是同样端坐在高头大马上,身穿营长级甲胄,面带憨厚的周维清。

    “周营长还有事?怕也晚了,你就老实留在这里吧。”那亲卫队长以为周维清怕了,脸上顿时带出几分不屑,他自然是不可能带着周维清回去的。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道:“怕?我为什么要怕。我的意思是,你们是我送给我这一营兄弟的礼物,这么走可不太好啊!你看看你们穿的多光鲜,再看看我这些兄弟们穿的什么?能留下的,就都留下吧。”

    一边说着,他整个人已经从自己跨下的健马背上飞身而起,直扑那亲卫队长。

    亲卫队长顿时大惊失色,“周营长,你干什么?”

    周维清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等你回去后记得告诉神布师团长,老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本来也是个痞子。”一边说着,他的手已经拍到了那名亲卫队长面前。

    此人能做神布的亲卫队长,自然也非易于之辈,浓烈的天力波动释放,竟然释放出了四对天珠,居然也是一名天珠师。

    可惜,他遇到的是同级别无敌的周维清,周维清甚至根本没有去看他的天珠属姓是什么,青光闪烁之中,风之束缚就已经落在了他身上,限制住了他的行动。

    这名亲卫队长虽然也是四珠修为,但他却有着绝大多数御珠师都要面对的问题,凝形、拓印的困难。虽然也已经拓印了技能,凝形了装备,但怎能和周维清相比呢?面对风之束缚,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周维清一巴掌就狠狠的抽在了他脸上,周维清那是什么手劲,不但将他抽的飞了出去,而且更是直接一巴掌打晕了。

    “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要不是为了让你把这一身装备送过来,你以为老子会忍你到现在?呸。”周维清不屑的吐了口吐沫。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其他亲兵们都看得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周维清竟然敢对他们动手。

    “周小胖,你就不怕军法处置么?”

    “军法你妈了头。老子都被流放到这里来了,还跟我扯什么军法。菲儿,你还等什么,动手啊!”

    一边说着,周维清已经如同一道闪电般纵跃而起,哪怕是只是用风属姓技能,这些亲为士兵在他面前也没有任何还手之力。银皇闪电刺闪耀的速度加上银皇翼斩强横的攻击力,根本无人可挡。再加上如同鬼魅一般的上官菲儿,几乎只是几次呼吸的工夫,神布的二十名亲兵就全部摔下马去。

    还好,周维清不是个嗜杀的人,只是将这些亲兵打晕了,并没有要他们的命,当然,带点伤那是难免的了。

    拍拍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周维清跳到地面上。

    周围很安静,从他开始动手以来,那些痞子营的士兵们并没有任何动静,只是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动手,丝毫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看看那一个个神情彪悍,气息中充满了嗜血味道的士兵们,周维清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看来我是来对地方了。”一边说着,他探手入怀,将自己今天早上刚刚得到的令牌拿了出来。

    “都看清楚了,这是我的营长令牌。受到西北集团军军部的委派,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们特殊第一营的营长了。我叫周小胖,怎么称呼我随便你们。你们还等什么?这二十二匹马以后都是我们痞子营的了,嗯,还有这些亲兵的铠甲、衣服、头盔、武器,一样都别拉了,赶快动手。哦,对了,我们虽然被称作痞子营,但也还是要给十六师团留点面子的,给他们每人留一条裤头就行了。”——

    听着周维清的话,大多数痞子营士兵都有些发愣,这些年来,痞子营前前后后也来过几任营长,却没一个能坚持住的。还被他们弄死了一个。那些人却也没有一个像周维清这样。

    痞子营这些兵痞们虽然嚣张,但也没到敢袭击正规军的地步,要知道,中天帝国北疆的军队,乃是整个帝国最为精锐的部队。他们本就是戴罪之身,要是再惹怒了那边,很可能就会带来杀身之祸。在被发送到痞子营之前,他们每个人可都是已经被军队除名了的。

    那宛如黑铁塔一般的壮汉嗖的一下从山坡上跳了下来,提着自己的巨型狼牙棒走向周维清,“周小胖是吧。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害死我们。这些亲卫既然是十六师团的,抢了他们的装备,十六师团的人难道不会找来?我们这里偏僻的很,就算是被完全抹杀了,也没人会知道。”

    伴随着这名壮汉走来,周围痞子营的人也换换围拢,将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围在中央。

    周维清扫了他们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浓浓的不屑,“难怪这么多年你们都只能在这里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曰子,还痞子营呢,你们这点胆子也好意思被称为痞子?”

    “小子,你找死?”黑大汉怒吼一声,手中的狼牙棒就已经抬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这些痞子营的士兵却看到了令他们惊讶的一幕。

    周维清身体一抖,身上的甲胄已经被他脱了下来,头盔也扔到一旁,下身的战裙、战靴也先后脱下。

    紧接着,周维清又脱掉了自己上身的军服,和那黑大汉一样,赤裸了自己的上身。

    比健壮、魁伟,周维清比那黑大汉还是差了许多的,但他身上的肌肉线条却也相当彪悍。

    上官菲儿轻啐一声,别过头去,隐藏在面具下的俏脸已经多了几分红晕。

    “你要干什么?卖身么?我们这些人虽然都是被放逐的,但对男人也没什么兴趣。”黑大汉冷冷的说道。

    周维清向他摇了摇头,道:“听你刚才的话,你们似乎也是怕死的,对不对?这没什么,只要是人,都会怕死,我也不例外,而且我尤其的怕死。我认为,对你们来说,再多的言语都不如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你们怕十六师团的报复是吧,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们,从这一刻开始,如果你们不听从我的命令,仅仅凭借我一个人,我就可以让整个痞子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哈哈哈哈。”黑大汉张狂的大笑起来,“你以为你打晕了那二十个亲卫就能在我们痞子营逞威么?让我们从世界上消失,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黑大汉浑厚的声音说到这里突然嘎然而止,因为,他惊讶的看到,周维清的眼睛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已经变成了红色。鲜红鲜红的红色。

    一股无与伦比的暴戾气息骤然从周维清身上爆发出来,他身上的肌肉骤然膨胀,一道道黑色的虎皮魔纹宛如水波一般从他皮肤下浮现而出,如果说痞子营这些人散发出的是凶悍,那么,这一刻周维清所散发出的,就是凶厉之气。

    嗖,周维清的右脚猛然抬起,让所有人都看到他脚上的变化,紧接着,他的右腿战斧式重重劈下,右脚就那么狠狠的跺在地面上。

    上官菲儿对周维清的实力最了解,轻轻向上一跃,离地一米。

    轰——大地就像被万斤重锤正面轰中了一般,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距离周维清较近的人,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一股巨大的震荡力就在这时从他们脚下传来。

    一百多人,在这一刻就像是一朵盛放的鲜花一般居然被全部震倒,大地之上,一道道龟裂的痕迹迅速向远处延伸,最远的竟然蔓延出近百米。

    轰鸣的回音在群山中回荡着,周维清宛如虎爪般的大手骤然攥紧,谁也没有看清楚他是如何行动的,黑大汉手中的狼牙棒就已经到了他手中。

    周维清就那么拎着狼牙棒,反手轰击在自己身上,宛如金铁交鸣般的声音响起,那黑大汉骇然看到,他那巨型狼牙棒上面的尖刺居然消失了一片。

    周维清随手向地面上一掷,只听噗的一声,那巨型狼牙棒居然就那么消失了,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黑色的洞。

    别说是这些痞子营的人,就连那二十二匹战马都被周维清这一脚震地震的东倒西歪,最后卧倒在地。那一脚的威势,令眼前这些痞子营的人都不禁流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充满邪异的血眸一扫,落在那黑壮汉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那黑壮汉吞咽了一口唾液,“你真的是人类么?”

    眼前一花,下一刻,他的身体已经被周维清提离地面,“现在是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大家都叫我黑熊或者大熊。我的真名叫熊光明。”兵痞可不是敢死队,他们也怕死。尤其是面对邪魔变之后的周维清,每个人都会产生出一种完全无法抗衡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硬顶不是找死么?

    周维清点了点头,将他放在地面上,道:“很好,不论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我,我都接着。现在,按我的命令做。收拾战利品,然后带我回营。”

    “都起来,你们在诈尸么?还不赶快按照营长的话做。”大熊毫不犹豫的立刻下令,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恭谨了许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硬顶,那是傻子。他还不想死呢。至于他这份恭谨有多少是真的,那就不是周维清需要考虑的了。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坐稳这个营长的位置,至于如何收服这些痞子营的人,他的办法多的很。千万不要忘记,他可是神眼无赖和最流氓教出来的。那些普通军官应付不了的局面,对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大问题,因为他的思维方式本来就更贴近于这些痞子们。

    一会儿的工夫,那二十名亲兵的衣服、铠甲、武器就已经被全部收走,牵着他们的马屁,在大熊的带领下,一百多名痞子营士兵,簇拥在周维清身边,浩浩荡荡的朝着营地走去。

    周维清散去了邪魔变,但他也不穿上衣服,就那么赤裸着上身,带着上官菲儿走在最前面。

    熊光明道:“营长,您先到我的营帐休息一下吧,我们这里已经很久没有配营长了,所以没有专门的营帐。”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好,就到你的营帐。你应该是咱们特殊第一营的中队长之一吧,你去把其他中队长都叫过来。当然,之前发生的事你也可以都告诉他们,至于十六师团有可能带来的麻烦,我自会应付,你们用不着担心。我既然已经是痞子营的营长,出现任何问题我也都要顶着不是么?我既然敢那么做,自然就我的道理。”

    “是、是,营长英明。”熊光明那么大的块头,摆出一副恭敬谦卑的样子实在有些好笑,但这样的他反而让周维清高看几分。原因很简单,宁折不弯的姓格是周维清最不喜欢的,因为拥有那样姓格的人往往活不长。他需要的,是一只聪明的军队,而绝不是一只只会死拼的军队。

    营地在一个个小山包之间,离得近了,更能看到那些营长的简陋,绝大多数营帐都是漏风的,要知道,这里可是北疆,现在的天气已经很冷了,白天还好一些,像周维清这样拥有浑厚天力的人可以不在乎,但到了晚上,温度可要降低许多,就这种帐篷,能抵御多少寒风?幸好他们将帐篷都驻扎在了山包之间的背风处。

    熊光明带着周维清来到一个相对较为完整的营帐中,请他进去。营帐里也不过就是十平米左右的面积,至少有六、七处补丁。但总算还严实一些,就算这样,也能感觉到四处透风。导致这营帐内的空气倒是不错。

    周维清眉头皱起,向熊光明道:“你去吧,把其他的中队长都叫来。”

    “是。”熊光明转身出去了,才一出帐篷,他眼中就已经满是寒光。在痞子营十名中队长中,他的实力是排名垫底的。刚才被周维清这一威吓,不得不暂时服从,可既然已经到了痞子营里面,就这么个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就想要指挥他们这些人?简直是白曰做梦。

    帐篷里只剩下周维清和上官菲儿两个人,上官菲儿没好气的瞪视着他,道:“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非要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种地方你还能有什么发展?恐怕不自行离开永远都要留在这里做什么营长了。”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这里虽然比我想象中还要破烂一些,但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你应该明白,我要的并不是属于中天帝国的军队,而是属于我自己的。痞子营怎么了?这里就将是我崛起的地方,你等着看吧。”——

    时间不长,外面已经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紧接着,熊光明那洪亮的嗓门就响了起来,“周小胖是吧,滚出来吧。老子们来了。”

    周维清莞尔一笑,道:“这家伙变脸倒是变得很快。”

    上官菲儿耳朵动了动,秀眉微皱,道:“恐怕整个痞子营的人都集合了,都在外面,你要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

    周维清呵呵一笑,大刺刺的抬手在上官菲儿肩膀上拍了拍,道:“有句话叫做,虽千万人吾往矣。”一边说着,他已经一撩帐篷门帘走了出去。

    当他走出来的时候,外面已是一片人山人海,千余名衣着简陋的痞子营士兵围在外面,虎视眈眈的看着周维清。最前面的有十个人,其中周维清认识两个,一个自然是熊光明,另一个则是不久前在十六师团斗军赛场上败给周维清的青狼。

    “是你?”看到周维清,青狼也是一愣,上下打量周维清几眼,“你是昨天斗军赛场上那个人?”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没错,就是我。”

    青狼眼中流露着惊讶之色,向身边一名身材不高的中年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周维清的目光顿时落在那名中年人身上,青狼也是这里的中队长之一,能让他以这种方式说话,这个中年人在痞子营的地位绝对不低。甚至很可能是这十个中队长中的主导者也说不定。

    那名中年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站在其他那些彪悍如熊的痞子营中队长之间很不显眼,而且他也没有身穿军服,而是一身布衣长袍,看上去到有几分文质彬彬的感觉,目光平和,十分普通的相貌放在任何地方都不会引人注意。

    听完青狼的话,这中年人抬头看向周维清,脸上带着一丝笑容,微笑道:“你好,周营长,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魏峰,是痞子营副营长,不过,我这个副营长是自封的,可没有上面的军令。听青狼说,昨天周营长才刚刚参军?”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不错。”

    魏峰道:“那这么说,昨天在斗军赛场,周营长应该是战胜了十六师团的总擂主了。按照斗军赛场的规矩,那总擂主都是由各个师团的师团长担任的。也就是说,周营长应该是击败了十六师团的神布师团长,我没记错的话,她可是一位六珠修为的上位天尊啊!”

    从青狼简单的几句话中,他就已经大概判断出了周维清的实力,周维清不禁有些疑惑,难道这家伙只是凭头脑当上这个副营长的?

    魏峰继续道:“只是我不明白,以周营长这样的人才,神布师团长怎么舍得将你送来我们痞子营呢?难道周营长犯错了?”

    周维清道:“犯错要看是从谁的角度来看,神布师团长让我娶她妹妹,我拒绝了,所以我来了这里。担任特殊第一营的营长。”

    其他人都流露出几分惊讶,惟有魏峰还是那么沉稳,“那这么说,周营长是被发配了。我听黑熊说,刚才周营长以一人之力震慑了我们上百位兄弟,而且身体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变异。不知可否让我也见识见识。”

    一边说着,魏峰已经排众而出,走向周维清,当他开始起步的时候,一股比神布还要令人恐怖的杀气油然而生,浓烈的杀机宛如一柄利刃一般,直刺周维清。九颗,整整九颗混合了力量和敏捷的体珠悄然出现在了他右手手腕上。这魏峰竟然是一名巅峰境界的体珠师。要知道,不论是体珠师还是意珠师,极限就是九珠,也就是说,他的天力修为至少要超过二十七重。别说周维清了,甚至比上官菲儿还要略高一些。

    “上位体宗,看来,我们这特殊第一营果然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地方。魏副营长,如果我赢了你,是不是意味着我能够得到兄弟们的认可呢?”

    魏峰向周维清摇了摇头,道:“哪有那么容易,如果说我们痞子营是一个王国,那你就是一个入侵者。战胜我,或许你还有立足的机会,否则,你的结果和以前那些营长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周维清笑了,“很好,那我就先战胜你再说。”到了痞子营,也可以说是到了周维清的目的地,在这与主军营隔绝的地方,他已经完全不需要在隐藏自己的实力了。

    魏峰动了,上位体宗乃是体珠师的巅峰,与当年和呼延奥博在一起的风宇修为一样,能够修炼到这种程度,可以说已经将身体练到了相当强悍的程度。而且,拥有九颗体珠就意味着他可能会拥有九件凝形装备的增幅。周维清虽然是天珠师,但毕竟只有四珠,在他看来,这个九珠修为的魏峰,要比六珠的上位天尊神布更加危险。

    几乎是一闪身,魏峰就已经到了周维清面前,右手成爪,直奔他当头抓来。

    四对天珠在魏峰释放出自身体珠的时候,就已经悄然出现在了周维清的双手手腕上,面对魏峰的攻击,周维清同样是右手上撩,挡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魏峰双肩微微一晃,身体被反震力震荡的停顿了一下,而周维清则是后退了三步。很明显,纯粹的力量比拼,周维清落了下风。

    但是,吃惊的却是魏峰。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在力量上竟然只是比周维清略强而已。虽然天珠师的每一颗体珠增幅幅度要更大,可周维清毕竟只有四颗体珠啊!而魏峰的体珠主要增幅的就是力量,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力量只是略强于周维清,那就是说,他输在了本身身体的力量上。

    千万不要以为魏峰的身体不够强横,身为体珠师,他每提升一颗体珠,增幅都在身体上,而且,他那浑厚的天力也不需要像天珠师那样分配一部份在意珠技能的控制上,全都是为了增强自身身体能力辅助,在这种情况下,身体强度居然不如周维清,怎能不让魏峰吃惊呢?

    不过,魏峰的实战经验实在是太丰富了,在周维清所见过的人中,哪怕是浩渺宫那两位宫主,论实战的次数和经验,都比不上这个在生死边缘挣扎过不知道多少次的痞子营副营长。

    心中的惊讶并没有影响他的继续出手,身体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他整个人就已经如同出膛炮弹一般撞向周维清,身在半空之中,九颗体珠几乎同时是光芒大放,包括双肩铠、胸铠、护腰、战裙、双护腿,以及一双闪烁着亮银色光芒的拳套,全部九件凝形装备竟然在同一时间释放了出来。

    唯一可惜的是,魏峰这一身装备,并不全是凝形套装,其中双肩铠和胸铠这三件是一套,护腰、战裙和双护腿又是一套,那对拳套又单独是一套。显得就有些杂乱了。不过,对于一般的体珠师来说,能够凑齐凝形装备已经是相当不易。

    九件凝形装备同时释放出来,强烈的压迫力顿时令周维清有些无法呼吸,魏峰的双拳完全是由正面轰出。他可不会犯神布那种轻敌的错误。因为轻敌,他曾经付出过惨痛的代价,因此,哪怕是面对再弱小的对手,他都会全力以赴,更何况周维清还是一名四珠修为的天珠师呢。

    暗金色的光芒骤然亮起,挡住了魏峰的去路,伴随着一声轰鸣,魏峰的攻击之势顿时减缓了许多,但是,那暗金色光芒形成的护罩却也随之破碎。

    那可是凝形护体神光啊!就这么被轰破了,除了魏峰自身九件凝形装备增幅的强大之外,也证明了他的天力修为要超过周维清十二重以上,惟有如此,凝形护体神光才有可能被击碎。

    不过,魏峰的攻击终究还是没有落在周维清身上,因为,紧接着就又是一道暗金色的光芒亮起。魏峰的攻击虽然凶悍,但也没到能够连破两层凝形护体神光的程度,顿时被反弹而回。

    “这、这是凝形护体神光?”魏峰眼中光芒终于不再平静,而是一片震惊。

    不论是御珠师还是天珠师,神师级凝形装备可以说都是他们的梦想,其中,对神师级凝形装备最渴望的并不是天珠师,而是体珠师。因为,对于只拥有体珠的他们来说,神师级凝形装备就是他们追求的极致。

    因为自身没有意珠,拥有镶嵌孔的装备对于体珠师来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但神师级凝形装备不一样。如果一名体珠师能够拥有几件神师级凝形装备的话,甚至可以去挑战同级别的天珠师了。

    所以,当魏峰看到周维清身上竟然接连亮起两道暗金色凝形护体神光挡住自己攻击的时候,他又怎能不吃惊呢?

    闪耀着暗金色光泽,依附于周维清双臂之上,将他那粗壮的手臂完全覆盖在内,不算很长,但却无比坚实的护臂爪闪耀着幽幽光泽。正是恨地无环套装中的阴阳巨灵掌——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