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无双营

    看着那阴阳巨灵掌上散发出的光泽,几乎是每一个痞子营拥有体珠的人都流露出了贪婪、渴望、羡慕、嫉妒这种种负面情绪,如果不是凝形装备无法抢夺的话,或许,他们早就已经蜂拥而上了。

    魏峰在短暂的震惊后,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难怪胆敢孤身一人来我们痞子营,竟是有两件神师级凝形装备,看起来还是套装。看来,你的来历也并不一般。”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魏副营长想不想知道我这对护臂爪的名字?还有为什么我会拥有神师级凝形装备呢?”

    魏峰愣了一下,“你肯告诉我们?”

    周维清洒然道:“以后你们都是我手下兄弟,这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这对护臂爪,名叫阴阳巨灵掌,能够大幅度提升力量的同时,还可以增强任何意珠拓印技能释放时的威力。你说的没错,他们是套装,这阴阳巨灵掌乃是我全部恨地无环套装中的两件。”

    “恨地无环套装?”听着周维清讲述自己的神师级凝形装备,因为兴趣太大,魏峰甚至已经有些忘记自己此时应该做什么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魏副营长,你不会不知道神师级凝形装备组成的套装是什么吧。”

    魏峰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道:“传奇套装?”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传奇套装。我的恨地无环套装或许未必是当世最强传奇套装,但却绝对是力量系最强的。恨地无环的意思就是,如果拥有全套套装,只要大地上有个足够坚实的环,就能将整个大地举起来。套装全套十件,目前,除了你看到的这对护臂爪之外,还有另外一件。”

    魏峰的情绪渐渐冷静了下来,看着周维清,眼中流露出思索之色,“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对于天珠师来说,这应该是绝对的秘密。”

    周维清道:“我说过,你们以后都是我的兄弟,让你们知道这些也没什么。这是好听的说法。至于不好听的说法嘛,我肯说出这些,就因为我可以肯定,你们这些人根本不足以对我构成任何威胁。只要我想,只要有充足的时间,将你们都干掉,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小子,你想死就直说。”一名有着黄发的壮汉在魏峰身后怒吼出声。一时间,整个痞子营都变得群情激奋起来。只要魏峰一声令下,就要冲过来将周维清碎尸万段似的。

    “都给我住口。”魏峰大喝一声,他的修为在这里是最高的,而且在痞子营也有着很高的威望。千余名痞子营士兵这才安静下来。

    “你还没有说你为什么能够拥有这样的传奇套装呢。”魏峰冷冷的向周维清说道。

    周维清道:“你的冷静让我很欣赏,难怪你们面对万兽帝国北疆大军首当其冲,却一直还能活下去。我之所以能够拥有这身传奇套装,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这份套装的制作传承者,也就是说,我是一名凝形师,有着凝形师中力量一脉的传承。”

    “凝形师?”失声惊呼几乎是不间断的想起,周维清冷眼旁观,他惊讶的发现,距离自己最近的这些痞子营士兵中,至少有几十个人发出了惊呼。甚至要比之前看到他的阴阳巨灵掌还要吃惊。

    “你说你是一名凝形师?”魏峰的声音中,明显带着几分渴望。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这个我没有任何骗你的意义,太容易被拆穿了,不是么?”

    魏峰道:“那如果你加入我们痞子营,成为营长,能否为本营兄弟制作凝形卷轴?”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我说了,你们是我的兄弟。我不止会为你们制作凝形卷轴,更会带领我们痞子营强大起来。谁说我们是炮灰?我要让所有希望我们去死的人看到,未来的痞子营,将是一支无敌之师。我会让你们每个人都拥有无数的金钱,拥有投怀送抱的美女,令人羡慕的实力。”

    魏峰眼中的寒意在得知周维清是一名凝形师之后,明显消散了许多,“周营长,你给我们画了很大一个饼,但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生存的有多么艰难?”

    周维清道:“我会带你们走出这份艰难,我刚才所说的一切也必定会实现。我不需要你们现在就相信我,但我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做痞子营的临时营长。三个月,我只要三个月的时间,如果三个月内,我不能令整个痞子营焕然一新,不用你们赶,我自己滚蛋。”

    魏峰深吸口气,“周营长,虽然你很年轻,但我却不得不承认,我被你的话打动了。但是,在我们痞子营有个规矩,强者为尊,只有最强的人才能拥有最大的话语权。击败我,你就是我们痞子营的临时营长了,我会带着兄弟们支持你三个月的时间。”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说过,在我面前,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半分机会的。”

    一边说着,高贵,傲慢,睥睨天下的气概从他身上骤然勃发,一个高约五米的虚影在他背后缓缓浮现出来。

    淡淡的紫红色,人身蛇尾,正是龙魔娲女的天技映像。

    那五米高的虚影一出现,几乎痞子营所有的人都呆滞了,能够认出天技映像的人可并不多,他们自然都不认得。哪怕是魏峰也不例外。但是,那天技映像龙魔娲女身上释放出的强大压迫力,却带给他们一种完全无法反抗的感受。

    原本魏峰身上凝实的杀气几乎在这龙魔娲女出现的一瞬间就已经荡然无存,不由得骇然后退。

    下一刻,周维清右手巨灵阳掌朝着魏峰一指,在他头顶上顿时出现了一个紫红色的漩涡,紧接着,一道紫红色的光芒电闪而过,魏峰身上的九件凝形套装顿时宛如冰雪消融般逝去。

    “这是什么技能?”魏峰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因为那紫红色的力量对他来说完全是未知的、不可抗拒的。没有了凝形装备的体珠师,就像是无牙老虎一般,不但对身体的增幅消失了,装备本身的威力也全部化去。

    “我说过,在我面前,你们没有任何机会。我有能力屠戮你们全部,这并不是夸张。”周维清的声音在龙魔娲女的天技映像中显得充满了威严。下一刻,他已经到了魏峰面前。

    魏峰可没有束手待毙的习惯,双掌猛然前推,浓烈的白色天力奔涌而出,居然化为一股漩涡,想要将周维清撞开。

    但是,几乎只是一瞬间,他就已经败了。

    刺耳的撕裂声中,一道银色光芒宛如开天辟地般出现在他面前,他双掌所发出的天力就那么被从中抛开,周维清再次迈出一步,几乎已经和他面对面的战在那里。而就在这个时候,魏峰已经感觉到自己不能动了。

    巨灵阳掌搭在魏峰的肩膀上,“记住,做我的兄弟比做我的敌人要幸福的多。”轻轻一推,魏峰的身体已经被送出七、八码外,被其他几名中队长扶着,才没有跌倒。谁都知道,如果刚才那一刻周维清想要杀死魏峰,十个魏峰都已经被他干掉了。

    这就是近乎天神级技能龙魔禁的强大,不论是天珠师、体珠师还是意珠师,在龙魔禁面前,如果没有同等级别的技能去抵抗,那么,都会被巨大幅度的削弱。以目前周维清的修为来说,哪怕遇到的是九珠级别的天珠师,凭借龙魔禁,他自保也是能够做到的。更何况魏峰只是九珠修为的体珠师了。

    上官菲儿一直站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周维清做这一切,她对周维清的实力了解的很,自然知道,就算是周维清不使用龙魔禁,也能赢魏峰,但那样的话,就要暴露更多的技能,而且要浪费一番手脚。远没有使用龙魔禁这么简单快捷和威慑十足。此时的周维清,带给痞子营这些人的是一种不可战胜的神秘感。

    收回阴阳巨灵掌,周维清大声道:“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痞子营的临时营长了。任期三个月,如果在三个月内,我不能让痞子营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自己滚。如果我做到了,那么,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兄弟。”

    魏峰直到现在才缓过神来,和身边几名中队长交换了一下眼神后,他才再次走到周维清面前,双手抱拳,微微躬身,“魏峰见过周营长。”

    其他中队长们也都有些不甘愿的向周维清躬身,声音参差不齐的道:“见过周营长。”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很好。魏副营长,你跟我到帐中来,其他人都散了吧。”——

    那几名中队长都看向魏峰,对于周维清,他们显然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魏峰向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可以走了,要是周维清想对他不利,刚才就可以动手了。而且魏峰自问,自己还是有用的。

    周维清和上官菲儿以及魏峰重新返回到熊光明的营帐之中。

    周维清向魏峰问道:“魏副营长,请你告诉我,目前我们痞子营所面临的最大三个困难是什么?”

    魏峰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道:“第一个问题就是食物。周营长,你也看到了,在这极北之地,只能生长很少种类的植物,而且现在还没到最冷的时候呢。西北集团军那帮混蛋,每个月只给我们送来一些最粗劣的食物,根本就吃不饱,兄弟们每天都是饿着肚子的。不然的话,我们的战斗力起码能够提升三成。”

    “嗯,还有呢?”周维清若有所思的问道。

    魏峰道:“第二个问题就是装备物资了。不只是武器装备,还有各种生活用品,我们这边都是极其匮乏的,物资、装备、药品,都是我们最需要的。其实,我们痞子营几乎每年都能补充数百人,可现在总数却依旧只有一千两百多人,我在这里十年了,亲眼看着无数兄弟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冻、饿和疾病上。”

    “第三个问题,就是御珠师的凝形和拓印了。如果论整体实力,我敢说,咱们痞子营绝对是整个中天帝国最强的一个营。在我们痞子营里,体珠师有三百六十二名,意珠师四十九名。其他人也大都是拥有一点天力修为的。”

    “你说什么?”这次轮到周维清吃惊了,他虽然自问对痞子营的估计已经相当不低,可也没想到,这痞子营的底蕴竟然如此强悍。

    魏峰脸上流露出一丝苦笑,道:“这是大自然的法则,优胜劣汰,这么多年以来,本来被送过来的人就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没有点实力,能够在军营中搞风搞雨最后被发配到痞子营么?而且,实力弱的都死了,剩下的都是实力强的。只是,真正能够拥有凝形、拓印能力的,却是少之又少。三百多名体珠师中,拥有的全部凝形装备加起来还不到二百件,空有一身天力,实力却根本不能完全发挥出来。这也是为什么刚才周营长你说自己是凝形师的时候大家看你的目光那么热切了。”

    周维清微微颔首,道:“我懂了。魏副营长,那你说说痞子营面前的现状吧。”

    魏峰愣了一下,道:“我刚才都已经说了啊!大家不过是在这里混吃等死而已。回又回不去,前有狼、后有虎。我们能活下来,都已经是个奇迹了,还有什么现状可言?只能是勉强活着。”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看来,魏副营长还是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其实,有些东西是隐瞒不了的。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我们痞子营距离边疆这么近,万兽帝国大军攻来的时候,我们痞子营是怎么存活下来的?按照实力对比,我想,万兽帝国足以轻松将我们痞子营扫平吧。还有,就这些帐篷,到了严寒时候,又没有足够的食物,恐怕就算是普通体珠师也活不下来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痞子营应该有些秘密,譬如,有个隐藏于暗处可以安身的地方。”

    听了周维清这番话,魏峰顿时脸色大变,看着周维清的眼神顿时流露出强烈的杀机。

    周维清仿佛没有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一般,微笑着道:“我能想到的,西北集团军军部也一定能想到,可为什么他们一直没对你们有任何行动呢?依旧放任你们在这里,想必我们痞子营对西北集团军来说,还有点用。魏副营长,我没说错吧。”

    魏峰用力的深吸几口气,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是周维清的对手,恐怕早就要动手了。

    “这些都是你猜测出来的?”魏峰沉声问道。

    周维清看了他一眼,道:“应该说是判断出来的。其实,能够想到这些并不难,只要亲自来到这里看看,稍微动点脑筋应该都能猜得到。毕竟,不论你们有多惨,还都活着。”

    “还有一点你要记住,我不是你们的敌人。既然被分配到了痞子营,那么,我就一定要让我们痞子营强大起来,其实,在这里也不错,至少不会有人来管束我们。魏副营长,让我们开诚布公的谈谈吧。刚才你所提出的三个问题,三个月内,我一定全都解决掉。”

    魏峰冷笑一声,“你很难令我相信你说的不是大话。这三个问题,已经困扰了我们超过十年,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么?尤其是凝形卷轴的缺乏,那可是至少上千份的缺口,就凭你一个人?你能在三个月内制作出上千份凝形卷轴?单是材料所需要的金钱就是天文数字了吧。”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我既然说出来,就一定能够做到。我说过,三个月的临时营长,做不到我所说的,我自己会滚。你现在也用不着将痞子营的秘密都告诉我。如果三个月后,你们认为我这个营长可以继续当下去,再告诉我也不迟。但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我不只是来领导你们的,也是来统治你们的。我可以让你们过上美好的生活,拥有金钱和美女,但是,你们却必须要臣服于我。在这个世界上,想要得到什么都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如果不久的将来,你们从我这里得到了,却不想付出的话,那么,我会将你们彻底从这个世界抹杀。”

    魏峰双眼微眯,“你在威胁我?”

    周维清摇头道:“谈不上威胁,我只是告诉你一个事实而已。刚才我带来了二十套亲卫装备,你安排分给大家吧。还有马匹。现在营中存粮还有多少?”

    魏峰深深的看了周维清一眼,道:“存粮还有一些,营长要吃饭么?”

    周维清道:“不是我要吃,从现在开始,给兄弟们的伙食加足,粮草的事我来解决。”

    魏峰道:“不只是粮草,十六师团如果来找麻烦,恐怕也要周营长亲自解决了。刚才你判断出的两件事,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我们之所以能够一直生存下去,是因为在这片丘陵地带,有我们建造的地穴。边疆那边,有本营探子在,一旦万兽帝国有所行动,我们就会全体撤入地穴之中。不会被他们发现。而我们对于西北集团军的价值也就在于情报了,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将万兽帝[***]队发动的消息传给集团军那边。”

    周维清微笑颔首,道:“和我猜测的差不多。十六师团那边,我会应付,你不用担心。这几天让大家吃饱喝足,然后你挑选出一百个最精锐的战士,包括中队长们在内,三天后,我要带他们有所行动。”

    魏峰心中一凛,“周营长,我必须要提醒你,兄弟们的生命在我眼中是最可贵的。”

    周维清毫不退缩的盯视着他的眼睛,道:“我比你更怕死。在出发之前,还有两件事要做。一个是给我们这特殊第一营改个名字,痞子营太难听了,还有,我要宣布几条军规。明曰一早,你整军听我宣布。”

    魏峰淡淡的道:“周营长,整军这件事并不太容易,你也知道,流放到这里的,都是老兵油子了,想要指挥这些人可不容易。”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这个简单,你告诉大家,凡是明天早上按时来集合的,每人发一个金币。现场就发,概不赊欠。”

    “啊?集合也发钱?”魏峰愣了一下。

    周维清点点头,道:“我会教你们如何做一个真正的无赖、痞子、流氓,而不是要让你们做什么正经人。因为,我就从来没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

    魏峰笑了,“周营长,我现在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呢,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告辞。”

    魏峰走了,上官菲儿来到周维清身边,疑惑的道:“不过是集合而已,为什么要给他们钱?不听命令的,打就是了。我帮你来执法,这个我最乐意干。”

    周维清摇摇头,道:“如果是普通军队士兵,你这方法当然可以。但这是痞子营,一群痞子、无赖。就算用你这方法把他们集合,他们也绝不会心服口服,而且心生恶念的更多。对付他们这样的人,诱之以利比任何方法都管用。只有让他们组成一个巨大的利益体,能够从这个利益体中每个人都获得令他们无法抗拒的利益,他们才会真正的为我所用。”

    上官菲儿不解的道:“这样的军队能上战场么?一切都向利益看,要是遇到强敌,岂不是一战即溃?”——

    周维清微笑道:“可是,我们为什么要遇到强敌呢?而且,有这么句话你听说过没有,如果利益有百分之三十,就一定要去试一下,如果利益是百分之五十,那么,冒险也是值得的。利益到了百分之百,很多人就愿意用命去搏。而我带给他们的利益,又岂止于百分之百呢?其实,利益集合体是一个双刃剑,他们可能最为松散,也有可能最有凝聚力。关键是如何来进行调控了。我说了,你等着看吧,我会让你看到我是如何掌控他们的。”

    一边说着,周维清拉过帐篷中唯一一张随时都有可能散架的桌子,然后取出纸张和笔,开始写他给痞子营的军规。

    上官菲儿就战在他身边看着,只是看了几眼,上官菲儿就已是目瞪口呆,看着周维清的目光更变得无比怪异。

    多了一个营长,对于痞子营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影响。痞子营中的士兵们读力姓是很强的,他们对命令这种东西,大都是噗之以鼻。哪怕是已有的那些中队长,也都是凭借实力打出来的,他们也很少会去下达什么命令,一旦命令不爽,手下的那些士兵依旧不会遵从。

    刚才之所以能聚齐那么多人,主要还是因为他们好奇,好奇什么人会来当这个营长,难道军部还不长教训么?而周维清的一番话对他们来说,也根本就没什么效果,同样的内容,他们也听其他营长说过。唯一令他们感兴趣的是周维清的实力,他居然轻而易举的击败了副营长魏峰,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在他们眼中,这个年轻人多了几分神秘色彩。

    不过,对于痞子营来说,单是实力强也没什么用,没人听你命令你有什么办法?

    就在所有人都对这个新营长不以为然的时候,魏峰传达下来的消息却勾起了所有人的兴趣,明天早上集合,只要准时去集合的,每个人发一个金币。

    要知道,痞子营的士兵是没有军饷的,而金币对他们来说,虽然不能前往城市去花,但也可以在自己每个月休息那一天到其他军营去换些吃穿,更何况拿到这一个金币如此容易,当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从远处东方开始爬升而起的时候,平曰里几乎完全是各自为政的痞子营士兵们出奇的勤快,早早的就在丘陵前的空地上排兵列阵,每个中队的中队长站在最前面。

    周维清从自己营帐中走出来的时候,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寒战,北疆的早晨真是冷啊!更关键的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一顿热的了。

    上官菲儿跟在周维清身边,倒是没什么反应,她的修为更高,对于外界的适应能力还要强过周维清。

    当周维清走下丘陵的时候,魏峰已经主动迎了上来,看在金币的份上,他十分正式的向周维清道:“报告营长,特殊第一营全体一千两百四十六人全员到齐,请营长指示。”

    周维清点了点头,“魏副营长辛苦了,请归队。”

    魏峰看了一眼似模似样的周维清,还是喊了一声“是”,然后大步走回了队列。

    看着眼前这千余名士兵虽然衣着破败但排着还算整齐的队列,想着他们都是自己的兵,周维清心中不禁有种自豪的感觉。

    “大家好,我想很多兄弟还不知道我的名字。我叫周小胖,是新来的营长。大早上起来的,我知道,大家都是看在那一个金币的份上才在这么冷的天气下来这里站队。我说话绝对算数,每个人一个金币不会少你们的。”一边说着,周维清右手一甩,一大包金币就已经摔在地上,发出咣当一声,其中有一些金币撒落出来,在朝阳的光辉照耀下,光芒份外刺眼。

    顿时,痞子营的士兵们绝大多数眼中都流露出了狼一样的贪婪目光。

    周维清道:“我这里绝不止一千二百个金币,每人一个自然是毫无问题。我的话不多,但是,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仔细听,因为这将关系到你们的切身利益。听完我说的这番话后,你们按照队列每个人从我身边走过,就可以领取一枚金币作为今天早上的酬劳。听明白了么?”

    “听明白了。”只有少数几个懒洋洋的声音回答,哄笑声倒是不少。很多人更是以一种看笑话的心理看着周维清。

    周维清嘴角处流露出一抹冷笑,“我再问一遍,不回答我的人就可以走了,因为你们将放弃这枚金币。想过来抢也可以,我很欢迎,前提是你们不怕死的话。刚才我说的话,都听明白了么?”

    一听周维清要不给金币了,顿时,所有痞子营士兵们都来了精神,“听明白了。”一千二百多人的齐声呼喊还真有几分气势。

    上官菲儿站在周维清背后,心中大感惊奇,昨天当她听到周维清在今天集合时要发放每个人一枚金币时,心中是很不以为然的。可此时她才明白,周维清这一枚金币竟然能玩出这么多花样来。再加上她曾经看到了周维清昨晚写的东西,心中多少抓住了几分周维清心中的脉络想法。

    眼看所有人应和了自己,周维清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能让大家如此心齐的喊出这同一句话我很满意。我听其他军营的人都称我们为痞子营,那么,你们谁能告诉我,什么是痞子?”

    青狼站在前排,不屑的噗笑一声,“不就是流氓、无赖,不听命令那一套么?你能不能说点新鲜的?”此言一出,哄笑声再次响起。尤其是他那个中队的人。

    周维清向青狼摇了摇手指,道:“你懂个屁,什么是痞子?什么是无赖?真正的痞子、无赖,指的是不择手段将自己利益最大化的人,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今天,我为什么能够将你们集中在这里?原因很简单……”指指地上的金币,“就是因为利益。”

    这一次,没人反驳周维清了,因为他说的全是事实,痞子营这些人既然早晨起来站在这里就证明他们是认同这句话的。

    周维清道:“我来到这里,来做这个营长,我可没打算要将你们教成好人,锤炼成什么钢铁雄师,那有个屁用?能有几个人活着离开?我要做的,是把你们教的更坏,让你们成为真正的痞子、无赖,让我们这痞子营变得名副其实。”

    “你看看你们自己,都混成这么样子了,一个个惨兮兮的。这是痞子、无赖应该有的生活么?真正的痞子、无赖,应该是穿着最好的装备,吃着最好的东西,搂着最好的妞、喝着最好的酒。”

    青狼冷笑道:“少在那里放空屁,空话谁不会说?”

    周维清没有理会他,淡淡的道:“接下来,我宣布几条军规,大家要仔细听,待会儿经过我身边领取金币的时候,如果谁能将这几条军规都背下来不出错,那么,可以多领一枚。”

    “痞子营这个名字太难听,我给我们营起了个新名字,叫做无双营,取举世无双之意。我们要做大陆上独一无二、举世无双的团队。下面我宣布无双营军规。”

    “军规第一条,生死相搏时,实力不超过对方三倍绝不出战。”

    当周维清说出这句话后,很多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你们没有听错,不论在什么时候,面对怎样的敌人,你们始终要记住,我们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没有绝对把握,绝不轻易上战场。我们是痞子、是无赖,要的是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傻乎乎的与人拼命。”

    “军规第二条,没有利益的事,无双营绝对不做。”

    “这一条我解释一下,也就是说,哪怕是我这个营长,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大家也完全可以不听从我的命令。但是,如果有人为了一己之私而影响了大家的利益,该怎么做,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军规第三条,没有绝对的上级。一切凭实力说话。”

    “要是你们谁自认为能够战胜我,或者是带给大家的利益比我更多,那么,欢迎挑战,只要你能证明,这无双营营长的位置就是你的。同样的,各个中队、小队,你们听清楚了。只要你们能够战胜自己的小队长、中队长,那么,队长的位置就是你的。前提是,不得伤残、致死,否则,老子就挑战你。”

    “你们是不是觉得挑战去当官没什么意义?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在我无双营当官,绝对是有意义的。西北集团军军部不给你们发军饷,我给你们发。普通士兵,每个月军饷五个金币。小队长,二十个金币,中队长,一百个金币,副营长,五百个金币。只要你们挑战成功,这份军饷就是你们的。也欢迎你们来挑战我,老子别的没有,就是钱多,谁挑战能赢了我,老子给他一千万金币。都听明白了么?”

    跟这些兵痞说道理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有用利益和金钱去诱导,才能让他们真正的去体会自己的话。事实证明,周维清成功了,听了他这番话,几乎所有痞子营的士兵,眼睛都亮了起来——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