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二十六章 无双兵匪

    感受着已经被自己调动起情绪的无双营士兵们,周维清面带微笑的道:“军规暂时就这么三条,不难记吧。很快,老子就会让你们这群不合格的痞子、无赖知道,什么叫做利益共同体。让你们明白,老子这个营长能带给你们什么。好了,今天早上就到这里,按照各个中队的顺序,上来背军规领钱。”

    这次的清晨训话,周维清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他首先要做的并不是让这些人认可自己,而是要给他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用嘴说永远也不如实际行动更能折服人。

    周维清宣布的这三条军规太好记忆了,除了极少数几个人之外,几乎所有人都从他这里领走了两个金币。

    金灿灿的金币在手,那种沉甸甸、实实在在的感觉令周维清刚才所说的话分量也更重了几分。

    但是,就在所有人刚刚领完金币的时候,远处,隆隆的奔马声带着大片升腾起的烟尘直奔无双营这边而来。

    无双营的士兵们都朝着远处看去,只见一队骑兵,朝着他们这方向正疾驰而来。

    魏峰站在周维清身边,顿时皱起了眉头,“营长,恐怕是十六师团的人。看烟尘,应该是重骑兵。至少是一个中队的重骑兵。怎么办?”

    周维清微微一笑,高声道:“无双营的兄弟们,来了一个中队重骑兵,应该是十六师团为了昨天的事来找场子了。我问问你们,以我们无双营的实力,和这一个中队的重骑兵相比,实力是否能超过他们三倍?”

    刚刚领完金币的一名壮硕士兵瓮声瓮气的道:“重骑兵算个毛,老子一个人能干死他们四、五个。”

    魏峰道:“我们有那么多御珠师,一百个重骑兵到不算什么,只是,要是真的对他们动手,军部一旦下令剿灭我们怎么办?”

    周维清冷笑一声,道:“不会的。我敢肯定,这是十六师团自发的行动,否则,就不会只有一个中队了。他们甚至要比我们更怕被军部发现呢。兄弟们,等待会儿他们到了近前,你们听我命令,给老子抢,重骑兵装备、马匹、衣服,谁抢到就是谁的。有什么事,老子顶着。”

    普通士兵们到没什么,但包括魏峰在内,好几位中队长都疑惑的看向周维清。

    “营长,这能行么?”魏峰忍不住说道。

    周维清冷哼一声,“有什么不行的?我们被放逐到这里,本身就已经没了半条命,还有什么可怕的?不把自己武装起来,在这里早晚都是等死。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你们不会连一点血姓都没有了吧。”

    魏峰双眼微眯,“既然如此,我们就干他娘的。”

    重骑兵的速度并不算太快,他们的装备太沉重了,但是,重骑兵身上的装备也是任何国家军队中最精良、最昂贵的。

    如果是长距离行军的话,一名重骑兵至少要搭配四名后勤补给人员才行。

    重骑兵的主要的装备包括覆盖全身每一个角落的重型铠甲、高等战马配全身马铠、重骑兵长矛、长弓、圆盾。

    乃是战场上最恐怖的兵种,重骑兵一旦形成规模冲锋,在平原地形几乎是所向披靡。凭借长度在三米五到四米之间的重型长矛,他们就像是移动的堡垒一般。哪怕是远距离时,也可以凭借自身所带的长弓射杀非重铠的敌人。

    当然,装备一只重骑兵军队所需要耗费的资源也是相当恐怖的,因此,哪怕是中天帝国这大陆第一强国,也不会去组建重骑兵军团,一般来说,都是每个师团配备几个中队的重骑兵,专门的重骑兵师团,才配备以营为单位的重骑兵。

    神布所掌控的十六师团,在西北集团军中,是一个主战骑兵师团,全员一万四千人,其中有一个营的重骑兵,九个营的轻骑兵,还有四千人是四个后勤补给营。主要就是为重骑兵服务的。

    昨天当她眼看着自己那群亲卫居然只穿了裤头回来,装备竟然被抢光了,神布顿时大发雷霆。但她也知道,向军部反应只能让自己成为笑柄,而且痞子营已经够惨的了,军部也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动作。因此,神布忍了又忍,今天才派了一个中队的重骑兵趁着清晨之时悄悄离开军营,前来找场子。她倒是没指望这一个中队重骑兵去如何对付痞子营,主要是威慑,同时要回她那些亲兵的装备。

    神布那些亲兵虽然都是轻骑兵,但装备的价值因为铠甲、武器中都混有钛合金,因此,价值丝毫不在重骑兵装备之下,这个亏她怎么肯吃?对周维清更是恨的牙痒痒。

    很快,一个中队一百名重骑兵带着强横的气势就冲到了距离痞子营山丘还有五百米的地方。他们没有再继续向前,而是停了下来。

    重骑兵冲锋是需要有助跑距离的,在这个位置停下,可见指挥者的军事素养相当不错。所有重骑兵全部是重型长矛前指,上身微微下伏,左手小圆盾护在胸前,做出随时准备冲锋的姿势。

    一名身穿银色铠甲,头顶有着和周维清一样橘红色羽毛的营级将领策马而出,她是一身轻骑兵装束,转眼间,就已经来到近前。尽管带着头盔,周维清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可不正是神依么?

    “呦,这不是神依营长么?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们痞子营?神依营长这身装备却领着一个中队的重骑兵,似乎有些不搭调啊!”周维清双手背后,他今天也是穿着那身昨天刚发的营长甲胄,只是没带头盔,看着神依,脸上那副惊讶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假装的。

    一看到周维清,神依就气不打一处来,不只是因为昨天的事,同时也是因为他的拒婚,抽出腰间长剑,指着山坡上的周维清,怒喝道:“周小胖,你这个混蛋,竟敢抢我军团亲兵营装备,该当何罪?”

    周维清一脸惊讶的看着她,道:“神依营长,这是怎么说的?谁抢你们亲兵营的装备了。这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谁能证明我抢了?”

    他嘴上说着无赖话,可偏偏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要是不知道实情的人,还真会以为是他被诬陷了呢。

    无双营的一众人聚集在周维清身后看着他表演,对这个营长,他们的认同感正在一点一滴的增加着。

    “你……,你敢做不敢当,是不是男人?”神依怒喝道。

    站在周维清身边的上官菲儿心中暗想,这姑娘真倒霉,遇到了周小胖这个流氓,斗嘴她怎么可能是这混蛋的对手啊!

    果不其然,周维清一脸惊讶的看着神依,“神依营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小心我告你诽谤,我明明没和你试过,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男人了?”

    神依虽然在军中也征战了几年,但因为十六师团又她姐姐在,平时谁敢对她说这种流氓话,一时间还没太听懂。

    周维清身边无双营那些人却是心领神会,顿时一片哄笑。

    神依这时也明白过来,“混蛋,你敢调戏我。周小胖,我警告你,赶快把抢的东西交出来,不然的话,我就踏平你们痞子营。”

    听她这么一说,周维清顿时流露出一副惊恐的样子,一把撤掉自己上身的锁子甲,拍拍胸口,“啊!我好怕啊!来啊!快来吧,宝贝,你咬我啊!啊——”

    只有最后一声惨叫是真实的,因为上官菲儿想到了周维清对“咬”这个字的解释,忍不住狠狠的在他后腰掐了一把。

    黑熊在旁边哈哈大笑,道:“来啊,美女,来咬我们营长啊!最好是让我们大家观摩一下。”

    这群痞子被流放在这里都是时间不短了,看到女人,还能不双眼放光。起哄的声音顿时更加热烈了。在这个时候,无双营绝对是一个整体。

    “好、你们好。”神依气得全身发抖,“老娘不踏平你们痞子营,我就、我就……”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威胁的话,猛然掉转马头,返回到五百米外的重骑兵中队而去。

    魏峰在周维清身边低声问道:“营长,他们恐怕真的要动手了。咱们这里的山丘坡度都比较平缓,重骑兵是能够冲上来的,一旦形成集团式冲锋,恐怕兄弟们会有伤亡。”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没事,让他们冲锋好了,等冲起来再说。”

    说着,他转向无双营的士兵们,高声道:“兄弟们,老子告诉你们,你们的营长是无所不能的,待会儿,我阻止了他们冲锋之后,你们就下去给我抢,抢了的都归你们自己。记住了,不要伤了马匹。那重型铠甲用处不大,马可是好东西。”

    “好——”欢呼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经过今天早上周维清那一顿训话,再加上马上要进行的掠夺,将这些痞子营士兵们的姓子都激发了出来,他们本就是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有周维清在这里煽风点火,那还能老实的了?——

    上官菲儿用天力收束声音,仅仅能让周维清一个人听到,“你现在就像个土匪头子似的。”

    周维清扭头看了她一眼,洋洋得意的道:“不是土匪,是兵匪。无双营的无双兵匪。”

    这时,神依已经回到了那一个中队的重骑兵身前,怒吼道:“重骑兵第一中队听令,准备冲锋。”

    铿锵的铠甲声整齐划一响起,重骑兵挑选、训练都是最严格的,此时听到主官命令,第一时间都做出了冲锋准备。

    “神依营长,真的要冲锋么?”十六师团重骑兵第一中队的中队长赶忙策马上前,低声问道。

    神依咬牙切齿的道:“这群混蛋不但不打算还给我们装备,还敢调戏我。不将他们扫平,老娘就不姓神。”

    “可是,师团长让我们来主要是威慑。真要动手的话,有了损伤,军部万一责问下来……”

    神依怒道:“你是主官还是我是?有责任,我担着。”一边说着,她手中长剑直指痞子营所在山坡,大喝一声,“冲锋。”

    重骑兵中队开始冲锋了,站在山坡上的周维清看的很清楚,这一个中队一百名重骑兵迅速拉开阵型。

    五十名重骑兵一排,一共两排,第一排重骑兵每个人间距六、七米的样子,第二排重骑兵同样如此,但第二排的每一名重骑兵却正好在第一排每两名重骑兵间距中央的位置。这样一来,如果第一排重骑兵的冲锋遇到阻挡,也不会影响到第二排重骑兵的重逢,绝对是训练有素的强大兵种。

    五百米的距离足够重骑兵加速了,虽然只有一百人,但却如同钢铁洪流一般冲了上来。

    千万不要小看这一个中队的重骑兵,如果他们遇到的是没有准备的步兵,仅仅凭借这一百人,就能够凭借冲锋凿穿一个师团步兵的阵营。

    痞子营的士兵们也紧张起来了,虽然他们对自身个体的实力都很自信,可是,面对这种钢铁洪流般的重逢,他们还是不禁为之色变。他们都是老兵,自然知道重骑兵发起冲锋后的威力。人、马、装备的重量,再加上冲锋的速度,就算是一名重骑兵,也能够挑翻修为不足的体珠师。

    周维清从容的抬起右手,淡淡的冰雾闪耀,霸王弓已经出现在他掌握之中。

    神依选择的是让重骑兵冲锋,而不是射箭,毕竟,五百码距离对于一般弓箭手来说,已经超出了射程,而且在她看来,痞子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对痞子营的认知,她可是远远不如她姐姐神布了。

    眼看着,重骑兵就已经冲到了距离山坡三百码的位置,这个位置,正是一般弓箭兵长弓无法企及的距离。

    就在这个时候,周维清动手了。只见他脚尖在地面上一点,整个人就已经如同猎豹一般蹿了出去,身在空中,霸王弓已经拉成满月,这一次,他没有用羽箭,在霸王弓的弓弦上,一道浓郁的白色光芒凝聚成箭,带着蓝紫色的光彩,嗖的一下电射而出。

    伴随着周维清的修为不断提升,他对霸王弓的使用也远远不是以前所能相比的。其实,突破到天神力之后,他就已经能够以天力凝聚为箭了。只不过因为对天力消耗较大,他一般都不会使用。现在他要的是震慑,不是震慑对手,而是震慑自己无双营这群兵痞,所以,才用上了天力凝聚箭。

    以天力凝聚而成的长箭,威力要远远超过普通的羽箭,尤其是在附加技能上,对技能的释放效果更会大幅度增强。

    周维清这一箭中附带的技能只有一个,掌心雷。正是霸王天雷箭。

    霸王弓的射速何等恐怖,几乎是他这边弓弦一松手,箭矢就已经抵达了目的地,无双营的人只是看到一道蓝紫色光线在空气中留下的残影,紧接着,一声剧烈的轰鸣就已经传遍平原。

    巨大的轰鸣或许对人的影响还不算太大,但对于马的影响就要大得多了。尽管重骑兵的马匹都是最健壮久经训练的战马,但伴随着这一生轰鸣,正在冲锋的重骑兵中队,速度顿时慢了下来,尤其是正前方的一些战马,一个个前蹄扬起,发出希律律的长嘶。

    周维清这一箭没有射向任何一名重骑兵,而是射在了他们冲锋必经之路的地面上,一个直径足有十米,深达一米的大坑在轰鸣中出现。

    在第一箭射出的下一刻,周维清已经跳下山坡,第二箭也随之射出,这一箭是射向空中,颜色依旧是蓝紫。

    轰鸣声几乎是接踵响起,大片细密的蓝紫色雷电从天而降,范围不算太大,但笼罩一百名重骑兵却是没什么问题。正是千雷闪。

    千雷闪这个技能本身的杀伤力并不算特别强,但它胜在攻击面积大,金属可是导电的,伴随着千雷闪的出现,诡异的一幕顿时上演。

    所有正在冲锋的重骑兵和他们的战马,几乎同时颤抖起来,原本冲锋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严整的阵型也随之散乱起来。剧烈的麻痹感令有些重骑兵手中的长矛都掉到了地上。

    周维清哈哈一笑,“弟兄们,还等什么?给我抢他妈的。”

    虽然只有两箭,但周维清这两箭却看的无双营一众兵痞们目眩神迷。仅仅是两箭啊!他竟然就那么阻止了一个重骑兵中队的重逢,并且打乱了他们的阵型。

    已经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无双营这些兵痞怎么会放过,在魏峰和十名中队长的带领下,宛如蝗虫一般,从山顶上冲了下来。周维清的话他们可记得清楚,谁抢到就是谁的。

    神依此时已经有些混乱了,身为下位天尊,千雷闪对她的影响十分有限,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周维清竟然拥有雷属姓技能,一个重骑兵中队的重逢竟然就这么被打乱了,眼看着那如同蝗虫一般的痞子营士兵冲下山坡,不好的预感顿时在她心中升起——

    第三更来了,强烈求月票。

    箭是射向空中,颜色依旧是蓝紫。

    轰鸣声几乎是接踵响起,大片细密的蓝紫色雷电从天而降,范围不算太大,但笼罩一百名重骑兵却是没什么问题。正是千雷闪。

    千雷闪这个技能本身的杀伤力并不算特别强,但它胜在攻击面积大,金属可是导电的,伴随着千雷闪的出现,诡异的一幕顿时上演。

    所有正在冲锋的重骑兵和他们的战马,几乎同时颤抖起来,原本冲锋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严整的阵型也随之散乱起来。剧烈的麻痹感令有些重骑兵手中的长矛都掉到了地上。

    周维清哈哈一笑,“弟兄们,还等什么?给我抢他妈的。”

    虽然只有两箭,但周维清这两箭却看的无双营一众兵痞们目眩神迷。仅仅是两箭啊!他竟然就那么阻止了一个重骑兵中队的重逢,并且打乱了他们的阵型。

    已经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无双营这些兵痞怎么会放过,在魏峰和十名中队长的带领下,宛如蝗虫一般,从山顶上冲了下来。周维清的话他们可记得清楚,谁抢到就是谁的。

    神依此时已经有些混乱了,身为下位天尊,千雷闪对她的影响十分有限,可她却怎么也想不到,周维清竟然拥有雷属姓技能,一个重骑兵中队的重逢竟然就这么被打乱了,眼看着那如同蝗虫一般的痞子营士兵冲下山坡,不好的预感顿时在她心中升起——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