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二十七章 周小胖喜欢男人?

    神依不愧为一名营长,在此关键时刻,还不忘大喊一声,“重骑兵第一中队所属,弓箭。”

    中天帝国的重骑兵可以说是全大陆配备最齐全的,能远攻、能近战,三百码的距离不算太近,无双营这边冲过去也是需要时间的,而这段时间足够这些重骑兵们从雷电的麻痹中恢复过来,把长矛挂在马鞍桥上摘弓搭箭了。他们左手的小圆盾乃是连接在左臂上的,并不妨碍射箭。

    可是,周维清又怎么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呢?如果只是为了释放刚才那两箭,他根本就不需要从山顶上冲下来,三百码的距离对于霸王弓来说能算什么?

    一声低沉、有力,又充满了王者气息的怒吼声骤然从周维清口中响起,在这一刻,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但奇异的是,身体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可以说,他现在只是利用了邪魔变的气质而并未让自己去完成邪魔变。

    伴随着修为的提升,现在的周维清甚至可以只让自己身体部分邪魔变化,当然,这也是他在阅读了天邪教的邪典之后,才悄悄练成的。对他的邪恶属姓来说,邪典的帮助极大,不论是邪魔变还是邪属姓技能的应用,都令周维清得到了其中真髓。

    这一声虎啸,宛如飓风大浪一般骤然爆发,连魔鬼马都尽收不住暗魔邪神虎的怒吼,更不用说这些虽然健壮但毕竟还不属于天兽范围内的骏马了。

    一个个刚刚从麻痹状态中恢复过来的重骑兵们还没来得及弯弓搭箭,听到周维清的怒吼声,他们就觉得有种心胆具寒的感觉,而他们跨下的骏马,更是宛如割麦子一般,从周维清的方向一匹匹软倒在地。

    周维清这种以暗魔邪神虎气息发出的怒吼其实传播范围也是十分有限的,不过,只是覆盖这一个中队那还不是绰绰有余?

    噗哧一下,神依跨下的骏马也软倒在地,她下意识的腾身而起,这才没有被马压住。再看周维清时,正好对上他那双血眸,机灵灵打了个寒战,原本不好的预感在这一刻已经提升到了极点。

    重骑兵在马上确实威风,可是,当他们的坐骑一个个摔倒,大部分人甚至被坐骑压住身体后,可就变成了威风的反义词了。原因很简单,他们的装备重量太大,不论是人还是马匹,在倒下后想要站起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这段时间已经足够无双营的兵痞们冲过来了。

    周维清那一声怒吼也把他们吓了一跳,但毕竟不是朝着他们的方向,眼看着那一个中队的重骑兵就那么齐刷刷的倒了下去,无双营的兵痞们心中,周维清的实力顿时又上升了一个档次,他们怎会看不出,今天这一战,完全是周维清一个人就干掉了对方一个中队。接下来痛打落水狗这种事他们就再熟练不过了。

    接下来的一幕,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无双营这些兵痞们早就在这荒凉的边疆憋得满肚子火了。终于有个发泄的机会,他们还怎么会客气?

    要是集团冲锋的话,这个重骑兵中队还真不怕他们,可是,此时他们失去了最有利的优势,一个个还摔倒在地,被这些拥有超过三百名体珠师的无双营士兵近身,接下来就是他们惨痛的命运。

    连周维清都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他终于明白庖丁解牛是什么意思了,这些兵痞们抢东西的技术绝对一流,三、四个人找上一个重骑兵,一拥而上,最多四、五次呼吸的工夫,这重骑兵就只剩下内裤了。那速度叫一个快。当然,那重骑兵也少不得一顿臭揍。

    “无双营的兄弟都给我听着,不许致残,更不许杀人。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没有好处,我们怎能对友军下手呢?”

    好不容易刚站稳身形的神依听了他这句话,身体一晃,险些摔倒。什么叫没有好处不能对友军下手?你们这还不叫下手?要是有了好处,那还不把我们都杀了?

    “周小胖,我跟你拼了。”手持长剑,神依猛然加速,朝着周维清冲了过来。

    无双营这些家伙都狡猾的很,眼看着神依手腕上的四对天珠,他们冲过来的时候,都十分巧妙的绕开了这位营长大人,很是慷慨的将她让给了周维清。

    “我来吧,不是说抢到的东西就是自己的么?这妞身材和我差不多。”在军队里,铠甲制式可是不分男女的,不像自己定制铠甲或者是凝形装备那样女式铠甲和男士的截然不同。

    说话的自然是上官菲儿,一个闪身,她就已经从周维清身边掠过,迎上了双目通红,想要拼命的神依。

    神依手中长剑向前一掷,射向上官菲儿,紧接着,她右手中已经多了一柄闪耀着火焰光芒的长剑,显然是凝形装备了。猛然跃起在空中,怒吼一声,长剑上骤然喷吐出三米火光,直奔上官菲儿当头劈下。

    周维清根本就没看这边,把神依交给上官菲儿,他放心的很。此时,他手上已经换了黑辰弓,张弓搭箭,哪边要是有重骑兵实力比较强,敢于反抗的,他毫不吝惜的就是一箭射过去,杀人肯定是不会的,但凭借他的箭法,在敌人只有一百的情况下照顾全场还是没问题的,他要做的,就是不让无双营有任何伤亡。

    面对神依的全力攻击,上官菲儿不屑的哼了一声,就那么迎着火焰剑腾身而起,眼看着她就要被劈中的时候,神依只觉得眼前一花,上官菲儿化身残影,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了她背后,对女孩子,她还是十分客气的,抬手一掌劈在神依脖子处,将她在空中直接打晕,搂着她就落到了地面。

    比实力,可以说痞子营没人能和上官菲儿相比,但要论抢东西,上官菲儿可就不行了。等她好不容易将神依的一身营长铠甲弄下来时,整个战场都已经结束了。

    周维清站在那里,高声喝道:“把他们的人都集中在一起,胆敢反抗的,就给我揍,揍到服为止。”

    一边说着,他心中也不禁暗暗赞叹,无双营这些兵痞在干掠夺这种事的时候,绝对都是天才级的。

    前后不过半盏茶的工夫,一个重骑兵中队的装备就全到了他们手里。除了实力最强的魏峰和一群中队长每个人弄了一套装备之外,其他人要么穿着甲胄,要么带着头盔,还有骑着马的,有些肩膀上搭着重骑兵的衣服,怎么看都像是一群土匪。

    现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那一百名重骑兵都只剩下了裤头,被集中在中央,一个个都是鼻青脸肿的,装备都被缴械了,谁还敢反抗找不自在?那重骑兵中队长,是魏峰亲自出手,只是一个照面就给干翻了。

    穿着一身重铠,魏峰大踏步的来到周维清面前,满脸都是笑意,“报告营长,一百个重骑兵,一个都没跑得了,一个都没死。我方只有少数几个兄弟受了点轻伤。请营长指示。”

    经过刚才这一战,魏峰对周维清是真的服气了,如果没有周维清,他们决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拿下一个重骑兵中队,再回想起周维清自夸的那句无所不能,现在他想想,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夸张。这位新来的营长不但很合他们口味,确实也有些无所不能的感觉。

    周维清向魏峰点点头,道:“做的很好,战利品就是对大家的奖励。今天这一战,完全符合我们的军规,我们的实力远超对手,更为重要的是,我们没有伤亡。你们要时刻记住,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在未来获得更大的利益,谁要是敢给老子战死,小心我鞭尸他。”

    走到周维清身前的不只是魏峰,还有那一群中队长,听周维清这么一说,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黑熊凑到周维清身边,低声道:“营长,那小妞长得很水灵,要不要留下来,你吃肉,给兄弟们也喝口汤。好久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

    周维清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你这只笨熊,你想死不要连累我们。这妞是十六师团师团长神布的亲妹妹。抢东西还好说,他们本来就是私自出营的,我们只是正当防卫,又没有杀人。要是搞了这妞,你信不信,三天之内,整个十六师团就会出现在我们视野中。当兵匪也是个技术活儿,只干自己实力之内的事。哎,那个,菲……,衣服别脱了……”

    他正训斥着黑熊,却看到上官菲儿刚好扒了神依的铠甲,正在那里解衣服呢。

    黑熊嘿嘿笑道:“这兄弟可是比我还心急啊!”

    上官菲儿拿着神依的铠甲站起身,扭头看向周维清,道:“我只是脱她外衣,我都没有件换洗的军装呢。”她自己带的衣服是不少,但都是女装,在军营里怎么穿?——

    周维清苦笑道:“外衣也别脱了,总要给神布留点面子。女人发疯可是很可怕的。”

    上官菲儿不满的道:“这会儿知道怜香惜玉了?那神布要将她嫁给你的时候,你怎么拒绝的那么快?宁可来这里做营长,都不要人家。”

    旁边痞子营一众军官听到上官菲儿的话,不禁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周维清。这营长的思维果然和一般人不一样啊!

    周维清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道:“行了,把她弄醒吧。”

    上官菲儿此时也觉得自己这仿佛是在吃醋的样子实在有些不正常,踢了神依一脚后,站到周维清身边去了。

    神依的身体微微动了一下,睁开双眼,手摸向自己还有些酸疼的脖子,突然感觉到身上凉飕飕的,顿时心中一惊,猛然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周维清带着一众无双营的人正看着她。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响起,神依下意识的双手环胸,护住她那并不算太丰满的小胸脯。

    周维清瞄了她一眼,嘿嘿一笑,道:“别害怕,我对你那比跑马场还平的地方没什么兴趣。”刚说到这里,他就觉得腰上一疼,身边的上官菲儿因为他的流氓话掐了他一把。

    周维清顿时吃痛,脸部肌肉颤了颤。

    从无双营的那些人角度,是看不到上官菲儿这小动作的,而倒在地上的神依却刚好能看到。

    眼看着自己的铠甲就在上官菲儿手中,再加上她那小动作中体现出的亲昵,神依再看周维清的目光中,除了惊慌以外,还多了几分古怪。

    “难怪你不肯娶我,原来、原来你这混蛋喜欢的是他?”一边说着,神依的目光就落在了上官菲儿身上。她可是清楚的记得,这个人刚才不费吹灰之力就制住了自己,恐怕修为一点都不比周小胖差,却只肯屈居做他的跟随。这不是有私情还是什么?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周维清喜欢的竟然是男人。

    上官菲儿身体一僵,因为心中有鬼,她下意识的就低下了头,这动作,简直就是默认的代名词。

    原本站在周维清身后的一众无双营军官们几乎是同时后退一步,全是一脸古怪的看着周维清。

    看看上官菲儿,再看看面前的神依,周维清一脸无语的道:“老子喜欢谁关你什么事?你可以带着你的人走了,回去告诉神布,我对重骑兵装备没有太大的兴趣。让她带钱来买回去。弓箭、马匹、圆盾我要了。重骑兵甲胄、马身上的甲胄,都可以卖回给你们。一套两百个金币。下次来带钱赎回去。”

    神依从地上爬起来,恨恨的看着周维清,“你给我等着,姐姐不会放过你的。”说完,转身就跑,不用周维清开口,魏峰已经示意无双营的人可以回来了。

    当神依看到那些重骑兵一个个只剩下裤头的时候,险些晕过去,她一个女人,眼看着一群虽然还有最后遮羞布,但几乎半裸的壮男,怎么接受的了。头也不回的就先跑了。

    目送着那些重骑兵们狼狈离去,周维清下令道:“收兵回营。”

    黑熊这个嘴贱的家伙又凑了上来,“营长,你不会真的喜欢男人吧?”

    周维清瞥了他一眼,用舌头舔了舔嘴唇,“对,老子就是喜欢男人,而且就喜欢你这样特别健壮的,今晚你来侍寝?怎么样?”

    “啊?不要啊!”黑熊惊呼一声,掉头就要跑。

    周维清冷哼一声,朝着正收兵回来的无双营士兵们喊道:“给我揍黑熊,揍的他妈妈都不认识他,明天煮肉给你们吃。”

    一听说有肉吃,这群兵痞们顿时像闻到了血腥味儿的野狼一般,眼睛亮了起来。那还不蜂拥而上。黑熊的惨叫声瞬间想起,好汉架不住群狼啊……“你敢喜欢男人,老娘就切了你。”上官菲儿恶狠狠的声音随之想起。

    魏峰等人刚刚因为黑熊被群殴而有些好笑的表情顿时被上官菲儿这一句自称说愣了,目光不约而同的都集中到了她身上。

    “看什么看?我就是女人,怎么了?”上官菲儿没好气的吼道。她实在不愿周维清被人看成同姓恋,这才迫不及待的承认了自己是女人。而且声音也已经变回了女声。

    魏峰目瞪口呆的向周维清道:“营长,你竟然带着家眷来参军?”

    周维清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上官菲儿却抢着道:“小胖,你看,咱们这无双营是不是还缺个教官啊!为了更好的提升他们的实力,我申请来做这个教官,好不好?”

    一边说着,上官菲儿手一抬,已经将自己脸上的面具揭了下来,露出了她那绝世娇颜。

    无双营这群兵痞被困在这里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出了用十姑娘左右互搏之术解决生理问题以外,根本没有别的办法。别说是女人,就算是母猪他们看着都亲切的很。眼前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大美女,魏峰他们的眼睛瞬间就直了,自控能力比较差的几个,几乎是一瞬间就流出了幸福的哈喇子。

    “我漂亮么?”上官菲儿妩媚的向他们问道。

    周维清拍拍额头,转身就走了,浩渺小魔女一露出这样的神态,肯定没好事,自己还是早点走为妙。临走的时候,他还特意拉走了魏峰。

    “营长,你拉我干什么?”魏峰不满的叫道,目光还贪婪的落在上官菲儿身上。

    “不想死就跟我走。”周维清在他耳边低喝一声。强行扯着他离开了。

    魏峰顿时心中充满了愤怒,心中暗想,就算那个女人是你的妞连看都不让我看看么?

    不过,很快他这份愤怒就消失了。被周维清拉着走出不到二十米,他就看到青狼那群兄弟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朝着上官菲儿蜂拥而上,居然就那么集体扑了上去。

    这一下,魏峰也被吓住了,周维清的实力他是亲身经历过的,他的女人要是让这群狼给扑了,周维清能放过他们?

    但是,令魏峰目瞪口呆的是,周维清根本连头都没回,继续拉着他朝着自己的帐篷走去。而就在这时,刚才那一刻扑上去的青狼等人,此时一个个就像是炮弹一般弹了出来。

    惨叫声,就像是奏响的音乐一般,此起彼伏,但却逐渐高亢。魏峰亲眼看到,上官菲儿化身虚幻,纵横腾跃,每个人一接近到她三码范围内,立刻就会抛飞而出,狠狠的摔飞。

    眼前一暗,原来周维清已经拉着他进了帐篷。

    “营长,这个……”魏峰呆呆的说道。

    周维清无奈的摇摇头,道:“现在知道了吧,惹到那小魔女绝不会有好结果。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实力已经很变态了,不像一个四珠修为的天珠师?”

    魏峰点了点头,这是事实。

    周维清道:“菲儿比我更加变态,而且,她的修为是六珠。你自己想吧。”

    魏峰机灵灵打了个寒颤,怎还能不明白?“营长,多亏你救了我啊!”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看来今天青狼他们是参加不了晚上的行动了,魏副营长,你有没有西北集团军那边军营的地图,越详细的越好。”

    魏峰心中一动,道:“营长,你要地图干什么?难道要去报复十六师团?”

    周维清不屑的哼了一声,“报复他们有好处么?我说过,没有利益的事情我们无双营是不会做的。没听我刚才说,明天要给兄弟们吃肉么,不出去弄点回来,怎么吃?”

    魏峰瞳孔瞬间收缩,“营长,你不会是要去抢粮库吧?”

    周维清没好气的道:“抢什么抢?我们是去拿。本来我还想着要三天后再去,今天神布给我们送了份大礼,我们今晚就行动,先弄点补给回来,让兄弟们能吃饱饭再说。”

    胆大包天,这就是魏峰给周维清的评价。

    看着他犹豫的眼神,周维清抬手拍了拍魏峰的肩膀,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快拿地图来给我看看。”

    魏峰匆匆去了,外面的惨叫声依旧没停顿,听的周维清都有些胆寒,还好惨叫的主角不是自己。

    正在这时,门帘一掀,上官菲儿就进来了,“真没劲,一群菜鸟,不禁揍。没两下就爬不起来了。小胖,我正在兴头上呢,出来,我们练练。”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此时的上官菲儿,因为大运动量活动过,俏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红晕,看起来英气十足,虽然只是穿着普通军装,但她那绝美的容颜却更加亮丽。

    “这个,菲儿,今天晚上我们要有行动,而且是很好玩的行动。你去不去?”

    周维清神色不变的瞬间转移话题,他可不想变得和那些兄弟们一样凄惨。

    果然,上官菲儿被他的话勾起了兴趣,“大行动?干什么?我当然要去啊!”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你先别管干什么,反正我是指挥官,你也不想我鼻青脸肿的怕不起来,晚上不能带你出去玩吧?”

    上官菲儿想了想,歪头看着周维清道:“那好吧,这次就先放过你了。要是今天晚上的行动不好玩,你就死定了。对了,我刚才已经替你宣布了,我现在是无双营总教官,负责指点他们练习实战。他们也都承认了我的身份。以后要称我为上官教官。以后有这么多人让我过手瘾,似乎也不错。”

    周维清心中暗道,你这么暴力,他们敢不承认么?

    这时,魏峰已经回来了,看到上官菲儿在屋里,顿时脸色一变,竟是比面对周维清时恭敬的多,叫道:“上官教官,你好。”

    “嗯。”上官菲儿大刺刺的点了点头。

    也难怪魏峰会如此恭敬,实在是因为他刚才在外面看到那几位中队长的惨状令他触目惊心啊!

    黑熊被群殴已经够惨了吧?但和青狼那些人比,他还算好样的,至少他还没被揍成猪头,还能走得动。青狼他们却都是被抬回去的,看那样子,一两天内是爬不起来了,可偏偏又没有受到什么重创。再想起周维清说过,上官菲儿比他更变态的话,魏峰那还能不客客气气的?

    摊开地图在周维清面前,魏峰道:“这就是西北集团军驻扎的情况,都有详细标注。你也知道,我们被困在这里只能等死,因此,每过一段时间,我们都会对地图进行一定的完善。看看有没有机会逃出去。”

    周维清向地图看去,果然,地图画的十分清楚,而且每一处军营驻扎的分布都有详细注解。

    “魏副营长,地图我先看一下,你出去让大家登记一下之前抢到的资源。回头等神布派人来赎回那些重骑兵装备时,也好按照比例给大家发钱。”

    魏峰眉头微皱,道:“营长,一个重骑兵中队的装备可不是个小数目。十六师团虽然是骑兵师团,但也绝对禁不起这样的非战损耗。万一那神布师团长愤怒之下带兵来袭,我们怎么办?”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那就让她来好了。你派几个擅长速度的兄弟,盯住十六师团的动静。你们连万兽帝国大军的进攻都能避开,难道还怕一个师团不成?更何况,我有七成把握,神布不会带兵前来。除非她想上军事法庭。调动数量上千的军队,不被军部发现才怪。而这次我们所展现的实力,他们没有两、三个营的人马,能把我们怎么样?神布就算再生气,最后恐怕也还是要忍下来。”

    魏峰看着周维清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惊讶,表面上看,这位营长似乎是胆大包天,连重骑兵都敢抢。可实际上,他在每一处的思考都是十分全面的。至少在表面上是占理的。十六师团私自派一个中队的重骑兵来袭,这本就是违背军规的。不论怎么说,就算是痞子营,那也是西北集团军的痞子营,还是自己人。

    拿捏住了这些,在没杀人的情况下,神布想要对无双营做什么,还真不容易。

    想到这里,魏峰心中也是豁然开朗,原本对今晚行动不看好的他,现在却是放松了许多。

    夜幕降临,给北疆带来更加萧索的感觉,周维清和上官菲儿穿戴好甲胄,走出营帐。两人都是营级装束,当然,上官菲儿那一身是抢了神依的。

    山坡下,一百名身穿重装骑兵装束的无双营士兵已经穿好全部装备骑在马上。这也是为什么之前周维清让魏峰登记的用意,他今晚就要借助这些重骑兵装备。

    看看天色,一道银光从周维清身上射出,光芒一闪,进入到营帐去了,正是银皇天隼小红豆。

    周维清从魏峰那里了解到,每年万兽帝国发起进攻的时间一般都会是在秋季,秋收之后。因为这个时候,他们为了应对严寒,是最缺少粮食的时节。争战一般会持续整个秋季,甚至是到初冬。今年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冬季即将过去,至少短时间内,万兽帝国应该不会再发动大战。

    在去年万兽帝国发起的战争中,痞子营一共死了三百多人,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藏在地穴中饿死的。否则现在就不是一千二百人,而是一千五。最后还是靠吃万兽帝国留下的野兽死尸,痞子营才算撑过来。

    周维清让魏峰选出来参加今晚行动的,都是擅长骑马的,并没有刻意去要求实力。痞子营士兵本就有股特殊的彪悍气息,而且大都身材高大,穿上重骑兵装备,还真像那么回事儿。尤其是有了重骑兵身上扒来的棉衣,对寒冷的抵御自然是大大增强。

    周维清将小红豆和两只冰魄天熊都留下来了,虽然万兽帝国大军前来进攻的可能姓不大,但还是要预防万一,有小红豆在,只要不是大军来袭,就足以震慑了。

    “今天的行动很简单。我给你们的任务只有两个,第一个,是尽量排好阵型,任何人不许说话。参加今天行动的兄弟,每个人有五个金币的奖励,你们互相监督,身边有谁说话就立刻举报,那么,说话的人减少一金币,举报的人增加一个金币。第二个任务,就是听从命令,只要我的命令不影响到你们的利益,不是让你们去送死,你们就必须严格遵守。否则,一样是罚款。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一百个声音虽然不算整齐,但却中气十足。

    周维清没有带魏峰一起,将他叫到身边,“魏副营长,我们去去就回,接应交给你了。”

    魏峰点了点头,道:“营长,一切小心。”

    周维清大喝一声,“出发。”

    独角魔鬼马在下一刻已经被他释放了出来,上官菲儿也释放出了自己的魔鬼马,魔鬼马那彪悍的体型顿时让无双营的人看直了眼,周维清下一刻已经策马到了队伍最前方,和上官菲儿一起,带着这一个中队的重骑兵,朝着西北集团军军营的方向而去。

    重骑兵的速度相对较慢,奔行了足足一个多时辰的工夫,他们才距离西北集团军军营近了。

    路上也遇到了几只巡逻的队伍,不过,看到他们是重骑兵,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又骑着魔鬼马,都只是象征姓的询问一下,就放行了。周维清对询问的回答很绝,执行保密任务。

    距离军营还有几公里的地方,周维清带着众人停了下来,打开地图辨别了一下,很快,他的目光就锁定在了一个位置,“就是那里。跟我来。”

    身后的重骑兵们静悄悄的,周维清那罚钱政策无比的管用,谁也不想被罚,更不想身边的人占了便宜。

    “站住。仓库重地,你们是哪个师团的?”眼看着他们即将到达军营前方,被守卫在营寨外的步兵拦住了。

    这里是西北集团军的军粮仓库之一,位于第十六师团和第十七师团之间。

    周维清端坐在独角魔鬼马上傲然不语,在他身边的上官菲儿从怀中摸出令牌,“混蛋,连我们十六师团的人都不认识了么?”她这令牌自然也是属于神依的。

    “哦、哦,原来是十六师团的兄弟。这么晚了,你们来干什么?”一名中队长走了出来,向周维清和上官菲儿微微行礼,艳羡的看了一眼他们的魔鬼马。

    周维清沉声道:“我们师团长有令,要调配一批军粮。你们的军需官呢?叫他出来见我。”

    这种仓库一般都是为四个师团提供补给的,军需官也是营级,但对比带兵的营长,地位就要差一些了,但却是肥缺。看着周维清背后盔甲鲜明的重骑兵,再加上他自己跨下的独角魔鬼马,这名负责守卫的中队长还真不敢怠慢。

    “将军稍等,我这就去请军需官大人。”说着,这名中队长吩咐一名士兵去回报了。

    周维清一迈腿,从独角魔鬼马马背上跳了下来,那中队长赶忙凑上前,低声道:“这位将军,您是从魔鬼重骑兵军团出来的吧?这魔鬼马真是高大威猛啊!在战场上一定是所向披靡的。”

    周维清哼了一声,也不回话,装出一脸高傲的样子。

    一会儿的工夫,一名四十多岁的军需官在十名护卫的簇拥下已经走了出来。原本他是很不耐的,谁半夜睡觉被吵醒,心情也好不了。虽然他不带兵,但军需官位置很重要,他对普通的营长还真没看在眼里。

    但是,当他看到周维清的独角魔鬼马时,脸上的不快顿时消失了,快步走上前,“呦,这是十六师团哪位营长,怎么有点眼生啊!”

    周维清抬手与他相握,淡淡的道:“老子是从魔鬼重骑兵军团刚调过来的,你不认识也很正常。”

    一边说着,两人目光已经对视,就在这时候,那军需官看到的,是一双紫红色的眼眸,因为周维清身材比他要高大许多,此时也只有他看到了那份紫红色。

    如果这时候周维清是赤裸着上身的话,那么,一定能够看到,在他背上,龙魔娲女的虚影已经悄然浮现而出——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