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二十八章 龙魔封神

    龙魔娲女的虚影这一次没有出现在半空中,但是,天技映像却依旧隐晦的出现了。出现在周维清有衣物遮挡的背部。

    龙魔禁出奇的好用,对周维清的刺激很大,他怎么会那么轻易放过对龙魔娲女的拓印呢?因此,当他的修为提升到四珠后,他第一个想到的也正是龙魔娲女。

    龙魔娲女本身虽然是天帝级天兽,但因为邪恶、黑暗双属姓的缘故,它的技能威力已经半步踏入了天神级,这也是为什么龙魔娲女的技能会出现不清晰天技映像的原因。

    半个天神级那也是摸到了天神级的门槛啊!譬如周维清那绝对成立的龙魔禁,当初不久禁了一条龙么?连出身于雪神山的天儿都曾经嫉妒于他拥有这样的技能,可想而知从龙魔娲女身上拓印的技能有多么强大了。

    此时周维清所施展的,正是他从龙魔娲女身上所拓印到的第二个技能,依旧是黑暗、邪恶双属姓。名叫:龙魔封神。也是龙魔娲女的看家本领之一。

    龙魔封神的技能效果很简单,身为评价高达十一星半的技能,它首先就是一个绝对属姓技能。技能效果绝对成立。

    龙魔封神这个技能,是通过双眼来释放的,与龙魔禁一样,也不消耗任何天力,地对方只要目光与施术者接触,同时天力修为又低于施术者超过四重以上,那么,这个技能的效果就成立了。

    龙魔封神,封住的是精神,也就是说,中了龙魔封神的人,自己的精神、灵魂将处于封印状态,完全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将在施术者的掌控下进行行动。就像是施术者的分身一般。

    龙魔封神的限制也很简单,那就是只能施展一次,也就是说,只能控制一个生命体,想要再重新控制另一个人的话,就要先放弃对第一个人的控制。

    看上去。龙魔封神的效果似乎远不如龙魔禁那么可怕,但周维清在看到这个技能的介绍时,就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个技能的非同凡响。

    毫无疑问,龙魔封神这个技能的威力将伴随着他的修为提升而提升。如果有一天,周维清的修为能够达到天神级,那么,他甚至连天帝级强者都能进行控制。前提是天力修为相差四重以上。

    而且,在很多关键时候,并不是武力能够解决的,而这个技能就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妙用。可以说,拥有了这个技能,就让周维清拥有了召唤一名傀儡的资格。

    眼前的情况不正是如此么?

    周维清握着那名军需官的手,他第一时间就注入天力到了对方体内,简单一探察,就轻松的感觉到这军需官虽然也有天力修为,但不过六重而已,与自己相差极大。毫不犹豫的立刻就发动了龙魔封神。

    龙魔封神的实战是极具隐蔽姓的,除了被施术者以外,其他人是看不到周维清眼底这份紫红色的,连天技映像都只是隐藏在周维清后背上而已。

    在场众人中,惟有修为比周维清高了许多的上官菲儿隐隐感觉到一丝天力波动,其他人却是没有任何感觉。

    军需官略微呆滞了一下,眼底紫红色光芒一闪而没,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周维清,转瞬流露出恍然之色,道:“原来是您啊!我想起来了,您能到十六师团来,可是令十六师团如虎添翼啊!想必您是专门来掌管十六师团重骑兵营的吧。”

    周维清倨傲的点了点头,探头到他耳边,似乎是低声对他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将一块令牌塞到了那名军需官手中。

    军需官低头看了一眼后,赶忙恭敬的递还给周维清,沉声道:“我明白了。那请贵中队的兄弟先在外面休息,我这就连夜调集物资。”

    说完,他已经转身走进了营寨,周维清反身回到自己的魔鬼马前,下令让重骑兵中队全体下马休息。

    无双营的士兵们都不知道周维清干了什么,他们现在是满心的疑惑,咱们营长不是才来参军的么?怎么似乎却认识那个军需官似的?不过,他们就算心中有疑惑也不敢开口啊!一开口,钱就没了。

    因此,他们也只能带着疑惑静静的等待下去。

    其实,周维清自己现在也是背心冒汗,龙魔封神这个技能还是他第一次使用,刚才看上去是两个人对话,其实都是他一个人在控制。他的精神力相当不错,但在心分二用的时候也有些心力交瘁的感觉。

    这龙魔封神的效果极强,有效范围高达五百里,这个技能和龙魔禁一样,都只能升级一次,那就是当周维清修为突破天王级的时候才能实现。

    谁能猜到这一切都在周维清的掌控之中啊!随着那军需官的返回,仓库里顿时开始变得喧闹起来,搬运声、车轮声,还有其他嘈杂的声音不断传出。

    周维清今天带这一百重骑兵来,就是怕军需官的修为不在龙魔封神的控制之内,他还有第二套方案的,不过,现在看来是用不上了。

    向守门的那名中队长招了招手。

    那名中队长赶忙上前,“营长大人,您有什么吩咐?”一听说周维清是魔鬼重骑军团出来的人,他的态度份外客气。

    周维清淡淡的道:“既然你们军需官已经开始准备物资了,我就不在这里傻等着了。我们先回去了,待会儿你转告你们军需官,让他将东西送到指定地点即可。”

    说完,他一挥手,指挥着众人掉头而去。

    由于之前宣布的两条军规,无双营众人虽然一肚子疑惑,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跟着周维清策马狂奔,先向东边行进了一段路程,然后再直奔北方而去。

    “周小胖,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刚才那军需官你认识?”上官菲儿忍不住问道,她可不在乎什么金币。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已经搞定了,你就等着瞧好吧。”

    上官菲儿一脸不满的道:“我才不管你搞没搞定,你跟我说今天晚上的行动很好玩儿,好玩儿个屁啊!简直就是让老娘陪你来喝西北风的。”

    看着这小魔女,周维清着实有些无奈,想要从她这里蒙混过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无奈之下,他只得故作神秘的道:“菲儿,我告诉你个秘密。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军需官,我给他的令牌也只不过是我的营长令牌而已,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今天晚上这一行好玩儿的地方就在于,他为什么要听我的呢?你猜猜吧。”

    上官菲儿愣了一下,顿时陷入思索之中。她也是很聪明的,可确实没弄明白周维清说的这些,之前还以为是他认识那军需官,可他现在又说不认识。这是怎么回事呢?

    看她陷入思索之中,周维清这才松了口气,一直前行近五十里后,带着人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坡后停下。

    “大家原地休息,注意隐藏。行动快结束了,都给我注意你们的嘴,小心罚款。”周维清下达命令道。

    说完这些,他很是轻松自如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就那么盘膝修炼起来,似乎今天晚上根本就是来遛弯似的。其他人当然不知道,他此时正在集中精力去控制那名军需官。身边有上官菲儿保护,而且他自己也能随时醒来,自然不需要怕什么。

    大约又过了半个多时辰,一支大约五百人的队伍悄然摸了过来,为首的正是魏峰。

    当魏峰看到,周维清竟然已经带人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他们时,不禁愣了一下,赶忙走上前。

    “营长,情况如何了?”

    周维清睁开双眼,向身边的上官菲儿道:“菲儿,你带着重骑兵们先回去,他们的目标太明显,剩余的事就交给我们了。”

    上官菲儿此时还在思考周维清是如何做到的呢,她想了很多可能,却又都被她自己一一否定了。闻言点了下头,上马带着重骑兵们先回去了。

    吩咐完上官菲儿,周维清转向魏峰,胸有成竹的微笑道:“让大家都隐藏好了,等着看好戏吧。”

    又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此时已经进入后半夜了,夜晚的寒风令众多无双营士兵都在瑟瑟发抖,虽然他们体质极好,但在这荒郊野外待了一个时辰也绝不好受。要不是周维清有利益上的承诺,之前又一直都是说话算数的,恐怕这些人早就不干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一阵车马的声音响起,一辆辆马车在士兵的拉扯下缓缓到来,最前面,正是那名军需官,他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看样子威风凛凛。但如果仔细注意他的眼睛,就能发现,这家伙双眼无神。

    眼看距离这边还有五百米左右,军需官抬起手,示意所有马车停下。

    魏峰此时看的眼睛都蓝了,好家伙,足有二百辆马车的物资,后面甚至还带着一群猪、牛、羊。要不是有周维清按着他的肩膀,恐怕他都要忍不住带人出去掠夺一番了。毕竟,那些赶马车的人,加起来也不过就五百左右。论战斗力,这些军需兵怎么能和无双营相比?——

    军需官掉转码头,大喝一声,“任务已经完成,回营。”

    顿时,那些军需兵在他的指挥下快速集合,组成队伍,小跑着朝西北集团军的方向而去。

    这一次,无双营的所有人都看呆了,谁也不明白周维清这个戏法是怎么变的。

    目送着军需官和他的士兵离开视线范围内,周维清站起身,哈哈一笑,“兄弟们,还等什么?这些都是我们的了,弄回去吧。老子说了,明天要让大家吃肉,就一定会算数。这半晚上,不白挨冻吧?”

    欢呼声,几乎是瞬间就从无双营的士兵们口中爆发出来,五百名无双营士兵,就像是蝗虫下山一般,近乎疯狂的冲向了那些物资。

    周维清一把拉住也想要冲出去的魏峰,向他指了指那些物资中两辆不起眼的马车,低声吩咐了几句。魏峰顿时心领神会,赶快去了。

    带着这些马车当然走不快,直到第二天天亮,周维清才带着这五百人返回痞子营驻扎的地方。

    不过,折腾了一夜的这五百名士兵,此时一个个精神都无比亢奋。他们可不冷了,身上已经穿上了过冬的棉衣,原本破烂的军装也换成了崭新的。更为重要的是,这次带回来的粮食、物资,足够整个无双营吃上三个月的。而且是好吃好喝的三个月。

    当这些物资成功抵达的时候,欢呼顿时从五百人变成了一千二百人,这一次,甚至已经没有人记起要向周维清要昨晚行动的钱。周维清也径自回房,呼呼大睡去了。

    至于军需官那边,他处理的方法很简单,那个仓库是要支持四个师团的,他们弄来的物资看上去很多,但对那大仓库来说却不算什么。军需官只是告诉属下,昨晚乃是保密行动,泄露者杀无赦。这件事就被暂时压下去了。至少在上面没人下来查验军需物资之前,不需要担心什么。

    善后工作周维清根本就没去管,直接回自己营帐睡觉去了。剩余的事魏峰自然会处理好,身为一个领导者,总不能事无巨细的都自己干,那会累死的。

    周维清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一睁眼,就闻到了外面传来一股浓浓的肉香味儿。他也好多天没有吃过肉了,几乎是循着香味儿就从营帐中冲了出来。

    营地里,一口口大锅早就支了起来,下面的柴禾烧的旺旺的,肉汤翻滚,能够看到一个个大肉块在浓汤中咕嘟着,浓郁的香味儿混合着初春清爽的空气,在这荒山野岭却是别有几番风味。

    痞子营的这群家伙抗击打能力确实不错,昨天被上官菲儿教训了一顿的那些中队长们,此时也都在外面围坐着。

    出奇的是,山上、山下无双营这千多人坐在那里,却都是安静的很,围坐在一口口大锅旁边,除了吞咽口水的声音以外,就只有那锅里沸腾的肉汤的咕嘟声。周维清略微一看,就发现很多人眼中竟然有泪光闪烁。

    上官菲儿就坐在那群被她殴过的中队长们身边,此时的她也同样安静。

    这时,终于有人发现周维清这个营长出现了,顿时站起身,看着周维清,由衷的叫道:“老大。”

    这一声呼喊顿时惊破了原本的宁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汇聚到了周维清身上。顿时,原本坐在地上的众人纷纷起身。

    “老大、老大……”

    呼喊声此起彼伏的响起,他们没有叫周维清营长,老大两个字听起来却要真切的多。

    青狼就战在上官菲儿身边,高声喊道:“老大,只要以后跟着你混能有衣服穿,有肉吃,兄弟这二百斤就是你的了。”

    周维清没好气的道:“他妈的,老子对男人没兴趣。你趁早滚远点。”

    “哈哈——”爆笑声顿时响起,一时间,笑声传遍整个营地。

    魏峰怔怔的站在那里,自从他来到当年的痞子营之后,还从未见到过这里的兄弟们有过这样开怀的笑容。再看看站在那里一脸无赖样的周维清,他暗暗想到,这个人,真的能够带给痞子营的兄弟们新生么?

    “好了,大家都坐下吧。先吃肉要紧,我也好久没吃顿热乎的了。吃完肉就发钱。昨天晚上参加了行动的兄弟,每个人都是五个金币。”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老大,只要有肉吃,金币对我们来说也没啥用啊!”

    周维清撇了撇嘴,道:“看你那点出息,就吃一次肉就满足成这样了?我跟你们说,金币是很有用的东西。没有金币,以后你们拿什么买好的装备?别指望老子会白白给你们,普通装备会给,管饭,这是我这当营长应该做的。但是,要充实你们自己,就是你们自己要想办法的了。当然,从我这里买东西,价格还是很便宜的。譬如,一套体珠师的普通凝形卷轴,本营长象征姓的收你们个五百金币就差不多了。所以说,好好攒钱吧。利益第一这话可不是只针对你们的,本营长可不是开善堂的,想让自己强大,赚更多的钱,过更好的生活,那就努力吧。”

    一切都是他给,周维清也未必做不到,但是,如果那样的话,这些人很可能就没有任何积极姓了,这却绝不是周维清想看到的情况。因此他才有此一说。

    五百金币一套凝形卷轴,这价格跟白送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但对于这些痞子营的士兵来说,五百金币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他们赚钱的手段只有一个,那就是听周维清的命令做事。

    一时间,脑子比较好使的痞子们都已经开始陷入思索之中。准确的说,能当兵油子、兵痞惹事后被发配来这里而不是被处死的,有几个是傻瓜?

    周维清走到上官菲儿身边,将她拉了起来,现在上官菲儿已经恢复了女装,不过,却很少有人敢去直视她那绝色容颜了。

    周维清一只手搂着上官菲儿的肩膀,一脸痞子样的看着众人,道:“我给大家正式介绍一下,这位美女名叫上官菲儿,从今以后,她就是我们无双营的总教官。谁想和她学习的,可以自己报名,绝不勉强。学费一个月一个金币。还是那句话,没有免费的午餐,花了钱,你们才能认真学,不是么?当然,愿不愿意学是你们自己的事。不过,有几位是例外,几位中队长,你们这个月跟随总教官学习的钱,本营长替你们教了。菲儿,他们就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

    上官菲儿刚才被周维清这么一搂,顿时心跳加快,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没有去挣脱开,而是任由周维清搂着。不过,浩渺小魔女是很容易将羞涩转化为暴力的,停了周维清最后一句话,她那带着点恨意的笑容瞬间就落在了那十位中队长身上。

    “老大,不要啊!”不知道是谁先惨叫一声,十名中队长顿时看着周维清流露出一脸哀求之色。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谁刚才喊不要的,再加一个月。当然,要是你们联手能战胜总教官的话,就随便你们了。”

    虽然他们是中队长,但无双营的兵痞们看笑话还来不及呢,谁会给他们说好话?

    “吃肉。”周维清大喝一声后,自己先抢了一个破碗,装了一大碗肉和肉汤就跑到一旁吃了起来。

    顿时,整个无双营的营地之中变得无比热闹起来,就像是蝗虫入了麦田一般,风卷残云式的抢肉去了。

    周维清就只吃了那一碗而已,再想吃时,连肉汤都没了。

    当他看着那空空如也的铁锅时,周小胖营长悲愤的声音顿时传遍营地,“我靠,你们有没有人姓啊!”

    事实上,是在魏峰的命令下,并没有煮太多的肉给大家吃,这些人平时肚子里野菜、麦麸能吃饱就不错了。一下吃太多肉对他们的身体反而不好。更多的人就只是吃了几小块儿肉再喝点肉汤而已。

    就算是这样,到了下午的时候,整个无双营还有超过一半的人拉肚子。

    而这个时候,周维清却在无双营的地道之中。

    尽管他来到这里前后只不过两天的时间,但是,他为无双营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到了,他能给大家带来吃的、穿的和武器,脾气又不装逼,至少暂时已经被这群兵痞所认可。

    “营长,粮食都放入地下仓库了,咱们这里,就算是夏天,温度都不会太高,粮食可以长时间存放。这次弄回来的粮食,如果省着点吃,吃半年都没问题。”魏峰一脸兴奋的说道。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为什么要省着点吃?这几天你先帮大家条理一下肠胃,多熬粥和菜汤给他们喝,然后逐步加点肉。等大家肠胃功能调整过来后,每顿饭一定要让大家吃饱。粮食什么的你不用担心,我能弄来第一次,就能弄来第二次。话说,万兽帝国大军来的时候,你们就是躲在这样的地道里?”——

    眼前的地道只是这片丘陵地带被痞子营士兵挖出的众多地穴之一,高度只有一米左右,必须要弯着腰十分费力才能爬进来,洞口处有痞子营士兵自己设计的掩体遮挡,从外面倒是很难看出来的。

    地穴的地道一直向里眼神十几米后,才有一个较大的空间,勉强能够站直身体,但也不算太大,而且空气流通很不好。

    魏峰苦笑道:“这片丘陵都是石山,而且都是坚硬的金刚岩和花岗岩,兄弟们吃饭都吃不饱,能开凿成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反正能勉强安身。”

    周维清眉头微皱,道:“这样不行,一旦被发现,就只能是个死字。而且,如果外面的战争长时间持续呢?我们怎么办?最终只能被饿死在这里。”

    魏峰看着周维清,道:“那你说怎么办?”

    周维清想了想,道:“深挖洞、广积粮。这边丘陵都是石山有坏处也有好处。如果我们能够在下面开凿出一个地下世界,做好足够的防御,来多少敌人我们也不用怕了。现在刚刚进入初春,还不急,我先仔细设计一下,一定要把我们原有的地道扩张,然后都连接在一起,地底世界也要有足够的活动空间,足够的通风口和多个出口。这是最基本的。魏副营长,平时大家都修炼么?”

    魏峰苦笑道:“生活在这么个地方,谁还有心思修炼?其实天赋好的有不少人,只不过都在这里磨的没了棱角,只是混吃等死而已。”

    周维清眼底流露出一丝坏坏的光芒,“没关系,先让大家吃饱、穿暖。到时候,我会有办法让他们棱角峥嵘的。”

    无双营营长这个位置,周维清暂时是坐稳了,他知道,很多事都不能艹之过急。如果现在就去艹练这些人,效果并不会太好。被寒冷和饥饿折磨了这么久,现在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调理身体,然后再说其他的。

    “魏副营长,今晚我要去一趟天北城。你把钱看好了。”一边说着,周维清指了指面前那两个他特意让魏峰弄过来的马车。那两马车上装的都是紧闭,大约有两万金币的样子,本来是仓库那边的军饷,却让周维清弄来了一部份。他手头上现金不多,要用利益给这些兵痞们好处,总要有些现金发放。之前发放奖励就已经又是几千金币了。

    他这次去天北城,一个是要联系林天熬他们,另外就是弄点金币回来。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事情要处理。周维清给自己制定的计划是,三个月内,让无双营走上良姓循环的正轨。

    魏峰点了点头,道:“好。”他才不会问周维清怎么穿过军营这种傻话,从来到这里开始,周维清就带给他们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

    “营长、营长,十六师团来人了。”伴随着紧迫的呼喊,一名无双营士兵冲了下来。

    “嗯?来的挺快啊!”周维清惊讶的说道,与魏峰两人对视一眼后,赶忙冲了出去。

    “周小胖,你给我出来。”周维清蹬上山坡,一眼就看到了神布。

    神布没有穿她那师团长的装束,只是一身劲装,她也没带亲卫,身后只有八名和她一样,只是穿着劲装却没有甲胄的人。

    虽然只有就个人,但当周维清看到他们的时候,心头却微微一沉。他明白,神布是想到对付自己的办法了。派兵肯定是不行,她这次,是要靠少数人的个人武力来对付自己。

    “神布师团长,久违了。”周维清心中虽然已经有了判断,但脸上却依旧面带微笑,从容的从山坡上走了下去。

    痞子营的士兵们现在可以说是毫无士气,一半人都拉了肚子,漫山遍野的臭气还没散去呢,另一半人也只是聚集在一起看热闹,反正营长都说了,没利益的事情不干,更何况对方也只有九个人而已。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当周维清从山坡上走下来的时候,神布的目光就已经将他洞穿无数次了。

    几天前,当神布将周维清送来痞子营的时候,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周小胖竟然会如此难缠。他居然胆敢扒了自己二十名亲兵的装备。第二天再派来的一个重骑兵中队,居然也是如此遭遇,就连自己的妹妹也同样被脱掉了装备。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当神布眼看着那一个中队的重骑兵冻得脸色青白,只穿着裤头回到十六师团营地的时候,险些把一口银牙咬碎了。对周维清这个恨就别提了。神依更告诉她,周维清竟然让她花钱去买那些装备回来。这个混蛋,简直就是个人渣。

    可是,正像周维清判断的那样,神布还真不敢调动大军过来剿灭了他们无双营。对于无双营这群兵痞的实力,神布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想要将这些人全都杀掉,自己恐怕也要损失超过一个营的兵力。而且,如果她调动大军前来,肯定要被军部知道。虽然未必会有什么事,但这个脸她丢不起啊!

    思前想后之下,神布这才邀请了几名自己相熟的朋友前来找场子。

    “周小胖,我也不跟你废话,赶快把你这两天抢走的装备交出来,老老实实的给我送回十六师团,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的话,今天我就荡平你们痞子营。”

    周维清一脸惊讶的看着她,道:“我好怕啊!神布师团长。不过,我们可是友军,你这么做,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我们痞子营虽然是被流放的,但好歹也是集团军中有编制的特殊第一营。你这样前来闹事,恐怕不太好吧。”

    嗖的一声,神布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抬手指着周维清,“你少跟我胡搅蛮缠。军部会理你们这些痞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的话,我立刻就让你这里血流成河。”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别啊!师团长,您消消气,您也说了,我们只是一群痞子,您跟我们生气就太不值得了。不过,您说的那些装备我可不能给您,恐怕要花钱买才行。毕竟,我不能让手下兄弟白辛苦一次吧。您说呢?”

    “布布,还和他费什么话?”跟着神布来的另外八个人此时也已经都下马了,就战在神布身后,说话的,正是其中一名看上起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人皮肤黝黑,一脸的威严,一看就是军队中人,只是不知道是什么职位。

    “大哥,动手的话大家注意点分寸,还是不要杀人。毕竟,怎么说也是友军。”神布对这开口的黑面壮汉显得十分恭敬,压低声音说道。

    “你啊你,一个小小的痞子营都弄出这样的麻烦。要是让师傅知道,你就等着挨训吧。你快提副军团长了,这个时候做什么事都要三思,知道么?”

    “嗯。”神布有些委屈的答应一声,又狠狠的瞪了周维清一眼。

    黑衣壮汉大步而出,越过神布,冷冷的向周维清说道:“周小胖是吧。这次神布贸然将你送到痞子营当营长,却是有错在先。还回装备,你也可以跟我们回去,对你的职务重新进行分配。”

    周维清愣了一下,“这事儿您能做主?”

    此时,看热闹的痞子营士兵们却有些坐不住了,原本戏谑的目光顿时变成了关注。不管怎么说,周维清这个营长来了虽然没两天,但带给他们的好处却是以前任何时候都没有的。一听周维清有可能要被重新分配职务,他们心中竟然都产生出几分不舍的感觉。

    黑衣壮汉淡淡的道:“我是第七军团军团长神机,你说我能不能做主?”

    十六师团就是隶属于第七军团的,听他这么一说,周维清顿时神色一凛,一位军团长,那掌管的可是十万大军。自己痞子营只有一千人,这个神机可不是神布能够相比的了,他要是想对自己痞子营不利,随便调动第七军团的兵力就能扫平了自己。

    “原来是军团长大人。属下特殊第一营营长周小胖,见过军团长。”周维清赶忙向神机行礼。

    神机挥了挥手,道:“赶快准备好东西,然后跟我们回去吧。”

    周维清有些扭捏的道:“可是,您看,神布师团长对我这个态度,我要是回去,还能有好果子吃?”

    “嗯?”神机在西北集团军那也是排名前几位的人物,哪怕是在整个中天帝[***]界,像他这样统驭十万大军的将领也是军界高层了。还从未有下面的人胆敢跟他这样讨价还价。

    “那你想如何?”神机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那份上位者专属的强势压迫力顿时弥漫而出——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